強制AIDS檢驗,的確是侵犯人權!

昨日在聯合新聞網上看到一位博士生的投稿–「愛滋篩檢 侵犯什麼人權?」
我摘錄部份內容如下:

……我不知道「篩檢在公衛上的意義」是什麼意思,但若說強制篩檢會侵犯人權,也未免太把「人權」無限上綱了。孕婦強制愛滋篩檢,到底侵犯到了什麼樣的人權?

曾做過產檢的人都知道,產檢的名目很多,從妊娠到生產,不知抽過多少血,檢查多少種可能的問題,如B型肝炎、德國麻疹等等。愛滋篩檢也不過是多檢驗幾CC的血而已,有什麼麻煩?像唐氏症篩檢,人人都做,有的婦女甚至不算高齡,也要做羊膜穿刺以求得安心。多加個愛滋篩檢,歡迎都來不及,請問侵犯到了什麼?

很多人動不動就把人權二字掛在嘴裡,只要聽到「強制」二字,一律以「人權」二字加以撻伐。若說強制吸菸者不得在公共場合吸菸,是侵犯了他們的人權,那麼吸二手煙的人,人權何在?同樣地,如果孕婦不幸感染愛滋,卻因「人權的保障」,而未檢查出來,那麼受垂直感染的嬰兒,人權何在?如果強制孕婦做愛滋篩檢叫侵犯人權,那請問強制戴安全帽、繫安全帶,是不是侵犯人權呢?……

我想這位博士生應該不是法律人,所以觀念上有點偏差。雖然我也很贊成孕婦能夠強制檢查有無罹患AIDS,但就單純法理上的觀念我還是簡單解釋一下。

就法律角度來看,如果政府強制孕婦都得受檢,有無侵害人權?

有!當然有!

現今政府強制規定機車騎士戴安全帽,違者罰款。有無侵害人權?

有!也是侵害人權!

問題根本不是在有無侵害人權上,而是在公眾價值選擇上!

幾乎所有的法律規定,或多或少都會侵害到人民的權利。

像機車強制戴安全帽,基本上已經侵害了人民憲法上人身自由(第8條)與其他自由(第22條);對違規者罰款則又有侵害人民財產權(第15條)的侵害人權問題。
同樣地,強制孕婦受檢,也會有上述人權受侵害的情形。

更進一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禁止台商赴大陸投資超過某個投資額,基本上也是對人身自由、遷徙自由、財產權等基本人權的侵害。

既然如此,為什麼政府可以這樣作?

這關係到價值選擇。

我們以人人都能理解的紅綠燈為例:

紅綠燈的規則與設置基本上對用路人侵害其遷徙自由與人身自由,但是我想一般人多認為這樣交通規則有助於交通安全與效率。我們均接受犧牲一點個人時間、方便,可換取整體效率與安全。
所以價值選擇上如果我們以經濟分析的角度來看,我們透過相當的限制來增加全體效率,對全體來說是淨利而非淨損。

但為什麼又准許救護車、消防車違規?某種程度來說允許少數車輛如此開車反而是影響他人用路權利與安全。

因我們多數亦認為特殊必要情形下,人命關天,我們又做了另一種妥協。換句話說,這又是另一種層次的價值選擇。

這些價值選擇,均一一通過立法院立法,行文成法律後,警察才可以依法行政,躲在馬路邊逮住你這紅燈右轉的可憐小東西!

因此政府可不可以說為了人民好,禁止人民作這作那,侵害人權?

可以,不過請拿出民意基礎。

民意是一種價值選擇,由人民投票多數決定我們喜歡那種價值。諸如要不要有死刑?要不要有通姦罪?要不要損害賠償?

而所謂的法律,在民主國家裡,是一種民意的具體表現。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法律依據,則政府的強制性行為可能就有違法或違憲的疑慮。

我們常見西方電影中,行政官的決策得通過議會同意(連駭客任務-The Matrix-也是如此),就是最明顯的民主制度表徵。

政府想保護人民,強制人民戴安全帽、孕婦受AIDS檢測,這些強制行為可不是人人都自願接受的。因此侵害人權情形當然可能成立。

因此該位博士生認為許多孕婦甚至自願作多種產檢,顯見沒有侵害人權,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比喻!
自願的是一回事;但政府全面性強制又是另外一回事。

這就像我可以自願提前還款,但是到期日前銀行不能逼你提早還款。這完全是兩回事!

那民眾又該如何做價值選擇?

回到AIDS檢測:
我們是否有證據可以證明逼迫全體孕婦接受檢測,對整體社會所花費的成本比不檢測事後再來彌補來得低?
或者事先檢測所帶來利益遠高於所花費成本?
如果沒有這些研究,要不要作?該如何作?又該如何取信於民?
這是比較偏向經濟分析的思考模式。

偏向法律面思考,最基本教科書會寫「比例原則」討論:

  • 適當性:手段必須有助於目的之達成
  • 必要性:所選手段必須是最小侵害
  • 狹義比例原則:所達目的之利益,不可與所花費成本顯失均衡。

而此問題還能帶入哲學上倫理學的考量。可惜台灣教育始終缺乏哲學思惟的訓練,只注重沒太多意義的考試。

這類的論述,我們很少看到報章媒體上有人在談。如果真有人談,我想那份報紙大概不會賣太好。
大多數的報導或看法,往往只能淪為民粹式的口號或呼籲,像這位博士生的投稿一樣。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並非民意機關授權的通通行得通,還須通過憲法上【違憲審查】!

憲法第23條即規定:「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誰來作違憲審查?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那些老頭們。

如何審查?
請念四年法律系,就能有個初步概念。

這些就離題了。

重點是,人權範圍不但很廣,甚至可以也應該無限擴張。所以該位博士生批判不該過度擴張人權,顯然是大錯特錯!
人權是你與生俱來的,不是政府給你的。
政府不是不能有所限制。只是政府如果要限制,請先跟人民打好商量,拿出民意基礎和合憲的措施。

這就是西方民主歷程幾百年來的結晶,是民主最基本的認識,也是最基本的法律觀念,希望大家能了解。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