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談俄羅斯


元毓在莫斯科紅場

3月份的Economist雜誌分析了俄國的經濟,是一篇我相當欣賞的分析評論,在此推薦大家有時間可以讀讀看。

此篇報導裡提到一個可能讓台灣許多媒體跌破眼鏡的說法:「俄國經濟成長跟俄國總統普丁的強勢作風並沒有太大關係!相反地,普丁的舉措可能只為未來俄國經濟種下令人擔憂惡因!」

該文認為,俄國經濟的崛起,其實在普丁上任前的18個月就已經有跡可循。換句話說,普丁許多自以為是的政績,其實有沒有他關係並不大,因為對俄國經濟貢獻最大的三個關鍵因素,從總體經濟學角度來看分別是:

  • 重新復活的私有財產權制度
  • 飛漲的石油價格
  • 總體經濟環境的穩定

第一點打從蘇聯體制瓦解之後,就透過市場力量逐漸形成當中:但不幸的是,普丁先前針對該國的石油富商開刀,強勢以國家力量,合法掠奪私人的商業成果,在在都是重創私有財產權體制的惡形惡狀。
而私有體制卻是為一個經濟體創造租值的基本土壤!沒有一個健全的私有財產體制,枉論市場經濟甚至經濟本身!

普丁政權對私有財產體制毫無尊重,自是有所本;KGB出身的普丁,甚至對法律制度本身就視之為工具,而非基本圭臬。
該文一句「The problem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legal system is weak, the problem is that it does not exist.”(問題不在於俄國法律制度很糟糕,問題是法律制度根本不存在!)」已經道盡一切。

而普丁政權所創造出來的體制,很神奇地幫助俄羅斯成為世界上最會創造億萬富翁的國家之一;更精確地說,俄羅斯是個最會讓公務員成為富豪的國家!

The system rewards those who are closer to the center of power, not those who work better”.(這個系統獎勵的是與權利核心最關係密切的人,而非那些工作表現良好的人)

各位讀者,上面這句是形容俄國普丁政權,可不是形容台灣李登輝或陳水扁政權,雖然形容地一樣熨貼,但在此我還是澄清一下,免得各位誤會本文主軸了!

而官僚制度蓬勃發展,更無益於自由私有財產制度之建立。

俄國過去八年官僚人口成長率竟然足足是GDP的2倍(52萬2千人至82萬8千人),目前較新的民調,還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想要進入公家單位工作。顯見要不是那邊油水多,就是出來創業或在私人單位工作大不易。

而繁瑣的官僚體制,創造出來的高額成本(合法與非法的雙重成本)果然讓私人企業難以成長:過去10年俄國新增企業數量不到5%,整個中小企業佔國家GDP竟也不到15%!

可見度高的大型私人企業,其實都是過去蘇聯解體下被接管後,再表面上私有化的企業。

但普丁顯然連這種表面上的私有財產制度都不想要尊重了。

另一方面,近來金磚四國名號震天價響。可是俄羅斯實質經濟成長卻非來自於自身的工業、商業或服務產出,而是如過去中東的沙漠國家一樣,靠著地底的黑金當個可悲又諷刺的暴發戶。

整個原油輸出佔俄國經濟GDP一路從1999年的12.7%狂飆至2007年的31.6%!
國家進口金額始終超過國內製造業的生產額,更糟的是生產出來的品質也總是不佳。
這點我在此次俄國出差就頗有感觸。俄國無論是電子或民生消費品,品質真的都不怎麼樣。看起來較堪用的,多半是日本、台灣或歐美國家進口。(順道一提,我發現那邊用SonyEricsson與HTC手機的人真是不少!)

這樣的一個經濟模式,假如世界經濟不再樂觀,難以撐起這樣的石油價格時,豈不是整個經濟要應聲倒地?

無奈的是,世界經濟在可見的未來顯然不會太樂觀!這點請容我在下一篇文章中說明。

故,俄國經濟的前景並非一片坦途!國內許多莫名看好的媒體們似乎又淪為一次炒作或盲從。

換個角度來說,假如俄國經濟真是一片光明璀璨,那為何俄國一年的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僅佔GDP的2.2%,只和週邊烏克蘭同比例?
且這些外資超過5成目標都是俄國的原物料,並非想要投資在該國的生產事業上。

反過來,假如把能源事業從外資裡面拿掉,那麼真正想要在俄國生產貢獻的外資僅佔GDP不到0.65%….對一個百業待舉的國家來說,這還不可悲嗎?
這種外資不過是要來愚弄情感、玩弄肉體,並非要跟你天長地久地、生生世世!別像台灣的政客們一樣,嫖客當良人啦!

總而言之,這個國家即便在普丁任內有所發展,也不過是擴大貧富差距。普通老百姓生活還是遠遠不如過去蘇聯時期。
我在俄羅斯看到不少老婆婆乞丐,卻也遇上一個可愛的白人小姐,開著法拉利幫我點麥當勞。當然這只是片面的觀察,算不得準。
不過普遍問起來,飛漲的物價並沒有讓他們一般老百姓享受到齊漲的薪水。日子還是不好過。

上文穿插著我的看法或該篇文章中的評論,但最後我還是以Economist的話語作結:

It will not reach first-world prosperity, as promised by Mr. Putin and Mr. Medvedev, with third-world institutios. To grow further, it will need to dismantle the lawless system Mr. Putin has created.
(憑藉著第三世界等級的制度,普丁或其繼任者所應允的第一世界等級的繁榮並不會來到! 要更進步,除非把普丁一手創建的「無法無天」給摧毀掉。)

只是,在這個猶如魁儡的新繼任者身上,這個乖乖牌法律教授上,看得出這種可能性嗎?

延伸閱讀: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