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我們系列文章裡的第一篇談到全球糧食供需並未有真有太大的變化第三篇提出糧價高漲很可能多是受通貨膨脹影響而生

本篇將是此系列的最後一篇,我將延續第二篇有關自由市場的概念,繼續往下談。

我們知道,一個真正自由的市場(無論是貨品市場本身或勞力市場),人力的分配與資源的分配,都會自然在價格機制之下獲得均衡。換言之,所有的供給需求資訊都會透過「價格」這個機制反應出來;這也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租值消散。

我也反覆強調過,價格挺升的本身就是「價格下跌」的母親。任何一個親身參與投資的朋友理應十分清楚這個鐵則。

當一個商品廣受需要時,則原本的生產者勢必會努力增產、潛在的競爭者也將汲汲營營地欲進入、持有者也將衡量自身利益,轉而選擇賣出。這些行為本身都將帶來「跌價」的後果。且範圍橫跨糧食、能源、勞力乃至於有價證券皆然。

另一方面,高昂的價格也將使消費者退卻,轉而減少消費或是尋求其他替代品。這些行為也將迫使需求曲線向左下移動。

10幾年來的DRAM市場,幾乎年年都要將此循環上演個一次以上。
實體記憶體的替代品是個很有趣的議題。
假如各位對Linux的歷史有研究的話,就能了解:當年Linus Torvalds寫出Linux核心時,還是1990年代,當時的記憶體不但貴,技術上也有頗多限制使得記憶容量不可能太大。
根據Linus的回憶,當時他寫出的初版kernel裡並未有「虛擬記憶體」的安排,很快就有網友反應,不加這個功能很多性能稍差的硬體根本難以運行。而Linus本人對於這項技術當時並未研究,可是為了廣大需求,他硬是在短時間之內「生」出這個功能。

實體記憶體太貴,使用者就是有辦法生出替代品來,此即是一例。

糧食也是個充滿各種替代品的標的。

仔細想想,人之所以需要糧食,不外乎為滿足口腹之慾、生存之需。
因此當魚子醬買不起時,我們改吃沙茶醬;市場海鮮吃不起時,有人去岸邊礁岩上採藤壺(馬祖島上就有這道菜);豬牛羊吃不起時,就有人腦筋動到昆蟲上(不少科學家認為昆蟲是極佳又便宜的蛋白質來源)。

國際糧食期貨項目僅僅包含米、麥、玉米、大豆….這些可「期貨化」的商品,其實僅佔人類糧食的一小部分而已。這些商品價格即便飛天,替代品選擇族繁不及備載的情形下,能造成多少「糧食危機」?實在令人質疑。

論者或許有人認為囤積商品投機客可以打破此循環,用炒作與囤積來賺取暴利,剝削百姓。
可惜不但經濟學上不可能藉由壟斷貨品抬高價格,現實汗青裡也是一次又一次地證明持此觀點的人有多愚蠢。

當年德州一對兄弟檔,不斷囤積白銀,想藉壟斷全世界白銀好大賺一票,卻落得幾乎破產的下場。

近年又有普洱茶炒翻天之作。
炒家莫不宣稱普洱茶這玩意是「越陳越珍貴」。特別是那些文革之前生產的圓磚,更是珍品中之珍品。價格扶搖直上。

但「放越久越值錢」的論調其實依然建立在一個極可能出錯的經濟學假設之上:「長久以往,消費者的品味依然不變」。

很明顯,這樣的假設撐得沒有普洱茶本身的保存期限還久,「惡炒後果,普洱茶新茶上市價格暴跌七成

想看更多投機史的朋友,請參考我過去這篇文章「我看Web2.0的泡沫–更新版(四)和誘幼童吹笛人,老調照樣能騙人!」。現在我們來正視究竟投機客們幹了什麼護國救民的好事,就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政府不僅不該查禁,還應該要頒發青天白日勳章給他們!

投機客的慈悲

多數投機客本身既非生產者,也非終端消費者。他們是所謂的「中間商」、「中盤商」。

他們在商品有賺頭時買進並囤積商品,在賺夠的時候脫手賣出。

光憑這點,台灣政府就該給那些地下油行、菜蟲….等中盤商,頒發勳章了!偉哉啊!偉哉!

為何?

請各位再重讀這句話「他們在商品有賺頭時買進並囤積商品,在賺夠的時候脫手賣出。

「低買高賣」是人人都懂的商業道理。而中間商要賺取利潤,正是該在市況低迷到一個不行時,買進商品;在商品價格漲到一個極致時,賣出獲利了結。

注意!商品價格跌到一個相當程度,如果依然沒有買方出現,這商品價格是會無止盡地繼續下探,直到生產者破產出局為止。
這時候勇敢的中間商出來,在他認為價格夠低的時點,承擔誤判賠錢的風險勇敢買進,這樣的行為事實上恰好會止住商品價格的跌勢。
要知道,「無量下殺」才是賣家最感驚恐的人間煉獄!
有人出面買進,才有可能止跌。

反之,當一個商品漲到瘋狂的時候,此時囤積商品的中間商會逐漸開始釋出以獲利了結。
這在食物上面尤其明顯,因為所有的食物都有其保存期限,多數都是放越久越沒價值。
再加上你看好漲勢不賣,別的中間商卻可能賣,如此你的夢想獲利可能得縮水,逼得你不也跟著賣不行。

換句話說,囤積商品者在商品搶手火熱之際賣出,恰好將壓低瘋狂的價格漲勢。

中間商的逐利行為,卻會將價格限縮在一個區間內震盪(為何不是一個固定價格?因為訊息成本)。達到穩定物價的功能

這裡出現一個相當諷刺的情形:

米勒晚禱(圖片引自Wikipedia.org)一位辛苦的農夫,每每在一天辛勞耕作後向上天祈禱作物能賣個好價錢。卻殊不知他一整天的辛苦農耕卻是引發菜價下跌的主因!

憐惜勞工、農夫的左派團體,大喊菜蟲、中盤商剝削,要置這些人於死地,其實只是在幫倒忙!
為求自身利益的投機客、中間商們,反而有功於社會;打著公平正義名號的團體們卻只會壞事。這在歷史上
也是屢見不鮮。 

 

現在國民黨政府上台,一面大喊要穩定物價,卻又大抓地下油行、囤積商品者,簡直可笑到一個不行!
當年蔣經國在上海就是搞這種查緝手段搞到極致,加上不當的貨幣政策,弄得通貨膨脹、物價飆升,直至失去大陸政權。
歷史果然得不斷重演,也不管觀眾是不是看膩了。

另一個可以談的,就是中間商並不容易做,政客不懂、百姓不懂、搞反托拉斯法的公平會委員們不懂,那些鼓吹「公平交易」的人們更無知到令人搖頭。

要知道中間商有多難,只消看倌自己拿筆錢,進入股市或期貨市場玩它個一年,就知道要判斷低點、高點是何其困難(我認為根本不可能)!
更枉論一般商品的中間商還得搞好通路、庫存、行銷….等一堆要花錢的管理問題。

中間商假如容易做,那台灣就不會年年都倒掉一堆貿易公司了!

那為什麼我們在新聞裡還是看到一堆饑荒的報導?

政客的可憎

部分地區的饑荒,不代表全球糧食有全面性的斷炊問題!聯合國也清楚全世界的糧食產出足夠全世界人口食用。

但我們卻能常聽聞部分地區的饑荒悲劇真實存在。在看到電視上那些餓到皮包骨、隆著地皮的小孩,瞪著絕望的眼神,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

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martya Sen的研究,造成饑荒的主因往往來自於政府的不當價格管制貿易障礙政治障礙

政府錯誤的干擾,才是引發饑荒的罪魁禍首!

請看:

1.北韓的饑荒大家均有耳聞。而這個愚蠢的政府為了自身的利益,領導階層限制貨品的出入口,也限制人民的流動。
能獲選居住在平壤的人民可謂三生有幸。那些被流放在鄉間自身自滅的真不知道是如何生不如死。
各位可以看看Discovey難得的進入北韓的報導,以及有關北韓難民要逃出北韓的悲慘故事。

大家有看過北韓官方版本的金正日描述嗎?我看過,簡直狗屎不如。
裡頭有個故事提到:

國慶日前一天,北韓依然陰雨綿綿。金正日堅決要舉辦遊行活動,並深信天氣將放晴。
果然這金正日一上主席台,天空立即放晴、陽光普照!而全北韓也只有金正日所在的平壤放晴。
是如何偉大的領袖!
甚至外國代表都說:「金正日同志預知天機,才決定舉行慶典……實在英明、果斷」

這種為了鞏固領導中心才生出來的馬屁言論,背後彰顯該國的政府如何專制與壟斷。因為唯有最極端的行政措施,才能延續政權所有者的利益。但這些管制措施也將陷人民於萬劫不復!
各位看看下面這張NASA空照圖,北韓除了平壤一點有亮光之外,其餘一片漆黑,猶如該國人民的處境…

(圖片引自Wikipedia.org)

 

2.中國1959~1961年也經歷一段恐怖的大饑荒。狀況嚴重到出現活人吃死人、媽媽煮兒子。

起於不當經濟政策(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等於取消國內糧食市場流通;加上限制農民流動。饑荒者無法離開荒地到有糧食的地方乞討。百姓只能被圈困在自己的「生產單位」挨餓等死!

當時的中國也像現在的北韓一樣,取消與國際的糧食貿易,拒絕國外將便宜的糧食運入。結果是3年之間,中國餓死人口少則1400萬人,多則4300萬人!
我們就取最保守的估計數字來看,1400多萬人也去掉台灣人口的一半了。

政府管制的代價未免也太大。

這些代價都是為了「政治正確」,而所謂的政治正確,不過都是為了鞏固當權者,不過都是為了創造他們好貪污的腐敗空間。

台灣那堆反對中國貨進口、要求價格管制的立委們,豈不是一樣其心可誅?

3.無恥辛巴威政府

政府當權者為了捍衛自身權位,可以幹到什麼境界?

遠的不談,就談這兩個月的「辛巴威饑荒」:

辛巴威公共行政部長高奇(Nicholas Goche)下令非政府組織自6月5日開始停止一切援助行動,理由是他們觸犯某些法律,卻沒有多做說明。
美國駐辛巴威大使麥吉(James McGee)在一場會議中談到食物補給時,對記者表示:「民眾將在短期之內面臨飢餓。」
觀察人士多將此舉視為脅迫辛巴威人民在6月27日的決勝選舉,以為支持穆加比的策略。此舉對一個收成不豐,又長期仰賴食物援助的國家而言,無疑雪上加霜。
一艘原擬供應辛巴威飢童的美國物資船艦,在6月6日被軍警劫去,轉手供應執政黨人士,美國官方形容為藉由控制食物,來打擊反對穆加比勢力。….
自從辛巴威政府8年前推行所謂土地重整政策後,使原有「非洲糧倉」之稱的辛巴威淪為沒有生產力的沈船,許多人民是藉著救援團體的協助才得以渡過飢饉。
穆加比的錯誤經濟策略使辛巴威陷入不景氣,隨著支持率滑落,他開始鎮壓援助團體。
辛巴威西部的馬塔貝萊蘭省(Matabeleland)是反對黨大本營,自從退伍軍人指控活躍區內援助機構結合反對黨擾亂境內安定後,所有援助團體都遭驅離。
穆加比在近日聯合國食物高峰會中,譴責國內彷彿被食物下蠱,不惜接受和他主要對手英美兩國合作的非政府組織援助,影響這位南非強人口中的「非法政權轉移」。
辛巴威情況持續惡化,對人道救援組織的禁令在此時看來愈顯悲慘。

為了打壓反對勢力,人民餓死也沒關係。這就是政客的嘴臉!

4.緬甸軍政府以不作為方式,拖延饑荒救災,背後不也是為其「政治正確」?又有何兩樣呢?

……聯合國表示其駐緬甸高級代表已經向緬甸政府提交了60名重要的聯合國救援人員名單,但他們都沒能得到緬甸簽證,而且現在緬甸國內的國外人員也被禁止離開緬甸。

聯合國人道主義救援署表示緬甸在災難中死亡的人數在6萬到10萬2千人之間。潘基文呼籲緬甸的鄰國向緬甸軍政府施壓。他說:“我強調的是這並不是政策性的問題,而是拯救人們的生命。”

英國首相布朗星期一也表示,緬甸當局未能與國際救援工作進行配合這是“完全不可接受” ,他說:“現在全世界都在注視著緬甸。緬甸當局做出回應,同時允許所有人道主義機構不受阻礙地進入緬甸,這一點很重要。”……

結論

本系列文章的結論很簡單:

1.饑荒存在,但糧食危機並不存在!
通貨膨脹、新興需求、投機炒作,都不會引發糧食危機。
甚至投機炒作本身是穩定糧食價格的一大助力!

2.只要無恥政客存在,則饑荒就永遠不會消失。
但這不是經濟問題,是政治問題。
經濟學只能解釋這些政客的作為為何會引發饑荒,但提不出解決方案。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三)–通貨膨脹

Leave a Reply

37 Comments on "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Notify of
avatar
Sort by:   newest | oldest | most voted
Ann
Guest

政治傾輒,涵蓋了太多權謀沈府的搬弄和操作…。

最近看了「經濟殺手的告白」和「新帝國遊戲——經濟殺手的祕密世界」,
這兩本書從另個角度詮釋西方國家和第三世界政經情勢之消長,
雖然書中論述所本極其陰謀論,可信度有多少令人存疑,
然其亟欲顛覆超脫西方主流媒體觀點之努力,令人印象深刻,
尤其一般形象正義之國際救援組織,亦在其挑戰之列…。

嗯,檯面上流通的訊息,看似合理,且符合一般印象推理,
而實質上究竟如何,令人玩味。

jiasai
Guest

你的想法只專注於經濟理論,卻忽略了目前的糧食問題不同於之前的單一事件,投機炒作,而是關係到了耕地變少,氣候變換,人口變多,可用水資源變少,之前提倡的分區單一作物….使糧價漲的變因,這些都不是一時的,也不是會自己變好的,糧食的替代選擇?如果真要抓昆蟲,要克服大多數人的恐懼,我想處理的成本會更大吧,錯誤的設定使得你的結論令人懷疑它的正確性

trackback

[…]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三)–通貨膨脹 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var blogurl=”http://yuyulaw.info”; var needemail=”1″; var nowurl=”34″; var md5 = […]

trackback

[…]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三)–通貨膨脹 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var blogurl=”http://yuyulaw.info”; var needemail=”1″; var nowurl=”51″; var md5 = […]

fatman
Guest

我想「通貨膨脹、新興需求、投機炒作,都不會引發糧食危機。」這論點要建基於這個世界是真正自由市場,各地收入都要差別不大。對窮國而言,富國的通貨膨脹,投機炒作,新興需求,都會影响窮國的糧食供應。

題外話,我一直認為糧食的界外效應不小,所以各政府都會傾向有一些管制。比如,
補貼去維持農業,或不準農地改用途,是戰略需要令糧食不會外求。
價格管制,當價格升太快,人民可能不會先找差的替代品,會先上街暴動。

fatman
Guest

1.對窮國以言,富國的通貨膨脹是輸入性通脹,它們本身的貨幣/糧食供應都沒有改變。像一些非洲國家是先天不足要輸入糧食而要減少糧食輸入,另外像過去一年一些國家也怕太多糧食出口賺錢也要實行出口管制。

糧食價格上升本身是正常,不是危機。這要回到命題上,甚麼是糧食危機?最直接就有人沒有糧食死亡,我相信在一些非洲國是有增加的。另外一種不可說是危機,或可說是警號,就是因為糧食需求彈性太低,有些人會把收入的一大部份轉移到糧食上,減低生活質素。這現象在很多地方的貧窮階層上有出現。

長期而言,當然沒有糧食價格問題,供求一定會調節的,不過要糧食供應要增加,快者一兩季,慢者一兩年,有些人可能等不了。甚至最後當糧食生產不能增加時,人口也會減少而減少需求。

2.重農理論本身有戰略需要,當戰爭時沒有糧食生產會戰敗的機會很高。維持糧食生產的高成本我就是認為和國防的界外效應差不多慨念。

元宇
Guest

元毓兄,

你相信”物價上漲後,能吸引生產者增產”, 但是, 可不可能因為可耕地有限, 生產者根本無法增產? 這種市場失靈的情況, 我們需要政府干預市場?

蟲
Guest

的確,比起某些不良商人炒作價格,政治的干預所造成的傷害還更大
不過在人人自危的時代,政治投機者的影響力是很大的
要降低這種麻煩,需要更多的討論才行

henrypinge
Guest

舊文重看 不知道台灣天天吵的房價是不是有同樣的問題

2sc
Guest

您這一系列文章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學經濟的,但覺得經濟學其實就是邏輯的辯證,而推論之失誤往往因為立論基礎的錯誤,如證據不足或誤判事實。
而您下足工夫做足功課,觀點和推論自然擲地有聲,令人嘆服!

您的文章引發我的感想是,開放和自由會形成最自然與穩定的秩序,干預只會造成無可預期的混亂。那麼政府是否無為而治是最好的呢?我想也不能那麼偏激。政府應該訂定法規建立制度,然後依法行政;這時政府的施政變成一個穩定的條件,是可以預期的控制變因,或許比較能導向一個相對好的結果。

sonic
Guest

我認為您的論述不全然正確,且結論太過草率,只要糧食供給不足,市場失靈與政府失靈很容易同時發生,自由市場不復存在,雖然價格上漲可能提高增產的誘因,但是來不來得及?就算休耕地復耕了,能種得出可以吃的糧食嗎?(污染,土壤貧脊,缺水..) 隨便一個變數就可能出問題,產糧大國管制出口,糧食自給率低的國家只好餓死或發動戰爭戰死……

sonic
Guest

我只是希望您的結論可以多考慮一下現實情況
多收集一些事實來驗證
而不是矇起眼來說糧食危機不會發生
不然 2008 國際糧食危機是怎麼來的?糧食增產但價格沒有下跌!
如果一直拘泥於經濟學理論
那經濟學就只好繼續活在不知名間疾苦的理想中論述…
(經濟學理論都有其基本假設,現實世界可不是這樣…)

sonic
Guest

你說的糧價下跌是因為 2008 後危機解除
至於解除的原因很複雜,可能有人為介入,可能糧食增產速度趕上..
我也說不清楚,這部份我還在學習,我只是點出您可能存在的盲點,若您無法認同,我也不知該說什麼…

sonic
Guest

看看聯合國農糧組織(FAO)的報告
http://www.fao.org/docrep/014/i2330c/i2330c00.htm

sonic
Guest

“這份報告就是我此系列文章中所指「可笑的研究」。”

偉哉! 2008 年的文章就可預測 2011 年的報告是可笑的研究
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呀!

haoyuan
Guest

最近幾年每逢大旱,「糧食危機」議題便被炒得火熱。作為一個外行人,每次看到類似以下的新聞都感到十分莞爾。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2/6/266040.shtm
美国农业部部长Tom Vilsack近日宣布将43次“土地休耕计划”(CRP)的常规签约土地再次扩增390万英亩。

从2009年开始,农业部已经成功地将1200万英亩土地纳入到了CRP计划中。现在,农业部共签署了73.6万份合约,登记了2960万英亩多土地。

新加入的390万英亩土地使美农业部向实现CRP重大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

haoyuan
Guest

作為一個外行人,對美國政府擴大「休耕計劃」的新聞有如下疑問:(why?)

1.假定確有新興的穀物需求,且後勢可期。對美國糧商來說,是積極增產有利?還是不增產有利?
2.假定世界各國對穀物的需求激增,為什麼美國糧商沒有主動增產更多穀物?
3.世界媒體說穀物「價格上漲」是「民生問題」,那麼美國政府為何不推動補貼、收購等政策,利誘糧商擴大穀物產量?為什麼美國政府此時繼續擴大推動「休耕」政策,「補貼減產」?
4.聯合國轄下部門是否有建議、…等反對各國政府,特別是糧食輸出大國休耕政策的實際作為?

haoyuan
Guest

1.感謝您一針見血的回應:「糧食不夠了怎麼農民收入還會低。」

2.
綜合個人的道聽塗說和臆測,國內補貼休耕的政策可能源自於無法忍受以下兩件事:
一是穀賤傷農,臺灣食米消費量低,麵粉/小麥才是穀類消費大宗,因此只要某年豐收,或者是農民一窩蜂增產,收購價格便暴跌,賠得農民脫褲子。最後都是政府買單。
二是政府收購政策帶來的赤字,如某某基金的近千億虧損。

3.據聞政府長期推動的稻田轉作計劃沒什麼成效,主要原因是價格太高。

haoyuan
Guest

不好意思,上面的留言是個人從流言耳語,嘗試猜測政府行政單位對此問題的心態。不代表個人在這方面的主張。

另外,個人有一種感覺,就是政府行政單位處理此一問題時,似乎傾向在某種既定框架下。
比如說,關於農地變更議題,他們反射性地維護既有政策,會以水源涵養、水土保持、環境生態…等等說法直接回擊。但像是收購政策執行面等議題,他們就比較願意開放討論。

haoyuan
Guest

就我聽到的,
政府單位在生產過剩時收購稻穀,並非悲天憫人,援助弱勢的考量,
而是受迫於利益團體操縱輿論帶來的各種政治壓力。
似乎,從政府單位的視角來看,他們此時顯得像是在和利益團體拔河,對於利益團體的獅子大開口討價還價,儘可能的限縮。

haoyuan
Guest

說到相反利益團體,不得不提國內的社會大眾,
在進口稻米受到重重限制的國內環境,米價其實很有成長空間。
可是國內輿論一面倒要求政府照顧稻農的同時,也一面倒要求政府平抑米價。
結果,政府以釋出公糧將國內米價控制在一個區間,相較二十年前幾乎沒有成長。

題外話,國內麵包持續漲價,相對低價的米食卻沒有消費量增長的勢頭,年輕一代又特別偏好麵食。這似乎也是有趣的現象。

afwyou
Guest

請問…重農理論或者糧食出口管制,為什麼是高成本的生產行為
又世界自由貿易為何能提高各國戰爭成本呢?
才疏學淺…請您能指教

afwyou
Guest

懂了!!謝謝你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