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我反對台灣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包含最近火熱的證券交易所得稅復徵以及由來已久的土地增值稅。

依照利息理論,所有能帶來未來收入的都是資本,但法律上多半將資本利得扣稅標的侷限在證券以及土地上。這無所謂。

而我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的理由如下:

一、不公平不正義

因為一票蛋頭學者仇富,還蠢到相信對富人多課稅就可以降低貧富差距,這不是公平正義,這是對於收入較高者的財產權侵害,是違反憲法對於人民財產權保障!

而資本利得稅不公平在於:

1. 賺錢課稅,但是賠錢政府卻不補償

資本利得(Capital Gain)看似不勞而穫,實質是應有報酬加上風險回報所形成。投資可能獲利,也可能虧損,這是基本常識。但劉憶如貴為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卻似乎渾然不知。

雖然目前政府規劃一套遞延折抵方案,但不管怎麼看,都是不公平,也違反長期投資者的投資型態。以巴菲特投資華盛頓郵報的例子來說,當巴菲特買進後將近數年,郵報股價腰斬剩1/2不到,並持續谷底盤整好幾年,早過了台灣政府的折抵年限。後來郵報股價大漲數倍,套用此案例,巴菲特在那幾年蒙受虧損時,台灣政府是不會有任何補償,但嗣後若賺錢,就立刻跳出來攔道搶錢。

對照台灣農民每遇天災就能享有政府補助,甚至不種田也有休耕補助,台灣政府對待活絡資本市場的投資人和對待僅佔台灣GDP 1.54%的農業,態度還真是大不同!讓人看清這個馬政府眼中只有選票,沒有頭腦的算盤,也不禁懷疑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真實性!

最諷刺的是,政府把股票價差扣稅,只是讓有錢人(其實賺此價差的也不一定很富有)變窮,但卻不會讓窮人因此變富有。考慮進台灣政府的浪費、無效率,這些徵收的稅金對於改進窮人生活品質很可能一點效果都沒有,但讓台灣邁向「均貧」倒是有點效。一個崇尚「仇富均貧」的政府,身為其國民還真是悲哀呀!

還值得一提的是,複雜的遞延機制也會大幅增加交易成本,最明顯的體現就是稅務相關公務員的增員或相關費用支出。這對人民好處在哪?我想不通。

2. 雙重課稅

依據利息理論,所有資本的價格反應的是該資產所有未來收入的折現值總和。

換言之,假設台塑一年可以賺1千億,如果完全不用繳交任何營利事業所得稅等相關課稅,則股價反應的就是可以賺1千億的公司應有市值。但政府對企業假設課徵20%的所得稅,則台塑一年實際上賺到的錢只剩800億,股價自然反應的也是800億收入應有的市值。而股民對台塑未來收入變化的預測,會改變台塑每分每秒的股價。

也就是說,這個市值反應的已經是已經被課過稅的資本價值,政府再針對這個資本再課一次稅,雙重課稅問題是存在的。

台灣政府雙重人格之處也在此:針對公司所得以及投資人股利所得部分,採取避免雙重課稅的機制;但是針對公司股價價差部分,卻是要剝雙層皮。

可悲的是,看看大法官釋憲文第311號以及第593號釋憲文與不同意見書,咱們台灣大法官席位也幾乎都被仇富的蛋頭學者們給佔據了。

二、鎖死效應(Lock-in Effect)

對於已經持有股票的人,資本利得稅最簡單的避稅手段,就是「緩賣」。

只要我不賣,沒有獲利實現;或是賣少數量,讓年度獲利低於300萬,政府就課不到稅。稅率越高,人民越有「緩賣」的行為傾向。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樣的限制也是對於資金流動的一種額外成本。

外面的資金不進來、裡面的資金想出去;持股既有者被迫一段一段斬尾巴,甚至得找人頭戶,台灣政府又堂堂地再度欲強行這種逼民犯法的惡法。

反之,尚未買股的資金(特別是國際資金),在稅率夠高、稅制夠麻煩的情況下,很可能乾脆選擇不投入。

前面說過,資本利得反映的很大一部分是承擔風險的所得;看似高昂的獲利,背後其實承擔著相對的高風險。透過課稅手段降低預期獲利,依據需求定律來看,就是價高量縮 — 願意將財產拿出來賭一番的人將減少。

從美國的資料可以看出來:


(圖片引自 Library of Economics and Liberty)

很明顯,稅率增高,資本利得稅減少;反之亦然。

這小結本段到此為止的論述 — 證所稅要避開很簡單,但同時卻也會影響人民投資意願。若稅率高到無投資者願意冒風險,則馬英九政府所謂的文創產業、品牌藍海、產業升級,通通都只是痴人說夢,甚至比馬屁還不如,因為馬放屁至少還噗得很大聲,資金的消弭卻是無聲無息。

再以美國為例:1969年,當時證所稅稅率為27%,當年度IPO公司家數高達780家,募得資金總額約為26億元。但隨後逐年稅率上升,到1979年,稅率高達49%,IPO公司家數僅剩34家,募得資金僅剩2億3千7百萬美元。

後來呢?1980年雷根總統上台,大幅降低稅率,證所稅降到20%,並維持到1986年,到該年,IPO公司家數成長到953,募得資金為192億6千萬美元。

巧合?同樣的劇碼在後來的20年內又重演了一次!

美國自WWII以來是世界經濟大國,自身擁有強大資金吸引力的超強經濟實力,都無法避免於經濟自然定律之外。

你台灣是個什麼東西?有美國這般吸引力嗎?我認為若台灣不但課證所稅,且未來稅率繼續往上加,則整個資本市場會淪落成怎樣的境地。

所謂的歐美先進國家,其稅制不見得就多先進到哪去,如果學者、執政者不能體察了解經濟體本質上的差異,一昧地只想要橫搬外國體制來,說不是蛋頭學者、豬頭政客,我還真不相信!

台灣的問題是在租稅不公嗎?

台灣中央政府2010年總支出高達1兆656億新台幣,其中光是公務人員的退休撫卹金支出就高達1345億,再加上一堆效率不彰甚至人謀不臧的浪費,例如我居住的台中,政府竟然花錢搞一堆沒人坐的公車,在鄉間幾乎多數空車地跑來跑去。美其名是要方便鄉親,實際上多少納稅人的血汗錢就這樣被浪費。

這還是小錢,政府打著產業升級、綠能減碳之類的名號,透過工研院、中研院等研究機構的胡亂花費,更是罄竹難書!

台灣政府常常歲入不敷歲出,問題出在人民繳稅太少?還是出在政府花費太多?後者才是真正的病因。

只可惜,台灣有多少廢物透過政府這樣的胡亂花費,賺得口袋滿滿?這種人才是台灣政府財政改革最大的既得利益阻力,然台灣卻看不到有哪個政治人物有膽識與能力去處理這問題。

Leave a Reply

3 Comments on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Notify of
avatar
Sort by:   newest | oldest | most voted
JL
Guest

我蠻想知道台中市的免費公車計畫的所需資金是多少. 其實這些免費公車最大的受益族群是台中郊區較為弱勢的族群和學生, 個人還不會馬上否定此一政策.
倒是全市公車8公里以內免費就有點不滿了. 以台中市區的規模, 8公里涵蓋了大部分的市內運輸, 造成現在台中公車系統完全要依賴市府補助要不然幾乎無收入的窘境. 而利用大眾運輸者竟然幾乎不用付費. 以往大眾運輸系統的利用率低實在是因為公車動線的設計差強人意, 市府應可以選擇性補助較偏遠鄉鎮的路線, 而不是動輒10幾億台幣補助所有市區公車路線.

don't just talk
Guest

有能力就提出解決方案吧~~don’t just talk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