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反媒體壟斷」這個假議題

談之前,請讀者先看我已論述過的「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Google躲過FTC之劫」二篇。

然後請再看蘋果日報的投稿「媒體本質在溝通(周宇修)

姑且不提周律師提出的所謂「螺旋理論」沒啥解釋力,以及他將大法官釋憲文中「…通訊傳播媒體是形成公共意見之媒介與平台…,故政府機關應「確保社會多元意見得經由通訊傳播媒體之平台表達與散布,形成公共討論之自由領域」解讀為「買兩份報紙,並不會因此讓兩個觀點開始相互對話,而無法產生出更新的火花。…就此,政府的介入實有必要。」這種莫名其妙的邏輯跳躍與錯誤。

在此我略述一些個人的看法:

1. 媒體在多數時候是消費性內容供應商,並未形成任何公共意見。媒體本身也不存在法律上責任,提供「政治論述的公共空間」。
試圖為媒體披上此枷鎖的學者,不過是將個人偏好硬加在他人財產權上,是一種對他人財產權的侵害!

媒體說穿了不過是一種提供某種類型服務的股份有限公司,是私人所有的產權,與王品集團提供的餐飲服務、鴻海集團提供的EMMS代工服務別無二致。媒體如果提供的服務不受市場口味歡迎,自然要自行承擔財務上的損失,無勞外界來下指導棋。反過來,當政府真如這些學者團體介入指導,侵害其「使用權能」而造成私人媒體公司虧損時,試問這些公務員乃至於學者,是否願意拿出真金白銀來分擔損失?還是屁股拍拍一副不甘大爺的事?這些媒體股東情何以堪?更甚者,政府動不動就要介入市場只會嚇阻更多潛在欲進入台灣市場的其他新媒體,其後果反而是讓台灣更「一言堂」,而非這些學者團體所希冀的「百家爭鳴」。

我於前文已提過:

台灣藍綠媒體市場區隔還蠻明顯的。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美國媒體左派(如NYT)、右派(如Fox News)也是壁壘分明;這也不是媒體邪惡,市場導向、利之所趨罷了。

換言之,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假設A媒體專攻A’市場,B媒體專攻B’市場;今天若A決定轉向B’,則其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必須放棄A’所帶來的盈利。例如男人幫(FHM)今天假如要切入商業周刊的市場,在不推出新報刊雜誌的前提下,其勢必要放棄的是男人幫既有市場的利潤。

從這角度看,一家走中立八卦路線的壹傳媒,假如因為幕後老闆換人而要改走親中國路線的藍色市場,則必然新壹傳媒得失去部分既有客戶的盈利,而這就是壹傳媒轉型的成本。此轉型與前假設例子並無差別。淺顯的道理,連路邊攤小販都懂。

而市場觀察告訴我們,頻譜兩端點的觀眾數量相對較少,中間地帶者居多。若蔡衍明等人買下壹傳媒後,將其轉型為深藍媒體,則勢必要面對收入減少;同時,在競爭之下,蘋果與既有深藍媒體(旺旺中時)打起擂台,經濟學告訴我們假若市場結構無太大變化,結果是二者租值都一起降低,首當其衝的損失者是蔡衍明等人。

再想想私有產權,假若有人投資失利,是出於資訊不足、愚蠢或刻意為之,都與非股東的第三人無關。蔡老闆商場征戰多年,如果連這點道理都不懂而產生損失,那也是他自做自受,學生的抗議遊行都顯得無關痛癢。

換言之,周律師宣稱的「…然而,這種需要以溝通、互動才能實現的理想,考量到媒體產業的特性、外部性的交互作用,以及全球化下的市場供需分配,甚而單純的競爭行為,都無法確保媒體事業提供此種傳播內容。…」只是緣自於他自己對於市場經濟的認識淺薄。

如果沒有能力在科學上解釋人類經濟行為,就別奢談改造社會。

2. 壟斷分析:

我在「略談旺中」一文中強調過,壟斷可取的定義不是看市占率、也非看monopoly power,而是看供應者是不是面對一條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得以覓價(price searching)。但此定義來看,世界上任何人都或多或少壟斷了一些東西,只是所壟斷之物不見得在市場上有價能成交。

比如金城武壟斷他自己的長相,價值不菲;小弟我壟斷的長相則賣不了錢。

而多數行業進入成本並不如金城武長相那麼高,更常見的,是隨著科技發展,進入成本越來越低。媒體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網路興起後,世界上多數新聞媒體獲利大幅下滑,是不爭的事實。從經濟學的含意來看,網路上的免費資訊殺得媒體措手不及,各個媒體的租值也都大幅下降;同時,網路的方便性如blog、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讓進入媒體市場提供內容服務遠比20年前容易許多,這表示媒體壟斷力是大不如前。

科學驗證除了看媒體收入外,看看媒體的一般廣告時段售價普遍下降,以及連新聞媒體都開始勤於打擊非法轉貼,就是證明。

如同我前文說過:

…蔡老闆同時擁有旺旺中時與部分蘋果的租值是不如想像高的,但潛在競爭對手進入媒體市場卻越發容易,從經濟分析來看何來壟斷之有?這些學生與抗議人士,顯然是杞人憂天了!…
…媒體會變一言堂?當然不會。
台灣有既有的深綠媒體(自由時報)。而蔡先生假若真將壹傳媒變成中時,則空出來的市場反倒是可以吸引其他人進入經營。…

再次強調,從媒體租值不斷下降,可以證明媒體壟斷力受客觀環境影響是江河日下,在這前提下,談媒體壟斷完全是個假議題!是一群壓根不懂「何謂壟斷」的外行人上演的鬧劇。

3. 外部性理論是個錯誤的經濟學理論,台灣學者還停留在這個程度實在很悲哀。

天底下沒有哪件事情不存在外部性,經濟學家張五常曾舉「鋼琴大師練琴為例」:大師練琴,鄰居難免會聽到琴聲;假設鄰居的邊際用值是在聆聽第3小時開始為零,則前面2小時是外部性利益,請問大師是否該收費?反之,若大師一練琴都是5小時起跳,則後面的3小時對鄰居是外部性成本,是否大師要反過來賠錢給鄰居?難道政府該介入?

從這例子可以看出外部性理論的荒謬與不可取。

另一例我在前文曾引用,即張五常指出:

「经济学者老是喜欢改进社会,老是认为自己聪明人家愚蠢吧。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英国的A. Walters到西雅图华大造访(此君后来作戴卓尔夫人的顾问,改革了英国),跟我在学校的饭堂进午餐时,另一位也正造访的经济教授坐下来共膳。这位不速之客二话不说就批评科斯定律,说狗吠之声扰人清梦,但从来没有在市场成交过,科斯是胡说八道。我心中有气,也二话不说地立刻回应:「狗吠之声天天在庞大的市场成交,教经济你怎可以不知道呢?住有花园的房子可以养狗,但住公寓则说明不准,狗吠之价早就算进住所之价或租金之内。」Walters在旁听着,大声叫对。
说过了,市场是奢侈的玩意。我们不能期望每声狗吠都算价,或声大声小用仪器量度然后统计。就是上文提到的公路,车辆互相干扰,要厘定一个公路租值最高之价不容易。理想的市场不存在,而假设交易费用是零不会有市场。这是真实的世界。说这里那里需要政府干预的外部性出现是说之不尽的。我们知道的,是因为有众多的利益团体存在,外部性的言论可以提供借口,要求政府干预而方便了混水摸鱼的行为。这也是真实的世界。

鋼琴大師造成的外部性,市場經濟一樣處理得很好,一如媒體市場一般。不喜聽鋼琴聲者,自然不會購買每日練琴5小時的鋼琴大師旁的房屋;而大師的粉絲們則會熱切希望買下大師鄰近物業,好天天享受天籟。如後者人數較多,則推升的房價是大師所造成的外部性利益的市場定價;大師本身住屋也會間接漲價,同時大師也會享受到識貨人當鄰居的快樂(或被粉絲包圍的恐怖)。

此例要強調的是,經濟學上外部性理論不具備科學解釋力,且是一套毫無邊界的理論。論者可以永遠延伸下去但卻什麼也解釋不了。

所謂反壟斷者,除了混淆甚至搞不清楚法律上與經濟學上壟斷的定義與相關理論外,時時拿出來說嘴的外部性理論更是站不住腳。我們無法期待拿一個錯誤的理論可以得到正確的解釋或方案。

4. 內容管制的邊際分析

邊際分析談的是邊際上轉變時,人類行為的改變。

一個多項因素組合的產品,當其中一項受到價格管制時,在經濟學自私假設–侷限條件下爭取最高租值–的驅動之下,其他項因素產出跟著在邊際上產生變動。這個價格管制,不僅僅是市價或量的管制,也包含質(quality)的管制。

簡單說,一個電視節目組成因素有:藝人、劇情、畫面以及呈現技術四者。當藝人受管制時,在競爭下節目必須靠另外三者加強以獲取收入最大化。當劇情受管制時,則電視節目就會傾向走明星偶像制度與旅遊風光節目避免租值減少。

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的電影與現代中國大陸的電影都是因為劇情受管制,才塑造出二秦二林乃至於現在處處是明星、名模的景象。

如台灣媒體真如周律師所建議,務必讓不同意見在同一份媒體上出現,則為了收入最大化,該媒體很可能乾脆兩種意見都不報導,改來報導風花雪月的名人八卦或更暴力血腥的社會新聞。

危言聳聽?一點都不。民國40~70年代的報紙因為受政府的政治言論管制,政治論述不能亂報,媒體就改往腥羶色社會新聞,造成的新聞亂象遠勝於壹週刊帶來的狗仔文化,最後在2001年以「璩美鳳偷拍光碟案」迸出燦爛火花。讀者大可自己到圖書館翻找當年的報紙,例如只要追「牯嶺街少年殺人一案」即可知道1961年的媒體就有多狗仔,連死者劉敏寫給曾就讀建中的兇手茅武的情書,都全文刊出!說肥佬黎引進狗仔文化,污染台灣媒體,這段話實在是侮辱了當年的新聞從業人員了!

另可見,大陸牛奶品牌商規範收購牛乳的蛋白質含量標準,就會引發不合格酪農提供加了三聚氰胺或其他添加物的牛奶。

上述二例就是經濟學的科學解釋力的證明之一。

最後,此文重點只有一個:許多批判媒體怪獸,要政府出來管制的論者,其實壓根不懂市場經濟原理,而他們現在主張的措施,只會帶給全民負面的效果,如英文所稱:unexpected consequence。這負面效果包含–讓新媒體更不敢設立或進入、讓政府更有理由介入產業做micro management、讓少數團體綁架他人對自有財產管理的權能。

其實我很好奇,不少反對媒體壟斷的學生,跟「文林苑」反對拆屋主張要保護私人產權者是同樣那些人。為何自己就可以侵害媒體股東產權,但卻不允許合法取得多數住戶同意而都更的建商侵害一家產權?如此雙重標準,透露著的只有自私與無知,而此二者又是他們不屑的,真是黑色幽默。他們造成的成本,讓同意戶承擔,也讓這些媒體股東與閱聽消費者承擔。

「為什麼我要為他們的愚蠢承擔成本?喔~原來這就是民主的本質。」我不禁這樣想。

再強調一次:如果自身學識尚無能力”解釋”人類行為,就奢談要”改造”社會,結果往往只是災難。

延伸閱讀:
貪汙的一般性理論(上)
貪汙的一般性理論(中)

105
Leave a Reply

avatar
105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6 Comment authors
台灣媒體壟斷一直是個假議題 - 元毓說AntiIdiotBallan元毓元毓RungeKutta Recent comment authors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Notify of
BlueCat
Guest
BlueCat

你好, 看了這 Blog 相關議題的幾篇文章, 感覺上都圍繞的純粹經濟活動, 想請問如果說遇到不計血本的投資者又會如何呢? 譬如旺中老闆可能不顧最大利益, 只求維持在一定市占下, 增加壹周刊的偏中報導; 由於仍有一定市佔, 其他的小雜誌可能也無法有多少可見度, 更遑論搶奪有限資源.

若是在此情況下, 媒體壟斷仍然是假議題嗎?

Jeff Lin
Guest
Jeff Lin

壟斷這件事早就因為其他媒體的報導不攻自破

前陣子蘇打綠在某台轉播其演唱會時,又宣傳反媒體壟斷的主張
後來這段談話被轉播單位簡掉

但是其他友台都報導出來
所以我還真難想像在台灣有壟斷媒體這件事
否則這消息不就被完全封鎖

結論是媒體壟斷根本不存在
徹底的假議題

閃光之飛機師
Guest
閃光之飛機師

是否政府才能做到媒體壟斷?

Lectured
Guest
Lectured

你對大學同學這麼狠呀…XDDDD

其實我也沒打算要談反壟斷啦,只是順手寫些心得。
有機會再聊啦!

Lectured
Guest
Lectured

有機會再跟你好好學一下~~最近俗事纏身呀

Lectured
Guest
Lectured

還好啦,我最近處理一個結合案(不是電視上那個),也被公平會說不懂經濟學。這方面真的是比較沒把握,所以也只能就自己所知哈啦一下。丟這篇文章就是要來給人家評論的,如果我因此就覺得很機車反而是沒達到這篇文章的目的。

居紫
Guest
居紫

「再強調一次:如果自身學識尚無能力”解釋”人類行為,就奢談要”改造”社會,結果往往只是災難。」

不懂解釋烹飪的人,就不能吃飯了?
邏輯上這段話實在有點詭異呢…

改造社會作為目的,接下來是實行的方法,再下來是實行之後所造成的影響。
過程是:目的→手段→最後結果
當然錯誤的實行方法,所帶來的絕對是災難。

找出適合的方法,以期能達到好的影響,解釋本身是實行所需的溝通。
解釋可作為消弭手段所帶來的紛爭,但把解釋當作結果,未免差之千里。

更甚者,世間有何人能解釋一切人類之行為?
如果答案為否,恩…

本篇以市場經濟為切入點,但台灣符合絕對的市場經濟嗎?
世界上又有絕對的市場經濟?
而這市場經濟遇上裙帶資本主義又該如何自處?

奔雷手文泰
Guest
奔雷手文泰

你好

我半夜兩點半起床

看了喜歡的新聞播報員的部落格

也看了你的文章

思考到現在

最後得到一個結論

那就是解決這個社會運動或是議題最好的方式

是開放消費者有線電視頻道自由選擇訂閱

而不是現在六百元套餐綁死這樣

你認同嗎?

BlueCat
Guest
BlueCat

感謝您的解釋

居紫
Guest
居紫

科學永遠有例外,即使是以經濟學上的科學意義解釋也不能倖免。
既然有例外,何以能夠全面解釋人類行為了?
無論是否為科學意義解釋,這並不符合邏輯。

確實我對經濟學認識粗淺,但假若一門以科學作為發展的學科,卻能跳脫科學本身的限制,這決然違背科學。

暫且撿個維基百科條目權充以討論使用 http://zh.wikipedia.org/wiki/市场经济

「市場經濟又稱自由經濟,是一種經濟體系,在這種體系下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及銷售完全由自由市場的自由價格機制所引導,而不是像計劃經濟一般由國家所引導。市場經濟也被用作資本主義的同義詞」

「經濟學家所定義的自由市場模型,則是一個完全沒有政府干預或其他強迫力量的體制。這種理論上的自由市場經濟在實際上可能有許多無法合法進行的部分,不過地下經濟便可以被視為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實踐。」

世上只要有政府存在,就沒有真正的自由市場,當然就更沒有絕對的市場經濟。
當市場經濟這種模型只存於理想,套用到現實的時候,連帶也會有所誤差。因此可以部份解釋現實,但卻不能完全解釋。

因此才有「台灣是否符合絕對(嚴格定義下)的市場經濟」這個問題,更衍伸是世界上有符合絕對市場經濟的地方?

同樣暫且以維基百科權充討論 http://zh.wikipedia.org/wiki/裙帶資本主義

「裙帶資本主義描述一個資本主義經濟中,商業上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企業、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員之間的關係是否密切。這種偏袒可能是表現在法律許可的分配、政府補助或特殊的稅收優惠等等。」

「裙帶資本主義被認為經常出現在政治上的任人唯親,並滲透到商業世界,存在利己關係的友誼和親情的商人和政府官員,影響到經濟和社會。它破壞公共服務型的經濟和政治理想,民主國家若有嚴重的裙帶資本主義、其民主制度只是空殼子。」

政府公權力在中立的狀態下並不構成裙帶資本主義。
但以台灣為例子,現今的政府是往哪方向比較多呢?

當壹電視受政府長期阻饒無法上架的時候,就已經符合裙帶資本主義。
到了反媒體壟斷這個階段,如果政府再繼續對旺中大開綠燈,這樣沒有符合裙帶資本主義嗎?

在這議題上,政府不論認同或拒絕旺中,都已經深陷其中,既然已經干涉,那也不可能回歸市場經濟。除非政府從一開始就沒有介入,但現實往往違背理想。

如果只看反媒體壟斷一個點,那我相當認同你的說法,政府並不需要干涉。可是今天並非只有這個點,還有更深遠的層面,從壹電視遲遲無法上架伊始,直至黎智英退出,到蔡衍明入主等等,這些都有政府干涉的斧鑿,這時候再來談市場經濟已經太遲了。坐實裙帶資本主義之後,再以市場經濟為由,要求政府不該插手干涉,這種說法實在有些弔詭。

路人
Guest
路人

就我對自由市場本質的理解,它並沒有說自己無所不能,它也不否定政府的功能,只是要試著將之極小化以符合最大利益(降低交易費用),所以,自然也就沒有所謂市場失靈,反倒是那些假裝認定市場無所不能,所以市場一朝 “犯錯”,就等著修理自由市場、並準備進場干預撈一票好處的力量,正好驗證著經濟解釋裡,人是自私的假設。

台灣媒體的資訊供應量,已經多到各說各話、百花齊放、壁壘分明,即使想要稍稍改變或打斷一下對方的意見,都顯得力不從心,又何來壟斷呢?

奔雷手文泰
Guest
奔雷手文泰

你好

我又來挨你斷水流大師兄的拳頭拉

http://vlog.xuite.net/play/SHBmekxhLTI0Nzk0MjcuZmx2/奔雷手文泰

以前三立有計畫上市上櫃

所以公開觀測站有年報

我花了點時間仔細研究過

知道三立有一半收入來自於廣告

一半來自於頻道商的付費

幾年過去

假設三立的情況現在也差不多

我是認為問題的核心出在於有線電視系統用600元一個月的套餐賣給消費者

消費者沒有自由

就算我不喜歡某某顏色的新聞台

電視台也能從我手中收到錢

這個才是壟斷

我很認同你對於google例子的說明和看法

也很能接受你對於美國反托拉斯法案例的介紹

沒有消費自由就是壟斷

這是我的想法

我也認為武士應該戰死在沙場上

黎智英的壹傳媒不好

應該在市場機制的情況下被淘汰

也就是說觀眾不想收看

可以在有線電視系統退訂壹電視

而不是更改遊戲規則

讓壹傳媒沒有公平進入的環境

現在蔡衍明的情況也差不多

這個世道這麼亂

誰知道誰是正義的

誰是不正義的

讓政府介入根本就是給有心人競爭租值(是經濟租嗎?)

不喜歡蔡衍明

就在商場上擊敗他

讓消費者投票

而且每家電視台都不能保證收到錢

就會在節目的花費上投入更多

不會從網路上取得邊際成本為零的資訊當新聞

所以我認為應該全面開放有線電視執照

不要設立門檻

有線電視跟無線電波根本不一樣

不會互相干擾

所以可以任意進入

任意跨區

而且每個消費者可以自由選擇頻道

比如我不喜歡收看有電電視台穿短裙的女主播

我只想收看蓬萊先刪的辣妹

我就付蓬萊先刪的錢就好了

以上是我的看法

應該可以把版主和學運的主張

共存共榮才是

一大早我提問沒出現

我還以為被你刪掉

冒犯你

真不好意思

謝謝

奔雷手文泰
Guest
奔雷手文泰

不好意思

我忘了說

就是沒有市場機制

不能抵制

所以才會出現學運

從市場機制變成政治角力

把學運的成本市場化

是我的想法

路人
Guest
路人

不懂解釋烹飪的人,當然可以吃飯,但既然不懂烹飪,如果又想強迫干預別人怎麼烹飪,這可說不過去吧? 別人愛怎麼吃怎麼煮,是他家的事,只要沒有礙著你強迫你,你又何須一旁喊燒呢? 解決裙帶資本主義的辦法,難道是用更大的裙帶資本主義?

既然對世界是否有絕對的市場經濟打了問號,也認定政府總是試圖介入,這不就恰恰表示,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給過自由經濟一次完整的機會,因此,在指責自由經濟這個不是、那個不靈之前,是不是應該讓自由市場至少試過一回再評價? 即使用輪流的,是不是也該輪到自由經濟說話了?

路人
Guest
路人

我看不懂你的某部分論述(政府不設門檻,讓市場自由競爭那部份看得懂),如果你的意思是,我們沒有選擇電視台或頻道的自由,那拿我自身當例子好了,我已經至少 5 年沒有看過電視,什麼 600 元的有線電視月租費、或是 89 元的 MOD,通通賺不到我一毛錢,這樣怎麼是沒有自由? 而且我一點也沒有感到被剝奪資訊接收的自由,反而是很多的資訊垃圾還要讓我花時間篩選。

奔雷手文泰
Guest
奔雷手文泰

這是三立年報

http://doc.twse.com.tw/server-java/t57sb01?step=1&colorchg=1&co_id=9956&year=94&mtype=F&

我要說

收看有線電視基本上都是比較中下的消費者

我爸媽就是屬於只會按遙控器

不會使用網路的消費者

所以廉價的有線電視變成他們

或者很多台灣人的基本娛樂

唯一娛樂

基本上這群台灣人是沒有選擇的

只要誰能控制遙控器就能當王

中華電信mod很多人根本不會用

我相信就是這一點

蔡衍明比黎智英商場上更厲害

也更成功的原因

就是收購有電系統台這樣

我覺得他有權利收購

但是有線電視系統執照應該全面開放

自由競爭

大概這樣

很感謝你的回覆

那表示我的思考能夠理解你的內容

今天早上我也問了新聞系的教授

至今沒有回信

應該不同意我的觀點

現在是沒有市場機制來抵制不良的媒體

你只能不裝有線電視

或者搞政治運動

應該有更好得一條路走才是

路人
Guest
路人

也就是說,我不需要的東西,或說即使我需要、但有非常大量替代品的,到底是怎樣能壟斷? 如果台灣媒體真能壟斷,還會明日報大成報民生報聯合晚報一家一家接著關燈或被買走嗎? Google 一下,網路興起之後,各國舊媒體消失的速度、新媒體增加的家數,就很明顯看到根本很難很難壟斷,真正壟斷的市場,是不可能見到這種景象的。

http://www.google.com.tw/search?hl=zh-TW&client=safari&tbo=d&rls=en&q=近年停刊的媒體&oq=近年停刊的媒體&gs_l=serp.3…14961.29196.0.30096.47.36.11.0.0.0.88.1331.36.36.0…0.0…1c.1j4.2.serp.3DkF2Ne7NnM

http://zh.wikipedia.org/wiki/台灣媒體#.E7.84.A1.E7.B7.9A.E9.9B.BB.E5.BB.A3.E6.92.AD

居紫
Guest
居紫

引用維基百科只是為了有所本的討論,當然無庸置疑其公信力不足,僅為權充之用,不過引用的部分相信在經濟學先者面前是能夠辨真的。

這麼說好了,我們所討論的市場經濟並不一致,我指的是「古典市場經濟」,而你說的大概是「現代市場經濟」,這或許是最大誤會的部分。簡單一個「市場經濟」無法傳達特指的部分,馬非白馬,僅此而已。

請鬼拿藥單倒很難說,政府原先已插手,而且偏失了方向,現在藉由反媒體壟斷,要求政府公正的處理,因為已經無法排除政府介入了…於是跳過經濟學透過政治角力處理。

壹電視無法上架 → 黎退出 → 蔡收購
這些政府都已經介入了,並且有所偏頗,而接下來政府還是會持續介入,這樣坐實了裙帶資本主義,即使去除反壟斷,政府還是會維持裙帶資本主義。在此前提下,經濟學上有方法能讓已經陷入裙帶資本主義的政府放棄繼續介入而回歸市場經濟嗎?如果有,確實很希望能略聞一二,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如果沒有,那麼還是可以透過民主的角力,或許會與經濟學有所矛盾,但解決方法並不限於經濟學而已。

而這邊的裙帶資本主義,反媒體壟斷符合,旺中也同樣符合,說有矛盾也矛盾,說不矛盾也不矛盾,因此我說弔詭。

如你所反對的透過政府公權力建立起來的壟斷,假設除去了反媒體壟斷,旺中依舊符合裙帶資本主義,這樣合乎市場經濟嗎?再往後旺中順利通過,這麼繼續下去也還是符合裙帶資本主義,旺中無論親中與否,都一直靠著政府壟斷,這樣合乎經濟學嗎?

因此只提反媒體壟斷確實有所欠失。兩邊都應該放棄裙帶資本主義才對,但現今經濟學上有方法嗎?或許有,只是我不曉得罷了。因此選擇以民主的方式表達意見。

另外第四點,我所表達當然是我自己的意見,不是別人也不是任何多數人。我應該沒有以我自己意見概括所有人才對,不曉得你怎麼會突然提出這點,百思而不得其解。

感謝薦書~

奔雷手文泰
Guest
奔雷手文泰

經濟學講得

人類最原始的需求

最想滿足的

就是無聊

什麼東西可以打發無聊

你就能賺錢

所以滿街都是app的低頭族

原因就在於app征服了消費者零碎的時間

滿足無聊

通常

性跟暴力就是就是無聊的終極出口

所以

無線電視比有線電視無聊

當然無線電視就沒人看

廣告不是有一句話嗎

服從你的渴望

看有線電視新聞台

就是看大腿而已

不看電視跟看大腿

當然看大腿

一般收視戶就只能這兩種

重點在於產品

比如電視節目

通常不是我想要看得電視台就做什麼

是電視做出什麼

哪個比較不無聊

我就看哪台

現在卡在只有有線電視套餐能看

這個是一般老百姓的問題

我家有阿公阿嬤

有爸爸媽媽

還有誰誰誰

一定是取一個最大公約數

所以就是有線電視

不會是中華電信mod

我阿公不會用

我爸爸不會用

這個形成自然壟斷的契機

因為我阿公

我爸爸不是經濟人

不符合經濟學得基本假設

有線電視頻道不能自由訂閱

只買想看的節目

就不能有誘因刺激電視台進步

因為能穩穩的賺

何必嘗試冒險

所以現在每台都怪力亂神

女主播像三重豆干厝的歐巴桑一樣穿短裙來吸引目光

從50台到58台

就是這個道理

而且形成ac尼爾遜壟斷收視率調查

廣告效益正確與否你跟本不知道

能自由訂閱

那系統商就能回報給廣告商

全台的收視戶有多少訂閱某某台

這樣就把價格機能給顯現出來

不用抽樣調查

市場充分競爭

不再是賣方市場

而變成買方市場

我記得美國曾經針對片商不能經營戲院做出大法官判決

就是類似道理

不然sd畫質一定再戰10年

六十吋大電視買來看馬賽克

最後

我不想讓T大的教授

或是C大的教授告訴我

誰誰誰的企業是可以看得

誰誰誰的企業是不能看得

我只要有消費自由

讓我決定我要看啥就好

這個權利可以去爭取

社會運動

要得是爭取最大共識

廣告商的共識

電視台的共識

消費者的共識

這樣改革

學運才有成功的機會

如果學運幫我爭取

我會支持

老百姓也才會支持

總之這樣

還有

民主就是最大的市場機制

那些教授是行使民主市場的消費功能

但是我不希望他們爭取的

是知識份子說誰誰誰對

誰誰誰錯

那就是表示他們對一般老百姓沒有信心

對民主沒有信心

只有精英主義而已

謝謝

我要忙了

路人
Guest
路人

社會上的一些飽學之士、精力充沛的學生,花費如此心力在一個不存在的議題上,販賣這種不存在的論述給社會大眾。然而,層出不窮的詐騙、2008 金融海嘯,讓大眾對不實商品的戒心多了幾分,不然我們不知道還要虛擲多少資源,在這種論述黑洞裡。這些飽學之士,若不知論述不實,則不應隨便吆喝;若明知論述不實而販賣,又引誘學生加入叫賣之列,那真讓人無言。

路人
Guest
路人

若老人家完全不願付出一丁點時間,學習尋找遙控器以外的世界,那是自己自願壟斷自己,不是媒體壟斷他們,這也代表他們認為目前那些節目的價值,勝過他們願意付出的代價(不論是時間或價格),不然他們早就去看其他節目了。我自己的長輩們,自己上街買 DVD 也好、拜託晚輩幫他們安裝免費的網路節目也好,不乏這種不被壟斷的例子。你何妨去問問你的老人家,他們有覺得自己被壟斷嗎? 說不定他們看得可開心呢!

路人
Guest
路人

而我自己身邊朋友的例子,花在國內媒體時間愈來愈少,因為大陸、日韓、歐美、甚至泰國、印度,都因為競爭日趨激烈,可以提供更多內容給我們這些渴望這些資訊的人,尤其中國崛起的這些年裡,市場上增加了天文數量的中文翻譯,包括你想得到的各種非中文以外的內容,電影、電視、文章、書籍、雜誌…等。除非全球化大幅倒退、或大量不當管制出現,不然根本不可能出現媒體壟斷,很多有形物品的供給,如黃金開採、稻作收成、晶片製程…等,可以因為氣候或成本因素而被限制供給,造成壟斷的可能。但除非用暴力,不然你能限制人們嘴巴吐出的供給嗎?

路人
Guest
路人

之所以有人會覺得自己被媒體壟斷,大概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想要的內容,市場上提供得太少,讓他們的 “知的權利” 受到剝奪,然而,在自由市場裡會發生這種現象,非常可能是因為提供那些內容無利可圖或利潤不夠高,換言之,就是市場對那些內容的需求根本不夠高,或需求夠高、但其願意付的費用,不高過成本。

真想改變這種現象,可以自己花代價去提供那種內容,而不是試圖呼籲公權力介入,強迫別人提供那些無利可圖、卻滿足少數人需求的內容,這不叫 “知的權利”,這叫 “搶的暴力”。

路人
Guest
路人

例如,如果因為時間寶貴,我必須一邊運動、一邊看電視吸收資訊,但在運動的同時,還要操作遙控器而讓運動效果打折扣。這時我很需要一種物品,就是可以用聲控、或手勢控制轉台、音量、甚至輸入內容等。如果市場沒有提供這種物品、或有提供但是價格高出我的預算,因而我無法享用到,這時我可以說廠商壟斷嗎? 就算可以說他壟斷,難道這種壟斷要被禁止嗎? 如果因為要禁止壟斷,而要強迫廠商降價,那誰還會有意願再投入研發呢?

有人會覺得媒體是 “公共財”,是 “生活必需品”,所以不能與上述例子相提並論,對於這種看法,我想說:

(1) 何謂 “公共財”? 何謂 “生活必需品”,要多必需才算必需? 假設我幾乎不需要綜藝節目,而你一日沒有綜藝節目就會渾身不自在,綜藝節目是必需品還是 “不必需品”? 公共的意義亦同。有需求的物品,當然是由供需與價格自由決定。

(2) 如果這麼有理想,何不試著自己花自己的錢,去經營那類媒體,然後不惜血本低價賣到市場上,但這種商業模式能持續多久? 私人機構有多少資本可以這樣被 “公共化”? 即使大如國家有稅收當資本後盾,如果橫徵暴斂的加稅以滿足其需要,都有被推翻的可能,家底遠低於國家的私人機構,又能被市場佔便宜佔多久?

路人
Guest
路人

對某物品有需求,卻又不願付出合理費用、或根本不想付費,而要求將該物品 “公共化”,如同平常不買保險,出了意外卻又想享有保障,這不就是慷他人之慨嗎? 如果你想看綜藝節目而我不想,當然是你要付費,你若不想付費就跟我一樣不要看就好,想看而不付費、或只願付出一半,另一半以 “公共化” 之名,要求我這種不看的人也付那另一半,世上焉有這種道理?

居紫
Guest
居紫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1002/109558.htm
壹電視失敗 港蘋總編輯張劍虹:馬英九政權阻撓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壹電視確定易主,除了有媒體報導,壹傳媒各高層已接獲主席黎智英的指令,將失敗定調為台灣系統業者和國家通訊委員會(NCC)所致,「千錯萬錯都不是黎先生的錯」。另外,香港《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先前也在專欄上,直言是被馬英九政權阻撓,黎才失望的出售。

據《中國時報》報導,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在「事業單位重組公告」中,除了發布壹傳媒已與年代董事長練台生簽訂一份有關出售壹傳媒電視廣播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備忘錄(MOU)外,也將電視業務失敗的矛頭指向NCC,使用冗長的核准程序延誤計畫,再來則是系統業者,這些既得利益者持續阻止上架。

無獨有偶,香港《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在9月10日的「沙膽虹手記」專欄中,一篇「仍欠一個交代」文章談到,壹傳媒登陸台灣後,一直以不畏強權揭露社會黑暗面,不管是李登輝國務機要費案,還是林益世貪污案和富二代李宗瑞迷姦案,都秉持著「揭開你的虛偽」的精神。

文中還進一步指出,這些政商如今得知黎智英要出售壹傳媒,心裡都明白他在台灣打拚3年的壹電視,「被馬英九政權千方百計阻撓…黎智英對台灣失望,才黯然賣盤」,也深知新買家不一定會繼續這股「揭開你的虛偽」的精神,直言「台灣傳媒勢必倒退20年」,還會懷念這段傳媒革命的浪漫歲月,遺憾的只是黎仍欠員工們一個交代。

他所說的雖是一家之言。但是NCC確實拖延了壹電視,有可能是行政效率不彰,也有可能是裙帶資本主義。而台灣財團系統台聯合封殺又是另一項原因。

或許不能直接推斷,但依目前政府各項政策往財團靠攏、用人唯親,如此沒有任何裙帶資本主義可能?如果有可能,是否必須排除所有政府不中立的可能?經濟學能否做到?必須先論證政府是否中立,又,該如何讓政府中立,這樣經濟學能否辦到?能的話,同樣一句朝聞道夕死可矣。

攻擊什麼?就經濟學而言,當政府、旺中、反壟斷只要坐實裙帶資本主義,不就應該反對?論述旺中跟政府存在裙帶資本主義,不就達成反對理由?

當經濟學在這件事上,無法證明並排除一切可能的裙帶資本主義。民主國家的部份人民以民主方式去抗爭有何爭議?還是服從多數,不需要尊重少數了?只以經濟學去解釋也成了你的盲點。經濟學是一種方法,跟其他方法可以共存,但如果無能為力,就不能夠僅以經濟學去處理。

經濟學只有一種,但每個時期的經濟學都有異同,你現在所描述的是這時間點的經濟學,但我所認知的並不是,這沒有對錯,只是認知不同,而隨著時間更迭經濟學還會一樣嗎,更遑論訴諸無知符合邏輯謬誤。

居紫
Guest
居紫

不曉得是否為回應我,姑且讓我僭越一下,我很希望能純以經濟學去解決裙帶資本主義。但如果不能就捨棄經濟學,回歸民主去決定。

自由經濟要先解決政府可能造成的裙帶資本主義,如否,即使輪流到了自由經濟,那個自由經濟還是自由經濟嗎?(抱歉有點饒口請海涵)

Franco
Guest
Franco

元兄好。

我是海峽那邊的經濟學愛好者。也是張天師的粉絲。偶然搜索張天師的貪汙的一般理論到了元兄這裏。看了不少文章,很是高興與欽佩。這篇文章裏的關於影視劇產出的邊際分析,與我一友所見略同,很是精彩。

大陸的政府準入壟斷主要是維護國有企業的壟斷租值,比如油,電,水之類。臺灣的壟斷我所知不多,阿扁搞得金融管制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