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成本角度看勞工抗爭

本文回答一個問題:「為什麼勞資糾紛的抗爭者,從看似年長者居多?」

排除電視記者為了讓畫面好看所做的取捨,我們從經濟學成本的角度來切入,也可得一個具備科學性的解釋。

一個人的收入是一個人的租值,也是一個人的成本。

假設年利率3%,三個不同年齡的人,假設放棄抗爭再去找工作都找得到,且月薪都是45k,又假設三人都是65歲退休,則三人未來收入折現總額分別為:

costs_of_protest

從此試算可看出來,年紀越小的人,抗爭的成本越大。同時考慮先前工作年資,若抗爭成功所得金額資淺者遠不如資深者,年輕人抗爭的效益是劣於年長者的。

也就是說,從成本分析來看,年長者會更有意願長時間抗爭下去。

如果再考量年輕人多半有幼子嗷嗷待哺,那麼長期抗爭的成本就更高了。

反之,考量年長者失業後要再就業難度較高,表中試算的年長者未來收入可能根本為零,則年長者抗爭成本就會更低。這點也隱含一個重要的經濟意義:低技能或技能過於專門導致難以另覓他職的年長者,會更傾向長期且較激烈抗爭。

經濟學如何解釋人類行為,此為一例,我與先前引起些許漣漪的「死老百姓與公務員收入比較」一文,所用理論如出一轍:利息理論、租值與成本觀念。

要補充的是:本文只考慮個人行為的成本,沒有納入抗爭所造成的社會成本,例如:癱瘓交通對他人造成的損失、調動警方所造成的成本(包含警力成本以及原本需要警力的地方,沒有了之後可能提高的犯罪率)與抗爭所製造的噪音髒亂等等成本。

同時也沒有納入抗爭時帶來收入,例如抗議人士的情緒宣洩,本身也是一種非貨幣收入;背後操作的政黨也可獲得政治上的利益;一些特殊的公關公司營運抗爭所得收入;以及流動攤販可得之貨幣收入。

另外針對這群16年前透過「關廠工人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辦法」取得貸款的抗議工人,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勞委會當初撥款名義就明白說是「貸款」可不是「贈款」。如果還不起錢就依破產法走破產程序,別老想透過群眾運動取得不用還錢的特權。

至於主張「代位求償」的,我個人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以下節錄當年的經濟日報新聞可以看出來,當時媒體也報導過這是「貸款」,非「贈款」:

【1997-11-21/經濟日報/06版/企業財務】

【記者姜維君/台北】
聯福製衣廠失業勞工昨(20)日因未如預期申請到勞委會職訓局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款項,齊赴華南銀行桃園分行抗議。華銀總行強調,這項貸款仍須依法定程序來辦理,必須要有保證人來辦理對保手續,目前華銀已請示職訓局如何處理。

勞委會職訓局於8月間與華南銀行簽定辦理上述專案貸款,總額度7億元,適用對象為85年元月1日以後關廠歇業而失業的勞工,貸款金額最高為100萬元,但不得超過雇主積欠的法定資遣費或退休金的金額,貸款第一年免息,第二年起按年息3%計息,貸款金額可分六年平均攤還。

昨天首批經勞委會職訓局初審資格通過的聯福製衣廠失業勞工,群聚華銀桃園分行門口,抗議銀行刁難不撥款,而華銀桃園分行主管則強調是依總行規定貸款法定程序辦理,失業勞工因無法提供保證人,或無法辦理對保手續,與勞委會職訓局簽定的貸款委任契約不符,所以無法撥款。

華南銀行總行則表示,華銀必須遵守與職訓局的約定,對其核准的借款戶辦理借、保人信用調查、不動產估價、貸款契約的簽訂對保、逾期欠款催收、訴訟等事宜。

目前已向勞委會申請促進就業貸款的關廠失業勞工,包括聯福製衣、福昌紡織、東洋紡織等總計達近千件案款。

首先了解法律上「代位求償權」是什麼:代位求償權常見於保險法中,存在目的有兩個重要效益– 1) 可以使造成損害的第三人不因為保險制度而免除了損害賠償責任;2)透過代位求償權所帶來的部分收益權移轉,讓保險公司更有誘因去承保風險。當然,國賠法也有代位求償,其目的也接近前述的第一點。

這裡需要注意的一點是現代保險起源於英國海上保險,而代位求償權也多少源自於此。追本溯源,英國海上保險法對於代位求償權(subrogation)是存在「保險人取得代位求償權且給付保險金彌補被保險人損害後,如求償所得之利益大於付出之保險金,保險人得享有多出之部分。

英國海上保險法MIA, 1906 第 79 條:

Where the insurer pays for a total loss, either of the whole, or in the case of goods of any apportionable part, of the subject-matter insured, he thereupon becomes entitled to take over the interest of the assured in whatever may remain of the subject-matter so paid for, and he is thereby subrogated to all the rights and remedies of the assured in and in respect of that subject-matter as from the time of the casualty causing the loss.

換言之,代位求償權存在三個特性:A.它是由要保人支付保險費用後,由保險人承擔其可能之風險,基於此保險契約才於風險實現之前就寄生於此契約關係之上的一種特殊權利;B.它的存在主要是於風險實現之前,允諾未來如有損害發生其可求償所得之價金事先移轉於風險承擔者。有點像量子力學,這個求償價金是機率上存在的;C.它是緊緊聯繫在未來可求償所得之利益上。因此,代位求償權屬於「財產權(property)」的性質是非常高的,高到它更像個物權。

這就是為什麼法律上幾乎很少看到能私人創設的代位求償權;幾乎都是法律創設。也就是說,代位求償權是政府公權力「特許」的一種權利,不是你私人自己說有就有,法院就自動承認的權利。

回頭看台灣勞工事件,當年從貸款名目就很清楚明白指名「政府不是代替違約雇主給你退休金,是看你可憐先借你錢」。說好6年還款,現在過了幾年?將近10年緩衝期讓債權的消滅時效幾乎快屆止了,還不夠嗎?此外,這些關廠工人的錢是辛苦錢,納稅人的錢就不辛苦不可憐?你取得的貸款也是來自於其他國民所納之稅,免了你的債等於是欺負了其他納稅人,同時,若政府就這樣免了抗爭勞工的貸款,那已經還款的人又該怎麼辦?

主張代位求償權的人,如何自圓其說當年政府的貸款是「保險金加代位求償」?更甭提「國賠加代位求償」這論點,因為後者更站不住腳。

害得這些勞工這麼可憐的是無良資方,並非政府,為什麼要政府先給付損害賠償之後才去代位求償?這等於是政府要去承擔已經實現的風險,但,事先給付的保險金在哪?政府承擔風險實質上是由其他納稅人來承擔風險,無知學生與勞工團體跟著起鬨訴求的這種公平我不懂。

「遇人不淑碰上無良雇主」跟「買錯股票(如力晶)最後慘賠收場」,一樣都是真實世界裡存在的風險;前者如果可以靠上街頭取得政府補助,那是不是後者也可以比照辦理?M. Friedman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當風險應該實現而強迫政府介入處理,往往結果只是將單一風險轉化為系統性風險,其後果是更災難性的。

美國為了「人人有屋住」這個理念推出的種種政策與機構,最後系統性風險實現時就是2008年的金融風暴。殷鑑不遠,台灣政府還要跟著犯蠢?

論者或認為勞工比較可憐,股票投資失敗比較不可憐。這種說法犯了三項錯誤:
1) 可不可憐是主觀判斷;以可憐/同情來做判斷,則永遠無法判定誰比較可憐。
2) 許多投資人也只是散戶,融資買入力晶的人,賠光了錢下場甚至比失業勞工更慘。
3) 現實風險不會因為誰比較可憐就消失,別傻了。
4) 說政府要負責、賠錢,其實等於是說要其他納稅人當冤大頭買單結帳,因為政府(公務員)是沒有生產力的,他們一切收入來自於稅收、罰金、規費與少數靠公權力壟斷獲利的公營企業。

一個人不會因為他很可憐,天上掉下來的花盆或自殺客砸到他的機率就變小;同理,一個人也不會因為可憐就不該承擔本就存在的財務風險。我們可以透過市場的保險機制來事前減少風險,但在風險實現後才要政府來負擔是佔別人的便宜,長期對整體社會極為不利。

PS. 最近很忙,一個月內跑了兩趟德國(發表此文時,其實我人也還在德國);此文作於1個月前,幾經思量決定不管可能的反彈聲浪一樣post出來;畢竟這種動不動就要政府負責(實質上要佔他人便宜)的左派思想我個人很感冒。照前例,我很忙懶得回應留言時,就直接關閉留言機制對我來說比較省時間。我寫文章的初衷不變:這裡只是我寫點東西給親朋好友看的,路人的意見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