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多元視野的經濟學?還是程度太差的經濟學?–論清大教授彭明輝

這幾年清大退休的前機械動力系教授彭明輝真的很愛批評別人的專業,這原本是好事,因為任何專業都需要不同領域視野的人進來,才能進步,例如經濟學史上最有名的一次改革就是Paul Samuelson這位專攻物理數學的天才,為經濟學帶來數學革命,雖然嗣後發展利弊得失兼有之。

但要批評一個學科,你得先成為那個學科的頂尖專家,否則只是隻會叫的野獸,誤人子弟不說,還有沽名釣譽之嫌疑。

這篇「打開經濟學的多元視野」顯見其經濟學程度之粗淺薄弱。

2009年我就曾在這裡談過經濟學的「自私假設」是在說什麼,今天針對彭明輝這亂七八糟東西,我試著解釋得更清楚。

首先,彭教授舉例的牛頓力學與橋樑例子就是錯誤的(剛好我本身也在交大學過土木工程):

牛頓三大定律和虎克定律是「放之四海皆準」的「原理」(principles,而非 truth),應用它來解決橋樑力學問題時,你不需要問這一座橋樑是坐落於哪一個國家,有哪些法律,有哪些社會福利與社會保險機制,有哪些親族關係與族群衝突,你只要把抽象分析所需要的生硬數據給我(boundary conditions、loading conditions、material properties),我就可以算出來它能不能承受預期的負載。

光靠boundary conditions、loading conditions、material properties這三個數值,壓根不可能知不知道橋樑承受最大負載是多少,你還得知道橋樑的結構方式、每個joint的形成方式、當地的氣候風向風力、當地的土壤結構、地盤強度、橋樑的地基方式、水泥強度、鋼筋強度…..等等許許多多的因素。這些就叫做侷限條件 — constraints 也。甚至許多工頭在水泥灌漿施工時,為了施工方便會偷加很多水進去預拌水泥中,此種行為會改變水泥的水灰比,從而影響水泥強度,這種行為豈是「抽象分析所需要的生硬數據」就能知道的?

經濟學也是一樣。經濟學要能準確預測推斷某種人類行為,必須要清楚知道侷限條件為何,這牽涉到法律、契約組成、行為人經濟能力、監管費用、執行費用、行為人對未來之預測、無風險利率…等等各種侷限條件,我們才能透過經濟學解釋某種現象。

經濟學大師張五常將上述這些都歸類在交易費用或制度費用的範疇。就如他的佃農理論,推出一套經濟理論之後,詳盡調查台灣1940年代在推出「375減租」前後各地農地、各種作物的產量平均變化,政策執行程度、分成和固定租約兩種契約組成模式與農產品種植方式與成本,從而得出台灣施行此政策之後,農民的工作量在競爭之下增加,但卻也在競爭之下得到較少的收入。

這才是經濟學!

不是彭明輝宣稱的那種:

經濟學對人類交易行為的探討經常是不自覺地假定交易是在沒有人際壓力、風俗習慣導引、人情世故、權力網絡、親族體系等影響下進行的。我把這種經濟學叫做「真空世界的經濟學」,或者「思辨的經濟學」(speculative economics)。這種經濟學像是中世紀繁瑣哲學的後裔,而不怎麼像「實證科學」。

主流經濟學思想最嚴重的根本錯誤在於:假定人類的逐利行為可以跟其他影響人類行為的因素完全切割開來,所以經濟學家可以完全不懂臺灣產業的實況,只根據一本「工業經濟學」就為台灣產業政策亂開藥方;經濟學家可以不管家庭結構與人際網絡的關係,不負責任地提倡「自由貿易」,還堅持這可以讓弱勢產業倒下去,讓工人轉到競爭力較強的產業,領更高的薪水,卻完全不管經濟因素之外阻擋工人移居、再就業的真實因素,以及失業期間工人的婚姻衝突、家庭壓力、乃至於精神官能症與自殺的可能性。

這些都是經濟學要調查的侷限條件,彭明輝自己遇到的是半調子的假經濟學家,就反過來批評整門學問,犯的是最基本的學問與邏輯錯誤。

同時彭明輝對於經濟學的「自私假設」和科學性也有著可怕且混亂的認識錯誤。

經濟學的自私假設,談的是人在侷限條件下,會對某些東西或服務有「有勝無,多勝少」的行為模式,同時人會願意犧牲某些東西來換取他想要的東西,總合起來就是一條向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 — 在侷限條件下,人會傾向越便宜買越多,直到邊際價格等於邊際用值為止

有勝無,多勝少的東西就是稀有財;因為世間萬物不是無窮無盡,所以存在稀缺;有稀缺萬物就得競爭,競爭方式無外乎暴力或交易。

動物求偶存在這暴力(打退其它競爭同性),也存在交易(提供異性感興趣的物品或服務以換取交配機會)就是一例。

上述是經濟學基本名詞定義,如果連這些定義都搞不清楚,這門學問就別搞了。同樣的,如果連刑法上的直接故意、間接故意、過失等名詞定義概念也搞不清楚,那你法律系也別念了。

所有的學科都有基本名詞定義,彭明輝宣稱的:「…那些人只會玩術語定義,而繞過核心理念…」只不過代表其自身對於不熟悉的學科的基本名詞定義認識不清、掌握不足。術語都定義得不清不楚,枉論核心理念?騙肖耶。

經濟學的自私假設,跟牛頓三大定律中質量的假設,以及牛頓萬有引力的假設都一樣,都是一種武斷的假設。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Richard Feynman就曾經對一位哲學系教授表示:「電子是一個物理學家假設出來的理論,這理論好用到我們都幾乎以為電子是真的存在。

所以既然三大定律與萬有引力是武斷的假設,如果要用物理學來解釋物體運動,就得接受這些定義性的原則,否則整門古典物理學就垮台了。也正是三大定律在光子身上無法完美100%解釋,才會出現粒子與波動說的爭議,也才會有後來光電理論出現;量子力學、廣義相對論也都是對牛頓力學的修正。

彭教授,牛頓力學並沒有放諸四海皆準,也是講究「侷限條件」的!你自己也知道牛頓定律只不過是principle,你卻把經濟學的principle當成truth來論斷,如此扭曲手法所為何來?

前述的科學方法論的基本觀念,在經濟學上也是一樣的。更重要的是,自私假設既然是一個武斷的定義,自然會存在套套邏輯的現象。

彭明輝批評的:

經濟學探討的是人類集體行為中的一種特殊行為:交易(實體物資的交易、服務的交易、智慧財產的交易、資金的交易),以及交易背後的生產、消費與供需。它假定人都逐利,而且不自覺地假定逐利是人類所有交易行為的壓倒性推動動力。但是,事實上人類不盡然24小時都在逐利,也不盡然24小時都以逐利作為行為的主要動力,人類更加不是除了逐利之外可以對社會規範與潛規則毫無顧忌的社群動物。

只彰顯他真的不懂經濟學

一者,經濟學不只探討人類集體行為,也探討「我是傳說」這部電影中只剩一個人的行為。二者,交易是普遍存在於動物甚至動物植物之間的,沒什麼特殊性。反過來說,人類在交易以外的行為,還比較特殊哩!三者,什麼事都說是因為自私,那等於沒有解釋,非科學也!

四,經濟學也沒有假設每個人24小時都在逐利,經濟學是假設人喜歡犧牲某些東西去換取他想要的東西,而如果換取的代價越小,其它條件不變之下,他會換更多。

我要再重複三次,免得彭老先生看不懂 — 其它條件不變之下、其它條件不變之下、其它條件不變之下!

其它條件是什麼?彭明輝說的「社會規範與潛規則、人際壓力、風俗習慣導引、人情世故、權力網絡、親族體系」都不過是其中之一小部分,張五常稱之為「交易費用/制度費用」。

彭明輝一副他發現了300年來經濟學家都沒發現的問題,真是可笑到極點。彷彿全世界就他最蓋世英明,300年來參加經濟學發展研究的人都是蠢才一般。這,才是我最厭惡的。

彭明輝宣稱的:

主流經濟學思想最嚴重的根本錯誤在於:假定人類的逐利行為可以跟其他影響人類行為的因素完全切割開來…

當然也是大錯特錯!

持此論者不是對經濟學真的無知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就是居心叵測到令人髮指的境界。

歷史上打著慈悲為懷、普渡眾生的大旗,沽名釣譽、混水摸魚、趁機獲取利益的人,比比皆是,希特勒有之、毛澤東有之、蔣介石亦是。希望彭教授只是無知,而不是如此。

事實上,科學都是以實證來測試論者對於一門學問的掌握度。

彭明輝愛批評經濟學,但是他所持理論在2011年預測的石油危機糧食危機,到現在連個屁影子都沒看到。

石油期貨
NY_Oil_Future

小麥期貨
Future_Wheat

玉米期貨
Future_Cron

大豆期貨
Future_Soybean

糙米期貨
Future_Rice-1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nald Coase、Milton Friedman與經濟學大師Armen Alchian均表示過:「要看一個人真正的意向,唯一的方法就是叫他拿出錢來下注。」

彭明輝宣稱石油危機、糧食危機即將到來,那麼我們看看彭大教授敢不敢拿出一半身家財產,賭在這些貨品的期貨價格上?我很期待過個10年、20年,看到彭明輝因為眼光獨到、大賺一票,成為他自己眼中可惡且有原罪的富人。

52
Leave a Reply

avatar
52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7 Comment authors
元毓L. M. Lee,.後輩 Recent comment authors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Notify of
Gene Ng
Guest

提出典範說的科學哲學大師孔恩原本是物理學家,他有次跑錯會場進到經濟學的研討會,發現經濟學家居然還為基本問題吵架,就改行去研究為何自然科學家不會為基本問題吵架。你拿屬於自然科家的演化論來說嘴,表示你沒搞清楚經濟學和自然科學在本質上的差異!

經濟學家之所以會吵架,還有因為在分析分配的合理性時,有人著重效率,有人著重公平,有人不考慮政治,有人考慮政治,有人考慮制度,有人不考慮制度。總而言之,連前提的考不考慮的因素都不同,誰能有標準答案?

有人統計過,在歐美有超過百人就因分析凱因斯的經典作品《就業、利息與貨幣的一般理論》而拿到博士學位,持左右論點的都有,論點互相矛盾的都有,每個人都說自己最懂凱因斯,結果應該是沒人懂凱因斯吧。原一個大師都沒人搞懂了,天下有完全懂經濟學的人?

你去讀讀幾本經濟學的基礎教科書就會瞭解,為經濟學家之所以會吵架,還有因為在分析分配的合理性時,有人著重效率,有人著重公平,有人不考慮政治,有人考慮政治,有人考慮制度,有人不考慮制度。總而言之,連考不考慮的因素都不同,誰能有標準答案?

很多右派都把經濟學化約為以自由市場為前提來OOXX。自由市場要運作良好的其中一個前提是,人在做市場決策時,總是理性的。可是現在有許多心理學、行為經濟學、神經經濟學的研究嚴重挑戰了這個前提,結果大部份主濟濟學家都還當那些研究不曾存在似的。

還有,經濟學是研究稀有資源如何合理分配的學科,不少主流經濟學家後來把合理分配簡化成市場效率,是事實!他們主張政府也不該介入作公平的重分配,也是事實!彭老師只是點出「公平性」也該是重點而且,不算是什麼百年大發現。

你的批評,是搞混了經濟學思想和經濟學研究的差別。經濟學思想(Economic Thoughts)問的是「經濟對於人類意味著什麼?」,這裡頭就包含了價值觀判斷,只要包含價值觀判斷,任何有識之士,不管是不是該領域的專家,都有資格來討論。就像複製科技不是非專家就能隨便嘴砲的,只是複製人的倫理問題,任何人都有資格提出意見和想法。要如何把餅做大,還是如何把餅分得更公平,還是該由經濟學來告訴我們,可是該優先把餅做大,還是優先把餅分得公平,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有資格說話!

還有最後一點也太好笑了,如果期貨預測不準(彭老師預測的是2020年的吧?),就沒資格說話,那麼2008年的金融風暴就該讓99%的經濟學家就此噤聲。

Gene Ng
Guest

打錯,不是演化論,是牛頓力學…

元毓
Guest

從你的回答就知道你對經濟學的認識非常有問題,對於物理學也是。

經濟學跟物理學一樣,一些很基礎的觀念都是沒有疑義,經濟學家或物理學家不會在這種基礎到不行的東西上吵架。

反之,物理學家也跟經濟學家一樣,在最尖端的發展理論上大吵特吵,光看是弦理論就知道了,有多少物理學家壓根不吃這一套。

另外,經濟學是門科學,既然是科學就無關價值觀判斷。彭明輝連這點都不懂,拿著公平來批判經濟學,還質疑經濟學早就沒有人有爭執的點,可笑至極。

經濟學大師Armen Alchian在他的教科書中開宗明義就點明:「Nothing in economic theory suggests that any particular form of competition is “absurd.” That evaluation rests on cultural and personal preferences.」

彭明輝連這點都不懂,還奢談經濟學?可笑。

同時,公平也是不存在於經濟學上的概念,甚至哲學上公平也是個可笑的觀念。Alchian 對於「公平」也有最佳的解釋:「”fair” — it depends on the kind of competition “you” prefer.」

彭明輝所敘述的公平,壓根就是他個人自我的偏見。會談公平的,永遠都是在述說自己的價值觀,而非正式可供參考的學術理論。

經濟學是研究「人的行為」的學問,不是研究「資源如何分配」的!經濟學在乎的是人在資源有限下會做出怎樣的行為,而這些行為會影響資源分配;但是經濟學壓根就不在乎「資源”應該”怎樣被分配」。凡是談論後者的,都不是在談經濟學,懂了嗎?

最後,針對凱因斯的通論,看來你也壓根沒讀過。通論之所以寫得大家看不懂,就是因為通論作者這本書寫得不清不楚、語焉不詳,為何如此?因為作者經濟學程度根本有問題。

Alchian直言他看不懂通論、Milton Friedman也在書中指出通論有多少錯誤之處、張五常更是明白地指責凱因斯經濟學基礎–價格理論–程度非常之差,造成通論通盤皆錯。

你說的那些研究通論的博士論文,多半不值一看;其中最有名的「凱因斯經濟學與凱因斯學派經濟學」這本博士論文,我手上就有一本,一樣是各說各話。

元毓
Guest

經濟學家張五常在1979年寫著,1980年代初期發行的小書,成功預言中國會走向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道路,同時他在1990年代的專欄散文,也成功預言了香港在1997回歸之後有長時間不景氣。

這才叫經濟學功力。

這並非什麼魔術或神話,純粹是價格理論爐火純青,而對世事侷限條件考察清楚之後,就能做出正確判斷。

你認識或知道的經濟學家,根本程度還有問題,才造成你有這種誤會。再者,我說了,我很期待彭先生預測成功,10年20年後也成為他自己厭惡的富人之一。但我懷疑他根本沒這個膽子拿身家財產壓在自己的理論上。

我自己的經濟判斷一向是拿錢出來壓注,才不會只出一張嘴。

Gene Ng
Guest
Gene Ng

哇靠,你不懂經濟的狀況比我想像的還誇張,是自大還是偏見作祟啊?

N. Gregory Mankiw的Principles of Economics,定義「經濟學(Economics)研究的是社會如何管理它的稀缺資源。」

MBA智库百科也定義,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類行為及如何將有限或者稀缺資源進行合理配置的社會科學。(http://wiki.mbalib.com/zh-tw/经济学)

你學的是哪門經濟學啊?你活在外星嗎?外星人來研究地球人的行為嗎?

還有,經濟學不在乎資源「應該」如何分配?你當政治經濟學個學科不存在就是了?

還有,整個受凱因斯影響的鹹水學派都是不懂經濟學的蛋頭學者就是了?

Gene Ng
Guest

我想你把經濟學和投資學混為一談了吧Orz

元毓
Guest

我留言說了:經濟學是研究人類行為的一門學問;而這些行為會影響資源分配。

經濟學當然不是研究「資源”應該”被怎麼分配」的學問,因為那根本不是學問,那只是一堆個人偏見的集合。

最後一點,是的,那些人多半是蛋頭學者,如Paul Krugman之流,更是睜眼說瞎話的混蛋。

經濟學也解釋預言了,這種利用假科學討好特定族群(如彭明輝)的人,可以從中獲得利益,同時這些人也會傾向繼續供給這種服務。

很多經濟學家,只不過是這種人,當然會為了各自的利益偏見吵成一團。你自己是研究生物科技的,難道沒看過你們領域的人為了經費應該放在何種項目上吵架嗎?你應該很熟吧。

經濟學的吵架跟這種狀況,多數是沒兩樣。

元毓
Guest

哇,你竟然不知道投資學只是經濟學裡面的一小塊範疇,你的經濟學是在火星學的嗎?真扯。

Gene Ng
Guest
Gene Ng

我的意思是,你把投資學當作經濟學的全部了。不過知道了這點倒好,原來你的經濟學是在地球學的,只不是降龍十八掌只學了一掌,還當其他十七掌不存在就是了…

元毓
Guest

看來你根本不知道經濟學,例如價格理論,怎麼應用在投資之上,可悲可悲。才會誤以為只要講投資股票期貨就是只看投資學,可笑可笑。

我也沒有義務教你。好自為之吧。

Gene Ng
Guest

呵呵,我早就在用了,這個真的不必你教。你說的並不完全錯,經濟學研究是不管價值觀的,所以我才說人家談的是經濟學思想。Paul Kragman我有時也受不了他,不過人家好歹也準確預測出1997年東南亞金融風暴,而且你最好能保證你的投資的東西都完全碰不到他的國際貿易理論啦~

元毓
Guest

正因為經濟學不管價值觀,所以你講的經濟學思想壓根不在經濟學範疇裡,而且,這種思想也僅只是個人偏見,談不上學問。

你永遠可以說社會富裕但貧富差距大是好或是壞;也可以說沒貧富差距但是社會窮到被鬼抓走是好是壞,這種價值評斷毫無意義可言。

Paul Krugman最大貢獻是在國際貿易理論這塊,而非總體經濟政策或貨幣政策,但是他老是針對後者出餿主意,甚至連新凱因斯學派的人如Mankiw都看不下去。

另一方面,他的國際貿易理論對於投資而言真的並不是那麼重要。價格理論夠好,就很足夠了。

最後,我覺得他預測出97金融風暴的方式…其實有點過度誇張。

他著名的「perspiration v. inspiration」觀點,重要的一個想法是:透過inputs 增加的方式來增長經濟,總有一天會到頭。美國經濟成長主要是來自於技術進步,亞洲經濟成長卻只是靠投資增加,所以亞洲早晚會出問題。

這整套說法,其實只是經濟學教科書裡頭的基本生產極限觀念:你不可能只增加一種或幾種生產要素,然後就得到無限增長的產出。

也就是你不可能靠一個花盆種出供養幾十萬人的稻米來,無論你投入再多的人力、物力。

但是Krugman這套非常理論的東西,是否成功預言97年亞洲金融風暴?我認為其實連邊都碰不上。

亞洲金融風暴起因於亞洲各國,從泰國開始,聯繫匯率制度出了問題。泰國首先放棄聯繫匯率,泰銖重貶,加上國際炒家推波助瀾,東南亞許多國家貨幣跟著重貶。經過許多複雜的原因,跟著引發東南亞的金融風暴。

Krugman的理論,完全沒談到這一塊。

說Krugman預測了,真是太牽強。

這與張五常明白指出經濟理論上制度轉變需要費用,當費用夠低時,制度就會轉變到租值最大的情況。接著考察中國1975年以後,逐漸開放接受外界投資與外界的不同言論,斷言繼續發展可以降低中國制度的轉變費用,未來中國必然走向資本主義道路(因為租值最大)。

這才叫經濟解釋,也才叫經濟預言。Krugman那個實在不太算。

張五常也認為東南亞金融風暴起因於各國的匯率都過度高估,加上中國的開放大量廉價勞力進入市場,競爭之下東南亞各國其實產業租值大幅下降,造成貨幣匯率價格與國力有過大的脫鉤現象,在中國貨幣改革契機之下,歐美同時期景氣略有下降持平之下,聯繫匯率守不住,金融風暴就爆發了。

這種解釋,顯然比Krugman那個inputs > outputs來的在真實世界裡有更能觀察到的現象,換言之,張五常的解釋比起Krugman更具備科學性。

9527
Guest
9527

看他文章我都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到處教經濟學家、政治學家、社會學家應該要怎樣,如果不這樣就是冷漠、邪惡。按他的標準,符合的人大概只有毛澤東、鄧小平吧。
其實這樣的人還蠻多的,言論不外乎張五常說的下列範疇:
(1)是特殊理論,沒有一般解釋力;
(2)是套套邏輯,沒內容;
(3)是自己的主觀價值;
(4)是謬論。
是自己主觀價值其實也沒差,多元社會本來就是這樣,不過檢驗完就顆顆了。

saer
Guest
saer

看到局限條件那段,
之後就大略掃過了,
這篇文章認為國富論等早期的文章,
並不含侷限條件等等討論,
所以也不是經濟學?

經濟學的先天限制就是無法重複實驗,
所以利用模型來證實理論的可用度並不如自然科學的高,
文中提到的「其他條件不變」狀況下,
單純只是設定模型的作法,
除了以模型討論經濟的方法出現之外,
也有很多不設計模型的做法;
也許作者得先思考一下「經濟」這門學科的可用與局限程度。

ysc
Guest
ysc

Gene Ng說:
「經濟學是研究稀有資源如何合理分配的學問」,
這完全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
物理學是研究物體如何「合理」運動的學問嗎?
它只是指出不同侷限條件下物體如何運動而已,
合理不合理只是每個人的主觀判斷。
經濟學也只是指出不同侷限條件下人會如何行為,
資源會如何分配而已,
它壓根兒就沒提什麼「合理」、「公平」。
再者,
經濟學著眼市場,
也不是像Gene Ng所說
「把合理分配簡化成市場效率」,
經濟學(不是經濟學家!)從沒有說市場分配是「合理」的,
它只是指出市場分配「通常」(不是「永遠」)是達成資源最有「效率」的配置方式,
而「效率」本身是有清楚定義的(至少在經濟學上有)。
你可以質疑經濟學為什麼重視「效率」,
就好像你可以質疑物理學為什麼重視「運動」一樣,
但這就是這些學問的本質就是如此,
拿「公平」、「合理」之類的價值觀來說經濟學「應該」如何如何,
根本就是弄錯焦點打混仗。

元毓
Guest

錯了,國富論內容提到的真實案例,幾乎都是Adam Smith本身盡力考察的結果,特別一起筆就提到的制針廠,以當時的知識來說,考察是很詳盡的。

另外,經濟學是無法像物理、化學、土木工程、機械工程那樣實驗沒做,但是經濟學可以從真實世界的極端情況,來求得邊際轉變因子,從而驗證經濟學理論。

研究所教的那些喜歡丟一堆模型出來的經濟學,其實多半都跟真實世界脫離了。

說過了,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類行為的學問,特別是透過成本、價格與租值這角度來看,比起心理學等不見得稱得上科學的學問,經濟學預測與解釋能力都是一流的。

當然,這是專指人類行為;經濟學並不能解釋物體行為,那是物理學的範疇。

abc
Guest
abc

說理歸說理,理不同歸理不同,我一直都深信雙方立意良善,無庸置疑。版主前輩看來也是講理之人,然而版主字裡行間,卻質疑一個與您意見不同之人的 “那看不到則驗不著的 [用心]”,並類比為毛蔣希等 ,我雖人微言輕,卻也不禁認為該話言重了,也想問: 真有此必要嗎?

元毓
Guest

我認為有必要,因為這類大肆鼓吹普渡眾生型的人有兩種:一種是居心叵測,一種則是好傻好天真。

我並不清楚彭明輝是何者,但是我仍要提出我懷疑他有可能是第一種的想法。這有如海耶克「通往奴役之路」一書中提出警語一樣,我們要特別小心那些一副「我是為你好」的人。

Gene Ng
Guest

從你對心理學的認知,就能夠瞭解到,你的學科偏見有多嚴重。學科偏見是你個人問題,這個我懶得討論,不過這種不講理的偏見只會讓人家疑懷你文章的可信度有多少,好自為之。

不過你說的沒錯,如果經濟學沒有對現實的預測力和解釋力,那麼就是學院裡教授討飯的廢物。我原本是學生物的,就是迷上經濟學對我好奇的事物的解釋力才來學經濟學的。

不過如果提到應用,就不能不提到價值觀。你應用經濟學去投資,是因為你認為錢對你是好的東西,而人生認為民生才是重點,你這一篇文章根本就是白寫的。

元一
Guest

兄弟别吵了,彭明辉和他的支持者都是白痴。根他们说东西他们听不懂。

Gene Ng
Guest

說「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類行為及如何將有限或者稀缺資源進行合理配置的社會科學。 」是MBA智庫百科,不是我。

不過你舉的例子有個大問題,物理學可能不是研究物理如何「合理」運動的學問,可是工程學利用物理學知識解決現實問題時,就要考慮合不合理的問題,否則不計成本蓋出抗十級地震的建築物合理嗎?

經濟學如何是門要能應用的學科,當然要考慮合不合理的問題。

Gene Ng
Guest

強調經濟學僅解釋交易行為,不管資源如何分配,更令在下感覺有人倡言醫學只研究病症病理,不理病人死活尊嚴一般。如果「真正」懂經濟學的人腦子都這般思想,那彭教授的批評就完全正確不是嗎?

abc
Guest
abc

經濟學是無法像物理、化學… 那樣實驗 “沒做” ==> 前輩指的是 “沒錯” 嗎?

abc
Guest
abc

我能理解版主這種 “防微杜漸” 的 “憂慮”、”疑慮”、或 “懷疑”。

以版主評論彭教授對經濟學的 “無知” 程度之深,難道還不足以解釋教授的行為,非常有可能真的就是 “單純的看不慣世事而誤解了經濟學”,而非 “居心叵測” 嗎?

路人甲
Guest
路人甲

預測單一事件本身並不難,在金融風暴或經濟榮景中獲利的交易員都知道這點,難的是預測事件發生的時間或時期,更難的是,預測(或推測)該事件不只是單一的偶發事件,而是已經轉變成了較為穩固的侷限條件。

元毓
Guest

MBA智庫百科稱不上是一個好的學習茲院。

不懂你的合理不合理是什麼意思?

工程學並不考量「不計成本」,是經濟學才考量這件事情。你大錯特錯了。

以前在交大上測量課,教授問一個案子誤差值是要到1/1000?或1/10000?同學答案紛呈,教授說答案應該只有一個:你的業主願意出多少錢?

這不是合理問題,也不是工程問題,純粹是經濟學問題。

你的很多認知都很奇怪,老實說。

元毓
Guest

錯了,你根本不懂我在說什麼。也不懂Milton Friedman、Ronald Coase這些大師說「要驗證就是叫一個人拿錢出來」是在說什麼。

跟你說了也是白說。

元毓
Guest

是的。

元毓
Guest

那就是我說的第二種人:好傻好天真。

元毓
Guest

你根本在扭曲我的言論,跟彭明輝沒兩樣。

我明明再三強調:「經濟學是研究人類行為的學問」,並不只於交易。

再者,你對交易行為的了解也太膚淺了。

女孩子裝扮,男生擺闊,都是一種交易行為,看來這你也不懂。

Gene Ng
Guest

張五常在UCLA的恩師Jack Hirshleifer在Price Theory and Applications, 7th Ed.中就明確寫道: 「In its scientific aspect … Read more »

元毓
Guest

少笑死人了,拿這種張五常應酬他的老師的文章出來說嘴。

張五常「經濟解釋。神州增訂版第一冊P99」:「在有關”準則”這話題上,一些是屬於經濟學內的分析,另一些則屬主觀、倫理的問題,與客觀的理論分析扯不上關係….但哪一種準則是好事壞,或對社會福利有和好處,則是倫理或價值觀的事了,與客觀的分析無關….中國昔日的人民公社導致民不聊生,為什麼會這樣,是經濟學分析的問題,但民不聊生究竟是好是壞,則是主觀的判斷了。經濟學可以解釋人類的行為,可以解釋在怎樣的侷限條件下民眾會變得飢寒交迫,但不能說是好事或壞事。我說”不能說”,是指經濟學不能說,並非只經濟學者不能說….」

P101~105
「經濟學範疇包含三部分:第一,在知道有關侷限條件或遊戲規則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推斷所用的競爭準則是什麼。…..第二,有了競爭準則,經濟學可以推斷人的行為會怎樣,資源使用會怎樣,財富或收入的分配會怎樣。….準則不同會導致行為的不同,而勝負的人(收入的分配)也會跟著不同…第三部分,是最困難的了,那是要解釋遊戲規則是怎樣形成的…..」

看到沒?張五常在其所著作,希冀能傳世的教科書「經濟解釋」中說明一者,經濟學與價值判斷是兩回事。二者也明白定義:經濟學是解釋人類行為的學問。

你跟你朋友把總體經濟學排除在人類行為之外,顯見你們連經濟學第一課都沒念好:所有經濟決斷取決於個人,經濟學不存在總體與個體的差異!

Gene Ng
Guest

好吧,如果我吃這套的話,我也該信凱因斯了吧?他單憑個人投資就累積了相當於今日的三千萬美元的資產。劍橋大學基金在凱因斯的經營下增值十二倍,同時期整體市場的平均漲幅則不到一倍耶!

路人甲
Guest
路人甲

醫學可以告訴你怎樣會生病,至於尊嚴究竟是什麼,只有當事人才會知道。並非醫學不理會尊嚴,無法理會也。醫生可以理會 — 在與患者自由溝通之後。

經濟學的客觀分析,與經濟學家的主觀論述之間的差別,也是如此。

某些經濟學家,把經濟學的定義,小心謹慎的自我設限,是希望經濟學可以如同科學那般客觀的解釋人類行為,如果摻入價值判斷,我不好說這就不是 “真正” 的經濟學,也許是凱因斯經濟學、或大教授經濟學…呵,在自由社會,誰曰不可? 只能祈求這類經濟學衍生出的經濟政策,不要強迫到他人(奢望…)。

只是,因為個人價值觀永遠是主觀的,摻入價值觀,只會把解釋力稀釋到近乎於零,解釋力盡失的論述,跟八卦又有何異? (別誤會我,我沒說八卦是好是壞,畢竟八卦產業經濟價值驚人)

路人甲
Guest
路人甲

如張五常的經濟學家,很小心地把經濟學定義為解釋人類行為的學問,在我看來,這恰恰是一種謙虛的行為,等於承認經濟學家並無力改造社會,也不宜自以為是(他的著作中常常可見到這個認知)。但這無法阻擋另一批經濟學家熱心熱情、自以為是地獻策給政治人物改造社會。而大教授對經濟政策或社會現況的批評,往往把焦點直接對準經濟學或經濟學家,我以為是言重了些。也很自然會招來這些經濟學家支持者的反彈與反擊。

路人甲
Guest
路人甲

這就如同長期以來層出不窮的食品安全事件,我們可以批評那些黑心商人,不當使用食物食品原物料等。但那些澱粉、塑化劑、甚至嗎啡砒霜…等,本身是中性的,可以用來造福人類、也可以用來傷害人類。我們不至於因為黑心商人,從此就通通不碰澱粉了吧?

元毓
Guest

你的邏輯真的有問題耶。

我明明是說:彭明輝如果真的相信他的石油危機論、糧食危機論,那麼他應該有所行動地拿出身家財產壓在多頭上。

重點在於彭明輝是否在行動上真的相信他的言論,而非只是出一張嘴。

元毓
Guest

是的,有所同感,謝謝。

路人甲
Guest
路人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7928704.shtml

這位教授也認為 “市場會失靈”。

元毓
Guest

我認為這位教授可能把「政府失靈」講成「市場失靈」。這有可能是故意的,以避免閱報的政府官員不爽;也有可能是教授本身經濟學素養的問題,真以為政府失靈現象是市場失靈。

路人甲
Guest
路人甲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5/blog-post_29.html#more

我覺得這幾乎已變成是信念的問題。我疑惑的是:

(1) 企業的壟斷如果不是來自特許權或強迫,為什麼會是個問題? 這壟斷不就是消費者自由選擇下的結果嗎?
(2) 台韓之間的人力素質差異如此之大,為什麼不見大量跨國企業來此善用這些優質人力? 善心人士甚至可以利用如此物廉價美的人力成本,獲得巨額利潤,以補貼或援助那些他認為需要幫助的人不是嗎?
(3) 政府部門的支出,例如花錢蓋機場,固然有其道理,但如果不想購買這個機場服務,有沒有拒絕的自由?
(4) …但是台灣目前的教育機會、通訊權、飲食、和基本居住權都需要花錢購買,如果沒有經濟上的平等就很難談實質人權的平等…: 所以,意思是說這些都應該免費、或由政府補貼嗎?
(5) …更必須要努力促成「人盡其才、貨暢其流」,讓所有想工作的人都有工作的機會…: 如果某位公民自願降低薪資以求得工作,卻因為最低工資法而被拒於門外;或是因為不符合政府認定的資格而被拒於門外(即使得到市場的認定),這樣又要如何 “人盡其才” 呢?
(6) 如果美國真的變成一個新封建社會,這個新封建到底是因為自由太多、還是自由太少?

元毓
Guest

彭明輝的文章只是讓人看破他的手腳,知其程度之淺。就如周星馳電影說的:「有時候,臉也是自己湊上來,丟~的!」

譬如他文章中最後一句:「下次再為市場機制或自由主義辯護時請小心:所有經濟學的理論、學說很難沒有政治上的意涵(implication),很難沒有價值判斷與選擇,也很難沒有政治與倫理上的意圖(intention)──沒有純粹科學的「經濟學」,因為只有一個複雜的社會,而沒有涇渭分明的「政治學的實體」、「經濟學的實體」、「倫理學的實體」!」

就證明他壓根搞不清楚經濟學本就不該有價值判斷與選擇。這是一門科學的基本原則。

市場經濟效率大過政府介入,這不是理念問題而是實證問題。他連這個都混亂不清,文章價值是很低的。

henrypinge
Guest
henrypinge

元毓我覺得你不應該浪費時間跟它們瞎扯
這些人通常都是讀幾本通俗的經濟學課本就在那鬼扯

henrypinge
Guest
henrypinge

喔 對了 我們真正要擔心的不是彭明輝和他的”信徒”

而是清交有越來越多他的信徒 這才是最可怕的…

這也顯示台灣的經濟學教育多麼失敗…

元毓
Guest

我就是交大出來的,交大就我當年念書,經濟學是擺在通識課,上得….嗯…我就不予評論了,我只記得蹺課的人很多。

隨風小嫩咖
Guest
隨風小嫩咖

前面聯合報關於「市場失靈」的文章作者劉瑞華教授,專長是在制度經濟學,他是經濟學大師 Douglass North 的學生。

元毓
Guest

我還是同樣的見解:教授可能是故意用這個詞彙來避免尷尬;若教授真的相信有「市場失靈」這件事,那經濟學基礎就真的有問題了。

更甭提North曾是華盛頓大學經濟系系主任,該大學於該時期著重研究制度與產權。

很多問題,是出於制度有問題或產權劃分不清,而非市場失靈。這點我相信劉教授不會不知道。

後輩
Guest

那前輩覺得這陣子在網路上很紅的 王大師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

是屬於那一種?

.
Guest
.

我比較好奇片段切割引用資料的治學方法
不論任何領域,算不算程度太差。

,
Guest
,

你好棒:)對經濟學的瞭解好透徹!
希望不久之後就能在國內外的經濟學教科書上發現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