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C轄下的OUII駁回Google的「公眾利益」主張

Apple透過ITC主張Samsung侵害其專利權,發動「進口禁令」讓Samsung涉及侵權的手機無法進入美國市場。

Google在這件事情上因為乃Android系統所有人與共主,不得不提供相當的法律協助。其中,Google於禁止進口令下達之後,在ITC回擊主張「禁止Samsung手機進入美國會侵害美國公眾利益」。

基本上專利法跟其他智財法背後主原則都是 — 貫徹專利權保護才是維護公眾利益,除非有例外情形發生。ITC的下的Office of Unfair Import Investigations表示

“With respect to non-party Google’s arguments, OUII first notes that the question is not whether an exclusion order would ‘advance’ the public interest (see Google Comments at 1); rather, the statute states that the Commission ‘shall’ issue an exclusion order ‘unless’ the public interest dictates otherwise. 19 U.S.C. § 1337(d)(1).”

也就是說,法律的邏輯並非「這個禁令可以怎樣促進公眾利益」,而是「除非發佈禁令會侵害公眾利益,否則就該發佈」。換言之,Google在這一點上跟ITC打仗,得先證明美國人民會因為禁止Samsung特定手機進口而受侵害,才有可能說服ITC取消禁令。

同時,另外一個重要法律邏輯:「要嘛你證明專利無效,沒本事就想辦法繞過它,別嘰嘰歪歪!

所以OUII又說:

Moreover, Google’s contention that the patents are not ‘inventive’ and are easily designed around, even if true, actually shows the lack of impact on the public interest – once Samsung designs around the patents, then its products will no longer be subject to exclusion.

簡言之,Google認為Apple的專利不具備「非顯而易見」這個創新性要素,而且很容易就能繞開。OUII質問:若真如Google你所言,那麼基於此專利而來的進口禁令,本身對於公眾利益影響也不會太大囉?(言下之意即 — 那你Google現在主張公眾利益受侵害是主張爽的嗎?豈不自打嘴巴?)畢竟照Google的邏輯,其實Samsung繞開專利設計成本也不用太高,事情不就完滿落幕?也用不著你Google來這幫腔啦。

最後,Google又主張禁止Samsung部分手機進口,會影響美國手機市場,造成不公平競爭或減少競爭(這顯然是衝著Apple來)。OUII也回應:

Google’s arguments concerning the lack of competition in the marketplace (see Google Comments at 3-4) are contradicted by both the publicly-available information cited above and the Commission’s findings in other recent investigations involving similar products.

你Google主張的顯然與事實不合 — Android手機又不是只有Samsung一家在賣。

本文簡略Apple與Samsung(加上背後的影武者Google)所打的專利訴訟,其中一場戰役攻防到目前為止的局勢。

10
Leave a Reply

avatar
10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3 Comment authors
康元毓路過 Recent comment authors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Notify of
路過
Guest
路過

有誰可以告訴我,到底要怎樣才能計算出 “公眾利益”(or 公共利益)? 甚至有沒有 “公眾利益” 這種東西? 每個人的每個不侵害他人自由、也不被他人侵害自由的行為,不就已經實現了每個人的利益嗎? 合起來不就自然實現了 “公共利益” 嗎?

元毓
Guest

基本上在競爭法(俗稱反托拉斯法)領域裡,public interests 就是一個模糊不清又亂七八糟的概念。

但是當競爭法與專利法競合時,最常見的狀況就是現在Apple v. Samsung案 — 被告打專利訴訟,當沒有東西可以主張時,就一定會說「法院如果硬要保護Apple的專利權,反而會有害公眾利益」。 這是一個一定會用的奧布,但效果通常很差。

就像你點出的問題 — 要在法庭上「證明公眾利益受損害」實在太難也太曖昧不清了。

路過
Guest
路過

這大概就是 “模糊不清的論證,不可能被證明為錯(當然也不可能被證明為對)”,所以就容易被 “混水摸魚” 或 “自由心證” 的意思吧!

康
Guest

不知道版大怎麼看這次的兩岸貿易協議: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88/article/418

為什麼要擔心自由競爭呢? 沒有問過業者的意見? 那誰來問消費者的意見? 又為什麼開放對岸競爭,台灣市場的多元性就會消失呢? 我真的不懂。

康
Guest

once more: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88/article/424

所謂 “公眾利益”,再一次被挑戰,這公眾指的是 “業者”,還是 “消費者”? 除了消費者自己,有誰可以自認為他們代表 “消費者的利益”? 而如果大陸業者 “兵臨城下” 並在自由競爭中擊敗了若干本土業者(本土業者就真的這麼容易被擊敗嗎),難道不是消費者自己的自由選擇?

康
Guest

難道 “我是歌手” 之類節目在某一時期大受台灣市場歡迎,是當時有人強迫台灣觀眾去看???

元毓
Guest

to 康,

你提的問題都很好,的確媒體一面倒的批判此協議,根本是亂槍打鳥,毫無真正的思考可言。

我有空會另外寫一篇文章討論。

我不認為台灣商人競爭力這麼差;我也不認為大陸廠商會「很想」要進入台灣市場;更不認為開放初期,大陸廠商會「削價競爭」地進入台灣市場。

康
Guest

yeah, 期待版大的新文章,謝謝~。

另,在大家享受網路時代無遠弗屆幸福感的同時,我想請大家思考,如果台灣的軟體業者對台灣的消費者說: 你們不可以用 Windows/iOS/Google/FB/各種超好用的國外軟體,通通都要用我台灣軟體業者寫的軟體,不知這些消費者會作何感想? 台灣好多好多產業早就接受也習慣了自由競爭,其他產業有什麼 “神聖不可侵犯” 的理由,需要一直被保護呢?

康
Guest
康
Guest

版大的新文章中,也可以說一些 “文化不是商品” 的論述嗎? 這是反對開放的眾多理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