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中國服務貿易協議看教授們的邏輯

最近公事進入緊鑼密鼓階段,詳細的長文沒時間寫,摘要思緒如下:

6月底時,我已寫過一篇「關於服務貿易協議」,其中重點有三:

i. 任何貿易壁壘或限制的降低與取消,對社會多數人民都是益大於弊,這是經濟學早有的共識與基本邏輯。對此提出質疑的所謂經濟學教授們,經濟學懂深不懂淺,把基礎邏輯給丟了。

當然,任何貿易限制的取消,一定會有一群人受損,即在原本限制之下享有租值的人。例如原本在限制下的供應商,當然享有相當高的租值,如今拿掉了,直接要面對財富下降的結果。這群人自然會起身抵抗,但如果只是為了少數人而繼續貿易限制,實證告訴我們其實是拿多數人可以省下的錢,去餵養少數人的租值,得不償失。

現在檯面上的政客或學者,完全忽略此點,只為了保護少數人而要多數消費者付出代價,這種民主很可笑。

ii. 就算開放服務業,以台灣市場規模而言,大陸廠商還不一定想來投資。利弊分析,是所有商業行為的基礎,以台灣市場規模來看,進入市場須投入的直接成本不見得低於大陸市場,但是每單位投入帶來的可預期收益,很可能會低於大陸市場。若是如此,幹嘛去台灣找死?

這是基本商業感受與經濟邏輯,不懂的教授們….看來一輩子也不會懂。

只是讓我想到Milton Friedman說過,學經濟學不是在於你懂多少理論,而在於你經濟感受力好不好。想透過學經濟學來更懂商業,進而致富的同學,對於這些胡說八道的教授們,多小心吧。

iii. 就算要來,依據經濟學大師Alchian著名的定律,同樣一次功夫,能塞多少是多少,帶到國際市場上看,就是一樣的出口投資,打高不打低為上策。真實世界不會有人千里迢迢大張旗鼓到他國,只是為了開一家小麵攤、小理髮院。除非這人是走投無路,如早期許多破產跑路到美國開小攤販的一樣,才有可能。但即便如此,回到第一點,這對台灣人民並沒有什麼不好。

可預期的是真有大陸商人要來,也會是以連鎖體系的大商號為主。在台灣,會是財團對財團的戰爭,小商家邊上看,如有歸屬租值的,則壓根不受影響。

此點,也是多數經濟學教授忽略的了。

而今日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一文「服貿協議該如何審查(顏厥安)」,更讓我深感不只經濟學教授,連法律系教授在論事用法上,連基礎法學邏輯都忘光了?!

顏厥安主張:

所有的審查標準都與一個基本原則相關:重要性理論。也就是涉及人民的權利義務越重大,牽涉到國家、經濟、社會、文化等層面越深廣的議題,就需要有越嚴格的審查標準。

服貿協議衝擊數百萬的就業人口,連同家庭可能超過千萬,六、七成的GDP,牽涉金融、資安、社福、醫療等議題,對重要性這麼高的協議,立法院當然要以最嚴格的標準來把關審查。

憲法從第九條起,到基本自由原則的第23條:

第 9 條
人民除現役軍人外,不受軍事審判。

第 10 條
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

第 11 條
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第 12 條
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

第 13 條
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

第 14 條
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

第 15 條
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

第 22 條
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

第 23 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可以看出來憲法列舉了一些基本自由權,而在第23條概括說除了四種原因,不得「以法律限制之」,我再強調一次,是「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也就是說,憲法邏輯上,當政府要推一個限制人民自由權的法案,無論是酒駕加重處罰、軍法改為違法一律死刑或低收入戶無投票權….等,屬於「限制人民自由」之法律,都需要經過第23條四種判斷因子的審查,審查強度如何區分,就如顏厥安所言,是憲法的「比例原則」或「重要性理論」這種騙騙小孩子的玩意了。

反之,如果政府是開放人民自由,例如80年代的解除黨禁、報禁,那就毋須引入嚴格審查標準,甚至根本毋須引入違憲審查。

服務貿易協議內容是什麼?是開放台灣人民在某些條件下赴大陸投資某些行業;同時也開放中國人民在某些條件下,可以來台灣投資營運某些行業。

總結來說,該協議如在台灣真成為法律生效,其效果是:減少對台灣人民與特定外國人的限制。

剛剛前面說過的法學基礎邏輯是什麼?是如要限制台灣人民,要通過憲法的違憲審查,第23條是一定要過的。(當然,真實世界通常也沒這樣做;政府一堆限制人民自由的法案壓根過不了第23條審查,一樣在實施在限制或處罰人民)。

服務貿易協議本質並非「限制人民自由」,相反的,是「開放人民自由」。這個大前提沒搞清楚,顏厥安就大放厥詞地要引入「嚴格的審查標準」。

顏教授,你這樣憲法邏輯不及格喔。

我上篇文章與本文前段說了,開放貿易限制,亦即開放人民自由,勢必會影響原本因限制而享有租值的人,但這在憲法邏輯上不構成必然須引入「嚴格審查」的結果。

如開放黨禁報禁,必然造成國民黨高幹或當年的壟斷報業的財富大幅下降,而這個下降事後諸葛來看,是非常明顯的。但一樣毋須引入違憲審查,來審視開放黨禁報禁,更枉論嚴格審查。

本文重點就這麼一點。

25
Leave a Reply

avatar
25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2 Comment authors
AntiIdiotBallanSayNotoIdiotBall一堆無知L. M. Lee元毓 Recent comment authors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Notify of
Charlie
Guest
Charlie

是這樣沒錯。
經濟學是這樣教的,但是只說明了一半。

某一些行業,是不對等開放的。

例如印刷業,左岸有限制條件,右岸沒有。
例如保險業,左岸有限條件,值業滿50年,右岸沒有。

以上兩行業都有因限制條件的差別所造成的不對等競爭。

這是您沒說明的部分,而您沒說明的部分才是爭議的所在。

元毓
Guest

這部份我之所以不說明,是因為1979改革開放之後,到台商大舉進入大陸投資的90年代,大陸一向對於台商乃至於其他外資,都是有諸多要求。

其中,「合資企業要求」是要走大陸內銷市場的必然規定,幾乎無人能例外。

也就是說,這是個老規定,老到大家早知道要怎樣閃避。只有這些不知世事的教授大驚小怪。

大陸是個交易費用頗高的市場,但相對起來,台灣也不低,號稱自由市場其實處處有限制,該繳的規費乃至於賄賂也不少。妳以為大陸市場限制多?搞不好某些行業來說,台灣限制更多。

以保險業來說,台灣有個金管會,現在要再拿到保險執照是非常困難;而金管會的管制之下,保險公司有一堆項目不得投資,也有一堆低收益國債依法依規定得買足,重重規定之下,來台灣開保險公司不見得是比划算的生意。君不見這三年來多少外商保險公司賣掉台灣的業務,連夜撤資逃跑。

少敝帚自珍了!

Charlie
Guest
Charlie

老規定就不用說明,這還真是個推託的好理由,難怪國家社會不會進步。並不是每一位在台灣的人都瞭解所謂的老規定,都要去繳學費 (被處分或被罰錢)。

就我個人所知,台灣限制多的行業,很難開放,例如,中油與台塑之外的煉油廠。

臺灣有金管會,左岸就沒有金管會的對等單位?

另外,這三年外商保險公司會從台灣撤退的遠因是因為2008金融海嘯,造成其母公司的虧損連連,只好處分營運不佳、獲利未達標地、或賣掉海外投資事業。例如 AIG 賣掉南山人壽。 保誠人壽被處份掉。

我說的重點是,左岸沒有對等開放與管制方式不透明,因此造成不對等競爭。

元毓
Guest

妳第一句話如果是90年代說,還情有可原。

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大陸投資的基本限制,那真如我文中所言:「不知世事」了。

大陸的金融管制單位對於其商業銀行的管制,實務上是弱於台灣的;大陸的商業銀行發明了許多招式來閃躲規定,大體上是成功的(當然也代表大陸金融體系面對的交易費用較高)。而台灣則是壓根不允許,任何新玩意都禁止,任何新idea都約妳去喝咖啡,交易費用是高到天上去了。

再者,補充一點。

相較起來,大陸市場是比台灣誘人的。要對等,則現在大陸的種種限制,才是將「大陸市場的誘人」降到與台灣市場對等的一種手段。這跟反托拉斯法討論的搭售行為是一樣的。

唯有一堆針對台商的管制,才能將大陸市場的吸引力降到跟台灣市場差不多。這,才叫對等。

另一方面,台灣管制方式何嘗透明了?看看富邦之於北銀,對比台新之於彰銀吧。

Charlie
Guest
Charlie

您的二度解釋部分,已經離題了。 以上。

fm
Guest
fm

敝國的法律,不知道多少都違憲! 但那又如何呢? 解釋法律、執行法律的都是政府,政府說不違憲就不違憲、說違憲就違憲。多少離奇的判決或政策,還不都依照法官或政府官員的自由心證?

經濟上呢? 管制多如牛毛、法規彼此矛盾、插手資本市場、左管傳播、右管金融,這兩個廠所阻絕的機會,不知道抵銷掉民間蓋多少廠? 一邊說要打破悶經濟,一邊卻又近乎施行經濟戒嚴,這些連政府中支持自由經濟的一些官員都看不下去。

更令人無奈的,是仍有許多飽學之士,呼籲加大政府權限,對經濟進行更高更深的管制。

Fox
Guest

我一直感到很奇怪,現在被拿來論述的食衣住行服務業,
雖然是很基本的需求,但台灣在地經營者盤踞了那麼多年
的地盤以逸待勞,新進者還得負擔挖角和開拓市場等投資
,真正能拿回去的能有多少?

反倒是看看台灣網路服務前三大巨頭:Yahoo、Google、Facebook
通通都是美商公司,沒請多少勞工、沒在台灣投資、毛利超高
不繳稅,與本地業者已經形成資訊不對稱的競爭條件,這麼重要的
超級服務業,因為「言論自由」這個大帽子,好像也沒什麼協議
框架來限制美商公司的壟斷,這才是動搖國本危及國家安全的大議題吧!

元毓
Guest

1. 你說的部份是歸屬租值,例如麥當勞怎樣都替代不了你家巷口賣陽春麵的。

2. Yahoo Kimo前身是台灣公司,現在在台灣也有不少雇員。就我查到的資料應該有幾百人以上,重點是Yahoo在台灣的營運一定有繳稅,你說不用繳稅是天方夜譚了。

Google的確人不多,但也沒必要。可是你忽略了Google在彰濱投資的資料中心,下注金額可是許多本地業者做不到的。Google Business透過台灣眾多代理商販售,也是要扣5%營業稅等其他稅項,說不用繳稅也是有問題。

FB就不談了,因為他們不在乎台灣市場。

3. 毛利超高不等於淨利也高,美國Yahoo虧損連連,就是因為競爭條件不如人。

4. 你舉的三家,都不存在壟斷問題。說過了,壟斷議題是我過去專攻的項目,除了行政暴力授與的壟斷,其他種壟斷都是好事。更甭提這三家壓根沒達到真正的壟斷地位。

特別是Yahoo — 沒聽說過壟斷公司虧損連連的。

Walter
Guest
Walter

經濟面向談了那麼多, 法律層次說了一點, 有政治觀點的論述嗎? 還是你覺得這不會影響經濟的走向?!

Fox
Guest
Fox

謝謝您精闢的解說。我只是順著反服貿的邏輯去思考這幾大美商網路服務公司在台灣的「貢獻」與「獲利」問題。

基本上這些公司的研發投資都在美國,而對於台灣的通路與營運投資相對於獲利,都比那些中國來的傳統服務業來得少非常多。而以三大網路公司為首的美商網路公司挟技術優勢、經濟規模、以及創新商業服務,早就把台灣本地競爭業者打得滿地找牙。若以反服貿的思維來看,當初沒有拒絕這些公司,豈不是滔天大罪?當然對於消費者而言,能夠「免費(間接還是要付費)」享受這些服務,根本是外星人的恩賜!

另外就所謂「國家安全」來看,這三大美商網路公司囊括了台灣多少消費者的資訊安全與隱私,豈是中國那些基礎服務業如印刷廠所能比擬的?就跟去年的反旺中一樣好笑,現在有幾個年輕人還在靠報紙獲得資訊?!

白神
Guest
白神

之前文章被元先生刪除,是情緒字眼過多,
亦或是政治意識形態?

倒也無所謂,這裡找到答案。

《大陸也不一定想投資台灣,畢竟需求與規模太小。》

這句可以打死很多人了,光土地價格、社會抗議所延伸的企業成本,如登報資訊、勞動成本,大陸投資也不一定興致勃勃。

但如果政府去培育商人溫床,那我也不樂見,因為這叫官商勾結。
為了出口的重商主義,肥了外匯;瘦了人民荷包《購買力與納稅。》

突然,有一種感嘆,經濟學有它吸引、說服人的地方。
但扯到總體,就一定要有政治。

台灣也有許多自由主義自居的經濟學者,不過貿易這部份,
他們對大陸也很有戒心,之前歐元之父,孟岱爾一席話,
類似台灣與大陸共創榮景話語,反駁聲也是很大。

說到這,又回到重點,拿政治當擋箭牌,是一種無知行為。
因為耍賴天下無敵,如同幼稚話:你想的大家都想過了、
這麼行你就不會在這 ‧‧‧‧‧‧ 諸多。

我反問難道這樣思想就該被壓抑,學術就無用?
那大家不要思考了,拿槍去搞政權;讀四書五經赴京趕考,
如同萬用卡,坐啥位置只要四書五經,就能治國了 !

貿易之所以好,拿一句簡單譬喻:人潮就是錢潮。
沒有人哪裡來的錢?今天有了人潮,
卻又害怕別人比你更懂消費者的心,
苦心替他們精打細算荷包。到底誰才是替消費者謀福利,
又到底誰才是只出一張嘴,口口聲聲為台灣人,
骨子都是為自己荷包精打細算,賣低廉成本的黑心商品,
不言而喻。

『不買國貨是混蛋。』講出這句話的人,請回憶當年吧。

當年,裕隆難道不是政府扶持對象,那些年,
對台灣消費者是美夢還是噩夢?據我所知,
好像很重商且主導強迫購買,但品質,依舊讓人搖頭,有成長嗎?
如果有,就不會誕生後面的車商了。

拋開意識形態,很難我知道。但貿易的好,又可以用一句話:
雖是大陸,但他們東西賣給你,假設替你省下十元,請記得要乘上兩千三百萬的投資與消費。

台灣一年GDP算四千億美元好了,日積月累,想必成長也很驚人。
台灣市場其實都在轉型,這點從服務業成長就能看出來,
快符合教科書的完全競爭市場,價格幾乎都殺紅眼,
薄利多銷到極致,所以之前才有報告說:『服務經常性薪資下滑。』

那要繼續窩在台灣嗎?不是說台灣怎樣又怎樣,但們心問自己,
有一個那麼龐大的市場,機會就在那。永遠拿大陸經濟、後門、
縮銀根,那我們就真的繼續悶經濟好了。

我不欣賞目前就任台灣總統;也不喜歡管仲X老一套的劍橋凱氏派,但亂槍打鳥做對一件事,只要落實,我還是給掌聲。

經濟學可不是只有亞當斯密,中國也有一個司馬遷: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經濟學是錯的、是歐洲人的玩意,井底之蛙。
未來貿易怎樣,沒人說的準,說不定中國邪惡起來。
但繼續閉門造車,下一個失落就換我們。

ecm
Guest
ecm

基本上贊同 fox 兄這第二篇的論述,僅就 “…對台灣的獲利與貢獻” 提出看法:

除了元毓兄所列舉的,相關產業所創造出來的效益與稅收之外。如 fox 兄自己所言,台灣的國民免費或低價的、每分每秒享用著他們提供的服務。既然如此,這不就是最大的實質貢獻? 自由競爭的好處就在這裡。

若以行政手段,干預這幾些全球化的網路公司:

(1) 不得來台設點,難道要我們被迫使用本土自製的搜尋引擎? 當然本土自製並非一定就比較遜色,但消費者選擇的自由在哪裡? 而如果本土自製真的比較遜色,為什麼不准許國民用洋貨?

(2) 或者雖可以設點,但限制頗多,例如不准許 Google 出現某些政府官員不喜歡的字眼,那損害的是誰的利益?

ecm
Guest
ecm

即使別人不開放,而我們開放,對我們還是有利的,詳細邏輯可參考這篇:

http://mypaper.pchome.com.tw/wisereading/post/1324992555

總歸一句,封閉的往往會輸給開放的。道理不難理解,問問你自己,你希望自己的(不侵害他人的)自由選擇被限縮嗎? 如果一個地方這不准那不准,你會想去嗎?

當然還有元毓兄的上篇: http://yuyulaw.info/?p=1416

ecm
Guest
ecm

補充:

即使別人不開放,而我們開放,對我們還是有利的 ==> 甚至更有利。假設大陸內部永遠不開放、永遠限制多多,但卻開放他們的企業可以到開放的台灣設點,那遲早最有競爭力的大陸企業都會跑到台灣且留在台灣。為台灣貢獻就業機會、貢獻稅收、提供更多我們願意購買的產品與服務。企業移民就跟個人移民的道理一樣。

口都口都
Guest
口都口都

我想顏老師比較從政治立場去看待這件事情拉。 若真的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可能就不必審了,根本不用屬到人民權利、基本國策、增修條文和兩個人權公約,………憲法第四條…….就……….. 相煎何太急呢?

其實這次貿易服務協定,對台灣方面,從經濟和貿易角度來看,是很正面的。 官員也都很努力,雙方面都有無法觸碰的「底線」。

對於台灣來說,對岸進來的規模和家數比較採用總量控管的方式,這方面,對岸也很給面子,知道台灣市場小,吃不下,儘管不符合國際規範,也都挺。 (台灣進去家數無限制,大陸進來有。)

大陸方面的紅線,自然就是民主的問題,台灣的網站還是得封鎖,但允許台灣資訊業到那邊,這個是對方的紅線,我方尊重也還算有理啦。

其實WTO已經有非常標準的經濟動態模型去解決所謂的成本效益分析的問題,只是這個模型對於台灣和大陸地區的數據有很嚴重的失真,因為過去兩岸貿易有太多的政治因素,而未被納入統計數據當中,因此中經院跑出來的估算,看起來是對台灣整體的GDP和就業人口沒有太多的幫助。

但是,從經濟學的角度,是期盼透過這樣的開放,是能夠帶來更多的競爭,進而提升台灣產業界的水準,原則上面,所開放的產業,(印刷業除外),大多是台灣有競爭優勢的。 台灣理髮服務可是在對岸做得很強,大陸來的連鎖理髮,你會去嗎?? 就算大陸公司來這邊入股曼都,聘用的也還是台灣勞工啊? 大陸勞工是沒有辦法進來的唷!

台灣好的出版業都想去大陸,但是台灣印刷業堅持不肯,確實對岸在這方是因為有言論管制,而不太願意開放,但台灣印刷業真正抗議的原因是……….台灣商業司大概只有發出2000多家印刷業著的營利事業登記證……..台灣影印店保守估計是超過7000家………從一個誠實納稅人的角度,我只能夠說,我感到很憤怒。

政府有準備好輔導,貸款也都準備好,但如果台灣的中小企業是連一張營利事業登記證都沒有,哀,官員也難為啊!

元毓
Guest

1.顏厥安明明白白是在談法律審查的問題,是憲法層次的東西。

他法學邏輯出了問題,我點出來,如此而已。

2. WTO所謂的經濟動態模型,看看就好,對經濟解釋來說意義不大。

3. 如果你開一家影印店,員工就你自己跟你太太二人,結果還要去申請營利事業登記證,還得繳一堆莫名其妙的稅、規費,被迫加入公會繳會費,平時還要被稽查一堆有的沒有的項目,稽查員往往暗示你該繳的「特殊費用」沒繳,另一方面還得找會計師幫你記帳,行情價是14個月記帳費(其中一個月也是「特殊費用」)。

我想你才知道什麼叫「憤怒」。

L. M. Lee
Guest
L. M. Lee

那如果別有企圖的大陸資本口袋夠深,不惜賠錢來把你的本土企業全部整死,再壟斷,進一步以商業力量干政,您也認為有利?

元毓
Guest

光從這句就知道你的經濟學程度很差,建議從大一課本開始好好用功,然後多觀察真實世界吧。

真實世界從來不存在用掠奪性定價逼倒競爭對手,取得壟斷之後然後漲價享受利潤的。從來沒有。學者所謂的例子,都不過是想像出來的居多。

更甭提商業力量干政;商業力量要干政,壓根就不需要賠錢取得壟斷,只要賄賂就好。看來你連怎麼買個政客來發聲都不懂。

L. M. Lee
Guest
L. M. Lee

什麼樣的情況會惱羞成怒來罵人呢? 向來只有無知、無理且無禮的人。

AntiIdiotBallan
Guest

還好台灣脫離四小龍
2014/02/20 王大師論壇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56039889

AntiIdiotBallan
Guest
AntiIdiotBallan

江春男(司馬文武)在蘋果日報說過,反ECFA行動必敗的原因:[反ECFA的理由除了政治因素之外,全部適用於FTA身上。]

一堆無知
Guest
一堆無知

反對服貿的人就是太無知 就算你把服貿打回票 照你們說的 中國就是要統戰 那你覺得服貿打回票中國他會放過你嘛? 會讓你好過嗎? 美國會幫你嘛? 日本 韓國 菲律賓? 誰幫你? 中國現在各行各業的技術早就超越台灣了 你拿什麼跟人家鬥? 內需市場小 技術落後 又愛俏屁股自以為是 整天內鬥虛耗 沒關係繼續 反正最後大家一起死

SayNotoIdiotBall
Guest
SayNotoIdiotBall

昨晚《公視主題之夜》播出的美國紀錄片《誰在餵我們新聞?》(Shadows of Liberty),一定會被反旺中的人拿來吹捧。

AntiIdiotBallan
Guest
AntiIdiotBallan

自由貿易對誰好?
2014年3月28日星期五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8.html

AntiIdiotBallan
Guest
AntiIdiotBallan

自由體系最好的防禦是什麼?——答彭明輝老師
2014年4月4日 陳穎青(老貓)
http://www.contnt.net/2014/04/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