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一例一休修法的看法

簡單說,新政府搞的東西根本就是 over micro-management,嚴重干涉人民彼此之間的產權使用自由,不單是侵害資方,其實也侵害了勞方對於自身工作權的使用自由 — 想要加班都沒得加。
這在經濟學上會有什麼後果?其實推論很簡單,都是經濟學實證關於「價格管制」的老生常談。我直接說後果吧:強行推動此法,並且嚴格勞動檢查執行 —

1. 邊際勞工失業率必定上升

2. 邊際企業倒閉率必定上升

3. 許多企業會選擇假日不提供服務甚或營運日期減少

4. 勞工轉職困難度大增,失業勞工尋覓新工作日數增加

5. 平均年終獎金將下降

6. 全面性物價上漲

7. 早年找工作需要保人的類似制度可能死灰復燃

8. 新鮮人畢業後失業率與失業時間都會增加

而從張五常的價格管制理論推演,未來表面一套出勤記錄,私底下另一套絕對會是常態,因為政府強迫人民作假違法。賄賂勞動檢查員的景象也會出現。

法規禁止了契約安排應有的彈性,企業裁員甚至不告而別的惡意倒閉比率也會大增;邊際租值的微型企業(如攤販)也將更長時間維持老闆/老闆娘獨自一人勉力經營的局面,難以徵員擴大。而微型企業夫婦一方如身體有恙或任何意外發生,全家燒炭自殺的比率也會提高。

換句話說,國內微型企業要像當年Apple一樣重寫車庫傳奇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國內制定勞動法規的蠢蛋,根本昧於現實。美國最有活力的矽谷地區工作時數高得驚人!且多數中小型公司,在員工全是股東的階段幾乎沒有加班費可言。許多知名小吃攤在草創初期夫婦倆沒日沒夜工作,何來加班費之有?沒有租值的企業要從無到有,這種契約彈性必須存在,早年沒有加班費制度,員工分紅(也就是年終獎金)與勞動市場競爭自然會解決工時過長問題 — 今年員工特別辛苦且公司獲利也好,則年終獎金會有一定比例增加;如老闆昧於市場競爭不加分紅,來年員工很快就求去另尋高就,老闆自己孤掌難鳴。如果法規禁止這種彈性安排,那同時也就禁止掉新興品牌與新興事業出現的可能性。

還有,當過老闆或部門管理者都知道,員工請進門不是馬上就有工作能力;根據員工能力與職位調性不同,有些工作新進員工入門前三個月甚至到一年都是沒有生產力,甚至還要犧牲既有員工的生產力來教育訓練。也就是說,勞動成本從來就不僅僅是帳面上看得到的薪資、勞健保費與退休金。老闆買員工勞動力,從來就不是買工時而是要買生產力;那是因為現今生產環節複雜化,生產力難以量化計算,才會委託到「時間」這個雙方較無爭議的計量單位。一旦工時計量上本應存在的安排彈性與價格彈性都被取消,則雇主很容易得出「增加工時帶來的邊際產出低於邊際成本」之結果,理性經濟人當然就會減少加班乃至於減少徵員,最後,就是減少企業的投資。

推到盡,新的一例一休真正受益的反而是高租值的大企業,因為一者他們負擔得起,二者未來會有更多失業者供他們挑選。邊際勞工與企業受傷會最重,台灣經濟將失去1970年代的活力。
再加上這個政府還強力取締Uber這種讓亟需彈性工作收入的管道,邊際勞工將更沒有明天。

經濟學家出身的林全,難道不曉得這種全面性的價格管制(勞務價格)本身會帶來災難性後果嗎?如果他不曉得,那他經濟學白學了;如果知曉還去推行,那是何居心我真的難以理解,莫非阿共仔派來消滅台灣政權的正是現在高坐台上?

過去我在本blog說過多次我對台灣經濟悲觀,此次一例一休走向,讓我從悲觀轉為近乎絕望。在全球競爭越趨激烈的環境下,台灣竟然選擇這種上戰場前自己就先剖腹的策略,一個蠢字怎了。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