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why eating healthy is so hard

台灣西醫學界透過政治力量壟斷一般人對於醫療與健康的言論自由。

最明顯的特徵就是:什麼小症狀都要你去諮詢醫師;什麼東西可不可以吃都要你去諮詢醫師。

沒有醫師執照的一般人在公開場合、網路,竟然不可以隨意自由地討論各種醫療經驗或想法,否則可能被台灣政府追究法律責任。

但這些西醫真的知道正確答案嗎?…..其實未必。

過去西醫長時間宣稱「闌尾(盲腸)」是無用器官,是人類演化下的無用遺跡。一點發炎就要割闌尾,甚至有些人沒有發炎也在手術時被「順便割掉」。

新研究發現闌尾與免疫力有關,被割去闌尾的人腸炎發作率多出4倍。而食物中毒腹瀉後,腸道清空,有闌尾者腸內益生菌恢復速度也高於無闌尾者。

過去西醫長時間宣稱膽固醇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元兇,一堆食物變成不可吃的毒物;最近新的研究又發現人類身體原來會調節,吃進去多少與體內濃度並沒有正相關。

儀器看起來很fancy並不表示西醫比較科學,同時也不代表西醫已經是找到最終答案的終極科學權威。

在內科領域,我認為中醫很多時候是非常科學的。

例如我使用清熱洩下的藥物給正常人使用,我可以預期實驗對象會拉到虛脫,在右手關尺位的脈相會從平脈轉為虛、沉、緩甚至蔥的脈相,這都是實驗對象被我搞到虛掉的脈相。

同理,一個長期嚴重便秘者,同位置脈向有結、代、滑、洪甚至帶點黏脈時,施以一樣的藥物可以讓糞便清出,脈相也會轉為健康的平脈。

簡言之,以光譜來看,長年嚴重便秘是最左邊,腸胃虛脫是最右邊。左邊者用清熱洩下甚至強力攻下之藥物把你拉到中間;右邊者施以補藥拉到中間,都是讓你恢復健康的中醫邏輯。(這邊也告訴讀者,補藥別亂吃,沒那個脈相與症候就別吃那個藥;如果你已經在左邊,再吃補藥可能是死路一條。)

這完全是符合現代科學方法論 — 可被證否的理論,實驗之後未被證否,則具備解釋力與預測力。侷限條件相同時,重複實驗可得一樣結果。

中醫認為脈相六部均平是一種健康狀態,各種藥物作用在身體可以讓不同部分的脈相往不同方向轉變。藥物的性味與歸經就是這樣長時間經驗科學方式地累積:某種藥物施用後,六部脈相的變化佐以病人實際的症狀轉變、感受,再搭配氣色觀察、經絡穴位觸診與舌診,其實中醫的科學性與可實驗性是非常高的。

再舉一例:我兩個小孩都是太太懷孕約1個月左右,就透過把脈知道性別。西醫就我所知還無法這麼早知道性別。這不是什麼魔術,純粹就是懂脈診原理與家傳經驗法則去判斷而已,跟上述簡易脈相原理是一樣的。很多老中醫師都會,而且準確率不低。

說多了,我想強調的並非西醫無能或不好,而是西醫跟中醫一樣,都是發展中的學問。

人體非常複雜,中西醫均有可取之處,對病人而言重點僅在於恢復與維持健康。過度迷信其中一種都並非正確的科學觀。

但最糟糕的,是政府箝制人民言論自由,搞成只有少數人可以討論或宣稱某種答案,這跟黑暗時代的天主教教廷有何兩樣?

事實上還更糟,因為根據考證,天主教教廷對言論自由箝制還不如想像,多半你只要宣稱「這是我個人臆測的一種想法」同時「不要挑戰上帝的權威」,其實黑暗時代散佈日心說並非是會被入罪的行為。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