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值得關注的「資訊費用」實驗

為什麼看起來有錢的人比看起來很窮的人更容易要到施捨呢?

如果先把價值判斷放進來:「喔!你看社會勢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啊!」那就錯了,也不是學習的正確態度。

我們應該思考的是在素昧平生前提下,僅靠有限的資訊費用 — 如衣著、裝飾、配備… — 人們會如何做決定?

很顯然都市居民在生活經驗引導下,傾向認為已經很有錢的人詐騙小錢機率低;而看似遊民者機率高,甚至詐騙背後還可能有同夥順勢跳出來搶劫的可能(美國那種路邊裝可憐問路,實則同夥持槍搶車強姦者案例均有報導可查)。

我還記得有一年冬天我在Berkeley某家加油站加油時,有個遊民過來跟我閒聊幾句,無非是聊聊天氣、聊聊手上咖啡好不好之類的屁話,這個心情很好的遊民就走了。可是我車上的白人同學一臉蒼白地嚇壞了,還質問我為什麼跟這種人講話。

經濟學的需求理論在此發揮很大的解釋力:

一般人看到已經很有錢的人來要點小錢,施予者很容易認為施予成本很低,至少自己人身安全沒有問題,還能滿足自己的善心(也容易推測對方需要幫助的真實性比較高)。

看到疑似遊民者來要點小錢,施予者則容易從過去累積的知識經驗中,主觀認定施予成本很高:恐怕是來騙的、搞不好還要搶、搶錢不夠還要搶青春肉體…。比方說我是宮廟旁傳統市場長大的小孩,宮廟前哪些職業乞丐其實家裡是開賓士、住別墅的,瞭如指掌,在我知悉此訊息前提下,要我施捨給他們的機率是零。

已經是遊民者,則可能:a.比一般人更熟悉與有能力判斷乞討者的真實成分高低,以及b. 相較一般人,可失去的成本較低(或許主觀認為nothing to loose),而在行為上更願意幫助。

從這影片可以學到很多:

1. 資訊成本對人類行為的影響。

2. 人類行為成本都是主觀的,所以請讀者回想我寫的「經濟學基礎第四講」中討論理性行為,我強調 — 經濟學來看,人類所有行為都是理性行為,只要符合需求曲線向右下傾斜者均是理性。但是理性行為不保證是「決策正確」。人會因為資訊成本的因素而做出錯誤判斷,但依然是理性行為,只是基於錯誤資訊而決策。

所以看到號稱經濟學大師在宣揚「不理性經濟學」之類的東西時,這些所謂的大師(其中包含諾貝爾獎得主)其實經濟學基本功都沒學好。如果經濟學理論上同時存在可能理性、可能不理性,則整門學問就失去科學解釋力,不學也罷。

之所以歸咎「不理性」,通常只是因為所謂的大師對於真實世界侷限條件、資訊成本「不懂又不肯承認」罷了。

3. 正因為成本均是主觀,所以經濟學上我們只能從人類客觀行為來回推其主觀成本為多少。簡單說,就是從一個人願意放棄多少代價去追求某樣事物,回推至少他主觀認為該事物帶來的主觀享受利益要大於或等於其放棄代價,他才會做出這樣的決策。

4. 詐騙行為資訊會被傳遞、學習,例如拒絕施捨遊民上,雖然可能該乞討者真的需要幫助,但一般人基於過去經驗與保護自己的考量,依然選擇拒絕。

5. 這也解釋為什麼高等一點的詐騙,施騙者本身都要裝得很有錢(出入名車、身著名牌、旁邊再跟兩個正妹秘書),或是裝得很有人望(蓋富麗堂皇的大寺廟,眾多弟子參拜跪倒),或是裝得很有關係(不斷炫耀自己跟誰誰誰很熟,一通電話就能解決多少問題…blah blah)方能卸下被騙者的主觀成本。

綜合4、5二點也解釋了詐術為什麼要不斷推陳出新。

因此,看到金融市場上很多人中了龐氏騙局,不要傻傻地道德批判:「人就是不理性或人就是貪心。」換成你表現可能也不會好到哪去。

正確地看,應該是去研究新的騙術是怎樣成功降低受騙者的資訊費用與主觀成本,然後自己學起來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