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 Why America Needs Tax Reform

美國小布希總統的首席經濟顧問,現為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院長投稿的好文章「Why America Needs Tax Reform」,值得一讀。

兩個重點我特別標出來:

1. 全球化經濟競爭下,對大企業的資本競爭已經是一個跨國的現狀,政府不可能關起門來自己想要怎麼課稅就亂課,而完全不考慮資本被嚇跑或過門不入的問題。

美國的企業所得稅是OECD國家中最高,如此制度是蠢到死,不改不行。

2. 多數對企業課的重稅,事實上並非由資本家承擔,而是會轉移到勞工身上 — 轉移形式包括:減少升遷與加薪機率、減少生產或辦公設備的更新與改進、減少各種投資機會從而減少勞工收入增加之機會。

我要再強調一次機會成本觀念。課稅是用政府暴力將財產從某些人手上移轉到政府上。

稅金非常至關緊要的機會成本在於:

1. 依照私有產權制度,原本在私人手上的既有資產無論是投資、保存甚至消費,都會在自由市場經濟下得到效率最大化。

政府暴力奪取移轉財產,則這筆財產就失去了原本可以得到最佳化使用的機會。

2. 政府本身效率是否高過私人的使用效率?如果是,那勉強可以合理化暴力奪取這件事。

可偏偏政府效率低得離譜,這變成這筆財產不到失去原本最佳化使用的機會,而被強迫用在低效率的用途上。

特別強調政府即便用稅金從事社會福利工作,其效率也是遠低於私人慈善團體,而其可被貪汙的空間卻是確定的。

也就是說,那些主張對富人課重稅者,往往經濟感受或邏輯是非常差勁的。這些笨蛋甚至不知道課重稅後的經濟效果是什麼,才會蠢到以為重稅可以保護窮人。

我更相信,某些主張重稅的政客,只是在幫自己製造更多貪汙機會而已。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