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真是世界級環境污染大悲劇

華爾街日報報導:「The World’s Next Environmental Disaster」

摘要如下:

1. 1988年印度恆河每100ml有大腸桿菌數12250,現在超過2千2百萬!大腸桿菌數超過500的水連洗澡都有危險性,而美國Vermont州的河水大腸桿菌數是235。

2. 中國雖然工業化、富裕化過程中一樣出現污染問題,但有錢之後努力對付污染成效頗佳,印度卻是才剛剛開始工業化就已經污染嚴重。

3. 445條河流中有275條高度污染。因為喝到污染河水而腹瀉致死是印度第四大死亡因素,人數遠超過中國因污染而死的人口。

4. 事實上WHO列名的世界二十大骯髒河流,印度就佔了一半,名居榜首!

5. 印度每天污水量超過160億加崙,62%未經處理直接進入河流。1993年起,印度政府在日本政府的技術援助下,20年內蓋了35座污水處理廠。但光德里一天就製造10億加崙污水,這些污水處理廠只能應付一半的量。加上污水廠員工能力不足,無法讓污水設備發揮最大效用。更荒謬的是因為「缺電」,這些污水處理廠很常被迫停擺(目光不禁瞄向蔡英文又要非核又要減碳的脫離現實之能源政策)。

6. 每千人擁有汽車數量來看,美國821輛、中國118輛、印度22輛。但印度空氣污染程度卻比中國嚴重。因為印度政府希望讓有更多製造業來改善經濟發展,這些新興各種製造業處理污染能力遠不如中國,再加上印度以燃煤火力發電廠為主要電力來源。即便如此,印度政府仍堅稱其經濟成長政策不會對環境帶來任何影響。

7. 部分印度教派還要求信徒每年都喝恆河水來取得保佑,結果就是年年出事出人命。迷信害死人。還有因信仰不斷地把亡者或動物的骨灰、屍體倒入恆河,污染情形更難以改善。

8. 因為恆河水太髒太優養化,裡頭小魚死光光,造成孓孓沒天敵,這兩年夏天泰姬瑪哈地區蚊子數量高達數千萬。

9. 中央管不動地方地方政府,各自為政下不能合作治水。甚至連最高法院關於河水污染的判決與命令,地方與中央政府20年來也都不理不睬。

印度實在是民主國家的一個清新脫俗之範例,讓我們知道民主制度下的政府效率可以差到怎樣的境界,也代表交易費用可以怎樣被人為墊高。

例如過去我曾記錄過:

從Kheri Shikohpur到New Deli約273公里的距離,約略等於台灣的基隆港到嘉義市,在台灣貨運大概一上午就能送到,而在印度得花上多久?
首先,從Kheri Shikohpur到國有集貨市場約8公里,得花上45分鐘;上了高速公路,約225公里,得花上7小時;下高速公路到另一個集貨市場,32公里要90分鐘;從集貨市場到零售商,8公里得20分鐘。總共約9.5小時。
而更恐怖的,在於印度冷凍貨運車數量很少,相關技工、機械供應不足,造成這200多公里路程多半是用無冷藏設施的貨車運輸。搭配印度奇熱的氣候,蔬果運輸損耗率高達3成,而在美國一批蔬果從西岸送到東岸2800多公里路程,損耗率也僅在1~2%之間,所費時間約略42~45小時。
根據研究,美國貨車跑了800公里所用的時間,印度貨車只能跑300公里。

印度其實是由28個小國組成的國家,各省自成一格,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許多地區治安其差,當地的農民閒時順便當土匪,拿些土製武器攔路搶劫,根據WSJ記者報導,索取過路費的匪徒甚至還開收據給受害人報帳用。
運輸消耗率、過路費、官員索賄以及行政壟斷的中間商,印度農產品產地價與零售價價差高達6~7倍!這都是交易費用過高使然。以台灣蔬果為例,2011年綠蘆筍產地價平均每公斤78.07元,批發價116.1元(但相較於前幾年,該年產量減少),但同年綠竹筍產地價每公斤60.38元,批發價59.1元(因產量增加,批發商就此品項可能是虧損的)。

司法制度也是低效、無能到一個極致: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這麼簡單的案子進入印度法院排隊,幾十年過去排到原被告都雙雙撒手人寰,連承審法官也過世了,才要第一次開庭!
甚至有笑話云:在印度某案開庭審理時期,被告律師要求請假因為家裡有小孩出生。法官允許,還恭喜律師當了新手爸爸。爾後該案繼續訴訟審理好幾年,律師又因家裡新生兒要出生又向法官告假。法官雖然允許,但半開玩笑地責備律師不該隔這麼多年才生第二胎;律師提醒法官 — 這次是孫子出生了。

結論:民主真好!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