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宣稱「自己是勞工而沒有議價能力者」的統一回覆

我管理過的外勞都知道跟我爭取休息室電視螢幕大一點、假日可以帶女友回宿舍、生產線排到目前最紅商品以分到多一點生產獎金或得到組長請客機會…即便薪資已經是死豬價的外勞也知道怎麼增加非貨幣收入。

以前工地實習時就知道,建築工地現場工人怎麼擺爛逼業主改變計價規則。也知道不同誘因設計下,泥水師父、水電師父等等一天工作量可以有多大的改變。

更甭提我照顧過智能不足的小朋友們,其中都有人懂得多撒嬌好在達成練習時可以多拿一些餅乾糖果。

連過去鄉下世代為乞丐的家族,都知道學、編各種乞丐調、假身世甚至裝殘障來讓主人家/路人多分點食物、零錢。有些乞丐遇到小氣給太少的主兒還會翻臉拒收哩!

以上都是我親身經歷,也都符合經濟學科學原理。

我自己是沒養寵物;但養很多貓狗的鄰居也說某些貓狗特別懂得撒嬌或欺騙,以換取更多食物或關愛。

然後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沒有議價能力?說自己不知道?

在我看來,宣稱自己身為勞工卻沒有議價能力者根本在說謊。除非你承認你連智力只有三四歲小孩的智障朋友甚或畜生都比不上…..而此正是我一貫批評的–低租值勞工通常問題根本出在自己身上,而其中有些人還只會怪天怪地怪父母怪社會怪懷才不遇,就是不懂檢討自己。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