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的代價

「市場」是非常昂貴的一種制度安排,可是許多人卻對這點非常無知,輕易就說出「中間商剝削」、「菜蟲欺壓農民」這種蠢話,還處處流露「輕視仇視商人(特別是通路商)」的嘴臉。

看看這段影片就可知道只是簡單的一個蔬果批發市場,就要涉及多少人力、物力、硬體、軟體設備於其中。


再想想世界上有多少種不同市場在從事各種契約安排(contractual arrangements)!股票市場、IPO市場、農產品期貨市場、金屬期貨市場、貴金屬市場、石油期貨與換約市場、工業產品市場、服務業市場、藥材集散市場….

還有許多商品或服務,並非透過一個大市場,而是透過各種虛擬或實體的微通路、大小型產業展覽甚或許多你意想不到的管道在疏通有無、交易往來。

勞動或僱傭契約不過如此複雜人類活動中的一環,而且因應各種不同需求或侷限條件下,會衍生出各種不同勞動型態。

豈是不知世事的工運蠢蛋或無知學生,單憑一腔熱血理想就可以立法管制管理?你們只見樹不見林,只看到極複雜體系中小小一面的問題,殊不知你的蠢理想去實現,在蝴蝶效應下整個體系會發生怎樣的後果。你之所以看不到,是因為你對世事了解實在太少,經濟感受與邏輯近乎欠缺,偏偏對於自我無謂的理想卻放得太大。

隨手拿起一支原子筆,你可知道筆身、筆蓋背後的塑膠模具開發牽涉到多少技術?牽涉到多少原物料市場?筆尖與油墨的開發歷經多少人力智力的改良?油墨背後牽涉到的化學品、原油提煉、顏色原料礦物開採?甚至顏色本身就是一門專業行業,Pantone就是一家靠色彩維生的公司,許多人對此卻十分無知。這些人甚至不知道,工業品(尤其是跨材質)要追求零色差是多難的事情。我都還沒談塑膠射出機的各種態樣、模具開發使用的CNC機器又如何…

當一個內行人拿起Apple原廠矽膠保護套讚嘆開模技術、極低公差(tolerance)、顏色品味…等等細節時,外行人根本不曉得內涵的種種困難,如:不同材質間的公差(tolerance)克服。題外話一句:這種工業美感,不懂欣賞還真可惜。

Edmund Burke是英國保守主義之父,其主張的保守主義最珍貴的價值在於 — 我們不相信好的制度可以靠一個理想、一個人甚或一個超高智能來創建。換言之,保守主義者均是「反革命」,因為此主義根本不相信革命可以帶來任何好處或解決任何問題。

保守主義相信,最適的制度是從客觀環境的競爭擠壓下,為求生存「演化」出來的。

因此Edmund Burke當年公開反對法國大革命,並著書預言法國革命後果將是一團混亂、生靈塗炭。事實果然印證此保守主義之父的真知灼見。

啦哩拉雜談一堆,重點還是希望讀者看看此影片,理解「市場」有多昂貴。同時也能理解「市場缺席」才是外部性現象的正確解答 — 市場太貴了,所以出現缺席並不是特例。無知學者大驚小怪,有心人利用此點運作政治獲利。

反之,透過政府是否就真的能解決問題,則是另一個層次與值得討論的問題。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