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的政客

華爾街日報:「San Francisco’s Problem Isn’t Robots; It’s the $15 Wage Floor

舊金山的政客們一方面擔心機器人搶走邊際勞工的工作,所以提出「禁止送貨機器人上路」或「欲開徵機器人稅 — 雇主若使用機器人取代人類,要被多課稅」。

但另一方面,卻把最低工資金額調高到每小時$15美元!而經濟學邏輯與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的資料均指出:提高最低工資限制會傷害到邊際勞工的就業,不只是服務業,還特別包括製造業中年紀較大、工作內容技術含量低的職位。

更好笑的是,研究更發現調高最低工資不見得會增加就業,但卻是絕對會增加消費者支出 — 舊金山2014年調高最低工資後,消費者每年多花費$1億美元,但就業狀況並無改善。

經濟分析也告訴我們,調高最低工資會增加邊際企業倒閉率,從而使邊際勞工工作機會更少。實證一樣支持,今年哈佛大學針對舊金山的2014最低工資調高效果研究發現,網路評價中等的餐廳倒閉率隨之增加。

這告訴我們,政客的主張往往是自相矛盾,純為自身選舉利益而呼攏。即便是好心,往往也只會壞事。最低工資看似保障勞工,其實卻是最侵害弱勢族群。而政客卻可以一方面要禁止機器人搶工作,卻又一方面提高雇主使用機器人的誘因。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