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靠經濟邏輯/直覺,掌握關鍵侷限條件後正確判斷來獲利者,跟「靠販賣特定言論維生」者,是兩種層次之人。

2016年底川普當選前,全球分析師或政論一片認定克林頓會上台時,我是少數認定川普才真正當選且其任職美國股市會大漲,根據自身判斷真金白銀壓寶的獲利,已經證明我的眼光正確。

獲利了結的鈔票才是我的心頭好。

販賣言論者才會在乎讀者看得爽不爽。

這是每個價值投資者必備的獨立思考的自信。

說過很多次:「真理不是靠投票投出來的。」此外,「言論自由前提是要有經濟獨立!」寄人籬下者沒資格談言論自由,這也是多數學者最大的侷限。

順便回覆某些拼命來信宣揚錯誤法律邏輯的所謂法律人:

以為考過國考、律師考就算懂法律,是天真又愚蠢的想法。你不過是「還算會背書」罷了,離思考能力還遠得很。

我還在政大時就已經跟同儕宣揚:「當今世界,同時掌握財經能力與法律知識,再佐以基礎工程認識,才是經濟獨立的重要武器。」我從交通大學休學,花兩個月準備轉學考入政大法律正是基於這樣的想法。

而為了國考學法律之人,與我這種為了投資念法律系之人最大差異在於:當你還在背各種學閥的可笑學說之時,我在大三就靠正確的法律判斷在股票市場獲利高歌了。

當你現在勉強考過律師而苦哈哈地巴結各種客戶,言不及義且自尊踐踏時,我30多歲已經半退休數年,每天睡到自然醒地享受帶小孩的天倫之樂。

我說過:法律人往往號稱大軍其實只有小貓兩三隻。此次拔管事件最為明顯。

而一堆可笑的法律人在枝微末節處斤斤計較時,我這類人早就往他處狩獵收割去。

BTW,這群呆頭法律人真可笑,殊不知我可能是潛在客戶,還跟我大小聲。所謂「生意仔難生」,果然屬實。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