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補貼與太陽能產業

我一直主張,最沒有存在價值的產業,就是那種靠政府補貼才能存活的產業。

靠政府補助才能生存,本身代表違背比較優勢定律,將發生以下狀況:

1. 政府用稅金去補貼競爭劣勢企業,是一種資源浪費。

2. 政府的補貼優惠必然是從優勢產業課稅,然後移轉給競爭弱勢但尋租強勢的產業。以產業來看,將會減損優勢產業的生產意願(特別是搭配累進式稅制),加強整體社會環境的尋租氣氛;從整體來看,則是嚴重資源扭曲 — 強兵猛將拿不到資源,搖尾且與政客沆瀣一氣者反倒致富。

3. 被補貼者為了繼續獲得補貼,將發生競爭規則轉變 — 從原本應該以「物美價廉者勝出」的市場競爭,轉為「誰最能爭取政府補貼」的尋租行為。

鼓勵尋租對整體社會大不利。社會競爭規則轉變,邊際上最容易觀察到的現象就是學生不讀書搞起社運、當起政黨走狗。某些無知教授稱之「進步」,其實是大退步。

為何是退步?很簡單,把學生運動推到盡頭,不就是當年的紅衛兵?試問紅衛兵的行為除了破壞、私刑虐待與殺人之外,有任何建設性可言?然而紅衛兵中一樣有此遊戲規則下勝出而享受租值者,例如被改名的「宋要武」。

回頭看此新聞,太陽能發電產業在多數國家都必須靠政府補貼方得生存,這本身已經說明「光伏太陽能在多數場景下均是個經濟效率很差的發電方式」。而政府補貼並不會永遠存在,因為一者,再有錢的政府也禁不起擴大補貼(我們看到西班牙、日本政府都已經受不了而刪減補貼);二者,太陽能只是風口上的流行政治議題,當選票不再親賴此議題,政客說變就變。

三者,曾經談過,光伏太陽能發電的全球關鍵專利並不多(特別與無線通訊相比),其中相當比例都已經過了20年保護期。這表示太陽能的生產進入門檻並不高,壟斷利益當然貧乏得可憐。希冀在此產業的獲得超越市場報酬的唯一可能,就是有門路可以長期獲得政府補助,然而”補助”的侷限條件又如前述二點所拘束。

因此站在投資角度上,我始終未曾投資任何太陽能項目。

光伏新政冲击波:突然踩下急刹车,背后有何隐情?

quote:”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究其原因,其背后无疑是光伏装机规模扩大的同时,诺大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与日俱增,国家财政实属难以承受。根据财政部统计,截至2017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达到1000亿元。”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