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ational Optimist】一書第三章「The feeding of nine billion」摘要。

我一直很喜歡Matt Ridley的書,這位作者是經濟學人雜誌中科學欄目的主筆之一,也是英國國會議員,更是多本上榜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

以下是第三章書摘,有許多有趣的事實,以及作者認為有機農業與環保團體怎樣殘害世界、踐踏環保,值得一看:

…..

Capital and Metal

1. 公元前2300年左右,位於現今奧地利境內,考古發現有一群定居者並非從事農業,而是專門從事採集銅礦並煉製為銅器。在這個寒冷的山谷,必然是因為這群人發現煉銅的好處大過遊獵或農耕,這也必然表示有一個足夠的交易系統讓這群人可以一代代地無需從事覓食、紡織活動就能取得生活所需的食物與衣物。

2. 有趣的是,考古研究也發現多數礦產地區的人並不富裕,Cornish tin, Peruvian Silver, Welsh coal, Danube Plain Mitterberg copper.

3. 這些古人製作的銅器,以各種形式遍及歐洲,後來甚至被分解當做貨幣使用,成為「銅幣」的前身。

4. 一般人都嚴重低估新石器時代人類貿易頻繁程度。研究認為古代人約莫消費其自身產出的1/3~2/3,剩餘則用於交易。馬拉威或莫三比克的貧窮村落裡,很少人是專業分工,多數人消費自身大部分產出。意味著:越是自給自足,事實上越貧窮!

5. 暴力謀殺事件在早年農業社會時常發生,冰人Oetzi就是被殺,而他身上的血液分析也發現還有其他四人的血液。現今德國境內的Talheim也有考古發現一個存在於4900BC的村落34口人被屠殺,全是男性,顯見該村落的女性應該是被當做戰利品擄走。

聖經也記載摩西與Midianites戰鬥勝利並屠殺所有男性之後,摩西要求眾人作事有始有終,好好地強暴敵方處女完美ending。

探險家Samuel Champlain與印第安部落1609年一起生活時,記錄部落之間戰爭時,其部落如何對付人質:從黃昏起不斷用燒紅的木棒在人質身上烙印直至天明,然後根據印第安傳統,天明才可以放血並清空內臟,然後好好地吃掉這個人質。

The fertiliser revolution

1. 1830年代,歐洲人在南美與南非海岸區發現鳥糞島,這些陳年鳥糞恰恰是非常優秀的肥料,19世紀年產80萬頓!可當這些鳥糞島被開採殆盡後,人心惶惶;偏偏此刻又發現南美洲安地斯山區也有這種鳥糞礦產(事後地質學家證明這些礦產其實也是過去的鳥糞島,只是因為造山運動而跑到山區)。1898年,馬爾薩斯人口論的百周年紀念前,鳥糞礦產又面臨挖掘殆盡的可能,當時的英國化學家Sir William Crooks提出警告:「… all civilisations stand in deadly peril of not having enough to eat, and unless nitrogen could be chemically ‘fixed’ from the air by some scientific process, the great Caucasian race will cease to be foremost in the world, and will be squeezed out of existence by races to whom wheaten bread is not the staff of life.」

2. 15年後,Fritz Hhaber and Carl Bosch發明了從蒸汽、甲烷與空氣製造氮肥的方法,實現Crroks本以為不可能的任務。如今一般人身上超過一半的氮原子都是從這類阿摩尼亞工廠而來。

3. 另一個重大侷限條件變化是:內燃機發明
過去歐洲以馬為主要動力來源,1915年美國馬匹數量高達2100萬頭,全國1/3農地產出都用來餵養馬匹。因此當機器取代馬匹,也等同美國農地1/3得到釋放,可轉用來餵養人類或是畜牧。農產價格崩盤是可以想見。

同時,內燃機讓離港口、鐵路較遠的土地產出也能低成本地運到交通幹道,使得這些土地租值增加,產出得以進入市場,但也因此壓低農產品價格。1920年代,美國有超過300萬英畝的未開發土地。這些土地距離鐵路超過80英哩,馬車需要5天才能運到,昂貴的馬車運輸費用將使得農作價格必須增加30%方能損平。石化燃料與內燃機大幅降低運輸費用,不但更多土地從無用變有用,且農產品價格可再降低。

Borlaug’s genes

1. 1943~1960年代,印度發生饑荒。恰好1952年美國農業學家Norman Borlaug等人發現一種短桿小麥,可吸收更多肥料並產出傳統小麥的三倍。

Borlaug從1963年到1966年不斷努力希望在印度推廣這種小麥以拯救印度饑荒難民。可是印度政客卻是最大障礙!印度的研究人員故意給予不足的肥料,造成產量不如預期然後宣稱美國科學家只是騙子。海關以過度的殺菌程序殺死了一半的種子。印度各省壟斷種子的廠商不斷政治遊說反對使用該批種子,甚至到處放話欺騙民眾宣稱該批種子會帶來瘟疫。

印度政府刻意拒絕增加該批種子所需的肥料進口量,對外宣稱是為了扶植國內肥料廠以達自給自足目標。

即便面對如此多困難,該批短桿小麥還是在印度、巴基斯坦大量栽種,並於1968年有驚人產出,二國甚至沒有足夠的人手、運輸設備與榖倉來應付這超大量產出!某些城鎮甚至得用學校建築物來儲存多餘的小麥。

知名環保份子Paul Ehrlich在該年三月出版「The Population Bomb」宣稱印度永遠不可能產出足夠糧食餵養自身人口。可笑的是,該環保份子的預測在該年就被打臉,連印刷油墨都還未乾哩。

1974年,印度甚至成為小麥出口國!

1970年,Borlaug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1900年到今天,全球人口增長400%,耕地增加30%,平均產量增加400%而總糧食產出增加600%。

Intensive farming saves nature

1. 2005年全球每英畝農地產出是1968年的2倍(年複合成長率1.89%);反之,如果單位土地產出沒有增加,則全球60億人口需要79億英畝土地(而非現在的37億英畝)來生產糧食,也可以說需要額外一個南美洲大陸(扣掉智利)。

2. 今日人類只在地球表面土地的38%耕耘,若單位產出僅有1961年水平,則需要使用82%土地方可供養今日人口。

其關鍵在於「intensification」,密集種植增加產出,讓熱帶雨林中有20億英畝土地被農夫放棄耕作,而重新成為雨林。

3. 常有論調宣稱「生態系統已經因為人類而崩壞」,但事實上人類只消費了地表植物產出的23%。

4. 現代高生產力的農業,事實上不僅僅讓馬爾薩斯會繼續錯下去,也真真正正地保護了稀有野生動物–人類無需也無誘因去開發更多土地。

5. 經濟學家Colin Clark推測地球表面足以養活350億人口(以光合作用的極限值推估);我們根本不需推廣素食,人類食物供給也一樣綽綽有餘。

6. 全球70%的人類用水都用在農作上。但目前農作用水其實相當浪費,超高比例都是蒸發而非真正用於灌溉,不過隨著drip irrigation技術發展,這個現象正快速改進中。作者認為農業用水的浪費,其實反應的是水價過低。
(這是相當準確的經濟感受,台灣一堆高學歷理盲還不見得具備如此正確的經濟分析直覺)

7. 上述的糧食生產增加,一部分來自於技術,但更大部分來自於全球市場專業分工。鼓吹在地生產消費是非常愚蠢的主張,這群人只看到運輸費用,卻完全沒看到專業分工、充分利用各地不同之比較優勢帶來的利益有多龐大。再說,為何以國家為單位?為何不以星球為單位,以整個地球來看始終是自給自足啊。

也如同前面敘述,自由市場下的專業分工,反而保障了更大面積的大自然與動植物。換言之,讓市場自行運作,我們的子孫不但會吃得更好更享受,還有更多大自然。

8. 遠古人類採集狩獵時期,平均每人需要數千甚至上萬公頃的土地產出才能得溫飽;而如今現代人只需要0.1公頃土地產出,就足以享受今日食衣住行育樂等各方面需求。人類生產力之進步驚人之外,也駁倒一堆環保夢想家的「今不如古」之愚蠢論點。

Organic’s wrong call

1. 有機農業是最糟糕的想法 — 一者是故意用更無效率的方式來生產作物,結果將使全球有更多人挨餓;二者則是此無效率生產必將被迫使用更多土地,使得雨林與野地更難被保護。

2. 有機農業放棄了一般施肥方式,遲早會耗盡土地的磷、鉀等礦物質,單位地力產出註定要減少,意味著大量採用有機農業必須使用更多土地來生產。

尤其是土中的氮,有機農業使用岩石或魚類打碎入土壤中,效率不但輸給工廠生產的氮肥,同時這些額外的氮添加所耗能源、資源都超過工廠。

3. 有機農業還宣稱盡量減少石化燃料的使用。事實上加州的有機萵苣耗費4600fossil-fuel calories來到餐廳餐桌上,而一般萵苣耗費4800,根本沒有多少節省。

4. 唯一解決有機農業低產出、低品質的方法,卻偏偏被有機農業支持者所排斥:基因改造!

1930年代,法國發明一種細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 噴洒在作物上可以達到防蟲害效果;1980年代各種bt發明,而有機農作人士接受此種抗蟲害方式,認為比化學農藥來得好。

可是當生物學家把這種細菌的基因植入作物本身(地一粒為BT棉花),讓作物自己就有抗蟲害效果時,這些有機農作人士不依了。如今全球1/3棉花均是bt cotton。

一如既往,印度政府禁止此類棉花種子使用;但當印度棉花農發現鄰居有人非法盜種,深深被其高產出與防蟲效果震撼,強烈抗爭下而終於大量採用。其結果是:印度棉花產量增加兩倍,而農藥使用量減少一半!

從中國到亞利桑那州的各種研究均指出,這種基因改良的防蟲作物可以減少80%農藥使用,且該地區的蜜蜂、蝴蝶數量均有大幅回升現象。

The many ways of modifying genes

1. 現今人類所有作物都是基因突變與選擇的結果。

胡蘿蔔之所以是橘色,是16世紀荷蘭農夫從突變種中挑選刻意栽培的。

2. 反基改論調:
a. 基改食物不安全 — 事實上幾兆單位基改食物已經下肚,不存在任何人因此而生病或死亡的案例。
b. 基改違反自然 — 事實上人類主要糧食:小麥、稻米,都是不存在於自然界、經過人類基因挑選培育幾萬年的植物,大自然根本不存在野生小麥、稻米,人類主食本就是人類介入自然而生成的結果。人類不但沒因此絕種,還增長到數十億人口哩!

c. 無油樟(Amborella)的基因中就含有苔蘚與藻類的基因。說跨種基因違反自然,恰恰是論者自己不懂大自然,不知這是非常常見的現象。(基因可以藉由病毒傳染,從蛇類跑到沙鼠身上)

d. 基改反對者又宣稱基改種子開發者只是為了自身謀利,而非為了幫助農民。咦?賣耕耘機的不也是如此,世界上哪個行業不是為了自己利益而努力工作滿足客戶需求?這種違背基本經濟學常識的蠢話也說得出口?

e. 2008年,世界約10%耕地已經種植基改作物;世界上只有部分歐洲與非洲耕地受到極端環保份子影響,拒絕基改作物。其中最誇張的就是辛巴威,在2002年饑荒正嚴重時,還受綠色和平組織與Friends of the Earth介入而拒絕基改糧食援助,加劇饑荒嚴重性與死亡人數。

甚至有環保團體欺騙辛巴威人說吃了基改食物會被反轉錄病毒感染。 Robert Paarlberg批評得很好:「歐洲人強迫最窮困的人接受最奢華的品味(Europeans are imposing the richest tastes in the poorest of people)」

肯亞的科學家Florence Wambugu說:「You people in the developed world are certainly free to debate the merit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but can we eat first?」

f. 非洲多是貧窮小農,明明就是最適合栽種基改作物的環境 — 因為這些小農不易負擔大規模複雜供水系統、農藥與除草劑等等,而基改作物恰恰適合讓這些本無太多資本的小農投入最少而獲益最大,偏偏就受到「所謂環保團體或人道團體」阻撓而被迫繼續貧窮。

明明全世界單位人均糧食產出不斷增加,偏偏非洲的單位人均糧食產出卻在過去35年內衰減20%。

綠色和平組織與Friends of the Earth還真是「殺人不倦」。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