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BM Watson看AI與醫療之現況

WSJ報導:”IBM Has a Watson Dilemma
內文摘要:
 
1. IBM Watson當初宣稱的「對癌症研究大有助益」,經過6年後發現裸泳成分居多。多數合作研究案均已停止,相當多案例顯示Watson對癌症病人幫助微乎其微。少部分案例裡頭Watson的判斷根本錯誤。
 
2. 許多病例因為罕見而無法累積夠多資料給Watson學習,此外病情與治療方式的演進速度之快速,Watson及其工程師團隊往往難以跟上。IBM請來的醫療顧問哥倫比亞大學教授Dr. Herbert Chase 因對其表現失望而辭任顧問。
 
3. 目前無任何公開發表資料顯示Watson對病情改善有任何幫助。
 
4. Watson的失敗顯示AI對醫療研究與治病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信誓旦旦且誇大其詞的願景還禁不起現實考驗(2017年IBM的董事長Ginni Rometty 還對媒體宣稱:『Watson已經可以診斷、治療並找出80%癌症的病因)。
 
5. IBM截至目前為止花費$150億美元研發Watson,並希冀此AI系統將會是整間公司轉型的重要契機,然而從2012年至今,IBM年營收不斷衰退(從$1000億美元出頭跌至$800億不到)。Watson2017年營收貢獻僅$45.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1.3%。
 
6. 投入醫療產業AI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有:Alphabet(Google)、Amazon、Microsoft與Philips NV。
 
7. 目前Watson的商業模式就是每位病患收取$200~$1000美元不等的顧問費,特殊疾病還另加收費用。
 
8. 不可否認,具有AI設備的醫院在醫療市場上還是有相當集客力 — 一般民眾容易誤以為AI醫生比較高明。
 
——————————————————
 
我的看法:
 
我認為AI在醫療領域有三大罩門,一是數據太少,AI學習範本不夠多時,往往比人腦還笨;二是當面對的問題不存在「勝負」或「絕對正確解」時,AI很難自我學習出什麼東西;三則是AI只是一堆運算邏輯,卻沒有足夠多與夠格的感應器代替人類感知能力。
 
以中醫要求的望聞問切為例:當我看到病人眼白微微泛黃而談吐間口氣酸臭時,精神略顯疲憊且眼神無力,切脈發現右關滑又洪大,我心中大概已經有病情與病機方向。我很懷疑這部份現今AI能取代人類多少?
 
此外某些支持性療法,只是改善病患的不適,對康復本身並無太大作用。許多醫學臨床手冊都會記載這類療法,AI是否有能力判斷這類療法的本質與目的呢?
 
況且人體是極為複雜的系統,同樣的病給予同樣的藥劑不見得會得到一樣的結果,這對習慣有唯一解的工程思維所設計的AI來說會是一大挑戰。
 
醫療記錄的不完整也會是AI難以克服的問題:某病人來有AI設備的A醫院治療一段時日後,認為效果不彰而轉去無AI設備也無分享醫療記錄的B機構診治,從而痊癒康復。別說AI能否知道,就連A醫院的醫師也不知道病人有無康復?是因為自己的診治康復嗎?甚至病人接受完診斷拿了藥,回家根本未曾服用,就自己好了/或死了,AI能知道這些訊息嗎?
 
誠如文末Dr. Kelly評論:「AI看似承諾了一堆,但目前沒有一個實現。」
 
從經濟分析角度看,Watson在醫療上是非常昂貴的上頭成本投資,但若不能給出優異於現有醫生之診斷,則其上頭租值將無法回收其成本。然,若其裝置真能取代醫生,則大規模的醫生拒絕配合亦或拒絕病歷資料共享以維護自身壟斷利益是可以預期,而如我先前闡述,這偏偏是AI的硬傷 –資料不足。
只是現況比我想像中還糟一些:AI要做到「稱職幫手」都還遠得很哩。
難怪巴菲特會出清IBM持股。

2
Leave a Reply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小期望Ellery Leung Recent comment authors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Notify of
Ellery Leung
Guest
Ellery Leung

所以, 我認為正確的做法應是反轉: 找一些有充足資料而可使用演算法解決的問題, 而不是找一些還沒有足夠資料的問題去解決.

醫療的話, 個人認為與其花時間去”治癒癌症”, 倒不如使用AI去監察日常醫院流量, 多數確診病患的共通點去安排資源還比較合理.

小期望
Guest
小期望

感謝元毓兄的分析。

AI,愈早普適性的造福人類自是愈好。但是,現在的感覺是,廠商大動作推銷、名嘴高調喊口號、市場資金更是大水般湧入這個產業。從大至工業革命、小至生活購物,其不遠的前景都被描繪得神乎其技。有道是具備情感的機器、在一般道路而非特定道路自動駕駛的汽車、可以刷臉辨識顧客情緒、甚至從眼神了解人格⋯云云。

然而現狀更像是,會訂餐但不會聊天、能刷臉但不知道顧客心裡可能在抱怨些什麼、自動駕駛說了至少三年還是沒有滿街跑(也許法令也還不放行)、時時快速掃瞄分析海量數據卻還是無法推測出市場即將發生的大事件。

我當然非常希望以上這些美好承諾早日實現,但與其花大錢辨識我的表情,不如先想想怎麼讓客人吃漢堡時不會弄溼手、或是不要讓客人重複自己的需求第二遍,以提升其用餐體驗,這些更簡單也更省錢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