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chian-Allen定律

1970年代以前,日本車在美國是低品質的代名詞,相信熟悉汽車歷史者都清楚。

到了1981年,美國日本之間達成一個自願性協議(voluntary restraint agreement, aka. VRA),也就是日本車出口美國必須受到配額限制,一年只有2300萬輛日本車的額度。

此配額制度一實施,很快日本車品質一飛沖天,如今日本車在美國形象簡直高大上,90年代甚至打趴一堆美國汽車大廠。

為什麼?

這就牽涉到經濟學很有名的Alchian-Allen 定律。

此定律最早是經濟學大師A. Alchian嘗試解釋「為何出口到外國的柳橙品質遠高過在地販賣的」而提出。

Alchian定律說:如果我們把水果的糖分、風味、水份、口感等等要素分開考量,則在相同運輸成本之下,同一顆柳橙裡這些要素放得越多,則平均單位運輸成本會下降。因此在自私的驅動之下,出口水果的品質會高於在地消費。各個要素之比例是受到市場品味所侷限,固不待言。

其實古代中國人早就發現這個現象,因此北京的老酒莊有句行話曰:「出處不如聚處」。

這個定律在真實世界處處發威,大家平常最能觀察到的現象邊際轉變,就是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實施垃圾費隨袋徵收政策 — 政策實施之後,強迫使用且價格高出數十倍的垃圾袋馬上被裝得奇滿無比,而在政策實施之前,每袋垃圾明顯寬鬆許多。

一般人到限時的高級吃到飽餐廳往往會吃下遠多於平時份量的食物,也是同樣的經濟學定律在發威。

因此,美國對香港實施紡織品配額制後,香港出口至美國的衣物品質飛快飆升,許多美國本土高級品牌被殺得片甲不留,紛紛被迫外包給港商,有趣的也是這段時間的政策,害巴菲特被套牢在波克夏紡織公司這筆投資上;也是這段時間,黎智英等人迅速累積財富甚至自創衣飾品牌Giordano佐丹奴。

這也是為什麼前幾天我在經濟水晶球一文中預測:當美國實施貿易關稅壁壘的稅率遠不如過去1930年的60%那麼高,而是10% ~ 25%時,邊際租值低的產品固然有轉單效應,但邊際租值高者則無,而且在既有中國供應鏈十分完整、高效且可預期品質的前提下(試想,世界上除了中國,有哪一國的供應鏈可以維持蘋果iPhone這般高組裝品質與一季數千萬支出貨之需求?),市場競爭下,中國廠商將如過去的日商、港商一樣,被迫往高租值產品方向走。未來中國製會成為高品質代名詞。

這是迫於生存壓力,遠非「政策補貼」可以比擬。

當然,這個過程會死掉許多中國邊際廠商,畢竟市場轉嚴峻,弱者被淘汰只是自然現象。而數年淘汰之後的結果,就如今日日本製那般。

這邊再補充一個關鍵侷限條件:生產者資產可自由移轉。這點說起來就麻煩,涉及產權經濟學,我就不特別解釋,因為畢竟關稅壁壘不是配額制度,當年配額制下配額可自由移轉才發生品質快速上升,如今廠商資產可自由移轉的話,經濟分析上會有一樣的效果。(內行的知道我在講什麼) 😉

財經外行的無知者應該不知道,當年日本可是「低品質、不守信、無紀律」的代名詞,自然也不會懂這些價格理論的東西。

回過頭從另一個角度看:稅率不特別高的貿易壁壘,本身會引發「財富移轉」效果 — 原本應該由消費者享受的「消費者剩餘(consumer surplus)」會部分經由關稅移轉到政府手中,實質成為「可操控預算之政客的間接財富」。

因此,美國政客一定會小打貿易戰,畢竟景氣大好,總得鑽營尋租。但大打可能性不高,因為1930年代的前車之鑑還十分嚇人,關稅提太高,等於是殺雞又取不到卵。

Alchian的定律說穿了是「緊緊遵守需求定律」的衍生理論,而我使用的經濟邏輯也是一樣地遵守需求定律。

至於GDP滿火車跑地胡扯,先前我已經批判過一些總體經濟學理論錯誤何在,有興趣的朋友請自己爬文。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