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美國彭斯副總統的演講

1. 正式宣戰(to declare war)依美國憲法設計是專屬美國國會之權力,美國總統沒這權,更甭提副總統。

(美國總統有些打擦邊球的小技巧,但通常就不會這樣大喇喇地公開說了)

況且此次談話只是在一仇中聞名的智庫(Hudson Institute)發表,內容以聽眾偏好為導向,一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出身的副總統,談話偏激也只是預料之中。

2. 該演講內容諸多事實描述不是錯誤就是片面,其實是水準很差的演講。

例如污名化一帶一路,宣稱其將利用債務陷阱來坑騙他國,卻刻意忽略習進平於9月中非論壇上宣布:「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無償援助、貸款、專案及投資;且免除「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非洲窮國今年底到期的政府間未償還債務。」

幾乎內文所舉的例子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存在,反駁實在浪費時間。

3. 高估這場演講為「宣戰」是很愚蠢的自我欺騙。

這不過就是針對特定觀眾演出的show,跟「厲害了我的國」這部宣傳式電影本質上並無二致。

順帶嘗試將民主共和兩黨近年來各項議題累積的針鋒相對壓力,轉出口到共同假想敵中國身上。有沒有移轉成功?還看大法官人選爭議怎麼落幕。

4. 會是中美冷戰宣言嗎?更是不可能。

美蘇之間當年是幾乎無任何經貿往來,而現今美國與中國卻是高度相互經貿依賴。

如果美國政府要片面中斷所有與中國經貿關係,則將要付出巨大代價,恐怕敢這樣搞的政黨連政權都要丟了。

我依然認為我先前預測是正確:政治代價逐漸浮現,美國政客會傾向小打小鬧弄個共同假想敵方便選舉市場操作,但全面翻臉反而對整體美國利益(包含政客利益)都有損傷。

這是檯面上很明確的侷限條件。

至於中國扮黑臉有沒有好處可撈?這檯面下的侷限條件不易探查,就只能裝不知道囉。

總而言之,沒了強盜,官兵就要失業了;以「世界警察」自居從而尋租的美國政客們,當然總要「創造」出強盜來。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