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美國德州聯邦地方法院法官Reed O’Connor宣判歐巴馬健保法案違憲!

幾個重點:

  1. 美國與中華民國制度不同,前者各級法院法官都可以獨立進行「違憲審查」,但在台灣僅有「大法官」壟斷違憲審查權。

可笑的是,大法官政治任命下往往立場偏頗不說,許多教書匠出身的大法官對於世事乃至於法律的見解都是很幼稚膚淺與片面。

美國州法院法官針對州憲法可做違憲審查;聯邦法院法官則針對美國憲法。

  1. 這個判決相信一定會被上訴到聯邦第五巡迴法院甚至上到最高法院,若違憲理由始終能站住腳,相信這位法官一戰成名到法學史上都會記錄其名號。
  2. 此判決據報導光是理由書就高達55頁,太猛了。

還沒時間細看判決,待有空再整理判決理由重點。

補充:

從華盛頓郵報針對判決理由書的整理,重點有下:

a. Affordable Care Act 有類似台灣健保「強制納保」的設計。若有美國國民收入足以支付卻拒絕加入ACA健保,將被罰款(converage penalty 是也)。

但這項罰款早在2012年就被告到聯邦最高法院,而當時最高法院用很奇怪的邏輯認定罰款合憲 — 因為國會依美國憲法有「徵稅權(taxing power)」,所以此罰款名義上為manadate penalty,實質上是一種tax,是一種針對「沒有參與健保者的特殊稅目」。

b. 爾後,國會通過法律修正案,將ACA的此項罰款拿掉,則當初聯邦最高法院硬扯進來的「國會徵稅權」忽然就沒了邏輯上的立足點。

c. 因此,此次德州聯邦地方法院法官O’Connor就是從這個裂縫切入,認定沒有罰款的強制性健保違反美國憲法。(In his 55-page opinion, O’Connor agrees. He writes that the individual mandate is unconstitutional, saying that it “can no longer be fairly read as an exercise of Congress’ tax power.”)

這整個邏輯其實很繞,多數人可能很難理解。為什麼原本有強制性罰則的法律會合憲?結果罰則修法拿掉後,反而違憲?

新聞連結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