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此次Fed降息

一、就我手上的數據(見圖),失業率在低檔卻調降目標利率恐怕是絕無僅有的。

換言之,美國Fed手上恐怕真實的經濟數據並不樂觀,才有如此反常的行為。這意味美國全世界滿場跑地打貿易戰,付出的代價不小。如同我過去強調:貿易戰很可能吃光川普減稅與放寬法規帶來的經濟紅利。

二、Fed只是「名義上」的獨立機關,事實上過去的總統均在幕後對Fed伸手干預,川普這種大喇喇放話的是比較少見,但並不代表過去的Fed就真的有多「獨立」。

三、菲利普曲線只是一個經驗曲線,並非真理。現任主席Powell也公開承認菲利普曲線早就失靈。

去年五月我也介紹過一篇「宏觀經濟學的尷尬—菲利普曲線死了嗎?」(https://tinyurl.com/y27mutmy)該文談到一個重點:「真實失業率為何」是個經濟學到目前都無力回答的問題。自然失業率更只是經濟學者的想像。

四、通貨膨脹率其實也是不精確的統計數字。尤其產品品質提昇這塊很難反應到通膨統計上。

這代表二、三十年來,美國Fed體系是建立在「不知道對不對的失業率統計與CPI統計上」制定貨幣政策,設定目標利率。試想你開的車前擋玻璃被塗上黑漆(因為預測未來的訊息費用高不可攀),三片後照鏡又是「不規則曲面哈哈鏡」,車子得怎麼開呢?

五、高達$22兆美元的美國國債會是Fed近年來長期壓低目標利率的原因之一。

2017年美國聯邦政府的利息支出佔總政府支出約6.6%($263B),但依據國會預算辦公室自己的預估,到2028年利息支出將達$915B,佔總支出13%,很可能超過美國一年國防總預算。

除非美國聯邦政府願意從國防(15%)或社會福利(21%)這兩項重要開支下手撙節。但二者均對選票不利。因此政客有相當誘因壓迫Fed維持低利政策。

六、但長期扭曲的低利率會造成與累積資源配置錯誤以及風險意識降低。這在未來總要付出代價的。

七、低利率誘發的低存款率,也將被削弱未來美國經濟遭遇不景氣時,多數人民的抗經濟不景氣能力(尤其退休和將退休人口)。 美國目前個人儲蓄率僅約8.1%,總儲蓄率約17.3% (中國個人儲蓄率約14%,總儲蓄率45.7%;日本總儲蓄率27%;德國29%;新加坡47.7%)。

從這個角度看,不景氣發生時,美國人民比起他國更須等待政府救援才可能存活;而接受政府救援後的人民事實上活得更像在社會主義下。於是弔詭的情形將會發生:口口聲聲崇尚「自由市場經濟」的美國,實質上將比社會主義國家更社會主義。

讀讀海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吧。

八、長期扭曲的低利率,本身也讓Fed手頭沒多少面對不景氣時可用籌碼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