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抵制「一國兩制」支持廠商談起

一芳之後,coco、迷客夏、大苑子與貢茶…等知名茶飲品牌也紛紛支持一國兩制或自稱「中國台灣」,擊碎假台獨覺青玻璃心從而紛紛抵制?

其實更早宣布將總部從香港搬到上海的太古集團(過去我曾談過太古名稱來自於『大吉』,有興趣的朋友自行爬文),是台灣可口可樂公司的母公司。
所以只要再抵制可口可樂的產品:可口可樂、雪碧、芬達、紅茶花伝、美粒果、爽健美茶、原萃、FUZE tea飛想茶….就好了?

喔,你還忘了國泰航空、港龍航空都是太古集團的。香港機場的地勤也是由太古集團標得提供(糟糕!連去香港轉機都落入一中原則)。

還有台灣的Volkswagen汽車也是太古集團的。還有台灣部分馬自達經銷商、部分賓士車進口、偉士牌機車、Volvo 巴士/貨車、哈雷機車,都是支持一中原則、一國兩制的太古集團喔!

服飾代理則有Aldo、Arena、Cath Kidston、Chevignon、Columbia、Jockey、Mountain Hardwear、Repetto、Rockport、Speedo、Teva、The Kooples及UGG。

雅潔洗衣公司,負責國泰航空與香港相當部分飯店、會所的衣物床單洗滌。

其實太古集團真正可怕的是James Finlays這家創立於1750年(比美國還要老)食品原料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茶葉、咖啡與各種食品原料的供應商之一,幾乎日常生活各種食品飲料都可能使用,要躲都難啊!

比如許多手搖飲料使用的即溶綠茶粉,或許多品牌茶包中的茶葉粉多來自於Finlays,光茶葉年銷售五千五百萬公斤以上。(台灣天仁茗茶的年全球銷售量約5百萬公斤,全台灣一年產茶量約1千2百萬公斤,這是一家年銷售量超越全台灣產量的茶葉公司)。

Finlays同時也是茶葉、咖啡、草本植物與水果萃取物的大型供應商,許多含有這類味道的食品(例如麵包糕點糖果茶包),其添加的XX萃取也很可能出自Finlays。例如貴婦下午茶愛喝的含水果風味的茶包,茶葉與水果萃取均可能來自支持一中原則的太古集團喔。

當然我也不用提太古集團也從事離岸石油開採、挖礦、化學原料或製品(如家用清潔劑、塗料)生產與化妝品原料生產。

喔~還有,太古糖業也是世界主要精煉白砂糖、粗砂糖、原蔗糖和赤砂糖等糖類產品等工業用糖的供應商,銷售國家遍及與南韓、日本、泰國、馬來西亞、澳洲、以至歐洲各國家。因此這些國家製造的糕餅甜食糖果,也很有可能用到支持一中原則的太古糖喔~

另外太古集團還經營美國大型冷凍冷藏服務公司 — United States Cold Storage (設立於1899年),你吃的美國牛肉、美國蔬果,很可能都使用了太古集團的USCS冷凍冷藏服務。
擁有逾一百五十艘船隻的太古輪船公司,遍及澳洲、新西蘭、中國內地、巴布亞新畿內亞、新加坡、台灣、斐濟、薩摩亞及新喀里多尼亞營運。很可能你家裡一堆用品的全部或部分都使用了該公司的船運服務。

以上只是太古集團營運項目的冰山一角。以上也只是一家太古集團。

我以太古集團為例要彰顯兩個重點:

一、在現代高度分工合作的市場機制下,要分離出任何單一生產要素並排斥的成本非常高,而如果原因只是基於無聊且無知的政治理由(比如註定是騙小孩的台獨港獨),則更顯愚蠢。
誠如日本曾有綜藝節目試圖讓一個人家中身上完全排除「中國製」,其結果除了清家中一切物品並脫光裸體之外,別無他法。

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Milton Friedman曾於「Power of the Market」影片中以一支鉛筆為例,這支鉛筆很可能集結成千上萬的人力分工合作才能製作出來 — 筆身的木頭是從森林砍伐運出來,砍樹需要的斧頭或鏈鋸機械需要用鋼製作,鋼才由鐵礦採出,由大煉鋼高爐提煉,使用的煤礦與各種化學添加劑又分別從不同礦源、不同設備採出提煉。鉛筆的石墨筆心、橡皮擦、包覆橡皮擦的鋁片、膠水…等等,每一個環節均是大量彼此完全不認識的人力,透過市場交易達成分工合作。


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R5Gppi-O3a8

這些人很可能甚至因為政治、宗教因素憎恨彼此。但市場不在乎,還能跨種族、跨偏見地成功整合這些人力。原因無他,自利而已。

誠如我過去強調許多次:當市場整合得越緊密,則彼此發動歧視甚至戰爭的成本就越高!這正是開放市場經濟的有助於世界和平的重要原因!當你的收入有賴於我,我的收入也有賴於你時,戰爭代表收入完全歸零。而市場交易的彼此互動溝通下,許多誤解成見的形成機率也會大幅降低。


反之,當雙方完全老死不相往來時,戰爭成本最低,也最容易洗腦本國民眾抹黑對方。
這也是說,當上述價值鏈關係地越緊密越直接,敵視成本也會隨之增加。
只有一種人跳脫上述價值鏈 — 政客!政客收入多半相較一般依賴此全球分工價值鏈生存者「間接」得多,無論是正規薪資收入或非正規從政府資源尋租,事實上都來自於「稅金」。而稅金是排除於市場競爭之外,透過國家暴力,無論政府服務量或品質有多糟糕,都強行自己定價、自己強迫人民交付的手段。當鼓吹對立、仇視的手段有助於增加或穩固政客收入時,這群王八蛋就會這麼做。


通常也是那些離上述價值鏈較遠的無知笨蛋們,最容易被政客操弄利用。強調著一些虛無飄渺的政治理想,實際侵害著他人現實、立即且切身的權益。

最後順道一提,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序言與第一章都清楚明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與一國兩制,而一國兩制的特色在於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和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與「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有財產權。」


所以這些聽到一國兩制就崩潰的覺青:1. 認為在港廠商不應該遵守當地法律?2. 認為不應該保障上述人民基本權利?

事實上我相當懷疑,那些反對一國兩制的覺青究竟知不知道「一國兩制的內容」?科科。
再回到送中引渡法案這個早就被遺忘的問題:以美國憲法賦與各州高度自治的前提下,各州之間的犯罪移送審判管轄都只是很一般的法律技術操作,從沒聽過有哪個白痴出來主張「加州居民在紐約州犯罪,紐約州法院不可審判的」。

香港「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法律明文,世界公認。一國國內管轄權安排與移送是專屬一國的統治權。反送中的論點從一開此就狗屁不通站不住腳。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