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香港

(舊文重貼)【為何我一貫反對集會遊行與學運】
文章連結:https://tinyurl.com/y6owsb3y

想想我強調的:任何遊行運動必然高度簡化問題與答案,使得整場運動即便訴求成功,事實上也對狀況毫無幫助甚至「好心壞事」。但通常運動的訴求只是徒勞無功。

整體毫無意義的巨大成本,全體社會與無辜者在承擔,追求的卻只是虛無飄渺的政治理想。

如同過去我質疑台獨的問題,同樣在這群港獨身上:

1. 香港水電瓦斯都相當程度依賴向中國購買,70%以上過夜遊客都來自中國大陸,香港上市公司近半都是大陸公司。製造工業早就北移中國,香港三大主要收入來源:貿易、金融與旅遊業均是依賴中國!有啥本錢獨立?
更甭提香港連自己的軍隊都沒有。

2. 港獨究竟能解決什麼問題?普選究竟能解決什麼問題?港獨或普選就能讓香港從此水電瓦斯天上來?從此收入天上來?從此完全跟中國切割?

港英1970年代就樹立的高房價政策就能解決?

香港除了退回當年幾千人的小漁村外,根本無自給自足獨立之法。

香港的價值在於它曾是中國對外的唯一門戶;如今價值大減是因為門戶已經不只一扇。
當香港自己把門關起,則連作為門的價值都失去的香港,就連個屁都不是了。

#覺青的自由就是靠侵害他人自由主張
#覺青的包容就是禁止他人支持自己反對言論甚至不表態
#覺青所以為的問題盡顯無知
#覺青所以為的答案充滿愚蠢
#紅衛兵的被利用後的下場是上山下鄉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