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分析簡論人權

先前我引述美國憲法本文Article one說明:「自由人(通常是白人)才算人,非自由人(通常是黑奴,但其實也有白奴喔)算3/5個人,印地安人有繳稅的才算人,沒繳稅的不算人喔!」

有讀者反應:不可思議!美國不是人權立國嗎?


請參閱此照片,攝於1906年,紐約的「人類動物園」展示難得一見的菲律賓兒童與其家人!

美國真是人權立國!我都還沒提美國政府怎樣設計與實施屠殺印地安人的制度呢~

此例重點不僅僅是點出美國怎樣雙重標準,更是要說明「人權」的概念本質其實是一整組錯綜複雜的權利義務內涵,更準確的說是一種「express and implied contractual arrangements」。而權利範圍的釐定與真實可執行背後都要付出「成本」!也就是我一貫主張的:當整體社會財富不夠,人權喊得再高大上實質上根本做不到也就沒有任何意義;當整體社會財富夠支撐某種程度的契約組合時,人權自然會逐漸獲得改善。

(當然更困難的還有許多基本權利並未明文在憲法之中,而是寄生在他種基本權利之內,因此其權利範疇的劃定又受到他種權利的影響,這一塊我不打算深談,我簡單舉一例:可能多數人並不知道,「墮胎權(abortion)」在美國憲法結構中並非明文的基本權利,最早是從「隱私權(right of privacy)」下派生出來。
「閱讀色情物品(freedom to read obscene materials)」也是從隱私權為權利基礎衍生,這使得此權利早期被認為不包含散佈、販賣或購買的自由。這是說:若此權利一開始被認為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則權利範圍劃定將大為不同)

此論點我自己從兩方面獲得印證:

1. 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後到今日,其人權條件明顯隨著經濟財富的跌宕起伏有所改變。尤其是三年大饑荒後到文化大革命末期,單以言論自由來看,因為產權結構改變,政治言論正確性與收入甚至生命牽上關係,即便貴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照樣被虐待至死,連姓名都被剝奪被當做無業遊民。

2. 研究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立國以來200多年間對於外國人(aliens)的人權權利保障邊界與同時期美國經濟發展有相當關連性。

進一步我要強調:

a. 「財富累積改善人權」是指整體改善,我很厭倦老是有人拿單一個案強調是反證,而其恰恰是邏輯不清的蠢證。這猶如當我說明私有產權制度搭配自由貿易,整體社會財富會增長,而你硬扯「但是這個社會還是有人餓死」一樣可笑荒謬。
是的,當美國已經富裕到每年幾十萬人死於肥胖時,你還是可以硬扯有人依然死於飢餓,從而推導出「所以美國跟當年殖民地初期一樣,依然是不毛之地」的蠢論。

b. 人權改善是變動且緩慢進步的過程。這在哪一國都一樣。與此同時,「權利組合不存在最好」,這是說,不考慮真實侷限條件,光只會聲稱「某國更有人權」是一種愚蠢的論點。
任何權利組合在不同侷限條件下造成的整體社會租值/效率都會不同,而在低交易費用下,人權的權利範圍應該會往最高租值/效率的方向演化,但此演化不見得人人都能接受,特別是那些象牙塔裡的學者或是其實並無思辨能力的法匠。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