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菜鳥律師在學貸中掙扎

從WSJ這篇報導「New Lawyers Are Swimming in Debt」看來:


1. 律師這行業的起步收入與名校品牌有極大的關聯性。

名校一般第一年菜鳥律師收入都有$15萬美元以上(約台幣$450萬元)


這點也與我自身觀察到的吻合。

但名校畢業生是否保證法律專業品質?這似乎關連性就不如收入了。
畢竟法律服務專業存在巨大的資訊費用 — 客戶要是有能力分辨律師的法律意見是否夠專業,大概也不需要找律師了。

2. 許多人借錢念書其實是浪費時間浪費錢,只是要承認這件事很難。

3. 美國學貸會是個大問題:
美國每年約2千萬大學以上學生,其中60%均負擔高低不一的學貸。根據美國聯準會資料(見圖),截至2019年第三季,美國學貸總額已達1兆6千多億美元!2006年第一季僅4800億美元左右。年複合成長率約9%。


從非名牌法學院學生的首年收入不到借貸總額1/4來看,我們可以推想如果有「律師執照」的一定壟斷租值保護下尚且如此,則是否許多美國學貸債務人在下一波不景氣時,違約率會否快速飆升?此現象一旦發生,是否學貸會否是另一個壓垮金融系統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塊風險尚待進一步研究,我只是藉此機會點出這方面的擔憂而已。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