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1. 共產制度是一種產權安排制度;與之相對的自由市場經濟制度。

2. 共產制度與民主制度從不衝突(本質就是投票)。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是民主制度,而且文化大革命期間還是最極端的民主制度。

這也是我常說的:民主制度可以達到最嚴重的產權乃至人權的迫害。

3. 民主制度在懂得阿羅不可能定律與制度經濟學的人眼中,就是一個高交易費用的制度,並存在高度「貪汙制度化」的可能。本身並無優越之處,更與保障人權自由無干。

我在「貪汙的一般性理論」一文(https://tinyurl.com/qq8krs7)已經討論過,這裡就不重複。唯一強調就是:「民主搭配經濟管制必然產生貪汙,且貪汙的利益團體有將其合法化、制度化的高度誘因。」

台灣所謂民主化後,貪汙與貪汙制度化只見越發嚴重。

4. 台獨主張要成立必然要以「全民皆兵、全島軍事化」為前提才有可能實質做到與中國軍事對立且斷絕來往。其成本至少:a. 放棄台灣對中國每年1,379億美元出口(佔總出口額41%);b.放棄全民健保、老人年金等各種社會福利轉作軍事用途; c.全島重新戒嚴(martial law)再次進入軍事管制;d. 放棄募兵制改回徵兵制,並需將服役期限拉長至三年以上,且戰備士兵每年必須有相當時間回營受訓;e. 全島多數建設必須轉為地下化。

換言之,台獨主張必然要走回當年蔣中正的老路,而在收入減少4成、軍事費用開支要大幅拉高的前提下,人民財富縮水與10%以上失業率是必然結果。

我就問我已經問爛的老問題:「台獨究竟能解決什麼問題?台獨了就沒有官商勾結、環境污染、貧富差距、司法不公?」

主張台獨者最愛鬼扯的就是:「台獨保障台灣現有自由民主的生活與權利。」

可偏偏從經濟學邏輯看,主張台獨恰恰必然要嚴重侵害人民自由權、產權,重新戒嚴才可能做得到。注意,這個「可能」還只是極低的成功率。

因此我不但堅決反對台獨,更是早早就指出「台獨通通是假貨」這真相。

5. 「共產制度與自由市場經濟在怎樣的侷限條件下都可以達到Pareto Optimal?意味著兩種制度都可以達到經濟效率與人權保障最完美。」

如果你連這題都不會,其實你沒啥資格跟我討論民主/極權制度/反共之類的問題。你的行為在我看來就像是:只會掰手指算1~10以內的加法的三歲小孩,要談微分函數為何可以求得切線斜率一樣好笑耶。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