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明品牌價值流失的好案例–川普大樓


要證明品牌價值並不容易,我認為拿公司股票市值來反推品牌價值是很蠢的事情,本身參考性不大(可好像很多商學院都這樣做喔?)。

之所以不認同主流的品牌價值評估方法理由有二:
 
1. 公司股票市值反應的是投資人對該公司未來收入預期之折現總和,但無論有無品牌的公司均應該採用此法估價。反之,我們無從得知一家有品牌與無品牌的但生產同樣產品的公司是否其市值差異就與品牌價值有關。講更白話,廣達與華碩(未分家前)均生產laptop電腦,若市值孰高孰低只能說「投資人對二家公司未來收入預期」不一樣,無法得知品牌價值。
 
尤其出現「廣達市值高過華碩」這種狀況時,這些使用此法評估品牌價值的商學院學者教授們要如何自圓其說?
 
2. 品牌價值應該是附著於產品/服務上,而非公司。例如Unilever這種多品牌策略的公司(如熊寶貝、Persil、Lux、Pond’s、Dove、凡士林、立頓、康寶…),其下諸多品牌都獨立於Unilever之外,請問這些學者,拿公司市值又要怎麼看出各個品牌的內含價值?沒有內部財報下,又如何得出每個品牌的收入呢?
 
我一直認為終端消費產品的品牌價值判斷標準,比較可取的,特別是針對耐久財,應該是「二手價抗跌性」。例如以汽車品牌來說Toyota、M-Benz、Porsche都是相對抗跌的,因此這些品牌的內含價值其實都很不錯,即便這三個品牌的目標市場並不一致。這也是說,並非「奢侈品」或「高級品」就當然具備高品牌價值。反之,大眾化產品也可存在高品牌價值。

房地產也是一樣,不同建商的產品在二手市場的價格,排除「位置」因素後的抗跌性也彰顯了建商的品牌價值。

D. Trump這嘴砲王上台當總統,難得地給了一個經濟學實證上相當不錯的品牌價值驗證案例:

位於芝加哥的川普大樓2017年一個住房單位(one condo)售價是$747平方英尺,相較逾2016年跌價12%!但同時期差不多地段的大樓住宅卻是上漲2.8%。事實上芝加哥川普大樓管理良善著名,同時也有一流餐廳進駐,地點更是坐擁芝加哥河畔的無敵景觀,過去一直是芝加哥指標地產且鐵桿價格。沒想到川普當上總統之後大樓不但跌價而且成交量也下跌!

以美國主流媒體不斷抹黑川普,加上川普自己的大嘴砲相互輝映下,在民主黨支持者居多的芝加哥市,Trump品牌價值流失是相當合理的解釋。

資料來源:
Trump condo prices down 12% in 2017

環保與政府的隨想

其實近乎所有的環保議題總結起來不外乎:

對於資源(能源、物質與土地)更有效率的運用以及如何更有效率處理前者產生的廢棄物。

前述兩個問題又分為:技術層面(科技如何繼續推進)與市場層面(如何讓多數人或國家支付得起)。

可惜的是這些項目剛好都不是「政府所擅長」。那麼環保團體與政客為何還總是訴諸政府作為或法規限制方能解決問題呢?是天真?還是因為有利可圖呢?

 

線上色情廣告幫助減少妓女謀殺

你知道「妓女是比伐木工人更高危險性」的工作嗎?

根據統計,2004年妓女被殺害的比率是204人/每十萬人;而伐木工人死亡率是118人/每十萬人。

但隨著網路發達,Scott Cunningham、Gregory DeAngelo與John Tripp這三名經濟學家研究發現美國人常用的地區型線上分類目錄廣告Craigslist在2002~2010提供色情廣告刊登服務的期間內,降低妓女被殺害死亡率約17.4%,同時也顯著降低一般女性的被強暴率。

經濟邏輯是相當合理的:

1. 透過線上廣告,許多阻街女郎毋須在深夜徘徊於街道上,基本上就避免掉碰到隨機殺人等各種情況。

2. 相較於上街找妓女幾乎可以不留任何證據痕跡,透過線上廣告找性服務多多少少會留下電子足跡,警方未來要追查相對容易。這份擔憂(成本)過濾掉許多殺人行為的可能性。

3. 反之,妓女透過線上廣告的資訊與評價(包含女郎間的資訊傳遞),能更有效地過濾「可能不安全」的客人。

4. 透過線上系統安排到的安全客人,日後再透過線上溝通機制繼續交易的機率大增。這也進一步降低服務提供者接觸陌生客人的次數,從而降低碰上「不安全客人」的機率。

該份報告同時指出,如果要透過增加警力(以舊金山灣區為例)的方式來達到同樣的死亡率降低效果,納稅人需要每年多負擔$200億美元用來增聘警察。換言之,允許Craigslist這種線上廣告刊登色情服務,不但一年救了2150位妓女,也替納稅人省掉200億美元。

這也是說,如果我們認為部分社會底層者因為生活所迫必須從事性服務工作時,自由市場與自由流通資訊都更能幫助這些底層人士自力更生!同時,也更有助於整體社會治安。

部分英國金融機構拒收來自比特幣的現金

Financial Times報導:「Bitcoin investors struggle to cash out new fortunes

部分英國銀行或房貸金融機構以「無法杜絕洗錢嫌疑」為由拒絕收受來自比特幣的現金存款。

如果這樣的法規障礙普遍存在,則作為比特幣在「交易工具」功能上又再一次受到打擊,根據我對比特幣的看法(<論比特幣> https://wp.me/p9ffS3-qO),則其將更偏向「無根財富倉庫」方向發展,對其貨幣定位是相當不利的。

無視美國政府的間諜警告,華為依舊崛起

華爾街日報報導:「Huawei, Seen as Possible Spy Threat, Boomed Despite U.S. Warnings」

本文三個重點:

1. 華為背景
a. 華為是任正非1987年用$3200美元創立的公司,最早只是從事電信通訊交換機器的貿易。當年任正非就對員工宣稱公司未來會是中國最大,而員工多半嗤之以鼻–公司能存活多久都還未知,奢談第一?

b. 華為在中國站穩腳步後,與IBM合作從而學得正規的R&D管理、目標管理與財務管理。

c.華為針對歐美廠商長期忽略的拉丁美洲、非洲著力,也成為這兩個市場的領導品牌。

2. 華為優勢
a. 銷售170個國家,全世界前50大電信商中的45家均採用華為設備。其通信設備與軟體的年營業額達$26B美元。手機業務則達$75B美元。

b.2016年R&D支出達到$11.8B美元,競爭對手Ericsson與Nokia分別為$3.8B與$5.9B美元。

c.美國電信商口耳相傳華為設備更具成本優勢且服務更好,據某電信高層指出,採用華為設備甚至可減少一半開支。美國中小型電信商越來越愛採用華為設備,例如Union Wireless 103年悠久歷史的小型電信商,僅有50000個客戶,設備升級出問題後找上華為。UW老闆稱:「華為把解決技術問題擺第一,其次才討論如何收費。」kimoji就是不一樣。

美國國會長期對華為敵意,認為華為可能利用所生產之設備幫中國從事間諜業務。因此美國大電信商不敢使用華為設備,但小電信商則相反,靠著華為低成本與高效率服務存活在競爭激烈的美國市場。例如Clearwire從2010年開始重用華為設備,華為派出800名工程師執行計畫,一有問題通常隔天就能解決,而過去使用Ericsson或Nokia設備時,發現問題往往要耗上很多天釐清責任在誰,對方工程師才願意出動。服務效率差華為差上一大截。

後來美國第四大電信商Sprint併購Clearwire,美國國會要求華為設備必須全面除役。Sprint照辦,但表示悔不當初。

d.根據某些研究認為,礙於政治壓力而避開華為設備是美國電信費用昂貴的主因之一。 美國每月每位使用無線電信服務的平均費用是$41,是世界第二貴,僅次於加拿大。加拿大也是拒用華為設備的國家。

大量採用華為設備且人口數較少的英國平均費用是$23,近乎半價。

3. 美國電信商困境
a.即便美國國會對華為充滿敵意,但這次5G網路建置,AT&T甘冒大不諱地把華為載入潛在設備供應商名冊。此舉引起美國國會不滿,陸續有國會成員密會AT&T高層。可AT&T在商言商,明白告知國會華為設備開價最高折扣僅要競爭對手3折!3折!3折!

AT&T高層表示國家安全與股東權益之間是兩難啊~

b. 華為CEO表示希望美國政府可以參考採用英國模式–派駐安全檢查員拆解華為設備的軟硬體,任該國政府仔細檢查各種漏洞或後門。英國政府發表的安全年報中顯示對華為的作法深感信任與滿意,華為未曾隱瞞或拒絕任何英國政府對軟硬體上的檢測需求。

但有英國MI6前特勤官員Bigel Inkster表達不同意見,認為這不過是演戲作態,只是亡羊補牢。

c. Ericsson與Nokia兩家營業額總和還抵不上一家華為,經濟規模差異很大。而前二者財務狀況也不太妙,Ericsson甚至要資遣數千位員工。美國國家安全官員擔心世界局勢發展到最後,美國不得不使用華為設備。Mike Rogers,前國會議員也是眾議院的特勤委員會主席就於2012年針對華為的報告表示:「很可能10年內華為將成為唯一選項。」

柯達進軍區塊鍊

連柯達(Eastman Kodak)這種公司都能在宣布進軍blockchain coin之後,股價瞬間從3塊漲到9塊多,可見市場上的笨蛋比例不低。

大麻品牌化是必然

FT上不錯的長篇報導「Californian growers and retailers brace for cannabis competition

幾個可以注意的點:

1. 加州成為美國最大的大麻娛樂用途合法化的州。

事實上我還在加州念法學院時,很多女同學都有吸食大麻的習慣。吸high了還半夜找我討論Richard Posner法官的經濟分析觀點。(說過了,美國有很多比你聰明還比你認真的怪咖,不要只看到人家在玩的那面)

2. 大麻終端價格因為競爭而下跌不少,1980年代每磅約$5500美元,到今天約$600美元。剩1折,跌幅不可謂不大。

3. 許多VC以為大麻很好賺,所以現在資金很廉價的環境下,已經約有$3億多美元投資在加州大麻種植、生產與銷配等領域。

台灣大概很難看到什麼新興農產品短短一兩年內民間投入近百億台幣資金的。

我的看法:
a.我認為大麻毛利率在競爭之下會下降得很快,售價應該很快就會跟煙草、雪茄看齊。

b.這過程,品牌化是必然,一者提高消費者辨識度與習慣,二者維持毛利率,三者降低整體行銷費用。

我目前認為應該會介於雪茄與煙草之間。

比方說除了如雪茄產地(如古巴)炒作之外,更多的會是在手作廠的手藝與風味,例如我喜歡Dunhill與Romeo y Julieta二牌的Churchill size。又或者某些斗草品牌講究口味調配(Dunhill The Aperitif我也蠻推的)。

大麻這塊,認為風味調整上會比雪茄更有職人存在的空間,這也表示職人品牌可以存在。但產地性應該會比斗草更強,所以莊園品牌也會存在。

c. 投資上則尚嫌太早,一動不如一靜。

d. 台灣這種地狹人稠的地方,發展大麻種植與出口或許不錯。前提是大麻必須合法化。政治上道德魔人與利益團體太多,難度很高。

從契約理論看台灣為何加班多

前言:本文分兩部分,前半簡單談為什麼我認為民進黨這次勞基法修法方向正確。後半則會從經濟分析角度切入勞雇契約與過勞問題。建議讀者先讀過我之前寫的「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然後綜合二者。

2016年底民進黨搞了個「一例一休」,我在2017年1月初就撰文大罵這個法律箝制勞動契約的彈性,很多邊際企業與邊際勞工會因此失業。而許多中小企業被迫放棄「急單」,要知道,這些中小企業很高比例是靠一般訂單維持不倒(僅夠支付日常開銷),獲利(包含員工年終獎金)得靠急單。

我推測的與實際上打聽到的一樣:中南部一堆工廠或菜市場無名服飾店這類邊際小企業被一例一休整得慘兮兮,因此失業的中年婦女勞工大有人在。動搖到民進黨的票倉,再次修法應是必然。

果然才一年蔡英文政府就受不了,重新把應有的契約彈性還給民間。

是否會如某些「勞動法泰斗」宣稱

「恭喜雇主、賀喜雇主,週休二日再見…
…因為以後雇主讓勞工於休息日加班後,只要得到勞工同意,不僅不用付出加班費,補休也可以1:1,補休時間因為由勞資雙方協商,雇主當然選擇最空閒的時間讓勞工補休(但未必是勞工希望的補休時間)。
試問,以後雇主讓勞工於休息日加班,都不會增加任何成本。台灣勞工還能有週休二日嗎?…」

完全不會,只能說台灣法律系教授的經濟學訓練乃至於經濟學感受都非常差,對真實世界往往也極為無知,所以總是從法匠的狹隘眼光,判斷卻每每出錯而不自知。

一者,並非每個勞工都希望週休二日,有些底層勞工是希望能多增加加班機會的,一例一休剝奪了這個彈性。而新法還給雇主與勞工應有的彈性。

二者,是否雇主都會選擇補休來規避加班費?也不見得,這牽涉到產業景氣等侷限條件。當景氣可見得好時,雇主預期整年產線都會很滿時,要吸引員工加班,雇主不但會提供加班費,甚至還會提供獎金鼓勵加班。

當未來數年公司前景有高度可預期性的成長,則雇主會傾向增加人力,而非一昧要求既有員工加班。因為雇主也很清楚,加班的生產力邊際遞減非常快,也非長久之計。是的,我強調過無數次了,身為雇主,我與多數雇主一樣,並不喜歡員工加班;公司多數員工常常加班這代表人力資源管理肯定出問題。

那為什麼還存在這麼多加班安排?本文後半會進一步討論。
繼續閱讀 “從契約理論看台灣為何加班多”

沒有新舊經濟學,只有可以被科學驗證的經濟學

姑且不論郝明義先生當年反對服貿黑箱操作的立論根本違背 基本憲法第23條邏輯– 如果是開放人民自由者,毋須通過嚴格違憲審查,甚至毋須立法。

也姑且不論台灣因為郝明義這群人的錯誤論點主張,失去ECFA從而失去更多與他國對等開放的機會,淪為近乎與北韓一樣是目前世界最被孤立的政治實體之一。

現在郝先生又跳出來投書蘋果日報宣稱

…而《勞基法》這次修惡,不只是在那些勞動條件的惡化,更在於又再次讓大家看到政府在經濟與產業政策上完全沒有前瞻視野、沒有改變的勇氣。今天的《勞基法》根本沒法兼顧新經濟與知識經濟的需求,是眾所皆知的。但這次修法不但看不到應有的調整,所謂彈性調整也更多是方便了「為舊有工業模式壓榨人力資源」。
許多學者都指出,這會耽誤許多產業應有的轉型和升級,背道而馳,造成更大的危機。以林宗弘為代表,他認為政府若不針對結構性問題進行產業轉型及升級,若不解決少子化造成的缺工問題,只是把壓力推到勞工頭上,「即便修了法,中小企業一樣撐不了幾年。」…

幾點個人看法如下:

1. 沒有新舊經濟學,只有可以被科學驗證的經濟學

的確許多經濟學家為了混口飯騙吃騙喝而發明各種炫目的名詞或理論,但經濟學始終是一門實證科學,再炫目的理論(如檸檬車市場理論)或再崇高的理想(如共產主義)都要通過事實驗證。限制工時、提高基本工資、限制工作日數等等政府對勞動契約的micro-management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這在經濟學邏輯與實證上都早有定論。價格管制必然帶來租值消散,這點也是通過科學驗證。

換言之,這次郝先生又拿著錯誤的論點試圖左右國策時,即便出發點再怎麼良善,如果是違背科學邏輯的主張,那也是在誤導群眾甚或嘩眾取寵。

2. 產業升級不是玩RPG遊戲

產業升級不是天真無知的學者所想得那樣容易,更不是立法要求產業升級,明天大家就通通升上去。事實上胡亂立法,或胡亂透過貨幣政策以為可以逼迫產業升級的下場,只會是死到十八層地獄再下挖20尺!

如果產業升級真那麼容易,試問日本工業技術如此發達多年下,為何依然掌握不了扇葉噴射引擎的關鍵技術?試問台灣為何還無法獨立做出SONY專業等級的CMOS感光晶片?也拿不出整套的高端電影視訊設備? 這種高科技的不談,光談手工具套筒,為何台廠製造品質還趕不上日本,而日本又趕不上德國?台灣、日本搞喇叭單體搞多久了,為何世界最高端的單體大廠依然在歐洲某幾國?

依照經濟學自私的假設,產業升級這麼容易,業主早就升級去了,還輪得到你們這些外人乃至於政府指指點點?正是因為碰到困難了,才會在外觀上看似停滯在某個層級。
 
而郝明義與無知學者們批判台灣產業升級怠惰,好似在批評擱淺的迴游鮭魚,怪牠不夠認真?!要不是客觀因素擱淺,猶如經濟學自私假設,在性慾驅動下,牠早就衝到目的地射精排卵去了,哪需要岸上學者指指點點?

學者天真的幻想對產業實作者而言往往是弊大於利且眼高手低。這群人連改善塑膠製品毛邊處理之生產力的能力都沒有,還奢談整體產業升級?

3. 無從驗證的理論自己當小說出就好

郝明義所宣稱的:「…近幾年,我一直說台灣社會的核心問題,不在政黨之爭,而在(一條大致以35歲為界的年齡線畫出的)不同世代的「陸地思維」對「海洋思維」之爭。這兩種思維之爭,主要在於今天世界的變化之劇,陸地世代的典範與規則不斷被打破,海洋世代的年輕人看不出需要遵循的價值,卻要被繼續壓迫接受。…」

啥是陸地思維、海洋思維?內容不過是一堆抽象且真實世界無從觀察更無從驗證的囈語。當然這種囈語只能當小說,要拿來當作制度改革甚至資源分配原則,真是癡人與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