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再檢驗– 台灣12月外銷訂單衰退10%

今日新聞與社論分別印證過去兩項看法:

1.我應該是相當早(2007年)就提出依據「要素平價理論」,台灣在外銷市場與中國高度重疊的前提下,台灣人平均薪資不僅成長率要大幅下修,甚至可能出現衰退之預測。 (參見:「開放大陸勞工來台會降低台灣人薪資水平?」 )

經濟日報:「實質薪資倒退17年 警訊浮現



quote:”台灣陷入低薪的困境,其實早已印證了國際經濟的「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FPE),也就是透過生產要素的移動或商品交易,最終都會使所有地區的生產要素價格趨近相等的道理,尤其台灣屬於小型開放型經濟體系,在國際化的趨勢下更難以倖免。”

12年後我們回顧,經濟學掌握正確關鍵侷限條件下的科學預測力果然驚人。

毋傭多言的是,該社論中批評的「一例一休」政策,小弟也於2017年1月撰文批評並提出預測(https://tinyurl.com/yadzh63u ),其中因為政府部分放寬執法力道,以及川普上台後成功的減稅與法規放寬政策所帶來的榮景,部分抵消了錯誤勞動法規的成本。

但幾項預測依然部分成真:邊際勞工失業率必定上升、邊際企業倒閉率必定上升、許多企業會選擇假日不提供服務甚或營運日期減少、平均年終獎金將下降、全面性物價上漲

隨後的中美貿易戰提高全球整體交易費用,必然在消費與投資面都有負面影響,這也帶到下一點。

2. 2018年以來我用多篇文章反覆闡釋:中美貿易戰雙方皆輸,而提高的交易費用更是不利。那些聲稱美國可以輕易贏取貿易戰的言論,不是經濟學不及格的愚蠢觀點,就是別有用心的帶風向。

這點只要稍具正確經濟感受與經濟邏輯者均能指出其錯誤。

我更指出:傳說中的轉單榮景不存在(少部分轉單存在,但大規模轉單不可能);台商回台建廠也是一樣,少數個案存在,大規模回頭建廠不可能(https://tinyurl.com/y9fawoyx )。


果然新聞「寒冬來了 外銷訂單大衰退 」:

經濟部昨(21)日公布去(2018)年12月外銷訂單金額為433.8億美元,年減10.5%,跌幅超出市場預期,顯示美中貿易衝突,已造成全球需求下滑,我接單寒冬來臨

經濟部更預期今年1月接單續減11.8%至14.1%,今年第1季接單跌幅都會很明顯。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七大貨品接單成長率全面翻黑。

機械接單年減22.5%,而向來為我接單主力的資通訊產品接單年減13%,兩項產品接單跌幅幾乎等於金融海嘯期間。…

…原本不在課稅清單中的資通訊及電子產品,去年12月接單紛紛轉呈負成長,其中資通訊產品接單為近十年來最大跌幅…”



結論:

A. 掌握正確經濟學邏輯,不需要扮高深,只要最基礎的價格理論夠堅實,佐以對真實世界侷限條件的理解夠客觀深入,預測大方向成功率是可以相當高的。但也正因為價格理論易懂難精,所以我們會看到一堆偽專家往錯誤百出、處處矛盾的總體經濟學理論方向走,把玩各種數學公式、統計數字卻連一次正確預測都做不到。

B. 我在「經濟水晶球 」與「Alchian-Allen定律」中預測:


「中國方面將會因小鬧的貿易戰而被迫生產產品往高素質方向走,也就是說中國生產高端化、高品質化會是接下來必然出現的結果,某方面來說「中國製造2025」會以此形式達標。

10~20年內,「中國製造」將成為高品質代名詞。

若美國還佐以緊縮的移民政策,將更有利於中國製造加速升級。」

目前看來走勢均符合預期。

有鑑於我在2007年就預測未來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台灣實質薪資成長將大幅受限,並於12年後證明眼光無誤。中國製造品質將大幅躍升這點我們也慢慢等待吧。

補貼風電叫產業發展,那過去補貼裕隆叫什麼?

老讀者都知道,我一貫認為「需要補助才能存活的產業根本沒存在之必要」。
其背後經濟邏輯很簡單:

1. 比較優勢定律:需要補助才能存活只代表該產業根本不符合比較優勢定律。換言之以國際貿易來看,你一直想要用短處去攻擊他人長處,愚蠢至極。

2. 資源排擠與錯置:政府以稅金來補助低優勢產業,背後代表是強迫競爭優勢者移轉部分財產給競爭劣勢者。

如果是出於競爭優勢者自願,商業層面可看做是「民間投資」,壓寶現今看來劣勢但未來有發展的行業。可能對可能錯,但在私有產權制度下,風險由出資者自行承擔,外人無置喙之餘地。經濟效率上也無疑問。

從人際關係層面可看做投資、人情亦或是慈善捐助。例如對競爭完全劣勢的肢障、智障人士的捐助,我認為應該在文化道德與稅制層面多多鼓勵私人為之。
但政府的稅金卻是透過合法暴力從人民口袋徵收而來,並無與之對價的政府服務。是的,多繳稅的人不見得拿到更多政府服務;反而許多不用繳稅的族群拿得不少政府資源。
這點也註定政府花費稅金效率肯定不高 — 慷他人之慨為他人辦事一向是效率最低的安排,此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Milton Friedman之名言。

這也表示,政府補助的下場往往反而是把資源從原本可以更有效率的運用轉到無效或低效用途上。

3. 尋租
為了獲取與繼續獲取政府補助,官商間的尋租行為必然發生。貪汙舞弊也必然存在。這部份同樣存在「資源被從高效率之手硬移轉到低效或無效之手上」。而尋租的成功甚制度化後,將鼓勵社會更多人去從事這種不事生產甚至反生產的行為。

好笑的是,我們看到一群覺青大義凜然地批評過去國民黨裙帶資本關係,卻又雙重標準地面對小英政府的風電、太陽能補貼行為。

而這群人一貫迴避(包含這兩天跳出來的ptt之神)的,除了上述經濟行為上的侷限條件,還有「風電太陽能發電極端不穩定且難以控制」這個天然客觀侷限條件。

在沒有合理成本、有效的儲電技術之前,此侷限條件註定風電、太陽能不可能為一海島的基載電力來源。

再者,本人也一再強調,身為海島的環境,能否承擔風電太陽能這種單位土地產電量遠低於火力、核能的發電方式。邊際土地代價的可預見飆漲,這麼簡單稍具商業感受的朋友都能發現,如果這群人笨到看不出來,又如何能相信他們的能源決策呢。

造謠中國隱匿豬瘟疫情又一例


又看到有人在爆料公社鬼扯:「…由於大陸封鎖消息,所以關在大陸看守所的時候,完全不知道任何非洲豬瘟的訊息,我還吃了個把月的豬頭皮………」(https://www.bc3ts.com/post/16559

真噁心!

以下是中國最官方最馬屁的人民日報截圖:

2018/08/06 人民網:「我國首次發生非洲豬瘟疫情」

2018/09/17 人民日報第十版:「全力以赴做好非洲豬瘟疫情防控」

2018/09/27 人民日報頭版:「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指出,8月以來非洲豬瘟疫情在我國多個省份點狀散發…」

2019/01/17 人民日報第四版:「胡春華在非洲豬瘟防控工作座談會上強調….」

尤其是2018/9/27這天頭版就寫了「非洲豬瘟疫情在我國多個省份點狀散發….」幾個字,還中國政府隱匿哩。

最好大陸看守所連人民日報都不准看(根據我查得資料,中國看守所收押嫌疑犯可以看報紙)。

On SF Express speech controlling issue

If we take the “speech overseeing conducts” of SF Express as a kind of tying arrangements, then everything would be easier to be understood.

As I discussed in the “How much does a ghost worth,” tying arrangements with negative-value conditions will raise the costs of the consumers or dwindle the utility. It will lead to less consumptions and decrease the incomes of the supplier.

As long as enough clients cared about their right to free speech so much as they claimed, SF Express would suffer significant wealth eroding, no matter it is a privated owned, public issued, or governmental company.

On the other hand, if SF Express is the only one who insists such negative conditions, the plunge in its wealth will also be an attractive opportunity for its competitors. The consumers will be benefited anyway.

Extremely speaking, if the speech-control requirements are held indifferently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t’s indifferent to the consumers after all. It would be like no pork in the Muslims countries.

For me, the ban of the right to eating pork is similar to the right to freely speaking. Either one is constraints on personal freedoms. You may take it and choose other kind of meats to eat. In the same way, you may accept it and choose to avoid some sensetive subjects for the government. Otherwise, you could always run away from the countries you cannot stand. It happens all the time throughtout the human history. You may also try to climb up to be one of the top governers and change the rules.

Most people choose to stay as usual is only because they don’t care the right so much as they claimed.

Hence, there is no need for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to involve in this being-unmentionable-for-few-people thing.

計程車與Uber車輛清潔的簡易經濟分析

有論者認為:「共享經濟的Uber多是私家車,應該沒有營業用計程車那麼努力維護車輛清潔。」
這理論不太對。

理論上推斷也應該是Uber比較清潔,原因在於Uber的體系客戶容易抱怨,也容易分享抱怨。Uber方面處理費用也低–藉此抱怨直接解約即可。

但解約對Uber司機意味收入瞬間降至零,成本極高。一般Uber司機難以靠自己攬客。

相反的,計程車司機靠行者,車隊管理強度不如Uber(因為有很多行可靠);若是不靠行者就更沒有這層顧慮。計程車本身的外觀保證了一定數量隨機客人;即便有客人抱怨甚至網上分享,也不見得能影響多少該司機的「路邊攬客收入」。

因此從正確的經濟邏輯看,Uber司機反而有更高動力去維護乘坐品質與清潔。

驗證上我們可以從Ube 尊榮會比菁英車款更乾淨這點上得到證明。因為前者讓客人客訴的代價大過後者。

中美貿易戰再回顧–黃豆飼料價格打臉胡阿萍

猶記得偽財經專家胡阿萍去年中還不斷聲稱:「中國沒有美國黃豆會活不下去」呢~

我們看看中國自己境內的「豆一連續期貨價格」變化吧。

2018年4月份中美貿易戰剛剛吹響號角沒多久,中國祭出黃豆關稅,豆一價格來到最高的每手4122RMB,之後一路震盪下跌來到2018/12/17的每手3112RMB,跌幅達24.5%。
這像是黃豆缺貨的樣子嗎?科科。

我們再看差不多時期的美國芝加哥黃豆連續期貨報價:
2018/04/13 — $1054.2
2018/07/16 — $829.5
2018/12/17 — $904.75
(值得一提,2014年5月芝加哥黃豆曾來到$1500以上價位)

重要的侷限條件還有2018年8月後中國發生非洲豬瘟這個理應推升黃豆價格的事件。何解?
目前最新中國撲殺豬隻總量達90萬頭,相較總飼養數量近5億頭來說,比例甚小。但政府強力介入與豬農自我保護意識下,豬飼料需求是上升的(部分豬農放棄餿水轉用飼料)。這點我們可以從豬飼料豆粕報價驗證。(特別說明,下半年飼料價格變化其實可以排除中國年節前的預期豬肉需求影響,因為豬隻屠宰前2個月通常換吃只有玉米豆粉等成分的飼料,因此若此因子有影響,應該也是在12月和隔年1月份價格上)

非洲豬瘟爆發前後安徽省的豬飼料豆粕報價分別是:
2018/07/01 — ¥3168
2018/08/01 — ¥3205
2018/09/01 — ¥3316
2018/10/01 — ¥3417
2018/11/01 — ¥3726
2018/12/01 — ¥3375
2019/01/01 — ¥3115

很明顯8月中爆發疫情後,9月~11月的飼料價格有一定之漲幅(約16%),但很快12月後又開始下跌。從這些價格變化來看,實在看不出胡阿萍去年中宣稱的「中國豬農買不到美國黃豆要完蛋」。


同時從此價格變化,我也大膽推測非洲豬瘟疫情在中國並不如想像中嚴重,甚至已在可控範圍。

新聞:「美中休戰豆農得利?彭博:中國都是黃豆貿易的大贏家

論平等

邏輯上而言,人人要做到實質平等,只有把每個人的都降到植物人水平才有可能。

只要「各有所長」這個現象存在,則實質上就不可能「人人平等」。因為每種長才的市場需求性不同,必然帶來金錢與非金錢收入之不同,從而使每個人能掌握與動用的資源也不同。

因此憲法的平等權只能是指「法律程序上的平等」,而不可能是「實質平等」。因為一旦往實質平等方向走,必然帶來尋租空間與整體社會租值消散。

這也是說,那些追求「人人平等」的論調,無非是:1. 論者極為無知,或2. 論者的專長就是靠政治唬爛來獲利。

美國民事訴訟何時可以要求陪審團?


簡單回答如下:

1. 根據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七案:「In suits at common law, where the value in controversy shall exceed twenty dollars, the right of trial by jury shall be preserved, and no fact tried by a jury, shall be otherwise reexamined in any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than according to the rules of the common law.」
基本上只要訴訟金額超過20美元的法律案件都可以請求陪審團審判。
但問題就出在「法律案件」的定義。

2. 在Common law的領域,司法案件基本上分為:case of law and case of equity。
在過去英國法律時代(特別是英格蘭與威爾斯),case of law是由common law judge來審判,由陪審團來認定事實。
Case of equity則是由chancerycourt 的chancellors作審判,不會有陪審團出現。
就歷史來說,judge比較是獨立在「國王」之外的司法體系。chancellors則是由「國王提供的另一條解決紛爭管道」。chancellors又被稱為「國王的良心守護者(The Keepers of King‘s Conscience)」,傳統上有關信託法領域或土地法相關,都屬於case of equity。

3. 但美國法系雖然已經沒有二種法庭的區別,卻還存在二種案件的不同。這造成案件究竟能否申請陪審團的差異。
法官碰上這塊,都還是要從過去200年的案例法中來判斷手上這個案件是case of law 或case of Equit。

一個簡單的判斷標準:只要請求金錢上的損害賠償,8成都是case of law,都可以申請陪審團。反之,如果是請求跟金錢無關的,大概都屬於equity。

但也有例外啦,例如一樣請求金錢損害賠償,但案件是牽涉到「違反忠誠義務(breach of fiduciary duty)」,依照案例法歷史,還是屬於equity領域,不能申請陪審團。

But!在1990年的Chauffeurs, Teamsters & Helpers, Local No.39 v. Terry這個案子中,涉及的明明是有關工會代表未善盡代表義務這種很像忠誠義務的案件,聯邦最高法院卻認為是case of law,可以請求陪審團審判。

所以其實這一塊沒有100%的標準答案可言。
以上是簡單的英美法律常識。

Ella and Louis


Ella Fitzgerald和Louis Armstrong兩大Jazz巨匠合作的這張專輯也是超好聽呢~

Ella嗓音真是美,甜絲絲地,歌唱技巧沒話說,不虧是拿了14次葛萊美獎的the first lady of song。

Louis著名的沙啞嗓音仍控制自如,小喇叭也吹得鑊氣十足,在Andrew Jone設計的這對UB5書架喇叭上,金屬光澤熠熠生輝,彷彿剛大火一氣呵成冒著煙的蔥爆牛肉,鐵板獨特的香味直撲鼻而來。

伴奏可也是Jazz大師Oscar Peterson,這種組合太猛了。雖是1956年錄音的作品,依然活靈活現!

專輯中的「Under A Blanket of Blue 」兩人對唱得真好,值得一聽:
https://youtu.be/yze147TmBKQ

與政府見解不同可以叫做「散布不實言論」嗎?

真可笑的法律人,碰上中國議題,連「言論自由標準都可以變更」。

如果人民對政府發佈之消息提出合理質疑的自由都沒有,還談什麼言論自由?

特別這個小英政府對中國非洲豬瘟議題各種睜眼說瞎話的壞記錄罄竹難書!明明2018年8月聯合國已經收到也公開中國非洲豬瘟疫情,此間台灣政府還能瞎扯中國隱匿疫情。

顯然「散布不實疫情言論」者是堂堂台灣政府吧?

與此同時,若人民舉出事實反駁政府消息,卻只因看法與政府不同而被套上「散布不實疫情言論」處罰,這種民主國家還真是比獨裁專制國家好不到哪去。

而如果法律人的法律見解出發點是依據政治偏見而非事實,這類法匠也難怪在卡管案上可以噁心地扭曲解釋大學法。

文章連結:【非洲豬瘟】散布不實疫情言論 小心被重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