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蝦皮這兩年免運費策略殺得台灣電商如PCHome哀哀叫。

本文先簡單經濟分析蝦皮的競爭策略,然後回頭分享我跟PCHome合作的不愉快經驗。

最近發展看來,開始有人出來聲稱要檢討蝦皮是否為陸資背景。

果然歐美法律之陋習台灣是學得很好 — 競爭不過別人,就拿無理法律出來耍流氓。

除了歐美失敗廠商常搞的反托拉斯法(台灣叫公平交易法),台灣還有個「陸資條款」。

先講反托拉斯法,從經濟分析來看,正常買方永遠不會嫌賣方賣得太便宜。

但公平交易法卻稱這是「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是不公平競爭需要立法管制禁止。

顯見立法者對於經濟學無知到一個極點。根據我對美國反托拉斯法的研究,當年Sherman Acts等各種法律之通過,立法者與執政者對於經濟學之無知與誤解有其緣由 — 當年經濟學家錯得離譜而不自知,又被政客利用使然。

當然,也可能立法者故意創造如此尋租的空間,來賺取政治利益,讓遊說團體、公關公司幫競爭落敗公司尋找利益輸送的管道與空間。這是我認為這類法律還存活,甚至被台灣政府照本宣科搬抄過來的理由之一。

掠奪性定價始終只是一個神話,是一個在真實世界不可能成立的競爭模式。

簡單經濟分析如下:

狀況一 — 賠錢賣

一家廠商本錢再如何雄厚,也不可能「永遠」賠錢賣。

當有一天這家賠錢賣廠商終於擠出市場內看得到的敵人而開始漲價時,那些曾經落敗或尚未進入市場的,一看市場租值開始回升,很快就又能重新進入市場。試問這家掠奪性定價策略廠商又要回頭繼續賠錢競爭?而它還能再賠多久?(這邊告訴我們關鍵在於「市場進入障礙」,因此不公平競爭真正存在,多半是既有廠商試圖透過政治法律手段建立進入障礙,如證照制度、資本額限制、各種法規限制,而這偏偏是公平交易法不處理的部份)

又,許多賠錢賣商品的策略執行時,市場內競爭對手甚至發現掠奪定價比自己進貨價還低時,乾脆迂迴從掠奪性定價廠商那邊少量進貨,自己縮小規模慢慢對耗,也是一種真實世界存在的策略。

又,競爭對手可能發現賠錢賣頂多是部分商品,不可能是全部商品時,競爭對手乾脆把會賠錢的訂單都倒給掠奪性定價者,讓它更快自爆死掉。

真實世界早年許文龍奇美壓克力創立時,遇到財大氣粗的競爭對手賠售競爭,許文龍乾脆逆向操作,細算對手成本結構,把對手毛利率賠最慘的品項找出後,奇美逆向漲價,訂單全倒過去,一年對手賠到賣祖產也不夠淘汰出局。

又,競爭對手可能乾脆採取差異化策略,區隔商品本質與內涵,從而提高租值跳脫殺價競爭。便當界就很常看到價格競爭與差異化競爭同時並存於市場中的現象,所以我們才會看到45元便當與千元便當均存在以滿足不同消費需求,反之,同一個消費者可能既享用千元便當,也購買45元便當,本身並無衝突。

真實世界並非不存在賠錢賣策略,但使用者通常心知肚明只能當做暫時性的廣告費用,不可能是長久性的競爭策略。亦或是少部分賠錢商品作為廣告吸引消費者購買能獲利的商品,希冀整體能夠獲利。

黎智英的蘋果日報甫進台灣,一份5元還送蘋果一顆,就是要用賠錢賺知名度的策略,黎智英自己也清楚所賠是廣告費,有其預算上限,達到效果就要收手。

顯然蝦皮也是為了快速在短時間內匯聚台灣市場人氣採取類似的策略。
繼續閱讀 “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國家地理雜誌還真是沒底線–論阿膠

上次國家地理雜誌宣稱因為中國人相信穿山甲壯陽,所以野生穿山甲遭到濫捕的低級文章,我寫了篇「越是禁止買賣,絕種來得越快」,批評國家地理雜誌不但連穿山甲的功效都沒查證,經濟邏輯更是錯誤百出。

沒想到這家雜誌社還真是沒底線,又刊出一篇「中國驢皮需求激增 ,吸引野生動物走私犯」。

裡頭不但對於阿膠用途觀念錯誤,同時一貫地暗示「中國傳統藥劑只是迷信」的氛圍。

更重要的是,驢子幾千年來都是畜牧圈養動物,何時需要獵捕成本高昂的野生驢?況且阿膠使用的驢子有品種限制,專業自詡的國家地理雜誌卻好像渾然不知。

中國自古就有食用驢子的習慣(如驢肉火燒),跟歐美人食用牛羊肉本質上有何差異?為何歐美人可以拿牛羊皮做沙發、做地毯、做隱形眼鏡甚至各種用途,中國人拿驢皮當藥用就成為殘忍行為?豈不雙重標準?

阿膠早在2千多年前西漢成書的神農本草經裡已記載,中國人使用這味藥歷史悠久。膠指驢皮去毛、切塊後多次水萃取後的濾液富含膠質,冷凝後成塊。

藥性:甘、平;歸肺、肝、腎經,主治各種血虛、陰虛而起的症狀。

可適用範圍非常廣,對證之下藥效極好。才不僅僅是國家地理雜誌宣稱的「血液疾病或貧血」。

例如傷寒雜病論中的炙甘草湯一方,重用阿膠,對於心陰陽兩虛引起的心律不整、心律過快、心悸、冠心病、病毒性心肌炎、心內膜炎、心臟弁膜症或甲狀腺機能亢進引起的心律問題都有極好的療效。我的經驗,服用後15分鐘量心律血壓就有大幅改善,藥效速度不輸西藥。
繼續閱讀 “國家地理雜誌還真是沒底線–論阿膠”

評「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

這群留學生好搞笑,護照拿出來看看自己的國籍是否為「Taiwan」?

同時也麻煩提出證據證明世界上有個國家叫「Taiwan」。

這群留學生寫出來的訴願信全文均未提及還被少數國家承認的Republic of China,而是提世界上不被任何國家承認為主權獨立國家的Taiwan。

打開聯合國年鑑,裡面很清楚地記載:China (mainland and Taiwan Province)。你們主張自己出生並成長於台灣,不正是聯合國定義的China嗎?所以挪威政府從而認定你們是Kina是完全符合聯合國邏輯的啊。

Hello~ 你們知道你們的主張剛好跟你們想要的效果是相反嗎?小呆呆們~

PS 那些訴求台灣重返聯合國的政客也是在犯蠢或故意扭曲事實,根據聯合國年鑒,台灣一直在聯合國裡面,從來就沒被踢出去啊。被踢出去的是「蔣介石的代表」。(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

聯合國每年的年鑒只要有提到台灣,必定是載明Taiwan Province of China。既然從沒離開過,又何須重返呢?

聯合國的邏輯是:聯合國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才是聯合國所承認,中國之唯一合法政府;蔣介石政權被聯合國認定是非法政權。台灣不過是中國境內被蔣介石非法政權佔領之一省,而始終是中國之一部分。

當你主張重返聯合國,必然出現兩個難題:

1. 你要以Republic of China身分回聯合國嗎?不好意思,聯合國早認定你是非法政權,China的唯一合法政權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除非你有本事更改聯合國已經決議認定的事實。

2. 你要以Taiwan或Formosa名義加入聯合國嗎?不好意思,聯合國認定你是中國之一省,你得先獨立了才能加入。你敢獨立嗎?

Qualcomm 在中國北京法院提出對Apple的專利訴訟

Qualcomm 在中國北京法院提出對Apple的專利訴訟,要求禁止Apple在中國銷售與生產iPhone。

Qualcomm宣稱Apple侵害了該公司三項關於電源管理與3D Touch技術的非標準核心專利(non-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

而今年初Apple也在美國FTC提出對Qualcomm濫用專利的訴願,同時也在美國法院控告Qualcomm濫收授權金。同時Apple及其供應商一同停止支付Qualcomm相關權利金。

Qualcomm這邊則在美國提出專利侵權訴訟,要求美國政府禁止進口iPhone與iPad相關產品。

現在中國也成為專利訴訟戰場的一部分,Q&A兩家公司的法律戰估計可以養肥很多律師與專家證人

專利權本身就是一種法律擬制的特許壟斷權,但權利範圍如何劃定與行使卻是一大難題,因此專利權與反托拉斯法的競合是塊很複雜也很有趣的領域,剛好是我先前工作的主要內容。

有空再多談一點這部份的判決案例吧。

也談米其林

HTC表示:「我也想歸還股王寶座…蛤?我早就還了?那當我沒說…」

米其林評鑑不過就是家輪胎公司為了增加車主的里程數(加快輪胎磨耗速度)在1900年搞出來的花招。

1920年以前還只是免費贈送的一種宣傳品,常被汽車維修工拿來墊桌腳。

三顆星的分等本身其實說了等於沒說:

一星:”A very good restaurant in its category” (Une très bonne table dans sa catégorie) — 同類別中的優秀餐廳。

二星: “Excellent cooking, worth a detour” (Table excellente, mérite un détour) — 傑出的烹調,值得旅程中繞個路過去吃。

三星: “Exceptional cuisine, worth a special journey” (Une des meilleures tables, vaut le voyage). — 出類拔萃的特殊料理,值得專程去吃。

就我的經驗,米其林餐廳難吃且服務差的我也碰過幾間。說實在這個評鑑很見仁見智,三顆星不見得就一定比一、二星好。價碼比較貴這點倒是機率很高。

評鑑者本身素質到底夠不夠資格評鑑?這也讓人很有疑問啊。我就遇過一些號稱很懂美食的朋友,口味讓我不敢恭維。而事實上口味之於人真的是太過主觀,大家多多少少也碰過這樣的朋友吧?

有位Pascal Remy宣稱自己曾擔任米其林評鑑員並出書描述評鑑工作,很有意思啊:

“Rémy described the French Michelin inspector’s life as lonely, underpaid drudgery, driving around France for weeks on end, dining alone, under intense pressure to file detailed reports on strict deadlines. He maintained that the guide had become lax in its standards. Though Michelin states that its inspectors visited all 4,000 reviewed restaurants in France every 18 months, and all starred restaurants several times a year, Rémy said only about one visit every 3½ years was possible because there were only 11 inspectors in France when he was hired, rather than the 50 or more hinted by Michelin. That number, he said, had shrunk to five by the time he was fired in December 2003.
Rémy also accused the guide of favouritism. He alleged that Michelin treated famous and influential chefs, such as Paul Bocuse and Alain Ducasse, as “untouchable” and not subject to the same rigorous standards as lesser-known chefs. Michelin denied Rémy’s charges, but refused to say how many inspectors it actually employed in France. In response to Rémy’s statement that certain three-star chefs were sacrosanct, Michelin said, “There would be little sense in saying a restaurant was worth three stars if it weren’t true, if for no other reason than that the customer would write and tell us.”
(引自wikipedia)

繼續閱讀 “也談米其林”

WSJ: Where Amazon Is Failing to Dominate: Hollywood

華爾街日報報導:Where Amazon Is Failing to Dominate: Hollywood

1. 本次艾美獎Amazon.com鎩羽而歸,兩手空空;反觀Hulu與Netflix倒是得不少獎。

2. 四年前Amazon.com宣布要自製內容時,特別強調不會遵循傳統的好萊塢製作人制度(靠一流製作人的敏銳直覺做製片投資),而是要根據「大數據」來做科學性的分析投資。

well… 結果大數據慘敗,Amazon.com一年花$45億美元的自製影片無論在口碑、人氣與獲利能力上都慘敗四年前被這群科技人瞧不起的傳統方法所產生的「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

內部員工也表示:「大數據法早就被丟到垃圾桶了。」

(話說某鬼島政府也一度口口必稱大數據哩)

幾個數度艾美獎得主(包含製作人與演員)在Amazon重金禮聘之後,一季就打包走人,並聲稱再也不想跟Amazon有任何合作。

製片人Shawn Ryan形容跟Amazon合作Mad Dog影集的感覺就是「既挫折又困惑( frustrating and confusing)」,一般電視台一天能搞定的作業,到了Amazon那邊卻一個星期還弄不好,而且多頭馬車,根本不曉得誰才是真正能作主的,卻又人人都要發號施令。整個拍攝過程弄得既慢又貴,最後還取消上映,一整個就是浪費金錢與時間。

所謂的Amazon大數據,Shawn表示:「只是把每一件事都搞得一團糟。」

WSJ: Why America Needs Tax Reform

美國小布希總統的首席經濟顧問,現為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院長投稿的好文章「Why America Needs Tax Reform」,值得一讀。

兩個重點我特別標出來:

1. 全球化經濟競爭下,對大企業的資本競爭已經是一個跨國的現狀,政府不可能關起門來自己想要怎麼課稅就亂課,而完全不考慮資本被嚇跑或過門不入的問題。

美國的企業所得稅是OECD國家中最高,如此制度是蠢到死,不改不行。

2. 多數對企業課的重稅,事實上並非由資本家承擔,而是會轉移到勞工身上 — 轉移形式包括:減少升遷與加薪機率、減少生產或辦公設備的更新與改進、減少各種投資機會從而減少勞工收入增加之機會。

我要再強調一次機會成本觀念。課稅是用政府暴力將財產從某些人手上移轉到政府上。

稅金非常至關緊要的機會成本在於:

1. 依照私有產權制度,原本在私人手上的既有資產無論是投資、保存甚至消費,都會在自由市場經濟下得到效率最大化。

政府暴力奪取移轉財產,則這筆財產就失去了原本可以得到最佳化使用的機會。

2. 政府本身效率是否高過私人的使用效率?如果是,那勉強可以合理化暴力奪取這件事。

可偏偏政府效率低得離譜,這變成這筆財產不到失去原本最佳化使用的機會,而被強迫用在低效率的用途上。

特別強調政府即便用稅金從事社會福利工作,其效率也是遠低於私人慈善團體,而其可被貪汙的空間卻是確定的。

也就是說,那些主張對富人課重稅者,往往經濟感受或邏輯是非常差勁的。這些笨蛋甚至不知道課重稅後的經濟效果是什麼,才會蠢到以為重稅可以保護窮人。

我更相信,某些主張重稅的政客,只是在幫自己製造更多貪汙機會而已。

我對近日美股看法 (My thoughts on recent US stock markets.)

I would like to talk about three events that have been in progress for couple years.

1. The dark cloud on the immediate horizon is the Exchange-trade funds, which have grown exponentially in size in the past five years, but never been crucially examined by panicked selling. If the market turns around and the ETF investors decide to abandon their shares out of fear, ETFs would be forced to dump stocks and such behaviors could begin a vicious circle and drag the stock prices into a deeper valley.

And I believe the algorithmic or AI trading could deteriorate such situation.

2. The S&P 500 has reached 19 times of P/E ratio, higher than the historical average of about 15.

Readers might read my article on P/E ratio first— “談本益比觀念的對與錯 ”

I think the 19 times of P/E ratio is not the problem itself. It simply reflects the reality of extremely low interest rates for almost a decade. The artificial manipulation of interest rates can mislead the prices of time of the markets, distort the anticipates of incomes, and increase the information costs. Therefore, the interest rates are the causes and the high P/E ratio is nothing but the unavoidable effect. “Action and reaction,” as they said. 

You shall not explain facts by facts.


3. The low interest rates also have encouraged a lot of corporate-share-buyback plans by borrowing, which has been one of the factors boosted the stock price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And I wouldn’t say it is a healthy phenomenon, despite Warren Buffett’s preference.

All these factors imply that the intrinsic economic progress might be left behind the raising prices of the capital markets. The diversion of these two, the reality and the artificial finance system, is the major cause of most financial crises.

As I said in the last article, “榮景或低成長的十字路口 (We are at the crossroads of prosperity or low progress) ,” the monetary policy of Fed and the uncertain success of the economic reforms by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re two key factors in my prediction of the US economy and the performance of its stock markets. Once either one went wrong, the bear could show up all of a sudden.

PS.

1. There can be high settlement or bankruptcy risks for small or over-diversified ETFs in the bear markets. Although the investors can get back their shares of the real assets, it could be worthless after all. And such fear could induce investors and the ETF managers, who by doing so is breaking the contracts, to dump their holdings for money.

2. There can be even higher risks for leverage, inverse, or complex-designed derivative ETFs in a down turn. And I guess the bankruptcy administrators assigned by the courts would probably choose to sell the stocks or bonds and to cancel or abolish the complex derivative financial contracts for cash as soon as possible, which could cause the vicious circle as I mentioned in the article.

At present the ETFs go too far from the original purpose. For me, many of them are more like derivative goods rather than pure investing vehicles. It’s kind of new fashion for people of means. But we have no idea what would really happen when the tide is out. We can wait and see.

回覆網友提問

網友Che Ju Chuang提問:

「敢問元毓,您是無條件投降派的嗎?
歷史也告訴我們,有些東西不流血不死人是沒辦法得到的
這其中可能包含了您主張的自由經濟……」

我簡單回覆如下:

1. 主和不代表是無條件投降,你跳得太快了。

同時,我們必須客觀審視彼此實力,才能知悉主戰、主和究竟最有利策略為何。而不是一昧情緒性地只想打一仗爽一下,壓根不顧勝率。這就是孫子兵法之精髓。

台灣在1992年以前可以談到很好的條件,可惜被愚蠢的李登輝戒急用忍走到今日之困境。

2. 如果明知流血死人也得不到的東西,為何還要選擇流血死人?豈不愚蠢?

3. 自由經濟不見得要流血死人,反之流血死人也不見得會得到自由經濟。英國從大憲章以來,逐步地縮減皇權、增加貴族與公民權,就不是靠革命拋頭顱取得,而是靠皇家、貴族、公民之間幾百年的折衝、妥協漸漸取得,直到18、19世紀高度自由經濟方有大英國協的國富民強。

同時間法國大革命靠謊言誅殺明明做得不錯的皇室,靠民粹進行極端暴力政治鬥爭,多少人頭落地,試問有何自由平等博愛之成果可言?!

歷史知道多一點,就不會輕易相信革命與戰爭。

4. 以兩岸關係來看,雙方軍備費用與實力不斷拉大(中國2016軍費支出$215B USD,台灣僅$9.9B USD),台灣這邊軍費佔GDP比重逐年下降,到蔡英文就任這一年更降至2%不到。

尚甭提蔡英文政府把台灣能源政策搞爛成欲50%依賴不穩定且全靠海運LNG船的天然氣發電上。自給發電不到2週就斷炊,人家根本簡單封鎖台灣港口你自己就要投降了。

這是要搞台獨、決心武裝捍衛台灣的政府會有的作為嗎?

經濟學很重要的一個觀點,就是:不要看一個人說什麼,要看他實際做了什麼。

台獨主張者只有嘴巴上勇武捍衛,實際行動卻是讓台灣能源來源更為不穩、軍費不斷降低、大搞福利政策削弱國家經濟實力。我多次說笑:說不定蔡英文正是中共派來統戰台灣的最佳間諜!

打仗打的是資源,如此讓國家越來越貧,肥只肥政客的政府,實在看不出來對戰爭究竟準備了什麼,看不出來台獨支持者的信心基礎究竟何在?莫非通通是阿Q,搞精神勝利法?

看懂段子

話說朱自清跟父親其實感情並不好,放任生病父親與妻子挨餓忍飢卻不願負擔家用。朱父甚至將慘狀告知朱自清任教之學校,情況嚴重到博得校方同情,同意將朱自清部分薪資直接匯給老家,引起朱自清大大不滿(可事實上朱自清主要收入來自於稿件,教書僅是很小一部分)。最後朱自清元配妻子也因肺病31歲即過世。自然也看不到三年後朱自清與續弦的如膠似漆了。

猶如徐志摩寫了篇感人肺腑的「我的彼得」,紀念他與張幼儀那僅三歲就夭折的二兒子。但事實上徐志摩一生只見過彼得一面,還是1922年3月彼得甫出生,徐風塵僕僕從英國到德國張幼儀處,對孤身於異國拼死拼活生產完約一星期的妻子要求簽字離婚。

為什麼徐志摩在英國,而張幼儀卻跑去德國生產呢?其實原本張幼儀是去英國找徐志摩團圓,但徐志摩射後不理,認為張幼儀的存在丟他臉,也間接阻礙他追求新愛情,所以要張幼儀滾去德國張之親兄處。張幼儀到了德國發現自己懷孕了,也只能就地養孕待產。

這些一流的文人,都文情並茂地好蔡英文喔。

PS 還好我有讀點書,不只看得懂段子,也看得懂文人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