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設計師比稿

Jack Dai很清楚地點出這些設計公司忽略(或故意忽略)之所以要比稿,是因為訊息費用很高。跟設計師打過交道就知道,這群人往往說得天花亂墜,拿出來的東西粗製濫造是很常發生,在實際拿出作品之前,訊息費用高得驚人。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知名度夠高,作品穩定度夠高的設計師就可能免去比稿,因為本人的品牌累積消弭了這個資訊費用。

而我要點出Jack沒提到的一個點,就是:

買家要的是「能夠有產出的作品」,而不是「設計師的勞動」!

設計師普遍過度膨脹、過度誇大自己的貢獻,我自己就親身碰過好幾個,在我面前炫耀某某品牌規劃全靠他怎樣運籌安排,如今才得以聞名台灣甚至海外…

只是我剛好認識這些品牌的創辦人,深知品牌聞名並非靠這種錦上添花般的設計,而是從製造面到營銷面的深耕。我更清楚,這些主事者眼中,這位所謂「品牌操盤級設計師」只不過是一個隨時可以被換掉、被取代的合作廠商,重要性還遠不如某些原料上游商。

此段正在說明,設計業界除了本身的浮誇與自吹增加了不少業主的訊息費用,才使得有錢的業主採用「比稿」手段外,設計業界誤以為自己的勞動都值錢,其實是毫無根據的妄想。進一步談,我認為許多時候A、B、C等設計師提出的稿都不錯,但究竟實現後可以為雇主帶來多少收入?貢獻了多少比例?這個費用其實也不低。

這是說,我可能分別採取ABC的設計,都得到差不多的收入。則ABC的作品彼此的可取代性其實很高,競爭之下當然就註定ABC三位設計師的收入不高。

我說得更直白一點吧 — 多數設計師其實只是不肯面對「自己的專業原來不太值錢(經濟學上叫『可取代性很高』)」這個事實。

再談PCHome

從此篇訪問看來,當主事者認為競爭下租值流失,與產品服務品質無關、與侷限條件無關,而是與籌資能力有關時,我們也真的只能看他慢慢樓塌了。

幾個重點我再談談:

1. 電商平台的規模經濟很重要,規模出不來,就會一直像ASAP那樣長期虧損不堪;規模出來了,像阿里巴巴集團等大陸電商可以創造驚人的利潤。

PCHome的購物與商店街先前也是享受了規模經濟的好處。因此網家股價2015年中股價破500元。

但台灣市場太小是個先天的侷限條件,造成規模成長到一定程度就碰上天險,轉往他國另起爐灶並非易事。詹先生也看到此侷限,試圖轉往美國、日本與東南亞市場,成果如何就等年底或明年的財報囉。

2. 電商進入門檻說低不低,但也說高不高,因此當有相當資本實力的蝦皮進來,即便總體上遠不能取代PCHome,但邊際上卻有超強的壓低邊際利益的力量,造成PCHome如欲與其打補貼戰,財報瞬間變難看。 如放任不管,價格敏感的商家遲早會跑光。

商家之所以價格如此敏感,是因為網路購物的本質 — 商品差異化難以凸顯,除了少數天王級大牌,多數商品無論品牌大小上了電商平台幾乎多只能削價競爭。商家端面對此侷限條件,當然會反過來對使用電商平台服務的代價錙銖必較。

這點侷限條件就連美國的Amazon也一樣受拘束。先前我們提過Amazon財務數字(2017年Operating Income北美零售$2837M,國際零售 -$3062M,AWS $4331M),除了在美國本土其零售有利可圖外,Amazon在世界各地的零售則是虧損嚴重。二者加總等於Amazon生意做那麼大(2017年營收$177.87B),其實多在做白工。

Amazon如今真正獲利來源是雲端事業。這也說明競爭之下,電商平台租值不如外界形容的那樣美好。

3. Amazon在技術上的耕耘養出AWS這隻金雞母,PCHome呢?技術這塊田耕耘了多少,騙得了人嗎?

詹先生宣稱網站介面「慢慢變難用」是自然,我身為PCHome與Amazon的曾經合作廠商與一般使用者,我只能說:「聽你在放屁 」XD

——————————————–
我寫過關於PCHome與蝦皮競爭的幾篇文章:

「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PCHome競爭下的租值流失」

「ASAP其快速到貨策略為何註定失敗?」

「再談PCHome–以經濟分析觀之」

經濟分析的牛刀小試

【經濟分析–小試牛刀】

延續我今天批判Emmy Hu錯誤的經濟邏輯,並從網友陳安安舉例的夾娃娃機店風潮,我們可以繼續往下推論,並從事實上得到驗證:

“這邊順道談一下從餐飲業來判斷景氣的正確分析方式。

經濟學看重的是邊際分析,因為邊際轉變可以反推侷限條件的轉變,從而幫助我們知道大環境是否真的在變化?往哪個方向變化。

百貨公司的餐廳多半是知名店家(如瓦城集團、王品集團、鼎泰豐或日本駐台名店…等),這些高租值餐飲本身當然也會因環境不同而有租值變化,但外人要觀察出來並不容易(拿得到內帳才能看出真實變化)。

要簡單又正確地觀察景氣,以經濟學邊際分析入手,應該從鬧區邊緣、住宅區裡的名不見經傳小店觀察。

通常我會從:新開無名小店的裝潢(可查知店主的未來收入預期)、開店速度(可查知現金流速)與倒店頂讓速度(真實景氣)三者切入。

網友陳安安觀察夾娃娃機店的角度非常正確:連前家店招牌裝潢都不改,直接機器擺入就開夾娃娃機店,證明店家只想賺快錢,也清楚知道機會稍縱即逝,更清楚未來收入預期也不多,所以才選擇幾乎不更改裝潢直接上陣搶錢。夾娃娃機店的多層轉包契約,店家主與機器主分離,代表邊際上的開店資金不夠雄厚,風險承擔能力也不夠,才會出現這種契約安排。還有,夾娃娃機的邊際利益掉得極快,就我的觀察研究,三年來下跌9成不止!

因此大量風行猶如蛋塔熱潮的夾娃娃機店,恰恰證明景氣不如想像好。”

夾娃娃機店的存在明顯彰顯店主(無論自有或承租)對於在該處未來收入流的預期是低的,所以才會選擇這種賺快錢的經營模式。當此種商業模式大行其道,則表示有相當多人對「土地」這項生產要素的未來租值預期是下降的。

回頭對照夾娃娃機風起雲湧的這三年,恰恰是台灣房地產價格重挫的三年 — 依據國泰建設房地產指數,全國成交均價2015Q1、2016Q1、2017Q1分別是:$28.9、$26.75、$23.92(萬/坪)。

以上足以證明經濟學的邊際分析觀察正確性極高。

而土地身為最重要生產要素之一,其價格的下降足以代表整體社會生產力與租值的下降,也意味著整體社會財富下降。因此回到過去我曾為文批判sway等人無知地以為房地產價格全靠人為炒作,完全忽略社會財富累積本身也會提高房地產價格,更無知無畏地主張「打房」來逼迫財富移轉它國,愚蠢至極。(參見:「只會檢討別人的貧窮思維註定要窮 — 論台灣房價何以至此」)

2018Q1我們終於看到台灣土地價格回升,國泰指數來到$24.91萬/坪。我認為這部份租值回升,主要來自於收入預期的改變,而此預期改變我在2017年8月「We are at the crossroads of prosperity or low progress 」這篇文章說得清楚:

“Right now, I am confident in that the later two factors playing more important roles in the formation of the massively optimistic anticipation. But as long as the real improvement does not catch it up in time, the positive mood could dissipate quickly. It could cost a lot of energy and time to recall it back again. What a shame, president Trump!

Therefore, I believe that we are at the crossroads of the U.S. economy progress. In only couple months, we will figure out which path do we take.”

很明顯,Trump總統實際做得相當不錯,減稅與de-regulation都做得好,此二重大侷限條件轉變對人民預期有很大的影響力,我們走上了相對充滿希望的那條道上。(這是否證明我比『所謂的財經雜誌專家』早將近一年就看出景氣好轉嗎?哈!我的錢包已經幫忙表態了~)

另一個好消息就是北韓走向開放與逐漸的市場經濟,誠如張五常所言:「東線無戰事」會是一大利多。

但我還是要提醒,上個月中我寫了「It’s better to have more cash in your investment pile in the future two years.」一文,表達我對Trump總統可能因貿易戰爭作死以及逐漸出現的money illusion的擔憂:

“The capital expenditure of companies may or may not lead to good returns, which means the more capital investing activities do not promise higher profits in the future. Wastes or mis-location of resources can happen in this the-more-the-better investing phenomenon, especially when a company has some bad KPI requirements. It’s due to “Money Illusion” to a certain degree. Bad incentive systems influence the managers’ decisions as well. And I believe these two factors are the source of the business cycle.

I haven’t expected the turning point coming so fast. Nevertheless, I could smell something going wrong recently. I’ve increased the cash share of my investment pile more than fifty percentage and guess by doing so would be safer in the next two years.”

回到夾娃娃機。重新上漲的土地價格將進一步擠壓夾娃娃機這種邊際商業模式的利益,退潮指日可待。但此種商業模式的興起背後彰顯的經濟邏輯 — 契約安排的轉變隱含土地租值下降– 恰恰讓我們從事後諸葛的土地成交價格統計上得到印證。

這也證明掌握正確經濟分析能力,你不用見到什麼Fed前主席,也能從正確觀察邊際轉變從而掌握局勢。當然,你就算訪問過巴菲特或柏南奇,也壓根兒不代表你就有同等級的分析能力啦 XD

財經記者的誤導與正確邊際分析

才有自稱某知名台灣財經雜誌出身的專家,撰文強調其「景氣大好說」有其根據。

(話說其根據貧乏得可憐,一點經濟邏輯都不具備,連基本邊際分析都不會)

今天就看到更知名的華爾街日報發文說:「景氣可能不如想像中好。」呵呵。

當然我不認為從這種統計數字可以多正確地判斷景氣。如果可以,那一堆搞計量經濟學、宏觀經濟學者早就從金融市場賺翻天了,可惜真實世界裡多數都苦哈哈。

這邊順道談一下從餐飲業來判斷景氣的正確分析方式。

經濟學看重的是邊際分析,因為邊際轉變可以反推侷限條件的轉變,從而幫助我們知道大環境是否真的在變化?往哪個方向變化。

百貨公司的餐廳多半是知名店家(如瓦城集團、王品集團、鼎泰豐或日本駐台名店…等),這些高租值餐飲本身當然也會因環境不同而有租值變化,但外人要觀察出來並不容易(拿得到內帳才能看出真實變化)。

要簡單又正確地觀察景氣,以經濟學邊際分析入手,應該從鬧區邊緣、住宅區裡的名不見經傳小店觀察。

通常我會從:新開無名小店的裝潢(可查知店主的未來收入預期)、開店速度(可查知現金流速)與倒店頂讓速度(真實景氣)三者切入。

網友陳安安觀察夾娃娃機店的角度非常正確:連前家店招牌裝潢都不改,直接機器擺入就開夾娃娃機店,證明店家只想賺快錢,也清楚知道機會稍縱即逝,更清楚未來收入預期也不多,所以才選擇幾乎不更改裝潢直接上陣搶錢。夾娃娃機店的多層轉包契約,店家主與機器主分離,代表邊際上的開店資金不夠雄厚,風險承擔能力也不夠,才會出現這種契約安排。還有,夾娃娃機的邊際利益掉得極快,就我的觀察研究,三年來下跌9成不止!

因此大量風行猶如蛋塔熱潮的夾娃娃機店,恰恰證明景氣不如想像好。

我家這個街區(住宅區,僅有兩家便利商店與幾家連鎖早餐店,唯一優勢是有一升學率高的公立國中)附近一個店面,一年內從果汁店、早餐土司店轉為牛肉麵店。放學時路邊有一生意不錯的蔥油餅餐車,老闆不敢租下店面,寧可繼續餐車。倒閉轉換速度與餐車老闆意願也說明景氣不如想像中佳。

當然,要更準確地判斷整體景氣,不應該只看這些。我自己經商跑了好幾個國家,有自己一套心得,且讓我敝帚自珍吧。

特別寫這些,只是不想要「觀察百貨公司餐廳或美食街」這種愚蠢且錯誤的作法,誤導太多人。不過自己人微言輕,又不是什麼知名財經記者,不寄望會有什麼影響力啦。

quote:”Business activity globally has slowed from multi-year highs, according to the JPMorgan Chase and IHS Markit global 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 The global manufacturing index fell to 53.1 in May, a nine-month low. The services index for April, which will be updated for May on Tuesday, slid to 53.8 from 54.8 two months earlier. And business activity in the eurozone fell to its lowest level in a year and a half last month.

The Baltic Dry Index, a measure of shipping costs that investors often look to as a proxy for global demand, has fallen 22% from a recent peak last month. Copper prices, another gauge of economic activity, have been on the decline. Among developed economies, data on the whole have been missing economists’ expectations by a wide margin, according to Citigroup’s index on economic surprises, after easily exceeding expectations for most of 2017.”

WSJ:「Global Economic-Growth Story Fades, Dimming Market Optimism

政府補貼與太陽能產業

我一直主張,最沒有存在價值的產業,就是那種靠政府補貼才能存活的產業。

靠政府補助才能生存,本身代表違背比較優勢定律,將發生以下狀況:

1. 政府用稅金去補貼競爭劣勢企業,是一種資源浪費。

2. 政府的補貼優惠必然是從優勢產業課稅,然後移轉給競爭弱勢但尋租強勢的產業。以產業來看,將會減損優勢產業的生產意願(特別是搭配累進式稅制),加強整體社會環境的尋租氣氛;從整體來看,則是嚴重資源扭曲 — 強兵猛將拿不到資源,搖尾且與政客沆瀣一氣者反倒致富。

3. 被補貼者為了繼續獲得補貼,將發生競爭規則轉變 — 從原本應該以「物美價廉者勝出」的市場競爭,轉為「誰最能爭取政府補貼」的尋租行為。

鼓勵尋租對整體社會大不利。社會競爭規則轉變,邊際上最容易觀察到的現象就是學生不讀書搞起社運、當起政黨走狗。某些無知教授稱之「進步」,其實是大退步。

為何是退步?很簡單,把學生運動推到盡頭,不就是當年的紅衛兵?試問紅衛兵的行為除了破壞、私刑虐待與殺人之外,有任何建設性可言?然而紅衛兵中一樣有此遊戲規則下勝出而享受租值者,例如被改名的「宋要武」。

回頭看此新聞,太陽能發電產業在多數國家都必須靠政府補貼方得生存,這本身已經說明「光伏太陽能在多數場景下均是個經濟效率很差的發電方式」。而政府補貼並不會永遠存在,因為一者,再有錢的政府也禁不起擴大補貼(我們看到西班牙、日本政府都已經受不了而刪減補貼);二者,太陽能只是風口上的流行政治議題,當選票不再親賴此議題,政客說變就變。

三者,曾經談過,光伏太陽能發電的全球關鍵專利並不多(特別與無線通訊相比),其中相當比例都已經過了20年保護期。這表示太陽能的生產進入門檻並不高,壟斷利益當然貧乏得可憐。希冀在此產業的獲得超越市場報酬的唯一可能,就是有門路可以長期獲得政府補助,然而”補助”的侷限條件又如前述二點所拘束。

因此站在投資角度上,我始終未曾投資任何太陽能項目。

光伏新政冲击波:突然踩下急刹车,背后有何隐情?

quote:”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究其原因,其背后无疑是光伏装机规模扩大的同时,诺大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与日俱增,国家财政实属难以承受。根据财政部统计,截至2017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达到1000亿元。”

美國部分網站屏蔽歐盟地區

日前我才在「不問利弊只管跟風的法律學者思維–簡論GDPR」一文寫道:

「…對許多非歐盟地區的小企業或新創事業而言,等到被罰款時直接放棄歐盟市場會是最經濟的策略。而在這種策略之下,這意味著未來許多跨國新興服務很可能直接略過歐盟地區,或是一被抓到違規就停止提供服務等現象將發生。歐盟過嚴苛的個資保護法規究竟保障了歐盟人民什麼,難道不值得深思?」

果然華爾街日報很快地報導了我預言的現象:美國洛杉磯時報、紐約每日新聞與許多美國報紙新聞網站直接屏蔽掉對歐盟地區的服務,杜絕新上路的歐盟GDPR法爭議。

該篇報導訪問的Intel global privacy officer David Hoffman也直言:「如果要在巴黎或紐約選擇創立資料相關事業,我絕對會建議創業者,除非走投無路,否則請選擇在紐約!」

再一次驗證經濟學的科學預測力。

我也在同一篇文章談到:

「任何人類權利都有邊界,無論是有形產權到無形基本人權,其實都是「權利組(collection of rights)」,當組合邊界過大到影響他種權利實施,亦或是大到邊界模糊的情形發生時,資訊費用與社會成本的增加是必然發生的後果。」

因此我們也看到歐盟地區某些律師「假保障人權之名,紛紛對Google、Facebook等有錢公司發起集體訴訟的行為」。

我始終不理解這些人權激進團體所謂的:「寧可讓讓服務消失,也要保護人權」的荒誕邏輯。我也不理解某些人總認為自己的價值觀偏好(value preference)可以代替他人做決定。但我理解這些人以此為名所發起的訴訟、政治運動,的的確確可以為自己賺得金錢、名聲或政治影響力(當然也有太陽花般自願慰安的性服務提供者,亦或各取所需者)。

強迫工業戶節電是愚蠢的選票考量

1. 相較於家庭用電,工商業用電的需求剛性強,需求彈性低,尤其工業又勝於商業。

用價格彈性來談只是比較容易理解工商業用電與家庭用電的行為模式差異,並非是一個好的經濟學論點。

比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因為利之所趨,所有的工商用電戶其實都在侷限條件下以最節能方式使用電力,如此方能達到經濟效率;反之,若有工商用電戶不知節電者,成本劣勢很可能在市場競爭下被迫出局。

換言之,市場的力量就已經驅動著這些工商用電戶主動節電,根本無需政府介入。

此外,多數設備在短時間內改變用電量的成本高不可攀,比如家裡的10年老車肯定比現今市面新車耗油。要老爺車車主短時間內用油與新車車主一樣省,根本天方夜譚。此點也是工業用電需求剛性高的重要因素之一。我們無法期待單單調漲電費,就能短時間內讓工業用電戶降低用電量。另一方面,長期調漲電價的確可以達到改變工業用戶的用電行為,要嘛全面更新設備,要嘛乾脆出走他國亦或是根本結束營業。除非產業租值提升跟得上電價調漲,否則後二者應該會是多數廠商的選項。而其帶來的低租值勞動人口失業問題,又令人頭疼。(不過,對一個只想追求政權、享受貪汙尋租的政客團體,這或許不成問題)

政府強迫介入以類似罰款或降壓供給會發生以下弊病:
繼續閱讀 “強迫工業戶節電是愚蠢的選票考量”

從一篇爛文章談起

在Jack Dai那裡看到的爛文章一篇,還是國立大學經濟學博士出品,讓人直搖頭。

簡單講幾個點:

1. 全文忽略馬英九上任碰上全球08’年金融風暴引起的「The Great Recession」,連美國在內多數國家都實質收入衰退。以美國為最主要最終出口市場的台灣當然無法倖免於難,然而此文作者卻故意忽略不談。

2.該文作者也故意完全忽略因應The Great Recession美國Fed柏南奇開啟的超過十年超寬鬆貨幣政策,使得多數對美國為主要貿易對象的國家被迫跟著通膨的事實,以及馬英九任內油價曾破記錄來到近每桶130美元的客觀因素,反過來指責馬英九放任物價上漲,真是可笑。

彭淮南任內也曾多次公開指責美國貨幣政策造成事實上強迫其他國家通膨之舉措,有害他國經濟。

話說,台灣貨幣政策似乎是由中央銀行行使職權,從未聽說馬英九曾指點彭淮南該怎麼因應。如果對這段時間的國內通膨現象不滿,怎麼看責任也該在彭淮南身上。

3. 我覺得最可笑的就是這篇文章作者試圖「迂迴護航」的蔡英文啦。

在蔡英文統治下2017年台灣GDP成長率為2.86%,但同年IMF統計的全球GDP成長率是3.8%,中國6.9%、香港3.8%、南韓3.1%、澳門9.3%、菲律賓6.7%、越南6.8%、泰國3.9%、新加坡3.6%、馬來西亞5.9%、印度6.7%、日本1.7%。

整個東亞幾乎末段班就是台灣日本的fu。

———————————————-
有投資股票經驗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搭到成長股的獲利肯定遠超過不成長的大型穩定股。

我一再呼籲,中國是近30年來少見的大型成長股,台灣享有的語言成本優勢天下無敵,少數成功掌握的商人30年風水如今富甲天下者有之,就連我熟悉的台中傳統機械、自行車產業也多有因此大發利市身價近百億新台幣的低調隱形富豪(如某富豪90年代到法國酒莊買酒,當主人問要買幾瓶時,此富豪答:「本人我習慣用貨櫃做計算單位。」隨便買了幾貨櫃,還於鄉間蓋一別墅,不住人,專門放酒。隔年,戴高樂機場甫下機就有不同酒莊派出的各式加長禮車爭搶接機)。

這部份也回應最近看到一篇文章,作者當年美國讀博士成績再優異,依然被美國教授噹口語能力不佳,甚至以不予博士學位威脅。卻又發現某已成名之台灣藉學者在該校演講,英文口語明明也不怎麼樣,但教授卻配合至極,連冷笑話也捧場大笑。

理由無他:「你求人」或「人求你」罷了。

這位隱形富豪一句法文都不會說,他明講:「會按計算機足以。」

回頭看當年李登輝為個人政治私利搞的鎖國政策,被陳水扁繼承到如今蔡英文更是奉行不渝,誤國誤民造成的社會成本全民負擔,自己倒是家財萬貫地享受建國基金。

好笑的是18年前蔡英文還曾宣稱「未來的一個中國是台灣民眾的唯一選擇」,還於立法院備詢時以陸委會主委身分「承認一中各表」。如今轉為台獨份子,往往並非政治理念之轉變,而是政客身分與需求使其必須欺騙與牢固容易操弄的特定團體。這就是民主政治的本質。

不問利弊只管跟風的法律學者思維–簡論GDPR


知名刑事訴訟法教授林鈺雄投書蘋果日報的:「歐個資法上太空 台原地殺豬公」,就是典型只會跟風、只會「歐美法律都好棒棒」的台灣許多法律教授思維。

通篇文章看不到對歐盟新通過的GDPR(EU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有何法律經濟分析上可能造成的利與弊,而是直接假設「歐盟通過的法律一定好,台灣不跟就是鳥」的思維。

殊不知國外已有分析指出光是要符合新法標準,歐盟企業總共可能要額外負擔€2千億歐元,而美國企業可能要額外負擔$400多億美元。

如此增加的成本支出,是否真的能保障所謂的「個資權」?以及所欲保障的「個資權」是否在被保障者心中真的那麼重要?憑什麼政客可以代替人民決定「個資比較重要」?

再問,龐大的額外成本負擔,必然造成企業資源分配上的轉變,此轉變對歐盟企業國際競爭力是好是壞?這端視此GDPR是否讓企業把資源放在可帶來未來收益的項目上?就這種虛無飄渺的個資權保障來說,我認為很可能多數投資只是避免被處罰,而對產權保障或未來收入毫無助益。更甚者,此法的模糊地帶還可能侵害了企業主對未來收入的預期確定性。過去我曾討論過,任何人類權利都有邊界,無論是有形產權到無形基本人權,其實都是「權利組(collection of rights)」,當組合邊界過大到影響他種權利實施,亦或是大到邊界模糊的情形發生時,資訊費用與社會成本的增加是必然發生的後果。

這也表示林鈺雄教授之流根本忽略一個重要事實:過去20年來號稱最保障人民個資的歐盟,在其創造的經商環境下卻無任何一家活躍使用人數破億的網路社群或搜尋引擎公司出現。

此外,歐盟這種擅自納入全世界的罰則:「a fine up to €20 million or up to 4% of the annual worldwide turnover of the preceding financial year」,對許多非歐盟地區的小企業或新創事業而言,等到被罰款時直接放棄歐盟市場會是最經濟的策略。而在這種策略之下,這意味著未來許多跨國新興服務很可能直接略過歐盟地區,或是一被抓到違規就停止提供服務等現象將發生。歐盟過嚴苛的個資保護法規究竟保障了歐盟人民什麼,難道不值得深思?

也因此在我看來,本服務看似欲保障人民基本權利,實則增加既有巨頭(如Google、Facebook)的壟斷力,同時也增加此類大型跨國網路企業對歐盟官員的賄賂機率與金額。

管制必然帶來貪汙,而許多管制的誕生與存在也是為了服務貪汙。這點可參見我寫過的「貪汙的一般性理論 (https://wp.me/p9ffS3-j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