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財經媒體有多糟?

上一篇才提到,聽從美國財經媒體做投資下場有多慘,馬上台灣的財經媒體不落人後地推出程度低落到讓人以為是小學生做報告般道聽塗說、以訛傳訛、連事實面都調查不清的「所謂的」產業分析。

真是好好笑,台灣的財經媒體可笑程度真是直逼日本志村健的傻瓜城主了!

圖片出處: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56205_10150960067462298_1488334408_n.jpg

可笑的是這類對於Apple產品用沒過幾天,對於整個產業乃至於個別公司策略與競爭力不同之處無太多認識的4人,就是能寫專欄成為「所謂的」意見領袖、「宅神」。請參見「iPad與史前石板有何兩樣?」,這種拿一兩天股價變化出來說嘴的人,大概不知道短期股價存在隨機漫步特性,在科學方法上來看,很難證明什麼。宅神這番言論,更是經濟學大師馬歇爾口中「試圖以事實來解釋事實」以混淆視聽的小人。

看看結果吧,以該文發表時間,2010年2月7號為起點,Apple股價到2012年6月7號漲幅是192.37% 。AMAZON表現也不錯,同時期85.4%的漲幅也很亮眼,但怎麼樣都無法讓我們事後諸葛地說:iPad推出讓Apple後勢不佳。

更甭提實際檢驗兩家公司財務表現,Amazon其實是遠遠不如Apple了。Amazon去年營收480億美元,淨利6億3千萬,ROE8.1%;Apple去年營收1082億美元,淨利259億,ROE33.8%。前者靠本夢比的成份,畢竟是大很多!

看財經雜誌買股票的下場

Fortune雜誌,算是財經雜誌中比較有名氣的,隸屬Time Magazine旗下。

這份雜誌在2000年8月號曾有一篇文章「10 Stocks To Last The Decade (未來10年就靠這10支股票!)」,還有個副標題:

「A few major trends will likely shape the next ten years. Here’s a buy-and-forget portfolio to capitalize on them.(能改變下個十年的幾個重大趨勢;買了放著就能獲利的投資組合。)」

這篇文章列出的投資名單如下:

  • Broadcom
  • Charles Schwab
  • ENRON
  • Genentech
  • Morgan Stanley
  • Nokia
  • Nortel Network
  • Oracle
  • Univision
  • Viacom
  • 洋洋灑灑,果然氣勢不凡!涵蓋內容產業、生物科技、能源公司、手機王者…到最夯的投資銀行,幾乎2000年最熱門的、看似最有競爭力的都在上面了!

    事隔將近12年,我們回顧Fortune專家們開出的這份名單,假設我當年每家公司都投資1千美元,共1萬美元。其投資績效如下:

    12年前若有人遵照Fortune名牌專家的建議,1萬美元的投資,如今只剩下4千7百多美元,績效是損失52.29%。

    不過我還是有兩個好消息給這位仁兄欣慰一番:1.我的計算並未計入股利分配,所以他的損失”稍微”沒有那麼嚴重(不過我也沒有計算通貨膨脹,所以好像依然不太妙); 2.在2002年時,他損失高達80%,現在情況已經改善很多了呢!

    抗漲個屁?!

    馬英九2008年5月上台以來到2012年3月,政府長年緊盯美元匯率以利於台灣出口產業的政策已經讓台灣的M2B成長高達46%,同時期台灣的GDP並未有同等的成長,換言之,通貨膨脹的發生完完全全是可以想見,也當然是這個馬政府搞出來的錯誤。

    但是近日來,馬政府所提出的因應策略卻是比蔣經國上海打老虎的愚蠢還不如。

    以台灣這種原物料幾乎均靠進口的背景下,通貨膨脹加持下,廠商怎可能抗漲?

    當然,台商的韌性也由此可見,未來,癮科技所描述的情況應該更屢見不鮮吧!

    以上圖片均引自:癮科技

    經濟學大師A. A. Alchian一個著名的定律,解釋了為什麼外銷的蘋果品質總是比產地買的還要好,因為在相對運費下,一樣的運費塞進越好的品質以求售越高的價格,才是符合經濟學自利的定義。這是為什麼台北市隨袋徵收的垃圾袋裝得特別滿,也是為什麼廠商可以邊抗漲,邊好心地讓食物間隔變大,以方便消費者食用。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我反對台灣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包含最近火熱的證券交易所得稅復徵以及由來已久的土地增值稅。

    依照利息理論,所有能帶來未來收入的都是資本,但法律上多半將資本利得扣稅標的侷限在證券以及土地上。這無所謂。

    而我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的理由如下:

    一、不公平不正義

    因為一票蛋頭學者仇富,還蠢到相信對富人多課稅就可以降低貧富差距,這不是公平正義,這是對於收入較高者的財產權侵害,是違反憲法對於人民財產權保障!

    而資本利得稅不公平在於:

    1. 賺錢課稅,但是賠錢政府卻不補償

    資本利得(Capital Gain)看似不勞而穫,實質是應有報酬加上風險回報所形成。投資可能獲利,也可能虧損,這是基本常識。但劉憶如貴為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卻似乎渾然不知。

    雖然目前政府規劃一套遞延折抵方案,但不管怎麼看,都是不公平,也違反長期投資者的投資型態。以巴菲特投資華盛頓郵報的例子來說,當巴菲特買進後將近數年,郵報股價腰斬剩1/2不到,並持續谷底盤整好幾年,早過了台灣政府的折抵年限。後來郵報股價大漲數倍,套用此案例,巴菲特在那幾年蒙受虧損時,台灣政府是不會有任何補償,但嗣後若賺錢,就立刻跳出來攔道搶錢。

    對照台灣農民每遇天災就能享有政府補助,甚至不種田也有休耕補助,台灣政府對待活絡資本市場的投資人和對待僅佔台灣GDP 1.54%的農業,態度還真是大不同!讓人看清這個馬政府眼中只有選票,沒有頭腦的算盤,也不禁懷疑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真實性!

    最諷刺的是,政府把股票價差扣稅,只是讓有錢人(其實賺此價差的也不一定很富有)變窮,但卻不會讓窮人因此變富有。考慮進台灣政府的浪費、無效率,這些徵收的稅金對於改進窮人生活品質很可能一點效果都沒有,但讓台灣邁向「均貧」倒是有點效。一個崇尚「仇富均貧」的政府,身為其國民還真是悲哀呀!

    還值得一提的是,複雜的遞延機制也會大幅增加交易成本,最明顯的體現就是稅務相關公務員的增員或相關費用支出。這對人民好處在哪?我想不通。

    2. 雙重課稅

    依據利息理論,所有資本的價格反應的是該資產所有未來收入的折現值總和。

    換言之,假設台塑一年可以賺1千億,如果完全不用繳交任何營利事業所得稅等相關課稅,則股價反應的就是可以賺1千億的公司應有市值。但政府對企業假設課徵20%的所得稅,則台塑一年實際上賺到的錢只剩800億,股價自然反應的也是800億收入應有的市值。而股民對台塑未來收入變化的預測,會改變台塑每分每秒的股價。

    也就是說,這個市值反應的已經是已經被課過稅的資本價值,政府再針對這個資本再課一次稅,雙重課稅問題是存在的。

    台灣政府雙重人格之處也在此:針對公司所得以及投資人股利所得部分,採取避免雙重課稅的機制;但是針對公司股價價差部分,卻是要剝雙層皮。

    可悲的是,看看大法官釋憲文第311號以及第593號釋憲文與不同意見書,咱們台灣大法官席位也幾乎都被仇富的蛋頭學者們給佔據了。

    繼續閱讀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Intel vs. ARM

    2012/1/07 經濟學人一篇「Space Invaders」,我認為是值得一讀的報導。

    文中詳述Intel 與 ARM近來分別在smartphone、tablet以及server市場上的對決。

    首先我們來看看雙方的營業狀況:

    (圖片引自:The Economist)

    很明顯,ARM無論在營業額或獲利上,不過是Intel的零頭。

    這邊我要說說Intel和ARM的經營模式根本不同:

    Intel大家都知道他是個賣晶片的公司,主要收入也是以賣晶片為主(當然也有授權收費項目,但對於它整體收入而言無足輕重),而其主要競爭優勢除了在晶片設計本身上,製程的進步所帶來的cost down以及單一晶片運算力的推升,是它獲利的根基。

    ARM則是極為單純地將自身設計出來的電路、IP授權其他廠商使用,例如Samsung、Qualcomm、nVidia甚至Intel。依經濟學人報導,除了授權費用(license fee)之外,尚有每晶片1~2%的權利金(royalty)。以我本身從事IP授權這一行的經驗,1%~2%算是相當高的價格。

    此外在smartphone與tablet這類熱門產品(9成以上使用ARM方案),license fee可以提高是無庸待言,權利金更是可以再拉高8~11倍,亦即最高可達22%!以晶片製造銷售大約50%左右的毛利率來看,等於Samsung之類的生產者要先貢獻出將近一半的毛利給ARM。

    ARM是真真正正的腦袋財、無煙囪工業。可惜台灣在這一塊始終表現得差強人意。

    ARM走的是RISC架構,打從一開始就以節能為其主要目標。相對地,Intel 採用x86架構,長久以來經營方針也一直以催高運算力為首要目標,近年才把低耗能也納入考量。

    會有這樣的差異很自然,因為ARM一開始就以嵌入式裝置為其主要目標市場,而這類裝置多半以電池供電,強調的非強大、通用的運算力,而是省電、單一目標任務的穩定運算。Intel從desktop出發,在GUI與各式PC game推出後,運算力的提升是比節能還要重要的考量(這發展後來也普及了GPU來彌補CPU本身之不足)。

    在過去二者是井水不犯河水,但隨著可攜裝置的增加,Intel架構過渡耗能造成電池使用時間短、散熱不易的缺點慢慢浮現,而ARM同時期內晶片運算力慢慢提升,反是倒吃甘蔗,漸入佳境,近來甚至欲進入server市場。隨著雲端運算服務的興起,資料中心越蓋越大,耗能量也隨之成長顯然無可避免。

    以Google為例,據某些分析師推估,Google全球80萬台伺服器,一年光電費支出可能高達數千萬美元。依據該報導採用ARM方案Moonshot架構宣稱可以只用1/10的電力,達到一樣的運算力,換言之Google若能順利移轉,則一年節省下來的電費就非常可觀。當然,現有x86架構下的系統、軟體等要順利移轉到ARM架構上,成本肯定不低,這部分ARM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這邊我想談的是:從經濟學成本的觀念,怎樣看Intel與ARM未來的商業行為?

    前面簡單敘述過雙方的商業模式,從經濟學角度上來看,雙方的商業模式也決定了雙方所面對的成本侷限條件。

    經濟學中的成本都是機會成本,已經發生的不是成本。為了開公司而購買的機器、廠房、土地,如果都是一筆現金交易買下的,那這些就不算成本。成本永遠是指未來的,且某個角度看,成本是全部的收入。

    ARM走的單純IP授權,說穿了不過是「license fees + running royalty」,與下游廠商合起來看,是一種很接近分成契約的結構。

    我打算分成兩部分來看Intel 與 ARM的不同:
    繼續閱讀 “Intel vs. ARM”

    OALD 8 無法開啟?(Unable to launch OALD 8 on a Mac?)

    這是我在Apple discuss forum上看到的方法,有這方面問題的朋友可以試試看:

    1. Download http://www.oup.com/zip/elt/Oald8_FlashPlayer10_Patch.zip and save to your Desktop, and double-click to extract the contents – it contains two files, flashplayer.xpt and Flash Player.plugin
    2. In Finder, right-click on oald8.app and select “Show Package Contents”
    3. navigate to the directory Contents/MacOs/plugins
    4. move the two files from archive “Oald8_FlashPlayer10_Patch.zip” to this plugins directory
    5. delete the oald8 user preference directory ~/Library/Preferences/oald8 . Please note that ‘~’ represents your home directory, and that this step may need performing for each user who has used the dictionary
    6. restart OALD 8

    If that doesn’t work, please get in touch with our support people: eltdict.help@oup.com

    台灣需要的是柴契爾夫人

    WSJ 12月17日的這篇文章「What Would The Iron Lady Do?」,值得一看。

    台灣的政客,無論現在哪位總統候選人,除了不斷開支票,打增加社會福利牌之外,沒有一個有勇氣更枉論有智慧地喊出「刪減政府支出、刪減各種社會福利、裁撤多餘政府組織(如:勞工局、健保局、工研院、經濟部轄下數單位、教育部…等等)及冗員」。

    柴契爾夫人於1981年明白表示:

    My policies are based not on some economics theory, but on things I and millions like me were brought up with: an honest day’s work for an honest day’s pay; live within your means; put by a nest egg for a rainy day; pay your bills on time; support the police.”
    Thatcher in 1981

    更早在1949年(夫人時值23歲)就勇敢於競選時喊出:「In wartime there was a slogan “It all depends on me.” People seem to have forgotten that, and they think it all depends on the other person.

    看看台灣此次選舉跟多數台灣人民,農產品低價怪罪中間商、放無薪假怪罪資方剝削、產品賣輸Apple、Samsung怪罪人家好興訟、出奧步、股市下跌政府就得出來護盤、失業了政府也要來救濟….罄竹難書。社會上普遍是這樣子的價值觀,這個國家怎麼不往左派走?怎麼不最後面臨希臘式破產結局?到現在沒有一組候選人認清「台灣大學畢業生失業率高主因是最低薪資保障以及公務員薪資過高所造成」,提出的解決方案沒有一個有效,甚至笨到提出「浮動調高最低薪資」或「縮短工時」來加重失業問題。天下至蠢,莫若是。

    台灣一個右派政客都沒有,可悲。

    宏達電的笨(How stupid HTC can be?)

    本日台灣蘋果日報報導「德IPCom纏訟 宏達電股價破底」,其中一段:

    宏達電主管表示,IPCom指控宏達電侵犯其專利型號並非事實,且宏達電只有1項產品侵權,該產品目前已未在德國銷售,至於與IPCom的訴訟案,未來將交由仲裁庭裁定,現階段並不影響宏達電手機在德國銷售。

    所有打專利訴訟的都知道,專利訴訟 Step 1: 一定要死不認有侵權事實–> Step2:主張對方專利無效 –> Step 3: 主張對方有專利詐欺或專利濫用 –> Step 4:針對究竟有無侵權事實再吵一輪 –> Step 5: 前項吵輸了,再對損害計算方法大吵一遍(或適用Georgia Pacific原則也要吵一遍),上述流程已經是專利訴訟的SOP,更是每一本教科書都會寫的基礎觀念(其他訴訟外要進行的策略流程我就不說了)。

    咱們HTC還真管不住自家人嘴巴,大喇喇地說:「…宏達電只有1項產品侵權,該產品目前已未在德國銷售…」這等於在昭告天下,特別是訴訟對造:自己招認自己有侵權事實,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但是過去有,你快來針對我過去侵權部分好好敲我一筆吧!

    如果HTC連這麼基本的訴訟策略都執行得這樣七零八落,那其他方面又能讓人多放心呢?

    當然,從王雪紅 S3這種自己口袋左手進、右手出的五鬼搬運手法,也是夠讓HTC股東心寒了(不過後來又說不買了,這反過來讓威盛股東不勝欷噓)。

    方法專利的共同侵權(joint infringement of method patents)-2

    在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創設BMC rule後,緊接著一個值得研究的判決是 Muniauction, Inc. v. Thomson Corp.,(2007) 本案專利為:

    “integrated system on a single server” that let issuers run the auction and bidders submit bids using a web browser. No separate software was needed. The system let issuers monitor the progress of the auction and let bidders monitor their bids vis-à-vis the current best bid.

    除了專利新穎性(novelty)被法院批評之外,本案最重要的重點是法院更強化BMC rule,認為所謂的「control and direct」關係不僅僅是一般的關係,而是要構成法律上vicarious liability的關係。

    Fed. Cir:
    The control or direction standard is satisfied in situations where the law would traditionally hold the accused direct infringer vicariously liable for the acts committed by another party that are required to complete performance of a claimed method.

    Vicarious liability是一個強度較高的法律關係,存在於如雇主與雇員、代理人與被代理人之間。

    所以結果變成:

    In this case, Thomson neither performed every step of the claimed methods nor had another party perform steps on its behalf, and Muniauction has identified no legal theory under which Thomson might be vicariously liable for the actions of the bidders. Therefore, Thomson does not infringe the asserted claims as a matter of law.

    簡言之,Thomson沒有直接實施該專利每個步驟、也沒有讓其他人代理它為之,而在任何法律理論下,Thomson也不存在任何vicarious liability。因此,Thomson未構成侵權行為。
    繼續閱讀 “方法專利的共同侵權(joint infringement of method patents)-2”

    方法專利的共同侵權(joint infringement of method patents)-1

    這種侵權行為指的是:方法專利有數個步驟(steps),而兩個以上的機構或個人分別在未取得授權的前提下實施了其中一個或幾個步驟(但非全部)。這些人加起來等於實施了整個專利,但拆開只是各自實施一部份。

    美國專利法 35 U.S.C. 271 (b):

    Whoever actively induces infringement of a patent shall be liable as an infringer.

    35 U.S.C. 271 (c):

    Whoever offers to sell or sells within the United States or imports into the United States a component of a patented machine, manufacture, combination, or composition, or a material or apparatus for use in practicing a patented process, constituting a material part of the invention, knowing the same to be especially made or especially adapted for use in an infringement of such patent, and not a staple article or commodity of commerce suitable for substantial noninfringing use, shall be liable as a contributory infringer.

    關於joint infringement這主題,最重要的變革在於2007年Fed. Cir.的判決:「BMC Resources, inc. v. Paymentech, L.P.

    此案事實是: BMC擁有一方法專利,請求權利項包含一技術,可以讓Debit/Credict Card不經過PIN驗證,直接在ATM網路上刷卡成功,讓買賣雙方可以快速交易。而這個方法專利同時會牽涉到四種人:商店、商店的信用卡金流代理人、ATM網路商以及金融機構。

    被告Paymentech是金流代理人商,也使用PIN-less技術。BMC控告Paymentech侵害了前述專利。

    在此案之前,美國法院對於joint infringement採取的認定標準是「participation and combined action」,也就是這一群人只要有共同實施部分專利,整個加起來就是侵權,不管這一群人之間有無認知侵權這件事情。

    等於很字面地去解釋36 USC 271 (b)、(c)二項。
    繼續閱讀 “方法專利的共同侵權(joint infringement of method patent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