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Widgets帶著走

使用Mac OSX的朋友,應該對Dashboard不陌生。
按個按鍵,就能呼叫許多小小的widgets出來,執行一些簡單但是必要的小功能。
舉凡下圖中,我呼叫出來的widgets就有:BBC頭條新聞、BBC廣播、世界時鐘、計算機、通訊錄、貨幣匯率計算器、天氣預報….等

Windows Vista的使用者,或透過Yahoo和Google,也能享受到類似的便利工具。

不過這些用CSS+Javascript+HTML…寫成小程式雖然方便好用,但畢竟得打開電腦方可使用…

Chumpy,可說是解決如此困擾的產品
也可說是將整個web activities給applicationlize的絕妙點子!

運用得巧,相信不管是在床頭、書桌或辦公桌上,都會是個很棒的玩意!

特別是如果還可以整合Google Apps裡頭的行事曆功能(其實只要把行事曆功能也寫成widgets即可),應該會是很不錯的辦公小幫手

影片如下:
繼續閱讀 “把Widgets帶著走”

網站升級,重新開始

之前「毓毓的窩」的網址是http://yuyulaw.info/wordpress/
除了網址有點沒必要的太長之外,更重要的問題在於當時所使用的資料庫編碼不太對,造成現在wordpress資料庫升級一直有點問題。

另一方面,最早網站為純HTML,伺服器使用.Mac時,站名為「毓毓的Mac窩」,主題環繞在我最喜歡的Macintosh(麥金塔)電腦上。

而隨後網站改用wordpress 1.5架構,並搬遷到現在承租的這個伺服器上後,我自己的文章內容取向也越來越偏向投資、經濟學、法律、產業分析…等。
這也是為什麼當時把MAC從站名中拿掉。

這一次再改站名為「元毓說」,網址簡化為:yuyulaw.info。同時也升級了整個blog系統架構。

畢竟舊網站與新站其實都是在我自己承租的同一個伺服器底下,因此在兩、三次失敗的資料庫資料轉移之後,請大家原諒我現在沒時間也沒精力再去跟這件事情奮戰。

換句話說,過去的舊文章還是在舊網址–「毓毓的窩」那邊,不會刪除;新文章將從新網址–「元毓說」開始刊登。

謝謝各位讀者過去的支持,不管我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我都很感謝。

未來很顯然,網站走向會更偏向經濟分析、法學分析與投資心得。時間允許的話,我也會開始寫一些個股評析的東西,且將不會侷限在台股範圍。

再次感謝,祝大家平安。

微軟併購Yahoo雖破局,但談成又如何?

這場戲演的也是夠久了…

從1月的最後一天,微軟的Steve Ballmer提出446億美金併購價,一路加碼到475億美金。

一場「霸王作態硬上弓,欲拒還迎耍手段」的戲碼就這樣歹戲拖棚近半年。
這只是檯面上的,相信檯面下兩邊陣營各自的股東、董事等利害關係人,又有一齣又一齣精采絕倫的勾心鬥角在暗處中進行。
最起碼,微軟與Yahoo的股價都在這陣子有所表態,相當程度地反應了各種立場的股民的不同預期心理。

其實整段故事說穿了,就是Yahoo決心專形成一家「媒體公司」,從而無意間放走Google,結束與Google合作關係之後,才恍然大悟自己是把一個會生金雞蛋的商業模式往門外推了。

從此以後,曾經風光一時,標榜者年輕、活力、有創意的Yahoo,開始其苦命追趕Google的悲慘歲月。

過去媒體寵兒的形象不再、過去習慣的聚光燈也不再。有的只是市場分析師對其好不容易買進來卻沒啥用的搜尋廣告公司 — Overture冷眼與訕笑。後來又另起爐灶的【Panama】計畫,目前看來也沒多大成效。

原本自己頗為瞧不起的新興網路公司,現在卻比他更年輕、更有活力、甚至更有創意!當然,財務表現也更為耀眼有實力的多。

另一方面呢?

微軟表現又如何?

我們先看看三方陣營「來自營運的現金流」:

繼續閱讀 “微軟併購Yahoo雖破局,但談成又如何?”

毒品那麼容易上癮嗎?

根據這份3月份的【National 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似乎海洛因、古柯鹼之類的毒品,成癮性不如我們想像中那麼大!

小時候看香港電影,裡面壞人常常給無辜無知近乎癡呆的好人,打上一針Heroin,從此之後成為任憑擺佈的魁儡。

一針速效,且針針見效。

這個爛好人還會邊含淚邊苦苦哀求「再給他一下」

可是這份研究報告指出,在一年以前使用過一些我們認為容易上癮的藥物、酒精的人,近一年成癮有依賴性的情況,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高。

大家可以看下面這個表格與長條圖:

數字代表一年以前使用過某種藥物,近一年還有依賴性的比率;似乎傳說中很嚇人的Heroin,一年來繼續使用且已有依賴性的比率為13.4%。不像電影裡面演的「一試成主顧」那樣速效。

ps.我不是念醫科或藥物相關的,純粹轉述這份美國研究報告供大家參考。

報告連結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

在她的老公對她第一次與第二次開槍射擊她後,這個30歲左右的女人拒絕了建議,選擇放棄向政府單位提出申訴。

為什麼?

因為根據沙烏地阿拉伯的規範,女人要提出申訴,得有法定義務監護人同意,否則這樣的申訴是無效的。

巧的是,這女人的監護人正好依法就是她老公!

此外,她這樣提出申訴,只怕全是男性的沙烏地阿拉伯警方要另外控告她【與異性接觸罪】,一條在沙烏地國家法律裡特有的罪刑。

很難解的困境,是吧?

第三次,這女人的老公又對她開槍,她死了。

困境就這樣解決了…

繼續閱讀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

《Economist》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alities

4月底的經濟學人中,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alities一文提到銀行的一個劣根性,造成像次級房貸風暴之類的金融經濟危機更為嚴重險峻:銀行老火上澆油、總雨天收傘!

一切總歸結於人性的「貪婪」二字。

景氣大好之時,銀行也想要大撈其錢,於是乎各種放款方案傾巢而出。在這種年月,也沒幾個人聽得下「謹慎放款、嚴審信用」這些格言。但如此的舉措其實也是將更多的錢放到市場上,讓原本已經因為景氣大好而提昇的物價,更往上飆漲,加劇通貨膨脹。

反之,泡沫乍破,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之時,銀行又紛紛急著逼借款人還款,以維持其自身那張「資產負債表」。其結果就是讓已經低迷的市場更顯衰敗;借款人被迫提早賣出資產以籌措資金,人人拋售反讓資產跌價更劇。

光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到現在,這樣的惡性循環已經不知道隨著景氣波動來來回回過幾次了。

繼續閱讀 “《Economist》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alities”

是非不分乃正常;大是大非只是蠢(下)

上回我們講了些故事,看看歷史上人類如何弄巧成拙;最後一個故事甚至是殘忍至極的「種族屠殺」

這裡提個有趣的題外話:同樣是種族屠殺,為什麼希特勒屠殺猶太人受到的譴責,遠大於澳洲人屠殺這些原住民呢?
是不是前者還有不少活口,而後者已經沒有曾受「切膚之痛」的苦主來嚷嚷?

是不是一些痛恨蔣介石228事件、白色恐怖的「大老們」,說起南京大屠殺、霧社事件反而不痛不癢,也是基於類似的原因?
反正別人家小孩死不完?

我沒有結論,只是提出個疑問。大家想想吧。

接續上次的話題。

歷史上可不是只有弄巧成拙之事,其實無心插柳的更多!

就拿台灣人都熟悉的「鄭成功」為例;這位歷史課本推崇的民族英雄,其實無心於拯救台灣。但諷刺的是,他的作為倒真的救了台灣於未來數百年後可能的悲慘下場。

繼續閱讀 “是非不分乃正常;大是大非只是蠢(下)”

再談談俄羅斯


元毓在莫斯科紅場

3月份的Economist雜誌分析了俄國的經濟,是一篇我相當欣賞的分析評論,在此推薦大家有時間可以讀讀看。

此篇報導裡提到一個可能讓台灣許多媒體跌破眼鏡的說法:「俄國經濟成長跟俄國總統普丁的強勢作風並沒有太大關係!相反地,普丁的舉措可能只為未來俄國經濟種下令人擔憂惡因!」

該文認為,俄國經濟的崛起,其實在普丁上任前的18個月就已經有跡可循。換句話說,普丁許多自以為是的政績,其實有沒有他關係並不大,因為對俄國經濟貢獻最大的三個關鍵因素,從總體經濟學角度來看分別是:

  • 重新復活的私有財產權制度
  • 飛漲的石油價格
  • 總體經濟環境的穩定

繼續閱讀 “再談談俄羅斯”

Review Apple's Stock Price

2007年五月時,我寫了一篇簡單的文章討論Apple的股價與實質價值之間的關係(【Apple現在股價是否高估?】)

文末我畫了個線圖,並表示以’06年最低股價(約略在50元附近)來說,或許還值得買進;但當年度接近90美元的股價,顯然是高估太多!

「股價從來就不是真實價值,不是太高就是太低。」這句話果然屢試不爽,隨後在資金氾濫與題材炒作之下,Apple股價一度上攀到近200美元之價位。

但隨後這隻小狗馬上又回頭跑回主人的身邊,今年跌回120幾的價位。

Apple Stock Price

長期來看,股市始終是個體重計,而非投票機。

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

這次去俄羅斯我發現,俄羅斯的治安似乎相較於我去過的其他歐美國家來得糟糕許多。從地下道無事事的青少年和老乞丐可略窺一二。

而治安不佳通常也意味著「財產權制度維護難度較高」:表面上看起來就是竊盜事故頻仍。

不少人可能馬上就直覺推斷:「治安不好的環境必定有利於安全產業發展!」

在此顯然會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深入解釋一下:

一個竊盜事故頻繁的社會,假如司法體制健全有效率,則多數財產權犯罪會快速進入法律程序並受到制裁。
那麼在這樣的社會裡雖然一時我們會看到犯罪率偏高,但在司法有效率的情形下,未來犯罪率可預期會往遞減的趨勢發展。因為犯罪成本昂貴。

舉例來說,像是世界盃足球賽時,曾經主辦的法國、德國、日本,都不免遇上比較混亂的場面與社會狀況(例如在街頭橫行的足球流氓);但這些法治先進的社會很快就能恢復往昔。

反過來,如果一個社會的司法體系不健全、無效率,則一點點犯罪事故就可以癱瘓司法系統的效率;結果犯罪不能即時受到制止。那麼財產犯罪的成本將隨著犯罪量越高而遞減,自然犯罪率將遞增!

我過去曾提過印度司法案件的例子: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

這麼簡單的案子直到原被告都過世了,連承審官都過世了;幾十年過去才要第一次開庭!

要是你,你佔不佔別人的地?當然要!反正要還地,也是幾十年後的事。
除非對方有其他後台,不然怕什麼?

這道理不過是簡單的「相對成本分析」概念而已 — 一個不能即時發揮效果的司法體制,會讓犯罪者相對成本降低。反過來,也會讓有財產者守護自身財產的邊際利益提高。 在上述例子,加入黑社會或支付保護費也就顯得「物美價廉」了!

這裡我們就得反思:光看到一時治安不佳這現象,其實也只看到這個社會一時的「靜態切片」。這樣的靜態切片,其實提供的資訊不足以讓我們做出多正確的判斷。

一如本文提到的俄羅斯街頭,邏輯上不可能直接推導出:對安全器材市場有「錢景」的結論。

不過像大前研一之流,卻喜歡炫燿或鼓吹這種小聰明,還出了不少書。留待各位自己研判。

繼續閱讀 “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