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 越獄 ‧ 產權


像我這種用Apple電腦時間比較長的人都曉得,Apple其實長年來對於進軍中國市場興趣缺缺。

今年Apple在中國動作有所轉變,開始比較積極(例如在上海弄了個最大的Apple Store)

不過看到這張中國促銷Apple iPhone4的廣告,明目張膽地把「越獄(jail break)」列為購機優惠之一,不禁讓人理解起Apple對中國市場的戒慎恐懼了。
(圖片引自iphone4.tw)

在繁體中文市場,許多人越獄的一個目的是為了安裝更順手的注音輸入法。

在iPhone 3Gs之前,越獄的另一個目的是為了multi-tasking。

但不可否認的,是更多人越獄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盜版免費的應用程式。

難怪最近Apple在研發禁止iPhone越獄的技術。

從新制度經濟學的角度來看,Apple的iTunes Store嚴謹的規範,某方面是確定了產權運作順暢。怎麼說?

一個產權基本上有三個積極權利以及一個全面的消極權利。積極權利分別為:使用、收益、處分。消極權利則是針對前三者可以請求侵害排除、潛在侵害防止以及損害賠償請求權。

而使用權內容是什麼?收益權內容為何?可處分的權利範圍又到哪?這都是得看實際情況來決定。

簡單的如一顆龍眼,你可以吃了他、燒了他、拿來煎藥燉湯(使用);你也能賣掉他、送給鄰居小孩(處分);吃剩的龍眼核在你家後院找塊地隨便一埋,10年後長成一顆龍眼樹年年結實累累,這天然孳息完全屬於你所有,原本賣你龍眼的水果販無權主張(收益)。

複雜的可以如美國地產法中的Shifting Executory Interest,例如:”To A for life, remainder to B and her heirs; but if B predeceases A, then to C and his heirs.”

這是基本的法律概念,但在經濟分析上也是非常有用。

Apple對於在其網路商店販售軟體商有許多嚴格要求,例如販賣之軟體功能與其敘述必須一致。這點要求基本上就是一種要求販賣物產權內容明確的作法。
另一方面,藉由Apple封閉的管理模式,確保了其上軟體商能準確地掌握販售數量、銷售市場以及熱銷時間等資訊,更確保了凡是販售出去的軟體都能如數收得款項。

各位如果研究過微軟崛起過程,如何篳路藍縷地建立其海外市場,就知道一間軟體公司要做到能確切地銷售軟體到海外並如實收回款項有多麼困難。

Apple iPhone上的軟體開發商多數都是中小型公司,這種跨國行銷、銷售、收款問題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Apple的iTunes Store其實就是幫了很多中小型軟體公司解決了這個大麻煩。

這也是為什麼iPhone上開發商如此欣欣向榮的原因之一。(目前iOS開發商超過43,000個,有效軟體超過25萬個,其中只有28%的軟體為免費;相對的,Android開發商只有10,000出頭,有效軟體超過3萬,其中57%為免費軟體)

當然,iPhone軟體枝繁茂盛的理由還包括:1.使用者夠多,市場夠大;2.使用者遠較於其他手機平台(Symbian, Android, Windows Mobile, or Blackberry)花錢更大方;3.Apple免費提供開發工具,並且Apple提供的工具做得真的挺不錯;4.穩健的金流系統….

金流系統,除了降低開發商在收費上的成本之外,更重要的是保障開發商的收費可能性。

例如Radiant這個Android上的軟體,售價2.4美元,在亞洲有高達97%的盜版率、歐洲70%、北美43%。如果一個在Android系統暢銷排行榜第六名的遊戲軟體都如此,不知更熱門的軟體會有怎樣的下場。當然,問題不全出在使用者身上,Google的平台支援付費軟體的金流系統,只拓展到13個國家;換言之,如果你是這13個以外的國家人民,你也只有盜版或不使用兩種選擇。(新聞連結

開發Radiant的公司也表示,他們其他款Android平台遊戲也存在嚴重的盜版問題–使用者高達2萬人,但僅有8千人合法付費使用。

回到iOS平台上,我們不難發現Apple嚴謹的平台規範管理,很大程度上是保障了開發商的「收益權」。

而經濟學的觀點認為,產權劃分能夠清楚的話,市場就能欣欣向榮地運作。Apple iTunes Store某種程度,其實驗證了這個從R. Coase以降的產權經濟理論。

換言之,中國大陸跟台灣軟體產業的不長進,某方面也跟兩國對知識產權保護落後有關。

另一方面,Apple自然也深知自己對其網路商店的嚴格控管,有助於軟體開發商的投資研發意願,因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Apple在這方面一直不肯鬆手,甚至要研發起anti-jail-break function了。(試想,假如Apple長期放任jail break不管,你是iOS上的開發商,面對日益嚴重的盜版情形Apple卻視若無睹,你作何想?)

這一點,有人訴諸Steve Jobs暴君般的控制欲,甚至有人牽連到自由軟體與專制軟體戰爭,在我看來都是無稽之談,沒有解釋力。

我認為對Apple而言,他們能管控好商店對使用者的信譽品質(如標示與內容物相符合),以及對開發商的金流、開發工具之便利性,就能確保相當程度的誘因。剩下的,就是Apple自己推出的每一代iPhone夠不夠誘人了。

這些,其實都是在商言商,唯「利」之一字而已。

順道一提的是,為何Apple對於色情內容軟體特別敏感?幾乎無一倖免?就我在美國法學院修習cybersapce law所知,應該是Apple有個非常注意法律風險的法務團隊,他們在做過損益分析之後,發現一點也不值得冒險讓色情軟體上iOS。

在商言商,這一切都跟什麼人權、言論自由無關,純粹是Apple不想冒賠錢之險。

友達三位高階主管在美受限制出境

6月時有位網友寫信問我對於台灣面板廠商在美國反托拉斯法案件的看法。

這兩三個月很忙,很難寫得詳細,因此我做了很簡略的回覆。

後來徵得該網友同意,我另外將我回覆的內容,以留言形式於8月貼出:

6月時曾有讀者來信詢問我有關友達在美國反托拉斯法案的看法,我簡略回應如下:

我想你應該清楚我對反托拉斯法還算熟悉,我的態度一向是反對反托拉斯法的。不只微軟內建IE案,在面板聯合操控價格案也是一樣。
這邊我想你也了解,美國面板事業跟當年的DRAM事業一樣,早就不敵日本,乃至於台灣、韓國的低製造成本。
換言之,台灣韓國等廠商的努力讓消費者享受遠比10年前便宜且更優質的面板,但是換來的是這樣的法律對待。這種詭異的法律風險,不只現在台灣廠商遭殃,事實上15年前的微軟也是一樣。

當然微軟賺錢能力遠比台灣面板廠商好得多。只不過法律的運作不能夠因為當事人的財富而有所偏頗。可是我們可以看到媒體或網路鄉民基本上都是這樣–仇富。

說回來,台灣這些廠商其實被美國政府盯很久了,DOJ也早有動作。只是台灣媒體在這方面知識不足是一部分、廣告收益也是一部分,所以報導得相當被動。
畢竟這些廠商如友達、奇美,都算台灣媒體上會買廣告的業主,自然媒體報導也會有所偏。

首先該注意的,是台灣廠商多半選擇走認罪協商制度,而非實質進入法院審判,這點差異很重要。因為認罪協商的刑期跟罰金都是可以商量的,當然這又牽涉到檢察官跟台灣廠商請來的律師兩邊的談判能力、掌握證據的能力….等等。這也是為什麼好律師收費可以很高的原因,一分錢一分貨。如果今天彩晶請來的是很爛的律師,那可能認罪協商結果賠的遠遠不止於此;反之,請到好律師,那也可能賠的遠低於此。這點我們局外人就無從得知了。

目前只有友達一間打算這樣進法院真槍實彈跟美國政府打官司,不過我不是很看好。原因在於美國政府會起訴的案件多半是檢察官胸有成竹、證據充分的案件。除非友達肯砸大錢請好律師,不過就台灣廠商習性,這種錢通常都捨不得出。

而依照Sherman Act,廠商如果打輸了,最高可以被罰1千萬美金罰款,同時相關企業主管可能得面臨3年以下有期徒刑。就做生意的風險來看,一點都不輕。因此我不是很能理解友達的人在想什麼。

當然,抓去關的應該是業務相關主管,不會是李先生,或許這是友達高層講話很大聲的原因之一。

更詳細的法律與經濟學分析,得等到我8月忙完之後再說。

以上的東西希望對你有參考性。謝謝

今日看到蘋果日報報導:「友達3巨頭 突遭美扣留」–

…..台灣面板龍頭友達因遭美國司法部控告操縱面板報價,上月底副董事長陳炫彬、總經理陳來助與關係企業佳世達總經理熊暉,赴美參與審前開庭準備,不料三人突遭美國法院裁定在案件審理前須留在當地,並交出護照限制離境。…..

對照我先前略顯悲觀的回覆,有種不勝唏噓之感。

我認為,我覺得友達請來的律師可能錯估了情勢,以為讓主管來美國出庭之後還能全身而退。

就我對台灣企業的了解,其實台灣企業主對於法律風險往往不重視,甚至到毫無概念的境界。友達李先生或公司說法到最近的訪談,都還是很官腔地「據理力爭」之類的說詞。

殊不知在美國的法律戰是充滿機巧陷阱、勾心鬥角,打起來需要耗費大量資源。絕對不是「我有理就能走遍天下」這種天真想法的….當然也不是台商在大陸(或台灣)養成的那套「官商勾結,疏通疏通」就能解決問題的。

友達在李先生接手之後,先是對德國的工會、破產法輕視大意,換來併購西門子部門的大失荊州;現今又在美國中法律陷阱。這家公司似乎一直對於法律風險學不了乖。

我想這家公司的股東跟員工們,面對如此經營階層心態,應該都很無奈吧。

「逕付二讀」又是怎樣的程序瑕疵?

立法院又打架了

上次我寫了篇「賞耳光算什麼?打爆頭才夠看!」,期勉咱們台灣的立法委員不要光說不練,要向美國國會看齊。這次果然這群政客們不負我望,也開始「爆頭」!(可惜激烈程度猶輸美國國會,一嘆)

這次打人藉口(喔,當事人強調自己無意,只是把計時器往人群中砸去,所以算是過失傷人)導因自ECFA案大會裁決「逕付二讀」。

民進黨團氣呼呼的說這是「重大程序瑕疵」!

哪裡瑕疵了?「逕付二讀」又是什麼碗糕?

大家知道立法院審議法案程序為三讀三審。

一讀是什麼?

一讀其實只是把法案標題唸一念,就過去了。之後有兩個選擇:

1.交付各委員會去討論。
2.逕付二讀。

委員會很重要嗎?答案:是也不是。
端看委員會有沒有新聞可以炒作!若無,則會如台大法學院一個教授說過,三個立法委員分屬三黨,都是他的學生,就三個人參加委員會,一個當主席,兩個在下面審。因為法案很無聊,所以主席唸過,兩個同意,就這樣過去了。

二讀是什麼?

二讀才是台灣立法院審議法案最重要的程序!
二讀主要是針對法案內容逐條審議修改。此外委員會審議之後,二讀之前的法案,還可以「黨團協商」,如果協商有結果,那二讀基本上就是要遵照協商結果處理;若無,也是在二讀做出結論。結論可能是逐條修改、重付審查甚至整個法案撤銷、撤回。

三讀是立法最後階段,法案一旦到三讀,就不能修改內容,只能針對文字去潤飾。除非發現違憲、違法或法案本身矛盾之情形,否則到了三讀通常就是過了。

下面一張是立法院議事流程圖,出自於立法院官方網站
繼續閱讀 “「逕付二讀」又是怎樣的程序瑕疵?”

Adam Smith 您老又對了一次!

經濟學是解釋人類行為的科學,最根本的假設就是有名的「自利假設(self interest)」

其實日本AV、A漫、A小說形容得更為貼切,那就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

「兒子的大玩偶」作者黃春明公開宣稱:「死也不走雪山隧道!」但遇上了現實的「成本效益分析考量」後,身體還是很誠實地走了一回(之後還要走幾回我們不知道)。

本文不是要訕笑黃老師的行為,純粹是以此例說明,經濟學以自利為假設,成本角度為客觀條件來解釋人類行為的效果有多麼驚人。

在特殊情況下,黃老師心中認為的「準時美德」之重要性,也就是主觀利益,大過「走雪山隧道後破壞毒誓」這成本後,他就這樣做了。

換言之,在此之前,走雪隧在他心中的主觀成本大於「便利性或其他利益」時,他就不會這樣做。

而之後呢?如果走雪隧在他心中的成本下降到遠遠不如之前毒誓階段,那就如他所言:「一次和兩次沒什麼差別了,三次四次也可以。」

利之所在,人之所趨。

至於「雪隧破壞生態、切斷水脈」呢?顯然已經剃除在現實的成本效益分析之外了。

類似的故事不勝枚舉,比方昨日聯合報報導的藝術家黃瑞芳在我的母校展出的「北極熊咬布希頭塑像」,抗議布希沒有積極防治全球暖化。我們姑且不論美國就算簽了「京都議定書」後能減緩多少暖化現象,我相信,這位黃大師所使用的材料,應該也會製造不少暖化氣體吧?不過顯然他心中的利益大過了這層成本考量吧?

總之,像「無間道」裡說的:Adam Smith,您是對的!

延伸閱讀:

「死也不走雪隧」 黃春明破功
為何「自利」並非資本主義原動力之基本假設?

iMac G3 Simplicity Shootout


懷舊一下

1998年Apple針對消費型和教育型市場,推出一款All-in-One的桌上型電腦 iMac G3

在當年算是很大膽且前衛的作法。相較起來,Wintel PC,近年才比較有廠商推廣。

當然,這台也不是Apple的第一台All-in-One。更早以前,1997年,還有一部限量12,000台的Apple 20年紀念機種,走超高檔路線,印象中連紙箱內的使用說明書外皮都是義大利純手工皮革。當然售價也很高檔,當年標價7499美元!

(那個圓形在螢幕旁邊的不是主機,而是隨機附的Bose牌音響)
OK,本文重點在於下面這段影片:

如影片所說,你如何去衡量「簡單易用(simplicity)」?

影片裡完整呈現1998年時,一般PC與Mac在根本設計上理念之差異。

在我還是動不動拆開PC主機更換零件,抱著Linux純指令模式幻想著那一天能成為受人敬重的geek的年代,這部影片給我的震撼是非常巨大的。

「是人玩機器,不是機器玩人!」這想法從那時候建立,一直到了現在。

我想起了好幾年前,在Apple還不是現在這樣受人注目、呼風喚雨,反而是被人當做異類的時候;在台灣媒體甚至搞不清楚Steve Jobs是Apple裡專斷獨行的CEO時,在一個訪談裡,他說相信他是在一個正確的潮流上,有一天,潮流會走上他走的方向。

今天看來,他好像是對了。

更有趣的是,回頭看他當年被踢出Apple時,創建NeXT接受訪問談起IT產業,基本概念與今日比相去不遠。

PS 影片最後一句始終令我莞爾再三 (你可能覺得這個比賽不公平,沒錯,Brody幫了忙)
(以上圖片均引自Wikipedia)

又與社會結構、剝削或外語能力何干?

這位社會學博士生投稿於蘋果日報的文章 — 「青年就業 不在新鮮人素質」,看得真是直叫人搖頭。

該君論點,說穿了只有三點:

  • 1.青年人失業是社會結構的問題。
  • 2.雇主只想剝削勞工,所以只有願意被剝削的青年人找得到工作。
  • 3.青年人語文能力多好雇主都不懂欣賞,無端端打擊就業自信,拉高失業率。
  • 全文閱畢只有四字結論:「狗屁不通!」

    簡單說明如下:
    繼續閱讀 “又與社會結構、剝削或外語能力何干?”

    公告-Jun. 21, 2010

    To 阿ㄈ:

    以前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說:「不要跟佞人浪費時間。」

    我不聽蔡校長勸,最後一次回答你一系列無聊且荒謬的問題。

    1.台灣經濟學教科書,甚至美國的教科書喜歡說的Coase Theorem ,其實早已經脫離Coase原意甚遠。
    R. Coase通篇文章,半點數學都沒用到,但是綠綠一談到寇斯定律開口就是「反駁社會福利最適點可以”直接求解”」,顯然是受教科書荼毒了。
    我直接貼上Coase在他的論文集裡面的一篇文章「The Market, The Firm, and The Law」的段落:
    「… But its influence on economic analysis has been less beneficial than I had hoped. The discussion has largely been devoted to sections III and IV of the article and even here has concentrated on the so-called “Coase Theorem,” neglecting other aspects of the analysis. … My aim in so doing was not to describe what life would be like in such a world but to provide a simple setting in which to develop the analysis and, what was even more important, to make clear the fundamental role which transaction costs do, and should, play in the fashioning of the institutions which make up the economic system.」
    顯然Coase認為多數經濟學家誤解了他的理論。

    而Coase曾公開表示,少數完全懂他的理論的經濟學家張五常,怎麼說Coase Theorem?
    在他的書籍裡面說道:「高斯定律(張五常譯為高斯)有三個版本…一者為:權利界定是市場交易的一個必須前奏….第二版本是說,有了明確的權利界定,在市場交易下資產的使用會導致最高的資產價值…..第三個版本就是不變定律,邊際上損害與增值相同….」

    我對Coase的解讀,著重在張五常所謂的第二版本,也是Coase在論文集裡面解釋詳盡的一個概念。最高資產價值換個角度,放進所有侷限條件,也等於Pareto至善點。這在張五常論文集裡面也說明得相當清楚。

    一看你的回應就知道是法律外行、經濟外行。

    我不厭其煩、浪費時間回覆,只是希望其他長期讀者,甚至慷慨捐錢的讀者,能夠得到點知識,而不是這類無聊的口水。

    2.
    1990年11月WWW被提出,但是早在1980年代,WWW發明人Tim Berners-Lee已經在CERN網路上實作hypertext概念甚至後來的hyperlink。
    當年開發這些技術,一定同時得有瀏覽文件機制;因為這個機制就是為了方便文件瀏覽。而最早在Unix系統上實作,我認為很可能只需要get與cat指令就能達成簡單瀏覽功能。
    換言之,這兩個指令的搭配,廣義來說可算是最初階的瀏覽程式。

    這些都是在1990年11月之前就已經完成的。

    你自己引的Wikipedia資料怎麼說?
    「WWW and commonly known as the Web, is a system of interlinked hypertext documents accessed via the Internet. With a web browser, one can view web pages that may contain text, images, videos, and other multimedia and navigate between them by using hyperlinks.Using concepts from earlier hypertext systems, British engineer and computer scientist Sir Tim Berners-Lee, now the Director of the 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 wrote a proposal in March 1989 for what would eventually become the World Wide Web.」

    1989年Tim認為既有的hyperlink應用會催生WWW,顯然當時帶有hyperlink文件的瀏覽已經存在。
    別跟我說這些瀏覽動作完全不需要任何程式運行。get或cat都是簡單的unix程式。

    而多數技術剛開展,根本就沒人會了解這會是個獨立的技術甚至是產品。我想念工程的多少都了解這種感覺。

    所以為了方便瀏覽,不用打上一堆指令,世界上第一個Web瀏覽器叫「 WorldWideWeb」,由WWW發明人Tim整合既有的瀏覽技術、應用而成。這也是Wikipedia上面的定義:「The history of the Web browser dates back in to the late 1980s, when a variety of technologies laid the foundation for the first Web browser, WorldWideWeb, by Tim Berners-Lee in 1991. That browser brought together a variety of existing and new software and hardware technologies.」

    世界上第一個瀏覽器根本就不是你鬼扯的1992年的lynx。(話說你用過lynx嗎?我可是用過一兩年,熟得很!)

    如果你英文看不懂,請自己找人幫你翻譯。
    地球的英文是這個樣子的!瞭吧!

    最後,像蔡元培說的,我受夠你那麼多沒水準、沒程度的留言。
    往後任何你的留言都直接當垃圾留言處理,謝謝。

    [Apple專利]擁有能夠瀏覽數個重疊物件之虛擬單層模式的計算機介面

    2010年6月15日,Apple從美國專利與商標局通過取得編號U.S. Patent 7,739,617專利。

    英文名稱為:Computer interface having a virtual single-layer mode for viewing overlapping objects

    中文翻譯大概可以翻成:擁有能夠瀏覽數個重疊物件之虛擬單層模式的計算機介面。

    這是蝦米?!

    其實就是眾多Mac使用者已經習以為常的Exposè

    2003年的WWDC,Steve Jobs正式公開了Mac OSX 代號Panther的版本,並介紹當時震驚全場的Exposè功能。

    各位可以回想2003年,Windows平台還在XP上,這樣的介面的確是很厲害,也很方便。

    而這樣的使用者介面專利申請,也在2003年已經提出,直到2010年才正式通過。專利申請的不易,由此可窺知一二。(很多跟著人家申請專利的小公司,搞不好都撐不了7年哩!)

    底下是當年Steve Jobs的keynote片段,各位可以感受一下現場的反應,以及身體遠比現在健康的Steve,當時說起話來多麼中氣十足。(歲月不饒人啊!)

    Apple能推出Expose這項技術,除了這樣技術概念本身的創新之外,更重要的,如Steve所言,Apple Mac OSX的圖像顯示技術–Quartz–扮演著關鍵角色。而熟知Apple系統的人應該有印象,Apple為了Quartz這個圖形層技術花了多少功夫。而從第一代iPhone開始那流暢圖形介面顯示,也是Quartz的功勞。

    Quartz本身有無專利或著作權保護?有,不少!這東西需不需要費心研發?當然。

    順道一提,Apple筆記型電腦的電源連接器MagSafe也有專利保護– U.S. Patent 7645143

    推出當時還拍進了PC vs. Mac系列廣告裡:

    PS 我覺得看看一些廠商的專利挺有趣的;可以看到一間成功的廠商(當然,我指的是某段時期內成功,永遠持盈保泰的廠商歷史上未曾見過)
    在推出一項產品的背後,是怎樣花心力去布局專利的。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這些研發心血是怎麼樣的金錢、時間與人才的多重投資。

    這問題是老生常談,這邊不厭其煩再一次:「如果你是廠商,你花這麼多心血下去,你能保證一定獲利?萬一獲利了,有人跳出來說你剝削消費者,說你不應該受到智慧財產權保護,你還願意繼續做這些投資,繼續冒險?廠商不願意投資,消費者能有這些產品好使用享受?」

    資料來源:Apple Wins Patents for Expose, MacBook & iPod Touch Designs

    從南投地院「公然侮辱罪」一案談起

    一位在朝會訓斥某學生,多次遲到,指其為「遲到大王」的老師,在本月初被南投地方法院判處「公然侮辱罪」,並處拘役。同為接受多年法律訓練的筆者,認為這樣的判決極不恰當,甚至這樣的法律規定亦不合理 。
    台灣法院長期將「公然侮辱罪」的構成要件定位在「被害人主觀喜惡」之上,顯為不妥。南投地院判決主文中寫道:

    「『 侮辱 』 ,係指對他人為輕蔑表示之行為,使他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有感受到難堪或不快,又侮辱之判斷,不以言語中指名道姓為必要,而需考量行為人之年齡、教育程度、與被害人之關係,並考量行為人為該言詞時之一切情狀,如行為人之態度、語氣、聲調、音量等綜合判斷。」

    不妥之處,我將分兩點說明之。

    一.從比較法學角度:

    美國有關妨害名譽(defamation)的案件,主要是透過侵權行為法(torts)來做民事上的處理。相較於台灣民法中侵權行為相關規定,美國法對於妨害名譽案件的處理要件來得更為細膩。
    美國法構成妨害名譽的要件簡述如下:被告公然發表妨害他人名譽之語言,內容直指或隱射原告,並造成原告名譽之損失。

    何謂公然?和台灣法律一樣,只三人以上能共知共聞。何謂妨害他人名譽之語言?乃指言論本身會造成他人名譽受負面影響。何謂名譽之損失(damage of reputation)?美國法院又再細分言論是透過文字傳播,亦或透過口語二者。南投事件中,老師係在朝會上口頭表達,在此僅專注後者。

    美國法院認為,如果是口語的侮辱性言論(slander),應由原告來證明其所受之損害為何?除非言論內容是美國法院所認定的「當然侵權事由(per se)」,諸如:內容指責他人有違其職業或專業道德的舉措;宣傳他人得了難言之病;宣稱他人犯了道德瑕疵的罪(如指責某會計監守自盜);亦或謠傳某女性性生活不檢點。

    換言之,美國法理之重點,在於這類言論將嚴重影響原告,使其難以繼續在同一社區生活或工作下去。如非此類言論,則需要由原告舉證其損害為何。

    然台灣法院卻將焦點放在「受害人心情舒爽與否」這種主觀標準上,令人不免擔憂這種標準,將參雜多少法官個人的主觀意識在其中。而過多的法官主觀裁量也不免會影響判決的「可預測性」,進而影響人民對法院判決的信心。

    同時,美國法院在妨害名譽案件上,給予被告的正當辯護事由尚包括:1.被告所言為事實;2.被告言論係為原告利益。

    本案中被告老師的職務上具有糾正該少年不當行為之責,同時如該少年若真存在「常常遲到」之事實,則被告老師之言論亦應受刑法阻卻違法事由之保護。
    但我們卻看到法院一句:「至被告請求調查告訴人於案發前上學遲到之情形,證明告訴人遲到情形嚴重,其上揭告誡言語係為宣導守時之目的,無侮辱犯意云云。惟被告確有公然侮辱之犯意及犯行,業經本院認定如上,告訴人於案發前上學遲到之情形無礙本院上開認定,是被告此部分調查證據之請求無調查之必要。」

    台灣刑事訴訟法第288-1條第二項規定:「審判長應告知被告得提出有利之證據。」第288-2條:「法院應予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以辯論證據證明力之適當機會。」我實在不忍揣測,這位老師如得知刑事訴訟法有這兩條規定,對照法官無情的判決文,心裡作何感受。
    繼續閱讀 “從南投地院「公然侮辱罪」一案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