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版軟體當然是侵權行為 — 回洪朝貴教授之文

長期致力於自由軟體運動的洪朝貴老師,最近在ZDNet上刊登一篇文章「當法律不近情理:盜拷絕版軟體是罪惡嗎?

我雖然也是Linux與Openoffice.org等自由軟體的支持者、使用者,不過我依然相當不認同洪老師的論點。

其中許多錯誤的認識,我一一舉出如下:

1.從簡單觀念出發

過去我曾寫過亦在《ZDNet》與《21世紀經濟報導所》刊登過的「廣告與反廣告間的戰備競爭(上)」一文,即提到:

……因此,近來批評某些網站文章廣告太多的網民,甚至認為Blog與廣告扯上邊有銅臭味的人,其實都犯了將自身價值觀和客觀事實二者混淆的錯誤。
能忍受多少廣告?這是讀者的問題;該如何使用著作權獲利?這是站長的問題。
前者就像你是要去便利商店買鮮乳?還是去五星級飯店用客房服務叫?
後者則是牛肉麵老闆一碗要賣80元還是500元的問題。

兩者是兩條曲線,自會有交點。純粹的價值批判其實沒啥太多意義。

同理,一個知識產權一旦產生,則其擁有者願意怎樣去使用他,那是他的自由。
軟體公司想要將軟體賣到多少錢?那是他的自由。因為同時,消費者買不買帳,這也是消費者的自由。

著作所有權人不願意公開發表,這也是他的「消極著作權」自由。
過去曾經供人重製的電腦程式,在未來不願再供人重製,也是其著作權所有人的自由。
除非是符合著作權法中【著作財產權之限制】所規範的條件,否則一個著作權人愛如何使用自己的權利,那是法律所賦予的自由。甚至這是高的憲法層次的自由權!

因此,洪老師文章中「微軟已經不賣 Office 2003、Office XP、Office 2000、Office 97;他們也不再賣 Windows xp 和 Windows 2000。 這些微軟不屑再賣的絕版軟體,如果遭到盜版,請問對微軟的損失是多少? 讓這些軟體自由複製,比較符合社會利益,還是禁止複製,比較符合社會利益? 」的說法,與「一家企業倉庫裡一堆庫存賣不掉,理應大開倉門讓民眾免費拿,對社會貢獻最大」的論點一樣無知得恐怖!
這完全就漠視了財產權這個憲法上的基本權利,也漠視了產權制度對於經濟社會的重要性!更顯露對經濟體系運作的無知與魯莽!

因為這恰是促進「租值消散」的暴力手段….

繼續閱讀 “盜版軟體當然是侵權行為 — 回洪朝貴教授之文”

Logan小車立大功

5月底的經濟學人(Economist)在特別報導裡提到
在東歐開放之後,陸續幾個國家加入了歐盟這個大家庭。不過這卻沒有立即地改善整個東歐與西歐的經濟差距(事實上也不可能)

許多西歐公司開始將生產事業遷往東歐,希冀能享受其廉價的勞工;可惜經濟學人指出,這樣的廉價勞工往往在工作能力、態度上還遠不如亞洲的中國或越南勞工。
過去認為東歐勞力「價廉物美」,可能只是個神話。因為東歐知識能力尚且不足。

法國的雷諾(Renault)汽車也在開放之際,買下了羅馬尼亞(Romania)的一家汽車廠 — Dacia。並想就地生產便宜耐用的汽車,目標客戶即當地這些收入不豐的東歐人民。以羅馬尼亞為例,當地人民目前平均薪資甫大漲20%,來到每月450歐元(約新台幣2萬出頭),在歐洲算是中低收入(台灣的大學畢業生情何以堪啊)。


有趣的是,這款不起眼、不時尚,甚至有點「老古板」的小車,在羅馬尼亞人心理並非夠「俗又大碗」(基本款售價7,600歐元),反倒是紅回了時尚之都巴黎!

怎麼說呢?

這款本來瞄準東歐市場的小車,極盡所能地降低成本:採取東歐便宜人工,以及過去雷諾使用過的設計來完成。在羅馬尼亞上市後,取得算還不錯的成績。但上市不久,巴黎街頭卻也出現這種小車的水貨。
這可讓雷諾公司頗感驚訝。而雷諾也頗懂得掌握商機,隨即在法國推出該車款,造成轟動;去年光是法國,該車款銷售成長率就足足有7成多!

且這款車的毛利超過6%,足足是其他車款的兩倍。

現在雷諾樂觀地將Logan推往俄羅斯、摩洛哥、巴西與印度等國家,希望也能開出紅盤。

這篇報導與過去我寫過的「從全球股市大跌陰霾下坐看彩虹」裡,所提到的HP與印度的實驗性產品計畫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
二者均是針對較低收入的市場去開發產品,各自結了不一樣的果實,卻都一樣甜美。
(圖片引自Renault官方網站)

奇易輸入法與Yahoo奇摩輸入法(更新)

奇易輸入法是Mac界的大老 — 鄭安巽 先生的心血,也是我最喜歡的輸入法之一。

這個輸入法的特色在於學習能力極強,打字速度可以提升到一個很快的境界。另一方面奇易輸入法同時支援PPC、Intel版的Mac OSX,更有Windows版本。對於跨平台的朋友來說真是極為方便。

善心的鄭先生特別允許小弟在本站提供網路空間與頻寬,讓大家下載「奇易輸入法」。
繼續閱讀 “奇易輸入法與Yahoo奇摩輸入法(更新)”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上回我們談到糧食需求面在總量上並未有太大的變化,重點在於質的改變上。
也就是說,如果站在「糧食危機」這樣的基準點來看,事實上這些新興市場經濟力量的崛起,讓更多民眾具備可以享受更多更好的食物的前提之下來看,其實糧食危機根本不存在。
存在的只是對於較優質食物的新興需求會推動部分食物價格上漲。

但這是否意味沒有糧食危機,卻有所謂的「糧食價格危機」?

首先我得先澄清:價格危機是個錯誤的概念

這兩年小麥價格的確漲勢驚人(當然,近日的回檔更為驚人)

但我們姑且不論回檔那段,且看高漲的糧食價格,是否是危機的象徵?

在我看來,高得嚇人的糧食價格不僅不會是糧食危機的預告,事實上還會是暗示此價格無法支撐的訊號。
怎麼說?
我們一樣黃河之水天上來,從經濟學的基本觀念與源頭說起:

繼續閱讀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讀心術?

這裡有個網頁,號稱有讀心術。

朋友丟網址給我問我trick在哪

而那個網頁的遊戲如下:

各位可以試玩看看。

其實這類號稱有讀心術的網頁小遊戲,不過都是簡單不過的數學遊戲,技巧解答如下:

繼續閱讀 “讀心術?”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近來有關糧食危機的話題不斷的在各媒體間盛行。

例如經濟學家Paul Krugman也在New York Times的專欄上發表糧食短缺、糧價將沖天飆升之看法。

只是雖然近來的確一些穀糧食物價格有驚人的漲幅,似乎佐證了這些媒體或經濟學家的看法。

但其實在經濟思維上,這些人都犯了幾個錯誤,我試著在本篇文章裡說明錯誤為何。

有關糧食危機的幾個常見論點

普遍國內外媒體看法不外乎:

中國等新興國家崛起,龐大的新興需求對於世界糧食市場有莫大的壓力,將造成世界糧食短缺。此外高漲的石油價格,帶動全世界原物料價格飛漲,未來世界原物料價格將只升不跌,如此的物價上漲壓力更會讓農產品價格跌不下來。
在加上一些重要產糧國家的氣候似乎有惡化跡象,生產萎縮的黯淡前景之下,還半路殺出個生質燃料的程咬金,怪物般的大量使用糧食來生產乙烯,需求劇增!

窮國將更搶不到糧食。世界上面臨饑荒的民眾,未來的日子岌岌可危。

總歸納起來不外乎:

  • 新興的糧食需求
  • 高漲的石油價格
  • 產糧地區氣候惡化
  • 生質燃料
  • 這種媒體上常見的推論,似是而非,推斷充滿漏洞。我們一一檢視如下:

    新興糧食需求?

    「中國等新興國家的新興糧食需求……」這樣的論調本身過於直斷,並未詳述其中的關聯。

    廣義的中國,已經存在將近4千多年,難道是今天才忽然想起來「要吃飯」這件事嗎?其他新興市場難道也是今時今日才忽然要食物才能過活嗎?

    的確中國這些新興市場國家過去消費的多半是自給自足,質與量都較劣的食物。現在發達了,手上有了錢,就開始希望也能吃到國外較新奇,品質較高的食物。

    這是一個新的需求沒錯,在需求曲線上是一條較過去更往右上移動的新曲線。而這條新的曲線,當然會對糧價有所影響。

    但這不代表糧價將無止盡的攀升。因為過高的糧價下,新興市場的人民不可能全部買單。

    換句話說,當從國外進口的糧食價格高到某個程度,新興市場人民隨時都可以放棄消費,回頭轉吃自己過去習慣的食物。
    因此許多推斷直接認為新興市場的新興需求,將無止盡的推升糧價,其背後其實有一個錯誤的假設 —這個新需求不管價格多高都不會消失。事實上價高則需求減少,是經濟學的定律。這些新生的中產階級也會在面臨不斷攀升的糧食價格下做出同樣的抉擇:當外國食物貴得離譜時,我就回頭吃路邊攤。

    食物的來源不可能僅僅侷限於期貨市場、國際現貨市場上那幾種。因此,光看小麥、黃豆等大宗物資的產量、儲存量與價格,就要斷定全球有糧食危機,未免過於草率。我相信,各地各種民族有許多食物來源,是這些論調者無法調查也不清楚的。

    更何況,就算以這些大宗物資來看,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也在中文官方網站上也有這麼句廣告詞

    世界上有足够的粮食够每一个吃饱,但是全球每天仍然有8亿人不得不饿着肚子入睡。

    可笑的是聯合國相關組織 — 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在2008年初的報告中,給了一張長期糧食價格走勢圖,明顯看得出來長期糧價除了1975年前後外,是逐年向下的。直到2000年之後才由歷史低點回升到現在這價位(但這裡該篇報告就沒有將最近的糧價放上去與過去的做比較?)。但他們卻做出未來糧價將隨石油價格不斷上漲的結論。殊不知1945年後,戰後嬰兒潮,人口大爆炸的影響之下,糧價依然節節衰退這件事,他們該如何解釋?
    糧食價格走勢

    另外,以中國這個大家歸咎的對象來看,顯然普遍的說法也很有問題。

    首先,中國從2004~2007年,連續四年糧食產量均正向成長,去年總產量達50150萬噸,為史上第四高記錄。但中國人的消耗呢?

    根據IFPRI的同份報告指出:中國人相較於1990年,每人每年所消耗的穀類量比率縮減為0.8;換句話說,每人在2005年吃的穀類比起1990年還少了兩成。而報告中增長的肉、奶、魚、蔬果,極大份額來自於中國自身的產出。
    食物需求比較圖(1990 vs. 2005)

    再宏觀來看,世界主要糧食出產國,例如美、法、澳洲…,均對國內農產品出口有優惠的補貼政策。制度面來看與數字來看,全球糧食生產過剩的問題一直存在的。
    糧食產量圖
    (以上圖片均引自IFPRI報告)

    這裡我們小結一下:

    新興市場的確因為自身經濟能力進步了,人有錢就想吃更好的,想從大排檔走進魚翅餐廳。自然產生對更優質的食物來源的新需求。
    但這樣的需求是一條新的需求曲線,不能將「糧食危機」中的需求曲線等而論之。因為所謂糧食危機,是根本來吃都吃不到,枉論質量如何的需求,在眾多曲線中理應處於最左下方。

    再加上這些新興國家本身並非不能自產糧食,且世界糧食生產本身並未有大問題的情形下,新興需求的確會推升糧食價格,且針對質量越佳的推升力道會越強。

    在質量較優之食物價格過高時,負擔不起的新興中產階級要回頭吃過去的甚或其他較低廉的食物亦無不可。此種消費行為將會把過高的食物價格打壓下來,同時,挺升的食物價格也會吸引更多人加入生產,增加供給,同樣會壓低價格。

    因此單就對質量較高之食物的新需求,就推導將引起糧食危機?如此推論就太過隨便。IFPRI的那份報告就是太過隨便。

    但我們馬上會有以下的疑惑:

    為什麼供給沒問題,糧價還是飆升?
    有糧食為什麼還是有饑荒?

    未來我會繼續針對這兩個問題,慢慢提出我的看法。

    系列文章: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三)–通貨膨脹
    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新鋼筆入手– LAMY Safari

    我喜歡用鋼筆。不過真的重度使用是工作後的事情。
    但我不喜歡那種動輒上萬元的名筆,像是Montblanc之流的。
    我喜歡的只是鋼筆本身與紙摩擦的觸感,不是一般的原子筆所能提供的「書寫感」。

    剛買了一隻數百元的LAMY Safari筆(EF筆尖)。

    就學生筆來說,德國知名的廠牌LAMY所出的Al Star與Safari系列真的是價廉物美,「性價比」超高!

    底下是這隻筆的開箱照,不過也只有兩張:
    lamy safari
    照片中分別是筆盒與墨水瓶盒

    lamy safari
    另一張從左至右分別是墨水瓶、LAMY Safari鋼筆與吸墨器。

    書寫感覺相當好,筆身也很輕穎,筆身還有個小孔可以觀看存墨量尚有多少。

    如果你也喜歡訴諸書寫本身的好筆,或者想嘗試改用鋼筆,我相信LAMY Safari會是一款廉美的選擇。

    "Sad Song"

    Apple的加長版新廣告”Sad Song”

    PC哀怨地背著吉他唱小調,最後還有隻狗「嗚…嗚…」合音;歌詞非常有趣諷刺,尤其是那句

    After a year fixes, I am still blue… the problems they repeat.
    Now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left to do: Ctrl + Alt + Delete

    雲端運算猶如銀行?

    李開復,Google大中華區的總裁,在一篇【云中漫步——迎接云计算时代的到来】文中以「銀行存款」之例,講述將資料儲存在Google之類提供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的廠商會較為安全的論點。

    這樣的譬喻,我認為相當不恰當。

    原因在於資料儲存的本質與存款非常不一樣,不能如此加以類比。

    簡單說,在法律的角度來看,我們到銀行存一筆錢,其實是將錢「借給」了銀行,因此我們取得了一個可以對銀行主張的債權。
    如此一來,銀行要將這筆錢拿去做什麼,我們管不著;銀行賠錢、遭小偷、遇搶匪了,也與我們無關。
    只要我們拿著存款簿或金融卡,到銀行去主張我們的債權,要求提款,銀行就得將我們的債權如數實現(反過來,就是銀行要如數履行其債務)

    甚至台灣有「存款保險制度」:銀行萬一破產了,我們還是有相當額度的保障。

    但,將資料儲存在Google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首先,這不是個單純的金錢債權債務關係。

    銀行可以隨意將我們存進去的錢,加上其他存款戶的,出借給公司行號或從事投資行為;但我們能允許Google、Yahoo或其他網路服務公司將我們儲存在上面的資料隨意出借他人或任意挪作他們所欲之用途嗎?

    顯然我們都無法接受這類的廠商如此對我們的資料為所欲為吧?

    再者, 今天要是Google被入侵了、資料設備遭破壞了、資料外流了,我們能夠不管嗎?
    我們能說我們沒受到影響?沒有潛在損失嗎?
    更重要的是,Google資料外洩,我們有「資料外洩保險」來對我們加以保障嗎?

    既然都沒有,用存款制度的觀念來描述Google的雲端計算,顯然十分不恰當!

    同樣地,李開復該篇文章中還有許多不恰當的說詞,頂多就是當作商業行銷用語看一看。要認真起來,其實充滿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