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美的朋友」商業模式敗相

先前我就寫了篇文章表明我不看好「MedPartner」這網站的商業模式。結果還收到該站創辦人的私訊邀請參觀說明。

https://bit.ly/2AhUgNJ

可惜其模式敗相太明白了,實在不認為參觀辦公室會改變我的想法。尤其創辦人的品德紀錄不良,甚至該站連文章都有抄襲侵害著作權嫌疑,更讓我毫無興趣。

從該站自稱2年賠掉300萬(咦?怎麼以前我一個月廣告支出也差不多300萬),假如為真,只是證明此商業模式真的行不通。

這種道德魔人自居的媒體,很難拉到廣告。即便接到廠商願意,未來也會被讀者質疑立場偏頗,且此質疑是越描越黑的。

而光靠訂閱收入,以台灣市場大小恐怕頂多損益兩平。可長期損益兩平的企業沒前景,沒前景養不住好人才。人才流失將使該媒體訂閱收入下降,從而進入惡性循環。

再者,所謂「正確的內容」也是很讓人質疑的。尤其如同許多醫生根本不懂農業食品業一般,很多皮膚科醫生評論化妝保養品也讓業內人士搖頭嘲笑。

西醫更是常有「昨是今非」與「事實上未有定論」的研究論點。姑且不論科學方法論問題,而是該網站的「所謂打假」行為很可能出現我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錯誤打擊」現象。無論故意與否,都可能引發商譽損失的訴訟糾紛,這部分成本,試問該媒體能有多少準備金應付呢?

這裡會出現弔詭現象:當這媒體沒人告時,代表太小不重要,收入自然也不高,但某些成本支出不會因爲媒體小而比較少;當大廠吿此媒體時,雖代表媒體有相當影響力了,但無論有理與否,廠商訴訟策略上用量與時間拖死你,甚至提擔保假扣押該網站資金時,該網站撐得住如此法律風險嗎?我很懷疑兩年才賠三百萬就哀哀叫寫文章討拍的財力深度。

再者還是我上篇文章所論:經濟分析來看,不會有那麽多造假行為讓你打。

2年賠掉 300 萬,MedPartner想分享給讀者和內容創業者的血淚經驗

GE的MRI部門因貿易戰受創

GE的MRI(核磁共振成像)部門,年營業額$190億美元,近來受到中美貿易戰創傷甚深。理由在於該部門雖然主要工廠位於威斯康辛州與南卡羅來納州,但其生產的MRI,部分零件來自於GE位於中國的工廠。甚至部分半成品是在美國生產零件後,運往中國組裝,再運回美國生產線完成終端產品。

GE的MRI機器售價從$50萬~$1千萬美元,其中以每$5元就有$1元零件來自於中國自家工廠。貿易戰開打,要另覓其他來源必須付出相當代價,而且無法於短期內達成。

*(我:從經濟分析來看,機會成本不僅僅是另設工廠於他國,也包含原本營運得當的中國工廠被迫停擺或轉為他用所受到的租值損失)

單單以GE而言,就大約有30幾種零件面臨如此窘境。牽涉產品包含噴射飛機引擎、火車頭、蒸氣機…等。

貿易戰引起的關稅壁壘,讓採取類似全球化分工的大型企業必須額外負擔毫無義務的稅賦,只是徒增成本同時降低美國企業競爭力。
————————————————–

還是那一句講到爛的經濟邏輯:

貿易戰的本質就是強迫國內人民用更高代價去完成原本較低代價就能滿足的需求。經濟學來看就是「無效率」,就是「租值耗散」,白話叫「浪費」。

就是一種刻意每天在後車廂擺上500kg重的砝碼再開車的蠢行為。

因此,貿易戰發動國自己要付出相當高代價,這不是單單一張簡單的國際收支平衡表就能解釋的現象。拿張平衡表還說得自己是在秀什麼高深學問?我想還是少說少丟人。

同樣的,貿易懲罰清單即便沒有消費品,其從原物料、半成品到生產工具下手,其效應也終將必然傳遞至消費端,同時貿易戰發起國的失業率增長也是意料之中。

再多談一步,過去我們討論過,解除管制開放市場必然對全體有利,但始終會有一群既得利益團體受害;反之,貿易戰下新的管制措施下也將會有新興利益團體,使得未來要裁撤貿易壁壘碰上阻撓。這將會是必來的經濟與政治雙重困難。

再談PCHome

從此篇訪問看來,當主事者認為競爭下租值流失,與產品服務品質無關、與侷限條件無關,而是與籌資能力有關時,我們也真的只能看他慢慢樓塌了。

幾個重點我再談談:

1. 電商平台的規模經濟很重要,規模出不來,就會一直像ASAP那樣長期虧損不堪;規模出來了,像阿里巴巴集團等大陸電商可以創造驚人的利潤。

PCHome的購物與商店街先前也是享受了規模經濟的好處。因此網家股價2015年中股價破500元。

但台灣市場太小是個先天的侷限條件,造成規模成長到一定程度就碰上天險,轉往他國另起爐灶並非易事。詹先生也看到此侷限,試圖轉往美國、日本與東南亞市場,成果如何就等年底或明年的財報囉。

2. 電商進入門檻說低不低,但也說高不高,因此當有相當資本實力的蝦皮進來,即便總體上遠不能取代PCHome,但邊際上卻有超強的壓低邊際利益的力量,造成PCHome如欲與其打補貼戰,財報瞬間變難看。 如放任不管,價格敏感的商家遲早會跑光。

商家之所以價格如此敏感,是因為網路購物的本質 — 商品差異化難以凸顯,除了少數天王級大牌,多數商品無論品牌大小上了電商平台幾乎多只能削價競爭。商家端面對此侷限條件,當然會反過來對使用電商平台服務的代價錙銖必較。

這點侷限條件就連美國的Amazon也一樣受拘束。先前我們提過Amazon財務數字(2017年Operating Income北美零售$2837M,國際零售 -$3062M,AWS $4331M),除了在美國本土其零售有利可圖外,Amazon在世界各地的零售則是虧損嚴重。二者加總等於Amazon生意做那麼大(2017年營收$177.87B),其實多在做白工。

Amazon如今真正獲利來源是雲端事業。這也說明競爭之下,電商平台租值不如外界形容的那樣美好。

3. Amazon在技術上的耕耘養出AWS這隻金雞母,PCHome呢?技術這塊田耕耘了多少,騙得了人嗎?

詹先生宣稱網站介面「慢慢變難用」是自然,我身為PCHome與Amazon的曾經合作廠商與一般使用者,我只能說:「聽你在放屁 」XD

——————————————–
我寫過關於PCHome與蝦皮競爭的幾篇文章:

「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PCHome競爭下的租值流失」

「ASAP其快速到貨策略為何註定失敗?」

「再談PCHome–以經濟分析觀之」

財經記者的誤導與正確邊際分析

才有自稱某知名台灣財經雜誌出身的專家,撰文強調其「景氣大好說」有其根據。

(話說其根據貧乏得可憐,一點經濟邏輯都不具備,連基本邊際分析都不會)

今天就看到更知名的華爾街日報發文說:「景氣可能不如想像中好。」呵呵。

當然我不認為從這種統計數字可以多正確地判斷景氣。如果可以,那一堆搞計量經濟學、宏觀經濟學者早就從金融市場賺翻天了,可惜真實世界裡多數都苦哈哈。

這邊順道談一下從餐飲業來判斷景氣的正確分析方式。

經濟學看重的是邊際分析,因為邊際轉變可以反推侷限條件的轉變,從而幫助我們知道大環境是否真的在變化?往哪個方向變化。

百貨公司的餐廳多半是知名店家(如瓦城集團、王品集團、鼎泰豐或日本駐台名店…等),這些高租值餐飲本身當然也會因環境不同而有租值變化,但外人要觀察出來並不容易(拿得到內帳才能看出真實變化)。

要簡單又正確地觀察景氣,以經濟學邊際分析入手,應該從鬧區邊緣、住宅區裡的名不見經傳小店觀察。

通常我會從:新開無名小店的裝潢(可查知店主的未來收入預期)、開店速度(可查知現金流速)與倒店頂讓速度(真實景氣)三者切入。

網友陳安安觀察夾娃娃機店的角度非常正確:連前家店招牌裝潢都不改,直接機器擺入就開夾娃娃機店,證明店家只想賺快錢,也清楚知道機會稍縱即逝,更清楚未來收入預期也不多,所以才選擇幾乎不更改裝潢直接上陣搶錢。夾娃娃機店的多層轉包契約,店家主與機器主分離,代表邊際上的開店資金不夠雄厚,風險承擔能力也不夠,才會出現這種契約安排。還有,夾娃娃機的邊際利益掉得極快,就我的觀察研究,三年來下跌9成不止!

因此大量風行猶如蛋塔熱潮的夾娃娃機店,恰恰證明景氣不如想像好。

我家這個街區(住宅區,僅有兩家便利商店與幾家連鎖早餐店,唯一優勢是有一升學率高的公立國中)附近一個店面,一年內從果汁店、早餐土司店轉為牛肉麵店。放學時路邊有一生意不錯的蔥油餅餐車,老闆不敢租下店面,寧可繼續餐車。倒閉轉換速度與餐車老闆意願也說明景氣不如想像中佳。

當然,要更準確地判斷整體景氣,不應該只看這些。我自己經商跑了好幾個國家,有自己一套心得,且讓我敝帚自珍吧。

特別寫這些,只是不想要「觀察百貨公司餐廳或美食街」這種愚蠢且錯誤的作法,誤導太多人。不過自己人微言輕,又不是什麼知名財經記者,不寄望會有什麼影響力啦。

quote:”Business activity globally has slowed from multi-year highs, according to the JPMorgan Chase and IHS Markit global 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 The global manufacturing index fell to 53.1 in May, a nine-month low. The services index for April, which will be updated for May on Tuesday, slid to 53.8 from 54.8 two months earlier. And business activity in the eurozone fell to its lowest level in a year and a half last month.

The Baltic Dry Index, a measure of shipping costs that investors often look to as a proxy for global demand, has fallen 22% from a recent peak last month. Copper prices, another gauge of economic activity, have been on the decline. Among developed economies, data on the whole have been missing economists’ expectations by a wide margin, according to Citigroup’s index on economic surprises, after easily exceeding expectations for most of 2017.”

WSJ:「Global Economic-Growth Story Fades, Dimming Market Optimism

政府補貼與太陽能產業

我一直主張,最沒有存在價值的產業,就是那種靠政府補貼才能存活的產業。

靠政府補助才能生存,本身代表違背比較優勢定律,將發生以下狀況:

1. 政府用稅金去補貼競爭劣勢企業,是一種資源浪費。

2. 政府的補貼優惠必然是從優勢產業課稅,然後移轉給競爭弱勢但尋租強勢的產業。以產業來看,將會減損優勢產業的生產意願(特別是搭配累進式稅制),加強整體社會環境的尋租氣氛;從整體來看,則是嚴重資源扭曲 — 強兵猛將拿不到資源,搖尾且與政客沆瀣一氣者反倒致富。

3. 被補貼者為了繼續獲得補貼,將發生競爭規則轉變 — 從原本應該以「物美價廉者勝出」的市場競爭,轉為「誰最能爭取政府補貼」的尋租行為。

鼓勵尋租對整體社會大不利。社會競爭規則轉變,邊際上最容易觀察到的現象就是學生不讀書搞起社運、當起政黨走狗。某些無知教授稱之「進步」,其實是大退步。

為何是退步?很簡單,把學生運動推到盡頭,不就是當年的紅衛兵?試問紅衛兵的行為除了破壞、私刑虐待與殺人之外,有任何建設性可言?然而紅衛兵中一樣有此遊戲規則下勝出而享受租值者,例如被改名的「宋要武」。

回頭看此新聞,太陽能發電產業在多數國家都必須靠政府補貼方得生存,這本身已經說明「光伏太陽能在多數場景下均是個經濟效率很差的發電方式」。而政府補貼並不會永遠存在,因為一者,再有錢的政府也禁不起擴大補貼(我們看到西班牙、日本政府都已經受不了而刪減補貼);二者,太陽能只是風口上的流行政治議題,當選票不再親賴此議題,政客說變就變。

三者,曾經談過,光伏太陽能發電的全球關鍵專利並不多(特別與無線通訊相比),其中相當比例都已經過了20年保護期。這表示太陽能的生產進入門檻並不高,壟斷利益當然貧乏得可憐。希冀在此產業的獲得超越市場報酬的唯一可能,就是有門路可以長期獲得政府補助,然而”補助”的侷限條件又如前述二點所拘束。

因此站在投資角度上,我始終未曾投資任何太陽能項目。

光伏新政冲击波:突然踩下急刹车,背后有何隐情?

quote:”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究其原因,其背后无疑是光伏装机规模扩大的同时,诺大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与日俱增,国家财政实属难以承受。根据财政部统计,截至2017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达到1000亿元。”

太陽能/風電宣傳者的錯誤邏輯

明知下週百貨公司週年慶,瘋狂下殺3折起;你會選擇今天用10成價格去購物嗎?正常人正常情況下都不會做這種事吧?

可是我們卻看到太陽能/風電的宣傳者不斷宣稱綠能會未來越來越便宜,所以要提早卡位?錯了吧!既然註定跌價,為何要急著今日用更高的代價投入?蠢到死。

只有確定未來會越來越貴的物品或資產,才值得今日早早卡位投入。既然是終端產品日後只會越來越跌價的產業,從經濟學利息理論來看,根本不值得用較高代價的現在資產投資註定跌價的未來資產,尤其是使用人民稅金投入。等到技術成熟、價格落底,我再用未來廉宜的資金投入廉宜的綠能,才是合理選擇。

當然,如果只是要找理由五鬼搬運汙走人民稅金,則多爛的產業都沒差,反正只是找藉口,什麼產業發展、技術累積、提早卡位,不過都只是騙。故意忽視太陽能晶片生產的高度污染耗水耗能、故意忽視二者發電的不穩定與不可靠以及故意誇大高估現今儲存電能技術,刻意忽略台灣地狹人稠邊際土地成本飆升,也不過是騙術中的一環而已。

持續看空HTC

HTC竟然宣布要搞「區塊鏈手機」?

有關比特幣的看法,去年九月我已經寫過一篇「論比特幣(on Bitcoin)」奉勸正經投資人不要追這種無根財富倉庫。

而看來HTC手機搞不出什麼差異化,最後淪為模仿部分靠欺騙維生的投資界敗類,事事都要牽扯起區塊鏈技術啦?

姑且不論區塊鏈貨幣還是技術對手機使用功能上不存在太多加分功能,更重要的是區塊鏈只是一個不甚困難的軟體技術,市面現有的智慧型手機都很容易透過安裝軟體滿足此類需求。如果只是要「系統內建區塊鏈app」,我相信對它牌廠商而言都是輕而易舉。反倒是一直背景掛在網路上跑區塊鏈的手機,耗電問題會不會是一大疑慮?

因此「blockchain-powered smartphone」只是跟風外,看不出對消費者有任何實益或供給面上有任何壟斷利益。

最後再重提我在「論比特幣」一文中特別提到,Fisher公式 PQ = MV下切入看比特幣這類區塊鏈貨幣,基本上真正用在交易用途的數量非常少,而其幣值浮動太大也不利於交易使用之目的。因此可得知這些號稱XX幣的,本質上都只是投機標的而非真正貨幣。針對無根的純投機標的,偏好來去快如閃電,很可能blockchain-powered phone才上市,這些xx幣多半已經失去光芒與話題性。

手機本業完蛋,而宏達電口口聲聲未來趨勢的虛擬實境(VR)卻半點獲利跡象都看不到。

從2015到2017,HTC營業額分別是1216.8億、781.6億、621.2億,營業利益卻分別是 (-142億)、(-146.1億)、(-174.3億),今年第一季營收更是只剩87.9億,營業利益是(-51.8億),HTC Vive這個VR裝置從2016年上市以來,絲毫看不出對公司有任何實質獲利貢獻。

2016年5月我寫道

「就VR遊戲,我認為VR根本就是「近視製造機」,對家長來說要認同有非常大的困難。換言之,小的不准玩,大的只會是部分未當父母的少數成年人,而且不過是手上的眾多玩具之一而已。但初期硬體效能不彰的問題絕對是如影隨形地影響消費意願。

至於VR在導覽或銷售等商業用途加分這點,我認為效果近乎為零。假的場景或3D圖像,不可能消弭消費者心中的疑慮,甚至只會增加資訊成本。畢竟沒人會明知道是電腦動畫而選擇被騙的,消費決策跟看電影是兩回事。

去年我的投資主軸就是放空宏達電。今年1月以來改做多石油與原物料,但長期我依然看空宏達電。我不相信宏達電的VR願景,更不相信王雪紅的為人。」

如今回顧,我16’年這段看法無論針對宏達電營運或股價到現在依然成立。(2016年6月30日收盤103.5,之後持續下跌,今日收盤59.1)

既然墮落到用區塊鏈炒冷飯,我也就繼續冷眼看空這家公司下去。

ASAP其快速到貨策略為何註定失敗?

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ASAP一開始打的5小時快速到貨就是個錯誤的策略。
 
從消費者面來看,如果當下需求真的很急,則再快的到貨承諾,都比不上消費者自己立刻出門到賣場買回,以台灣的地狹人稠這個侷限條件看,多半2小時內就可買到所需物品。
 
但從供給面看,越快的到府供貨服務邊際成本很可能是等比級數上升。為何?邊際生產力遞減定律使然。
 
經濟分析上的意義代表:供給者要越快速到貨,貨運成本將快速攀升到甚至超過物品本身的價值。供給者有能力轉嫁這個成本嗎?我持悲觀態度。
 
且此現象還會帶來一個弔詭的困境:越快速服務帶來的高運費,必須用高價物品來涵蓋使其成本比降低。但越貴的東西,消費者下手購買的思考過程會越久,且需要即時到貨的需求會越低。
 
也因此越講究快速到貨的電商往往下場不佳,就是因為他們策略恰恰把自己放進了一個兩面困境的侷限條件裡。我想不出這種兩面困境怎樣維持一個可長可久的商業獲利模式。
 
回頭看當初PCHome 24h到貨為什麼會紅?關鍵並非在快速出貨,而是「合理期間內的出貨承諾」。
 
當年許多網購令人詬病處,就是下單付費後不知何時才出貨。PCHome抓的24h剛好消弭這塊訊息費用。君不見後來PCHome再推的「台北市6h到貨」其實一直沒有拓展到全台灣,我相信一來是因為成本等比級數上升,二來就是消費端其實並不在乎6h。
 

我自己公司在網路銷售與電話銷售這塊,也是支持這樣的分析:新客很在乎也會打電話進來詢問何時出貨。熟客知道我們保證下單當日或隔天出貨的承諾始終遵守時,就未曾有這方面的詢問。

大約5年前有朋友介紹ASAP給我,說是其朋友創辦時,我當年就預言不轉型會倒閉。不幸一語成讖,不過這也只是經濟學科學解釋力的展現而已。

以上只是經濟學價格理論的簡單示範。

錯得離譜的分析其來有自

網友提供一則分析文:「499之亂中華電信到底是賺還是賠?

文中宣稱:

「中華電信的499方案看起來賠錢,但如果加入了賽局理論會變成如何呢?」
 
這麼屌?動不動就用賽局理論,這傢伙知不知道賽局理論99%只是說故事,毫無經濟學解釋力啊?
 
我繼續往下看:

「…通常身為後進者的資本戰思考邏輯,假設小黑電信推出299方案,其他電信只要是299方案以上的使用者就會有興趣NP過來,每搶到一個1,499的他家用戶,我多299元營收,對手少1,499元營收,一來一往就是1,798元落差,就看誰的資本可以撐到最後。身為先行者的電信三雄如果使用這個作法怎麼算都不可能划算,因為耗損的是未來合約內短收月租費,經側試算過30個月可能短收近50億元台幣。…

…可怕啊!看起來今年可以因違約金多收近36億元,但把未來30個月的短收的月租費一算,最後可能短收多達51億元!這是誰想的策略?仔細深思後好像該跟中華電信道歉,我想得太淺,光看老客續約所短少收入,未來三十個月虧損可能是以數十億元,嚇了一跳做出自以為是的評論。」

文章還煞有其事地分享了一個試算表,可惜作者經濟學邏輯錯得離譜而不自知!

該文最大錯誤在於作者竟然把「競爭對手短少的營收」當做「自己增加的利潤」來計算?!

一者不但把同一消費者同一行為重複計算是錯,二者對手營收無論如何減少也與自己利潤無關!

試想全世界只有10個人喝咖啡同時僅有兩家賣咖啡的,假設二家成本一樣一杯10元,市價30元。假設原本我與競爭對手各有5個客人。我削價競爭用5元一杯把全世界的10位客人都吸引過來,我的利潤是(-5 x 10 = -50)元!真金白銀地虧損50元!對手減少的$150元營收怎樣都不會因為我愚蠢的削價競爭而變成我的獲利。

這麼簡單的商業邏輯都不懂,作者還宣稱自己是「行銷顧問」?我正想知道是哪種笨蛋公司會請這等程度之人當顧問時,赫然發現這位作者邱煜庭正是我前一篇文章提到的「倒店電商ASAP」行銷總監哩!原來如此,會做到結束營業還真是「其來有自」。

 

讓我想起馬克吐溫名言:“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 but it is because Fiction is obliged to stick to possibilities; Truth isn’t.”

 

PS 作者邱煜庭留言表示:「感謝各位的指教,我不該亂用專業名詞,不該拿不熟的字詞亂用,原文已經更新,日後會多注意 🙂

不過我已經離開 ASAP 三年了,網站收掉這個鍋我可以不背嘛 XD」

ASAP關站談Amazon.com

日前我在「再談PCHome–以經濟分析觀之」一文中提到的經濟邏輯:

…”這種仲介行業關鍵始終在於「集客力」:客人不夠多,廠商上架意願低;商品數量少、不夠便宜、介面不夠簡潔,集客力就差。二者某個程度有點雞生蛋、蛋生雞。多數仲介業都存在同樣的問題。

因此,這種商品仲介平台會希望透過「低免運費門檻」來吸引客人與廠商,是一條幾乎人人都會走上的不歸路。另一方面,平台商如果太常片面隨意搞商品折扣競爭,廠商遲早會受不了而出走。

流量不夠大,規模經濟出不來,財報就很難看;流量大到一定程度,可將平台與倉儲成本攤提到很低比例時,獲利會驚人噴發。而這段成長過程是痛苦的,Amazon如是,PCHome也如是。但PCHome面對一個與Amazon最大不同侷限條件是:”台灣市場太小”!建置一個平台後可收的上頭租值,台灣就是不如美國。

經濟分析上也意味:要集資與PCHome競爭的門檻遠低於欲與Amazon競爭。

所以當強力競爭出現時,平台對客戶廠商最明顯的競爭差異始終只能在「降低購物成本」或「減少廠商費用」這兩個自殺利潤空間的策略上打轉,也就註定平台租值在激烈競爭出現時必然快速下跌。”

ASAP看來就是集客力始終上不來,造成基礎建設的規模經濟也一直出不來,帳面虧損肯定是很難看的。

此外,該站從最早的「閃電購物」改名為「省錢購物網」,可知對多數消費者而言,「快速到貨」只是一個加分,但非必要條件。網購偏好始終還是在「省錢」這點上打轉。

這邊我再多談一點,就是我認為實體店面的集客力某個程度上還是比網站的流量來得容易觀察。
繼續閱讀 “ASAP關站談Amaz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