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經濟分析預測台灣蘋果日報三年結束

本文將從經濟分析中的成本觀念切入,討論為何我認為台灣蘋果日報三年內將被淘汰出局。

這邊要強調的是,傳統經濟學(如Paul Samuelson大名鼎鼎的「Economics」教科書)所教授的「成本」大多錯誤處處且自相矛盾。本文使用的成本觀念謹守「正確的機會成本概念」切入。

同一生產程序有不同產品,收入如何最大化?


Alfred Marshall在1890年經典著作「Principles of Economics」第五卷第六章中提出「joint supply」問題,列舉諸如:羊毛與羊肉、牛皮與牛肉和棉花與棉花籽油都是同一生產程序下會產生的兩種商品,二者間存在固定比率。當牧羊人因用羊毛需求增加而增養綿羊時,羊肉供給也會隨之增加從而影響市價。

現今世界更常見的是汽油與柴油(還有其他油品)之間也存在這種關係。

這使得後來的經濟學家進一步問:如果一個生產程序下會產生多種商品,且不存在固定比率時,收入如何最大化?

答案是:各種商品的平均成本不可求得;但邊際成本可以。收入最大化之道是各種商品邊際價格等於邊際成本;如果引入交易費用概念,則邊際價格與邊際成本的差距不得大過交易費用。

為方便理解,我先以傳統紙媒報紙為例,常見其一個生產程序的產品就包含:不同主題內容的新聞或評論(無體財產)與以印刷與紙張為載體的報章(有體財產),以及廣告。而百年來報紙的收費安排主要有二種極端:一者是以昂貴價格出售,廣告少而內容與印刷均優(如某些極為專業的媒體–如英國金融時報台灣紙本訂購價每日約新台幣$79;經濟學人美國版紙本訂購價單本$3.6美元/台灣零售價$275新台幣);另一者則是give-away papers,如台灣曾流行的捷運免費報,這類報紙完全免費但內容幾乎都是廣告,印刷品質與紙質均低劣。

多數報紙收費安排在二種極端之間。

此外,就我所知的成本結構,台灣若報紙零售價在$10以下者,大概都是只回收了印刷、紙張與運送的費用,「向讀者直接收費」這塊是毫無利潤可言。

經濟學上也透露著:不同的收費安排會影響報紙媒體在終端產品上的呈現,包含內容的長度、深度、廣度、可信賴度與品質,包含廣告數量、呈現方式(如佔版面比率)與廣告品質(純文字廣告亦或聘請世界明星代言且由知名設計師編排之廣告)。

上述經濟原理,放到網路新聞媒體上也是一樣。

邊際生產成本並非為零

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看線上報紙的生產成本:

a. 從線上訂閱讀者看
傳統經濟學教科書很愛說:「網路世界提供服務的邊際成本趨近於零」。其實這是錯誤的說法。持此說法的學者不但對真實世界認識不清,同時經濟學也不及格。

(1) 如果邊際成本近乎於零,則平均成本曲線不再是U形而也會是趨近於零,則根據經濟學法則,世界上各種網路服務供應商將只有一家完全壟斷,這與真實世界不符。

(2)Google在伺服器與頻寬支出一個會計季度就高達幾十億美元,怎麼看也不像是「邊際成本趨近於零」會產生的費用。

雖然我不是專家,但以我過去架設Linux server以及使用cloud computing services的經驗,上述經濟學者最大的錯誤在於「計量錯誤」。

以Apache網頁伺服器看,一個連線大約會佔伺服器12~35MB記憶體,一張圖片豐富的頁面(假設4MB)大約要吃掉32Mbps頻寬,同時還要考慮CPU響應速度與使用者的單位時間點擊頻率等等。簡單說,即便以一次點擊服務的角度看,邊際成本恐怕都不是趨近於零。當架設的網站流量成長到機器可承受邊緣時,不管我是要升級機器、增加伺服器、增加頻寬,其邊際成本更不是以「每多一位使用者」為邊際單位,而是以上述機器與頻寬的綜合考量為邊際單位。

這是說為了應付一天某幾個時段的高峰使用,我必須備好足夠的運算力與頻寬;但當其他時段在線人數掉下來時,我的運算力與頻寬是閒置但費用依然要支付的。此外,隨著使用者的人數增長過某些門檻,許多小型服務不需要支付的費用或問題也會隨之而生。

這一塊我從香港壹傳媒公開的財務報告中並無法清楚查出,但從其2019年(會計年度結束於2019/3/31)年報記載的「其他營運費用」高達3億港幣(約新台幣11.6億元)可窺知其網路服務相關費用支出應該不低。

我們換個更容易理解的角度:網路服務就像一個個水桶,其內含容量空間是邊際單位總成本。每一位使用者都是顆小乒乓球,球體體積是訂閱費。當一個水桶裝不滿乒乓球時,這個邊際服務單位收入是低於邊際成本的。當使用者量剛好裝滿1個水桶時,邊際成本與邊際收入相符,是前述經濟學原理下收入最大化狀況。但若裝滿1.1個水桶時,則看似更多的使用者其實可能卻是在一個網路服務虧損放大的區段。而且,水桶中的乒乓球數量是每一秒都在變化的。

當然上述形體化的描述只是為了方便理解,真實網路服務提供的成本狀況不完全是這樣。但我希望能幫助讀者理解我想要點出的重點:計量基準並非以「每多一人」為準。以訂閱收入扣除成本為縱軸,以訂閱人數為橫軸,其曲線是非常波動的,一定區間內,訂閱人數增加收入可能反而減少。因此,以台灣每日約4元新台幣或香港每日約$1.68港幣的訂閱價格看,並不見得「高於邊際成本」。

b. 從線上廣告看
吸引讀者靠的是內容,而內容的產生與發佈在線上同樣存在持續的成本投入才做得到。

此外,以我過去與壹傳媒購買廣告的經驗可知,多數廣告套裝(特別線上版)多是以5天為最少單位(當然有例外狀況,這裡我只講普遍而言的現象),週末另外定價。因此再換一個成本角度,從邊際而言我們可以把5天為一個單位將人員費用與行政費用(包含伺服器與頻寬租賃費)以2019年香港壹傳媒的財報做估算,台灣蘋果日報每5天的新聞生產與發佈總成本大約為800萬港元(約$3100萬新台幣)。

綜合二者,如果我們把每五天的新聞內容生產當做是一個生產計畫(production plan),則每單位$3100萬會是直接成本,若來自訂閱與廣告收入無法超過此數字,則蘋果日報面臨的是直接虧損。其中,蘋果日報可以選擇方案一「免費閱讀佐以大量廣告」或方案二「訂閱付費佐以少量廣告」。前者必然會發生減少文章字數、一文拆多文、追求標題黨與廣告滿佈…等等現象;後者則理應要以深度報導或提供競爭對手難以取代的內容來又使付費訂閱者認為物有所值。

從壹傳媒財報見端倪

承第1點所述,當台灣蘋果日報網路版轉為訂閱制後,可見的是網路流量競爭之下必然會有相當幅度下跌(畢竟免費新聞來源充斥且讀者近乎毋須付出轉換成本),這點我們也可以分別從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的接受訪談間接與Alex網路排名直接得到印證:

「…他認為蘋果在這方面(訂閱制)犯了錯,光以流量來說蘋果從2,200萬下跌剩不到1,000萬。「但是流量事還小,我們(ETtoday)數位廣告營收在去年6月將近7千萬元跟他們伯仲,但今年蘋果已經跌破4千萬,我們數位廣告已經在8千萬往9千萬元走。」就算蘋果擁有付費訂閱用戶,王令麟也認為「台灣市場太小,很難成功。」根據香港壹傳媒9月中公布的公告指出,香港蘋果日報、壹週刊付費人數已經超過84萬人,台灣訂戶人數則未有揭露。」

Alex有關台灣網路媒體流量變化如下:

(圖一 蘋果日報)



(圖二 自由時報)


(圖三 東森新聞)


(圖四 中國時報)


(圖五 聯合報)

我們可以從壹傳媒整體財報(見圖六)看出,在面對Google與FB這類網路廣告巨獸的強力競爭下,從2016年轉盈為虧後,每年虧損額達三、四億港幣,營收更是節節下滑:

根據壹傳媒公布的香港部分84萬人訂閱戶(台灣人數未揭露我認為應該是因為數字遠低於此),其每年訂閱費收入約HK$515M,而2019年度財報顯示整體營收衰退至約HK$1304M以及流量快速下滑來看,恐怕杯水車薪,訂閱收入無法彌補失去的廣告收入將是必然。網站(包含app)流量的下降必然導致蘋果日報在廣告議價權的下降,這意味根據前述經濟學原理,其虧損放大的速度恐快得出乎主事者想像。這點就要等2020年度財報得印證。

上頭成本的租值攤分

接著,我們再換個角度從上頭成本看台灣蘋果日報:

上頭成本是指企業不管生不生產都要付費的成本,對報社而言,場地租金、各種軟硬體設備、記者主編與管理者費用、伺服器開支(如果為承租)與網路頻寬租賃等…,都屬之。

而這些開支是由產品收入扣掉直接成本以上的盈餘累加後應付的,以蘋果日報的狀況這意味著:

a.台灣蘋果日報建構所需的上頭成本很可能與香港蘋果日報一樣甚至更高,因為台灣土地面積是香港的32.7倍。但我們從香港壹傳媒集團財報中得知,台灣蘋果與壹週刊僅佔總營收整體30%。佐以媒體產業的經濟特色 — 量體夠大平均成本可以掉得很快,但量體越小則平均成本也可以升得飛快。表示台灣分部可貢獻的上頭租值不但小,甚至貢獻的虧損額度恐怕還大過香港。

b.這解釋為何2010年左右,黎智英在台灣努力地希望促成壹電視的開播 — 因為同一生產程序可以同時出產紙本、網路與電視新聞。而佐以IT科技越發物美價廉的、各種手機攝影與app應用不但逐漸讓單一記者具備多工能力(撰稿、拍攝甚至簡易後製)下,智慧型手機加入下越大量體的受眾可以快速降低壹傳媒在台的邊際成本,從而提高整體獲利能力。

c.這更解釋黎智英為何願意虧損百億元代價執行壹電視計畫(包含近乎免費贈送的樂視通機上盒),因為從經濟分析角度看其戰略思維正確無誤,卻被台灣既有媒體業者、政府管制給卡死。短短三年,於2013年6月就認賠賣給年代集團後,整個蘋果日報內容定位從相對中立轉向極為反中、台獨路線。我認為蘋果日報的定位之轉變,以及黎智英在香港16年佔中運動與19年反送中運動的作為,都源自於上述商業策略執行層面的失敗以及實際所受的經濟虧損。

可是訂閱制於2019年7月上路後,從Alex數字看來台灣蘋果日報希望搶占的市場顯然是輸給了類似定位自由時報。

這一點我建議讀者參考我寫過的「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2012/12/05)」一文的第三點:

「…台灣藍綠媒體市場區隔還蠻明顯的。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美國媒體左派(如NYT)、右派(如Fox News)也是壁壘分明;這也不是媒體邪惡,市場導向、利之所趨罷了。
換言之,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假設A媒體專攻A’市場,B媒體專攻B’市場;今天若A決定轉向B’,則其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必須放棄A’所帶來的盈利。例如男人幫(FHM)今天假如要切入商業周刊的市場,在不推出新報刊雜誌的前提下,其勢必要放棄的是男人幫既有市場的利潤。
從這角度看,一家走中立八卦路線的壹傳媒,假如因為幕後老闆換人而要改走親中國路線的藍色市場,則必然新壹傳媒得失去部分既有客戶的盈利,而這就是壹傳媒轉型的成本。此轉型與前假設例子並無差別。淺顯的道理,連路邊攤小販都懂。而市場觀察告訴我們,頻譜兩端點的觀眾數量相對較少,中間地帶者居多。若蔡衍明等人買下壹傳媒後,將其轉型為深藍媒體,則勢必要面對收入減少;同時,在競爭之下,蘋果與既有深藍媒體(旺旺中時)打起擂台,經濟學告訴我們假若市場結構無太大變化,結果是二者租值都一起降低,首當其衝的損失者是蔡衍明等人。
再想想私有產權,假若有人投資失利,是出於資訊不足、愚蠢或刻意為之,都與非股東的第三人無關。蔡老闆商場征戰多年,如果連這點道理都不懂而產生損失,那也是他自做自受,學生的抗議遊行都顯得無關痛癢。再假設蔡老闆投資壹傳媒的資金來自於中國政府的挹注,則虧損的也是愚蠢或一廂情願的中國政府。
媒體會變一言堂?當然不會。
台灣有既有的深綠媒體(自由時報)。而蔡先生假若真將壹傳媒變成中時,則空出來的市場反倒是可以吸引其他人進入經營。
黎智英來台灣經營蘋果日報與壹週刊,三年內損益兩平開始獲利,顯見這塊市場不但大,還有黎智英的經典前例,大幅降低後來者的訊息費用。故除非市場有大變動,否則有人跳出來收納這塊市場是可以想見的(當然此人也包括蔡老闆本身)。台灣要變一言堂,得透過政府暴力回到過去戒嚴時期才有可能;現在看來,政府要這樣做的成本很高。…」


虧損壓力下的黎老闆被迫走極端內容產品希冀提高獲利是可以想見;但目前看來,似乎兩頭空的終局可能性比較高。

d.以蘋果日報的流動資產快速下降(見圖七),速動比(acid-test ratio)惡化:2018年2.72;2019年1.03;營運淨現金流出更是從2018年的(HK$31M)惡化到2019年的(HK$137M);若非2019年度因賣出廠房資產獲利HK$259.9M,其實帳面虧損會更難看(約HK$599.9M)。所以主事者急於今年改變收費安排,希望增加可預測穩定收入是無可厚非。但承前面的經濟分析所預測:蘋果日報線上版的兩種收費安排均可能發生邊際收入低於邊際成本的分離現象,整體虧損不但無法改善,甚至會擴大得超乎預期。

結論:

從經濟分析看,蘋果日報的收費制度不但無助於改善連年營收下滑與虧損,反而是註定失敗、註定擴大虧損與現金失血的失敗商業模式。

而該公司的流動資產與流動負債狀況不妙,可獲利的固定資產已經出清。在不改變收費安排以及無新資金挹注的前提下,我推測蘋果日報三年內就會離開台灣市場,不管是結束營業或是被併購。(尤其考量黎老闆以三年為時間區段測試一種商業模式的習慣)

文末順便附上成功的網路報紙訂閱制財報:The New York Times(見圖八)

各位可以清楚看到蘋果日報相對NYT,營收與獲利能力的差異。

後記:
此文的判斷大約兩、三個月前就已經形成,但今天才有空寫成文字。作為蘋果日報台灣版最早的讀者(當年在台灣開報時隨報贈送的蘋果我也吃了幾顆);也曾與蘋果日報/壹週刊有相當時間商務往來(每週支付廣告費達七位數);也曾受該社X總宴請日本料理。寫這篇預測文,多少也有點傷感。

不過還是老話一句:掌握正確關鍵侷限條件,經濟學科學性預測的準確率驚人。立此存證,三年後再來印證吧。

最近轉忙,近半年左右沒太多時間寫文更新,特此告知。

媒體吹捧後的新技術們怎麼了?

過去我曾經用經濟分析的角度看壞這幾項技術,幾年過去,商周有篇楊少強的文章檢視這些曾經被吹捧成「新一代科技革命」的技術們怎麼了。

不得不說,經濟學的科學解釋力確實厲害。但前提是你真的掌握到正確的經濟邏輯,而非一堆經濟學教科書或蛋頭學者教的那堆黑板經濟學。

===================================

VR

我最早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有兩篇短文章說明為何我看壞這個技術,也因此原因相當長時間反覆放空宏達電。

*我看virtaul-reality(2016/05/25)

*再看virtual-reality (2017/09/12)

現在看來,VR依舊沒啥起色,不但2019拉斯維加斯的CES大展近乎沒有VR的展示或消息(相較前幾年的撲天蓋地),連數位遊戲和 VR 市場研究公司SuperData也出報告估計:2018年消費者購買VR 軟體下滑了 59%,從前一年的 4.2 億美元降至 1.73 億美元。

順便附上宏達電的長期股價線圖:

===================================

3D列印

這一塊我沒寫過文章,但自己曾從事塑膠模具開發與製品生產,所以始終不看好這玩意兒可以取代塑膠製品大量生產的成本優勢。朋友圈應該聽過我口說的經濟分析,這部份太簡單所以也不多談。

===================================

區塊鏈

區塊鏈分兩部分:區塊鏈貨幣和區塊鏈技術本身。

區塊鏈貨幣我寫了篇似乎廣為流傳的經濟分析文章:

*論比特幣(on-bitcoin)(2017/09/26)

我不看好這類區塊鏈貨幣,同時也指出許多ICO只是騙錢的伎倆,不值得投資。

而該文一個重點,是我透過Fisher公式指出:「目前比特幣的高匯價並非來自於貨幣本身的好處,而是來自於持有者把它當作是財富倉庫。」

從而進一步指出:「從投資者角度看,比特幣雖然有被當做財富倉庫的素質,但本身的缺點造成其價格上下無邊、波動無時。作為投資標的來看,資訊費用太高,我認為閒錢幾十萬玩玩兒可以,真要當主要投資標的是萬萬不可。事實上我認為所有的無產出財富倉庫,均不適合當做主要投資標的,當然也談不上什麼避險功能啦,那是用來騙無知者的謊言。」

區塊鏈技術則是另一回事,我認為它應該可以有很好的應用場景,只是目前還沒找到。就算找到了,也不見得有多大利益可以期待。

===================================

無人商店

早在2017年我於一篇短文中就提到:「Amazon Go或阿里巴巴的無人商店從經濟分析角度上看,不會是一個成功的商業模式。甚至可以說是註定失敗的模式。」

*關於amazon.com (2017/09/07)

文章甫出許多人來訊息或朋友詢問,我才知道我以為顯而易見的經濟分析,原來很多人看不出來。

然後2019年我簡單寫出來從經濟成本角度看,為何我認為這是註定失敗的商業模式:

「…其實只要有正確的成本觀念,不需要多複雜的模型就能看出此商業模式的問題:同樣無人,這些「高科技」無人商店的成本遠高於「傳統的自動販賣機(vending machine)」,可是提供的服務並未高過自動販賣機許多,更重要的是,後者可以利用各種畸零地提高坪效,但高科技無人商店卻多使用土地成本/租金較高的模式,這註定了高科技無人商店的回收遠比傳統自動販賣機困難。

此外,管理、佈點、補貨、避免遭破壞與竊盜等等問題成本都不低。傳統自動販賣機在這一塊已經很成熟老練,解決方案成本相較於高科技無人商店遠為低廉。這點也會進一步拉低高科技無人商店相比於傳統自動販賣機的投資報酬率。

但從市場現況來看,自動販賣機的ROI並非多麼優秀。這意味著營運成本更高的「高科技無人商店」ROI只會更難看。…」

*又一經濟學精準預測:無人商店倒閉潮(2019/05/16)

===================================

結論:

還是老掉牙的幾句話:經濟學要科學性推斷未來是可以做到的,但前提一者是要對價格理論有全面性且夠深入的掌握,並能看出經濟學界充滿無用處的廢物理論(即便很多這種垃圾理論也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二者則是客觀地對真實世界的各種侷限條件有所認識,這是要求經濟學以外的知識夠廣夠深了。

昨日我非常精簡闡述香港地產制度,就只是一個片面且無足輕重的示範 — 許多產權經濟學家或制度經濟學家,其實對名義上的法律制度認識都不足,更枉論實質上運作起來的遊戲規則。換言之,這也是為何這些經濟學家的預測總是錯誤居多。當然就更甭提那些各懷鬼胎的財經魍魎假專家了。

別忘了,2008/01/10 時任美國Fed主席Bernanke曾公開回應問題表示:「”The Federal Reserve is not currently forecasting a recession.(聯準會目前未看到任何衰退可能)”」,接著那年發生什麼事,相信大家記憶猶新。

華為2019 Q3財報

今年5/20我曾說:「華為形勢大好!」被一堆人來信吐槽。

昨日華為發佈業績:截至2019 Q3,營收6108億人民幣,成長24.4%,淨利率8.7%。

智能手機前三季發貨量超過1.85億台,同期成長率26%。

(好啦,某些人可以繼續吐槽財報造假啦,只是也請拿出造假的確實證據喔~)

PS 財經大媽胡阿萍的「重創說」還歷歷在目呢

關於上海Costco

相當好的在地觀察文,打臉一堆台灣小鼻子小眼睛的綠井蛙。

兩個重點:

  1. 上海光是一個行政區就大過整個台北市,因此上海Costco的位置對於許多上海市民而言通車時間來回恐怕要2小時以上(特別考慮上海的塞車狀況相當嚴重)。

我猜一堆台灣井蛙根本沒注意到:上海市的面積是23個台北市!

  1. 上海電商送貨到府服務已經非常成熟且快速。

因此經濟學上來看,上海Costco的成功關鍵侷限條件有三:

a. 展店速度

b. 商品與電商、代購業者的差異性與價差空間

c. 商品為正品的可信度

尤其以b、c為最重要。

我沒此文作者那麼悲觀,尤其土地廣闊這點,美國也是一樣。

但我也同意Costco在美國面對的侷限條件的確與在中國都會區非常不同。中國的市場自由度遠高於美國,造就電商服務與代購等等活動都高於美國市場,這對Costco而言意味著比美國本土更強度且更靈活的競爭。這一塊是多數美國公司在中國真正踢到鐵板的地方。

因此授權範圍、授權深度以及中國區Costco主事者本身的競爭意識與薪資結構會大幅影響Costco在中國實體店面的存活率。

關於高通反托拉斯法聯邦地院敗訴的幾個簡單重點整理

1. Qualcomm 已經相當長時間其專利授權收入高於晶片銷售收入(見圖),而此次聯邦地方法院Koh法官的判決恰恰是認定Qualcomm在「專利授權行為上有濫用壟斷地位並限制競爭」的行為,反托拉斯法上一旦被如此認定,等於已經是被定罪。(一般是以Sherman Act §2為主要適用法條)

2. Koh法官於判決中要求Qualcomm針對industrial-essential patents必須授權與競爭對手。這意味著Qualcomm難以再繼續現有的「整機價格分成授權金」模式(以整台手機零售價格為計算基礎,Apple等高單價手機廠就是對此條款非常不爽),而必須轉為「以moden晶片售價為基礎」。

這意味著計算基礎從幾百上千美元(手機單價)調至$15~$20美元(晶片售價)。

另外值得談的一點是:依照美國法過去常見的案例,一但專利或專利池被認定是industrial essential patents,則授權金比例往往也會被法院要求必須是commercially reasonable standard,就很難Qualcomm單方面靠勢。

3. 這只是聯邦地院的判決,Qualcomm當然還會上訴。但是除了這個FTC提出的訴訟外,Qualcomm其實還面臨類似的反托拉斯法消費者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4. 美國DOJ罕見地在判決之前要求舉行聽證會,希望限制對Qualcomm的懲罰以維護美國在5G的技術發展。這顯然應該是在川普政府基於中美貿易戰的前提下所做的特殊要求,但是Koh法官非常不賞臉地表示:“a hearing on remedies wasn’t necessary ”

5. FTC當初提出此訴訟案是基於Qualcomm極端不合理的專利授權條件:
a. 整機價格計算授權金
b. 不管是否使用Qualcomm晶片,手機廠都必須支付其授權金

6. 昨天我談過,反托拉斯法本身與專利法是互相扞格的 — 前者處罰一切試圖以壟斷地為達到反競爭目的的行為,但後者偏偏就是國家授與一壟斷特權,排除非發明者或後發明者進入市場的「反競爭安排(anti-competitiveness arrangements)」。

1998年美國聯邦巡迴法院透過1965年的Noerr-Pennington doctrine,排除了一般反托拉斯法對專利權人主張專利權的適用,但陸續的判決也建立了幾種例外狀況,其中一種就是:專利權人以專利從事非法綑綁銷售行為(illegal tying)。

2000年時聯邦巡迴法院更曾表示:「擁有合法專利並不意味著專利權人於專利權合法壟斷權以外的領域同樣免於Sherman Act的約束 (…The possession of a valid patent or patents does not give the patentee any exemption from the provisions of the Sherman Act beyond the limits of the patent monopoly.)」

7. 同樣昨日於留言中談過:有鑑於IC設計公司充滿「一代拳王」的歷史,不知何時會被新冒出來的技術取代的產業(IT產業尤為明顯)對於專利權濫用的狀況可能更加嚴重 — 因為不曉得手上的專利組合能值錢多久。
 

又一經濟學精準預測:無人商店倒閉潮

早在2017年9月,就我所知我是很少數早早預言「無人商店模式從經濟學來看是註定失敗的商業模式」。(見圖)


此篇文章描述的大陸無人商店現況 (https://chinaqna.com/a/80972):

「上海首批落地的繽果盒子無人便利店早在2017年9月便因耐不住高溫而關閉。進入2018年後,它又相繼曝出裁員、高管離職以及業績不達標等負面消息。
而另一家早在創立初期就被視為無人便利行業黑馬的鄰家便利,在2018年7月31日關閉了北京的160餘家門店。
公司宣佈,由於月虧500萬,持續虧損,缺乏造血能力,已基本破產。
曾經被資本看好的無人貨架,眾多品牌更是像多米諾骨牌般倒下。
2018年初,「GOGO小超」宣佈停止運營,這是全國無人貨架第一家倒閉的企業。
此後,猩便利裁去60%的BD人員;5月,七只考拉停止貨架業務;同月,傳果小美融資遭擱淺,工資發不出;6月,傳哈米倒閉;10月,小閃科技申請破產清算……
至此,轟轟烈烈的無人零售模式基本宣佈破產。」

其實只要有正確的成本觀念,不需要多複雜的模型就能看出此商業模式的問題:同樣無人,這些「高科技」無人商店的成本遠高於「傳統的自動販賣機(vending machine)」,可是提供的服務並未高過自動販賣機許多,更重要的是,後者可以利用各種畸零地提高坪效,但高科技無人商店卻多使用土地成本/租金較高的模式,這註定了高科技無人商店的回收遠比傳統自動販賣機困難。

此外,管理、佈點、補貨、避免遭破壞與竊盜等等問題成本都不低。傳統自動販賣機在這一塊已經很成熟老練,解決方案成本相較於高科技無人商店遠為低廉。這點也會進一步拉低高科技無人商店相比於傳統自動販賣機的投資報酬率。

但從市場現況來看,自動販賣機的ROI並非多麼優秀。這意味著營運成本更高的「高科技無人商店」ROI只會更難看。

還是說到爛的老話:掌握足夠且關鍵的侷限條件,利用正確的經濟學邏輯,快速判斷商機是否成立是like buttered lightning!

再生能源憑證不是期貨,只是請和尚幫你念經

有網紅聲稱再生能源憑證(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s)是期貨,個人深深不以為然。理由如下:

1. 期貨的本質是一種承諾未來以特定價格買進或賣出特定實體或虛擬商品的契約。

但再生能源憑證是透過第三方單位認證發電廠商的再生能源設備與發電量,並給予一證明。買家不見得真正「物理意義」上使用了再生能源,但藉由購買此憑證可以「名義上對外宣稱使用再生能源」。

真實物理上買家可能使用的是100%火力發電,半毛再生能源也沒用到。

說穿了就是請和尚幫你念經超渡,然後要求功德迴向給你。

(我在先前另一篇文章曾談過,再生能源憑證買賣雙方都有造假或放任造假之誘因,這這點也與期貨大不相同)

2 至於為什麼我說「再生能源憑證是請和尚念經」,那是因為:念經究竟有無功德純粹是佛教/佛經自己聲稱有,真實世界無從證明。

同樣的,再生能源聲稱保護環境,也只是自己說說。

事實上我們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無論風電、太陽能,都是以「最低土地利用效率」的方式在發電。過去我在【需要多大的土地才能讓太陽能發電取代一座火力發電廠】(https://tinyurl.com/yy3eezvx)估算,我們需要一整個台北市土地面積鋪滿太陽能面板,才可能等同一座只要1%土地面積的火力電廠。

這意味著大規模太陽能、風力發電都必須使用更大量的野外土地。弔詭的是,人們砍罰森林來裝置太陽能面板,但後者的能源轉換效率卻可能還輸給植物。這叫環保?我不懂。

更甭提風力發電的噪音問題、鳥類侵害問題;太陽能面板的高污染製程、壽命有限與除役後清理成本…等等。

而「環保」正確定義應該是「更有效率地使用能源」!

有學者估算,如果滿足美國3億人口的用電需求(以每人每秒2400卡路里能量換算):

純用太陽能面板供應,我們需要一整個西班牙國土面積;

純用風力發電,我們需要75個台灣土地面積;

純燒木柴,我們需要一個印度+巴基斯坦土地面積(112.6個台灣);

純用牛馬獸力,我們需要俄羅斯+加拿大所有土地(748.3個台灣);

純用水力發電,則我們需要一個超大水壩,流域要是五大洲加總的1.33倍!

再換另一個角度,如果用自行車選手踩踏發電,則一個美國人要660名發電奴隸才能維持現今生活水準(一個法國人是360名奴隸;一個奈及利亞人則是16名)。

這是說:不僅僅環保的本質是基於更高效率地使用能源;財富的本質也是。

而所謂的再生能源卻是反其道而行:用更低效率的方式發電!

土地邊際使用效率就是一個指標。當你必須用更多土地資源發電,則這些土地將被迫失去原本用途,邊際價格也一定飛漲,更多財富將不再用於它種更高效率生產,而是被投入到土地之中。這不僅僅有害環境保護,甚至是「財富破壞」的一種資源錯置(resources mis-placement)。

(事實上有機農業之所以非常不環保,也是因為用更低效率方式生產,這我以前批評過就不重複再說)

結論:

憑證不是期貨;論者聲稱「REC鼓勵更多再生能源投入有助環保」,經濟學答案是否定的!

某些人連理解他人成就的能力都沒有

一堆連鴻海財報都沒讀過的人在嘴鴻海,而更多書生淺薄之見如同我幾天前的短文所言,這些人除了把郭台銘說成「不過是個商人」之外,其實連理解郭台銘成就的能力都不具備。
光是鴻海早年在塑膠模具方面的開發與管理對整個世界大量生產的貢獻,就打趴一堆嘴砲政客。
經濟學來看,唯有工業化大量生產,才能快速降低邊際生產成本,使得世界上更多人能以更低代價滿足生活需求,從而:1. 釋放多餘資金轉往滿足其他需求與投資;與2. 釋放多餘時間轉往滿足其他需求與投資。
此投資包含自我人力資源提昇、生產要素投資乃至於金融投資,毋庸贅言解釋。
換言之,整個工業大量生產創造的邊際成本快速且大幅降低本身是提昇了整體人類的財富與未來。
與此同時,我一再強調,人類財富增長才是真真正正改善人權與個人自由的重要因素,從言論自由到遷徙自由,從工作權到財產權。甚至同志婚姻或關係能公開存在,也是因為整體社會富裕程度夠,方可容忍這種「不再產出人力資源」的社會契約安排(socially contractual arrangements)。
而上次我曾提供資訊:”根據107年財報鴻海精密公司在台灣一年繳交的營利事業所得稅達$165億新台幣。郭董個人所得稅金額早在2002年見報就達$8億新台幣;2016年報導更是年繳$60億元。
捐款部分,被媒體大肆報導郭董光是台大就捐款$150億元!”
先甭提現在嘴郭台銘財大氣粗、只是商人的書生魯蛇哪個人繳了比他更多的稅、捐了比他更多的錢。
我們就單看鴻海2009年以來發放的現金股利(單位新台幣):

81.6億、172億、96.6億、160億、178億、236億、562億、626億、780億、347億。(共3,229億)
不看股價市值,單看鴻海對台灣股東發放的現金股利,試問貶低郭台銘者哪個人10年來為台灣股民創造3千多億財富的?
(也別跟我嘴股東有外資;鴻海股票並不貴,近8年來每張多在12萬新台幣以下,台灣多數人願意都能購買享受郭台銘團隊替你創造財富)

再強調一次:經濟學認為市場交易是租值耗損最低的一種資源分配方式;而透過市場交易創造財富也是對整體人類實質貢獻最大的一種方式。
因此以經濟學角度觀之,郭台銘對台灣、中國乃至於世界的實質貢獻遠遠超過檯面上所有政客總和。
另一方面,許多人智識與能力並不足以”理解(appreciate)”如此成就。這些人其實很可悲,卻也是我等專業投資戶的獲利來源。

蘋果為什麼不會買下Tesla?


汽車市場本就太成熟而投資報酬率不高,以下是知名汽車廠近年operating margin:

  • Daimler AG (M-Benz):9.5%
  • Toyota:14%
  • Fiat:9.5%
  • Nissan:12%
  • Honda:10.1%
  • Ford:10%
  • General Motor:14.5%


而Apple自己的operating margin高達30.8%,iPhone熱賣時達37%!

身為有腦袋的上市公司老闆,把資金壓在一個看不見爆發性成長可能,邊際獲利率也早因競爭而被壓得很低的產業,我認為可能性太低了。

尤其電動車更慘的一點,麥肯錫近日研究指出:「每台電動車平均製造成本高出內燃機車近$12000美元!」

要知道,傳統汽車廠的生產效率已經在過去30年Toyota等精實生產帶領廝殺下逼到很高的境界,後來者很難有重大生產效率突破。再加上汽車生產的生產學習成本非常高,對新進者的投資報酬率預期更是不利。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Apple 最後放棄了自行研發製造汽車。同時我也據此認為Apple不太可能併購Tesla。

(以上只是短短5分鐘內的簡易判斷,抓住一兩個重要侷限條件即可。我們在判斷一個投資案是否值得進一步研究時,這個方法很好用。)

中美貿易戰檢驗 — Oracle裁員消息

不知道消息是否為真。

但以Oracle的財報來看,近2季的營收與毛利均相較於上個會計年度(2018/5/31結束)平均衰退約4~7%。

這邊我要特別點出:2015 v 2016 v 2017 v 2018會計年度營收成長率分別為:(3.1%)、1.84%與5.57%。此意味川普減稅方案帶來的景氣刺激確實存在。特別注意該減稅方案於2017年12月22日國會通過後由川普總統簽字正式生效,因此該方案實質效果(加上通過前的預期效應)發生在2018年會計年度(2017/6/1 ~2018/5/31)相當正常。

換言之,2019年會計年度的前二季度剛好是2018年6月起算,洽逢中美貿易戰火熱之際,加上營收不增反降4~7%確實可能加強Oracle公司對未來景氣之悲觀預測。這也是我多篇文字預言「中美貿易戰會打掉減稅與deregulation帶來的經濟利益」反應到真實世界的現象之一。

因此而有一定程度的裁員與組織重整應屬情理之中。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90327mit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