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ller-Coaster Ride in Energy Stocks Is Far from Over. — 2017/05/13

1. 石油價格在2016年鹹魚翻身,但到了2017年至今卻又滑落,遠遠落後股票市場表現。
2. 世界每日石油需求成長從2015年的1.8百萬桶衰退至2017年的1.3百萬桶。
3. Gavekal Capital的CEO Louis-Vincent Gave對短中期石油價格並不樂觀,理由如下:

a. 全世界都知道沙烏地阿拉伯想要抬轎石油價格,因為他們國家的巨大IPO計畫 — Saudi Aramco需要有堅強的石油價格支撐,才能有漂亮的籌資。

b. 回教世界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千年鬥爭,簡單地讓回教世界分邊站:一邊是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等國家,另一邊則是伊朗以及暗中支持的俄羅斯。

c. 沙烏地阿拉伯的IPO計畫,說穿了就是賣祖產籌資好應付長年戰爭與一直以來奢侈的福利國家政策。

d. 換言之,伊朗與俄羅斯有極高的誘因去壓低石油價格,好讓沙烏地阿拉伯IPO籌資不順。事實上俄羅斯也的確如此,該國每日石油產量已經拉高到破紀錄的11.5百萬桶!而當溫暖月份來臨時,這個產量還可能繼續提昇!

我的看法:

不得不再鞭一次危言聳聽的清大彭明輝教授。

2011年彭明輝的「「石油危機」是危言聳聽?http://mhperng.blogspot.tw/2011/11/blog-post_06.html#uds-search-results」一文宣稱石油危機來臨,全球GDP會下降,石油產能跟不上需求的增長…云云。

我在本blog多次撰文明白指出彭明輝宣稱的石油危機,乃至於糧食危機都是危言聳聽,毫無科學根據可言。

6年過去了,我們再次檢視,全球石油產量不但沒有跟不上需求,事實上從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數據可以看出:

從2014年第二季以來,全球石油供給幾乎每季超過實際需求,於2015Q2甚至每日供給超過需求量2百萬桶!

2016年末以來的供給降低,完全是因為OPEC的人為減產,並非任何自然或人力不可控制因素造成。但大家也都知道,OPEC的減產努力幾乎要被俄羅斯的增產、美加的頁岩油的投入給弭平,OPEC希冀的減產效果遠不如預期,這點從油價來看最是客觀且無可辯駁。

彭明輝文中所宣稱的供需圖表根本與事實相距甚遠!

說過許多次了,彭明輝如果不懂經濟學這塊,就請勿誤人子弟。彭教授如果相信自己的危機論,那請拿出真金白銀與市場賭一手。

而真笨到相信彭教授的危機論而去投資作多糧食與石油的朋友,早賠到破產!我在此致哀。

延伸閱讀:
再回頭看「石油危機」這謬論 http://www.yuanyu.idv.tw/?p=1515
小麥價格創下10年來最低 http://www.yuanyu.idv.tw/?p=1609
MONEY IS MADE SLOWLY OVER A LONG TIME AND LOST IN A HURRY http://www.yuanyu.idv.tw/?p=1694

發明百貨公司

1796年,英國倫敦出現第一家百貨公司,目標客群就鎖定 — 女人!

總共四個部門:皮毛、珠寶、女性衣帽與裝飾配件。

1803年紐約則由移民Alexander T. Stewart設立第一家現代化百貨公司。

Stewart出生於北愛爾蘭,出生後3週父親即過世。母親改嫁並移民至紐約,留下年幼的Stewart由祖父帶大。Stewart完成小學學業後,在雜貨店裡擔任「bag boy」至15歲,存了$500後跑到了紐約闖天下。幾年後祖父過世,留下了一些遺產,Stewart利用這些遺產在紐約百老匯開了一家乾貨店。店面寬3.8公尺,深9.1公尺,他自己睡在店鋪最裡頭。

辛苦20年,Stewart就靠這間「起家店」賺到人生第一桶金,43歲那年他擴大事業版圖,設立了全美國第一家百貨公司!

當時紐約商人全都搖頭看壞,管這家百貨公司叫「Stweart’s Folly(史都華的蠢主意)」,一來店面位置就很糟糕,當時名店全在百老匯西邊,只有它開在東邊。二來同業一廂情願地以為女人們只想跟習慣往來的商店採買。三來這家百貨公司外貌也不合格,當時紐約商鋪都是走希臘風,只有它蓋成義大利風格。

但這些商人全錯了。

Stewart’s Folly暴紅!生意好到不行,連同年代的知名作家(當時名作家身分猶如現今知名歌星周杰倫、Bruno Mars一般有號召力)盛讚Stewart的百貨公司是「a palace of a store」!這下還得了?更多名流女士爭相前往,一者獵奇,一者表示自己是出入上流社會。

Stewart跟當時同樣在百老匯開店的商人最大不同,在於他認為購物並非純粹的生活必需行為,而是對女人充滿樂趣與娛樂性的。一群上流女人聚在一起這件事本身對其它女人就有吸引力。因此他很聰明地在開幕時,付費請來紐約城裡的名女人們打扮入時且美麗地到店內待著。

店內不二價,免去討價還價景象破壞購物行為的優雅性。引入全身試衣鏡(這麼大片鏡子在當年技術來說可算是昂貴奢侈),讓女生看清楚在這試穿的華服讓她們變得多美,不買怎行?

Stewart專注地關心女生的消費慾望有沒有、如何被滿足。在那個輕視女人的年代,他藉著提供被忽視的一群所需的服務而致富。

這就是自由市場精神的精髓 — 致富背後都是因為滿足了大眾所需。小左左們偏見地認為為富必不仁、為商必奸其實是大錯特錯。經濟學需求理論第一課就明白指出,在自由交易下,買方必定認為換來的商品服務所帶來的用值必定大於或等於其所犧牲的代價,否則交易根本就不會發生。當越多人認為與你交易可以滿足自身所需,你的財富自然也就累積。換言之,自由市場下經商致富的人不僅值得我們尊敬與佩服,這些人對社會的貢獻更是遠遠大過任何政客、任何嘴砲學者與社會運動者。

注意,我強調是「自由交易下」,那種透過政府合法暴力取得壟斷的、官商勾結人謀不臧加上五鬼搬運的,並非「自由交易」,而是用政府公權力進行搶劫。這種致富途徑對社會是有害而利的。

回到百貨公司,很快10幾年後,1862年Stewart把不敷使用的店面移址到第九與第十街,增加到30個部門同時光員工就請了2000人!他也成了美國最大的批發商與進口商之一,甚至還是繳納最多關稅的個人戶!

1855年Stewart財富已經累積到225萬美元,足列當時全美最富有的人之一;到了1870年,他晉身美國前三大首富,與William B. Astor和Cornelius Vanderbilt並駕齊驅。(Vanderbilt的商業故事也很有趣,甚至有激烈的商場決戰,以後有機會我再跟讀者聊聊)

Stewart未有子嗣,隨著他逝世,財富與零售帝國也隨之煙消雲散。

一百多年後同樣靠著零售業攻入富豪榜的,還有Walmart的Sam Walton與Amazon的Jeff Bezos,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文章摘譯自:Barron’s Inventing the Department Store
http://www.barrons.com/article_email/inventing-the-department-store-1489809845-lMyQjA1MTI3NzEwOTgxMDk5Wj#printMode

近日新聞雜談

Barron’s — “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wins a bad case”

美國FTC一如往常一樣扭曲解釋反托拉斯法,透過market definition的限縮來處分Staples 跟 Office Depot兩家公司的合併。

原文節錄:

「…The commission invested a market segment of large corporate customers that buy office supplies on long-term contracts with big-box retailers. Then it trimmed the definition to exclude sale of ink and toner for printers and copiers, because Staples and Office Depot don’t have a strong market share for those office supplies. …

The FTC and the judge who blocked the deal failed to consider years of declining profits at both companies, due partly to aggressive competition between them that created an excess of neighboring stores….

The commission should not have the power to punish prospective behavior. Imaginary outcomes should not be illegal…. 」

講到反托拉斯法(台灣叫公平交易法)就是對經濟學的一大諷刺與侮辱 — 一百多年前的錯誤經濟學觀念竟然可以錯到現在?!說穿了就是這部惡法與背後錯誤的經濟學理論養活了一堆社會蛀蟲(法官、公務員、律師乃至於經濟學家),此法當然轉為政府違憲惡整廠商的利器。

反托拉斯法邏輯很簡單,入門就先講「market definition」。而市場定義是什麼?說要改善經濟競爭、消費者福祉的惡法一碰到市場定義就立刻轉彎,不管真實世界與經濟學正確說法,而是由一群法律人胡搞瞎搞。

Staples與Office Depot這個合併案件很明顯,FTC自己發明一個新的針對大型文具供應商的「市場定義」,同時還排除Staples與Office Depot競爭力較弱的印表機耗材這一塊,也排除了其他實體與線上競爭對手(例如Amazon),單單就這兩家公司就「構成了市場」,然後說這兩家公司太大了不能合併且政府也不能不管。

而FTC跟法官根本就忽視這兩家公司10多年來獲利年年衰退的經濟含意(亦即兩家公司在市場上早就不能呼風喚雨,獲利能力根本被其他競爭對手 — FTC與法官偏偏刻意排除 — 打趴)。

簡而言之,隨便一家公司都有強項與弱項,美國政府的FTC或DOJ最常的就是專挑你的強項,然後說你違法要開罰或是禁止合併。而且政府可以把市場定義到非常小,顯得你很大很該被處理。

Bull shit!

這種因人因案而設的法律解釋,根本違法美國憲法對人民自由與財產權的保障。廠商漲價,說是尋求壟斷利益要處罰;降價,說是掠奪性訂價要處罰;維持不變,說是「意圖」尋求壟斷,要開罰。

每次提到反托拉斯,我都要再說一次我在美國的親身經歷。
繼續閱讀 “近日新聞雜談”

勞工團體的危害 — 一例

WSJ於Dec. 18, 2012有一篇報導「Suicide Prevention Creates Dilemma for Hon Hai Workers」。

簡單說,就是先前美國勞工團體對Apple施壓,要求Apple約束代工廠(如鴻海富士康),不准其供應商的工人超時工作。Apple迫於政治壓力做出要求,鴻海迫於訂單壓力照辦,結果鴻海的大陸勞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沒有,根據WSJ的採訪,鴻海的勞工哀聲四起,許多人抱怨進鴻海就是要賺錢寄回故鄉老家,以報導中的馬姓勞工(音譯)為例,原本一個月有加班可以賺5000元人民幣,不准加班後就只能賺3400了。勞工們抱怨,如此一來失去了來鴻海的意義,許多人正打算另覓他職。

經濟學上稱得上定律的不多,除了需求定律外,就是Coase theroem了 — R. Coase認為產權定義清楚是市場交易的先決條件;同時產權一旦定義清楚,則社會整體財富會達到最大。

經濟學家張五常進一步闡釋:產權定義不明,會產生租值消散,而原租值享有者是受到了損害。

回頭談這篇新聞:

1. 理想主義最大的問題,在於這群人一來總自以為自己比別人更懂什麼是好,自以為自己是為別人好,那個別人理當欣然接受(就是要別人把毒藥當糖吃啦);二來,這群人腦袋永遠沒有成本觀念,想要達成什麼理想,都是要別人付出成本,自己出一張嘴就好。

這次教育部長蔣偉寧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備詢時,被清大學生痛罵這事件,台灣一群人只會批評學生沒禮貌、另一群人只會聲援該學生有勇氣;竟然都沒有人去想想這個學生到底有沒有腦袋?

有關陳反對高等教育學費論點,我在「教育不可能是「公共財」,它就是「商品」!」一文解釋了,台灣國立大學均應該私有化,讓各大學有自由自行訂定教材、發展方向乃至於收費標準。

說教育是公共財的人,都是漠視台灣補習班盛行氾濫這個現象的蠢蛋 — 從科學方法論來說,主張教育是公共財的人,是無法解釋為何補習班存在的。換言之,他們的論點早就被真實世界的現象給扎扎實實地反駁了。

主張高等教育應該由企業出資,壓根就是公然搶劫。後面我會再解釋多一點。

有關陳批評的旺旺中時蔡老闆參與投資台灣壹傳媒一案,我已經於「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一文談過:主張媒體壟斷的這些人,壓根不曉得壟斷在反托拉斯法以及經濟分析上的意義何在,只是人云亦云或「人蠢亦蠢」地趕流行。

2. 加班限制的簡單經濟分析

A勞工在鴻海如有加班機會,可賺至月薪5000元人民幣(如無則僅2200元)。假設鴻海被迫喪失要求勞工加班的權利,則A勞工在認為每小時加班費高過休閒享受或生命代價的前提下,會選擇另覓他職。

這意味著:1) 願意生產線加班的勞工多半是較勤勞的勞工,該人的離職是鴻海的損失;2)該人需另覓新職與花時間學習習慣,是要付出成本;3)鴻海被迫拉高單位薪資成本以吸引原本想找有加班機會工作的勞工,以及因A勞工離職所生之招募新人費用與訓練成本,都降低其租值(WSJ報導鴻海至明年政策生效起增加的人事費用可能達140億美元);4)全球消費者將被迫消費可能較貴或未來降價空間較小的鴻海代工產品。

怎麼驗證?邊際上,一個企業租值降低,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形下最先呈現的是毛利率,然後是營業利益率與股東權益報酬率降低。鴻海的營業利益率在2012第三季一度降至2.2%就是證據。

另外幾個邊際上可以觀察到的,是鴻海既有勞工在既有工時內工作密度會增加;嘗試用更多自動化生產取代人力會更划算;其他不受美國勞工團體影響的代工小廠會較容易招人,受影響的代工大廠則招人開始不易….

但我們要問的重點是:整件事誰獲利?

看起來只有賺到一個「爽」字的勞工團體。諷刺的是,這些勞工團體原意要保護的人只是被迫離職,繼續找可以加班的工作;結果來看,工作時數很可能依然沒有減少。這樣叫保護?還是徒增雇主、勞工雙方困擾?企業租值降低、欲保護的勞工結果浪費原本不用支出的費用找新工作、全球消費者在經濟不景之時面臨漲價或缺貨(經濟學上,缺貨就是漲價,只是租值消散而非由供應者收割),整件事情三方的租值都降低消散,怎麼看都是社會淨損。除非,勞工團體賺到的「爽感」價值大過於這些損失。Do you buy it?

只出一張嘴的「所謂的」理想團體危害之甚,豈能不誡之?

先前曾有草稿,從經濟學成本的角度,來分析勞工運動所造成的損害。完文再po吧。

雙D產業不能救,政府的經濟白痴卻不能擋 — 尾聲

2008年12月底我寫了這篇「雙D產業不能救,政府的經濟白痴卻不能擋」,當時我悲觀地認為馬政府的無知無能,最後還是會走大政府主義,拿人民稅金跳下去救TFT-LCD與DRAM產業,結果很不幸地往我不願意看到的方向奮力前進,直到墜崖。

2012年11月13日 —聯合報:力晶將下櫃 黃崇仁辭董座

…「兩兆雙星」的DRAM和LCD廠,去年總共虧損超過兩千億元,其中各DRAM廠都面臨經營危機。茂德去年十一月已下櫃,是最早下櫃的「先烈」,目前仍欠債五百多億元;本月底中科十二吋晶圓廠將拍賣,標售底價一九五億元,等待明年提出重整計畫。瑞晶本月初下興櫃;力晶下個月也準備下櫃。
目前股市僅存的華亞科、南科兩家DRAM廠,都是全額交割股,幸好兩家背後都有富爸爸台塑集團撐腰,短時間還沒有下櫃危機。

談談三個點。

1.無法創造自由現金的公司,毫無價值可言

2008年之前文我已說明,根據I. Fisher的利息理論,一個自由現金流長期為負值的公司,是絕對毫無價值可言的。我多次引用W. Buffett的這段話,這裡要不厭其煩地再引一次:

This surreal scene was accompanied by much loose talk about “value creation.” We readily acknowledge that there has been a huge amount of true value created in the past decade by new or young businesses, and that there is much more to come. But value is destroyed, not created, by any business that loses money over its lifetime, no matter how high its interim valuation may get.

伴隨著這種不切實際的景況的另一種荒唐說法叫做「價值創造」。我們承認過去數十年來,許多新興事業的確為這個世界創造出許多價值,而且未來還會繼續發生。
但我們打死都不相信,那些終其一生不賺錢,甚至是虧錢的企業能夠創造出什麼價值,他們根本是摧毀價值,不管既存時間裡他們的市值曾經飆到多高都一樣。

繼續閱讀 “雙D產業不能救,政府的經濟白痴卻不能擋 — 尾聲”

品味難求

科技產品廣告的品味往往難求,我在「Apple v. Acer 廣告」已談過。

最近Apple的

都是品味極高的廣告作品,套句廣告從業人員的話

個人從事廣告設計,我只能說這次mini的廣告堪稱廣告界的登峰造極之作

這也是我們公司同仁一致的見解

Apple這幾支成功廣告,共同特色在於用很少(甚至沒有)語言與說明,就把產品的特色、功能以及二者能與消費者的生活產生怎樣的關係,闡釋得一清二楚。同時,廣告的配色、音樂,都是上上之選。

相對地,台灣Acer在「有沒有」這個爛哏廣告之後,後續推出的特務系列,維持一貫的爛品味:

我不懂,為什麼是MS Powerpoint來告訴特務車底有炸彈,也不懂Acer的電腦或Powerpoint真有這種偵測功能?我更不懂一般人為什麼需要一台能偵測炸彈的筆電?

台灣財經媒體有多糟?

上一篇才提到,聽從美國財經媒體做投資下場有多慘,馬上台灣的財經媒體不落人後地推出程度低落到讓人以為是小學生做報告般道聽塗說、以訛傳訛、連事實面都調查不清的「所謂的」產業分析。

真是好好笑,台灣的財經媒體可笑程度真是直逼日本志村健的傻瓜城主了!

圖片出處: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s720x720/556205_10150960067462298_1488334408_n.jpg

可笑的是這類對於Apple產品用沒過幾天,對於整個產業乃至於個別公司策略與競爭力不同之處無太多認識的4人,就是能寫專欄成為「所謂的」意見領袖、「宅神」。請參見「iPad與史前石板有何兩樣?」,這種拿一兩天股價變化出來說嘴的人,大概不知道短期股價存在隨機漫步特性,在科學方法上來看,很難證明什麼。宅神這番言論,更是經濟學大師馬歇爾口中「試圖以事實來解釋事實」以混淆視聽的小人。

看看結果吧,以該文發表時間,2010年2月7號為起點,Apple股價到2012年6月7號漲幅是192.37% 。AMAZON表現也不錯,同時期85.4%的漲幅也很亮眼,但怎麼樣都無法讓我們事後諸葛地說:iPad推出讓Apple後勢不佳。

更甭提實際檢驗兩家公司財務表現,Amazon其實是遠遠不如Apple了。Amazon去年營收480億美元,淨利6億3千萬,ROE8.1%;Apple去年營收1082億美元,淨利259億,ROE33.8%。前者靠本夢比的成份,畢竟是大很多!

看財經雜誌買股票的下場

Fortune雜誌,算是財經雜誌中比較有名氣的,隸屬Time Magazine旗下。

這份雜誌在2000年8月號曾有一篇文章「10 Stocks To Last The Decade (未來10年就靠這10支股票!)」,還有個副標題:

「A few major trends will likely shape the next ten years. Here’s a buy-and-forget portfolio to capitalize on them.(能改變下個十年的幾個重大趨勢;買了放著就能獲利的投資組合。)」

這篇文章列出的投資名單如下:

  • Broadcom
  • Charles Schwab
  • ENRON
  • Genentech
  • Morgan Stanley
  • Nokia
  • Nortel Network
  • Oracle
  • Univision
  • Viacom
  • 洋洋灑灑,果然氣勢不凡!涵蓋內容產業、生物科技、能源公司、手機王者…到最夯的投資銀行,幾乎2000年最熱門的、看似最有競爭力的都在上面了!

    事隔將近12年,我們回顧Fortune專家們開出的這份名單,假設我當年每家公司都投資1千美元,共1萬美元。其投資績效如下:

    12年前若有人遵照Fortune名牌專家的建議,1萬美元的投資,如今只剩下4千7百多美元,績效是損失52.29%。

    不過我還是有兩個好消息給這位仁兄欣慰一番:1.我的計算並未計入股利分配,所以他的損失”稍微”沒有那麼嚴重(不過我也沒有計算通貨膨脹,所以好像依然不太妙); 2.在2002年時,他損失高達80%,現在情況已經改善很多了呢!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我反對台灣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包含最近火熱的證券交易所得稅復徵以及由來已久的土地增值稅。

    依照利息理論,所有能帶來未來收入的都是資本,但法律上多半將資本利得扣稅標的侷限在證券以及土地上。這無所謂。

    而我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的理由如下:

    一、不公平不正義

    因為一票蛋頭學者仇富,還蠢到相信對富人多課稅就可以降低貧富差距,這不是公平正義,這是對於收入較高者的財產權侵害,是違反憲法對於人民財產權保障!

    而資本利得稅不公平在於:

    1. 賺錢課稅,但是賠錢政府卻不補償

    資本利得(Capital Gain)看似不勞而穫,實質是應有報酬加上風險回報所形成。投資可能獲利,也可能虧損,這是基本常識。但劉憶如貴為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卻似乎渾然不知。

    雖然目前政府規劃一套遞延折抵方案,但不管怎麼看,都是不公平,也違反長期投資者的投資型態。以巴菲特投資華盛頓郵報的例子來說,當巴菲特買進後將近數年,郵報股價腰斬剩1/2不到,並持續谷底盤整好幾年,早過了台灣政府的折抵年限。後來郵報股價大漲數倍,套用此案例,巴菲特在那幾年蒙受虧損時,台灣政府是不會有任何補償,但嗣後若賺錢,就立刻跳出來攔道搶錢。

    對照台灣農民每遇天災就能享有政府補助,甚至不種田也有休耕補助,台灣政府對待活絡資本市場的投資人和對待僅佔台灣GDP 1.54%的農業,態度還真是大不同!讓人看清這個馬政府眼中只有選票,沒有頭腦的算盤,也不禁懷疑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真實性!

    最諷刺的是,政府把股票價差扣稅,只是讓有錢人(其實賺此價差的也不一定很富有)變窮,但卻不會讓窮人因此變富有。考慮進台灣政府的浪費、無效率,這些徵收的稅金對於改進窮人生活品質很可能一點效果都沒有,但讓台灣邁向「均貧」倒是有點效。一個崇尚「仇富均貧」的政府,身為其國民還真是悲哀呀!

    還值得一提的是,複雜的遞延機制也會大幅增加交易成本,最明顯的體現就是稅務相關公務員的增員或相關費用支出。這對人民好處在哪?我想不通。

    2. 雙重課稅

    依據利息理論,所有資本的價格反應的是該資產所有未來收入的折現值總和。

    換言之,假設台塑一年可以賺1千億,如果完全不用繳交任何營利事業所得稅等相關課稅,則股價反應的就是可以賺1千億的公司應有市值。但政府對企業假設課徵20%的所得稅,則台塑一年實際上賺到的錢只剩800億,股價自然反應的也是800億收入應有的市值。而股民對台塑未來收入變化的預測,會改變台塑每分每秒的股價。

    也就是說,這個市值反應的已經是已經被課過稅的資本價值,政府再針對這個資本再課一次稅,雙重課稅問題是存在的。

    台灣政府雙重人格之處也在此:針對公司所得以及投資人股利所得部分,採取避免雙重課稅的機制;但是針對公司股價價差部分,卻是要剝雙層皮。

    可悲的是,看看大法官釋憲文第311號以及第593號釋憲文與不同意見書,咱們台灣大法官席位也幾乎都被仇富的蛋頭學者們給佔據了。

    繼續閱讀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