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所見略同

英雄所見略同
 
巴菲特針對Bitcoin也說話了:「“You can’t value bitcoin because it’s not a value-producing asset,” Buffett told MarketWatch. He said that it is impossible to say how far bitcoin’s value will rise, adding that there is a “real bubble in that sort of thing.”」 
 
簡單翻譯:「你無法衡量比特幣價值,因為它不是一個能產生價值的資產…真正的泡沫就是像這類東西。」
 
 
正好與我上個月寫的「論比特幣(on Bitcoin)」看法一致:
 
「…比特幣很明顯是屬於「無產出」的財富倉庫,而其作為財富倉庫有以下幾個優點:
 
1. 數量固定 :
這也是比特幣不斷強調的特色之一。
2. 贗品機率不高:
目前區塊鏈技術尚未被破解,其技術本身保證了每一單位比特幣的真實性。網路上的交易者幾乎不太會遇到「買到假比特幣」的風險。(被黑心仲介詐騙是另一回事,不屬於贗品問題)。
3. 流通轉手費用低廉:
去中心化、網路虛擬特性加上保密性,相較於黃金、珠寶乃至於古董字畫,比特幣的轉手瞬間完成,而且費用極為低廉。
4. 價格無上限:
所有無產出財富倉庫均有此共通特色,因為無產出,所以沒有未來預估收入流可以折現計算。反過來,也就失去了這個合理評估價值的量度工具,造成此類財富倉庫價格波動可以非常劇烈且快速。
 
從上述四個優點不能探知,為什麼比特幣會成為一種炒作標的。因為其本身的確具備相當優良的財富倉庫基因。
 
可是同樣以財富倉庫看,比特幣有以下缺點:
 
1. 價格可快速下跌至零:
正因為無產出,使得比特幣成為「無根」的財富倉庫,上漲可無限,但下跌至零也是合理。畢竟無產出的物品難以有預期收入來做真實價值(intrinsic value)的支撐內涵。
2. 技術有被破解之可能。
3. 競爭易轉激烈:
正因為區塊鏈採開放原始碼,複製同樣的技術創立新數位貨幣的進入門檻很低。
2017年將近100種新區塊鏈貨幣進入市場,其中有30%完全無人使用與交易。
當交易速度更快、保密性更高(如Ether coin)進入市場,競爭之下必然會拉低比特幣的匯價或漲幅。

而從宏觀角度來看,誕生新區塊鏈貨幣的門檻很低,是不是也意味著「數量固定」這一點其實是守不住的?值得思考。
4. 無歷史共識:
相較於黃金、珠寶乃至於古董字畫,比特幣的歷史共識非常低,尤其跟黃金相比。這會使得價格下跌時,牛群信心崩盤、樹倒猢猻散的速度飛快,猶如荷蘭鬱金香炒作事件。新玩意兒容易炒,但要死也特別快。
 
綜合上述幾點,從投資者角度看,比特幣雖然有被當做財富倉庫的素質,但本身的缺點造成其價格上下無邊、波動無時。作為投資標的來看,資訊費用太高,我認為閒錢幾十萬玩玩兒可以,真要當主要投資標的是萬萬不可。
 
事實上我認為所有的無產出財富倉庫,均不適合當做主要投資標的,當然也談不上什麼避險功能啦,那是用來騙無知者的謊言。…」
 
有些批評者其實沒看出「無產出財富倉庫」這個重點,而這點恰恰是我跟巴菲特看法一致的地方。
 
無產出財富倉庫正因為失去衡量價值的收入流折現總和的拘束,漲跌可以瘋狂且無限。而價格與實質經濟產出發生如此劇烈的脫離時,恰恰是「泡沫」的本質。
 
因此巴菲特稱比特幣是一種泡沫時,其背後學理基礎與經濟邏輯是很扎實的。跟市面常見的分析師動輒唬爛「泡沫」是兩回事。

又一家靠唬爛來騙投資、衝高市值的公司— WeWork

華爾街日報報導:「WeWork: A $20 Billion Startup Fueled by Silicon Valley Pixie Dust

在我看來,WeWork只是又一家靠唬爛來騙投資、衝高市值的公司。

創辦者Adam Neuman第一次創業搞可以換足跟的高跟鞋,失敗(身邊女性朋友表示:why bother?)。

後來又搞有護膝的嬰兒服,失敗(家裡有小孩的應該就知道這個想法還挺蠢的)。

然後因為公司經營不善,不得不分租一部分辦公室出去,結果發現分租辦公室比原經營項目好賺得多。於是開始在全美各地以長約方式租下空辦公室,裝潢後分單位出租給個人或新創小公司使用。

這,不就是連台灣都非常常見的「商務中心」模式嗎?事實上美國許多上市公司乃至於REITs所包裝的地產,都早就存在類似商業模式。

但日本孫正義Softbank旗下基金與許多矽谷創投所投資的WeWork不同,估值竟高達$200億美元!你沒看錯,$200億!足足是該公司年營收的20倍。

以這種「長約租賃換短約」的房地產經營模式來看,我手頭的資料顯示其同行淨利率大約在2%~10%。這意味著目前WeWork的估值隱含本益比(P/E ratio)高達200~1000倍!

而這個領域並非什麼新興行業,要說有什麼爆炸性成長亦或是顛覆性的破壞式創新,實在非常令人懷疑。

例如競爭對手IWG PLC也是搞長租換短租,營運面積是WeWork的5倍,但市值竟然只有1/8!

另外還有一家Boston Property,與WeWork最大不同在於地產全是自有而非租賃,營運面積同樣是WeWork的5倍,可二者市值竟然一樣!

過去我曾說過,常見的新創事業投資騙局,主事者都很愛打高空、訴諸流行的名詞與一些不著邊際的概念。

這家WeWork的創辦人Adam Neumann也一樣,他反覆強調自己不是經營「地產公司」,也非「科技公司」,而指稱WeWork是一家「生活風格或社群聚焦公司 (lifestyle or community-focused company)」(靠,這啥屁?),販賣的是「能量與文化 (energy and culture)」,走的是最現在夯的「共享經濟」。

最近越來越多這類吹牛新創公司出現,顯然是長期低利率下資金浮濫造成的結果。

.com –> Web2.0 –> 共享經濟 背後其實都是吹牛成分居多,過去我罵過Web2.0的詞語簡直可以複製貼上直接套用到多數宣稱共享經濟的新創事業上。

老話一句,投資人要小心,閃得越遠越好。

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蝦皮這兩年免運費策略殺得台灣電商如PCHome哀哀叫。

本文先簡單經濟分析蝦皮的競爭策略,然後回頭分享我跟PCHome合作的不愉快經驗。

最近發展看來,開始有人出來聲稱要檢討蝦皮是否為陸資背景。

果然歐美法律之陋習台灣是學得很好 — 競爭不過別人,就拿無理法律出來耍流氓。

除了歐美失敗廠商常搞的反托拉斯法(台灣叫公平交易法),台灣還有個「陸資條款」。

先講反托拉斯法,從經濟分析來看,正常買方永遠不會嫌賣方賣得太便宜。

但公平交易法卻稱這是「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是不公平競爭需要立法管制禁止。

顯見立法者對於經濟學無知到一個極點。根據我對美國反托拉斯法的研究,當年Sherman Acts等各種法律之通過,立法者與執政者對於經濟學之無知與誤解有其緣由 — 當年經濟學家錯得離譜而不自知,又被政客利用使然。

當然,也可能立法者故意創造如此尋租的空間,來賺取政治利益,讓遊說團體、公關公司幫競爭落敗公司尋找利益輸送的管道與空間。這是我認為這類法律還存活,甚至被台灣政府照本宣科搬抄過來的理由之一。

掠奪性定價始終只是一個神話,是一個在真實世界不可能成立的競爭模式。

簡單經濟分析如下:

狀況一 — 賠錢賣

一家廠商本錢再如何雄厚,也不可能「永遠」賠錢賣。

當有一天這家賠錢賣廠商終於擠出市場內看得到的敵人而開始漲價時,那些曾經落敗或尚未進入市場的,一看市場租值開始回升,很快就又能重新進入市場。試問這家掠奪性定價策略廠商又要回頭繼續賠錢競爭?而它還能再賠多久?(這邊告訴我們關鍵在於「市場進入障礙」,因此不公平競爭真正存在,多半是既有廠商試圖透過政治法律手段建立進入障礙,如證照制度、資本額限制、各種法規限制,而這偏偏是公平交易法不處理的部份)

又,許多賠錢賣商品的策略執行時,市場內競爭對手甚至發現掠奪定價比自己進貨價還低時,乾脆迂迴從掠奪性定價廠商那邊少量進貨,自己縮小規模慢慢對耗,也是一種真實世界存在的策略。

又,競爭對手可能發現賠錢賣頂多是部分商品,不可能是全部商品時,競爭對手乾脆把會賠錢的訂單都倒給掠奪性定價者,讓它更快自爆死掉。

真實世界早年許文龍奇美壓克力創立時,遇到財大氣粗的競爭對手賠售競爭,許文龍乾脆逆向操作,細算對手成本結構,把對手毛利率賠最慘的品項找出後,奇美逆向漲價,訂單全倒過去,一年對手賠到賣祖產也不夠淘汰出局。

又,競爭對手可能乾脆採取差異化策略,區隔商品本質與內涵,從而提高租值跳脫殺價競爭。便當界就很常看到價格競爭與差異化競爭同時並存於市場中的現象,所以我們才會看到45元便當與千元便當均存在以滿足不同消費需求,反之,同一個消費者可能既享用千元便當,也購買45元便當,本身並無衝突。

真實世界並非不存在賠錢賣策略,但使用者通常心知肚明只能當做暫時性的廣告費用,不可能是長久性的競爭策略。亦或是少部分賠錢商品作為廣告吸引消費者購買能獲利的商品,希冀整體能夠獲利。

黎智英的蘋果日報甫進台灣,一份5元還送蘋果一顆,就是要用賠錢賺知名度的策略,黎智英自己也清楚所賠是廣告費,有其預算上限,達到效果就要收手。

顯然蝦皮也是為了快速在短時間內匯聚台灣市場人氣採取類似的策略。
繼續閱讀 “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再看Virtual Reality

2016年5月我寫了篇討論VR的–我看Virtual Reality–,其中我談到:

「我認為,或許當年SONY應該多買幾家A片公司來得更實惠有效– 要知道HD DVD與Blueray的格式大戰可是靠A片公司選邊站發揮效果!
但是VR呢?現階段我們真的看不太到有什麼突破性的內容。Facebook說要提供$1千萬美金、HTC說要提供$1億美金來激勵VR內容創作,但其實都太少太少。而大家似乎又都忘了最重要的A片內容產業…」
「就VR遊戲,我認為VR根本就是「近視製造機」,對家長來說要認同有非常大的困難。換言之,小的不准玩,大的只會是部分未當父母的少數成年人,而且不過是手上的眾多玩具之一而已。但初期硬體效能不彰的問題絕對是如影隨形地影響消費意願。
至於VR在導覽或銷售等商業用途加分這點,我認為效果近乎為零。假的場景或3D圖像,不可能消弭消費者心中的疑慮,甚至只會增加資訊成本。畢竟沒人會明知道是電腦動畫而選擇被騙的,消費決策跟看電影是兩回事。
去年(2015)我的投資主軸就是放空宏達電。今年1月以來改做多石油與原物料,但長期我依然看空宏達電。我不相信宏達電的VR願景,更不相信王雪紅的為人」

目前看來,VR始終沒有HTC宣稱的噴發性成長。而消費者端陸續有–暈眩、不舒服、噁心、悶熱、頭重、衛生問題…等等疑慮,女性朋友甚至提出VR頭盔有破壞妝容的缺點。我自己的觀察,家長願意給未成年子女買VR頭盔的似乎也不多

VR平台上連像POKEMON GO這樣流星但絢爛的遊戲都沒出現,更甭提依然沒太多人願意長時間用VR看電影(其實3D電視的3D功能也多半是畫蛇添足,重度使用者極少,連SONY自家3D眼鏡明明銷量不高還常缺貨就可知一二)。講難聽點,去年到現在VR的火熱程度連手指陀螺都比不上。

相較起來,我認為AR成功率可能還高一點,這部份就看Apple新iPhone發表後的業界發展。

但回應Google的VR創意領導人Jason Toff的提問,我認為對投資人而言,5年內大麻市場更值得期待!

TESLA 自動駕駛部門的異狀

關於Tesla自動駕駛功能背後的工程開發,根據WSJ與SeekingAlpha的報導,有幾個異狀特別記錄如下:
2015年Tesla從SpaceX(Elon Musk另一家太空船公司)聘僱Robert Rose擔任Tesla自動駕駛部門的開發總領導。
2015年5月測試工程師Eric Meadows測試Model S自動駕駛功能,從舊金山經由著名的一號公路開往洛杉磯,途中自動駕駛一度忽然轉左,朝迎面而來的卡車衝去,工程師緊急徒手扳回方才有驚無險。
同月,Tesla汽車使用的攝影系統開發商Mobileye警告Tesla,目前系統只能達到Level 2 Partial Automation,還遠不足以達到Automation。(此警告被記載在Mobileye的正式財務報表之中)
接近10月,Tesla工程師告知Mobileye到時會以「駕駛可以雙手離開方向盤的自動駕駛」為賣點。Mobileye董事長Amnon Shashua得知立即從以色列飛往美國加州面見Elon Musk,強調安全疑慮。Musk回應:「Tesla自動駕駛功能啟動時,駕駛雙手依然必須放在方向盤上。」但,10月Musk公布自動駕駛功能時,依然故我地宣稱駕駛可以放開雙手。(以上記錄被記載於Mobileye正式財務報表之中)
然,在Tesla車主使用手冊中,要求駕駛「staying alert, maintaining control of the vehicle and driving safely」,初始版本自動駕駛如雙手離開方向盤會發出警告。
2015年10月Tesla宣布”Your Autopilot has arrived”;但根據WSJ取得之離職信資料透露:公布這項功能前數週,內部安全工程師Evan Nakano曾警告公司產品尚未完成開發,貿然上線可能置顧客生命於風險中。
該月Robert Rose離職。Tesla另聘僱Sterling Anderson擔任自動駕駛技術開發總領導。
2016年5月,有位Tesla顧客在自動駕駛模式下發生死亡車禍。
2016年10月,Tesla宣布升級版自動駕駛技術。升級版宣稱運算力增加40倍,達到「full self-driving」功能,並採用nVidia Drive PX2技術。使用者支付$5000美元即可配備「加強版自動駕駛功能(Enhanced Autopilot)」,另支付$3000美元,則在Tesla開放後啟動full self-driving功能。
然,根據SeekingAlpha報導,有工程師逆向工程拆解後發現,Tesla的升級版僅僅使用「半套Drive PX2」,但根據nVidia官網與技術手冊建議,要達到Fully Autonomous Driving,「須使用多套Drive PX2」!僅只用半套晶片如何達到宣稱的完全自動駕駛?
升級版宣布後2個月,Anderson離職,並於同年12月創立一家開發自動駕駛技術的公司,且在blog中宣稱「新公司將以”正確的方式”開發自動駕駛技術」。
Tesla又從Apple公司挖角Swift程式語言開發者Chris Lattner接任自動駕駛技術開發總領導。但僅到任6個月,Lattner即辭職。

我的疑惑:
1. 產品尚未完成就貿然開發表會甚至上線,這是科技業(特別是軟體業)長久以來的陋習。例如1984年Macintosh其實功能尚未完成,Steve Jobs要求工程師用「動畫方式」呈現宣稱的功能,好在發表大會上展示。
同樣的伎倆Bill Gates在公布某一版MS Windows也用過。但「桌上電腦作業系統功能未齊備」就開賣,與「自動駕駛技術尚未齊備」就開賣,二者風險差異未免也…。
2. Tesla股價從此新聞公開後到昨日下跌2%。然過去5年漲幅高達1071%!
3. 為什麼Tesla自動駕駛開發團隊的leader離職速度這麼快?
有沒有熟知這塊技術的朋友可以提供更多資訊?

從特斯拉2017Q2財務報告談起

簡單幾個重點:

1. 2017年前六個月電動車銷售$4,048M美元(以下同),去年同期$1,932M,果然Model 3這個評價車款上市對於整體銷售有極大幫助。

2. 太陽能發電部分2017年前六個月營業額為$500M,去年同期$26.6M,看似驚人的成長,其實根本只是因為Tesla在2016年底收購了Elon Musk表兄弟營運的SolarCity。如果分開看,SolarCity貢獻今年前六個月的太陽能發電營收為$479.7M,因此Tesla的部份其實只有$20.3M,事實上是衰退的。

3. 研發成本大幅上揚將近一倍,今年前六月為$691.8M,去年同期為$374M。

更嚇人的是行銷與管理費用今年前六月為$1141M,去年同期僅為639M,也增長將78.5%!

財報上宣稱增加的費用中$288.9M是新增的人事薪資、$122.6M是用在辦公室/IT設備、$55.1M則是委外服務。就我看來,後兩項用語非常含糊,特別是最後一項(…in professional and outside service expenses to support the growth of our business.)

$55.1M,相當於$16億新台幣,就這樣幾個字帶過…

4.其結果Tesla就是2017年前六個月淨損$798.6M,去年同期淨損$575M。
其中太陽能發電部分光Q2就淨損$14.08M。

小結:

a. 說過無數次了,一個無法損益兩平的商業模式,理想說得再高都沒用。

即便是Amazon,本業賠錢許多年後,也是靠AWZ雲端運算出租轉虧為盈,才有後來能編織美夢的本錢。

b. 兩個賠錢貨相互併購能產生「綜效(synergy)」,這種騙三歲小孩的股市謊言我20年來聽過不少,真正成功的還沒見過一個。

c. 順道給一下同時期真正的國際大車廠Toyota的財務數字:今年前六個月營收$131847.9M(美元),是Tesla的32.6倍。稅後淨利是$9203.5M。

然後你跟我說這個創立以來一直賠錢的公司可以改變世界?因為它有獨家電池技術?

說穿了,Tesla本身並不具備太多開發電池芯的技術,他們是直接拿筆記型電腦上非常成熟且規格化的18650圓柱電芯來使用,一來降低電池成本、二來可靠性高。然後靠自身開發的複雜散熱系統,來維持整個電池在電動車上不會起火。

真正比較值得說嘴的,應該是Tesla有專利的銅芯轉子馬達技術。不過馬達技術這一塊要說Tesla享有多少租值,我覺得也還好。

再者,我認為更重要的還有「能量密度」這個物理限制要注意:

石油的能量密度非常高,以汽油為例,其能量密度達47.3MJ/kg,而鋰電池只有2.5MJ/kg(傳統鹼性電池更只有0.59MJ/kg),這就是為什麼電動車要在短時間內取代汽油車幾乎是不可能的原因。


比方說,一般家用汽車裝60L(約45kg)汽油,蘊含能量是2149MJ,電動車要裝載一樣的能量,必須配備重達859kg的鋰電池。重量比是 1: 19。考量目前內燃機的熱效率約25%~35%之間,60L汽油換成等能量的鋰電池也要重達250kg左右。甭提車子越重本身就要損耗越多能量來運動,在裝載同樣能量下電動車可續航里程必然少於汽油車。Tesla車整個底盤都是電池,其續航力仍不如一般汽車(這還不考量電池老化效能降低的問題)。此外充電速度依然遠遠不如加汽油的速度,可偏偏要提高充電速度又會犧牲電池壽命。


這是自然物理限制,反應在真實世界最直接的就是成本,成本決定人類行為。不是環保人士道德勸說或政客的政治口號可以改變的侷限條件。(不過聽說有台灣立委自認為可以改一改熱力學第一定律,小弟我無限佩服,相信未來100屆諾貝爾物理學獎通通頒給此立委也不為過)

Tesla我坐過,安靜舒適這點優異,不過相較於油電混合車來說並未特別突出。內裝則是差勁,實在對不起它的價位。加速度驚人可惜多數場合用不上。

也就是說,短時間內我找不到有任何看好Tesla的理由。

The Roller-Coaster Ride in Energy Stocks Is Far from Over. — 2017/05/13

1. 石油價格在2016年鹹魚翻身,但到了2017年至今卻又滑落,遠遠落後股票市場表現。
2. 世界每日石油需求成長從2015年的1.8百萬桶衰退至2017年的1.3百萬桶。
3. Gavekal Capital的CEO Louis-Vincent Gave對短中期石油價格並不樂觀,理由如下:

a. 全世界都知道沙烏地阿拉伯想要抬轎石油價格,因為他們國家的巨大IPO計畫 — Saudi Aramco需要有堅強的石油價格支撐,才能有漂亮的籌資。

b. 回教世界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千年鬥爭,簡單地讓回教世界分邊站:一邊是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等國家,另一邊則是伊朗以及暗中支持的俄羅斯。

c. 沙烏地阿拉伯的IPO計畫,說穿了就是賣祖產籌資好應付長年戰爭與一直以來奢侈的福利國家政策。

d. 換言之,伊朗與俄羅斯有極高的誘因去壓低石油價格,好讓沙烏地阿拉伯IPO籌資不順。事實上俄羅斯也的確如此,該國每日石油產量已經拉高到破紀錄的11.5百萬桶!而當溫暖月份來臨時,這個產量還可能繼續提昇!

我的看法:

不得不再鞭一次危言聳聽的清大彭明輝教授。

2011年彭明輝的「「石油危機」是危言聳聽?http://mhperng.blogspot.tw/2011/11/blog-post_06.html#uds-search-results」一文宣稱石油危機來臨,全球GDP會下降,石油產能跟不上需求的增長…云云。

我在本blog多次撰文明白指出彭明輝宣稱的石油危機,乃至於糧食危機都是危言聳聽,毫無科學根據可言。

6年過去了,我們再次檢視,全球石油產量不但沒有跟不上需求,事實上從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數據可以看出:

從2014年第二季以來,全球石油供給幾乎每季超過實際需求,於2015Q2甚至每日供給超過需求量2百萬桶!

2016年末以來的供給降低,完全是因為OPEC的人為減產,並非任何自然或人力不可控制因素造成。但大家也都知道,OPEC的減產努力幾乎要被俄羅斯的增產、美加的頁岩油的投入給弭平,OPEC希冀的減產效果遠不如預期,這點從油價來看最是客觀且無可辯駁。

彭明輝文中所宣稱的供需圖表根本與事實相距甚遠!

說過許多次了,彭明輝如果不懂經濟學這塊,就請勿誤人子弟。彭教授如果相信自己的危機論,那請拿出真金白銀與市場賭一手。

而真笨到相信彭教授的危機論而去投資作多糧食與石油的朋友,早賠到破產!我在此致哀。

延伸閱讀:
再回頭看「石油危機」這謬論 http://www.yuanyu.idv.tw/?p=1515
小麥價格創下10年來最低 http://www.yuanyu.idv.tw/?p=1609
MONEY IS MADE SLOWLY OVER A LONG TIME AND LOST IN A HURRY http://www.yuanyu.idv.tw/?p=1694

發明百貨公司

1796年,英國倫敦出現第一家百貨公司,目標客群就鎖定 — 女人!

總共四個部門:皮毛、珠寶、女性衣帽與裝飾配件。

1803年紐約則由移民Alexander T. Stewart設立第一家現代化百貨公司。

Stewart出生於北愛爾蘭,出生後3週父親即過世。母親改嫁並移民至紐約,留下年幼的Stewart由祖父帶大。Stewart完成小學學業後,在雜貨店裡擔任「bag boy」至15歲,存了$500後跑到了紐約闖天下。幾年後祖父過世,留下了一些遺產,Stewart利用這些遺產在紐約百老匯開了一家乾貨店。店面寬3.8公尺,深9.1公尺,他自己睡在店鋪最裡頭。

辛苦20年,Stewart就靠這間「起家店」賺到人生第一桶金,43歲那年他擴大事業版圖,設立了全美國第一家百貨公司!

當時紐約商人全都搖頭看壞,管這家百貨公司叫「Stweart’s Folly(史都華的蠢主意)」,一來店面位置就很糟糕,當時名店全在百老匯西邊,只有它開在東邊。二來同業一廂情願地以為女人們只想跟習慣往來的商店採買。三來這家百貨公司外貌也不合格,當時紐約商鋪都是走希臘風,只有它蓋成義大利風格。

但這些商人全錯了。

Stewart’s Folly暴紅!生意好到不行,連同年代的知名作家(當時名作家身分猶如現今知名歌星周杰倫、Bruno Mars一般有號召力)盛讚Stewart的百貨公司是「a palace of a store」!這下還得了?更多名流女士爭相前往,一者獵奇,一者表示自己是出入上流社會。

Stewart跟當時同樣在百老匯開店的商人最大不同,在於他認為購物並非純粹的生活必需行為,而是對女人充滿樂趣與娛樂性的。一群上流女人聚在一起這件事本身對其它女人就有吸引力。因此他很聰明地在開幕時,付費請來紐約城裡的名女人們打扮入時且美麗地到店內待著。

店內不二價,免去討價還價景象破壞購物行為的優雅性。引入全身試衣鏡(這麼大片鏡子在當年技術來說可算是昂貴奢侈),讓女生看清楚在這試穿的華服讓她們變得多美,不買怎行?

Stewart專注地關心女生的消費慾望有沒有、如何被滿足。在那個輕視女人的年代,他藉著提供被忽視的一群所需的服務而致富。

這就是自由市場精神的精髓 — 致富背後都是因為滿足了大眾所需。小左左們偏見地認為為富必不仁、為商必奸其實是大錯特錯。經濟學需求理論第一課就明白指出,在自由交易下,買方必定認為換來的商品服務所帶來的用值必定大於或等於其所犧牲的代價,否則交易根本就不會發生。當越多人認為與你交易可以滿足自身所需,你的財富自然也就累積。換言之,自由市場下經商致富的人不僅值得我們尊敬與佩服,這些人對社會的貢獻更是遠遠大過任何政客、任何嘴砲學者與社會運動者。

注意,我強調是「自由交易下」,那種透過政府合法暴力取得壟斷的、官商勾結人謀不臧加上五鬼搬運的,並非「自由交易」,而是用政府公權力進行搶劫。這種致富途徑對社會是有害而利的。

回到百貨公司,很快10幾年後,1862年Stewart把不敷使用的店面移址到第九與第十街,增加到30個部門同時光員工就請了2000人!他也成了美國最大的批發商與進口商之一,甚至還是繳納最多關稅的個人戶!

1855年Stewart財富已經累積到225萬美元,足列當時全美最富有的人之一;到了1870年,他晉身美國前三大首富,與William B. Astor和Cornelius Vanderbilt並駕齊驅。(Vanderbilt的商業故事也很有趣,甚至有激烈的商場決戰,以後有機會我再跟讀者聊聊)

Stewart未有子嗣,隨著他逝世,財富與零售帝國也隨之煙消雲散。

一百多年後同樣靠著零售業攻入富豪榜的,還有Walmart的Sam Walton與Amazon的Jeff Bezos,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文章摘譯自:Barron’s Inventing the Department Store
http://www.barrons.com/article_email/inventing-the-department-store-1489809845-lMyQjA1MTI3NzEwOTgxMDk5Wj#printMode

近日新聞雜談

Barron’s — “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wins a bad case”

美國FTC一如往常一樣扭曲解釋反托拉斯法,透過market definition的限縮來處分Staples 跟 Office Depot兩家公司的合併。

原文節錄:

「…The commission invested a market segment of large corporate customers that buy office supplies on long-term contracts with big-box retailers. Then it trimmed the definition to exclude sale of ink and toner for printers and copiers, because Staples and Office Depot don’t have a strong market share for those office supplies. …

The FTC and the judge who blocked the deal failed to consider years of declining profits at both companies, due partly to aggressive competition between them that created an excess of neighboring stores….

The commission should not have the power to punish prospective behavior. Imaginary outcomes should not be illegal…. 」

講到反托拉斯法(台灣叫公平交易法)就是對經濟學的一大諷刺與侮辱 — 一百多年前的錯誤經濟學觀念竟然可以錯到現在?!說穿了就是這部惡法與背後錯誤的經濟學理論養活了一堆社會蛀蟲(法官、公務員、律師乃至於經濟學家),此法當然轉為政府違憲惡整廠商的利器。

反托拉斯法邏輯很簡單,入門就先講「market definition」。而市場定義是什麼?說要改善經濟競爭、消費者福祉的惡法一碰到市場定義就立刻轉彎,不管真實世界與經濟學正確說法,而是由一群法律人胡搞瞎搞。

Staples與Office Depot這個合併案件很明顯,FTC自己發明一個新的針對大型文具供應商的「市場定義」,同時還排除Staples與Office Depot競爭力較弱的印表機耗材這一塊,也排除了其他實體與線上競爭對手(例如Amazon),單單就這兩家公司就「構成了市場」,然後說這兩家公司太大了不能合併且政府也不能不管。

而FTC跟法官根本就忽視這兩家公司10多年來獲利年年衰退的經濟含意(亦即兩家公司在市場上早就不能呼風喚雨,獲利能力根本被其他競爭對手 — FTC與法官偏偏刻意排除 — 打趴)。

簡而言之,隨便一家公司都有強項與弱項,美國政府的FTC或DOJ最常的就是專挑你的強項,然後說你違法要開罰或是禁止合併。而且政府可以把市場定義到非常小,顯得你很大很該被處理。

Bull shit!

這種因人因案而設的法律解釋,根本違法美國憲法對人民自由與財產權的保障。廠商漲價,說是尋求壟斷利益要處罰;降價,說是掠奪性訂價要處罰;維持不變,說是「意圖」尋求壟斷,要開罰。

每次提到反托拉斯,我都要再說一次我在美國的親身經歷。
繼續閱讀 “近日新聞雜談”

勞工團體的危害 — 一例

WSJ於Dec. 18, 2012有一篇報導「Suicide Prevention Creates Dilemma for Hon Hai Workers」。

簡單說,就是先前美國勞工團體對Apple施壓,要求Apple約束代工廠(如鴻海富士康),不准其供應商的工人超時工作。Apple迫於政治壓力做出要求,鴻海迫於訂單壓力照辦,結果鴻海的大陸勞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沒有,根據WSJ的採訪,鴻海的勞工哀聲四起,許多人抱怨進鴻海就是要賺錢寄回故鄉老家,以報導中的馬姓勞工(音譯)為例,原本一個月有加班可以賺5000元人民幣,不准加班後就只能賺3400了。勞工們抱怨,如此一來失去了來鴻海的意義,許多人正打算另覓他職。

經濟學上稱得上定律的不多,除了需求定律外,就是Coase theroem了 — R. Coase認為產權定義清楚是市場交易的先決條件;同時產權一旦定義清楚,則社會整體財富會達到最大。

經濟學家張五常進一步闡釋:產權定義不明,會產生租值消散,而原租值享有者是受到了損害。

回頭談這篇新聞:

1. 理想主義最大的問題,在於這群人一來總自以為自己比別人更懂什麼是好,自以為自己是為別人好,那個別人理當欣然接受(就是要別人把毒藥當糖吃啦);二來,這群人腦袋永遠沒有成本觀念,想要達成什麼理想,都是要別人付出成本,自己出一張嘴就好。

這次教育部長蔣偉寧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備詢時,被清大學生痛罵這事件,台灣一群人只會批評學生沒禮貌、另一群人只會聲援該學生有勇氣;竟然都沒有人去想想這個學生到底有沒有腦袋?

有關陳反對高等教育學費論點,我在「教育不可能是「公共財」,它就是「商品」!」一文解釋了,台灣國立大學均應該私有化,讓各大學有自由自行訂定教材、發展方向乃至於收費標準。

說教育是公共財的人,都是漠視台灣補習班盛行氾濫這個現象的蠢蛋 — 從科學方法論來說,主張教育是公共財的人,是無法解釋為何補習班存在的。換言之,他們的論點早就被真實世界的現象給扎扎實實地反駁了。

主張高等教育應該由企業出資,壓根就是公然搶劫。後面我會再解釋多一點。

有關陳批評的旺旺中時蔡老闆參與投資台灣壹傳媒一案,我已經於「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一文談過:主張媒體壟斷的這些人,壓根不曉得壟斷在反托拉斯法以及經濟分析上的意義何在,只是人云亦云或「人蠢亦蠢」地趕流行。

2. 加班限制的簡單經濟分析

A勞工在鴻海如有加班機會,可賺至月薪5000元人民幣(如無則僅2200元)。假設鴻海被迫喪失要求勞工加班的權利,則A勞工在認為每小時加班費高過休閒享受或生命代價的前提下,會選擇另覓他職。

這意味著:1) 願意生產線加班的勞工多半是較勤勞的勞工,該人的離職是鴻海的損失;2)該人需另覓新職與花時間學習習慣,是要付出成本;3)鴻海被迫拉高單位薪資成本以吸引原本想找有加班機會工作的勞工,以及因A勞工離職所生之招募新人費用與訓練成本,都降低其租值(WSJ報導鴻海至明年政策生效起增加的人事費用可能達140億美元);4)全球消費者將被迫消費可能較貴或未來降價空間較小的鴻海代工產品。

怎麼驗證?邊際上,一個企業租值降低,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形下最先呈現的是毛利率,然後是營業利益率與股東權益報酬率降低。鴻海的營業利益率在2012第三季一度降至2.2%就是證據。

另外幾個邊際上可以觀察到的,是鴻海既有勞工在既有工時內工作密度會增加;嘗試用更多自動化生產取代人力會更划算;其他不受美國勞工團體影響的代工小廠會較容易招人,受影響的代工大廠則招人開始不易….

但我們要問的重點是:整件事誰獲利?

看起來只有賺到一個「爽」字的勞工團體。諷刺的是,這些勞工團體原意要保護的人只是被迫離職,繼續找可以加班的工作;結果來看,工作時數很可能依然沒有減少。這樣叫保護?還是徒增雇主、勞工雙方困擾?企業租值降低、欲保護的勞工結果浪費原本不用支出的費用找新工作、全球消費者在經濟不景之時面臨漲價或缺貨(經濟學上,缺貨就是漲價,只是租值消散而非由供應者收割),整件事情三方的租值都降低消散,怎麼看都是社會淨損。除非,勞工團體賺到的「爽感」價值大過於這些損失。Do you buy it?

只出一張嘴的「所謂的」理想團體危害之甚,豈能不誡之?

先前曾有草稿,從經濟學成本的角度,來分析勞工運動所造成的損害。完文再po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