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皇帝相信龍涎香壯陽應為訛傳

說皇帝相信「龍涎香壯陽」說法我認為應該是錯誤的。

中醫藥典上記載龍涎香的功效:「開竅化痰,活血利氣」

此點與許多香料類藥材如小茴香、肉荳蔻一樣,都是取其「辛香走竄之效」。

傳統中醫認為:「開竅藥辛香走竄,為救急、治標之品,且能耗傷正氣,故只宜暫服,不可久用」

因此龍涎香不但壯陽壓根沒關係,事實上根據中醫理論,還認為長期使用會耗傷正氣而倒陽哩。

中國唐朝以來御醫制度遠比歐洲成熟。基本教材選輯、醫療理論與技術之鑑定考試等等都勝出歐洲當時醫療程度好幾條街。許多皇帝本身也略通醫理。例如康熙就曾自行開藥單(地黃湯方)治癒曹寅疾病,並另囑咐多服用土茯苓茶湯保養。(見圖,紅字為康熙御批)

因此明朝嘉靖皇帝是否如此不通中醫基本理論地誤認「開竅藥可以壯陽」?這點我相當懷疑。

西方常一提到某些東西受東方人喜愛,就歸因於「壯陽功效」,又或者把明明是家畜硬扯成「保育類動物」,這些我寫過兩篇文章分別駁斥。

越是禁止買賣,絕種來得越快」(犀牛角功效是『清熱』、穿山甲是「破散」,均非壯陽)

國家地理雜誌還真是沒底線-論阿膠

扭曲歷史,假台獨最愛

這種操弄扭曲歷史的手法,假台獨真的很愛。

例如台北市中山橋(明治橋二代)也常被操弄成「國民黨馬英九市長沒有美感、不懂保存古蹟而胡亂拆除」。

但事實明明是1970年代台北市就有拆除中山橋的規劃,同時中山橋這種老式且建築於1933年的多孔拱橋對河流的通暢與淹水的影響,遠不如現代大跨度的橋樑。

再者,這群假文青假台獨從來都不看老舊橋樑的維護保存費用,從來都沒有成本概念。更不管當日據時代橋樑已經不敷使用,甚至有更好的技術選項時,繼續保存舊而無當的橋樑之成本利益分析是否划算。

同時,這群假文青假台獨批判馬英九封存拆下的中山橋材料暫放而一直未重新搭蓋。市政府理由是:找不到地方蓋橋。

這顯然是正確的理由。如果是為了交通方便,則採用新技術的橋樑不但安全得多,成本也少得多。若只是為了少部分人所謂的「審美觀」而重新復原一條舊橋,如此工程不但可能比蓋新橋還昂貴,而且效益何在?偏偏這群人又只會出一張嘴而不肯實際出錢。

話說這群看到大正、昭和建築就高潮的假文青,怎麼不問問日本宗主,為何東京彩虹大橋也是採用現代土木工程,而非類似明治橋的工法呢?何不揪團到日本指責一番?科科。

日本人對台灣人之歧視

很神奇地,有些日本狗天生被虐傾向,對主人的各種虐待歧視依戀不已,還把這種特殊嗜好傳子傳孫。
再提供一些資料:

1. 直到1943年12月,據統計全台灣只有1萬7526戶接受皇民化政策改姓名,總人數只有12萬6211人,只占總人口不到百分之二。李登輝家族就是其一。

2. 根據1945年《台灣總督府職員錄》,殖民政府161個敕任(簡任)職位只有1個台灣人(0.6%),2120個奏任(薦任)職位只有29個台灣人(0.7%),21198個判任(委任)職位只有3726個台灣人(17%),其中多數是小學教員、街莊役場低階職員、後補警員,完全沒有政治影響力。總計日本統治台灣50年,台灣人只出現過2名科長、3名郡守、3名法官、9名中學教員、2名大專教授,從來沒有任何台灣人進入中上管理階層。

3. 1948年日本厚生省公布處理戰後軍人復員統計,台灣兵死亡率卻高達15%,是朝鮮兵的5倍!儘管台籍日本兵和日本軍人的服役相同,台灣兵在戰後卻始終無法得到日本政府補償,直到1977年經由5個台灣民間團體不斷請願,日本政府才在1995年勉強發給補償金,但也只以當年未付金額的120倍計算,每名台籍日本兵只領到日幣200萬,與日本軍人以7000倍計算補償金,相差高達58.3倍!

用12美元買下Google.com的人

2015年9月,正在攻讀MBA的學生Sanmay Ved閒來無事,上了Google Domain看看有什麼網址可以註冊。

使用過這類註冊網站如GoDaddy的朋友大概都知道,大家搜尋某個心目中的網域名稱,如果沒人購買,就會跳出「可購買」之類的選項。

Sanmay Ved福至心靈地想試試看「google.com」,看起來很荒謬,但他就想試試,沒想到…竟然「available」?!而且一年只要$12美元。

參見以下當年Sanmay Ved的截圖:


當下Sanmay Ved以為是系統出錯,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從放入購物車到完成結帳﹐一氣呵成!而且從其他網域買賣平台驗證發現他是真 的 成 功 買了google.com這個網址!!

可惜,Google內部在一分鐘內就發現了錯誤,取消訂單與退回刷卡金額,google.com又重回Google懷抱。

而Sanmay Ved透過rewards program通報這項重大瑕疵,Google方面派人調查並確認後,致贈$6006.13美元給Sanmay Ved,表揚他協助發現bug。後來得知Sanmay Ved將受贈獎金捐給慈善機構後,Google這方又主動加碼加倍。

無論如何,Ved的確是Google認證,在2015年9月曾合法擁有google.com一分鐘的男人!

台獨狗扭曲歷史又一例

針對某些人宣稱紅十字會發行假郵票,回應如下:

【台獨狗扭曲歷史又一例】

怪了,我的小學老師怎麼沒逼我買紅十字會的愛心票?

而且我記憶中明明老師有強調過:「這不是郵票,不能寄信」。也有強調:「這是捐款捐愛心」。

話說郵政法第十五條明文規定:「除中華郵政公司外,任何人不得發行、製作與郵票類似,且具有交付郵資證明之票證。」

如果時間往前推,民國41年郵政法第八條第二項就規定:
「郵票、明信片、及特製郵簡,由交通部擬訂式樣圖案及價格,呈請行政院核定,由郵政機關發行。」

同時當年的郵政法第39條規定,意圖偽造郵票或行使偽造郵票者依刑法202條處斷!OK,我連當年的刑法第202條也找給大家看:

「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變造郵票或印花稅票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行使偽造、變造之郵票或印花稅票或意圖供行使之用而收集或交付於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塗抹郵票或印花稅票上之註銷符號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其行使之者亦同。」

刑事責任耶!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在白色恐怖年代,刑事責任還得了?!

本項規定一直到民國91年因為郵局改組為中華郵政公司,此項規定才挪到第15條。而刑事責任依然存在,改為郵政法第36條規定,刑期也是一樣。

換言之,從國民黨統治台灣以來,到現在民進黨二度執政,郵政法從未例外允許非郵政機關可以發行郵票。動輒以刑事責任相逼。

紅十字會除非是黐線、神經線沒釓緊,怎樣也不會蠢到去印假郵票等著被判刑。

沒想到現在有人不斷宣稱紅十字會「印假郵票」騙錢?可好笑的是舉出這張「號稱證明紅十字會賣過郵票的掃描圖檔」(https://imgur.com/KO190r1)圖樣中明明就沒有「郵票」二字,而是「愛心票」。

此種人可以為了反國民黨、反中搞到如此睜眼說瞎話,令人噁心。

PS其實這類台獨狗口中的歷史,睜眼說瞎話成分有夠重!

包含他宣稱:「…當初民國創立和制訂憲法時,領土根本不包含台澎,中華民國從未合法擁有過台澎)」

笑死人,第一屆中華民國國民代表大會出席名單查過沒?明明出席的就有台灣省代表19人,其中吳三連、余登發等共6名無黨籍代表就有出席。就連制憲國民大會都有台灣省代表12人參加(其中南志信醫師還是台東卑南族出身,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

什麼不包含台澎?那台灣省代表去國民大會是憑什麼入場投票的?不會台獨狗蠢到以為大家都跟你們一樣,去各種國際主要會議現場只能在門口作秀?莫非你們-太習慣-被檔在門口?XD

搞台獨搞到只能靠不斷捏造竄改歷史來欺騙大眾,真悲哀。

民進黨的言論怎麼跟共產黨那麼78像?

民進黨的言論怎麼跟共產黨那麼78像?

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中國國民黨的基礎沒有因為2016年選舉而潰敗,國民黨基層還是存在,社會保守反改革的力量還是很強大的,所以改革過程才會遭遇這麼多的挑戰,民進黨2018年選戰最大的意義是,如何讓反改革的保守力量死心,「要讓國民黨再輸一次,讓台灣再贏一次」,這些反對改革的力量才會死心,台灣才能真正建立長治久安。…

…讓共產黨徹底了解台灣民心真正的走向,兩岸關係才有可能真正展開新的局面」,這對台灣來講才是真正的長治久安…」

毛澤東反右運動時:「…民盟在百家爭鳴和整風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特別惡劣,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有路線,都是自外於人民的,是反共反社會主義的。還有農工民主黨,一模一樣……整個春季,中國天空黑雲亂翻,其源蓋出於章羅(註:指章伯鈞、羅隆基)同盟……這種人不但有言論,而且有行動。他們是有罪的,『言者無罪』對他們不適用。…」

民進黨與共產黨背後共同邏輯都是:「凡是反對我者,都不算是人民,都應該被打擊到死為止!」

民進黨上台以來搞一例一休、廢核減碳等政策,與毛澤東後來搞的三面紅旗沒兩樣 — 都是以為強政府之力可以改變自然定律。

其實陳水扁執政時,民進黨就堂堂上演過全黨水母腦的戲碼,還記得2006年游錫堃說:「倒扁就是中國人糟蹋台灣人,台灣絕對不能讓『紅色恐怖』打倒、被糟蹋、被看輕!台灣國加油!」

與1976年江青面對審判時辯駁:「你們逮捕我,這是醜化毛主席。審判我就是醜化億萬人民,醜化億萬人民参加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簡直是照樣造句!

還有嗎?還有:

1976年
人民日報提出【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

2006年
辜寬敏說:「沒有阿扁,怎麼挺台灣」

從茶葉考古看文景之治

看來茶葉歷史可以往前推到西漢初年是沒問題了。

有趣的是這段關於進貢皇帝的茶葉品質是取嫩芽部分,需要大量人力為之。

經濟分析上這代表:

1. 當時已經發展出相當成熟與精緻的飲茶習慣。

2. 當時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去支撐「飲茶」這種不能填飽肚子的活動。

3. 經濟實力還高到可以培養出「只摘取嫩葉」供皇帝享受。

這是說,社會租值夠高(總體生產力夠高)才能夠支撐較為浪費的消遣行為。

文中未談到茶葉烘焙的方式,我想已經完全碳化大概也難得知西漢初年的人懂不懂以及懂多少炒茶功夫。

但國家經濟力足以維持相當規模這種無法直接提供熱量的飲料農業,顯見歷史記載的「文景之治」有其根據。

為什麼反同最力者很可能本身就是同性戀?從經濟分析角度切入

ETToday報導「反同議員大推家庭價值 被抓包在辦公室「男男性行為」!

美國俄亥俄州眾議院的議員古德曼(Wesley Goodman)一向公開反對同志族群,以保守派自居,沒想到日前他被抓到在辦公室內和一名非議院員工的男性有不當的行為,目前已經辭職下台,並希望外界可以給他一點隱私。
33歲的古德曼在被發現於辦公室和一名男性有「不當性行為」,而且是在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14日下午他與俄州眾議院發言人羅森貝格爾(Cliff Rosenberger)見面談話後,辭去議員的職位,但沒有針對同性性行為發表任何評論。羅森貝格爾的聲明指出,古德曼向他承認男男性行為的指控,辭職是對個人、家庭和整個議會最好的決定。

目前在議會內沒有人提出古德曼騷擾的指控,但有相關人士告知了羅森貝格爾,事件才爆發。古德曼是共和黨的議員,一直以「保守運動的良知」自居,大力推崇一夫一妻的「傳統家庭價值」,公開反對同性戀,在他的推特帳號也描述自己是一名「基督徒與保守派」,他的競選網站上則寫道,相愛的爸爸媽媽、自然的婚姻和充滿關愛的社區,是最值得追求和保護的,也是俄亥俄州的驕傲。

過去我在「從上空女郎談競爭準則」一文中就曾談過:「越是在某種競爭準則下難以勝出的人,就越有誘因去反對那個準則!(反之,越能佔到便宜的,就越會支持該準則)」

這說明長相在婚姻市場或性市場中越不吃香者,越有誘因去「反對物化女(男)性」與「反對以性為賣點」。這也說明收入低者容易反對黃牛制度存在,但收入高者對黃牛制度反倒是較樂於利用(這放到不明所以的財經作者,就可以變成「有錢人想的跟你不一樣」)。自身侷限條件與客觀侷限條件不同時,不同族群就會偏好與反對不同的競爭準則。

同樣從競爭的準則來看,其實異性戀者對於同性戀乃至於同性婚姻基本上應該是「無感」。何解?因為目標市場不同,同性間基本上不但不存在競爭關係,甚至同性戀還可以幫助降低同性間對異性的追逐競爭。

比方雄性A是異性戀,同性的B是同性戀,同性的C則是雙性戀。僅有一異性a’存在。

假設不存在劈腿現象的前提下(注意,我是先假設不存在而方便推論,並非否認劈腿的存在。先理解簡單狀況,則分析時可再把劈腿現象放回來考慮。)

若AC均同時喜歡上某異性a’,則AC會存在同性的性競爭關係,從而提高追求成本。但若B成功地與C結合,則A將面對競爭減少,從而降低追求成本。

換言之,身為異性戀的A理當對同性戀B的存在無反感甚至某種程度鼓勵。

我們把劈腿現象放回此例中,若B能成功瓜分C的注意力乃至於時間,即便C劈腿,情況也會較有利於A。至少從性遺傳角度看,A有更多時間與機會成功吸引a’性交或是有更多時間注入更多自己的精子,從而提高衍生攜帶自身基因之後代的機率。

但若ABC均是異性戀,則可見ABC三者追求a’成本提高,而a’所生後代是否攜帶自身基因的可確定性降低(經濟分析上可看做預期報酬降低)。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異性戀者對於同性戀之存在應該是無感;對雙性戀者存在比較警戒。

繼續閱讀 “為什麼反同最力者很可能本身就是同性戀?從經濟分析角度切入”

傳說日據台灣比大陸先進,國民黨阿兵哥竟然沒見過水龍頭鬧笑話,真的嗎?

這個都市傳說流傳已久,被許多無知者用來嘲笑當年國民黨乃至中國的落後。

先不說這種嘲笑本身就很可笑,既然你以有無自來水設施來嘲笑當年的中國,現今世界上還有許多地方或國家沒有普及的自來水系統,你是否也要公開嘲笑一番?

為何我認為這是錯誤的傳說?

很簡單,國民黨是1949年敗退來台,而早在1935年上海知名影星阮玲玉所主演的經典電影「新女性」中即出現了「水龍頭」一幕。

片中阮玲玉飾演一名遭爛男人射後不理,未婚生下女兒後留其在家鄉由母親撫養,自己獨自一人來到上海某女校擔任音樂老師,辛苦攢錢養育一家。後來因種種打擊而考慮出賣身體、淪為妓女只為籌措將死女兒的醫藥費。

水龍頭場景出現在阮玲玉租屋處的過場,是一個屬中低環境的公寓(請見圖片)。

考察當年影評並未把「新女性」歸類為「科幻片」– 並無「太神奇,牆壁竟然會出水!這是什麼新科技?!」這類評論。

也無評論批判「新女性」太跳tone,「何以窮苦人家竟然出現水龍頭?!」這類指教。

顯見當年上海,水龍頭是隨處可見,即便在窮人住宅區域也非新奇事物。

換言之,對一部主打目標市場是女工、中下階層的大眾電影來說,出現水龍頭是如此輕描淡寫到無人注意的狀況,水龍頭在當時中國並非新奇、多數人未曾見過的玩意。

 

考察史料,中國最早出現自來水廠就是上海英租界,於1875年就設立(尚有當年上海申報的報導可查證,由三位洋人、一位華人共同投資),是國民黨敗退來台前74年。中國人自己設立自來水廠最早可知是李鴻章於1890年為了軍隊需要於大連引龍引泉之水設立水廠。

台灣自來水則晚至1895年,日本人為了軍隊需要於淡水、基隆聘請英國顧問設置軍事自來水廠,足足晚了上海20年。因為是專供軍隊使用,此時可能倒是台灣漢人還真沒見過水龍頭哩。

根據以上史料,我們可得知:要說國民黨阿兵哥沒見過水龍頭,或許少數人從偏遠地區來台可能如此。但要藉此嘲笑同時期中國比日據台灣落後,未免太弱也太不合常理。要知道,20世紀初期上海可是遠比東京還繁榮、還國際的知名都市,多少新奇事物上海有,東京還不見得會有哩。區區水龍頭,何以掛齒誇口而不知恥?

我們都知道19世紀後半到20世紀中國整體工業化能力是遠遜日本,平均人民財富也不如日本,無庸置疑。但這不代表新奇玩意兒或近代化設施只出現日本而不會出現在中國。

PS 新女性影片請參閱此連結,水龍頭一幕出現在4分50秒處:

談點西藏神權史

有在玩音響的應該都知道一片很有名的CD「阿姐鼓」。
 
什麼是阿姐鼓?
 
就是西藏喇嘛教拿二八年華的處女活活殺死後,用其人骨當支架、當鼓搥,用其人皮當鼓皮所製作成的樂器(名號:法器)來打擊的音樂。
 
西藏喇嘛教本質是非常黑暗、迷信且亂七八糟的宗教,跟正統佛教只是借其外衣的關係。
 
 
西藏採神權農奴制,所有土地歸喇嘛與行政人員所有,其他人民都是農奴。這就是為什麼過去西藏地區高達98%以上都是文盲。這也是為什麼西藏人會希望小孩出家當喇嘛,可不是因為什麼高貴的信仰,而是真金白銀地希冀小孩進入統治管理階層可以分一杯羹!
 
喇嘛教酷愛以人體為法器,例如拿眼睛當骰子,就會逼迫農奴挖去雙眼後眼珠曬乾進行加工,但是因為眼珠曬乾過程有損耗(有的爛掉了),所以只好多挖幾雙眼。以人體大腿骨或雙手為法器,所以許多農奴被迫斷腿割手,後半輩子只能乞討維生。
 
喇嘛教也酷愛以人體為禮品,所以喇嘛開home party,強迫12歲女農奴成為招待品,讓客人輪姦至滿意為止。用人頭蓋骨當碗,還鑲金邊哩。
 
達賴喇嘛是活佛轉世嗎?呵呵,說到這點就好笑。我們來看點喇嘛教歷史。
 
在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帝國時期,西藏被納入管理。當時西藏喇嘛教有三大教派(紅、白、黑教),喇嘛可以娶妻生子,所以「法王」採世襲制,父死傳子。到十五世紀時,西藏新興黃教,採取較嚴格的戒律,黃教喇嘛不可結婚,被多數蒙古人信仰,而當時蒙古可汗庵答汗冊封黃教法王為「聖識一切瓦齊爾達賴喇嘛」,簡稱「達賴喇嘛」。注意喔!達賴喇嘛原來是蒙古語!意指「智慧海」,是被蒙古人tag的標籤,才不是什麼活佛降世。之後庵答汗派兵協助達賴鎮壓西藏境內其他教派,至此黃教一統西藏。
 
而因為黃教不娶妻生子,所以法王繼位發生困難,從而發明「靈童轉世制」這麼一個荒謬騙局。
 
所謂靈童轉世,是現任達賴喇嘛去世前後,喇嘛們就編織各種跡象(例如現世達賴死時朝西方,就往西方找),隨便找個看似聰穎的三、四歲幼童迎入布達拉宮,接受喇嘛教教育。在成年可以「坐床」(也就是「親政」)之前,由喇嘛教執政官「第巴」掌權,可事實上即便坐床之後,第巴一樣手握宰相權力,因此西藏神權本質是雙首長制。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皇帝有時候會冊封第巴為教王。
 
如果達賴喇嘛成長過程太聰明,開始反抗甚至試圖改變既得利益集團的財路分配,則這位小活佛就會「被迫提早轉世」。
 
至於另一個班禪喇嘛,則是明末清初蒙古人為了方面統治西藏,另立一傀儡活佛號班禪,讓二者相鬥從而使得宗主國容易統治。注意,到清朝後,無論是達賴或班禪都需要經過清帝國皇帝正式冊封方有法律效力!中華民國曾制定「喇嘛轉世辦法」,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有「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所謂活佛是什麼東西,可知一二。
 
 
喇嘛教本質認為女人無法成佛,除非先轉世為男身。這就是為什麼佛教有尼姑(比丘尼),但喇嘛教沒有「女喇嘛」。所以現世的女人唯一用途就是跟喇嘛雙修,幫助喇嘛成佛。所謂雙修,說穿了就是當喇嘛發洩性慾的對象,就是「給人幹」的啦。
 
所以台灣一堆信奉喇嘛教的女人讓我很不解啊~怎麼會自願去當性奴勒?自願當妓女還有錢賺,怎麼比妓女還賤給人家玩免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