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權與覺青隨筆

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當年拿著中國憲法照樣被批鬥到死;相較現在中國網路只是不讓一般民眾貼某些文,正好印證經濟學理論—財富增加過程人權會隨之改善。

人均收入看中國才剛剛富起來,當然不可能一步到位地各項人權都滿分。

某些人只會看缺失,卻無能理解短短三十年內改善幅度有多巨大。其實可悲可笑的是這些人。

此外,覺青們怎麼嘲笑中國人權問題都無助於改善問題。

說過了,讓中國增加生產力、更加融入全球市場,使得言論對他人收入(特別是政客官員)影響力下降,言論監管費用增加而效益降低,自然會慢慢好起來。這層漸進式的改革思維,我不期待腦袋糨糊的覺青能理解,但真正做過事或創過業的人都知道我在說什麼。

改革越要一蹴可及,成本與動盪越大(對這點有疑惑的請先讀過A. A. Alchian 經濟大師1959年的『Cost and Output』與1968年的『Cost』兩篇鴻文,理解生產速率如何影響生產成本)。很可能你付出巨大代價只換來一點點進步(甚至其他面向因此退步)。漸進式改革不夠動人,卻是真正造福多數的作法。

話說回來,事實上覺青們根本不想幫助中國人活得更好,他們只是想自以為站在高點享受嘲笑與歧視他人的樂趣。尤其當他們發現經濟方面已經不能繼續嘲笑中國,所以只剩這點可以歧視。

換言之,口口聲聲講人權的,裡頭很多人根本不尊重人權發展的侷限條件與進步各有不同的現況,只是想滿足自卑而生的鄙視他人之慾望。

中國濫用引渡制度?看看統計數字吧!

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署6週年回顧與展望成果展的資料顯示:

“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議題涉及主權及管轄,確實有一定難度,但當時協商的進度相當順利,民眾也有將近8成支持度。而協議簽署迄今,在兩岸相互請求司法協助的6萬7千多個案件中,已經完成了5萬5千多件,成功率高達81%,就全世界簽署司法互助的案例中,能做到這個程度的「非常少見」。特別在兩岸聯手打擊犯罪方面,這6年來總共破獲141個案件,逮捕6,200多人,同時相互遣返雙方通緝犯405人。” (https://tinyurl.com/yylzbsdd

這可是陸委會的官方新聞稿呢!

六年才互相遣返通緝犯405人,相對於台灣2千多萬人口、大陸十幾億人口來說,何來覺青口中「濫用制度、胡亂栽贓引渡」之有?

重說一次昨天的老話:「販賣恐懼是好生意,自古有之。只是最好你有本事當賣家,而不是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的傻子。」

PS
其中從台灣引渡回大陸的罪犯根據該成果展報告指出的有:

1. 大陸武警張○清在陸犯案後,游泳偷渡至金門,旋遭內政部移民署查獲,並於98年9月26日遣返張嫌回陸。

2 大陸女子黃○隨團來臺觀光,隨即脫團行方不明,嗣黃女遭查獲賣淫, 並坦承冒用偽造身分證申辦來臺,移民署於99年2月間遣返黃嫌回陸。

3 移民署會同刑事局、海巡署等單位查獲在陸涉犯重大走私毒品案之陸籍通緝犯錢○南,並於99年11月10日將錢嫌遣返回陸。

4 移民署查獲在陸涉犯重大經濟犯罪案件之陸籍嫌犯葉○榮、何○等2人,並聯繫陸方,於101年12月17日將該2嫌遣返回陸。

5 移民署查獲在陸涉犯重大經濟犯罪案件之陸籍嫌犯曹○正,聯繫陸方後,於102 年6月28日將曹嫌遣返回陸。

6 移民署與法務部調查局合作查獲在陸涉犯重大經濟犯罪案件之陸籍嫌犯周○ 英,並聯繫陸方,於103年1月17日將周嫌遣返回陸。

7 移民署查獲在陸涉犯非法經營罪(婚姻仲介)之陸籍嫌犯薛○欽,聯繫陸方後,於103年 12月31日將薛嫌遣返回陸。

最高法院也認為中國司法可資信賴

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九○○號》:「惟大陸地區已於西元一九七九年七月間,公布施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嗣於西元一九九六 年又對上述刑事訴訟法作大幅度修正,其修正內涵兼顧打擊犯罪 與保護人權,並重視實體法之貫徹與程序法之遵守,雖非完美無瑕,但對訴訟之公正性與人權保障方面已有明顯進步,故該地區之法治環境及刑事訴訟制度,已有可資信賴之水準。」

連早在2012年的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就認為中國司法已進步到可資信賴。

佐以昨天我指出:「世界經濟論壇的2017~2018司法指標,香港的司法獨立性是亞洲第1, 全球排名第13, 台灣是亞洲第11, 世界第48, 中國大陸的司法是亞洲第10, 全球排名第46。」

不曉得「咬死中國司法就是不可信任」的覺青證據何在?法律專業程度有比較高嗎?

看到某些人堅持世界經濟論壇報告是中國花錢買的,試問這份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也是中國花錢買的嗎?科科

李明哲與孫安佐

每一個說嘴李明哲案的人,都忽略了:

中國是以李明哲違反中國刑法第105條第二項:

「第一百零五条 【颠覆国家政权罪】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經過公開審判,且全程微信直播的方式,由檢方提出證據並李明哲認罪放棄上訴而判刑定讞。


除非你有證據證明中國檢方所提之證據造假、無證據能力或無證明力,亦或是中國法官適用法條有誤。

否則不管你怎麼扯:「李明哲只是在中國宣傳自由民主,這是政治冤獄…云云」,都只是個人偏見,於他也毫無幫助。

不管你多不滿這條法律,中國早已明文規定,就像全球有70個國家把同性戀列為犯罪,不管你多支持此類人士,這些人跑去這些國家搞gay被抓被判刑都屬正常。

順道一提,孫安佐也不過是買了槍(雖然學生簽證無買槍資格,但一般公民持有槍械在美國可是憲法保障之權利。),也不過是死小孩私底下跟同學嘴砲:「要拿槍射學校」,就被美國司法機關大陣仗伺候,2018年3月就被收押,嗣後孫安佐在2018年6月4日向賓州德拉瓦郡中級民刑法院認罪恐怖威脅罪,被法官判處4至23個月有期徒刑,並交付美國移民暨海關執法局(ICE)假釋。之後,聯邦機關隨即增加指控孫安佐以非移民簽證在美國非法持有彈藥,最高刑期甚至達十年。8月28日,孫安佐在賓州東區聯邦地區法院認罪並放棄上訴權利;11月19日,賓州東區聯邦地區法院法官當庭宣布孫安佐以羈押折抵刑期後已刑滿可獲釋,但必須強制遣返出境,並終身不得入境美國。

平心而論,孫安佐這個小屁孩真能一個人造成多大的恐怖攻擊傷害?這點相信人言言殊,猶如李明哲究竟能造成多大的顛覆國家政權。

甚至,孫安佐認罪是不是也是「被認罪」?見識過美國檢察官怎樣威脅利誘認罪協商的人,多認為同樣有討論空間。

太陽花、六四、卡管案乃至於近日的香港逃犯條例,覺青一次次就是示範台灣價值滿滿的雙重標準雙重標準又昧於事實:毫無證據就咬定李明哲是冤獄;孫安佐確實犯罪。

PS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2017~2018司法指標,香港的司法獨立性是亞洲第1, 全球排名第13, 台灣是亞洲第11, 世界第48, 中國大陸的司法是亞洲第10, 全球排名第46。

台灣排名在中國後面,那些要扯「中國沒法治」的麻煩先解釋這個排名吧。

(雖然我認為這種排名有方法學上的問題,以後有機會長文解釋)

http://reports.weforum.org/pdf/gci-2017-2018-scorecard/WEF_GCI_2017_2018_Scorecard_EOSQ144.pdf?fbclid=IwAR3z4jY1wLb7eYwA2UBsDG2oPe8N7omp67xgVEK5j7fVv95PTHBH6ovx44Y

香港逃犯條例哪裡危險?

一堆跟著起舞的綠吱或香港的政客如周庭聲稱:

「「逃犯條例」是香港返還後最危險的法案,這項條例一旦修法通過,不只是香港人,連住在香港或訪港的外籍人士,都有可能因為觸怒中國被送到中國受審。」

如果不是根本沒看過草案內文在胡扯,就根本是別有居心地扭曲事實。

該修訂草案表列的罪行如下:

1. 謀殺或誤殺(包括刑事疏忽導致死亡);構成罪行的殺人;意圖謀殺而襲擊。
2. 協助、敎唆、慫使或促致他人自殺。
3. 惡意傷人;殘害他人;使人受到嚴重或實際身體傷害;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威脅殺人;不論是以武器、危險物或其他方式蓄意或罔顧後果地危及生命;與不法傷害或損害有關的罪行。
4. 性罪行(包括強姦);性侵犯;猥褻侵犯;對兒童作出不法的性方面的作為;法定的性罪行
5. 對兒童、有精神缺陷或不省人事的人作出嚴重猥褻行為。
6. 綁架;拐帶;非法禁錮;非法關禁;買賣或販運奴隸或其他人;劫持人質。
7. 刑事恐嚇。
8. 與危險藥物(包括麻醉藥、精神病科藥品,以及在非法製造麻醉藥及精神病科藥物時所用的先質及必需的化學品)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與販毒得益有關的罪行。
9. 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或金錢利益;盜竊;搶劫;入屋犯法(包括破啟及進入);盜用公款;勒索;敲詐;非法處理或收受財產;偽造帳目;與涉及欺詐的財產或財務事宜有關的任何其他罪行;與非法剝奪財產有關的法律所訂的任何罪行。
10. 破產法或破產淸盤法所訂的罪行。
11. 與公司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包括由高級人員、董事及發起人所犯的罪行)。
12. 與證券及期貨交易有關的罪行。
13. 與偽製有關的罪行;與偽造或使用偽造物件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14. 與保護智慧財產權、版權、專利權或商標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15. 與賄賂、貪污、秘密佣金及違反信託義務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16. 偽證及唆使他人作偽證。
17. 與妨礙或阻礙司法公正有關的罪行。
18. 縱火;刑事損壞或損害(包括與電腦數據有關的損害)。
19. 與火器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20. 與爆炸品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21. 與環境污染或保障公眾衛生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22. 叛變或於海上的船隻上所犯的任何叛變性的作為。
23. 牽涉船舶或飛機的海盜行為。
24. 非法扣押或控制飛機或其他運輸工具。
25. 危害種族或直接和公開煽惑他人進行危害種族。
26. 方便或容許任何人從羈押中逃走。
27. 與控制任何種類貨物的進出口或國際性資金移轉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28. 走私;與違禁品(包括歷史及考古文物)的進出口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29. 關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包括以欺詐方式取得或使用護照或簽證)。
30. 為了經濟收益而安排或方便任何人非法進入某司法管轄區。
31. 與賭博或獎券活動有關的罪行。
32. 與非法終止懷孕有關的罪行。
33. 拐帶、遺棄、扔棄或非法羈留兒童;涉及利用兒童的任何其他罪行。
34. 與賣淫及供賣淫用的處所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35. 涉及非法使用電腦的罪行。
36. 與財政事宜、課稅或關稅有關的罪行。
37. 與從羈押中非法逃走有關的罪行;監獄叛亂。
38. 重婚。
39. 與婦女及女童有關的罪行。
40. 與虛假或有誤導成分的商品說明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
41. 與管有或淸洗從觸犯本附表所述任何罪行所獲的得益有關的罪行。
42. 阻止逮捕或檢控曾犯或相信曾犯本附表所述罪行的人。
43. 任何人可因其而根據多邊國際公約被移交的罪行;由國際組織的決定所訂定的罪行。
44. 串謀犯欺詐罪或串謀詐騙。
45. 串謀犯或以任何種類的組織犯本附表所述的任何罪行。
46. 協助、敎唆、慫使或促致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或(作為犯本附表所述罪行的事實之前或之後的從犯)煽惑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或企圖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

其中依據修訂草案第3A條(6)規定排除列表中某些罪行:「 在第 (5) 款中——指明的附表1罪行(specified Schedule 1 offence)指屬附表1指明的任何類別的罪行,但以下罪行除外——(a) 該附表第 10、11、12、14、21、27、35、36或 40 項所描述的罪行;或(b) 該附表第 41、42、45 或 46 項所描述的罪行 ( 僅限於該項關乎 (a) 段所述的罪行時 )。」

====================================

試問上述罪行哪個跟「觸怒中國」或「政治言論犯罪」有關?

假若香港政府真的因此而不敢修訂有問題的法律,則未來香港人來台灣或某些地區國家觸犯上述犯罪,只要跑回香港就沒事啦。

當國際指責為何香港不提供司法協助時,香港政府只能回:「因為本港市民愚蠢到連法案表列罪行都看不懂地拒絕修法。」哈!

最噁心的是台灣某些律師或法律系教授也可以沒看過法案內容就跟著造謠。台灣價值都滿出來了吧~

順便附上香港政府6/9的回應:

Quote:
“政府發言人強調下列數點:

•《條例草案》是因應在台灣發生的一宗謀殺香港人的殺人案而提出的,事件凸顯現時在處理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和移交逃犯制度方面的缺陷。如果不盡快處理這些缺陷,香港將繼續成為罪犯的匿藏之地,令香港市民的安全受到威脅,亦漠視我們在打擊跨境和跨國犯罪方面的國際責任。

•《條例草案》只涵蓋可判處七年或以上監禁的最嚴重罪行(即通常在香港高等法院審理的案件),而在處理移交請求前,這些罪行必須同時是香港和提出請求的司法管轄區法例內訂明的罪行。

• 這些嚴重的刑事罪行都不涉及集會、新聞、言論、學術自由或出版自由。此外,政治罪行不移交﹔或因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被檢控也不移交。

• 在制度內訂立的行政和司法把關,保障所有在《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訂明的人權,以及確保任何協助及移交請求均符合法例,並可被提出覆核及最高上訴至終審法院。在《基本法》保障下,香港特區的法庭可在免受任何干預的情況下獨立行使司法權力。”

https://tinyurl.com/y38dnpkd

Acknowledge是認知?

有綠吱網友來信聲稱:「說美國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是錯誤,是『超譯』。」

不好意思,請自行上美國在台協會網站,該協會就是採取如此翻譯: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聯合公報 – 1972:

“….美國方面聲明:美國認識到,在臺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它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關心。考慮到這一前景,它確認從臺灣撤出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的最終目標。在此期間,它將隨著這個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逐步減少它在臺灣的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The U.S. side declared: The United States ac- 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does not challenge that position. It reaffirms its interest in a peaceful settlement of the Taiwan question by the Chinese themselves. With this prospect in mind, it affirms the ultimate objective of the withdrawal of all U.S. forces and military installations from Taiwan. In the meantime, it will progressively reduce its forces and military installations on Taiwan as the tension in the area diminishes. The two sides agreed that it is desirable to broaden the understanding between the two peoples. To this end, they discussed specific areas in such fields as science, technology, culture, sports and journal- ism, in which people-to-people contacts and exchanges would be mutually beneficial. Each side undertakes to facilitate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such contacts and exchanges.)”

https://web-archive-2017.ait.org.tw/…/us-joint-communique-1…

2.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

“…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cknowledges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3.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聯合公報一九八二年八月十七日

“…,美利堅合眾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並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在此範圍內,雙方同意,美國人民將同臺灣人民繼續保持文化、商務和其他非官方關係。在此基礎上,中美兩國關係實現了正常化。(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recognize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and it acknowledged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Within that context, the two sides agreed that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continue to maintain cultural, commercial, and other unofficial relations with the people of Taiwan. On this basis, relation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were normalized. 
)…

…美國政府非常重視它與中國的關係,並重申,它無意侵犯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無意干涉中國的內政,也無意執行“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ttaches great importance to its relations with China, and reiterates that it has no intention of infringing on Chinese sovereign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or interfering in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or pursuing a policy of “two Chinas” or “one China, one Taiwan.” )…”

=============================

除非美國在台協會不代表任何美國政府對台事項與立場。否則美國自己就是採取這樣的翻譯。

再者,我在美國的法學院受訓練拿學位,應該不至於連美國法律都讀不懂。謝謝。

我反而很好奇那些硬要把”acknowledge”翻譯成「認知」而非「承認」的綠吱們,怎麼說嘴美國在台協會的翻譯呢?科科

權威的牛津辭典對”acknowledge”的定義:「accept or admit the existence or truth of (接受或承認某事物的存在或真實)」,硬扯是”認知”?科科。

再進一步!

美國common law體系對acknowledge的定義有:

a. to recognize something as being factual or valid (承認某事物是事實或法律上有效)

b. to confirm as genuine (承認為真實)

都是具備法律效果的「承認」,而非無法律效果的「認知」。

要扯是否超譯,麻煩讓我先知道你是哪家法學院畢業的吧~

亞洲再保證法對台灣保證了啥?

某些大媽看到美國國會通過、川普簽署「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of 2018(ARIA)」就高潮,只能說你們體質真虛。
裡頭關於台灣的保證部分全文如下:

“SEC. 209. Commitment to Taiwan.(a) United States commitment to Taiwan.—It is the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1) to support the close economic, political, and security relationship between Taiw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2) to faithfully enforce all existing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commitments to Taiwan, consistent with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of 1979 (Public Law 96–8), the 3 joint communiques, and the Six Assurances agreed to by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in July 1982; and
(3) to counter efforts to change the status quo and to support peaceful resolution acceptable to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
(b) Arms sales to Taiwan.—The President should conduct regular transfers of defense articles to Taiwan that are tailored to meet the existing and likely future threats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cluding supporting the efforts of Taiwan to develop and integrate asymmetric capabilities, as appropriate, including mobile, survivable, and cost-effective capabilities, into its military forces.
(c) Travel.—The President should encourage the travel of highlevel United States officials to Taiwa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aiwan Travel Act (Public Law 115–135).”


請特別注意這段文字:「(2) to faithfully enforce all existing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commitments to Taiwan, consistent with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of 1979 (Public Law 96–8), the 3 joint communiques, and the Six Assurances agreed to by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in July 1982; and 」 — 貫徹既有美國政府對台灣的承諾,以遵從台灣關係法、三中美聯合公報與雷根總統的六項承諾為前提。

三中美聯合公報說啥?

《上海公報》的主要內容包括:美方認知到(英文為acknowledge)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並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not to challenge),它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關心,並隨著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將逐步減少在台美軍設施和武裝力量。

《中美建交公報》:美國在該公報中首次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但就保留與台灣的非官方往來。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cknowledges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八一七公報》: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準備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經過一段時間最終得到解決。

雷根的六項承諾,以2016年5月16日,法案於眾議院通過之版本:
美國不贊成對臺軍售設定期限﹔(We did not agree to set a date certain for ending arms sales to Taiwan)美國並不尋求為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作調停﹔(We see no mediation role for the United States between Taiwan and the PRC)美國也不會施加壓力要求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Nor will we attempt to exert pressure on Taiwan to enter into negotiations with the PRC)美國對臺灣主權的長期立場沒有改變﹔(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in our longstanding position on the issue of sovereignty over Taiwan)美國並無計劃修改臺灣關係法﹔及 (We have no plans to seek revisions to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八一七公報的內容並不表示美國對臺軍售之前會徵詢北京意見。(the August 17 Communiqué, should not be read to imply that we have agreed to engage in prior consultations with Beijing on arms sales to Taiwan)
說到底,美國的法律明文立場都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與美國之間只會有「非官方關係」。

所以ARIA保證了啥?啥屁都沒有啊~

更重要的是,也是我過去評論台灣關係法或台灣旅行法等法案指出的重點:這些法律,包含甫簽署的ARIA,都沒有「懲罰條款」。換言之,這只是國會的政策宣誓法案,美國政府換了總統後不照做會有怎樣的法律後果?沒有。

喔~我還忘了說,某些聲稱美國會據此ARIA法案幫台灣對中國出兵的笨蛋顯然沒看到ARIA法案的最後一條:

SEC. 412. Savings provision.
Nothing in this Act may be construed as authorizing the use of military force.
(此法並未授權使用軍事武力)

關於高通反托拉斯法聯邦地院敗訴的幾個簡單重點整理

1. Qualcomm 已經相當長時間其專利授權收入高於晶片銷售收入(見圖),而此次聯邦地方法院Koh法官的判決恰恰是認定Qualcomm在「專利授權行為上有濫用壟斷地位並限制競爭」的行為,反托拉斯法上一旦被如此認定,等於已經是被定罪。(一般是以Sherman Act §2為主要適用法條)

2. Koh法官於判決中要求Qualcomm針對industrial-essential patents必須授權與競爭對手。這意味著Qualcomm難以再繼續現有的「整機價格分成授權金」模式(以整台手機零售價格為計算基礎,Apple等高單價手機廠就是對此條款非常不爽),而必須轉為「以moden晶片售價為基礎」。

這意味著計算基礎從幾百上千美元(手機單價)調至$15~$20美元(晶片售價)。

另外值得談的一點是:依照美國法過去常見的案例,一但專利或專利池被認定是industrial essential patents,則授權金比例往往也會被法院要求必須是commercially reasonable standard,就很難Qualcomm單方面靠勢。

3. 這只是聯邦地院的判決,Qualcomm當然還會上訴。但是除了這個FTC提出的訴訟外,Qualcomm其實還面臨類似的反托拉斯法消費者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4. 美國DOJ罕見地在判決之前要求舉行聽證會,希望限制對Qualcomm的懲罰以維護美國在5G的技術發展。這顯然應該是在川普政府基於中美貿易戰的前提下所做的特殊要求,但是Koh法官非常不賞臉地表示:“a hearing on remedies wasn’t necessary ”

5. FTC當初提出此訴訟案是基於Qualcomm極端不合理的專利授權條件:
a. 整機價格計算授權金
b. 不管是否使用Qualcomm晶片,手機廠都必須支付其授權金

6. 昨天我談過,反托拉斯法本身與專利法是互相扞格的 — 前者處罰一切試圖以壟斷地為達到反競爭目的的行為,但後者偏偏就是國家授與一壟斷特權,排除非發明者或後發明者進入市場的「反競爭安排(anti-competitiveness arrangements)」。

1998年美國聯邦巡迴法院透過1965年的Noerr-Pennington doctrine,排除了一般反托拉斯法對專利權人主張專利權的適用,但陸續的判決也建立了幾種例外狀況,其中一種就是:專利權人以專利從事非法綑綁銷售行為(illegal tying)。

2000年時聯邦巡迴法院更曾表示:「擁有合法專利並不意味著專利權人於專利權合法壟斷權以外的領域同樣免於Sherman Act的約束 (…The possession of a valid patent or patents does not give the patentee any exemption from the provisions of the Sherman Act beyond the limits of the patent monopoly.)」

7. 同樣昨日於留言中談過:有鑑於IC設計公司充滿「一代拳王」的歷史,不知何時會被新冒出來的技術取代的產業(IT產業尤為明顯)對於專利權濫用的狀況可能更加嚴重 — 因為不曉得手上的專利組合能值錢多久。
 

公投結果大不過大法官解釋?

美的好朋友又來胡說八道啦~

果然碰上政治就轉彎的「美的好朋友」又有驚人之句,該粉專聲稱:
“公投結果不高於憲法,這已經不用討論”
真是如此?

請看公民投票法第二條第二項:「全國性公民投票,依憲法規定外,其他適用事項如下:….」

請注意「依憲法規定外」這段文字,然後我們來看憲法怎麼規定。

憲法第17條:「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

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憲法之修改,須經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即通過之,不適用憲法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

ok,整理一下邏輯。

憲法說人民有創制複決法律的權利,同時也說經歷法院相當程序後提議的「憲法修正案」必須經過人民複決同意方可生效。

再來,公民投票法用字是「依憲法規定外的其他適用事項」採用公民投票法,並非聲稱「憲法規定內的事項不得公投」。事實上憲法賦與人民這個創制複決權利是近乎沒有限制(唯一限制就是憲法本身),只是因為立法怠惰遲遲沒有完整版創制複決權行使方式的法律可供參考,但並不代表人民「沒有」這個憲法權利。

換言之,連憲法本身修正都需要「民意」同意的民主制度設計下,新民意竟然不能壓過「大法官解釋」?尤其大法官本身沒有多少民意基礎才是毫無懸念的定論。

我們再看看「大法官解釋」是什麼東西。

憲法第171條:「法律與憲法牴觸者無效。
法律與憲法有無牴觸發生疑義時,由司法院解釋之。」

憲法第173條:「憲法之解釋,由司法院為之。」

換言之大法官的權責,僅能解釋憲法以及在法律與憲法發生牴觸疑義時解釋,並未賦與大法官「創造法律甚至憲法」的權限。

因此民主制度下,當人民公投新法律其民意是與舊大法官解釋違背時,並非「直接且必然地發生新法律無效」這個結論,而是必須由「更新的大法官解釋來判斷是否違憲」。

(理論上可以發生『新民意不斷公投通過違背大法官解釋的法律,而大法官也不斷宣告違憲』的荒謬劇,但姑且不論成本,此現象本身已經是『政治』問題而非『法律』問題)

更甚者,當人民通過憲法修正案直接與舊的大法官解釋違背時,失效的理應是舊的大法官解釋!

因此,賴委員提出的質疑:「解釋在前,公投在後,幾百萬民意難道沒有討論空間?」恰好是非常符合法律專業的詰問。

#美的好朋友因政治立場而失去專業也不是第一次
#法律專業與醫療專業不同
#既然你自己知道就沒必要獻醜

關於賣國與洗製造地

有網友問:XXX會不會賣台/賣國

我:請先定義「賣台/賣國」。

買賣標的是什麼?標的的產權為誰所有?又是誰有權決定買賣?更重要的,誰有能力執行買賣契約?

其實第一個問題就足以考倒一堆綠吱。

假如買賣標的是整個台灣土地,怎麼移轉所有權?怎麼執行契約?誰有權賣出?

假如買賣標的是台灣島上所有人民,一樣的問題 — 怎麼執行契約?誰有權賣出?

假如買賣標的是台灣人未來收入,則早就在依照不同形式在市場上買賣啦~私有土地、股票、保險、債券等金融商品本質都是特定未來收入的折現總和呈現。
此點我在「「中資買下全台灣公司」是蠢到死的影片」一文已經討論過(https://tinyurl.com/yxpf5dnw),要是真有中資嘗試買下全台灣公司,等於中國變相移轉大量財富補貼台灣人。何樂而不為?

受補貼者大可拿了錢再開一家新公司與之競爭。

又,假設買賣標的是「台灣民主」。則這根本是假議題。我們反覆強調,「民主」只是一種效率很低的資源分配手段,試問邏輯上要如何成為買賣標的?

同理,當館長聲稱自由貿易特區(FTZ)是賣國條款時,我還是問:賣了啥?怎麼賣?
當然,館長這種開健身房的,不知道各國都有類似我國「進口貨物原產地認定標準 」這類法律存在與定義「產地」,例如此標準的第七條第一項:

「第五條之進口貨物,除特定貨物原產地認定基準由經濟部及財政部視貨物特性另訂定公告者外,其實質轉型,指下列情形:一、原材料經加工或製造後所產生之貨物與原材料歸屬之海關進口稅則前六位碼號列相異者。二、貨物之加工或製造雖未造成前款稅則號列改變,但已完成重要製程或附加價值率超過百分之三十五以上者。」

試問中國大陸出產的衣服或鞋子成品,進入台灣FTZ後,若不存在相當程度加工,要如何更改製造地呢?他國會承認嗎?

再者,你還以為MIT比MIC值錢?國際上許多產品早就不是這樣了。(看看你的iPhone是MIT還是MIC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