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拯救中小企業的金援計畫在4/3(五)正式上路


雖然有一堆無所適從地混亂,但美國拯救中小企業的金援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在4/3(五)正式上路。

根據WSJ的報導「Small Business Loan Program Makes Bumpy Start」摘錄幾個重點:

1 此聯邦政府計畫金援達$3500億美元,主要是以1%利率借貸給有流動性困難的500名雇員以下的中小企業。

目的是確保中小企業在未來八週的時間可以維持雇員聘僱,避免大規模失業與倒閉潮。此計畫希望能保住40萬名勞工的工作崗位還能存活八週。

只要申請貸款的雇主能做到八週內不裁員,則政府可以免除貸款與利息。

2 上週五一天時間聯邦政府即審核通過9779個申請案,金額達$32億美元。

然僅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就收到85000份申請,金額達$222億美元。

(我們可以看到即便面對緊急危機,政府的效率始終低落。簡單計算,假設聯邦政府審核效率始終維持一天32億美元,則14週都還無法完成$3500億的預算執行,這意味著真正需錢孔急的企業恐怕撐不到審核通過就嚥氣了….)

3 根據報導內容,尚有許多中小企業主甚至無法成功申請,其主要原因在於多數承辦的銀行根本未得到聯邦政府的完全行政指示,依然搞不清楚需要哪些文件與有效申請程序。

華為2019年營收增19%,淨利增6%

根據WSJ報導,儘管2019年華為處於中美貿易戰風暴中心,許多關鍵原料零組件遭美國惡意禁止出口,華為仍拿出全年營收增加19%至$860b rmb,淨利增加6%至$62.7b rmb (見圖)

引自WSJ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區營收增加36%,佔總營收59%;相較於2018年,中國營收佔總營收約52%。歐洲、中東與非洲地區營收僅成長1%,相較於2018年的24%,成長力道放緩不少。

Fed宣布成立臨時FIMA Repo Facility

根據美東時間3/31最新的Fed新聞稿,Fed宣布成立臨時FIMA Repo Facility(a temporary repurchase agreement facility for foreign and international monetary authorities)。其目的是要對美國家庭與企業維持足夠的信用供給(supply of credit to U.S. households and businesses)。

還記得我在最近好幾篇文章反覆強調:「美國短期現金市場的流動性短缺如不能快速得到解決,當美國國債持有者為了流動性而大規模賣出美國國債引發殖利率快速飆升時,美國政府馬上就有財政危機,政府破產的可能性不容小覷!」

果然,這個FIMA Repo Facility的成立目的可從Fed提供的Q&A中看到:
「The facility reduces the need for central banks to sell their Treasury securities outright and into illiquid markets, which will help to avoid disruptions to the Treasury market and upward pressure on yields. By allowing central banks to use their securities to raise dollars quickly and efficiently, the facility will also support local markets in U.S. dollars and bolster broader market confidence. Stabilizing foreign dollar markets, in turn, will support foreign economic conditions and thereby benefit the U.S. economy through many channels, including confidence and trade.」

Fed這手明顯是害怕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者如中國或日本等國家央行在此時向市場倒貨。FIMA針對的就是外國央行設計以避免美國政府或大型企業、金融機構的破產危機。我們可以再看Fed的說明:
「The FIMA repo facility would allow foreign central banks to temporarily raise dollars by selling U.S. Treasuries to the Federal Reserve’s System Open Market Account and agreeing to buy them back at the maturity of the repurchase agreement. The term of the agreement will be overnight, but can be rolled over as needed. The transaction would be conducted at an interest rate of 25 basis points over the rate on IOER (Interest on Excess Reserves), which generally exceeds private repo rates when the Treasury market is functioning well, so the facility would primarily be used only in unusual circumstances such as those prevailing at present.」

目前我還是維持上篇文章「黃金與美國政府債券價格的現階段意義」的看法:
「現階段而言,我們開始看到黃金與美國國債價格回穩,則美國政府最緊急的流動性問題應該是大致得到解決。」

我對美國股市保持理性樂觀,詳細理由有空再寫新文章解釋。

美國人的野味俱樂部

先前我才po過美國好幾張打獵相關的雜誌封面照片,說明美國人愛吃野味的程度一點也不輸給華人。

我們再看頗富盛名的美國The Explorer Club,每年都會在知名的紐約華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s)舉辦晚宴,截至2019年是第115屆。

晚宴餐點有:鱷魚、狼蛛、毒蠍子、蛆蟲、馬達加斯加蟑螂、哺乳動物的眼珠與睪丸、齧齒動物、蟋蟀壽司、鬣蜥蜴肉球(見圖)。

然後某些無知反中華人跟著起鬨批評「中國人愛吃野味」?呵呵。

WSJ: When Epidemics Wreaked Havoc in America

WSJ專文回顧美國紐約流行病史,是由紐約大學教授,普立茲獎得主David Oshinsky教授執筆,值得一讀。

摘錄:

美國甫建國曾流行黃熱病(yellow fever),死亡率高達50%,費城10%人口因此死亡,美國聯邦政府因病癱瘓。

第一任總統華盛頓束手無策,時任國務卿Thomas Jefferson,這位始終主張「小農立國」的建國賢人則喜孜孜去信友人:「黃熱病可以有效阻止國家被有害於人類道德、健康與自由的城市塞滿!( “The yellow fever will discourage the growth of cities in our nation,” he wrote a friend, “& I view great cities as pestilential to the morals, the health and the liberties of man.” )」

當年的醫生不知道傳染途徑是蚊子,而錯誤地怪罪於沼氣。要等到一百年後Dr. Walter Reed才找出罪魁禍首。

紐約早在1731年就曾流行天花,每一萬紐約市民超過500人死亡,死亡率是1918年大流感的3倍。

1832年流行的霍亂,殺死了紐約7成移民,佔總紐約市人口10%。在證實病源是因為水源污染之前,紐約醫生與政客一如當今面對新冠狀病毒的某些美國人一樣反應 — 這都是外來移民帶來的疾病,全都是他們的錯!

只是當年被怪罪的是愛爾蘭移民。

1870年以前,紐約市1/5的新生兒活不到一歲;25%的人活不到30歲。

https://www.wsj.com/articles/americas-forgotten-epidemics-11584113203

WSJ: The Viruses That Shaped Our DNA

WSJ 這篇芝加哥大學生物與解剖學教授 Neil Shubin的書摘也值得一讀

重點提到賦予人類記憶力的Arc基因本質就是一種病毒,很可能是因為原始人類感染此病毒後,該病毒的RNA融入人類DNA後才讓我們的記憶力大增。
該文也指出人類的「胎盤」也是來自於病毒改造了人類的基因。


德國科研團隊發現人類身上有85種掌管大腦功能與懷孕的基因都來自於病毒。

人類還有8%的基因是來自於病毒但處於「不被觸發」的態樣與我們和平共處。人類身上病毒基因的量是「人類自身基因」的四倍。這些病毒在早年攻擊了人類,但最終被納入人類基因庫中甚至被馴服,像是那個Arc記憶基因,失去毒性的同時也賦予人類「記憶力」。

—————————–

補充:

站在基因的立場,人類與所有生物不過是延續基因資訊傳遞的工具。
許多看似生理結構遠比人類簡單的物種,擁有比人類更多的基因,例如水稻的基因數量就是人類的1.7倍。

推薦3本我讀過的基因相關科普書籍:
Richard Dawkins的名著「The Selfish Gene 」
Matt Ridley “Genome”
Matt Ridley “The Red Queen: Sex and the Evolution of Human Nature”


結婚畢竟還是錢說話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深度報導:「Affluent Americans Still Say ‘I Do.’ More in the Middle Class Don’t.

摘錄幾個重點:

(1) 美國25~34歲年齡層,結婚者的中位收入是未婚同居者的4倍

(2) 雖然從1980年以來結婚率下降,但25歲以上具備高於大專學歷的族群結婚率近2/3,相對於僅具備高中學歷者結婚率為1/2。統計亦可看出,收入越高族群或學歷越高族群結婚率越高。(見圖)

(3) 自1979年美國離婚率最高峰以降,如今是40年來美國離婚率最低的時代。

(4) 過去工業發達地區因美國工業長年衰退,諸如Janesville, Wis.; Fayetteville, N.C.; Utica, N.Y.; and Bangor, Maine.等地,均出現明顯的結婚率下降。顯然恆久收入假設影響了結婚行為。例如 Decatur, Ill., 的製造業工作機會從2000年以來下降了40%,當地高中學歷族群結婚率從60%降至50%。


我的看法:

A. 經濟邏輯上否定「因為結婚才收入變高」的可能,因為結婚本身並不會改變「此人生產力或人力市場的可替代性」。所以此文統計資料的正確經濟解釋邏輯應是「高收入提高結婚意願」。

但經濟邏輯同時肯定站在資方立場,聘僱已婚男性意願會高於未婚男性,因為行為可預期性比較高。

B. 從一個較極端的觀點看,那些教人「多元成家」的非傳統婚姻契約安排的論點,其實是鼓吹「窮人思維」。

網路造謠又一例

看到網路又有人造謠,內容聲稱「因武漢肺炎失控,中國解放軍發生軍變,中南海被炸成平地,習近平已經被炸死….」云云。還附上圖片如下:

但使用Google以圖找圖功能很快就發現早在2015年8月31日紐約時報報導天津爆炸事件就已經出版過這張照片。(見圖)

顯然又是一令人噁心的造假消息。

The medical costs of the American

It’s normal when a country has been using licensing systems to protect the medical staffs’ and industries’ monopoly for such a long time.

On the other hand, we also notice that more than 50% of the American people try to get other medical services or treatments instead of the mainstream ones. Causes and effects, it’s not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This video also reflects the shortcoming of the democracy I talked about yesterday: few interest groups manipulate the majority, due to the differences in the marginal costs. Most people just have no idea of the true medical costs. Naturally, they are vulnerable to the few interest groups and tend to be cheated in their votings as long as they are told some clichés, such as “The licensing system is trying to protect people.”

中國處理2020新冠狀病毒與美國處理2009豬流感病毒比較

火鍋大王又整理了2009年H1N1在美國的時間線,強!

值得注意Nathan把美國政府面對H1N1與中國政府面對新冠壯病毒的時間表相互對應,可以看出美國政府許多緩慢、無效率之處。


用事實比較,可以看出許多人對美國的強大或號稱民主帶來的效率其實是基於幻想、偏見的成份居多。

特別是針對所謂的「政府隱瞞實情」一事,當現在許多人指責中國政府公布的約8萬確診病例是故意低報,這些人聲稱確診人數恐怕有80萬以上。

這些目前只能是臆測。

但美國呢?當首發病例後3個月,美國CDC聲稱H1N1確診+疑似病例為2萬7千多人時,實際數字其實在1000萬人~1400萬人之間。

政府隱瞞?呵呵

從首個發現病例起,5個月後美國CDC直接宣布「停止記錄H1N1疫情」,讓各州自由發揮自由報告!CDC承認許多州政府將疑似H1N1病例以「一般流感」呈報。

疫情發生後7個月,WSJ之類的報紙開始出現報導文章聲稱「罹患H1N1人數被過度誇大」…云云。

疫情發生後8個月,CDC宣布「H1N1罹病人數約在2千2百萬」,但隨即美國媒體NBC提出質疑,認為CDC刻意低報數字。神奇的是,二天後CDC更改公告,把H1N1罹病人數一舉拉到5千萬人!

相較於中國激烈的防疫手段,當年美國面對H1N1非常佛系,簡直入定成禪。

值得一看的比較。

說說我的想法:我並不認為「激烈、不惜一切代價的防疫手段」一定對。

經濟學看,各種從寬鬆被動到嚴格激進的防疫措施都必然付出不同成本,而這不同成本相較「完全不防疫所付出的代價」之間比較,始終是必須客觀面對的。

稍有研究二次世界大戰史者,如果對日本的「完全玉碎」政策感到不可理喻或可笑,那麼面對疫情,其實我在談的是一樣的東西。

過度管制與禁止一切活動的成本,很多人被迫面對的財務損失、妻離子散甚至絕望自殺,是現在熱頭上要求「不惜一切代價防疫」的激進者看不到的。

最明顯兩個現象值得思考:
1. 過度防疫如造成經濟停滯,則因此受的苦甚或自殺的人有沒有可能超過病毒帶來的痛苦與死亡人數。
2. 過度防疫付出的社會財富,將影響整體社會處理下一次新天災人禍傳染病發生時的可調動資源。這是說,用盡100%力氣防了這次,造成下次再無力氣可用只能放棄, 兩次加起來死亡人數恐怕遠超過「這次與下次都用50%可調動資源」的策略。

要記得時間的流動,我們不知道什麼時間點又會出現什麼新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