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Start-ups scent opportunity in tackling fake news

Financial Times: Start-ups scent opportunity in tackling fake news

Based on the economics view, some information, including fake or true, does damage the reputation of the brands of the business or a candidate running a campaign. It means possible decreases of the future income flows, which is the wealth itself. This could be a business model for out-sourcing part of crisis-at-dawn managements.

However, it’s plausible that the service provider could be the fake information spreader at the beginning. How to price and how to persuade the brand owner to accept such service would be another question.

Is anyone interested or doing this kind pf business right now in Taiwan?

英國金融時報對比特幣的看法

英國金融時報對Bitcoin的看法,第一段使用的經濟邏輯與我說過的幾乎一模一樣:

“Bitcoin prices are in a bubble. To recognise this, one need only look at the cryptocurrency’s vertiginous path to its current peak of more than $16,000 — and then recall that it has no intrinsic value. It is not productive like oil, and no government stands behind it. It is not even physically attractive, as paintings, gold and tulips are. As of today, the sole legitimate reason to buy bitcoin it is to sell it later for a higher price.”

而從經濟史或投機史的觀點來看,其實這類投機項目政府也不需要介入。

有學者研究鬱金香炒作、南海股票炒作乃至於英屬東印度公司股票炒作等等投機事件,只要投機本質維持在單純金融遊戲,不影響實質經濟生產力的結構性安排或風險移轉的話,那麼泡沫再大,破掉時都不對實體經濟有傷害,只是少部分參與人士的財產移轉從而幾家歡樂幾家愁。細想一層,這本質跟賭博造成的財產移轉效果是一樣的。
不過這邊我要特別強調2008年金融風暴則完全是不同故事!

從美國卡特總統以來的各種左派居住正義法案,逼迫銀行將錢借貸給信用不佳者,美其名「人人有屋住」,甚或「房地產是經濟火車頭」這種似是而非論調。其實本質都是強迫無中生有風險給銀行承擔。

銀行並非傻子,因此美國政府又成立房利美、房地美等機構來信用保證這類房貸,這下就把個人性風險轉成全國納稅人承擔的系統性風險了。
至於房貸包裹成有價證券,那只是助燃劑,讓情況崩壞時死得更快更慘。

這些2008年我就談過了。

重點在於比特幣尚未因政府介入而如房貸問題一樣轉成系統性風險,我希望各國政府別蠢到跳下來淌渾水。

講白話:政府不需要管制或介入比特幣,而泡沫破滅時,政府也不該救任何因炒作比特幣而傾家蕩產者。願賭服輸,這才是市場經濟最珍貴也之所以有效率之處。

蔡英文能源政策與尋租

都是我們談過的問題:

1. 綠電的單位土地發電效率很低,參見我曾撰文的⟪
需要多大的土地才能讓太陽能發電取代一座火力發電廠?
⟫ (https://wp.me/p9ffS3-qL) ,以台灣這種地狹人稠的小島,大規模使用綠能的結果就是邊際土地成本飛漲,如果是要配合某些政客的土地炒作與五鬼搬運台電補助等尋租貪汙作為的話,那蔡英文的綠能政策本質並非要環保,而是要利益少數政客與裙帶集團。

2. 綠電容量因素很低,這我也在同一篇文章舉例:

“用實際工作時數觀念來看,火力、核能發電是個每天可以工作21.6小時以上的機器人,而風力與太陽能就只能分別工作7小時與4小時的機器人。今天你希望用後者取代前者,當然後者要多裝很多倍才能取代掉前者一整天的工作量。”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蔡英文政府認為用一天2/3時間不能運作的裝置會比一天24小時都能工作的裝置好。

當然,把上述土地尋租與五鬼搬運台電補助侷限條件放入,一切就豁然開朗。

簡單結論,雖然陰謀論不是好東西。但從蔡英文如此堅持錯誤能源政策的態度上來看,佐以民主政治這個利益分配的制度本質,我們不能不推想:看似立意良善的能源政策,稍用邏輯推敲卻是如此不堪,其後果並非台灣這塊土地能夠承受,口稱愛台灣政客卻如此執迷不悟,其中一個合理解釋就是尋租空間太大,政客其實是把「五鬼搬運人民財產到自己口袋」用環保愛台灣來包裝。

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 — 以腰果業為例


華爾街日報報導:「How Cashews Explain Globalization

腰果出自巴西,由葡萄牙人帶到印度。美國General Foods在美國建立零食與甜點市場,並於1920年代在印度的Kollam市地區大量種植腰果。

生腰果處理相當麻煩、工序繁瑣又容易傷了果仁,早年多由印度婦女以家庭代工手作模式作為第二收入。一個熟練的腰果工人一天可以處理幾萬顆,還必須達到國際廠商要求的分類品質水準 — 每磅僅有幾顆瑕疵。

1960年代是印度Kollam市(位於Kerala省)腰果產業飛躍時期,光腰果處理工人就高達數萬人。腰果產業起飛,但是工人收入依然低、福利少、工時長且工作環境不佳,這時候勞工政治運動也應運而生。

1970年Kollam市腰果產業開始有工會與勞團運作,政治力影響下當地政府成立官方腰果處理廠,好聘僱更多腰果工人並由官方保證提高其收入。

短期內的確看到薪資提昇、勞工健康改善,也建立了退休金制度。即便腰果處理是苦差事,但卻讓許多家庭脫貧。婦女是最大受益者,新興腰果商人也建立電影院、公共圖書館、高級飯店等,Kerlala成為當時印度最先進的一省。

1999年印度每年出口9,7000頓腰果,佔了全球80%市場。當時印度是世界最大的腰果處理服務供應商。

繼續閱讀 “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 — 以腰果業為例”

人格分裂的政客

華爾街日報:「San Francisco’s Problem Isn’t Robots; It’s the $15 Wage Floor

舊金山的政客們一方面擔心機器人搶走邊際勞工的工作,所以提出「禁止送貨機器人上路」或「欲開徵機器人稅 — 雇主若使用機器人取代人類,要被多課稅」。

但另一方面,卻把最低工資金額調高到每小時$15美元!而經濟學邏輯與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的資料均指出:提高最低工資限制會傷害到邊際勞工的就業,不只是服務業,還特別包括製造業中年紀較大、工作內容技術含量低的職位。

更好笑的是,研究更發現調高最低工資不見得會增加就業,但卻是絕對會增加消費者支出 — 舊金山2014年調高最低工資後,消費者每年多花費$1億美元,但就業狀況並無改善。

經濟分析也告訴我們,調高最低工資會增加邊際企業倒閉率,從而使邊際勞工工作機會更少。實證一樣支持,今年哈佛大學針對舊金山的2014最低工資調高效果研究發現,網路評價中等的餐廳倒閉率隨之增加。

這告訴我們,政客的主張往往是自相矛盾,純為自身選舉利益而呼攏。即便是好心,往往也只會壞事。最低工資看似保障勞工,其實卻是最侵害弱勢族群。而政客卻可以一方面要禁止機器人搶工作,卻又一方面提高雇主使用機器人的誘因。

證照制度扼殺機會

華爾街日報報導:「Licenses to Kill Opportunity

1. 美國在1950年代,平均每20種職業其中一種需要證照;但到了現在,平均每四種就其中一種就需要證照才能工作。

2. 新的研究指出,證照制度本身不僅讓貧者更貧,還扼殺了底層社會人民向上攀爬的機會。

3. Lousiana與Washington州高達77種低收入職業仍需要證照才能工作。加州最誇張,因為規則太過繁瑣,竟然沒有一個行政單位能弄清楚並提出一張「職業證照清單」!

4. 在加州,連修扇門的工人都被要求須接受1460天的訓練,然後支付$500證照費給公會後,方可正式接單服務。

5. 今年二月,Arizona州有位美容專科學生發善心幫無家可歸的遊民剪髮,被當地公會控告面臨裁罰!

6. 證照支持者永遠宣稱證照制度存在保護了公共利益/健康, 其實是天大謊言。Istitue for Justice就發現園藝修剪師父竟然要接受比醫院急診技師還高出16倍的訓練量!就連化妝師也比醫院急診高出11倍。試問此二者就算服務有瑕疵,可以造成怎樣的公眾傷害?

7. 某些州甚至要求室內設計師必須受訓6年、通過資格考、並支付$1120以上的費用才能取得證照,其嚴格程度超越牙醫助理執照、驗光師執照、分娩接生執照與藥劑師執照。再試問室內設計師影響的公眾利益/健康,怎麼可比後面敘述的幾個職業都還重大呀?

8. 研究亦發現,證照制度讓消費者在過去十年多付出9%的費用,一年總額高達$2千億美元!同時證照制度的機會成本是剝削了消費者的選擇自由。Louisiana比Mississippi多出40萬個黑人居民,M州有1200個合法黑人髮型理髮師,但因為L州的證照制度較為嚴格,所以黑人更多的L州竟只有32位!

9. 我在加州生活的經驗,連理髮都需要證照;而無證照的家庭理髮服務價格僅需有證照的1/4~1/5。

我在2009年的「不著邊際的筆戰 — 談ECFA與台灣工資水準」曾寫過:「談到競爭觀念,我們得釐清:經濟學上,買方與賣方永遠不存在競爭關係!競爭關係永遠只存在於買方之間,或賣方之間。需求不變下,價格會跌,純粹是因為賣方在競爭;供給不變下,價格會漲,是因為買方在競爭。」

所有的證照制度,本質其實跟保護消費者沒有太大關係,而是要透過政治手段減少勞務供給者之間的競爭,也就是要「減少賣方之間的競爭」來達到壟斷租值的保護。而這樣的租值保護,其實是用政治手段剝削消費者,上述研究就指出美國人一年因此被剝削$2千億美元!從黑人髮型師的例子也可看出,證照制度排除競爭的效果有多強!

我自己法律系出身,我想同為法律人都很難不承認,所謂的律師考試與一個法律人本身的法律知識、修養、通曉世事之能力乃至於保護當事人等層面其實都沒有太大關係。

證照制度另外三大弊病是:1. 無法支付證照成本(無論是金錢或時間)者,即便在某行業有高超技藝亦或天份,也會被排除在外。對此人與消費者都是機會成本損失。

台灣取消中醫特考,有多少家傳一流中醫師因此被迫轉業或停業?而中國醫藥學院訓練出來的中醫師是否真的就很夠格?我想行內人也是心知肚明。

2. 全職準備證照考試者,本質卻是浪費人才生產力!從上述證照考試來看,許多受保護的職業所提供的訓練根本是多餘甚至不必要。但為取得證照,社會上有一群人將浪費相當時間與資源在這件毫無生產力的事情上,也是機會成本之一。(當然,補習班與主考機關會因此得利)

 

3. 通過證照者,因為上頭成本的影響,讓這群人轉職意願降低。則在面臨不景氣或典範移轉時,整個行業被淘汰的情形加劇;反之,也因為證照制度下的利益團體容易在民主政治中形成政治團體,抗拒行業轉變與抗拒新興取代性技術的不利整體社會行為就容易出現。

是的,從機會成本來看,證照制度讓整體社會付出的,遠比表面上看起來大得多。至於其所宣稱的保護效果,不過是天空中的一片虛幻蛋糕。

從提供現金日薪的App談起


華爾街日報報導:「Workers Get Faster Access to Wages With These New Apps

有趣的商業模式,代替雇主提供每日現金薪資給勞工,而APP方面則對勞工收取每日$1.25 ~ $3美元的手續費(也有APP是向雇主收取)。

經濟邏輯上,此服務受歡迎即表示美國底層勞工面對的實質利率非常高,可以再推論出:

1. 傾向領現金的勞工能存錢的(無論是人數或存款佔收入比率)會比可接受月薪制少。

2. 傾向領現金的勞工病假率低,願意工作更長工時(這部份請參見我的「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與生產線計件清楚的勞工背後經濟邏輯類似)

這部份也展現為什麼台灣勞基法吵工時規範是bull shit!當勞工更願意加班時,為什麼這個選擇的自由要被法律剝奪?憑什麼這群假勞工真政客比勞工本身更知道他們需要什麼?

3. 2008年以來美國Fed人為壓低利率,但各項法規不夠鬆綁的前提下,會讓這些低利率由富人階層享受;低收入階層因為金融風暴影響攀高的風險費用,反而享受不到低利率的好處。這會帶來極大貧富差距的後果。

而問題根源並非左蠢以為的「富人剝削窮人」,而是一堆過去左蠢各項宣稱照顧弱勢的勞工、建築安全、環保、社會福利….等法規造成經濟體在面對不景氣時難以有彈性地去應變。

契約失去彈性,下場就是unemployment。不管是人、物、財都會出現unemployment現象:於人為失業、於物為滯銷、於財則是爛頭寸。

老讀者都知道2008年我就針對當時的金融風暴寫過一系列分析文章,其中我明白指出2008年金融風暴根本問題還是左蠢的社會福利政策 — 美國人人有屋住的政治風向,從卡特總統以來諸多法案強迫銀行不顧風險借貸給不適任的房屋購買者,並通過房利美這類半官方機構擔保承接。後來的房貸證券化、衍生金融商品化不過是讓「個人風險轉為系統性風險」惡相加劇的助燃劑,問題根源還是在於不顧成本風險的社會居住正義的左派夢想。

話說台灣口稱居住正義的政客或蠢文青,有無認知或誠實告知2008年金融風暴是因他們的畫大餅主張引起嗎?科科。

市場的代價

「市場」是非常昂貴的一種制度安排,可是許多人卻對這點非常無知,輕易就說出「中間商剝削」、「菜蟲欺壓農民」這種蠢話,還處處流露「輕視仇視商人(特別是通路商)」的嘴臉。

看看這段影片就可知道只是簡單的一個蔬果批發市場,就要涉及多少人力、物力、硬體、軟體設備於其中。


再想想世界上有多少種不同市場在從事各種契約安排(contractual arrangements)!股票市場、IPO市場、農產品期貨市場、金屬期貨市場、貴金屬市場、石油期貨與換約市場、工業產品市場、服務業市場、藥材集散市場….

還有許多商品或服務,並非透過一個大市場,而是透過各種虛擬或實體的微通路、大小型產業展覽甚或許多你意想不到的管道在疏通有無、交易往來。

勞動或僱傭契約不過如此複雜人類活動中的一環,而且因應各種不同需求或侷限條件下,會衍生出各種不同勞動型態。

豈是不知世事的工運蠢蛋或無知學生,單憑一腔熱血理想就可以立法管制管理?你們只見樹不見林,只看到極複雜體系中小小一面的問題,殊不知你的蠢理想去實現,在蝴蝶效應下整個體系會發生怎樣的後果。你之所以看不到,是因為你對世事了解實在太少,經濟感受與邏輯近乎欠缺,偏偏對於自我無謂的理想卻放得太大。
繼續閱讀 “市場的代價”

傳說日據台灣比大陸先進,國民黨阿兵哥竟然沒見過水龍頭鬧笑話,真的嗎?

這個都市傳說流傳已久,被許多無知者用來嘲笑當年國民黨乃至中國的落後。

先不說這種嘲笑本身就很可笑,既然你以有無自來水設施來嘲笑當年的中國,現今世界上還有許多地方或國家沒有普及的自來水系統,你是否也要公開嘲笑一番?

為何我認為這是錯誤的傳說?

很簡單,國民黨是1949年敗退來台,而早在1935年上海知名影星阮玲玉所主演的經典電影「新女性」中即出現了「水龍頭」一幕。

片中阮玲玉飾演一名遭爛男人射後不理,未婚生下女兒後留其在家鄉由母親撫養,自己獨自一人來到上海某女校擔任音樂老師,辛苦攢錢養育一家。後來因種種打擊而考慮出賣身體、淪為妓女只為籌措將死女兒的醫藥費。

水龍頭場景出現在阮玲玉租屋處的過場,是一個屬中低環境的公寓(請見圖片)。

考察當年影評並未把「新女性」歸類為「科幻片」– 並無「太神奇,牆壁竟然會出水!這是什麼新科技?!」這類評論。

也無評論批判「新女性」太跳tone,「何以窮苦人家竟然出現水龍頭?!」這類指教。

顯見當年上海,水龍頭是隨處可見,即便在窮人住宅區域也非新奇事物。

換言之,對一部主打目標市場是女工、中下階層的大眾電影來說,出現水龍頭是如此輕描淡寫到無人注意的狀況,水龍頭在當時中國並非新奇、多數人未曾見過的玩意。

 

考察史料,中國最早出現自來水廠就是上海英租界,於1875年就設立(尚有當年上海申報的報導可查證,由三位洋人、一位華人共同投資),是國民黨敗退來台前74年。中國人自己設立自來水廠最早可知是李鴻章於1890年為了軍隊需要於大連引龍引泉之水設立水廠。

台灣自來水則晚至1895年,日本人為了軍隊需要於淡水、基隆聘請英國顧問設置軍事自來水廠,足足晚了上海20年。因為是專供軍隊使用,此時可能倒是台灣漢人還真沒見過水龍頭哩。

根據以上史料,我們可得知:要說國民黨阿兵哥沒見過水龍頭,或許少數人從偏遠地區來台可能如此。但要藉此嘲笑同時期中國比日據台灣落後,未免太弱也太不合常理。要知道,20世紀初期上海可是遠比東京還繁榮、還國際的知名都市,多少新奇事物上海有,東京還不見得會有哩。區區水龍頭,何以掛齒誇口而不知恥?

我們都知道19世紀後半到20世紀中國整體工業化能力是遠遜日本,平均人民財富也不如日本,無庸置疑。但這不代表新奇玩意兒或近代化設施只出現日本而不會出現在中國。

PS 新女性影片請參閱此連結,水龍頭一幕出現在4分50秒處:

WSJ: Sears百貨遲暮之年


上篇文章「PCHome競爭下的租值流失」我在文末提到:

…當然在集客能力還不錯的前提下,廠商或許勉強容忍;可一旦集客能力下滑或引起廠商懷疑,則廠商傾刻間棄PCHome如敝屣也是很可能的。特別是那些在PCHome上經營可邊際利益已經很低的廠商。…

供應商在市場競爭下如何翻臉如翻書,馬上就有現成的例子可供參考 — 美國百年老店Sears百貨。這家124年歷史的美國百貨公司,看來是狂瀾既倒、大廈將傾。

WSJ報導:「Inside the Decline of Sears, the Amazon of the 20th Century

摘要:

1. 堂堂百年百貨公司竟然被供應商MGA Entertainment嗆聲:「我們已經降低他們信用評價與付款天數,如果他們敢遲一天付清款項,我立馬斷它的貨!」

2. 堂堂百年百貨公司,如今竟然要先捧現金給LG、Samsung,此二公司足額收清後才肯供貨。

3. 合作關係長達100年的Whirpool(惠而浦)竟也不想跟Sears玩了,想當初1920年時還是Sears捧紅Whirpool的。果然商場無朋友啊!形勢比人強,2002年時,Sears還佔Whirpool 20%的營收,如今卻是3%不到。談判籌碼顯然不在Sears這方。可如果Sears談判能力差,不能壓低售價,則生意將更冷淡,更無談判條件,陷入惡性循環將無可避免。

2017年初Whirpool單方面要求減少在Sears通路上架的商品種類並提高價格,Sears認為這是違約行為並提出抗議。

Whirpool表示:「那簡單,問題很容易處理,我們就全面斷貨!」搞不好Whirpool甚至暗想:「Sears你去法院告我們違約,很可能判決出來之前,你們早就不存在囉….」

4. 2011年以來,Sears累計虧損達$100.4億美元。雇員也從全盛時期1960年代的超過30萬人,減為一半不到。

5.19世紀末,Sears以郵購目錄起家,到1960年代末期Sears百貨呼風喚雨,年營業額佔美國GDP的1%!

1973年在芝加哥風光蓋了當時世界最高110層樓的Chicago Tower。

同時間跨足汽車百貨、自創Kenmore家電品牌、Craftsman手工具品牌、DieHard電池品牌,甚至開了自家的保險公司Allstate Insurance,也搞了與摩根史坦利合作的Discover信用卡。 簡直是多領域經營下尚游刃有餘,宛若通路界天之驕子,喊水結冰。

那如今的失敗是否因為顢頇遲鈍不曉得擁抱網路科技?錯了。早在1989年,Sears百貨就與IBM合作開發線上服務。當時多數人甚至聽都沒聽過網際網路這名詞哩!可事實上Amazon.com不過是壓垮Sears的最後一根稻草,先前WalMart與Target的興起,就已經重重打擊到Sears的生意了。

諸多問題隱隱存在,但在現任老闆Edward Lampert接手經營後,更將Sears如電影「末路狂花」般往斷崖狂奔。Edward Lampert是基金操盤人起家,2003年買下破產的Kmart並成功使其敗部復活後,再以Kmart股份買下Sears。然而其一貫的壓低各項成本、購回自家股票等金融作帳手法,即便一度讓Sears股價於2005年攀升至$180,也不敵實際營運上日漸衰敗、定位錯誤且久久未曾更新而氣氛詭譎嚇人的商場環境所造成的營運衰退,如今股價約在$6遊走。

Lampert甚至曾在2007年的股東信中強調:「Unless we believe we will receive an adequate return on investment, we will not spend money on capital expenditures to build new stores or upgrade our existing base simply because our competitors do. (除非我們確信會得到適當的回報,否則我們不會僅因為對手蓋新店面或升級既有店面,就隨之起舞跟著花錢增加資本支出。)」我還記得2010年前後考察加州幾個大型shopping centers時,走進Sears猶如走進時光隧道,回到1990年代初全聯福利中心或2000年鄉鎮區域的三商百貨的感覺。髒、亂、舊、空是最直接而明顯的感受。

顯然這位Edward Lampert笨到埋著頭在土堆裡不管競爭對手在做什麼,也不管真實世界客戶要什麼,而是自顧自地玩金融遊戲。親近人士指出,Lampert一年根本沒到Sears總部幾次,更甭提實際到Sears賣場視察或消費,而是讓經理人每一季飛到Lampert位於佛羅里達的私人豪宅中簡報。因為他曾經被綁票勒索,所以打死不肯走出家門。

總結:Sears已經落入失敗的惡性循環中–供應商斷貨、週轉金被迫提高、偏偏營業額快速下滑–,要救很難;特別是主事者本身就是問題根源,連要存活我看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