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永不買賣股票的基金投資報酬率打敗標普500

WSJ知名的財經專欄作家Jason Zweig介紹了這麼一家信託基金「Voya Corporate Leaders Trust」,設立於1935年,設立日起就訂下規矩:

1. 本信託不得持有超過30支標的
2. 除非投資標的發生併購、破產或無法繼續持有的狀況,不得賣出既有持股,亦不得買進新標的。

如此限制自然讓此信託基金的資產內容近乎處於「凍結」狀態。其運作僅在有新投資者加入時,該信託把新流入的資金依比例購買現持有標的;反之,有投資人欲退出取現時則依比例賣股。幾十年來,該信託基金持股標的始終維持在22支,且完全沒有任何科技、網路公司。投資類別僅有工業、能源、基礎材料與金融業四種。

有趣的是,成立於Great Depression的此信託,刻意避免投資金融相關產業,起因於當年被嚇怕了,杯弓蛇影。而目前唯一持有的金融類別標的是巴菲特的波克夏公司,是因為原本持有的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 Corp.鐵路公司在2010年被波克夏換股併購才取得。波克夏也是該信託唯一持有的金融類股。

其annual turnover rate 僅7%,投資策略只是買進並持有80年,因此其年管理費也僅0.59%。目前資產規模約$8億美元

績效呢?

作者能取得的資料是從1970年1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年複合報酬率11.1%,打敗同時期S&P500的10.5% ,也打敗同時期98%的同業基金。

若同樣投入一萬美元,放到今天的淨值是173.77萬對上133.27萬元,差了30%。我查了一下1970年的一美元購買力相當於今日的$6.58。

有趣的案例,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研究。

某強國商人回收垃圾標為新品上架電商

我多年來反覆強調:「不要用民族性去解釋現象。」此又為一例。

根據WSJ報導:「You Might Be Buying Trash on Amazon—Literally」,該報記者發現相當高數量的美國Amazon上第三方賣家回收垃圾,清潔整理後以新品樣貌重新上架。

模式大概有幾種(見圖):

一、垃圾車司機從某些商業、零售業垃圾翻找出狀態尚可的品相,重新清理後以新品上架Amazon。

二、Amazon或一般零售業的退貨,通過liquidation company回收再賣給第三方賣家,該賣家從成批廢棄物中找出品相尚可的商品以新品名義再上架Amazon。

三、某些人從舊貨商店購買「捐贈品」然後以新品上架Amazon。

四、Amazon自己從消費者的退貨商品中找出員工判定沒問題的品相然後以新品名義出貨給購買相同商品的其他顧客。

五、美加地區常見的倉庫拍賣,買家從中找出物件以新品名義在Amazon上架。

報導中的Jesse Durfee在2017年的Youtube上聲稱自己回收舊電池並以小蘇打粉、清水洗淨後重新包裝放到Amazon上販賣。

四十歲居住在聖路易市的Heather Hooks稱自己在Amazon販賣成千上萬件從liquidators(回收商)處買來的商品,從樂高玩具組到 Maybelline化妝品,一年靠此掙超過$2萬美元。


我的意見:

A. 這些人在搞的行為,以美國Uniform Commercial Code、侵權行為法甚至刑法角度看都有極高的法律風險,不建議仿效。

B . 我相信不只是美國,許多先進國家一定存在類似行為,只是有無被報導而已。

經濟活動與大自然很像,任何一點資源只要有利可圖,就一定有人加以擷取利用。

印度今日都還有販賣餿水供人食用的現象;而幾十年前的台灣也有賣「菜尾」的攤販 — 蒐集各種流水席宴的剩菜飯重新調味加熱後賣出給底層勞工食用,小弟我兒時也吃過一回。如今雖仍有菜尾餐廳,但已經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了。

熟悉經濟學「競爭(competitiveness)」概念者就會知道,競爭必然有準則,這準則可是以天然也可以是人為。然而一旦決定勝負存亡的競爭準則,就一定會出現「繞過既有準則」的競爭態樣。猶如在大自然中,體型、肌力、靈巧性競爭不過多數狩獵者的食肉動物,許多在演化策略上採取「食腐肉」。這一塊我多說一句,這種演化策略通常不是物種自身有意識的選擇,而是被環境淘汰下在現實侷限條件下的可存活策略。

例如我曾經撰文談過:「外貌在婚姻市場/性市場不吃香的女性與男性,均更容易傾向主張女權主義。」(請參閱『從上空女郎談競爭準則』一文 )

C. 最後還是回到破題 — 許多人看到某些特殊現象動不動歸咎於「民族性」。然而這是最糟糕的一種理解世界的方式,其問題在於「民族性」本身既無指明客觀侷限條件,本身也難以定義與觀測,更枉論量度。因此以民族性為基礎的理論永遠都只是tautology或論者自身狹隘的價值偏好(personal preference)。

https://www.wsj.com/articles/you-might-be-buying-trash-on-amazonliterally-11576599910

最低薪資如何傷害小型企業

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最新發佈的研究「Does a One-Size-Fits-All Minimum Wage Cause Financial Stress for Small Businesses?」指出:

依據1989-2013期間一千五百多萬筆資料發現:最低工資每增加一美元,企業銀行信用大幅降低、企業償債違約率提高12%、新創事業數量在提高最低工資後的一年減少4%,倒閉數量增加5%,生存企業的雇員數量減少。其中此負面效應於餐廳、零售業這類以低技能勞工為主體的事業最為顯著!換言之,提高法定最低工資實證傷害小型企業的財務狀況。

上述研究結果恰恰符合也證明我一貫主張的經濟邏輯,提高最低工資的經濟負面效果有:

  1. 增加邊際勞工失業率
  2. 社會新鮮人失業期間延長、尋找工作成本增加
  3. 侵害邊際企業產權,同時影響其資源安排的自主與彈性,造成邊際企業倒閉率提高、邊際企業進入市場意願降低。
  4. 降低企業提供勞工學習意願,傾向以流水線生產方式加大其勞動強度,對任務以外的教授與犯錯容忍意願均降低。

這些我在「反對一例一休」的文章中均曾說明:

「…法規禁止了契約安排應有的彈性,企業裁員甚至不告而別的惡意倒閉比率也會大增;邊際租值的微型企業(如攤販)也將更長時間維持老闆/老闆娘獨自一人勉力經營的局面,難以徵員擴大。而微型企業夫婦一方如身體有恙或任何意外發生,全家燒炭自殺的比率也會提高。
換句話說,國內微型企業要像當年Apple一樣重寫車庫傳奇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國內制定勞動法規的蠢蛋,根本昧於現實。美國最有活力的矽谷地區工作時數高得驚人!且多數中小型公司,在員工全是股東的階段幾乎沒有加班費可言。
許多知名小吃攤在草創初期夫婦倆沒日沒夜工作,何來加班費之有?沒有租值的企業要從無到有,這種契約彈性必須存在,早年沒有加班費制度,員工分紅(也就是年終獎金)與勞動市場競爭自然會解決工時過長問題 — 今年員工特別辛苦且公司獲利也好,則年終獎金會有一定比例增加;如老闆昧於市場競爭不加分紅,來年員工很快就求去另尋高就,老闆自己孤掌難鳴。如果法規禁止這種彈性安排,那同時也就禁止掉新興品牌與新興事業出現的可能性。
還有,當過老闆或部門管理者都知道,員工請進門不是馬上就有工作能力;根據員工能力與職位調性不同,有些工作新進員工入門前三個月甚至到一年都是沒有生產力,甚至還要犧牲既有員工的生產力來教育訓練。
也就是說,勞動成本從來就不僅僅是帳面上看得到的薪資、勞健保費與退休金。老闆買員工勞動力,從來就不是買工時而是要買生產力;那是因為現今生產環節複雜化,生產力難以量化計算,才會委託到「時間」這個雙方較無爭議的計量單位。
一旦工時計量上本應存在的安排彈性與價格彈性都被取消,則雇主很容易得出「增加工時帶來的邊際產出低於邊際成本」之結果,理性經濟人當然就會減少加班乃至於減少徵員,最後,就是減少企業的投資。
推到盡,新的一例一休真正受益的反而是高租值的大企業,因為一者他們負擔得起,二者未來會有更多失業者供他們挑選。邊際勞工與企業受傷會最重,台灣經濟將失去1970年代的活力。…」

後面這些供給行為內涵的改變,是一般只懂統計但經濟學不到家的學者不見得知道的。

另一方面,今年7月份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研究也指出,提高最低工資的效果是:「讓三個人失業換取一個人加薪」!建議可搭配參考。

中國臉部辨識技術載入聯合國標準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Chinese tech groups shaping UN facial recognition standards」。


不顧華盛頓DC反對,中國臉部辨識與監控技術內容載入聯合國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ITU)標準,並因為產品價廉物美,被許多國家採用。

例如今年稍早南非的Vumacam 在約翰尼斯堡裝設的15000具備臉部辨識功能的監視設備就採購自中國的海康威視。八月份烏干達決定全國性裝設類似的監視設備採購自華為。而近日新加坡也決定以中國設備安裝全國境內。

事實上,目前世界上已安裝或即將安裝類似臉部辨識功能的監視設備的67個國家裡,55個採用中國技術或設備(見圖),其中也包含口嫌體正直的美國。

雖然歐美也有自己的相關技術標準,例如IETF, IEEE 與3GPP,但目前聯合國的ITU主流技術標準以中國為準。與此同時,ITU標準也受到越來越多民營公司採用。

報導中也提到某些人權團體抗議標準制定過程沒有人權律師或隱私權運動者參與,但稍懂法律者(尤其是美國法)都知道這些人只是胡扯,因為這類監視器幾乎都裝設在公共場所,而公共場所可以主張的隱私權微乎其微。講白了只是一群尋租者在怨嘆沒分到好處。
跟我們之前批評過的各種尋租的環保團體、人權團體或動保團體別無二致。

〖英文學習〗時距(Intervals of time )

前言: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明明某些知識或資訊知道怎麼用中文說,但卻不曉得怎麼用英文說。結果在英文對話時張口結舌、啞口無言搞得自己好像很呆、程度很差似的。所以我把一些中文懂但英文不太會講的資訊筆記下來,除了供自己參考,也分享出來給讀者們瞧瞧。希望這些訊息對你有幫助。

Preface: There is some knowledge or information that I can talk about in Chinese (my first language) but not in English. Therefore, as an English learner, I noted some of them and try to share them on my blog. I hope it’s helpful to you, too.

Semidiurnal: twice a day

Diurnal: daily

Biweekly: twice a week or every two weeks

Semiweekly: twice a week

Weekly: once a week

Bimonthly: twice a month or every two months

Triweekly: three times a week or every 3 weeks

Semimonthly: twice a month

Monthly: once a month

Trimonthly: every three months

Quarterly: four times a year

Biannual: twice a year

Semiannual: every six months

Annual: yearly

Perennial: occurring year after year

Biennial: 2 years

Triennial: 3 years

Quadrennial: 4 years

Quinquennial: 5 years

Sexennial: 6 years

Septennial: 7 years

Octennial: 8 years

Novennial: 9 years

Decennial: 10 years

Undecennial: 11 years

Duodecennial: 12 years

Quindecennial: 15 years

Vicennial: 20 years

Tricennial: 30 years

Quadricennial: 40 years

Semicentennial: 50 years

Centennial: 100 years

Sesquicentennial: 150 years

Bicentennial: 200 years

Quadricentennial: 400 years

Quincentennial: 500 years

Millennial: 1000 years

〖英文學習〗星期名稱的由來

前言: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明明某些知識或資訊知道怎麼用中文說,但卻不曉得怎麼用英文說。結果在英文對話時張口結舌、啞口無言搞得自己好像很呆、程度很差似的。所以我把一些中文懂但英文不太會講的資訊筆記下來,除了供自己參考,也分享出來給讀者們瞧瞧。希望這些訊息對你有幫助。

Preface: There is some knowledge or information that I can talk about in Chinese (my first language) but not in English. Therefore, as an English learner, I noted some of them and try to share them on my blog. I hope it’s helpful to you, too.

星期日 — Sunday: sun day (太陽之日)

星期一 — Monday: moon day (月亮之日)

星期二 — Tuesday: Day of Tiw, the god of battle (戰神Tiw之日)

星期三 — Wednesday: Day of Woden or Odin, the god of poetry and the dead (詩神與死神奧丁之日)

星期四 — Thursday: Day of Thor, the god of thunder (雷神索爾之日)

星期五 — Friday: Day of Frigg, the goddess of married love (婚姻愛神Frigg之日)

星期六 — Saturday: Day of Saturn, the god of fertility and agriculture (繁殖與農神Saturn之日)

美國菜鳥律師在學貸中掙扎

從WSJ這篇報導「New Lawyers Are Swimming in Debt」看來:


1. 律師這行業的起步收入與名校品牌有極大的關聯性。

名校一般第一年菜鳥律師收入都有$15萬美元以上(約台幣$450萬元)


這點也與我自身觀察到的吻合。

但名校畢業生是否保證法律專業品質?這似乎關連性就不如收入了。
畢竟法律服務專業存在巨大的資訊費用 — 客戶要是有能力分辨律師的法律意見是否夠專業,大概也不需要找律師了。

2. 許多人借錢念書其實是浪費時間浪費錢,只是要承認這件事很難。

3. 美國學貸會是個大問題:
美國每年約2千萬大學以上學生,其中60%均負擔高低不一的學貸。根據美國聯準會資料(見圖),截至2019年第三季,美國學貸總額已達1兆6千多億美元!2006年第一季僅4800億美元左右。年複合成長率約9%。


從非名牌法學院學生的首年收入不到借貸總額1/4來看,我們可以推想如果有「律師執照」的一定壟斷租值保護下尚且如此,則是否許多美國學貸債務人在下一波不景氣時,違約率會否快速飆升?此現象一旦發生,是否學貸會否是另一個壓垮金融系統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塊風險尚待進一步研究,我只是藉此機會點出這方面的擔憂而已。

再看巴黎協議

2017年6月我就曾寫過:「慶幸Trump腦袋夠清楚,不參加巴黎氣候協議這種愚蠢政治秀!」(見圖)

並於8月引述WSJ報導,談論這些口說道德手摸奶的歐洲政客,嘴裡一個個都販賣恐懼地聲稱「再不拯救地球人類就要滅亡」,但煤炭卻是燒好燒滿再加碼進口!(見圖)

到了2019年11月25日,聯合國的WMO報告指出,二氧化碳濃度從2017年的405.5百萬分濃度(ppm),激增至2018年的407.8ppm,增幅達2.3 ppm,超越2005至2015年這十年的平均增幅2.06ppm。

足以證明巴黎協議本就是一場政客販賣恐懼的尋租秀,實質上對減碳毫無幫助。

看看這位沈伯洋怎樣洗腦蠢覺青

此文中沈伯洋聲稱:

「有人說,常看抖音的人最容易被洗腦,因為接收資訊的方式變得很膚淺。越膚淺越容易被洗腦,所以後來印度把抖音下架了。抖音本來就是共產黨統戰軟體,熟悉了10~15秒的吸收方式,很多短笑話、中國式舞蹈,文化洗腦做久了,到時要丟假新聞就很容易。只要100則訊息裡面有一則政治的訊息,就很容易被洗腦接受了。」(2019/11/11)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41/article/8704

結果事實是:

「On 3 April 2019, the Madras High Court while hearing a PIL had asked the Government of India to ban the app, citing that it “encourages pornography”. The court also noted that children using the app were at risk of being targeted by sexual predators. The court further asked broadcast media not to telecast any of those videos from the app. The spokesperson for TikTok stated that they were abiding by local laws and were awaiting the copy of the court order before they take action. On 17 April, both Google and Apple removed TikTok from Google Play and the App Store. As the court refused to reconsider the ban, the company stated that they had removed over 6 million videos that violated their content policy and guidelines.
On 25 April 2019, the ban was lifted after a court in Tamil Nadu reversed its order of prohibiting downloads of the app from the App Store and Google Play, following a plea from TikTok developer Bytedance Technology」

抖音在印度是因為「可能鼓勵兒童色情問題」被法院禁止,但僅22天就被解禁。

今年11/14美國華爾街日報才報導「抖音在印度驚人暴紅,下載量是美國的四倍」(”TikTok—Target of U.S. Suspicion—Is a Smash Hit in India”)

https://www.wsj.com/…/tiktoks-growth-surges-in-india-undent…

感謝沈助理教授親手示範「洗腦」,真的要自己動手查資料喔!呵呵。

影片:紐約治安

1. 我反覆強調:對真正社會底層者,經濟改善帶來的人權進步遠超過那些言不及義、天空畫大餅的人權運動。
對這群無家可歸者而言,連「免於被隨機打死」的自由都沒有,講啥「言論自由」?
反之,當整體社會透過自由市場經濟達到繁榮與財富累積時,我們可以看到兩個現象:
a. 實質收入的增加會促進「產權和政治需要脫鉤」,使得社會上多數人可以自營維生,不會因自身的政治言論或不言論而受侵害。
同時,實質收入增加也方可實質增進遷徙自由、人身安全自由或宗教自由等等自由權的真正內容。
這部份的經濟分析很複雜,有機會再詳談。
b. 整體社會的富裕程度夠高,也才足以負擔質與量都足夠的警察系統、國防系統乃至於司法體系。
這是說,一個國家的治安維護與司法貫徹都要鉅額費用。法官寫個判決,沒人或沒錢去執行,這種正義若有實無。
又例如影片中說明,多數遊民之所以不願意去庇護所(shelters),是因為那裡面更危險。
我曾在加州灣區與一位加油站流浪漢分享咖啡聊天,聽到的也是差不多的狀況 — 在外面遊盪過夜還比較安全。(話說當時我同學被我的舉動嚇壞了,哈)
以2018年統計為例,美國St. Louis 謀殺率為 61/10萬人;Baltimore為51/10萬人;New Orlean為37/10萬人。
而影片中的紐約,其實算是美國治安比較好的大都市了,2018年紐約謀殺案件數量是70年來最低。


2. 但,影片最後,視頻主說就在他做節目的當晚,就在他做節目的附近,有四個睡著的流浪漢就莫名其妙被人用鐵棍打死。
這就是紐約。Welcome to the Big A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