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lcomm 在中國北京法院提出對Apple的專利訴訟

Qualcomm 在中國北京法院提出對Apple的專利訴訟,要求禁止Apple在中國銷售與生產iPhone。

Qualcomm宣稱Apple侵害了該公司三項關於電源管理與3D Touch技術的非標準核心專利(non-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

而今年初Apple也在美國FTC提出對Qualcomm濫用專利的訴願,同時也在美國法院控告Qualcomm濫收授權金。同時Apple及其供應商一同停止支付Qualcomm相關權利金。

Qualcomm這邊則在美國提出專利侵權訴訟,要求美國政府禁止進口iPhone與iPad相關產品。

現在中國也成為專利訴訟戰場的一部分,Q&A兩家公司的法律戰估計可以養肥很多律師與專家證人

專利權本身就是一種法律擬制的特許壟斷權,但權利範圍如何劃定與行使卻是一大難題,因此專利權與反托拉斯法的競合是塊很複雜也很有趣的領域,剛好是我先前工作的主要內容。

有空再多談一點這部份的判決案例吧。

WSJ: Where Amazon Is Failing to Dominate: Hollywood

華爾街日報報導:Where Amazon Is Failing to Dominate: Hollywood

1. 本次艾美獎Amazon.com鎩羽而歸,兩手空空;反觀Hulu與Netflix倒是得不少獎。

2. 四年前Amazon.com宣布要自製內容時,特別強調不會遵循傳統的好萊塢製作人制度(靠一流製作人的敏銳直覺做製片投資),而是要根據「大數據」來做科學性的分析投資。

well… 結果大數據慘敗,Amazon.com一年花$45億美元的自製影片無論在口碑、人氣與獲利能力上都慘敗四年前被這群科技人瞧不起的傳統方法所產生的「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

內部員工也表示:「大數據法早就被丟到垃圾桶了。」

(話說某鬼島政府也一度口口必稱大數據哩)

幾個數度艾美獎得主(包含製作人與演員)在Amazon重金禮聘之後,一季就打包走人,並聲稱再也不想跟Amazon有任何合作。

製片人Shawn Ryan形容跟Amazon合作Mad Dog影集的感覺就是「既挫折又困惑( frustrating and confusing)」,一般電視台一天能搞定的作業,到了Amazon那邊卻一個星期還弄不好,而且多頭馬車,根本不曉得誰才是真正能作主的,卻又人人都要發號施令。整個拍攝過程弄得既慢又貴,最後還取消上映,一整個就是浪費金錢與時間。

所謂的Amazon大數據,Shawn表示:「只是把每一件事都搞得一團糟。」

WSJ: Why America Needs Tax Reform

美國小布希總統的首席經濟顧問,現為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院長投稿的好文章「Why America Needs Tax Reform」,值得一讀。

兩個重點我特別標出來:

1. 全球化經濟競爭下,對大企業的資本競爭已經是一個跨國的現狀,政府不可能關起門來自己想要怎麼課稅就亂課,而完全不考慮資本被嚇跑或過門不入的問題。

美國的企業所得稅是OECD國家中最高,如此制度是蠢到死,不改不行。

2. 多數對企業課的重稅,事實上並非由資本家承擔,而是會轉移到勞工身上 — 轉移形式包括:減少升遷與加薪機率、減少生產或辦公設備的更新與改進、減少各種投資機會從而減少勞工收入增加之機會。

我要再強調一次機會成本觀念。課稅是用政府暴力將財產從某些人手上移轉到政府上。

稅金非常至關緊要的機會成本在於:

1. 依照私有產權制度,原本在私人手上的既有資產無論是投資、保存甚至消費,都會在自由市場經濟下得到效率最大化。

政府暴力奪取移轉財產,則這筆財產就失去了原本可以得到最佳化使用的機會。

2. 政府本身效率是否高過私人的使用效率?如果是,那勉強可以合理化暴力奪取這件事。

可偏偏政府效率低得離譜,這變成這筆財產不到失去原本最佳化使用的機會,而被強迫用在低效率的用途上。

特別強調政府即便用稅金從事社會福利工作,其效率也是遠低於私人慈善團體,而其可被貪汙的空間卻是確定的。

也就是說,那些主張對富人課重稅者,往往經濟感受或邏輯是非常差勁的。這些笨蛋甚至不知道課重稅後的經濟效果是什麼,才會蠢到以為重稅可以保護窮人。

我更相信,某些主張重稅的政客,只是在幫自己製造更多貪汙機會而已。

To Curb Unnecessary Care, Hospitals Use Physician Alerts –WSJ

With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s, doctors can be warned if their course of action may be unwise

文章摘要:

◎ 根據2015National Academic of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研究報告:多數人一生至少會碰上一次誤診,有些誤診會帶來嚴重後果。

◎ 醫生經常仰賴記憶或已過時的訓練來施予他主觀相信對病人最好的治療方式。

◎ 有研究發現24%的使用醫療保險病患接受了不必要的手術、癌症治療與心電掃描或診斷測試,累積起來一年這些額外成本高達$18億美元。

◎ 過度濫用抗生素是醫界一直存在的問題,引發抗藥性細菌不斷演化成超強細菌。

◎ 有些機構研發電腦系統介入醫生選擇治療方式,透過大數據與病患記錄來幫助醫生排除不必要之檢測或治療。

◎ 例如困難梭狀芽孢桿菌檢測 — 很多時候病人無任何症狀,但是檢測為陽性時醫生就會開抗生素;但無病症病人往往並不需要抗生素治療,因此新的電腦系統將強制第一線醫療人員確認有無病症,才會讓醫生做困難梭狀芽孢桿菌測試。如醫生在無病症下仍堅持要做困難梭狀芽孢桿菌測試,系統雖准許但卻要求醫生輸入理由。換言之整個系統有可能改變醫生的醫療行為。但也有人認為忙碌的醫生可能就是一直按確認鍵,不見得真的理會系統跳出來的警告訊息。也有醫生認為系統根本在干擾醫生思維與判斷。

我的看法:

從經濟分析看,醫療保險出現的特殊現象就是真正替醫療服務付費的並非病患,而是保險公司。這使得怎樣的醫療行為是多餘,要如何cost down變成是保險公司有誘因去達成的目標。但如同過去我幾篇談到醫療的文章所指出,人體很複雜,單一個案不一定能符合多數公式化的模版思維。

再者醫生許多檢測其實都是訊息成本的一部分 — 想探究病患真正病因。而在結果出來之前,我們都無法100%確定是否這些檢測真的是「浪費」或「多餘」。一如該報導最後Dr. Kantor所言:「There is overuse and underuse, then there is uncertain use.」可是放到保險公司的大數據中,這樣的認定卻是很容易在統計中呈現。是否落在線性機率之外的病患就容易被犧牲呢?

一樣從經濟分析看,台灣健保制度由政府營運,涉及法律強制力,所以對醫療市場的價格乃至於內容管制會更武斷、更強制。很有可能出現病人想要自費接受某種治療的選擇自由都被剝奪的情形。

可以確定的是,健保制度下必然實施治療與藥物的價格管制,將使醫生原本高收入中所隱含的知識租值、風險貼水都會被移轉到健保局官員與投保者身上,收入減少使得醫生供給降低。
供給降低不僅僅代表醫療從業人員減少,其實醫生醫療行為上也會從積極進取轉為消極防衛。端看邊際收入減少態樣,從而決定醫生邊際行為。
投入成本最高、風險最高的科別落跑醫生會最多(如高難度外科、婦產科等);反之,非健保管制但收入豐厚項目會有很多醫生投入(如醫美、皮膚科等)。這是政府管制價格與市場後,資源必然受到扭曲的現象。

反過來,消費端一樣會出現管制價格過低,消費者浪費與重複使用醫療資源的現象。尤其當消費端對單一醫療提供者不信任時(當醫療誤診率越高時,信任度就越低),諮詢多個管道造成同樣檢測重複實施、同樣藥品重複開立的狀況就會更嚴重。歸根究柢也是因為消費端對醫療服務本身也存在很高的訊息成本。
保險規劃上,部分負擔機制事實上並不太能排除上述同樣因訊息費用而起的「看似浪費」的現象。

請參考以下影片:Milton Friedman主持的電視節目「Free to Choose」,反思:「越多管制帶來的效果對病患是越好還是越壞?經濟學認為是後者似乎高於前者。」
(影片於原文連結中)

在100%個人負擔的醫療服務情況下,是否構成浪費、多餘的醫療行為,端視個人的財富與偏好(假設醫療供給者沒有欺騙的話)。被迫放棄醫療的窮人會變多,是可以確定的。世界本來就不完美,而醫療的資訊成本其實還更福雜,可以參考這篇「人生的抉擇

該位醫生寫道:

「…癌症末期,已經擴散了,無論中西醫治療,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最多只能延長生命一陣子,長久存活的可能性很小,換句話說,這位病人遲早要面對死亡。如果病人是經過西醫各種的治療後而過世,親朋好友會說病人很倒霉,這麼年輕就得了目前醫學還無解的癌症,痛苦地抗癌後不幸過世了,沒有人會去質疑西醫的治療方法,更不會怨恨那些堅持使用西醫治療方式的親朋好友。
如果病人是經過中醫的治療後而過世,即使存活的時間比腫瘤科醫師預期的久很多,即使中醫治療期間的生活品質比西醫治療癌症的情況好很多,甚至即使是西醫已經放棄了、不治療了才來找中醫治療,病人過世了,就一定會有親朋好友謾罵中醫治療無效、中醫是騙人的,更會去怪那些當初支持病人去看中醫的人,說他們的無知與迷信害死了病人。….」

醫療選擇很多時候不僅是患者自身的決策,家屬的涉入也會把家屬的偏好、知識與訊息成本一起帶入。

還有老人被迫不能死是因為家屬要領津貼或遺產沒搞定,所產生的無效醫療,那又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了。

找工作的秘訣

華爾街日報一篇關於「找工作」的優秀訪談

幫助650萬人成功找到工作的Bob Funk,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

“Those low-paying, entry-level jobs,” he says, “are good training for the soft skills you need for upward mobility.” It’s also far better than falling into the trap in which people end up losing their appetite for work because they become too comfortable with government benefits meant to be temporary.
“關於低薪資的菜鳥入門工作,是訓練你的「軟技能」非常好的機會,有助於你未來在職場向上爬。…”

Funk定義的「軟技能」是:工作態度、工作倫理、溝通能力、學習慾望與能力、文化融入能力以及理性思考。

他認為這些是你會不會被重用的關鍵,有時候甚至大過專業技能本身。

Funk也提供第一線觀察 — 最低工資法律與歐巴馬健保對於中小型企業所造成的負擔,是企業不敢招聘新員工的主要原因之一!

這也是經濟學老生常談,我自己也講過好幾次:最低工資與勞動法規害人不淺!特別是殘害邊際勞工。

從雇主的經驗,我認為Funk所言句句真誠且合理,不過我相信腦袋裝滿左派大便的糞青是不會也不想理解的。也好,社會本來就需要這種呆瓜來當負面教材。

關於衛星的筆記

1. 衛星成本結構約是 — 50%衛星本體、34%發射費用、10%保險費、6%其他費用。(十年前發射費用佔超過50%,這十年來降低很多)
2. 完成並發射一顆傳統衛星需$300M美元,約可用15年,預計可產生年現金流約$40M ~ $60M。
(不過我懷疑大規模競爭之下是否還有這樣的收入行情)
3. Virgin集團為首的OneWeb想要在2027年之前發射720顆低軌道衛星;SpaceX則想要在2024年之前發射4000顆低軌道衛星。
低軌道:距離地表約100~400miles,平均約1.5~2小時繞地球一周。可提供寬頻服務,lag較少。但是覆蓋範圍不固定,一般是用在地表圖像用途居多。
傳統衛星:距離地表約22000miles,通常會跟著地球同步自轉,相當於地球是固定在一個點。通訊上穩定度較高,但是lag較嚴重。
4. 全球目前有1500顆衛星在軌道上運行,美國佔40%、中國13%、俄羅斯10%。
1/4是提供軍事用途,但軍事用途佔總支出高達3/4。

我的看法:
過去90年代末期,衛星通訊也被炒作過一輪;但是因為通訊費用太過昂貴,實際用戶非常少。而且衛星多數時間在海面上而非地面上(因為地表70%是水),加上都市中衛星通訊干擾大,訊號品質不佳。
這次又有富豪跳下來炒,當然SpaceX的「可回收火箭技術」創造了不起的成本節省,可是究竟衛星通訊市場大不大?可不可行?
會不會獲利模式真正能勝出的就是「代客運送」的太空運輸業?都還值得觀察。
我覺得比較可以確定的是:無論是Amazon老闆Jeff Bezos宣稱的「要把地球的重工業都搬到外太空去」或SpaceX老闆Eleon Musk說的「要殖民火星」,都是騙三歲小孩的童話。
Bezos的說法根本就忽略了運輸成本。拿鋼鐵來說好了,你要把煉好的鋼材用多少成本安全運回地球?落在海中央,又如何安全轉送目的地而非沈入海底?反之,煉鋼的原料又要從哪來?該不會也要從地球送到太空去吧?未免也太不切實際了。
Musk幻想的「殖民火星」實益何在?花$20萬美元飛兩三年,到了火星之後要如何生存?Musk自己也還不知道。
如果是要紓解人口密度壓力,那不如拿能在火星生存的技術,讓許多地球人移民沙漠地區不就好?相信整體費用便宜非常多,光是每人交通費肯定不用花到20萬美元!地球上明明人類只佔用了很少的土地面積,許多沙漠地區空無一人。與其想殖民火星,不如拿一樣的技術來殖民沙漠。

TESLA 自動駕駛部門的異狀

關於Tesla自動駕駛功能背後的工程開發,根據WSJ與SeekingAlpha的報導,有幾個異狀特別記錄如下:
2015年Tesla從SpaceX(Elon Musk另一家太空船公司)聘僱Robert Rose擔任Tesla自動駕駛部門的開發總領導。
2015年5月測試工程師Eric Meadows測試Model S自動駕駛功能,從舊金山經由著名的一號公路開往洛杉磯,途中自動駕駛一度忽然轉左,朝迎面而來的卡車衝去,工程師緊急徒手扳回方才有驚無險。
同月,Tesla汽車使用的攝影系統開發商Mobileye警告Tesla,目前系統只能達到Level 2 Partial Automation,還遠不足以達到Automation。(此警告被記載在Mobileye的正式財務報表之中)
接近10月,Tesla工程師告知Mobileye到時會以「駕駛可以雙手離開方向盤的自動駕駛」為賣點。Mobileye董事長Amnon Shashua得知立即從以色列飛往美國加州面見Elon Musk,強調安全疑慮。Musk回應:「Tesla自動駕駛功能啟動時,駕駛雙手依然必須放在方向盤上。」但,10月Musk公布自動駕駛功能時,依然故我地宣稱駕駛可以放開雙手。(以上記錄被記載於Mobileye正式財務報表之中)
然,在Tesla車主使用手冊中,要求駕駛「staying alert, maintaining control of the vehicle and driving safely」,初始版本自動駕駛如雙手離開方向盤會發出警告。
2015年10月Tesla宣布”Your Autopilot has arrived”;但根據WSJ取得之離職信資料透露:公布這項功能前數週,內部安全工程師Evan Nakano曾警告公司產品尚未完成開發,貿然上線可能置顧客生命於風險中。
該月Robert Rose離職。Tesla另聘僱Sterling Anderson擔任自動駕駛技術開發總領導。
2016年5月,有位Tesla顧客在自動駕駛模式下發生死亡車禍。
2016年10月,Tesla宣布升級版自動駕駛技術。升級版宣稱運算力增加40倍,達到「full self-driving」功能,並採用nVidia Drive PX2技術。使用者支付$5000美元即可配備「加強版自動駕駛功能(Enhanced Autopilot)」,另支付$3000美元,則在Tesla開放後啟動full self-driving功能。
然,根據SeekingAlpha報導,有工程師逆向工程拆解後發現,Tesla的升級版僅僅使用「半套Drive PX2」,但根據nVidia官網與技術手冊建議,要達到Fully Autonomous Driving,「須使用多套Drive PX2」!僅只用半套晶片如何達到宣稱的完全自動駕駛?
升級版宣布後2個月,Anderson離職,並於同年12月創立一家開發自動駕駛技術的公司,且在blog中宣稱「新公司將以”正確的方式”開發自動駕駛技術」。
Tesla又從Apple公司挖角Swift程式語言開發者Chris Lattner接任自動駕駛技術開發總領導。但僅到任6個月,Lattner即辭職。

我的疑惑:
1. 產品尚未完成就貿然開發表會甚至上線,這是科技業(特別是軟體業)長久以來的陋習。例如1984年Macintosh其實功能尚未完成,Steve Jobs要求工程師用「動畫方式」呈現宣稱的功能,好在發表大會上展示。
同樣的伎倆Bill Gates在公布某一版MS Windows也用過。但「桌上電腦作業系統功能未齊備」就開賣,與「自動駕駛技術尚未齊備」就開賣,二者風險差異未免也…。
2. Tesla股價從此新聞公開後到昨日下跌2%。然過去5年漲幅高達1071%!
3. 為什麼Tesla自動駕駛開發團隊的leader離職速度這麼快?
有沒有熟知這塊技術的朋友可以提供更多資訊?

煤炭回來了–WSJ

這些嘴巴強調要注重氣候變遷、注重環保的歐洲國家,2017年以來一個個倒是口嫌體正直地不斷增加對美國採購煤炭的總量喔~

法國Q1購買美國煤炭增加214%
德國Q1購買美國煤炭增加94%
英國Q1購買美國煤炭增加282%

華爾街日報很機車地故意用了「Et tu, Angela Merkel ?」這個藏典故的句子 XD

本句出自莎士比亞作品「Et tu, Brute?」,是凱薩被刺殺臨死前驚訝地質問:「Brute,你也有份?!」

放在這就變成「梅克爾,妳也有份?!」(妳不是才批評過川普不支持巴黎協議減碳是OOXX嗎?)

同時華爾街日報也直白地一句話戳中這些口喊道德手摸奶之國家的問題核心:「…使用美國煤炭來穩定不可靠的綠能以及補足因為關閉核能電廠所造成的電力容量短缺(…are utilizing U.S. coal to stabilize unreliable renewable sources and make up for electric capacity lost from the shutdown of nuclear plants. ..)」

我還是老掉牙一句:「又要廢核又要減碳是痴人說夢!」

“…This is all horrifying to the climate-change lobby, but they might note that U.S. coal exports are rising to countries that claim climate-change virtue. Exports to France increased 214% during the first quarter of this year amid a nuclear power plant outage. Other European countries like Germany and the U.K. are utilizing U.S. coal to stabilize unreliable renewable sources and make up for electric capacity lost from the shutdown of nuclear plants. First-quarter coal exports were up 94% to Germany and 282% to the U.K. Et tu, Angela Merkel ?
Coking coal used to make steel is also currently a hot commodity, and its price can soar whenever a storm hits Australia and shuts down mines as one did this spring. Metallurgical exports to China rose 357% during the first quarter. As much as Mr. Trump denounces China’s overproduction of steel, U.S. coal miners are benefitting. …”

https://www.wsj.com/articl…/coal-makes-a-comeback-1502926053

Deirdre McCloskey on minimum wage laws

有位網友問我為什麼反對最低工資,這主題我在blog許多舊文都有寫道,可以上去搜尋。

如果要最簡明的答案,那就如Deirdre McCloskey教授說的:「最低工資最早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維護高等盎格魯-薩克遜人的工作權利,把實際收入低於高等人種的黑人、華人等排除在外,讓他們死光死得徹底(die out)。」

最低工資越高,則邊際勞工失業率也會越高,同時會有更多邊際外勞工被迫墮入某些非法工作 — 如娼妓、運毒、詐騙…等。

另一方面,雇主也會因為最低工資存在而增加更多聘僱條件 — 容貌、學歷、能力、是否願意上床陪睡…等,依侷限條件不同在競爭之下而不同。

總歸一句話:經濟學白痴以為最低工資可以保護到低層人民,但實證經濟學發現事實上本希望保護的這群人會被迫活得更慘。

這就是為什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布坎南認為,只有自甘墮落願當政府慰安婦的沒人格經濟學者,才會支持最低工資的存在。

Ps. Deirdre McCloskey是經濟學界知名教授,她多數著作我都有,經濟邏輯清楚井然且文筆優美。這邊提供個小資訊,這位教授變性之前曾與張五常教授是共用辦公室的同事,當時名為Donald McCloskey。

需要多大的土地才能讓太陽能發電取代一座火力發電廠?

我們會面臨四個問題:

a. 裝置容量與容量因數

b. 土地成本

c. 儲電技術與成本

d. inability to be on demand
台中火力發電廠佔地277.5公頃(2.775平方公里),裝置容量為5780MW。

太陽能發電目前每平方公尺裝置量約0.15KW,台灣北、中、南的有效日射時間分別是2.5、3.5、4小時/日。

如果假設以4小時/日來計算,則我們需要將近2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來裝太陽能發電面板,才有可能取得與台中火力發電廠裝置容量下,工作24小時的總發電量。

所謂的「容量因數」–火力、核能發電廠的容量因數均高達90%以上,而太陽能只有15%左右、風力約20~30%。

用實際工作時數觀念來看,火力、核能發電是個每天可以工作21.6小時以上的機器人,而風力與太陽能就只能分別工作7小時與4小時的機器人。今天你希望用後者取代前者,當然後者要多裝很多倍才能取代掉前者一整天的工作量。

台北市面積也才271.8平方公里,換言之你要用將近一個台北市的土地來裝太陽能板,才可能取代掉一個只需要使用1%土地面積的火力發電廠。
這就來到問題b,我強調的土地成本問題:在台灣這座小島要取得這麼大片土地,邊際成本必定上升得很快,很可能上升到邊際報酬率為零時,你的太陽能面板都還累積不到前述的總裝置容量。

又假設台灣真的要100%靠綠電:問題c — 太陽能發電或風力發電都需要很大的儲電設施,才能在沒太陽或沒有風的時候時繼續供電。目前人類比較成熟的技術,還是靠水力位能的方式儲存。

而這個方案佔空間、地理因素影響很大且建造價格也不便宜。大規模鋰電池系統廠商號稱能做到,但實際上沒人知道長期營運的可靠性,此外大規模電池成本驚人。

問題d是伴隨問題c而來:太陽跟風力不是你呼之即來。丹麥空有很大裝置容量的風力發電系統,但是風大時電力往往需求沒那麼大,過剩電力得廉價賣給歐洲其他國家;國內需求上升時風力又不能on demand,得用更貴的價格從他國買電。造成丹麥電價非常貴,住宅每度電0.3歐元(NTD10.67),美國則是住宅每度電0.12美元(NTD3.64)(均以2016年平均計算)。

用將近3倍的成本來買電,這種環保我實在沒什麼興趣。說這個商業模式可以在自由市場競爭下生存,我也懷疑。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同華爾街日報的這篇文章「City Pledges for ‘100% Renewable Energy’ Are 99% Misleading」並放上來分享。

光靠綠能而拿掉火力、核能這種base-load plants是愚不可及的。蔡英文的「又要非核又要減碳」政策本質現階段來看就是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