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質笨蛋(Biofools)?

sugar-can
過去我寫過一篇「是非不分乃正常;大是大非只是蠢」,談到一個故事:

20世紀初,一群有志改革的美國農業家,帶著新改良的棉花種子,來到貧困的中國農村,與傳教士和有志改革的中國官員一起合作,希望可以幫助中國農夫。
這些美國農業專家天真地以為只要能過將美國的技術傳授給勤奮的中國農夫,幫助他們脫離窮困後他們就不會落入共產主義的思潮與控制。

但這樣的善舉,卻會跟中國鄉村的習俗起衝突。

例如山東西部,窮人有一個「不成文法」上的權利:即在作物採收後的特定時日,窮人可以到田裡拾撿落穗。
這種權利在過去的歐洲莊園裡也是常見。
可是新棉花種子生長時間卻比中國本土棉花來得長;結果棉花還沒綻開,窮人已經準時地萬頭鑽動地跑進田裡面將大部分作物佔為己有。

這可讓改種新棉花的小農受不了,趕緊成立武裝的「棉花保安會」,向這些窮人,甚至支持舊有制度的士紳宣戰。(這也是維護所有權制度必要的費用,法律人要知道,所有權是不可能憑空跑出來的)

反過來,既得利益者,窮人與士紳們(沒錯,窮人也可能會是既得利益者)自然把過錯怪到這些洋鬼子和新棉花上。

結果雖然中國農人接受新作物的速度,就跟美國南部小農一樣快,但社會階級鬥爭卻也跟著拓展速度一起成長

這些美國專家原本希望防杜共產主義,而推廣新農技的地區,卻恰恰加劇了階級鬥爭,讓整個農村社會變成共產主義溫床。直到洋鬼子被趕跑,窮人為既得利益而為的抵抗還方興未艾。

終於共產黨統治中國,在1950年用蠻幹的方式推廣新農技,才搞定這些阻撓的農村窮人。

我們看到,美國農業專家出於一片好意的協助,結果卻是引發與他們初衷相違的結果。

同樣地故事,也在近日的「減碳運動」裡上演。

繼續閱讀 “生質笨蛋(Biofools)?”

我看金融風暴–補充資料1

我在2008年10月23號,這個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內提到:

…..採用市價有其成本考量。

可問題也出在當市價重挫或飆漲之時,都可能傳遞錯誤的訊息,使得本來應該相安無事的借貸關係瀕臨崩潰。重挫已經解釋過了,市價飆漲順道解釋一下。當擔保品市價飆漲時,可能讓債務人更容易透過二胎房貸方式,或者讓債權人用債權去借來原本借不來的金額。

另一方面,多數銀行法、金融法規也規範了銀行或投資公司,手中資產價格必須維持在一定的數額之上(如資本適足率)。這個法律規範的要求也不是以真實價值來計算,而是以市價。當手中資產大貶值時,銀行可能得提前去套現手頭的債權、基金公司可能得變賣海外資產來彌補。
同時,當整個股市、房市等都大跌時,可能也會引發銀行擠兌或基金賣壓,這些都會更進一步逼迫金融業得提早認賠或拍賣海外資產….等等不理性的資產處理手段。…..

以上畢竟只是一個門外漢的一己之見,自鳴得意可以,上不上得了檯面又是另外一回事。

2009年的今天剛好看到蘋果日報的「經濟人語」,政大金融系的殷乃平教授也提出類似的見解,供各位參考:

…..但在2007年8月後,金融海嘯愈演愈烈,專家對金融問題的檢討,卻發現造成前所未有的金融市場動蕩,遠超過以往發生過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便是「市場變現價值法」的採用。
國際貨幣基金、國際清算銀行、世界經濟論壇等國際機構檢討金融海嘯危機的論文頗多,論及其成因、問題、以及解決之道,其中,國際貨幣基金2008年12月份的金融與發展季刊(Finance & Development Quarterly)以金融危機為專題,在「如何防止未來危機再發生」一文中指出,造成這次金融危機的原因,除了不動產市場的投資泡沫、全球失衡、金融創新、以及金融市場結構的改變等外在環境因素之外,金融資產證券化建立了放款批發市場,改變了金融機構經營模式;過於偏向市場價值與歷史資料建立的風險管理模型忽略了經濟基本分析;市場參與者結構較過去更為複雜,更為聰明;過度利用槓桿與風險操作,轉移風險;忽略了金融系統風險;金融監理失靈等因素,但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則是「市場變現價值法」與資本適足的要求,助長金融景氣循環的波動,當市場繁榮時,資產增值,金融機構獲利增加,常忽視風險,從事更冒險的投資與貸放;在經濟衰退時,金融資產縮水,損失減記,資本不足,金融問題開始出現。
更糟糕的是金融市場失靈狀況發生時,投資人恐慌的賣壓,讓金融機構資產隨市價下跌而快速減縮,鉅額的虧損減記使得金融機構立即進入困境,更進一步引動市場的恐慌下跌。而這種現象正是這一次金融海嘯所特有的模式。 ……

10大IT失敗預言

每隔一陣子,媒體就要炒作某些商業大師、趨勢大師、管理大師或者股市大師。

例如大前研一的愚蠢「M型社會」論,到現在還被媒體奉為圭臬。
這個不堪一擊的說法只要查一查人民收入的統計數字即可了解,偏偏還是有一堆人信以為真。

還有一個號稱首席分析師的谷月涵,錯誤預測機率遠高於正確的,丟銅板都比他強。事實上也怪不了他,檯面上的股市分析師註定要睜眼說瞎話,從經濟邏輯來看沒一個說話不是放屁,通通站不住腳。

難怪效率市場理論總是這麼吃香,畢竟與其寄望一堆連猴子射飛標都打不倒的「投資精英」,倒不如當白痴直接壓寶市場本身。

t3.com這網站刊出他們認為10個IT界愚蠢的預言。雖然事後諸葛,但卻是必要!好讓我們看清這些曾經被奉為大師或具備卓越眼光的商業天才們,講過哪些現在看來可能讓他們自己臉紅不已的金玉良言:

1. The iPod will never take off – Sir Alan Sugar in 2005
iPod永遠成不了氣候 — Alan Sugar爵士。2005

2. No need for a computer in the home – Ken Olsen, founder of Digital Equipment Corp in 1977
家裡面並不需要電腦! — Ken Olsen,迪吉多電腦創辦人。1977

3. “Nuclear-powered vacuum cleaners will probably be a reality within ten years” – Alex Lewyt, president of the Lewyt Corp vacuum company
10年內,核子動能吸塵器將會成真!– Alex Lewyt,Lewyt吸塵器公司總裁

4. TV won’t last because people would, “soon get tired of staring at a plywood box every night” – Darryl Zanuck in 1946
電視不會持續風彌下去,因為人們很快就會對每晚盯著木盒子看感到厭煩! — Darryl Zanuck,福斯總裁。1946

5. In 1933, after the first flight of the Boeing 247, a plane that could hold ten people, a proud Boeing engineer reportedly said, “There will never be a bigger plane built.”
「再也不可能造出更大的飛機了!」1933年可搭載10名人員的波音247第一次飛行後,一位自豪的波音工程師如此說道。

6. “We stand on the threshold of rocket mail” – US postmaster general Arthur Summerfield in 1959
我們正站在進入火箭郵遞服務的當頭! — Arthur Summerfield,美國郵政總長。1959

7. Nobody would ever need more than 640KB of memory on their personal computer– Bill Gates in 1981, allegedly.
沒有人會需要超過640KB記憶體的電腦! — Bill Gates,微軟創辦人。1981

8. “The Americans have need of the telephone, but we do not. We have plenty of messenger boys” – Sir William Preece, chief engineer at the Post Office in 1878
美國佬才需要電話,我們不需要,因為我們有一堆郵差! — William Preece爵士,英國郵政總局總工程師。1878

9. Two years from now, spam will be solved – Bill Gates, 2004.
兩年內,垃圾郵件將不復見! — Bill Gates,微軟創辦人。2004

10. “X-rays will prove to be a hoax” – Lord Kelvin, President of the Royal Society, in 1883.
X光早晚會被證明只是個屁! — Lord Kelvin,英國皇家協會主席。1883

Logan小車立大功

5月底的經濟學人(Economist)在特別報導裡提到
在東歐開放之後,陸續幾個國家加入了歐盟這個大家庭。不過這卻沒有立即地改善整個東歐與西歐的經濟差距(事實上也不可能)

許多西歐公司開始將生產事業遷往東歐,希冀能享受其廉價的勞工;可惜經濟學人指出,這樣的廉價勞工往往在工作能力、態度上還遠不如亞洲的中國或越南勞工。
過去認為東歐勞力「價廉物美」,可能只是個神話。因為東歐知識能力尚且不足。

法國的雷諾(Renault)汽車也在開放之際,買下了羅馬尼亞(Romania)的一家汽車廠 — Dacia。並想就地生產便宜耐用的汽車,目標客戶即當地這些收入不豐的東歐人民。以羅馬尼亞為例,當地人民目前平均薪資甫大漲20%,來到每月450歐元(約新台幣2萬出頭),在歐洲算是中低收入(台灣的大學畢業生情何以堪啊)。


有趣的是,這款不起眼、不時尚,甚至有點「老古板」的小車,在羅馬尼亞人心理並非夠「俗又大碗」(基本款售價7,600歐元),反倒是紅回了時尚之都巴黎!

怎麼說呢?

這款本來瞄準東歐市場的小車,極盡所能地降低成本:採取東歐便宜人工,以及過去雷諾使用過的設計來完成。在羅馬尼亞上市後,取得算還不錯的成績。但上市不久,巴黎街頭卻也出現這種小車的水貨。
這可讓雷諾公司頗感驚訝。而雷諾也頗懂得掌握商機,隨即在法國推出該車款,造成轟動;去年光是法國,該車款銷售成長率就足足有7成多!

且這款車的毛利超過6%,足足是其他車款的兩倍。

現在雷諾樂觀地將Logan推往俄羅斯、摩洛哥、巴西與印度等國家,希望也能開出紅盤。

這篇報導與過去我寫過的「從全球股市大跌陰霾下坐看彩虹」裡,所提到的HP與印度的實驗性產品計畫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
二者均是針對較低收入的市場去開發產品,各自結了不一樣的果實,卻都一樣甜美。
(圖片引自Renault官方網站)

「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這是作家,P.J. O’Rouke,一場對美國某大學畢業生的致詞。

他提到幾點給大學畢業生的建議,相當有意思且深富意義。我翻譯我認同的部份如下,並補充一些我的看法:

1.出去賺大錢

我們活在一個如此富裕強盛的國度,周遭滿是金錢所能提供的一切舒適、便利甚至安全。然而,卻沒有一個美國的政客、意見領袖或宗教人物會要你「出去賺大錢」;他們反過來只會告訴你「金錢買不到幸福」。
或許金錢買不到,但是卻租得到!

誠實賺錢一點也沒有什麼不對。財富並非像比薩 — 我全吃完了,你就只剩比薩盒可以啃。事實不是這樣的。
在一個自由且有健全財產與法律制度的社會裡,一個人富有了,其他人並不會損失什麼。

這部份跟最近紐約時報的兩個經濟學家所公佈的一項研究很有關係:越有錢真的會越快樂 (Are Rich People Happier than Poor People?)!
無論是國家對國家的人民富有與幸福比較,乃至於同一國家內國民的財富與快樂,均是有明顯的正相關。

同時這篇研究也某種程度的駁斥了過去「富國不一定幸福、窮國不一定悲苦」的那份研究,也間接撼動了「相對富有」的理論。

從個人與社會的經濟角度,一個有志氣的年輕人認真工作、腳踏實地的邁向富有,對整體社會的貢獻絕對是正面大過負面的!

放大的整體來說,一整個民族如果都勤奮、努力、重視教育與儲蓄,那這個民族就算多苦難,也總爬得起來。

在「新國富論」這本書裡面,總觀上下數千年的經濟史,得出來的結論即是:民族性格遠比一個國家有多少自然資源,更能決定該國的財富!

因此,在不違法、違背道德的情形下,為了錢工作本身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許多偽善的批評,本身並站不住腳,也沒有意義!

繼續閱讀 “「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毒品那麼容易上癮嗎?

根據這份3月份的【National 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似乎海洛因、古柯鹼之類的毒品,成癮性不如我們想像中那麼大!

小時候看香港電影,裡面壞人常常給無辜無知近乎癡呆的好人,打上一針Heroin,從此之後成為任憑擺佈的魁儡。

一針速效,且針針見效。

這個爛好人還會邊含淚邊苦苦哀求「再給他一下」

可是這份研究報告指出,在一年以前使用過一些我們認為容易上癮的藥物、酒精的人,近一年成癮有依賴性的情況,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高。

大家可以看下面這個表格與長條圖:

數字代表一年以前使用過某種藥物,近一年還有依賴性的比率;似乎傳說中很嚇人的Heroin,一年來繼續使用且已有依賴性的比率為13.4%。不像電影裡面演的「一試成主顧」那樣速效。

ps.我不是念醫科或藥物相關的,純粹轉述這份美國研究報告供大家參考。

報告連結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

在她的老公對她第一次與第二次開槍射擊她後,這個30歲左右的女人拒絕了建議,選擇放棄向政府單位提出申訴。

為什麼?

因為根據沙烏地阿拉伯的規範,女人要提出申訴,得有法定義務監護人同意,否則這樣的申訴是無效的。

巧的是,這女人的監護人正好依法就是她老公!

此外,她這樣提出申訴,只怕全是男性的沙烏地阿拉伯警方要另外控告她【與異性接觸罪】,一條在沙烏地國家法律裡特有的罪刑。

很難解的困境,是吧?

第三次,這女人的老公又對她開槍,她死了。

困境就這樣解決了…

繼續閱讀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

相似度大比較

2006年
面對倒扁紅衫軍,游錫堃一番訴諸民粹談話
大部分紅衫軍都認同中國,不認同台灣,現在的政治僵局,就是因為陳水扁認同台灣,一再強調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導致這些人逢扁必反,他呼籲,台灣人不能被糟蹋,大家要一起站出來捍衛本土政權。

繼續閱讀 “相似度大比較”

微軟的一些八卦

我平常蠻常看Robert X. Cringely的Blog
這次他寫了一篇關於微軟小秘密的文章–「Prinsors of Redmond: Yet Another Way Paul Allen Isn’t Like You And Me

裡面提到兩個故事,相信可以讓大家對微軟創辦人之間的關係有點了解

當初微軟剛創辦,創辦人就是大名鼎鼎地William Gates,大部分人叫他Bill Gates;另外一位就是文章主角Paul Allen了。

如果你對Biil Gates身世有點了解,就會知道Paul Allen是Biil念中學時,同為喜歡玩電腦的學長。後來在哈佛時期,兩人也常討論電腦、軟體。

第一個故事即當初微軟第一個客戶,MIT需要BASIC的編譯程式。而當時MS的
主事者還是Paul而非Bill。Paul出差去MIT完成那份工作。但同時微軟創辦,Bill堅稱他自己是花費100%時間在微軟上,而Paul卻是同時身兼MS與MIT的工作,所以Paul只能拿到36%的股份,Bill要拿64%股權。

隨後在MS DOS 2.0開發完成之時,Paul罹患癌症。卻無意間聽到Bill與現任CEO — Steve Ballmer在討論如果Paul掛掉,要怎樣把他的股份弄回公司。

當然或許這是為了安定經營權或在討論關於股權信託….之類,防範於未然的討論。只是對Paul來說,實在是情何以堪。

作者猜測,這或許就是為何Paul之後幾乎完全淡出微軟的經營,甚至陸續賣出手中持股直到退出董事會。

這故事真實性如何?
該文作者不敢說Paul會comfirm他的說法,但作者的消息來源係在不同時間和不同的Paul親密朋友閒談時聽來的。
而賣股一事,更曾求證過Forbes專門追蹤富人財產的編輯Peter Newcomb,得知Paul早已將財產轉為非微軟股票的其他形式,目前手中僅剩100萬股。以他的財產規劃,就算微軟倒掉了他也不需要擔心。

作者結論推測,一個人只有當他的財富被控制在他不相信的人手上時,才會如此不計代價地(Paul賣股票是不計價格亂賣的)急於抽出財富,轉換成其他無關聯形式(例如Paul有價值10億美元的房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