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是個什麼心態?

已故美國前總統雷根針對政府官僚的心態,有以下極為精闢的描述:

The government’s view of the economy could be summed up in a few short phrases: If it moves, tax it. If it keeps moving, regulate it. And if it stops moving, subsidize it.

政府對經濟事務的看法可簡述如下:只要會動的,就課稅!課了稅還在動,就管制!管制到一動也不動了,那就補貼一點。

PCHome老闆詹先生,您的第三方支付連第一個階段都還達不到呢,即便這群失敗主義者真的開放了,後面相信會是更崎嶇的路。

壹週刊的小錯誤

這不是什麼正經的文章,不過看到這個小錯誤,覺得很有趣:

本期壹週刊娛樂那本P.66 中介紹Brad Pitt新片「末日之戰」,所用的照片顯然有誤。

IMG_1603

中間那張警官向前撲倒,後方一堆喪屍的照片,應該是出自美國AMC影集The Walking Dead第一季。

只是覺得好玩,拍下來以資紀念。

政府真的圖利財團讓台灣企業少繳稅?

許多人像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先生一樣,喜歡批評政府圖利財團企業,讓他們少繳稅。

真是如此?

以下二表示我分別從政府網站找出來的資料:

Tax_on_GDP

companies_on_tax

其中,企業繳稅包含:營利事業所得稅、營業稅、金融保險機構營業稅、關稅、貨物稅等幾乎都是以法人為主的繳稅項目。綠色區塊則是馬英九在任時期。

很明顯:

1. 從稅收佔GDP比例來看,從陳水扁時代到馬英九時代,一直都是維持在12~13%之間,隨著GDP增長,稅收的絕對數值是增加而非減少。

2. 同樣的,除了2004年以外,企業繳稅佔總稅收比例一直維持在50%左右,其絕對數值除了2009金融風暴後百業蕭條之外,即便時任財政部長李述德將營業稅從25%降到17%、降低遺產稅以及遞延營利事業所得稅,整體趨勢也是持續增長。

事實上從稅收的絕對數目來看,2012年創記錄的稅收數字–近1兆8千億台幣,絕對證明李述德當時的「拔毛理論」是正確而非錯誤。聯合報的社論顯然是對不起李部長。

3. 上述企業繳稅,還不包括健保費企業支出(2011年企業負擔健保3016億)、勞保費用支出(2011年企業負擔勞保費用164億),也不包括地方的各種規費稅目,當然也不含如企業申請註冊智財權所要付出的行政費用,或某些行業有嚴格的法規又得額外支出行政費用。換言之,如果都加入前述兩個比較大項,那企業實際要支付給政府的還要多出3成3。

4. 事實上台灣最大的問題,不在於稅收太少或稅收沒成長(事實上明明有在成長);而是在於政府支出過多,才會年年都入不敷出!

5. 炒房跟稅制不公沒有啥關係(天曉得什麼叫公平的稅制 — 富者/收入高者多繳稅,這對二者完全不公平);只要一個社會經濟增長,就會有人拿錢去炒房,這是一種財富的倉庫,無知者才會認為這是個該處理的問題。「打房」是最愚蠢的政策,這明擺著就是要把人民過去累積的財富給毀掉。

財富會起會落、會漲會跌,無論是房地產或其他種資產。這是市場有效率的表現,毋須政府干預。

小小一個台灣,政府部門比美國、中國還多,公務員人數/人民比也是驚人(台灣有約34萬公務員)!許多不該政府管的事情、政府插手的事情,政府就是要管要插,弄得一堆專案計畫或補助根本只是讓有心人人謀不臧。

6. 我也不認為醫療應該國營化;政府只要廢掉健保,放手讓各家醫院自生自滅、自由收費競爭,那政府財政馬上就好一半!同時,人民享受到的醫療服務品質以及醫生的收入都會好上幾倍!三贏政策只損健保局那些公務員,後者就會來擋路了。

China's Cyber Stonewall

WSJ “China’s Cyber Stonewall” P.13, June 11, 2013.

1. 中國政府自約1991年開始進行大規模對於美國官方或民間網路的攻擊。

在軍事方面,WSJ直言中國20年來的軍事力量成長,霸凌周邊國家(”China….bullies its neighbors…”),同時也對美國軍事網路系統乃至於電力系統不斷地嘗試攻擊或入侵。這是中國的軍事行動,絕不可能因為華府的關注就停止。

Obama顯然在這次會面對於中國長期網路入侵攻擊美國一事,過於雲淡風輕。

2. 中國長期經濟上也透過竊取美國大公司商業機密來獲取商業利益。

3. 論者認為中國會因為國際名聲與國際壓力,最終放棄暗地進行的網路攻擊。WSJ認為這種想法顯然是天真無知,共產政權從來不在乎國際名聲也不曾因為國際壓力而改變其犯罪行為,看看北韓就知道了。

4. 聯合國就此事顯然緩不濟急,效率過慢;中國虛應故事也讓聯合國在此事件上淪為形式。 WSJ認為與其加強防守,同時也應該加強攻擊;WSJ社論甚至下重話:「Arms control won’t stop Chinese cyber theft. The fear of counter cyber warfare might.」

PS 本來想摘要在twitter就好,但字數顯然過多;摘要成一篇短文供參考。中國的網路軍事攻擊,在在顯示這個國家的「和平崛起」只是官樣文章,「強暴脅迫加上竊盜」才是中國政府一貫的施政舉措,無論是對付它國或是自己的人民。

再談「自私」

Armen A. Alchian與William R. Allen合著的經典教科書「Exchange and Production Theory in Use」 P. 20:

Often, it is incorrectly asserted that economics presumes an “economic man,” whose sole interest is making more money or getting wealthier or improving just his own circumstances. Not so! Economics does not assume that men are motivated solely, or even primarily, by the desire to accumulate more wealth. Instead, economic theory assumes that man — in Karachi, Canton, or Kalamazzo– desires more of many other things as well: prestige, power, friends, love, respect, self-expression, talent, liberty, knowledge, good looks, leisure, Day to day, economic theory is usually applied to the production, sale, and consumption of goods with money expenditures via the market place. But economic theory does not ignore, let alone deny, that man is motivated by culture and intellectual goods, and even by an interest in the welfare of other people — as we shall see.

如我前篇文章與回覆中說過,「有勝無、多勝少」的物品(包含友情、愛情、尊嚴、權力、才智、自由、知識、外貌….這類無形東西),只要人願意犧牲某些東西(例如精神、時間、體力、財物…..)來換取「有或更多」,這些行為就符合經濟學「自私假設」。

把經濟學自私假設當做是一個攻擊目標,在在彰顯自己連經濟學教科書的入門都沒讀懂。

同書P. 25

If these postulates and observations seem trite, so much the better, for they form the bases of the economic analysis that we shall apply in deriving “explanations” of the real economic world. People may not be aware of these postulates, any more than parents are necessarily aware of the laws of genetics and sexual attraction. None of the present postulates requires that people have awareness if these propositions. The postulates assert simply that people display consistent and predictable of responses to changes in their environment.

經濟學跟物理學一樣,基本假設並不需要物體本身了解或認知這件事。

一個帶質量物體,並不需要自身了解自己正受著萬有引力;一對狗在路邊交配,牠們並不需要認知到牠們是受到基因原始本能驅動而為之;一隻熊在夏秋季節努力多吃食物囤積熱量,牠也並不需要知道那是符合經濟學自私假設的行為,牠就會為之。

經濟學透過邏輯推演,可以預測熊在這個時節會往食物含量密度高的地方前進,因為這是較低成本的採集行為。這種成本效益分析,熊本身並不需要知道;因為不符合這種模式的,早就在演化中被大自然淘汰。

這是Armen Alchian 成名之作「Uncertainty, Evolution, Economic Theory」中提出的著名觀點,多受當代與後代經濟學家接受:

「… although individual participants may not know their cost and revenue situations, the economist can predict the consequences of higher wage rates, taxes, government policy, etc. Like the biologist, the economist predicts the effects of environmental changes on the surviving class of living organisms; the economist needs not assume that each participant is aware of, or acts according to, his cost and demand situation. These are concepts for the economist’s use and not necessarily for use by individual participants……」

經典的「自私的基因」一書,其觀點也十分接近 — 基因並非選擇自私或是認知到自己自私,而是不照這個行為模式的物種,幾乎都在演化競爭中消失了。

而這樣的自私見解,也完善了Adam Smith的觀點。

如果連經濟學第一課 — 自私的假設與科學方法 — 都不懂,其有關經濟學或經濟分析之言論,毫無參考價值。這種人的批評,也只是無的放矢。

自私假設是個公理(postulate/ axiom),是個要運用經濟學不得不接受的基本定義。對此有疑義,那經濟學也不用學了,其經濟分析也必然是錯誤的。

正因為自私假設是公理,所以也必然是套套邏輯(tautology),所以重點不在於自私假設,重點在於我們基於此假設和其他假設,利用邊際分析的方式,從真實世界可觀察到的現象,去得出合邏輯的經濟解釋,從而可以預測人類或生物的行為。

例如張五常舉例:某些情況之下,捐錢的費用比較低、或利益比較高,那麼捐錢的行為會增加。

你一副愛台灣的樣子,跟擺明要賣國的樣子,都可以說是因為自私。重點是哪些侷限條件下會改變愛台或賣台的方式,亦或改變選擇愛台或賣台,這,才是經濟學關心且有能力解釋的。

把某一派經濟學說成是促進官商勾結,這根本是胡扯;經濟學只有一種,就是透過實證取得科學性解釋力的經濟學。所謂的學派之爭,不是因為某些學派壓根沒學好經濟學,就是某些學派讓個人價值觀滲入的經濟學。

某些人更延伸主張「我們是美式自由主義的受害者」從而批判經濟學早已實證「市場在資源分配上較政府有效率」這個科學事實,只能說某些人被虐狂成分太重,自我作賤得很爽。

但這不是作學問的方法和態度。

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Paul Samuelson曾在其暢銷的教科書好幾版,放入預測蘇聯何時經濟會超越美國的圖表;隨著時間推演,其預測時點越來越往後推,後來乾脆不放這張圖了。

Paul Samuelson眾所皆知,偏愛政府干預主導經濟,但其理論預測卻被事實駁倒。這才是經濟學。不是你搖著「為青年、為窮人」大旗,就能顛倒是非的。

Wal-Mart在印度還得披荊斬棘

India

WSJ 2013/1/14的深度報導:「Bad Roads and Red Tape Slow Wal-Mart in India」一文值得一讀,我簡略摘要如下:

1. 印度道路狀況與基礎建設奇差

從Kheri Shikohpur到New Deli約273公里的距離,約略等於台灣的基隆港到嘉義市,在台灣貨運大概一上午就能送到,而在印度得花上多久?

首先,從Kheri Shikohpur到國有集貨市場約8公里,得花上45分鐘;上了高速公路,約225公里,得花上7小時;下高速公路到另一個集貨市場,32公里要90分鐘;從集貨市場到零售商,8公里得20分鐘。總共約9.5小時。

而更恐怖的,在於印度冷凍貨運車數量很少,相關技工、機械供應不足,造成這200多公里路程多半是用無冷藏設施的貨車運輸。搭配印度奇熱的氣候,蔬果運輸損耗率高達3成,而在美國一批蔬果從西岸送到東岸2800多公里路程,損耗率也僅在1~2%之間,所費時間約略42~45小時。

根據研究,美國貨車跑了800公里所用的時間,印度貨車只能跑300公里。

2. 佔地為王與貪汙

印度其實是由28個小國組成的國家,各省自成一格,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許多地區治安其差,當地的農民閒時順便當土匪,拿些土製武器攔路搶劫,根據WSJ記者報導,索取過路費的匪徒甚至還開收據給受害人報帳用。報警有用嗎?WSJ記者說:印度當地警察堅持絕無搶劫情況發生,印度治安是很好的

我過去曾提過印度真實司法案件的例子: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這麼簡單的案子進入印度法院排隊,幾十年過去排到原被告都雙雙撒手人寰,連承審法官也過世了,才要第一次開庭!

甚至有笑話云:在印度某案開庭審理時期,被告律師要求請假因為家裡有小孩出生。法官允許,還恭喜律師當了新手爸爸。爾後該案繼續訴訟審理好幾年,律師又因家裡新生兒要出生又向法官告假。法官雖然允許,但半開玩笑地責備律師不該隔這麼多年才生第二胎;律師提醒法官 — 這次是孫子出生了。

難怪司機跟WSJ記者表示:面對農民搶劫,報警一點用都沒有,給錢比較實在。

印度低能無效率的司法制度、複雜的政治環境與糾葛不清的種姓遺毒,造成印度交易費其高,地方官員明目張膽索賄,地方居民也佔地為王地公然勒索。

3. 國家也將貪汙制度化

我在「貪污的一般性理論(上)」、「貪污的一般性理論(中)」二篇文章中提到: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 Stigler、M. Friedman以及經濟學家張五常均曾提到:管制往往方便公務員貪汙;公務員為了可以貪更多,也常傾向設立更多管制。反之,無法讓公務員貪污的管制法規,往往徒具形式,名存實亡。

管制色情、賭博、毒品,部分官員(特別是司法官、警察)收入就會急速上升;管制進口商品質量、品質乃至於提高關稅,海關的公務員收入就會上升。而這收入急升會帶給相關公務員更高的誘因去貪汙索賄以及設立執行更多更嚴格的管制措施。J. Stigler稱此為「regulatory capture」著實是活靈活現的形容。……

……貪汙是一種收入,這點無庸置疑。若收入可預期,那就不是風落利潤(windfall profit),而是M. Friedman所謂的恆久收入(permanent income)。Friedman在「消費者函數理論」一文證明隨機的風落收入不會改變人的消費行為;恆久可預期的年金收入才會。這理論也是我幾年前用來否定馬英九政府消費券發放的主要根據:消費券只是風落利潤,改變不了當時的悲觀預期,自然救不了台灣經濟。除非,風落利潤高到可以改變一個人一生的恆久收入,例如中樂透,才會改變一個人的消費行為。事後可證,Friedman的學說是正確的。

貪汙若成為可預期的收入,貪官的消費行為當然也會有重大改變,十幾年前我在美國見識到的中國大陸高幹嘴臉,就是一例。不過如果貪汙的收入權利僅限於擔任官職者本身,不受制度保障,則負面影響範圍尚且有限。
但若像台電眾多高層一般,退休後還能轉到「民間」電力行業,同時身兼台電顧問,領薪水之外還能承包台電工程或賣電給台電大賺價差。如此形成制度後,就會形成一批堅強的利益團體,這個團體會有很大的誘因維護既有的壟斷管制(以台電而言就是繼續反對開放電力公司競爭),甚至主動要求更多管制、補助,來充實自己的財富。

歐美的工會組織就是最好的例子。這些工會把持的行業,透過影響立法讓自己取得合法罷工權利,還能於罷工期間阻止潛在競爭者應徵上工,亦即「管制其他願意工作者賣勞動服務給特定雇主」了。工會蠶食企業和非工會勞工之租值,讓前者在面臨不景氣時沒有彈性可調整只能眼睜睜宣告破產,讓後者這些真正可憐沒背景的勞工收入降低、失業率增加,結果只是養肥懶惰的工會幹部。

因此,回到理論觀點,管制引發的租值消散會讓交易關係人基於人性自私假設和客觀競爭侷限之下,採取如貪汙行賄的手段來降低交易成本。然而,公權力代表或特定利益團體如能從中獲利,則自私同樣驅使他們去強化鞏固這一方面的收入,進而形成制度來加以保護。錯誤的管制法例也就更不可能被移除 (deregulated)了。但正因為消散的租值來自於未被界定的私有產權之收入權能,人民的財產權其實是被貪汙制度化地侵害了!

印度就是這樣一個典型透過民主制度,將貪汙制度化的國家。

印度農民不可以將農產品直接販賣給零售商,而是強制必須賣給領有國家證照的中間商,由他們來分配產銷。經濟學說這是一種行政壟斷,自然這群人享受著壟斷利益。

綜合上述的運輸消耗率、過路費、官員索賄以及行政壟斷的中間商,印度農產品產地價與零售價價差高達6~7倍!這都是交易費用過高使然。以台灣蔬果為例,2011年綠蘆筍產地價平均每公斤78.07元,批發價116.1元(但相較於前幾年,該年產量減少),但同年綠竹筍產地價每公斤60.38元,批發價59.1元(因產量增加,批發商就此品項可能是虧損的)。

換言之,台灣相對於印度,是交易費用低很多的國家,相對物價自然也可以低上許多。以經濟學觀點來看,減少租值消散是社會共同獲利,而這一塊得靠政府的行政暴力才做得到(良善的交通建設、高效率的司法服務與自由且受保障的的交易權利)。

然而,政府也可以受影響變成保護特定利益團體的幫手,例如印度的產銷證照制度,保護了領有執照的40幾萬人。相對於印度12億人口,這些人是少數中的少數了。

當然,Wal-Mart要進入印度勢必得克服上述困難,得繞過這個複雜且烏煙瘴氣的國家產銷制度;如同我引用我自己前文所說,這些印度受保護者勢必會抵抗。WSJ記者訪問了這些有執照的中間商,他們也明確表示會抗爭到底。這就是貪汙制度化的後果與實例,值得一記。

圖片引自:marcinbaranowski @ flickr

1957-58年的台灣照片

1957-58年的台灣照片,由一位當年來台灣從軍的美國大兵Tom Jones所拍攝,地點除了台北一帶之外,隨著Mr. Jones當年的偉士牌摩托車環島壯舉,南台灣也多處入鏡。當然還有馬祖也在列,真是讓人驚艷!

當年的相片竟然有這麼好的畫質,讓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看將近60年前,台灣的人、物、景,是我繼看到彩色版的一次世界大戰相片集後,第二次為老相片所驚喜與感動。

Tom Jones相簿連結

當個加州獄卒,勝過哈佛數年寒窗

這是WSJ許久前的一篇報導,提到加州監獄的低階獄卒,收入跟福利甚至遠勝哈佛畢業生。

裡頭有數字:一個低階剛入行的加州獄卒,一年約可收入$45,288 ~ $65,364(約新台幣130萬~188萬),而一個哈佛畢業生平均起薪是$49,897(約新台幣144萬),工作二十年後可望達到年收入124,759(約新台幣360萬)。但前後二者的差異還在於,獄卒的醫療、牙醫、退休等等保障,很可能遠勝後者。

在美國住過就知道,就算你已經有「貴鬆鬆」的醫療保險,每一次看病的自付額還是會要你錢包的命!生一場病,肥茲茲的體重有沒有降尚且未知,但乾巴巴的存款一定還會降不少的。

再看看,這些爽歪歪的公務人員加班有1.5倍薪水的加班費,哈佛法學院畢業的菜鳥律師龜縮在事務所裡面DD卻只能得到油膩又難吃的外帶中國菜。
繼續閱讀 “當個加州獄卒,勝過哈佛數年寒窗”

中國第一篇電影評論《观美国影戏记》

無意間找到這篇文字,非常有意思。
據信是在1897年9月間的上海「遊戲報」上刊載,作者不知其詳,但據說此文係由電影播放之商人請文人所寫。換言之,中國第一篇電影評論本身就屬一篇「置入性行銷」。

十分有趣,特別收錄於本站作為資料留存:

《观美国影戏记》

——无名氏
近有美国电光影戏,制同影灯,而奇妙幻化皆出人意料之外者。昨夕雨后新凉,携友人往奇园观焉。座客既集,停灯开演。旋见现一影,两西女做跳舞状,黄发蓬蓬,憨态可掬;又一影,两西人作角抵戏;又一影,为俄国两公主双双对舞,旁有一人奏乐应之;又一影,一女子在盆中洗浴……又一影,一人灭烛就寝,为地瘪虫所扰,掀被而起捉得之,置于虎子中,状态令人发笑;又一影,一人变弄戏法,以巨毯盖一女子,及揭毯而女子不见;再一盖之,而女子仍在其中矣!种种诡异,不可名状。最奇且多者,莫如赛走自行车:一人自东而来,一人自西而来,迎头一碰,一人先跌于地,一人急往扶之,亦与俱跌。霎时无数自行车麛集,彼此相撞,一一皆跌,观者皆拍掌狂笑。忽跌者皆起,各乘车而杳。又为一火轮车,电卷风驰,满屋震眩,如是数转,车轮乍停,车上座客蜂拥而下,左右东西,分头各散,男女纷错,老少异状,不下数百人,观者方目给不暇,一瞬而灭。又一为法国演武,其校场之辽阔、兵将之众多、队伍之齐整、军容之严肃。令人凛凛生威。又一为美国之马路。电灯高烛,马车来往如游龙,道旁行人纷纷如织,观者至此几疑身如其中,无不眉为之飞,色为之舞。忽灯光一明,万象俱灭。其他尚多,不能悉记,洵奇观也!观毕,因叹曰,天地之间,千变万化,如海市蜃楼,与过影何以异?自电法既创,开古今未有之奇,泄造物无穷之秘。如影戏者,数万里在咫尺,不必求缩地之方,千百状而纷呈,何殊乎铸鼎之像,乍隐乍现,人生真梦幻泡影耳,皆可作如是观。

Human Are Born Evil?

Hereafter is the question by my friend and my opinion.

“Human are born evil?”

It depends how do you define “good” and “evil.”
Selfishness is not necessarily good or evil.

What I mean is that we have no objective and valuable ways to define “good” or “evil.” Some definitions may be accepted by some groups of people, but it does not mean they are correct. If we carefully exam each definition, we will easily notice that all of them, no matter from philosophy, ethics, or religions, are nothing but only preferences among the people, especially in different peoples.

On the other hand, the concept of ethics is only a costless way for us to make some convenient decisions, especially when a person want to live in a specific society. However, it doesn’t guarantee the rules we apply.

Take selfishness as an example. People who provide high-quality goods or services to us are not based on their love for us but their love for money. We all know it. Selfishness performs in a good way, if we define that everyone get benefits from a trade is good. Selfishness can also be evil. If we define that someone kills thousands or million people for keeping his presidency or power is evil, then Mao and Kim Jong-il are apparently evil.

However, some standards are not that prevailed. In most societies, a son cannot marry his mother-in-law; but the same behavior is allowed in some societies, like the Mongolian in the Yuan Dynasty. Some economists believe that it is due to the limited resources in Mongolia. It is apparently difficult to tell whether this behavior is good or evil. Chinese in that time took this as a barbarian behavior.

Conclusively, as we are unable to have an exactly correct standard to make a judgement of being good or evil, we just cannot tell whether the infant is born in good or not.

PS: I wrot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