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這是作家,P.J. O’Rouke,一場對美國某大學畢業生的致詞。

他提到幾點給大學畢業生的建議,相當有意思且深富意義。我翻譯我認同的部份如下,並補充一些我的看法:

1.出去賺大錢

我們活在一個如此富裕強盛的國度,周遭滿是金錢所能提供的一切舒適、便利甚至安全。然而,卻沒有一個美國的政客、意見領袖或宗教人物會要你「出去賺大錢」;他們反過來只會告訴你「金錢買不到幸福」。
或許金錢買不到,但是卻租得到!

誠實賺錢一點也沒有什麼不對。財富並非像比薩 — 我全吃完了,你就只剩比薩盒可以啃。事實不是這樣的。
在一個自由且有健全財產與法律制度的社會裡,一個人富有了,其他人並不會損失什麼。

這部份跟最近紐約時報的兩個經濟學家所公佈的一項研究很有關係:越有錢真的會越快樂 (Are Rich People Happier than Poor People?)!
無論是國家對國家的人民富有與幸福比較,乃至於同一國家內國民的財富與快樂,均是有明顯的正相關。

同時這篇研究也某種程度的駁斥了過去「富國不一定幸福、窮國不一定悲苦」的那份研究,也間接撼動了「相對富有」的理論。

從個人與社會的經濟角度,一個有志氣的年輕人認真工作、腳踏實地的邁向富有,對整體社會的貢獻絕對是正面大過負面的!

放大的整體來說,一整個民族如果都勤奮、努力、重視教育與儲蓄,那這個民族就算多苦難,也總爬得起來。

在「新國富論」這本書裡面,總觀上下數千年的經濟史,得出來的結論即是:民族性格遠比一個國家有多少自然資源,更能決定該國的財富!

因此,在不違法、違背道德的情形下,為了錢工作本身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許多偽善的批評,本身並站不住腳,也沒有意義!

繼續閱讀 “「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毒品那麼容易上癮嗎?

根據這份3月份的【National 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似乎海洛因、古柯鹼之類的毒品,成癮性不如我們想像中那麼大!

小時候看香港電影,裡面壞人常常給無辜無知近乎癡呆的好人,打上一針Heroin,從此之後成為任憑擺佈的魁儡。

一針速效,且針針見效。

這個爛好人還會邊含淚邊苦苦哀求「再給他一下」

可是這份研究報告指出,在一年以前使用過一些我們認為容易上癮的藥物、酒精的人,近一年成癮有依賴性的情況,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高。

大家可以看下面這個表格與長條圖:

數字代表一年以前使用過某種藥物,近一年還有依賴性的比率;似乎傳說中很嚇人的Heroin,一年來繼續使用且已有依賴性的比率為13.4%。不像電影裡面演的「一試成主顧」那樣速效。

ps.我不是念醫科或藥物相關的,純粹轉述這份美國研究報告供大家參考。

報告連結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

在她的老公對她第一次與第二次開槍射擊她後,這個30歲左右的女人拒絕了建議,選擇放棄向政府單位提出申訴。

為什麼?

因為根據沙烏地阿拉伯的規範,女人要提出申訴,得有法定義務監護人同意,否則這樣的申訴是無效的。

巧的是,這女人的監護人正好依法就是她老公!

此外,她這樣提出申訴,只怕全是男性的沙烏地阿拉伯警方要另外控告她【與異性接觸罪】,一條在沙烏地國家法律裡特有的罪刑。

很難解的困境,是吧?

第三次,這女人的老公又對她開槍,她死了。

困境就這樣解決了…

繼續閱讀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人”

相似度大比較

2006年
面對倒扁紅衫軍,游錫堃一番訴諸民粹談話
大部分紅衫軍都認同中國,不認同台灣,現在的政治僵局,就是因為陳水扁認同台灣,一再強調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導致這些人逢扁必反,他呼籲,台灣人不能被糟蹋,大家要一起站出來捍衛本土政權。

繼續閱讀 “相似度大比較”

微軟的一些八卦

我平常蠻常看Robert X. Cringely的Blog
這次他寫了一篇關於微軟小秘密的文章–「Prinsors of Redmond: Yet Another Way Paul Allen Isn’t Like You And Me

裡面提到兩個故事,相信可以讓大家對微軟創辦人之間的關係有點了解

當初微軟剛創辦,創辦人就是大名鼎鼎地William Gates,大部分人叫他Bill Gates;另外一位就是文章主角Paul Allen了。

如果你對Biil Gates身世有點了解,就會知道Paul Allen是Biil念中學時,同為喜歡玩電腦的學長。後來在哈佛時期,兩人也常討論電腦、軟體。

第一個故事即當初微軟第一個客戶,MIT需要BASIC的編譯程式。而當時MS的
主事者還是Paul而非Bill。Paul出差去MIT完成那份工作。但同時微軟創辦,Bill堅稱他自己是花費100%時間在微軟上,而Paul卻是同時身兼MS與MIT的工作,所以Paul只能拿到36%的股份,Bill要拿64%股權。

隨後在MS DOS 2.0開發完成之時,Paul罹患癌症。卻無意間聽到Bill與現任CEO — Steve Ballmer在討論如果Paul掛掉,要怎樣把他的股份弄回公司。

當然或許這是為了安定經營權或在討論關於股權信託….之類,防範於未然的討論。只是對Paul來說,實在是情何以堪。

作者猜測,這或許就是為何Paul之後幾乎完全淡出微軟的經營,甚至陸續賣出手中持股直到退出董事會。

這故事真實性如何?
該文作者不敢說Paul會comfirm他的說法,但作者的消息來源係在不同時間和不同的Paul親密朋友閒談時聽來的。
而賣股一事,更曾求證過Forbes專門追蹤富人財產的編輯Peter Newcomb,得知Paul早已將財產轉為非微軟股票的其他形式,目前手中僅剩100萬股。以他的財產規劃,就算微軟倒掉了他也不需要擔心。

作者結論推測,一個人只有當他的財富被控制在他不相信的人手上時,才會如此不計代價地(Paul賣股票是不計價格亂賣的)急於抽出財富,轉換成其他無關聯形式(例如Paul有價值10億美元的房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