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rdre McCloskey on minimum wage laws

有位網友問我為什麼反對最低工資,這主題我在blog許多舊文都有寫道,可以上去搜尋。

如果要最簡明的答案,那就如Deirdre McCloskey教授說的:「最低工資最早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維護高等盎格魯-薩克遜人的工作權利,把實際收入低於高等人種的黑人、華人等排除在外,讓他們死光死得徹底(die out)。」

最低工資越高,則邊際勞工失業率也會越高,同時會有更多邊際外勞工被迫墮入某些非法工作 — 如娼妓、運毒、詐騙…等。

另一方面,雇主也會因為最低工資存在而增加更多聘僱條件 — 容貌、學歷、能力、是否願意上床陪睡…等,依侷限條件不同在競爭之下而不同。

總歸一句話:經濟學白痴以為最低工資可以保護到低層人民,但實證經濟學發現事實上本希望保護的這群人會被迫活得更慘。

這就是為什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布坎南認為,只有自甘墮落願當政府慰安婦的沒人格經濟學者,才會支持最低工資的存在。

Ps. Deirdre McCloskey是經濟學界知名教授,她多數著作我都有,經濟邏輯清楚井然且文筆優美。這邊提供個小資訊,這位教授變性之前曾與張五常教授是共用辦公室的同事,當時名為Donald McCloskey。

需要多大的土地才能讓太陽能發電取代一座火力發電廠?

我們會面臨四個問題:

a. 裝置容量與容量因數

b. 土地成本

c. 儲電技術與成本

d. inability to be on demand
台中火力發電廠佔地277.5公頃(2.775平方公里),裝置容量為5780MW。

太陽能發電目前每平方公尺裝置量約0.15KW,台灣北、中、南的有效日射時間分別是2.5、3.5、4小時/日。

如果假設以4小時/日來計算,則我們需要將近2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來裝太陽能發電面板,才有可能取得與台中火力發電廠裝置容量下,工作24小時的總發電量。

所謂的「容量因數」–火力、核能發電廠的容量因數均高達90%以上,而太陽能只有15%左右、風力約20~30%。

用實際工作時數觀念來看,火力、核能發電是個每天可以工作21.6小時以上的機器人,而風力與太陽能就只能分別工作7小時與4小時的機器人。今天你希望用後者取代前者,當然後者要多裝很多倍才能取代掉前者一整天的工作量。

台北市面積也才271.8平方公里,換言之你要用將近一個台北市的土地來裝太陽能板,才可能取代掉一個只需要使用1%土地面積的火力發電廠。
這就來到問題b,我強調的土地成本問題:在台灣這座小島要取得這麼大片土地,邊際成本必定上升得很快,很可能上升到邊際報酬率為零時,你的太陽能面板都還累積不到前述的總裝置容量。

又假設台灣真的要100%靠綠電:問題c — 太陽能發電或風力發電都需要很大的儲電設施,才能在沒太陽或沒有風的時候時繼續供電。目前人類比較成熟的技術,還是靠水力位能的方式儲存。

而這個方案佔空間、地理因素影響很大且建造價格也不便宜。大規模鋰電池系統廠商號稱能做到,但實際上沒人知道長期營運的可靠性,此外大規模電池成本驚人。

問題d是伴隨問題c而來:太陽跟風力不是你呼之即來。丹麥空有很大裝置容量的風力發電系統,但是風大時電力往往需求沒那麼大,過剩電力得廉價賣給歐洲其他國家;國內需求上升時風力又不能on demand,得用更貴的價格從他國買電。造成丹麥電價非常貴,住宅每度電0.3歐元(NTD10.67),美國則是住宅每度電0.12美元(NTD3.64)(均以2016年平均計算)。

用將近3倍的成本來買電,這種環保我實在沒什麼興趣。說這個商業模式可以在自由市場競爭下生存,我也懷疑。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同華爾街日報的這篇文章「City Pledges for ‘100% Renewable Energy’ Are 99% Misleading」並放上來分享。

光靠綠能而拿掉火力、核能這種base-load plants是愚不可及的。蔡英文的「又要非核又要減碳」政策本質現階段來看就是騙。

FT Big Read: Soyabeans — Crop of the century. 2017/06/21

1 中國對於肉品的需求大幅提昇,從1989年每年每人平均食用20公斤肉,成長到現在50kg。而這大幅成長的需求使得肉類養殖最好的原料 — 大豆需求大幅增加,以每年5%速度成長。同時中國豬隻養殖也從過去的家庭式、餿水養殖逐漸轉成大規模現代化飼料養殖,目前中國已經約50%豬隻採取現代養殖方式,相較2005年時只有16%,可見中國產業轉型與進步之快速。

2 預計2017年中國將進口93百萬頓大豆,而中國自己國內總產量僅約15百萬頓,顯然不足供應國內畜牧業使用,再加上中國生產大豆的成本遠高過美國、巴西(經濟學的比較優勢理論在發威哩)。

3 美國與巴西農夫樂開懷,許多5年前不曾種植過大豆的,這5年也紛紛投入大豆種植。巴西一年產出114百萬頓大豆,超過一半都出口給中國。

美國這邊共和黨的農民支持群眾,也跌破眼鏡地希望繼續維持美中從川普上台後出乎意料地友好氣氛,因為賣大豆給中國實在很好賺。

巴西Srrios市,是一個1989年才開始有人居住的城鎮,耆老說當年城鎮連柏油路、水電、電話通信設施都沒有,極為落後;但自從開始種大豆供應中國之後,城市快速富裕成長,人口在25年內從17000人成長到83000人(多數從事與大豆種植相關行業),收入更是從2010年平均每人每年R$27569翻倍到2016年的R$57087 (約等於新台幣$52萬),換算約12.9%年複合成長率。現在該城市人手一支iPhone用Whatsapp在溝通有無,成長之快全拜中國驚人的需求。

以下是我的看法:

同時期台灣平均每人所得年複合成長率2.78%(從平均每人每年$526,963新台幣成長到$634,055),如果往前看陳水扁主政時期平均每人年所得成長率則僅1.89%。

從本新聞中也驗證過去我從2008年以來主張的:如果台灣產業繼續與中國高度重疊,則會被中國打得慘兮兮,台灣人薪資收入成長率會大幅下降甚至轉為衰退。

而美國、巴西的大豆農夫顯然就是在比較優勢上享有租值,也就從中國的經濟成長賺得砵滿盆盈。這也在說,比較優勢不見得都是高來高去的高科技或前端技術,很多時候最傳統的東西反而可能是美國、巴西比中國更有優勢,種大豆顯然就是一例。

實在不懂台灣總有一群看衰、排斥與不屑與中國經貿往來的鴕鳥們在想什麼,看到陸客減少還沾沾自喜?

題外話一句,那些批判中資一條龍的人,多半是昧於現實又缺乏經濟邏輯訓練,才會相信這種可笑的神話。

所謂一條龍,說穿了就是一家公司試圖透過上下游垂直整合(甚或水平併購來產生傳說中的「綜效」)來拓展自身的壟斷利益,這在經濟學上已經被證明是不可能成立的妄想。真實世界也不存在任何一家公司在沒有國家法治暴力保護之下,可以包山包海地壟斷多層面。

也就是說,如果真實世界真的出現一條龍,那背後一定要有國家保護法規限制其他競爭對手進入,才可能成立。亦即問題根本出在政府,而非財團身上!

The decline of established American retailing threatens jobs. — 2017/05/13

The decline of established American retailing threatens jobs. — 2017/05/13

    * A love affair with shopping has gone online.
    * 2016年美國有4000家零售店關閉,2017年預計會有將近8000家關閉。
    * 從2012到2017年初,雖然美國零售業工作數量增加1百萬個至15.9百萬,但卻開始衰退。
不只美國,日本2000年時零售業整體年營業額約8.9兆日圓,但至2015年已衰退至6.2兆。
美國與日本共通點在於衰退部分多移往線上消費。
    * 15年前,美國零售業就業人口超越製造業,現在零售業就業人口比製造業多出28%,其中只有20%的零售業員工有大學以上學歷。
    * 美國消費者偏好改變,越來越傾向外食、慶祝各種節慶或健康護理項目,但過去大宗的服飾相關消費卻減少許多。

過去美國零售業業者多半認為一般消費者須要實際觸摸了解衣物質感,同時實際試穿才能找到合身的產品,但這樣的假設顯然與現實不符 — 1/4的服飾販售都已經移往線上商店。

    * Amazon在美國30個城市推行Prime等級會員可以享受免額外運費、2小時內到貨。
    * 實體零售業者越是想要跟上Amazon,則往往要犧牲更多利潤率。
    * Morgan Stanley的經濟學家推估,線上電商市占率每增加1%,實體零售業者至少要損失0.5%。
    * Macy’s 、JC Penny這些美國老牌大型百貨公司近年業績大幅下滑,關店數量不斷增加。
    * 困境:Macy’s的CFO表示,一旦他們關閉某地區的實體商店,通常會連帶當地區的線上消費一起嚴重衰退。要關要留,真是個問題。
    * Mall佔美國實體零售業空間8%,但往往mall裡面的百貨公司關閉之後,其他商店也會跟著離開,最後這家mall就成為鬼店。
    * 好消息的一面:電商與物流中心的成長也帶來就業機會成長,美國零售業就業10年來,電商與物流中心佔整體零售就業從8%成長到10.1%。
    * 壞消息的一面:78%的電商、物流中心工作均要求面試者要有大學以上學歷;但實體零售業一般只有12%會如此要求,同時對照既有實體零售業人力僅20%有大學以上學歷。
    * Amazon今年一月宣稱在2018年7月之前,將在美國創造超過10萬個工作;可是經濟學家推估在2018年7月之前,整體零售業消失的工作機會其實是Amazon創造的三倍。

我的看法:

邊際產量遞減定律遲早會發揮作用,電商再強,也有其極限的一天;實體零售業競爭優勢仍然存在,只是競爭之下必然有留強汰弱的現象發生。

經濟學人的看法我覺得過度杞人憂天。同時經濟學人呼籲美國政界應該正視此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實在是非常錯亂…這不是一份宣稱自己崇尚自由市場的刊物嗎?怎麼近幾年老是有類似的主張呢?

FT Big Read: Britain and the EU — The catch for cod. 2017/05/12

After nearly disappearing a decade ago, cod has made a comeback in the North Sea thanks in part to Brussels’ policy. But Brexit could unleash a free-for-all between Scottish and other European fishermen.

1. EU與英國經營10年保育活動,終於讓一度瀕臨絕種的北海鱈魚(North Sea cod)數量重新增加。可是英國正在談脫歐,這讓北海鱈魚捕捉成為一個議題。
2. 英國認為主要是靠他們保育有功,所以現在增加的北海鱈魚,他們理當享受更多的漁獲權;Iceland與Faroe則認為魚量增加是因為全球暖化造成,而該二地居民身為全球暖化受害者,才應該享受更多漁獲權。
3. 北海鱈魚在蘇格蘭地區從西元9世紀就有補抓食用的紀錄,是一種極為鮮美且廣受歡迎的魚種,又被稱為”beef of the sea”
4. 1960年代,北海鱈魚數量曾經跳躍式暴增,至今無人知曉原因。1970年代年產量高達25萬頓,產值約4.5億英鎊;至2007年僅剩3.5萬頓,產值3500萬英鎊。
5. 上世紀末數量逐漸遞減至被視為瀕臨絕種,從而大規模禁止補抓。
6. 英國漁民認為,脫歐後EU漁民可以到蘇格蘭海域抓北海鱈魚,只要雙方能談出一個可接受的價碼。
7. 不過,非英國漁民真要在脫歐之後繼續到蘇格蘭與北海海域抓補北海鱈魚,英國政府看來也很難大動作護漁。這非常可能引發競租行為,從而造成租值消散至零 — 意即人人瘋狂補抓,直至北海鱈魚真的絕種為止。

我的看法:

FT認為人人瘋狂競爭補抓北海鱈魚,會讓鱈魚絕種之見,顯然是多慮。因為這等於是說人人租值邊際上相等,而競爭者無限多從而才能讓整個漁場的租值真的消散至零。

但事實上每個捕魚團隊的功力不同,面對的成本曲線也不同,因此均衡點會是有一定數量團隊捕撈北海鱈魚,而漁獲量的減少(相對應市價的提升)會讓各個團隊的邊際成本等於邊際產值。新加入者如果沒有足夠優勢,反倒是會被淘汰。

我們要擔心的反而是所謂的環保團體起來,假意要保護北海鱈魚,其實是試圖透過法律與政治參與租值分配,使得原本可以達均衡的整體租值倒真正減少了。講更白話,就是部分鱈魚利益進了環保人士的口袋。

從華爾街日報一篇文章談投資

華爾街日報「The Disturbing New Facts About American Capitalism. — 2017/03/03」

New research suggests US companies are moving toward a winner-take-all system in which giants get stronger, not weaker, as they expand.

作者是我蠻欣賞的Jason Zweig,此文提到幾位經濟學家(Gustavo Grullon, Yelena Larkin, Roni Michaely)研究發現過去經濟學教科書認為越大的公司越笨重,所以讓小公司有存活甚至打敗大公司的機會,但現在這樣的公式已經被打破,Superstar型公司幾乎是越大越強,例如Apple 或Google。

文中幾個重要數字:

a. 1997年時,不動產仲介有42家上市公司並拿下49%市場。到2014年只剩20家上市公司,其中最大的四家拿下78%市占率。

b. 1997年時,超級市場產業有36家上市公司並佔有50%市場;但到了2014年只剩11家上市公司,其中最大的四家 — Kroger, Supervalu, Whole Foods Market, 與Roundy’s總共吃下89%市占率。

c. 全美20年前有7000多家上市公司,現在只剩下不到4000家。

d. 1996年,S&P500淨利率最高的25家公司,其淨利率中位數是21%,但現在來到39%。整體S&P500的淨利率中位數 20年前是6.7%,現在則提升到9.7%。

這些經濟學家認為此乃反常現象,事實上恰恰證明多數經濟學家經濟學基礎不夠,懂深不懂淺。

經濟學有一個「邊際產量遞減定律」,意思是在其他因素不變之下,單純增加某個生產要素,總產量會增加到一個點之後,反而開始減少。

這是一個實證定律也是經驗定律,因為如果這個定律不存在,那麼我們就可以用一個盆栽種出足以供應全世界需求的糧食。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都先入為主地認為大企業是大笨象,成長到一個點就反而不如小企業來得有生產力。因此很長一段時間,股市投資的書籍、財經雜誌喜歡把中小企業劃為成長性投資,大企業則是穩定型投資。

可惜此種說法似是而非,只對了一半。最明顯就是Apple、Google、Facebook這些反證,否定了以上傳統投資觀點。

從這裡衍生我要談兩個點:
繼續閱讀 “從華爾街日報一篇文章談投資”

US cuts back cartel fines while RU hits record $4.1bn. — 2017/01/06

Antitrust penalties across globe hit new high with Brussels levies up tenfold.

Antitrust fines across the globe hit a new high of $6.7bn in 2016, but the two biggest markets took divergent approaches, with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imposing record fines while penalties fell in the US.

從經濟學來看,反托拉斯法本身就是一個違反經濟學原理的法律,整部法律的效果只會助長壟斷,同時阻礙真正的競爭。

比較困難的推論可以得出,越是積極推行反托拉斯法的社會,其同時期經濟發展一定越差。

最近因一例一休產生的全面性漲價,根本就是經濟學上之必然結果。愚蠢的法律人跳出來要查聯合行為,我只想說:「拜託,放過台灣經濟吧,已經因為一堆左派蠢蛋而失去一切希望了,別再火上加油,最後台灣人只能唱著名曲 I dreamed a dream那句” … so different from this hell I’m living”。」

不過想想經濟學也告訴我們,任何一個有點租值的社會必然有許多蛀蟲靠這類侵害他人產權/尋租的方式維生。

最近化妝品廣告事前審查制度終於被大法官宣告侵害廠商言論自由違憲,但10幾年來多少廠商受害受損,試問政府以及執行公務員要不要賠償?

碰過這一塊的就知道這群公務員有多可惡,打著保護消費者的大旗,其實阻礙台灣化妝品產業發展至極。

先不提緩慢的行政效率,我就碰過許多化妝品業界的人抱怨:春夏應該上檔的防曬乳廣告,被這群衛生局公務員從年初審到秋天都還沒審完,公文來來回回形同凌遲。試問廠商要不要先跟媒體、廣告公司定版面、排時間?公務員怠惰緩慢造成開天窗要不要賠償?

令人哭笑不得地,我親耳聽過一個衛生局公務員跟我抱怨:「你們廠商為什麼老愛刊廣告找我麻煩,讓我事情做不完?」

台灣衛生單位後來乾脆搞出一個手冊,明載「化妝品廣告只能使用哪些說詞」。滑天下之大稽啊!試問世界上哪個地方不同品牌廣告內容竟然一模一樣?產品特色也一模一樣?原因是:該國衛生單位「只准」你講這些,超過的通通要開罰。

最有名例子就是化妝品廣告「絕對不能出現”白”這個字」,美白、亮白、淨白….都都不准。就算你能拿出國外知名醫學院人體實驗證明你的產品的確有淡化膚色效果,對不起,台灣衛生單位不承認也不想承認這些實驗,你再有科學與實證根據也不准在廣告中提及,連你的實驗結果也不准提,喔,不,是連你曾把產品送國外實驗這件事都不准提。

開罰經濟後果有二:

1. 化妝品同業競爭扭曲化 — 不思考改進產品。某些不肖廠商找一堆工讀生到處尋找同業廣告,不斷檢舉。不管是否違法,同業都被迫多次到衛生單位說明,徒增成本與困擾。
2. 大品牌本錢厚,把罰款當做廣告成本一部分;或是黨政關係良好的品牌,一通電話罰單自動取消。新興小品牌就算產品再好再行,受罰基金不夠粗也只能被淘汰 — 注意,不是市場競爭淘汰,而是被政府淘汰。

以上均是我親眼所見:某品牌一年撥上千萬等著被罰;另某品牌背後大股東是某黨立院高人與直轄市高官,該品牌經理一通電話,衛生單位公務員連連道歉,直言是新進人員有眼不識泰山,沒看出這廣告背後靠山而「誤罰」,都是誤會,罰單立馬取消。此品牌廣告天花亂墜也安然無事。


這種扭曲市場競爭的法律,何止是侵害廠商言論自由而已!而是整個產業發展也被扭曲化、尋租化與出走化。台灣大法官只看言論自由,在法律經濟分析這塊還是顯得太過無知。

Learning and earning. Equipping people to stay ahead of technological change. 2017/01/14

It is easy to say that people need to keep learning throughout their careers. The practicalities are daunting.

1. The share of the American workforce employed in routine office jobs declined from 25.5% to 21% between 1996 and 2015. The single, stable career has gone the way of the Rolodex.
2. Pushing people onto ever-higher levels of formal education at the start their lives is not the way to cope. Just 16% of Americans think that a four-year college degree prepares students very well for a good job.
3. Although a vocational education promises that vital first hire, those with specialized training tend to withdraw from the labor force earlier than those with general education — perhaps because they are less adaptable.
4. At the same time on-the-job training is shrinking roughly 50% in the past two decades.
5. Self-employment is spreading, leaving more peopl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ir own skills.
6. Nano-degree programme will be more helpful to professionals. But left to its own devices, this nascent market will mainly serve those who already have advantages.
7. Lifelong learning starts at school. As a rule, education should not be narrowly vocational. The curriculum needs to teach children how to study and think, A focus on “metacognition” will make them better at picking up skills later in life.
8. Singapore has such “individual learning accounts”; it has given money to everyone over 25 to spend on courses from 500 approved providers.

在網路以及許多軟硬體技術越來越容易入手再加上sharing economy越趨成熟與多方面應用的前提下,未來的工作型態組織將不見得一定要往龐大的方向走,同時組織人員也會越來越可變動。

也就是說,許多人可能同時做著來自於不同組織的工作任務,也可以反過來,在某組織工作完畢之後很快又加入新組織追逐新計劃與目標。如同經濟學人所言,routine office jobs在未來將越來越少,而self-employment型態將愈來愈多。

一個人難以靠著一種技能吃一輩子;多種技能同時工作中繼續累積學習新技能的形態很可能是未來多數人工作常態。

這不得不讓我們回頭看最近搞一例一休的政府,其觀念根本還活在20世紀初卓別林電影中的工廠型態。許多搞工運或勞工運動的,其所訴求也將與未來人類主流工作型態脫節。未來資方、勞方身分將模糊化,佐以證券市場自由度與活絡度提高的前提下,資方與勞方可能根本就是同一群人。

台灣政府不思將工作權的選擇自由還給勞工與資方,我們熟知制度經濟學的都知道,越是僵化的制度帶來的社會淨損越高。

更進一步想,面對新的工作型態,政府在公司法組織、勞動法、教育認證與教育販售乃至於稅收制度上是否都有面對未來的準備?

如果說一個組織可以為了任務而召集某些人才,並於完成後分配利益且立即解散,傳統用來風險分配的公司法觀念是否要修正?是否要死心眼認定「公司就是要持續經營到天荒地老」?

如果說一個人可以隨時加入/離開某組織,亦或是同時隸屬多個組織,那傳統勞動法中僵硬的勞資對立觀念以及工時、工資等種種僵化安排是否要修正?稅制又該如何因應呢?

在民間組織高度靈活話的未來,死板龐大且多所浪費的政府組織難道不需要被改革?台灣政府處處加稅,幾時認真檢討過自己浪費人民稅金過甚?!

如果說一個人畢業後10年所需的工作技能早遠遠超過學校教育所能給予,那學校教育究竟應該著重在技職亦或是基礎邏輯訓練與自我學習習慣之建立?此人就業後的終身學習資源與認證,政府又能扮演怎樣的角色?台灣政府要不要檢討每年幾十億科專計畫真實效益?面對變動成人全球化競爭的世界,腦袋裝水泥的教育部存在之必要?

題外話一句,小孩面對的學習壓力並非來自於考試,而是來自於他成年後要面對的全球化競爭。因此某些搞教改或推行無壓力學習的無知人士,根本看錯重點也誤人子弟。未來競爭壓力越大,自然會傳遞到他小時候的學習競爭。無視於此現實而一昧地讓小孩活在溫室裡,只不過是讓他們成年之後更無能力去面對父母再也遮掩不了的競爭現實。

經濟學第一課:競爭來自於稀缺!

競爭不是來自於文化、種族、價值觀或考試,競爭就是來自於稀缺。安家立命就是稀缺財,只要你的子孫想要在未來世界養家活口,競爭必然存在直至入土為安。

從WSJ兩篇新聞談起

從WSJ兩篇新聞談起
第一篇新聞:
The “fight for $15”: coming to a city hall near you. — 2017/1/2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should show local officials the research that minimum wages cost jobs.
1. 美國一些左派城市2003年以來競相提高最低工資額度
2. Santa Fe 在2003年第一個將最低工資從$5.15提高到$8.5,在2005年的研究指出Santa Fe因此 the likelihood of unemployment among less-educated workers jumped by more than 8%。
3. 在2012年的研究中發現San Francisco每提高$1最低工資,在年輕勞工族群上就會增加4.5%失業率。
上述後果,都過映證了Econ 101最基礎原理 — 價格提高,需求量就會降低。邊際上的影響最大。

第二篇新聞:
Businesses ramp up investment despite rising rates. — 2017/1/2

After years of hoarding cash and buying back stocks, US companies are ready to spend money on equipment, buildings.
1. Executives have grown more optimistic about growth, in part anticipating that President-elect Donald Trump’s administration and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majorities will bring regulatory rollbacks, corporate tax breaks, and infrastructure spending.
2. Despite years of near-zero interest rates that made borrowing cheap, many big US corporations have been hoarding cash or plowing money into safer pursuits in the wake of the recession. Some, like General Motors and railroad CSX corp., borrowed to prop up pension plans. Others, including Home Depot Inc., and Yum Brands Inc., used cheap debt to repurchase shares. Meanwhile, overall spending on building new factories or upgrading aging equipment languished.

貨幣政策有其局限性,並非利率調成0經濟就自己會變好;菲利普曲線並非萬能,事實上那只是一種用通膨假象降低營業成本創造出來的假性榮景,如果政府不能從法規面真正地鬆綁,讓人民所有產權能自己利益最大化,經濟發展永遠不會好。

美國2008年金融風暴到現在就是最明顯的例證:不管Fed利率調多低都沒辦法改變Obama政府眾多法規箝制下,商業經營者對於未來的悲觀預測,因此低利率只是讓公司決策者傾向借錢買回股份或是發放現金給股東。但Trump上台主張的解除管制、降低公司稅賦與更新基礎建設,不管事後是否真的執行,至少現階段讓公司決策者對未來預期轉為樂觀。
從I. Fisher的利息理論來看,一但投資回報預期增加,犧牲現在的消費轉為對未來收入流的投資決策傾向就會增加,從而也將推升實質利率。資產價格也將受到限制,直到新的財富被創造出來,房產股票等財富倉庫價格就會合理上漲。

明擺在眼前的事實,林全這位經濟學家領軍的政府難道真的可以昧於如此 Econ 101的經濟邏輯,繼續用更多管制來鉗害台灣經濟發展?

這在台灣也是一樣 — 再低的利率都敵不過仇視商人的投資環境與法規,有錢人當然會比較開設新事業的種種隱形成本(特別是勞動法規、環保法規層面)高於單純炒股、炒房時,就一定會出現生產投資沒人愛,股價房價人人炒的現象。看看台積電、大立光,企業龐大租值深厚如他們,要蓋個新廠,光搞定政府就要花費多少成本!家庭即工廠榮景不再,多少年輕人只能搞咖啡店,試問現今誰有能力或意願創業蓋個小工廠?無知者如sway不斷將炒房行為視做黑心剝削大加撻伐,事實上根本昧於台灣實際投資生產活動環境惡劣、財富沒處去的侷限。

台灣政府卻不思改善經濟活動的法規成本逐漸增加這個病根,反而推出更多法規打擊股市、房市,自然有財富者的正確經濟決策,就是把財富移往投資或保值成本較低、風險較小的其他國家。等台灣這群反對服貿、貨貿的愚蠢太陽花世代一個個步入中年發現自己活在一灘經濟死水國家而後悔莫及時,台灣已經從亞洲四虎淪為菲律賓甚至希臘的地位。(或許這群人蠢到就算見到棺材也還堅信自己的膚淺理想是值得的)

到時別說中國要統一台灣有多容易,很可能根本就是台灣自己搖著屁股像婊子一樣求中國賞碗飯吃。(或許這群現在號稱「天然獨」的到時又一個個爭先恐後地要跟新主子證明自己是「根正苗紅的基因統」啦!歷史多次證明所謂的理想不過是一種無聊消遣,理想主義者背骨可大的哩~)

若下個新總統也是蔡英文這等水準,那麼不出20年台灣重回祖國懷抱的日子即可實現。

Now we can all see the trade of the decade — 2016/12/31

Now we can all see the trade of the decade — 2016/12/31

Hindsight Capital beats rivals and the market every year. But how did it do over 10 years?

1. Money is made slowly over a long time and lost in a hurry.

2. 2007 – 2016 S&P500 績效為 97%;

Russell 2000為98%;

原油為 -75%;

上海A股(經歷兩次崩盤)為86.7%;

MSCI全球指數為7.8%;

歐洲FTSE Eurofirst 300為6.3%;

新興市場指數為19%。

希臘為 -97.2%

葡萄牙為 -70%

愛爾蘭為 -68.6%

義大利為 -64.5%
西班牙
為 -46.3%

3. 這十年來不斷被炒作的新興市場,其實報酬率遠不如宣傳。

4. 清大彭明輝這十年來不斷宣稱能源危機、食物危機,如果真有年輕人相信他的跑去作多石油,現在早就幾乎賠光身家財產(虧損97.2%),投資1000萬只剩2萬多。



是的,石油遲早有用完的一天,但是目前人類已知的石油蘊藏量(這個數字從過去就一直不斷增加,1993年時人類以為總石油蘊藏量約為1兆桶,2013年修正為1.688兆桶)除以每日使用量(約96.3百萬桶),光是原油就還能使用48年才耗盡。這還不包括天然氣以及後來發現蘊藏量可能更大的油頁岩。目前已知的頁岩油蘊藏量就有0.34兆桶。而頁岩油生產成本不斷降低,不少廠商在每桶40美元以下就已經能損益兩平。 



加上市場供需力量本身會以價格作為調和,當石油價格攀上天價時,人們自然會減少石油使用,同時可替代石油的能源方案也會變得有利可圖而使得供給方出現。單純假設人類不管價格侷限卻一昧越用越多絕對是錯誤的。

因此在半世紀內要看到能源危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看到彭明輝因為宣稱憂國憂民與炒作能源危機、糧食危機而又出書又到處演講進而名利雙收,倒是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