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明品牌價值流失的好案例–川普大樓


要證明品牌價值並不容易,我認為拿公司股票市值來反推品牌價值是很蠢的事情,本身參考性不大(可好像很多商學院都這樣做喔?)。

之所以不認同主流的品牌價值評估方法理由有二:
 
1. 公司股票市值反應的是投資人對該公司未來收入預期之折現總和,但無論有無品牌的公司均應該採用此法估價。反之,我們無從得知一家有品牌與無品牌的但生產同樣產品的公司是否其市值差異就與品牌價值有關。講更白話,廣達與華碩(未分家前)均生產laptop電腦,若市值孰高孰低只能說「投資人對二家公司未來收入預期」不一樣,無法得知品牌價值。
 
尤其出現「廣達市值高過華碩」這種狀況時,這些使用此法評估品牌價值的商學院學者教授們要如何自圓其說?
 
2. 品牌價值應該是附著於產品/服務上,而非公司。例如Unilever這種多品牌策略的公司(如熊寶貝、Persil、Lux、Pond’s、Dove、凡士林、立頓、康寶…),其下諸多品牌都獨立於Unilever之外,請問這些學者,拿公司市值又要怎麼看出各個品牌的內含價值?沒有內部財報下,又如何得出每個品牌的收入呢?
 
我一直認為終端消費產品的品牌價值判斷標準,比較可取的,特別是針對耐久財,應該是「二手價抗跌性」。例如以汽車品牌來說Toyota、M-Benz、Porsche都是相對抗跌的,因此這些品牌的內含價值其實都很不錯,即便這三個品牌的目標市場並不一致。這也是說,並非「奢侈品」或「高級品」就當然具備高品牌價值。反之,大眾化產品也可存在高品牌價值。

房地產也是一樣,不同建商的產品在二手市場的價格,排除「位置」因素後的抗跌性也彰顯了建商的品牌價值。

D. Trump這嘴砲王上台當總統,難得地給了一個經濟學實證上相當不錯的品牌價值驗證案例:

位於芝加哥的川普大樓2017年一個住房單位(one condo)售價是$747平方英尺,相較逾2016年跌價12%!但同時期差不多地段的大樓住宅卻是上漲2.8%。事實上芝加哥川普大樓管理良善著名,同時也有一流餐廳進駐,地點更是坐擁芝加哥河畔的無敵景觀,過去一直是芝加哥指標地產且鐵桿價格。沒想到川普當上總統之後大樓不但跌價而且成交量也下跌!

以美國主流媒體不斷抹黑川普,加上川普自己的大嘴砲相互輝映下,在民主黨支持者居多的芝加哥市,Trump品牌價值流失是相當合理的解釋。

資料來源:
Trump condo prices down 12% in 2017

線上色情廣告幫助減少妓女謀殺

你知道「妓女是比伐木工人更高危險性」的工作嗎?

根據統計,2004年妓女被殺害的比率是204人/每十萬人;而伐木工人死亡率是118人/每十萬人。

但隨著網路發達,Scott Cunningham、Gregory DeAngelo與John Tripp這三名經濟學家研究發現美國人常用的地區型線上分類目錄廣告Craigslist在2002~2010提供色情廣告刊登服務的期間內,降低妓女被殺害死亡率約17.4%,同時也顯著降低一般女性的被強暴率。

經濟邏輯是相當合理的:

1. 透過線上廣告,許多阻街女郎毋須在深夜徘徊於街道上,基本上就避免掉碰到隨機殺人等各種情況。

2. 相較於上街找妓女幾乎可以不留任何證據痕跡,透過線上廣告找性服務多多少少會留下電子足跡,警方未來要追查相對容易。這份擔憂(成本)過濾掉許多殺人行為的可能性。

3. 反之,妓女透過線上廣告的資訊與評價(包含女郎間的資訊傳遞),能更有效地過濾「可能不安全」的客人。

4. 透過線上系統安排到的安全客人,日後再透過線上溝通機制繼續交易的機率大增。這也進一步降低服務提供者接觸陌生客人的次數,從而降低碰上「不安全客人」的機率。

該份報告同時指出,如果要透過增加警力(以舊金山灣區為例)的方式來達到同樣的死亡率降低效果,納稅人需要每年多負擔$200億美元用來增聘警察。換言之,允許Craigslist這種線上廣告刊登色情服務,不但一年救了2150位妓女,也替納稅人省掉200億美元。

這也是說,如果我們認為部分社會底層者因為生活所迫必須從事性服務工作時,自由市場與自由流通資訊都更能幫助這些底層人士自力更生!同時,也更有助於整體社會治安。

無視美國政府的間諜警告,華為依舊崛起

華爾街日報報導:「Huawei, Seen as Possible Spy Threat, Boomed Despite U.S. Warnings」

本文三個重點:

1. 華為背景
a. 華為是任正非1987年用$3200美元創立的公司,最早只是從事電信通訊交換機器的貿易。當年任正非就對員工宣稱公司未來會是中國最大,而員工多半嗤之以鼻–公司能存活多久都還未知,奢談第一?

b. 華為在中國站穩腳步後,與IBM合作從而學得正規的R&D管理、目標管理與財務管理。

c.華為針對歐美廠商長期忽略的拉丁美洲、非洲著力,也成為這兩個市場的領導品牌。

2. 華為優勢
a. 銷售170個國家,全世界前50大電信商中的45家均採用華為設備。其通信設備與軟體的年營業額達$26B美元。手機業務則達$75B美元。

b.2016年R&D支出達到$11.8B美元,競爭對手Ericsson與Nokia分別為$3.8B與$5.9B美元。

c.美國電信商口耳相傳華為設備更具成本優勢且服務更好,據某電信高層指出,採用華為設備甚至可減少一半開支。美國中小型電信商越來越愛採用華為設備,例如Union Wireless 103年悠久歷史的小型電信商,僅有50000個客戶,設備升級出問題後找上華為。UW老闆稱:「華為把解決技術問題擺第一,其次才討論如何收費。」kimoji就是不一樣。

美國國會長期對華為敵意,認為華為可能利用所生產之設備幫中國從事間諜業務。因此美國大電信商不敢使用華為設備,但小電信商則相反,靠著華為低成本與高效率服務存活在競爭激烈的美國市場。例如Clearwire從2010年開始重用華為設備,華為派出800名工程師執行計畫,一有問題通常隔天就能解決,而過去使用Ericsson或Nokia設備時,發現問題往往要耗上很多天釐清責任在誰,對方工程師才願意出動。服務效率差華為差上一大截。

後來美國第四大電信商Sprint併購Clearwire,美國國會要求華為設備必須全面除役。Sprint照辦,但表示悔不當初。

d.根據某些研究認為,礙於政治壓力而避開華為設備是美國電信費用昂貴的主因之一。 美國每月每位使用無線電信服務的平均費用是$41,是世界第二貴,僅次於加拿大。加拿大也是拒用華為設備的國家。

大量採用華為設備且人口數較少的英國平均費用是$23,近乎半價。

3. 美國電信商困境
a.即便美國國會對華為充滿敵意,但這次5G網路建置,AT&T甘冒大不諱地把華為載入潛在設備供應商名冊。此舉引起美國國會不滿,陸續有國會成員密會AT&T高層。可AT&T在商言商,明白告知國會華為設備開價最高折扣僅要競爭對手3折!3折!3折!

AT&T高層表示國家安全與股東權益之間是兩難啊~

b. 華為CEO表示希望美國政府可以參考採用英國模式–派駐安全檢查員拆解華為設備的軟硬體,任該國政府仔細檢查各種漏洞或後門。英國政府發表的安全年報中顯示對華為的作法深感信任與滿意,華為未曾隱瞞或拒絕任何英國政府對軟硬體上的檢測需求。

但有英國MI6前特勤官員Bigel Inkster表達不同意見,認為這不過是演戲作態,只是亡羊補牢。

c. Ericsson與Nokia兩家營業額總和還抵不上一家華為,經濟規模差異很大。而前二者財務狀況也不太妙,Ericsson甚至要資遣數千位員工。美國國家安全官員擔心世界局勢發展到最後,美國不得不使用華為設備。Mike Rogers,前國會議員也是眾議院的特勤委員會主席就於2012年針對華為的報告表示:「很可能10年內華為將成為唯一選項。」

Charlie Munger談比特幣

Charlie Munger日前談到比特幣,看法也與我9月時我寫過一篇⟪論比特幣(on Bitcoin)⟫(https://wp.me/p9ffS3-qO)中對比特幣的缺點描述一致:

a. 價格可快速下跌至零:正因為無產出,使得比特幣成為「無根」的財富倉庫,上漲可無限,但下跌至零也是合理。畢竟無產出的物品難以有預期收入來做真實價值(intrinsic value)的支撐內涵。
b. 技術有被破解之可能。
c. 競爭易轉激烈:正因為區塊鏈採開放原始碼,複製同樣的技術創立新數位貨幣的進入門檻很低。2017年將近100種新區塊鏈貨幣進入市場,其中有30%完全無人使用與交易。當交易速度更快、保密性更高(如Ether coin)進入市場,競爭之下必然會拉低比特幣的匯價或漲幅。而從宏觀角度來看,誕生新區塊鏈貨幣的門檻很低,是不是也意味著「數量固定」這一點其實是守不住的?值得思考。
d. 無歷史共識:相較於黃金、珠寶乃至於古董字畫,比特幣的歷史共識非常低,尤其跟黃金相比。這會使得價格下跌時,牛群信心崩盤、樹倒猢猻散的速度飛快,猶如荷蘭鬱金香炒作事件。新玩意兒容易炒,但要死也特別快。

Munger認為:

「”I think it is perfectly asinine to even pause to think about them,” Munger says.
“It’s bad people, crazy bubble, bad idea, luring people into the concept of easy wealth without much insight or work,”
“You know it is one thing to think gold has some marvelous store of value because man has no way of inventing more gold or getting it very easily, so it has the advantage of rarity. Believe me, man is capable of somehow creating more bitcoin. … They tell you there are rules and they can’t do it. Don’t believe them. When there is enough incentive, bad things will happen.”

(簡單翻譯:
我認為即便花一點點時間去思考比特幣都是非常愚蠢之事…

就是壞心人、瘋狂泡沫與壞心主意,試圖引誘人們相信可以不靠工作與洞見就能致富…

你知道黃金之所以有部分儲藏價值的功能,是因為人們想不出人工製造更多或是更容易取得黃金的辦法,所以黃金擁有稀缺性優勢。相信我,人們一定能找出辦法製造更多比特幣,別相信這群傢伙,當誘因構大時,任何壞事都能發生。)」

這很吻合我認為的比特幣缺點:技術有被破解的可能,即便沒被破解,大量的區塊鏈貨幣進入市場的本質效果上,依然是代表區塊鏈貨幣整體守不住「固定數量」這件事。

關鍵思維在於:區塊鏈貨幣彼此之間也會競爭;而更符合投機炒作需求者會勝出,也會帶領一票數位貨幣死去。是的,如同我⟪論比特幣(on Bitcoin)⟫一文中開頭強調,從I. Fisher的貨幣公式來推斷,這些區塊鏈貨幣早就不存在「貨幣的交易功能」,純粹就是投機工具。

檢視Paul Krugman的偏見預測

長期讀者應該知道我對Paul Krugman這人的經濟學見解不認同。我非常不欣賞他充滿偏見、過度美化政府介入市場經濟以及扭曲歷史來滿足自身政治立場的論述。

為什麼有句話嘲笑:「10個經濟學家有11種意見」?

理由有三:

1. 該經濟學家本身對經濟學理論掌握能力不足。懂深不懂淺,數學搞得天花亂墜,但基礎經濟邏輯很差的經濟學者實在不少。

2. 該經濟學家對真實世界認識不足,侷限條件掌握差勁。這種學者很多,以為做做調查、跑跑統計就叫做了解真實世界。

3. 該經濟學家先有價值偏見才有論點。這是人性難以避免的課題。

Paul Krugman給我的感覺,就是同時三點錯誤均存在,比例高低不同。

而2016年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第一時間Paul Krugman在紐約時報上寫了以下文字

…It really does now look like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and markets are plunging. When might we expect them to recover?

Frankly, I find it hard to care much, even though this is my specialty. The disaster for America and the world has so many aspects that the economic ramifications are way down my list of things to fear.

Still, I guess people want an answer: If the question is when markets will recover, a first-pass answer is never.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putting an irresponsible, ignorant man who takes his advice from all the wrong people in charge of the nation with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economy would be very bad news. …

Paul對Trump當選總統極為悲觀,認為股市永遠不可能復甦。

們現在事後諸葛很清楚地:從Trump當選後美國股市迎來驚人的牛市,至2017年12月20日止,Dow Jones與S&P500分別上漲30.3%與28.48%!真實世界打臉Paul Krugman打得可響哩!

在2017年1月7日我寫道:

「貨幣政策有其局限性,並非利率調成0經濟就自己會變好;菲利普曲線並非萬能,事實上那只是一種用通膨假象降低營業成本創造出來的假性榮景,如果政府不能從法規面真正地鬆綁,讓人民所有產權能自己利益最大化,經濟發展永遠不會好。

美國2008年金融風暴到現在就是最明顯的例證:不管Fed利率調多低都沒辦法改變Obama政府眾多法規箝制下,商業經營者對於未來的悲觀預測,因此低利率只是讓公司決策者傾向借錢買回股份或是發放現金給股東。但Trump上台主張的解除管制、降低公司稅賦與更新基礎建設,不管事後是否真的執行,至少現階段讓公司決策者對未來預期轉為樂觀。

從I. Fisher的利息理論來看,一但投資回報預期增加,犧牲現在的消費轉為對未來收入流的投資決策傾向就會增加,從而也將推升實質利率。資產價格也將受到限制,直到新的財富被創造出來,房產股票等財富倉庫價格就會合理上漲。

當時我就認為Trump的政策主張會使一般民眾對未來收入轉為樂觀,從而讓股票、房產等價格上漲。(我也在後來兩篇談論美國經濟的文章強調,光有樂觀不夠,要有實質改變來支撐。)

事後諸葛看,信從諾貝爾獎得主Paul Krugman而在2017去放空美國股市的,整年下來績效可謂慘不忍睹啊!

FT:Start-ups scent opportunity in tackling fake news

Financial Times: Start-ups scent opportunity in tackling fake news

Based on the economics view, some information, including fake or true, does damage the reputation of the brands of the business or a candidate running a campaign. It means possible decreases of the future income flows, which is the wealth itself. This could be a business model for out-sourcing part of crisis-at-dawn managements.

However, it’s plausible that the service provider could be the fake information spreader at the beginning. How to price and how to persuade the brand owner to accept such service would be another question.

Is anyone interested or doing this kind pf business right now in Taiwan?

英國金融時報對比特幣的看法

英國金融時報對Bitcoin的看法,第一段使用的經濟邏輯與我說過的幾乎一模一樣:

“Bitcoin prices are in a bubble. To recognise this, one need only look at the cryptocurrency’s vertiginous path to its current peak of more than $16,000 — and then recall that it has no intrinsic value. It is not productive like oil, and no government stands behind it. It is not even physically attractive, as paintings, gold and tulips are. As of today, the sole legitimate reason to buy bitcoin it is to sell it later for a higher price.”

而從經濟史或投機史的觀點來看,其實這類投機項目政府也不需要介入。

有學者研究鬱金香炒作、南海股票炒作乃至於英屬東印度公司股票炒作等等投機事件,只要投機本質維持在單純金融遊戲,不影響實質經濟生產力的結構性安排或風險移轉的話,那麼泡沫再大,破掉時都不對實體經濟有傷害,只是少部分參與人士的財產移轉從而幾家歡樂幾家愁。細想一層,這本質跟賭博造成的財產移轉效果是一樣的。
不過這邊我要特別強調2008年金融風暴則完全是不同故事!

從美國卡特總統以來的各種左派居住正義法案,逼迫銀行將錢借貸給信用不佳者,美其名「人人有屋住」,甚或「房地產是經濟火車頭」這種似是而非論調。其實本質都是強迫無中生有風險給銀行承擔。

銀行並非傻子,因此美國政府又成立房利美、房地美等機構來信用保證這類房貸,這下就把個人性風險轉成全國納稅人承擔的系統性風險了。
至於房貸包裹成有價證券,那只是助燃劑,讓情況崩壞時死得更快更慘。

這些2008年我就談過了。

重點在於比特幣尚未因政府介入而如房貸問題一樣轉成系統性風險,我希望各國政府別蠢到跳下來淌渾水。

講白話:政府不需要管制或介入比特幣,而泡沫破滅時,政府也不該救任何因炒作比特幣而傾家蕩產者。願賭服輸,這才是市場經濟最珍貴也之所以有效率之處。

蔡英文能源政策與尋租

都是我們談過的問題:

1. 綠電的單位土地發電效率很低,參見我曾撰文的⟪
需要多大的土地才能讓太陽能發電取代一座火力發電廠?
⟫ (https://wp.me/p9ffS3-qL) ,以台灣這種地狹人稠的小島,大規模使用綠能的結果就是邊際土地成本飛漲,如果是要配合某些政客的土地炒作與五鬼搬運台電補助等尋租貪汙作為的話,那蔡英文的綠能政策本質並非要環保,而是要利益少數政客與裙帶集團。

2. 綠電容量因素很低,這我也在同一篇文章舉例:

“用實際工作時數觀念來看,火力、核能發電是個每天可以工作21.6小時以上的機器人,而風力與太陽能就只能分別工作7小時與4小時的機器人。今天你希望用後者取代前者,當然後者要多裝很多倍才能取代掉前者一整天的工作量。”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蔡英文政府認為用一天2/3時間不能運作的裝置會比一天24小時都能工作的裝置好。

當然,把上述土地尋租與五鬼搬運台電補助侷限條件放入,一切就豁然開朗。

簡單結論,雖然陰謀論不是好東西。但從蔡英文如此堅持錯誤能源政策的態度上來看,佐以民主政治這個利益分配的制度本質,我們不能不推想:看似立意良善的能源政策,稍用邏輯推敲卻是如此不堪,其後果並非台灣這塊土地能夠承受,口稱愛台灣政客卻如此執迷不悟,其中一個合理解釋就是尋租空間太大,政客其實是把「五鬼搬運人民財產到自己口袋」用環保愛台灣來包裝。

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 — 以腰果業為例


華爾街日報報導:「How Cashews Explain Globalization

腰果出自巴西,由葡萄牙人帶到印度。美國General Foods在美國建立零食與甜點市場,並於1920年代在印度的Kollam市地區大量種植腰果。

生腰果處理相當麻煩、工序繁瑣又容易傷了果仁,早年多由印度婦女以家庭代工手作模式作為第二收入。一個熟練的腰果工人一天可以處理幾萬顆,還必須達到國際廠商要求的分類品質水準 — 每磅僅有幾顆瑕疵。

1960年代是印度Kollam市(位於Kerala省)腰果產業飛躍時期,光腰果處理工人就高達數萬人。腰果產業起飛,但是工人收入依然低、福利少、工時長且工作環境不佳,這時候勞工政治運動也應運而生。

1970年Kollam市腰果產業開始有工會與勞團運作,政治力影響下當地政府成立官方腰果處理廠,好聘僱更多腰果工人並由官方保證提高其收入。

短期內的確看到薪資提昇、勞工健康改善,也建立了退休金制度。即便腰果處理是苦差事,但卻讓許多家庭脫貧。婦女是最大受益者,新興腰果商人也建立電影院、公共圖書館、高級飯店等,Kerlala成為當時印度最先進的一省。

1999年印度每年出口9,7000頓腰果,佔了全球80%市場。當時印度是世界最大的腰果處理服務供應商。

繼續閱讀 “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 — 以腰果業為例”

人格分裂的政客

華爾街日報:「San Francisco’s Problem Isn’t Robots; It’s the $15 Wage Floor

舊金山的政客們一方面擔心機器人搶走邊際勞工的工作,所以提出「禁止送貨機器人上路」或「欲開徵機器人稅 — 雇主若使用機器人取代人類,要被多課稅」。

但另一方面,卻把最低工資金額調高到每小時$15美元!而經濟學邏輯與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的資料均指出:提高最低工資限制會傷害到邊際勞工的就業,不只是服務業,還特別包括製造業中年紀較大、工作內容技術含量低的職位。

更好笑的是,研究更發現調高最低工資不見得會增加就業,但卻是絕對會增加消費者支出 — 舊金山2014年調高最低工資後,消費者每年多花費$1億美元,但就業狀況並無改善。

經濟分析也告訴我們,調高最低工資會增加邊際企業倒閉率,從而使邊際勞工工作機會更少。實證一樣支持,今年哈佛大學針對舊金山的2014最低工資調高效果研究發現,網路評價中等的餐廳倒閉率隨之增加。

這告訴我們,政客的主張往往是自相矛盾,純為自身選舉利益而呼攏。即便是好心,往往也只會壞事。最低工資看似保障勞工,其實卻是最侵害弱勢族群。而政客卻可以一方面要禁止機器人搶工作,卻又一方面提高雇主使用機器人的誘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