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21世紀資本論】一書

托瑪.皮凱提所著的『21世紀資本論』簡單翻閱就可知道這人經濟學不入流,基本價格理論不及格。

我自己沒啥時間批評一本這麼厚的爛書,卻剛好看到知名經濟學家Deirdre N. McCloskey對這本書的極正確評價。

在張五常教授80大壽慶祝發表的祝詞中回憶自己在1968年與張五常同為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教職,因為McCloskey是哈佛經濟學博士,所以其實並不懂經濟學。McCloskey特別強調認識張五常後透過其身教與著作,再加上張所推薦的一本好書 — Alchian與Allen合著的「Exchange and Production Theory in Use」方才習得如何正確地以經濟學思考。

插話一句,Alchian 與Allen合著的此書前身為「University Economics」,也是我的經濟學真正啟蒙讀物,強烈推薦給有興趣的朋友。此書之後,我才對經濟學登堂入室,也才開始成功地將此學問應用到投資上。也是因為此書的反覆研讀,逐漸地我開始可以準確預測巴菲特、孟格之類的高手怎麼思考問題同時怎麼決策,其邏輯的來龍去脈越發清晰(至於坊間一堆號稱研究巴菲特的書籍,建議當做小說看看笑過就算)。也就是說,這本書把我的投資思維拉到了巴菲特與孟格差不多的思維高度。

當然,巴菲特與孟格的經濟學並非頂尖,但投資直覺(或經濟直覺)上佳是肯定無疑的。

McCloskey同時批評芝加哥大學經濟系自從Bob Lucas(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但其實經濟學不怎麼樣)取消價格理論這門課之後,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程度連哈佛都比不上了。(Naturally, the Nouvelle Chicago School of Bob Lucas has dropped it, and so Chicago PhDs nowadays are no better even than Harvard PhDs in thinking like economists. It makes me weep.)

回到21世紀資本論這本爛書,McCloskey評價該書作者甚至基本需求定律掌握都是不足的,竟然不理解供給會隨著稀缺程度增加而反應。(note that Piketty, trained in France and MIT, does not understand supply response to increasing scarcity.)

經濟學的根本核心就是價格理論,連這點都掌握不好,淨搞一堆眩目數學公式那不叫做學問,只是為了謀求職位的手段。

而21世紀資本論這本書之所以毫無價值,也在於作者除了譁眾取寵,其論點–針對富人課重稅–在法國實施幾年的結果,早被「正確的經濟邏輯」預測不但對經濟無任何幫助,還只會嚇跑一堆富人,並留下剝削中產階級與養出一堆懶窮人的福利惡法。

McCloskey祝詞全文可見於此:
http://www.deirdremccloskey.com/docs/pdf/Cheung.pdf

準古蹟自燃乃屬正常現象

當左派的「文化資產法」侵害個人私有產權時,「及時拆除」不過是產權所有者保護自身利益的最好方法。

換言之,這套「原希望保護古蹟」的法律其真正實施結果如同經濟學預言一樣,只是讓「快變古蹟的建築自我毀滅得更快!」

所謂古蹟愛好者,希冀透過法律來干涉他人產權使用,說穿了也只是一種「佔便宜」心態。真這麼愛,怎麼不花自己的錢買下?

反之,要求政府買下也是錯誤資源配置,等於是「用不在乎古蹟的人的稅金去補貼少數在乎者的主觀慾望」。

典型紐時左派蠢觀點–雙重標準與假貧窮

左派紐約時報最常見到的就是「雙重標準」–一方面譴責大公司市佔率過高是濫用壟斷地位(事實上構不構成壟斷還有待商榷);另一方面卻對計程車司機的法律證照壟斷利益喪失表達同情。

此報導:「一位紐約司機之死和共享經濟亂象」幾個數字值得我們注意:

「優步(Uber)及其競爭對手帶來的經濟困難已經令紐約、倫敦等城市的傳統司機難以招架。幾十年來,紐約的的士不超過1.2萬輛到1.3萬輛,但現在已經有了無數避免公共交通的新途徑,使用Via這樣深受乘客歡迎的服務,有時只需花費5美元多一點,便可以在曼哈頓旅行。2013年,紐約全市共有4.7萬輛車供出租。現在有了超過10萬輛,其中約三分之二與優步有聯繫。…

從2013年至2016年,在通常收費最高的白天工作的紐約黃色的士全職司機,年預訂總額從每年8.8萬美元降到了6.9萬多美元多一點。執照勳章(Medallion)是頒發給紐約市的士的運營許可,它曾經是一項很好的投資,很多司機都借款購買,如今它已經成為貶值資產,那些的士司機也因此深陷債務之中。…

…60出頭的制服司機道格·施夫特(Doug Schifter)在曼哈頓下城市政廳門口用一把霰彈槍開槍自盡,幾個小時前,他在Facebook上寫了一篇長文,控訴結構性的殘酷狀況令他陷入絕境。他說,他現在有時不得不每週工作超過100小時才能生存下去;當他在1980年代開始從事這個行業的時候,每週工作40小時是相當正常的。…而貧窮往往不給你自殺的機會就殺死你。」

以1.3萬輛執照年收入從平均8.8萬美元降到6.9萬,我們可以估計紐約計程車司機因為Uber等新服務供給的加入,承受的租值損失約是每年約2.47億美元。但換個角度看,因為新供給的加入,紐約的乘車服務消費者不但省下了每年$2.47億美元,還享受到一樣甚至更好的服務、更多的叫車機會以及更少的等待時間。

也就是說,消費者用更少的代價換取更好的服務,而過去之所以沒有這個機會,除了科技之外,就是因為愚蠢的證照制度保護。這個證照制度保護下,讓一個60歲計程車司機30年來誤以為可以長久每週只工作40小時就能享受8.8萬美元年收,從而20幾歲到60歲都未曾培養任何其他技能。

更好笑的是,紐約時報把「貧窮」冠到這位自殺司機身上,指責新進供給者(或未嚴格執行的證照制度)沒有好好保護這個社會底層人士。但事實是紐約計程車司機的平均年收$6.9萬依然遠遠高過美國人均年收入$3.1萬美元,勝過70%美國人口。從這麼粗淺的統計數字可以感受:究竟是貧窮殺人?還是該計程車司機自身財務狀況有問題?似乎已經聞出一點端倪。

無根財富倉庫的恐怖(Horrifying fiat wealth vault)

比特幣一文我談過財富倉庫分為有根、無根二種。

有根者,倉庫標的本身有可預測收入流;無根者,則無。

前者因為有預期收入拘束,所以漲跌有其合理範疇,當超出範疇時在健全市場中,自然會有做多與放空者快速跳入修正價格。

反之,無根者因為沒有預期收入拘束,所以無論做多或放空,其實都不知道邊界在哪。因此在比特幣該文中我就奉勸讀者,不要以「無根財富倉庫」為主要投資標的。如果可以,少碰為上。

比特幣在我看來是一種無根財富倉庫,而許多金融性衍生商品其實也都算,比方:VIX。

VIX是一個觀測市場波動的指數,不管漲跌,只管波動。假設VIX = 15,代表該指數預期未來30日內的年化波動性是15%。也就是說,數字越大,代表該指數預期的市場波動性越大;反之則越小。

而過去2017年的美國股票市場只漲不跌,其波動性也變得極低(見VIX走勢圖):

這也使得許多人,包含大型金融機構,都一起來放空VIX。其中一種方式是投資反指標XIV,我們也看到2017年整年下來XIV表現極為優秀,一整年報酬率高達187%!可「市場波動性」本就難以預料,牽涉的侷限條件太多,但可以知道當市場強烈反轉時,波動性放大,VIX會獲利,但XIV可就賠慘。而這個萬一就在這兩天成真!

S&P500在2018年2月2日大跌2.15%,緊接著下個交易日2月5日又跌4.06%,2月6日漲回1.77%。

如果你是壓寶XIV的主兒,恭喜老爺賀喜夫人,短短三天內虧損94.32%!有位悲慘的交易員就這樣把辛苦三年賺來的400萬美元一夜輸光在XIV上(參見XIV走勢圖)。

過去三年,這位交易員用5萬美元本金快樂地放空VIX(也就是買入XIV)累積財富到400萬美元,妄想 (也是常見的投資錯誤心理–將一時的好運當作是自己的實力而誤判可以永遠如此)買房、買車,現在美夢成泡。

不過要死也有墊背,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兒擋著。XIV的發明者也是最大持有者瑞士信貸自己都玩不下去,宣布下市這項商品,代表投資者投資$104元只剩$4.22。

再奉勸一次,無根財富倉庫別亂碰為上。

PS 2008年金融風暴,價值投資法奉行者的獨眼醫師Michael Burry雖然也購買大量衍生性金融商品CSD(Credit Swap Default),但卻是有根財富倉庫的投資,因為他透過大量且精細的閱讀看出房貸包裹的債券其實藏汙納垢、問題叢生,真實價值遠不如所宣稱。因此Michael Burry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放空,依然是標準的價值投資法無誤。其所得獲利,就是來自於資訊成本/租值。

政府違反自然定律又一例:台灣文化部妄想價格管制書籍

才說這個民進黨政府跟毛澤東時期共產黨一樣 — 老是以為自己可以違反自然定律。
 

“台灣近年出版業慘,文化部長鄭麗君去年喊出規範書籍定期內折扣限制的「圖書統一定價制」,希望突破困境。近來文化部研擬將該制改名「新書售價規範」,計畫新書出版一年內限打9折”

 
正確經濟邏輯判斷很簡單:如果打九折就可以「顯著」增加銷售量,則在經濟學自私假設下,書商早就去做了,根本用不著等政府規範。
 
反之,當政府強迫書商打折卻不見銷售量增加,其減少的收入損失政府難道要補貼?補貼之下就是爛書、專騙補助的版本書籍充斥,造成全體社會浪費。
 
這種政府說稅收短少都是騙人的,擺明就是錢太多沒地方花。
 
又是一個政客胡搞只為「表面上顯得自己有在做事」。政客果然是台灣最大負資產。

PS. 王兄指正,原來我看錯聯合報的意思,是:「反過來禁止新書一年內售價低於九折!」

但反過來一樣是價格管制,當書價因各種理由過高時,政府卻不讓它降價,滯銷一定會發生,書商這邊各種走彎道的促銷手段將百出。

諸如買書送耳機、送化妝品到送各種奇怪物品的現象都可能出現。

但我更懷疑的是,如果是限制書籍價格一年內不可低於九折,但買方與賣方都願意秘而不宣地以低於九折成交的話,政府又要如何得知?

 

女權主義與性騷擾的簡單經濟分析

過去我就曾寫過一篇討論女權主義的經濟分析文章。

簡單說,兩種女生跟一種男生會在乎女權主義:

第一種女生:性市場或婚姻市場上不受青睞,簡言之就是「長得愛國的」。這種人最容易投身女權主義,因為既有的遊戲規則玩不贏(怎麼打扮化妝都沒救),想辦法改變遊戲規則成為出路。

有趣的現象是:隨著整型手術越精進與廉宜,支持女權主義的女生會變少。

第二種女生:長得漂亮又有劈腿需求(不管是想要或是已經劈腿),這種女生談女性主義跟前者不一樣,後者會侷限在「女性身體自主權」這一塊。

至於怎樣的男生咖會大談特談女性主義,心照不宣就不多談啦XD

繼續閱讀 “女權主義與性騷擾的簡單經濟分析”

答網友有關「觀光業一條龍現象」的提問

我的看法如下:

1. 一條龍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成本競爭之下,一條龍的整合在某些侷限條件下有優勢,就像是台塑早年從台塑、南亞到福懋的三次加工,就是一條龍從塑膠原料、塑膠布到終端雨衣。

但是當台灣工業高度塑膠化之後,塑膠工業成熟爆發,這種一條龍反而失去競爭力,就自然會消失。

這也是說原本不存在的觀光產業在初期出現一條龍是很正常的現象,卻被台灣有心人士或政客抹黑。

同時也帶到第二階段,當整體產業夠成熟且競爭多元化之後,一條龍反而因為僵化顯得競爭無力,自己就會被淘汰。

2. 觀光產業初期的一條龍團客有非常強的廣告效果,對未來的自由行鋪路是功不可沒。但是民進黨政府只會操作仇中,永遠在說謊也在昧於整體社會利益地追求個人租值。

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台灣的觀光產業還沒活到有足夠租值精緻化、多元化之前,已經被政客扼殺。

3. 即便一條龍,也不可能所有資源都是從大陸引進。如您所說,台灣當地的員工乃至於第三方資源,無論有沒有被整合進來,都會輻射地享受到觀光客消費。
所以我的看法是:觀光出現一條龍純粹是現階段侷限條件下本來就存在的自然現象,而隨著整體租值增長這個現象也會自己消失。這在許多國家初期發展工業時都有過類似經濟現象,本就不足為奇也根本不需要政府介入。

由此可知,台灣最大的負資產其實就是這些政客(特別是操弄台獨反中者)。

PS 補充一點:

任何產業中,各種整合說穿了都只是不同強度的契約安排(contractual arrangements),因應不同侷限條件,我們會看到某些產業上下游高度整合,也會看到如IC積體電路這樣design house跟台積電代工乃至於封裝檢測都能分工的組合。

其中最能整合資源者(不見得是高度整合,而是最有效整合)會成為鉅富,這種賺錢對社會整體都是高度有利,存在就是巨大貢獻,毋須再談無聊的「社會企業責任」。

反之許多訴諸「社會企業責任」而設立的企業,往往只是淪為詐騙稅金的拿標案公司,對整體社會反而是毫無助益。

進一步說,低度變化行業的老人容易把既有的契約安排方式當作是「唯一解」。但其實都要看侷限條件。

反之,高度變化行業則淘汰快速,能長期維持不敗者少見且驚人地傑出。

可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政府不可能比行業者更知道怎樣的資源安排更有效率,枉論指導或投資產業。

川普可望順利連任

華爾街日報報導:「Donald Trump Is Still Their Man

不要管美國那些腦袋裝屎的主流媒體或好萊塢演員對川普的評價,從幾個事實可以看出來Donald Trump是個極為成功的總統。

1. Virginia州Buchanan county底層工人原本在Obama時期礦坑停產,被迫離鄉工作,每月只能回家見妻兒一面;Trump上台後礦坑景氣大好,工人可以重新回家鄉工作與家人同住。工人盛讚Trump是「有種又誠實(bold and honest)」、「說到做到」。

2. 這些地區Trump得票78.9%,而Hillary Clinton只拿到18%。但其實Buchanan county過去是民主黨的天下,即便當年民主黨推出滿嘴環保主張的Al Gore競選總統,這個煤礦產區依然將大部分的票投給了民主黨。但自從Obama上台之後,這個地區對民主黨越來越不滿意,直到現在成了川普的忠心鐵票區。我常說Obama就是個嘴砲且毫無經濟感受的總統,自以為理想的政策結果就是美國底層人民受害,從Virginia Buchanan county這個民主黨票倉都被迫轉為Trump鐵票區,就知道Obama總統有多失民心。  

3. Obama時代,Virginia的煤礦工作減少1/5,失業率達11.8%;Trump上台後一年,煤礦工作數增加15%,失業率降低到7%!這些都是川普支持者最先有感的經濟改善。連當地walmart的經理都說客人的推車裝得更滿些。地方某些小販生意回籠,有些小販老闆一天得工作將近16小時。

4. Trump的deregulation讓燃煤發電廠可以繼續運作,同時川普的當選也讓資金願意投資,因為至少未來三年煤炭不會是聯邦政府敵視的對象。

5. 部分經濟學家批評當地過份看重Trump的影響力,事實上是國際局勢轉好才讓整個地區跟著好起來。但該區的coal executives 說經濟學家低估了川普對商業信心的影響。

關於對未來景氣預期影響這件事,我在2017年8月的<榮景或低成長的十字路口 (We are at the crossroads of prosperity or low progress)>一文中已經講過:

Right now, I am confident in that the later two factors (the anticipated income grows and the information cost of the future progress decreases) playing more important roles in the formation of the massively optimistic anticipation.

可惜多數象牙塔的經濟學家對此既無感又輕視。

簡言之:Trump總統跟台灣蔡英文天差地遠,前者不但經濟感受極佳(才分別看出WTO這種蠢組織跟自由貿易沒有關係、看出並勇敢退出巴黎協議這種政治小丑的謊言大會、聰明且十分老莊地陪金正恩演瘋戲),而且政治實力上也達成美國近代史以來最重大減稅措施,並透過迂迴路線實質削弱Obama Care這個敗家子。同時還有許多台灣媒體根本沒報導的deregulation都做得十分成功,有效地扭轉生產與經商的環境與收入預期。

挾帶如此成功的經濟翻轉成就,很可能川普會再次讓一路唱衰的主流媒體跌破眼鏡地順利連任。

從茶葉考古看文景之治

看來茶葉歷史可以往前推到西漢初年是沒問題了。

有趣的是這段關於進貢皇帝的茶葉品質是取嫩芽部分,需要大量人力為之。

經濟分析上這代表:

1. 當時已經發展出相當成熟與精緻的飲茶習慣。

2. 當時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去支撐「飲茶」這種不能填飽肚子的活動。

3. 經濟實力還高到可以培養出「只摘取嫩葉」供皇帝享受。

這是說,社會租值夠高(總體生產力夠高)才能夠支撐較為浪費的消遣行為。

文中未談到茶葉烘焙的方式,我想已經完全碳化大概也難得知西漢初年的人懂不懂以及懂多少炒茶功夫。

但國家經濟力足以維持相當規模這種無法直接提供熱量的飲料農業,顯見歷史記載的「文景之治」有其根據。

經濟分析看呱吉空中英語傳教士的商標法衝突

經濟分析看呱吉空中英語傳教士的商標法衝突

首先說明一下我知道的事實:

呱吉的上班不要看公司推出了「空中英語傳教士」影片:

空中英語教室方(財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救世傳播協會)發函指責呱吉之影片侵害其商標權。

說說我的看法:

從經濟分析來看,商標權本質就是一種「人為擬制的壟斷權利」,其背後最重要的依然是透過法制壟斷,保障商標權所有人可從某種虛擬信賴可得預期未來收入流(anticipated income flow)。

因此像智財法院103年度刑事上易字第63號判決那樣從言論自由角度切入判斷「戲謔仿作(parody)」是否侵害商標權,並非是一個好的法律標準。我認為應該是從「空中英語教室」這個商標所有權人是否能夠證明自己因呱吉此戲謔的「空中英語傳教士」影片發生任何收入或預期收入減損。 這也回歸侵權行為法(torts)的基本精神 — 權利主張者應該要證明自己所受損失的存在(The rights claimer shall prove his damages.)。

同時,是否造成混淆也非好的判斷標準,因為過於主觀而難以量度。

因此要證明空中英語教室是否因此受到收入損失的,反而應該放在呱吉的上班不要看工作室「是否提供可取代空中英語教室所提供之商品或服務」?也就是說,二者之間是否存在市場競爭關係?

如果說呱吉的影片所提供之英語教學對於空中英語教室有相對取代性,則空中英語教室的預期收入受到減損就能做到某種程度的證明。取代性高低本身也會與損失高低有所關連。

反之,若呱吉提供的影片內容不具備取代空中英語教室之商品的可能性,則顯然空中英語教室的商標權所保障之最主要利益並未受到損害。既無損害,何來權利主張之必要?

上述經濟學上的競爭關係,才應該是商標法第68條「…於同一商品或服務…於類似之商品或服務…」的重要內涵。同理,我也認為商標法第70條也應該基於同樣的經濟分析邏輯才能成立 — 明知且故意為減損商標所有權人之未來收入而作為的侵害行為。
繼續閱讀 “經濟分析看呱吉空中英語傳教士的商標法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