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網友Alex Yang問題

回覆網友Alex Yang問題: 「元大,網路上總是聽說一些店面持有者寧可讓店面空著也不降租金,這有可能性嗎?
如果有可能,這是什麼預期心理?」

答:
不是有可能,是一定會發生。

背後經濟學有點複雜,簡單說就是「訊息費用」讓屋主不知道自己的房屋究竟最高可租出價格為何?

而根據利息理論,房屋的未來預期租金收入折現總和等於房價,因此多數屋主在訊息費用的侷限下,選擇空屋而不選擇降價求租是合理選擇。經濟學上所謂的「market unclearing」就會發生。

因為若屋主認為可以用a價格出租,在不缺錢前提下卻以a-x價格出租,他不但在租金上受損,連帶該房產的總體財富也會隨之縮水。

在科學實證上,上述經濟理論隱含一個可證否的均衡現象 — 總價越高的店面,屋主(假設無財務危機)忍耐空屋時間會較長。因為同樣降低y%,高單價物件財富受損之絕對數字較大。

亦或者我們可以觀察不同侷限條件變化:假如租約金額必須公開,那依照上述理論「清市(market clearing)」速度應會變快。

這裡我題外話談點純理論問題:經濟學不會也不該去探究「屋主心理」,因為這是無從觀察、無從客觀量度的變數。正統科學性的經濟學,應該是從真實世界客觀可量度觀測的現象中,以需求曲線為約束推出可被客觀事實證否的理論。

是的,我個人不認為嘗試納入心理學的「行為經濟學」或純粹頭腦遊戲的賽局理論是科學。

關於普悠瑪號出軌意外

面對普悠瑪號脫軌的重大不幸意外,就意外的遠因部分,經濟學上有兩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1. 蔡英文政府一例一休政策推行後,2017年在網路節目「木曜四超玩-一日台鐵員工」中,台鐵副站長曾批評鐵軌保養人力因此德政而短絀。(參見影片截圖)

2. 台鐵長期票價受到政府管制,造成年年虧損(無效率之組織架構也應是原因之一)。

如2017年淨損十五億三千八百七十五萬元,比較前年虧損大幅增加五.二四億元。

長年虧損連連是否會影響安全性?例如人員不足、設備難以汰換、保養實施確實度…等等,我認為也有待調查驗證。

#找出根本事故原因方能減少未來風險
#機電工程固然重要
#營運與人員更常是災害意外發生之根本原因

相對論與利息理論

上次的利息理論相關問題我太太覺得非常有意思,我們還快樂地討論了更多更難的議題。
 
有些網友的答案並不正確,但我想還是留給大家自己想。
 
這邊我再提出一個更新奇更難的問題:
 
「如果一個人可以超越光速運動,利息理論還適用嗎?」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跟我們一起做腦內實驗 🙂

近日美國經濟觀察隨筆

減稅與放寬法規的經濟改善效果十分驚人,川普等於是做了場經濟學實驗。
「WSJ: U.S. Job Openings Topped 7 Million for the First Time」
https://www.wsj.com/articles/u-s-job-openings-topped-7-million-this-summer-1539702755

可惜民主制度加上健忘的群眾,我相信10年後很快左派大政府干預市場經濟的錯誤論調又會得到選民青睞。

再不厭其煩地補充一次:

貿易戰本質會讓人民用更高的代價完成原本的經濟活動,等於是全民被迫付出更高的交易費用。

同時,高關稅或非關稅障礙本身會起到「財富移轉」作用 — 人民的消費剩餘(consumer surplus)將部分移轉給政府。

更可怕的是,人民為了防禦貿易戰而作的反應,本身多半是資源低效率的錯誤配置,而這種錯誤本來不會存在,純粹是政府惹出的麻煩。因為資源本該由市場價格引導配置,市價制度是租值耗散最低的一種安排;政府干預則非如此。此類資源錯誤會降低原本的經濟效率,是「稅」以外的成本,經濟低手往往看不出來。再者,資源配置錯誤程度會與貿易戰本身資訊不明成正比,當川普政府越是朝令夕改,資源配置錯誤狀況將越嚴重。

在失業率屢創新低記錄的好消息背後,我們也看到了美國房市開始反轉的消息:
「WSJ:
Housing Market is Faltering and Strong Economy Offers No Cure」(https://www.wsj.com/articles/u-s-existing-home-sales-dropped-in-september-1539957950)

相較去年同期,9月份房屋銷售衰退4.1%,是連續第七個月衰退。

理論上熱滾滾的勞動市場應該會改善一般人的收入預期,使其更有勇氣與債信去購屋;但相反的房地產數字,讓我們更看到高漲的房價與2017年以來逐步調升的利率使得需求量下降,這也意味需求並未真正向右上移動。

另外兩則消息也可以同步參考:

1. M-Benz的Daimler AG集團發出獲利警訊:
「 Daimler Warns of “Significantly Lower” Full-Year Earnings, Sending Shares Down 」 (https://www.wsj.com/articles/daimler-warns-of-significantly-lower-full-year-earnings-sending-shares-down-1539966152)

該集團的M-Benz車輛銷售獲利衰退35%。

2. 法國輪胎大廠米其林也發佈銷售與獲利可能衰退的訊息,內容特指中國市場衰退是主因。

貿易戰下中國廠商的選擇

我在今年9/19「經濟水晶球(https://tinyurl.com/y9nokpj3)」一文已經預測「中國方面將會因小鬧的貿易戰而被迫生產產品往高素質方向走,也就是說中國生產高端化、高品質化會是接下來必然出現的結果,某方面來說「中國製造2025」會以此形式達標。
10~20年內,「中國製造」將成為高品質代名詞。」
 
更於「Alchian-Allen定律 (https://tinyurl.com/y8whhtbp)」一文說明背後的經濟邏輯如何如何。
 
簡單說,貿易戰下若關稅額度不如1930年代的60%起跳那般,則小打小鬧的局面下中國低租值產業會面臨遷廠亦或關廠的結局;中高租值產業則會被迫向更高租值方面走。
 
如今看香港電視台對在大陸港商的採訪,影片前段那種單純折出客戶指定樣式的鋁版加工,以及中段工業零件商加緊研發力道的反應,顯見正確的經濟邏輯具備超強的科學預測性。
 
現在只是起步,長期貿易戰下中國產品質量將被迫越來越高。
 

利息利率的基礎觀念

利息利率的基礎觀念:

1. 人們(其實包含許多動物在內)之所以偏好現在勝過未來,是因為明天還有沒有命活著是個大問題。

人類多數歷史時間裡的平均壽命都只有30多歲不到,因此太長時間的等待毫無意義,即便利息豐厚,沒命花也等於收入歸零。

而即便預期壽命已經超過70、80歲的現代社會,依然無法保證人人可以活到明天。

這個天然侷限條件必然導致「時間偏好」。

也必然產生利息利率 — 一面看是「impatience」的程度;另一面看是「delay of consumption」的代價。

因此貨幣存在與否,利息都會存在,未來與現在的折算率就是利率。

這也是說,即便不透過貨幣,我們也可以從人類選擇行為推出所處環境之利率;反之,貨幣本身如果並非純粹(如今日fiat money被賦與許多內涵),則人們容易被貨幣幻象(money illusion)所欺騙,實質提高訊息費用。

2. 未來效用是否比現在高,取決於訊息費用。

如果訊息費用為零,則明知未來收益無法彌補今日延遲消費的交易根本不會發生。

反之,許多現在看似荒謬的投資,均出自於訊息費用。而訊息費用是個大題目,個案本身的知識、專業乃至於有心人士的「造價行為」、「尋租」等等,都會刻意提昇訊息成本(包含散佈錯誤訊息或透過秘密保護手段)以提高某種壟斷租值。

==========

昨天給了六個題目,今天再給一題:

澳門知名葡京飯店有道烤乳豬,使用的豬仔僅出生7天大。

試問觀察7日大烤乳豬,如何反推利率環境?

答案是:看烹調手法。

利息理論相關的有趣問題

舊文重登:
 
(被一個利息理論都不懂,看到殖利率三字就以為是高深財經理論的大媽給嚇傻了,想來這位大媽也搞不清楚『如果沒有貨幣,還有沒有利率存在?』之類更根本的問題了。
 
原來台灣的經濟學基礎教育這麼糟糕,只好重登一些自己寫過有關利息理論的文章)
 
「談「本益比(P/E)」觀念的對與錯」
https://wp.me/p9ffS3-qh
 
「經濟學邏輯混亂的商學院教授」
https://wp.me/p9ffS3-mo
 
「從成本角度看勞工抗爭」
https://wp.me/p9ffS3-m0
 
「雙D產業不能救,政府的經濟白痴卻不能擋 — 尾聲」
https://wp.me/p9ffS3-kE
 
「台灣公務員與死老百姓的收入財富比較(兼論為何台灣有這麼多公務員考生)」
https://wp.me/p9ffS3-iX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https://wp.me/p9ffS3-iA
 
「從利息理論看捐款政府賑災」
https://wp.me/p9ffS3-zd
 
「檢視Paul Krugman的偏見預測」
https://wp.me/p9ffS3-vr
 
「越是禁止買賣,絕種來得越快」
https://wp.me/p9ffS3-qJ
 
「只會檢討別人的貧窮思維註定要窮 — 論台灣房價何以至此」
https://wp.me/p9ffS3-qn
 
「論比特幣(on Bitcoin)」
https://wp.me/p9ffS3-qO
 
「資本主義造成短視近利?黑心商人也是因為短視近利?」
https://wp.me/p9ffS3-gC
 
「從利息談投資(一):利息、資產、財富」
https://wp.me/p9ffS3-q
 
「從利息談投資(二):侷限條件–資訊交易成本、預期收入與安全邊際」
https://wp.me/p9ffS3-r
 
最後問幾個利息理論應用的有趣問題:
 
1. 醫學院考生人數增長或站壁妓女人數增長與利率之關係?
 
2. 單一純麥威士忌產量與利率之關係?
 
3. 新創事業之數量增減與利率之關係?
 
4. 我在莫斯科出差時發現路上多數汽車都很髒,試用利息理論觀念解釋之。
 
5. 稻田裡每株秧苗間距與利率之關係?
6. 為什麼2008年金融風暴降臨,Fed快速將利率快速下降,但房地產價格卻依舊跌跌不休?利息理論出錯了嗎?
經濟學是研究人類行為的學問,所以張開眼睛看世界,處處充滿學問樂趣呢~~

Fed利率不是判斷股市大盤的好工具

是是,你說因為九月份Fed升息造成10/10、10/11(美國時間)美股大跌。

可是別忘了,Fed可是從2016年就開始調升利息,2017年後更是頻頻出手,怎麼現在才大跌哩?

好~好~好~九月份升息突破某個G點所以造成大跌。

那怎麼10/12又美股反彈大漲咧?

財經雜誌水準的偽專業就是這樣,總只是隨客觀事實在編故事,本身毫無一貫且可驗證的經濟邏輯可言。

勸乾癟蘋果最好還是承認自己根本沒能力預測大盤。

別氣餒,懂經濟學的人都知道,因為牽扯太多侷限條件,要預測大盤走勢在現實上根本不可能。

反而是半瓶水不懂的,才會自以為有能力預測大盤。

投資並不需要預測大盤,投資更不需要懂總體經濟學(不懂也好,反正錯誤百出)。

而是能否從邊際現象轉變觀察出各種生產力要素的邊際產出與市價是否產生分離,從而賺取訊息費用。

我的看法還是依舊:

tax-cutting and deregulation絕對是有益於美國這種成熟經濟體,激發其經濟潛力,事實也證明這套價格理論是正確的;但貿易戰卻是大大有害。若貿易戰真的大打,美國的不但進出口均會衰退,連整體經濟活動都會下降。

小打依然有害,但會猶如邊踩煞車邊踩油門,就看哪邊力量大而決定經濟走向與成長力道。

不打貿易戰當然是對兩國人民最有利,可惜對兩國政客不利。

在貿易戰帶來的整體訊息費用增加與資金邊際產力相對低的現況下,我認為暫時持有較多現金部位是比較安全的。但是如果出現嚴重低估的好標的,仍可買進並長期持有。亦或是Bloomberg這種賜我全家商務艙來回舊金山機票兼旅館的假新聞,也值得在風險可承受範圍內快速進出把握。

我看宣稱的「廠商回台現象」

1. 十幾年前一堆毛利僅3~4%的電子產業出走時,某些蠢蛋開心地宣稱「台灣產業即將升級」。
 
而經濟學明白指出,制度僵化、市場開放度不夠、政策混亂不明使得預期的交易費用大增,會從邊際上把產業逐漸趕走,而且連高租值產業也會慢慢跟著出走。產業空洞化是必然。
 
2007年我就預言目標市場與中國高度重疊下的台灣人薪資不僅不會成長,甚至要被拉到跟中國大陸一樣水平。(https://wp.me/p9ffS3-G)
 
這個經濟預言,11年來始終準確。
 
2. 現在這堆毛三到四的宣稱要回台灣,然後這群蠢蛋又欣喜若狂?是不是哪邊怪怪的啊?
 
3. 誠如我這一年針對中美貿易戰的判斷,我認為「格局轉為長時間小打小鬧的貿易戰」大勢底定,此侷限條件下真正被迫遷廠的還是那些低租值企業。高租值者留在中國沒啥問題,而且留下來成本比遷廠他國來得廉宜。
 
 
這些低租值被迫遷廠的,我不認為台灣會是主要標的國。就算有,也只會是利基型市場的部份供應鏈遷過來,對整體台灣經濟發展不會有太大貢獻。
 
享受轉單效應果實者,還是會以東南亞其他國家為主。
 
結論:
 
小型貿易戰下遷出的廠商多是低租值,其中大部份不會遷回台灣;若多數真要回台灣,那是台灣的悲哀而不是喜訊,代表現在隨便越南、緬甸、泰國、菲律賓、印尼等等都已經超越台灣了。
 
高學歷台勞輸出,指日可待。

關於中美貿易戰的再解釋

感覺有些網友誤解我一系列中美貿易戰相關文章的主要想法,這邊用短短兩三句再解釋得更清楚一點:

我一直以來說的都是:「貿易戰下中國會很慘,美國也不好過。美國減稅與放寬法規的好處會被貿易戰給拖累。而貿易戰完全沒必要,只對政客有利。

轉單效應會出現,但因不同產業而有速率上之不同。許多供應鏈完整性很高的,短期內要轉單成本可能還高過繼續下單。因此我推斷短期內中美貿易逆差反而會因關稅而增加。

先前我也說現在格局美國要大打成本太高,小打小鬧且持續很久可能性比較高。這過程低租值中國廠商會死得很慘;較高租值者將被迫提昇品質,可是一樣會有贏家有輸家。」

我反對貿易戰,不是因為我反對美國,而是因為我反對貿易戰下全體皆輸的結果。

我也反對那些宣稱「美國可以輕鬆打贏貿易戰」的言論,因為那些言論都暗暗假設美國打貿易戰不用付出代價,這絕對是錯誤的。忽略行為成本的經濟學,不管數學公式怎樣複雜艱澀,根本經濟邏輯就是錯。天底下沒有免費午餐。有選擇必然就有成本,這是經濟學最基礎的觀念了。

4月份我寫了一篇「中美貿易戰之我見 (https://wp.me/p9ffS3-zn)」,認為如果中國全面取消關稅則無論在經濟競爭上或政治鬥爭上均可以比較輕鬆對付美國,可惜中國沒這樣做。

正是因為我看壞貿易戰,所以我才會在5月就寫一篇「未來二年增加現金持有比例會較佳(It’s better to have more cash in your investment pile in the future two years.)」的保守投資配置建議。(https://wp.me/p9ffS3-BL)

顯見我於5月就對整體局勢轉趨悲觀。

此外,我對美國打貿易戰的理由:操控匯率、偷竊智慧財產權、貿易赤字有害論等說法均寫過文章駁斥,認為這些純粹都是政客胡扯,我更看不慣那些隨之起舞的假專家。

我也不相信相當時間內轉單效應可以帶給台灣多少利多。(http://yuanyu.idv.tw/…/…/24/indicators-of-the-us-home-sales/

而我使用的經濟學邏輯始終一致,都只是價格理論的應用。差異僅在於真實世界侷限條件之掌握。但我提出的論點,都是科學上可被證否的。這點我認為是最重要且謹守的。

PS 倒是5月17日我也寫了篇「持續看空HTC (https://wp.me/p9ffS3-BD)」,快樂地放空,以5/18收盤價到昨日($58.3跌至$38.4,34%跌幅),有讀者跟到嗎?

PS 2017年8月一文「榮景或低成長的十字路口 (We are at the crossroads of prosperity or low progress) https://wp.me/p9ffS3-qB」可證明當時我就看好川普政策會帶來美國榮景,而同時一堆台灣覺青還跟著美國覺青起鬨緬懷Obama看壞Trump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