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母語討論的補充


1. 許多討論者對經濟學「競爭」的概念很糟糕,以為有國民政府強推「國語運動」就會發生語言的不公平競爭,弱勢語言就必然消失。
此論點完全無法解釋中國從清朝後期以來就努力推行以北京方言為基礎的國語運動,直到今日即便多數人都能使用普通話,但各地方言依然始終存在的現象。
也無法解釋日據時期同樣推行國語運動下,台灣人多數還是能使用台語或客語。
甚至也無力解釋法國、德國、美國都有類似的國語運動,但方言始終存在。
因為這些論者錯誤的以為:「語言有獨佔性」,一個人學了A語言就不會說B語言。可事實上一個人、家庭甚至社區同時存在使用多種語言才是真實世界存在的現象。
這會回到我昨日文章最重要的第一點: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當語言的網路效應夠大時,會吸引更多人學習使用,也會大幅降低學習者單位學習成本。這也是說,有網路效應的語言沒那麼容易被消滅。
如此方能解釋上述我舉出的現象 — 一個有網路效應的語言,傾政府之力也無能消滅之;一個失去網路效應的語言(例如許多美國原住民語),傾政府之力也無能保存之。
網友鄒兄所舉的「清朝滿語為官方語言」更是絕佳例子,因為到清末時,北京真正能熟稔滿語的人已經很少,即便這明明是官方語言。所以別說「阿其那、賽斯黑」這兩個雍正皇帝指罵兄弟的用語真意為何意見分歧,甚至連「他似蜜」「薩其馬」這些滿族料理名稱的真義為何都有得吵。
因此,先不提南洋新加坡、馬來西亞仍有許多華人使用閩南語,光是福建就尚有千萬人仍在使用閩南語。因此我一點也不認為身為閩南語變種的台語有啥消失的恐懼或急迫保存的必要。
2. 母語本就是模糊不清的概念。自由權利是「免於限制」而非「政府補助」
我的奶奶是荷蘭人,荷蘭語可算是我們家的母語,試問台灣哪所中小學有能力提供荷蘭語課程?
我內人的母語是廣東話,我倆小孩要在台灣公立中小學要求學廣東話母語,試問師資夠格嗎?
這也回到昨日文章我談到:長輩希望晚輩學好國語,才不是因為要上大學,而是因為未來效益最大、當下或未來溝通成本最低。這是正常的理性經濟分析判斷,連我不識一字的外婆都懂,反而那些自以為讀過很多書(其實多半讀得少也讀得爛)的覺青不切實際的母語保護主張根本是反智的愚蠢。
我奶奶就幾乎不跟我說荷蘭語,而是說她會的台語。因為溝通成本最低。若我奶奶失心瘋堅持只說母語,恐怕在台灣連上市場買東西都有困難。
許多談論台灣國語方言問題者,都硬要扯1970年代以前的「限制方言政策」。
一者,以今非古本身是我認為大有問題的心態。更枉論當年政府並未「限制所有場合使用方言」,而是「限制特定場合或媒體使用方言」,此二者存在巨大差異,也方能解釋為何我在菜市場長大七歲以前只會說台語。
二者,當年被限制的方言不僅只有台語。
三者,當年的限制如今已不存在,則回到第1點,千萬人以上使用的閩南語,市場競爭下我不認為有消失的危機。這也帶到下一點:
四者,自由權在憲法學理上是「排除政府干預」的權利,而非「要求政府補助」的權利。
這點偏偏是多數母語教育支持者最常偷偷代換的概念!
你要保存母語,ok,麻煩用你自己的身家財產去努力,而不是要求我這種不認同的人要出錢給你去搞。
在我看來,就是資源浪費與錯置。
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台灣一堆講文化保存、環保、綠能、人權…的一堆團體,都代換了上述概念嘗試尋租騙政府補助。
好笑的是在所謂的自由民主制度下,我竟然要為我反對的項目納稅出資,這又是另外一個我們談過許多次的法律經濟分析問題了 — 沒有權利明確界定且禁止立法侵害的民主制度,比獨裁還糟糕,這是Coase Theorem的高階應用。

自以為是的無知者最可怕

這種自以為是的無知者最可怕。

1. 語言在競爭之下,講究「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s )— 這意味著學習越多人使用的語言可以在單位學習成本上取得最大效益。

如果台語、客語真有優異之處,自然會在競爭中生存。反之則被淘汰實屬正常。

所以這位華師傅根本看錯問題重點:長輩希望晚輩學好國語才不是因為要上大學,而是因為未來工作生活的效益最高、溝通成本較低。

覺青很常見的毛病:看問題看不到重點、自以為的解方更是做虛功。

2. 所謂的「台語」根本就是華語的一種,而在競爭之下逐漸消失也沒啥可惜。人類自古以來消失了幾萬種語言,又如何?

況且,所謂的「華語」三千年來就是一種變動的概念,漢朝人的口語我們是完全聽不懂的。

台語也不過就是閩南語的變種,海峽另一頭還有上千萬人在使用,哪來消失的恐懼?

3. 這也是說,如果硬要跳過自由市場競爭,引入政府補助母語教學,其結果註定是稅金與社會資源浪費。

我們自然也可以想像這位先生主張的「考試改用台語/客語」的下場,是整體社會要浪費多少資源結果是把下一代教育得失去與中國市場本應享有的低溝通成本,同時英文依然普遍性的爛。

PS 我上小學以前只會講台語,菜市場長大的小孩,並不覺得這位先生台語有多好。

國語是7歲以後才學。至今家裡都以台語居多,但我依然反對這種蠢蛋。

#你是要讓下一代格局更大與世界接軌 #還是要越活越小只在當地靠北靠母卻無勇氣與條件出去闖

從經濟分析預測台灣蘋果日報三年結束

本文將從經濟分析中的成本觀念切入,討論為何我認為台灣蘋果日報三年內將被淘汰出局。

這邊要強調的是,傳統經濟學(如Paul Samuelson大名鼎鼎的「Economics」教科書)所教授的「成本」大多錯誤處處且自相矛盾。本文使用的成本觀念謹守「正確的機會成本概念」切入。

同一生產程序有不同產品,收入如何最大化?


Alfred Marshall在1890年經典著作「Principles of Economics」第五卷第六章中提出「joint supply」問題,列舉諸如:羊毛與羊肉、牛皮與牛肉和棉花與棉花籽油都是同一生產程序下會產生的兩種商品,二者間存在固定比率。當牧羊人因用羊毛需求增加而增養綿羊時,羊肉供給也會隨之增加從而影響市價。

現今世界更常見的是汽油與柴油(還有其他油品)之間也存在這種關係。

這使得後來的經濟學家進一步問:如果一個生產程序下會產生多種商品,且不存在固定比率時,收入如何最大化?

答案是:各種商品的平均成本不可求得;但邊際成本可以。收入最大化之道是各種商品邊際價格等於邊際成本;如果引入交易費用概念,則邊際價格與邊際成本的差距不得大過交易費用。

為方便理解,我先以傳統紙媒報紙為例,常見其一個生產程序的產品就包含:不同主題內容的新聞或評論(無體財產)與以印刷與紙張為載體的報章(有體財產),以及廣告。而百年來報紙的收費安排主要有二種極端:一者是以昂貴價格出售,廣告少而內容與印刷均優(如某些極為專業的媒體–如英國金融時報台灣紙本訂購價每日約新台幣$79;經濟學人美國版紙本訂購價單本$3.6美元/台灣零售價$275新台幣);另一者則是give-away papers,如台灣曾流行的捷運免費報,這類報紙完全免費但內容幾乎都是廣告,印刷品質與紙質均低劣。

多數報紙收費安排在二種極端之間。

此外,就我所知的成本結構,台灣若報紙零售價在$10以下者,大概都是只回收了印刷、紙張與運送的費用,「向讀者直接收費」這塊是毫無利潤可言。

經濟學上也透露著:不同的收費安排會影響報紙媒體在終端產品上的呈現,包含內容的長度、深度、廣度、可信賴度與品質,包含廣告數量、呈現方式(如佔版面比率)與廣告品質(純文字廣告亦或聘請世界明星代言且由知名設計師編排之廣告)。

上述經濟原理,放到網路新聞媒體上也是一樣。

邊際生產成本並非為零

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看線上報紙的生產成本:

a. 從線上訂閱讀者看
傳統經濟學教科書很愛說:「網路世界提供服務的邊際成本趨近於零」。其實這是錯誤的說法。持此說法的學者不但對真實世界認識不清,同時經濟學也不及格。

(1) 如果邊際成本近乎於零,則平均成本曲線不再是U形而也會是趨近於零,則根據經濟學法則,世界上各種網路服務供應商將只有一家完全壟斷,這與真實世界不符。

(2)Google在伺服器與頻寬支出一個會計季度就高達幾十億美元,怎麼看也不像是「邊際成本趨近於零」會產生的費用。

雖然我不是專家,但以我過去架設Linux server以及使用cloud computing services的經驗,上述經濟學者最大的錯誤在於「計量錯誤」。

以Apache網頁伺服器看,一個連線大約會佔伺服器12~35MB記憶體,一張圖片豐富的頁面(假設4MB)大約要吃掉32Mbps頻寬,同時還要考慮CPU響應速度與使用者的單位時間點擊頻率等等。簡單說,即便以一次點擊服務的角度看,邊際成本恐怕都不是趨近於零。當架設的網站流量成長到機器可承受邊緣時,不管我是要升級機器、增加伺服器、增加頻寬,其邊際成本更不是以「每多一位使用者」為邊際單位,而是以上述機器與頻寬的綜合考量為邊際單位。

這是說為了應付一天某幾個時段的高峰使用,我必須備好足夠的運算力與頻寬;但當其他時段在線人數掉下來時,我的運算力與頻寬是閒置但費用依然要支付的。此外,隨著使用者的人數增長過某些門檻,許多小型服務不需要支付的費用或問題也會隨之而生。

這一塊我從香港壹傳媒公開的財務報告中並無法清楚查出,但從其2019年(會計年度結束於2019/3/31)年報記載的「其他營運費用」高達3億港幣(約新台幣11.6億元)可窺知其網路服務相關費用支出應該不低。

我們換個更容易理解的角度:網路服務就像一個個水桶,其內含容量空間是邊際單位總成本。每一位使用者都是顆小乒乓球,球體體積是訂閱費。當一個水桶裝不滿乒乓球時,這個邊際服務單位收入是低於邊際成本的。當使用者量剛好裝滿1個水桶時,邊際成本與邊際收入相符,是前述經濟學原理下收入最大化狀況。但若裝滿1.1個水桶時,則看似更多的使用者其實可能卻是在一個網路服務虧損放大的區段。而且,水桶中的乒乓球數量是每一秒都在變化的。

當然上述形體化的描述只是為了方便理解,真實網路服務提供的成本狀況不完全是這樣。但我希望能幫助讀者理解我想要點出的重點:計量基準並非以「每多一人」為準。以訂閱收入扣除成本為縱軸,以訂閱人數為橫軸,其曲線是非常波動的,一定區間內,訂閱人數增加收入可能反而減少。因此,以台灣每日約4元新台幣或香港每日約$1.68港幣的訂閱價格看,並不見得「高於邊際成本」。

b. 從線上廣告看
吸引讀者靠的是內容,而內容的產生與發佈在線上同樣存在持續的成本投入才做得到。

此外,以我過去與壹傳媒購買廣告的經驗可知,多數廣告套裝(特別線上版)多是以5天為最少單位(當然有例外狀況,這裡我只講普遍而言的現象),週末另外定價。因此再換一個成本角度,從邊際而言我們可以把5天為一個單位將人員費用與行政費用(包含伺服器與頻寬租賃費)以2019年香港壹傳媒的財報做估算,台灣蘋果日報每5天的新聞生產與發佈總成本大約為800萬港元(約$3100萬新台幣)。

綜合二者,如果我們把每五天的新聞內容生產當做是一個生產計畫(production plan),則每單位$3100萬會是直接成本,若來自訂閱與廣告收入無法超過此數字,則蘋果日報面臨的是直接虧損。其中,蘋果日報可以選擇方案一「免費閱讀佐以大量廣告」或方案二「訂閱付費佐以少量廣告」。前者必然會發生減少文章字數、一文拆多文、追求標題黨與廣告滿佈…等等現象;後者則理應要以深度報導或提供競爭對手難以取代的內容來又使付費訂閱者認為物有所值。

從壹傳媒財報見端倪

承第1點所述,當台灣蘋果日報網路版轉為訂閱制後,可見的是網路流量競爭之下必然會有相當幅度下跌(畢竟免費新聞來源充斥且讀者近乎毋須付出轉換成本),這點我們也可以分別從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的接受訪談間接與Alex網路排名直接得到印證:

「…他認為蘋果在這方面(訂閱制)犯了錯,光以流量來說蘋果從2,200萬下跌剩不到1,000萬。「但是流量事還小,我們(ETtoday)數位廣告營收在去年6月將近7千萬元跟他們伯仲,但今年蘋果已經跌破4千萬,我們數位廣告已經在8千萬往9千萬元走。」就算蘋果擁有付費訂閱用戶,王令麟也認為「台灣市場太小,很難成功。」根據香港壹傳媒9月中公布的公告指出,香港蘋果日報、壹週刊付費人數已經超過84萬人,台灣訂戶人數則未有揭露。」

Alex有關台灣網路媒體流量變化如下:

(圖一 蘋果日報)



(圖二 自由時報)


(圖三 東森新聞)


(圖四 中國時報)


(圖五 聯合報)

我們可以從壹傳媒整體財報(見圖六)看出,在面對Google與FB這類網路廣告巨獸的強力競爭下,從2016年轉盈為虧後,每年虧損額達三、四億港幣,營收更是節節下滑:

根據壹傳媒公布的香港部分84萬人訂閱戶(台灣人數未揭露我認為應該是因為數字遠低於此),其每年訂閱費收入約HK$515M,而2019年度財報顯示整體營收衰退至約HK$1304M以及流量快速下滑來看,恐怕杯水車薪,訂閱收入無法彌補失去的廣告收入將是必然。網站(包含app)流量的下降必然導致蘋果日報在廣告議價權的下降,這意味根據前述經濟學原理,其虧損放大的速度恐快得出乎主事者想像。這點就要等2020年度財報得印證。

上頭成本的租值攤分

接著,我們再換個角度從上頭成本看台灣蘋果日報:

上頭成本是指企業不管生不生產都要付費的成本,對報社而言,場地租金、各種軟硬體設備、記者主編與管理者費用、伺服器開支(如果為承租)與網路頻寬租賃等…,都屬之。

而這些開支是由產品收入扣掉直接成本以上的盈餘累加後應付的,以蘋果日報的狀況這意味著:

a.台灣蘋果日報建構所需的上頭成本很可能與香港蘋果日報一樣甚至更高,因為台灣土地面積是香港的32.7倍。但我們從香港壹傳媒集團財報中得知,台灣蘋果與壹週刊僅佔總營收整體30%。佐以媒體產業的經濟特色 — 量體夠大平均成本可以掉得很快,但量體越小則平均成本也可以升得飛快。表示台灣分部可貢獻的上頭租值不但小,甚至貢獻的虧損額度恐怕還大過香港。

b.這解釋為何2010年左右,黎智英在台灣努力地希望促成壹電視的開播 — 因為同一生產程序可以同時出產紙本、網路與電視新聞。而佐以IT科技越發物美價廉的、各種手機攝影與app應用不但逐漸讓單一記者具備多工能力(撰稿、拍攝甚至簡易後製)下,智慧型手機加入下越大量體的受眾可以快速降低壹傳媒在台的邊際成本,從而提高整體獲利能力。

c.這更解釋黎智英為何願意虧損百億元代價執行壹電視計畫(包含近乎免費贈送的樂視通機上盒),因為從經濟分析角度看其戰略思維正確無誤,卻被台灣既有媒體業者、政府管制給卡死。短短三年,於2013年6月就認賠賣給年代集團後,整個蘋果日報內容定位從相對中立轉向極為反中、台獨路線。我認為蘋果日報的定位之轉變,以及黎智英在香港16年佔中運動與19年反送中運動的作為,都源自於上述商業策略執行層面的失敗以及實際所受的經濟虧損。

可是訂閱制於2019年7月上路後,從Alex數字看來台灣蘋果日報希望搶占的市場顯然是輸給了類似定位自由時報。

這一點我建議讀者參考我寫過的「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2012/12/05)」一文的第三點:

「…台灣藍綠媒體市場區隔還蠻明顯的。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美國媒體左派(如NYT)、右派(如Fox News)也是壁壘分明;這也不是媒體邪惡,市場導向、利之所趨罷了。
換言之,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假設A媒體專攻A’市場,B媒體專攻B’市場;今天若A決定轉向B’,則其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必須放棄A’所帶來的盈利。例如男人幫(FHM)今天假如要切入商業周刊的市場,在不推出新報刊雜誌的前提下,其勢必要放棄的是男人幫既有市場的利潤。
從這角度看,一家走中立八卦路線的壹傳媒,假如因為幕後老闆換人而要改走親中國路線的藍色市場,則必然新壹傳媒得失去部分既有客戶的盈利,而這就是壹傳媒轉型的成本。此轉型與前假設例子並無差別。淺顯的道理,連路邊攤小販都懂。而市場觀察告訴我們,頻譜兩端點的觀眾數量相對較少,中間地帶者居多。若蔡衍明等人買下壹傳媒後,將其轉型為深藍媒體,則勢必要面對收入減少;同時,在競爭之下,蘋果與既有深藍媒體(旺旺中時)打起擂台,經濟學告訴我們假若市場結構無太大變化,結果是二者租值都一起降低,首當其衝的損失者是蔡衍明等人。
再想想私有產權,假若有人投資失利,是出於資訊不足、愚蠢或刻意為之,都與非股東的第三人無關。蔡老闆商場征戰多年,如果連這點道理都不懂而產生損失,那也是他自做自受,學生的抗議遊行都顯得無關痛癢。再假設蔡老闆投資壹傳媒的資金來自於中國政府的挹注,則虧損的也是愚蠢或一廂情願的中國政府。
媒體會變一言堂?當然不會。
台灣有既有的深綠媒體(自由時報)。而蔡先生假若真將壹傳媒變成中時,則空出來的市場反倒是可以吸引其他人進入經營。
黎智英來台灣經營蘋果日報與壹週刊,三年內損益兩平開始獲利,顯見這塊市場不但大,還有黎智英的經典前例,大幅降低後來者的訊息費用。故除非市場有大變動,否則有人跳出來收納這塊市場是可以想見的(當然此人也包括蔡老闆本身)。台灣要變一言堂,得透過政府暴力回到過去戒嚴時期才有可能;現在看來,政府要這樣做的成本很高。…」


虧損壓力下的黎老闆被迫走極端內容產品希冀提高獲利是可以想見;但目前看來,似乎兩頭空的終局可能性比較高。

d.以蘋果日報的流動資產快速下降(見圖七),速動比(acid-test ratio)惡化:2018年2.72;2019年1.03;營運淨現金流出更是從2018年的(HK$31M)惡化到2019年的(HK$137M);若非2019年度因賣出廠房資產獲利HK$259.9M,其實帳面虧損會更難看(約HK$599.9M)。所以主事者急於今年改變收費安排,希望增加可預測穩定收入是無可厚非。但承前面的經濟分析所預測:蘋果日報線上版的兩種收費安排均可能發生邊際收入低於邊際成本的分離現象,整體虧損不但無法改善,甚至會擴大得超乎預期。

結論:

從經濟分析看,蘋果日報的收費制度不但無助於改善連年營收下滑與虧損,反而是註定失敗、註定擴大虧損與現金失血的失敗商業模式。

而該公司的流動資產與流動負債狀況不妙,可獲利的固定資產已經出清。在不改變收費安排以及無新資金挹注的前提下,我推測蘋果日報三年內就會離開台灣市場,不管是結束營業或是被併購。(尤其考量黎老闆以三年為時間區段測試一種商業模式的習慣)

文末順便附上成功的網路報紙訂閱制財報:The New York Times(見圖八)

各位可以清楚看到蘋果日報相對NYT,營收與獲利能力的差異。

後記:
此文的判斷大約兩、三個月前就已經形成,但今天才有空寫成文字。作為蘋果日報台灣版最早的讀者(當年在台灣開報時隨報贈送的蘋果我也吃了幾顆);也曾與蘋果日報/壹週刊有相當時間商務往來(每週支付廣告費達七位數);也曾受該社X總宴請日本料理。寫這篇預測文,多少也有點傷感。

不過還是老話一句:掌握正確關鍵侷限條件,經濟學科學性預測的準確率驚人。立此存證,三年後再來印證吧。

最近轉忙,近半年左右沒太多時間寫文更新,特此告知。

經濟學應用錯誤百出的簡單案例

這又是一篇典型價格理論沒學好的例子。

是的,一胎化政策確實造成中國相當長一段時間男女失衡,但這位普通人卻完全忽略:

1. 根據最近一次中國2010年人口普查,20歲~39歲適婚男女的人口差異,男性比女性多590萬人左右,遠低於普通人聲稱的「三千萬光棍」。總人口男女差的確達三千萬,但適婚年齡區段差異並未如此巨大。

2. 過去十年來,中國出口新娘人數在減少,但出口丈夫的人數在增加(例如中國男性已經是南韓女性外籍婚姻的最大來源國);過去十年來,中國進口外國新娘的人數也在增加(例如烏克蘭女性)。

而有趣的是,中國每年涉外婚姻登記統計來看,2000年~2003年才是高峰,之後隨著中國經濟與財富增長反而下降。(我認為這恰恰印證「中國新娘出口大幅減少」)

姑且不論詳細的現況,單從理論思考婚配市場時忽略「供應來處與去處均可能包含他國」的重要條件,這種水平顯然價格理論基礎就沒學好。

3. 1985年~2018年中國離婚率增加六倍!光是2018年離婚案件達4,460,849對(將近9百萬人)。這些人可能會或不會重新進入婚配市場,與此同時,這些離婚女性進入地下性市場(特別當今微信等通訊平台發達)的人數難以統計,但卻實在地提供了光棍需要的性服務市場供給。當然,現今豐富的情色資源與性愛工具等,也可能相當程度滿足光棍男的性需求。(當然講究性平等的現代,反之可能亦然)

同樣地,離婚率增加六倍也可看做女性需要經濟依賴男性的程度下降,這也是說不需要結婚的男女比率在其各自族群中也是上升的。

4. 當男女婚配市場出現嚴重失調,女性供給遠低於男性時,則透過簡單的價格理論也知道:女性在婚配市場的價格會上升,從而改變供應行為。是的,別相信那種「重男輕女是牢不可破的死觀念」鬼話,會講這種話的經濟學已經不及格了。

5. 至於中國歷史上男女嚴重失衡時曾出現的「共妻」現象,我猜這位普通人大概也不知道。
至於其三點分析,都只是「普通人的水平」,除了當笑話也沒啥好說了。

媒體吹捧後的新技術們怎麼了?

過去我曾經用經濟分析的角度看壞這幾項技術,幾年過去,商周有篇楊少強的文章檢視這些曾經被吹捧成「新一代科技革命」的技術們怎麼了。

不得不說,經濟學的科學解釋力確實厲害。但前提是你真的掌握到正確的經濟邏輯,而非一堆經濟學教科書或蛋頭學者教的那堆黑板經濟學。

===================================

VR

我最早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有兩篇短文章說明為何我看壞這個技術,也因此原因相當長時間反覆放空宏達電。

*我看virtaul-reality(2016/05/25)

*再看virtual-reality (2017/09/12)

現在看來,VR依舊沒啥起色,不但2019拉斯維加斯的CES大展近乎沒有VR的展示或消息(相較前幾年的撲天蓋地),連數位遊戲和 VR 市場研究公司SuperData也出報告估計:2018年消費者購買VR 軟體下滑了 59%,從前一年的 4.2 億美元降至 1.73 億美元。

順便附上宏達電的長期股價線圖:

===================================

3D列印

這一塊我沒寫過文章,但自己曾從事塑膠模具開發與製品生產,所以始終不看好這玩意兒可以取代塑膠製品大量生產的成本優勢。朋友圈應該聽過我口說的經濟分析,這部份太簡單所以也不多談。

===================================

區塊鏈

區塊鏈分兩部分:區塊鏈貨幣和區塊鏈技術本身。

區塊鏈貨幣我寫了篇似乎廣為流傳的經濟分析文章:

*論比特幣(on-bitcoin)(2017/09/26)

我不看好這類區塊鏈貨幣,同時也指出許多ICO只是騙錢的伎倆,不值得投資。

而該文一個重點,是我透過Fisher公式指出:「目前比特幣的高匯價並非來自於貨幣本身的好處,而是來自於持有者把它當作是財富倉庫。」

從而進一步指出:「從投資者角度看,比特幣雖然有被當做財富倉庫的素質,但本身的缺點造成其價格上下無邊、波動無時。作為投資標的來看,資訊費用太高,我認為閒錢幾十萬玩玩兒可以,真要當主要投資標的是萬萬不可。事實上我認為所有的無產出財富倉庫,均不適合當做主要投資標的,當然也談不上什麼避險功能啦,那是用來騙無知者的謊言。」

區塊鏈技術則是另一回事,我認為它應該可以有很好的應用場景,只是目前還沒找到。就算找到了,也不見得有多大利益可以期待。

===================================

無人商店

早在2017年我於一篇短文中就提到:「Amazon Go或阿里巴巴的無人商店從經濟分析角度上看,不會是一個成功的商業模式。甚至可以說是註定失敗的模式。」

*關於amazon.com (2017/09/07)

文章甫出許多人來訊息或朋友詢問,我才知道我以為顯而易見的經濟分析,原來很多人看不出來。

然後2019年我簡單寫出來從經濟成本角度看,為何我認為這是註定失敗的商業模式:

「…其實只要有正確的成本觀念,不需要多複雜的模型就能看出此商業模式的問題:同樣無人,這些「高科技」無人商店的成本遠高於「傳統的自動販賣機(vending machine)」,可是提供的服務並未高過自動販賣機許多,更重要的是,後者可以利用各種畸零地提高坪效,但高科技無人商店卻多使用土地成本/租金較高的模式,這註定了高科技無人商店的回收遠比傳統自動販賣機困難。

此外,管理、佈點、補貨、避免遭破壞與竊盜等等問題成本都不低。傳統自動販賣機在這一塊已經很成熟老練,解決方案成本相較於高科技無人商店遠為低廉。這點也會進一步拉低高科技無人商店相比於傳統自動販賣機的投資報酬率。

但從市場現況來看,自動販賣機的ROI並非多麼優秀。這意味著營運成本更高的「高科技無人商店」ROI只會更難看。…」

*又一經濟學精準預測:無人商店倒閉潮(2019/05/16)

===================================

結論:

還是老掉牙的幾句話:經濟學要科學性推斷未來是可以做到的,但前提一者是要對價格理論有全面性且夠深入的掌握,並能看出經濟學界充滿無用處的廢物理論(即便很多這種垃圾理論也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二者則是客觀地對真實世界的各種侷限條件有所認識,這是要求經濟學以外的知識夠廣夠深了。

昨日我非常精簡闡述香港地產制度,就只是一個片面且無足輕重的示範 — 許多產權經濟學家或制度經濟學家,其實對名義上的法律制度認識都不足,更枉論實質上運作起來的遊戲規則。換言之,這也是為何這些經濟學家的預測總是錯誤居多。當然就更甭提那些各懷鬼胎的財經魍魎假專家了。

別忘了,2008/01/10 時任美國Fed主席Bernanke曾公開回應問題表示:「”The Federal Reserve is not currently forecasting a recession.(聯準會目前未看到任何衰退可能)”」,接著那年發生什麼事,相信大家記憶猶新。

關於日本職人精神

在我看來,所謂的「日本職人/匠人精神」其實是「一個社會長期經濟低迷與社會階層不流動」的現象,並不值得羨慕與仿效。

經濟學看很簡單:為何不斷持續投資邊際收益已經趨近於零的生產要素?因為沒有其他可投資選項啊!

那為何這些小型企業沒有其他可投資選項?呵呵,這就是非常好的大哉問了,通常與政府管制與利益團體透過法規限制享受壟斷利益脫不了干係。

WIPO 2019年全球智財權申請狀況報告

聯合國底下的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WIPO)發佈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dicators 2019 ,其中幾個數字重點摘錄:

  • 專利(patent)

2018年全年中國勇奪世界專利申請數量最多國家,高達154萬件,佔全世界總專利申請量46.6%,第二名美國為597,141件,第三名日本313,567件,第四名南韓209,992件,第五名歐盟174,397件。前五名國家總合佔世界總申請數85.3%。

全世界2018年有效專利數量為1400萬件,其中310萬件在美國、240萬件在中國、210萬件在日本。

較去年同期,中國專利申請量增長11.6%,歐盟增加4.7%,南韓增加2.5%,日本減少1.5%,美國減少1.6%。

  • 商標(Trademarks)

2018年全球約有1090萬件商標申請案,較去年同期增長15.5%。

其中中國勇奪世界商標申請數量最多國家,高達740萬件,跟著是:美國640,181件、日本512,156件、歐盟392,925件與伊朗384,338件。

2018年世界上有效活躍的商標約有4930萬件,中國佔1960萬件、美國240萬件與印度190萬件。

  • 設計專利(Industrial designs)

2018年全球約有100萬件設計專利申請案,較去年同期增長5.7%。

中國繼續勇奪世界設計專利申請案最多國,高達708,799件,佔世界總量54%,歐盟108,174件,南韓68,054件,美國47,137件,德國44,460件。

世界有效設計專利共約400萬件,年成長6.5%。中國佔160萬件、南韓344,560件,美國336,116件與日本257,157件。

  • 植物品種權(Plant varieties)

2018年植物品種權申請件數中國依然奪得冠軍5,760件、歐盟3,554件、美國1,609件、烏克蘭1,575件與日本880。

相較去年同期,中國成長29%、烏克蘭成長17.1%、歐盟3.9%、美國3.3%,日本倒是衰退-13.6%。

================================================

a. 坊間的假財經專家常跟著美國政客起舞聲稱「中國不尊重智慧財產權」,試問一個智慧財產權制度不成熟、不被重視的國家,為何申請量、有效量與成長率均是世界前茅?

這些假財經專家其實根本多是智財權大外行,連專利的claim為何物都不懂,何德何能評論一國智財權制度是否完善。

b. 我們談過多次,智財權本質都是「屬地主義」的國家特許壟斷權,而且權利範圍相較有實體的財產而言非常模糊且難以事先正確判斷。換言之,沒經過法院訴訟的智財權多半不值錢。

而根據經濟學的Allen-Alchian定律(此定律我在預言中美貿易戰下中國產品水準將突飛猛進一文中詳細解釋過),多數智財權所有者會在「商品終端消費市場申請」,因為成本效益最高。從這點也可以看出來,申請、維護乃至於訴訟費用均不便宜的智財權(以我先前工作的大型研發機構為例,一年專利維護費就破億元新台幣),如果不是因為中國市場夠重要,全球多數廠商也不會拿真金白銀出來賭身家。

與此同時,如果中國智財權制度真的很糟糕,那麼這些商人也不笨,根本就不會選擇在中國申請如此多量智財權。

關於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隨筆


如果要頒獎給「幫助最多窮人成功脫貧」這件事,任何經濟學家都遠不如鄧小平等一干當年正確執行改革開放,從而協助幾億人脫貧入富的中國共產黨。這是人類歷史上成功讓最多人脫貧的紀錄與成就。

其背後的「摸著石頭過河」、「黑貓白貓」與「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等經濟政策思維,遠勝過99%經濟學學者的研究。

這更證明產權劃分明確的自由市場經濟,創造財富的效果有多麼驚人。

當然,坊間經濟學不入流者還以為中國非市場經濟(例如Heritage Foundation 在2004年公佈的『自由經濟指數』竟然將中國排為128名,美國竟然是第十名),但事實上1995年後到2010年間,中國才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市場,從當年幾個現象可得知:

1. 2003年中國大學生普遍性起薪比2002年下跌40%,這還是在年GDP增張率8%以上的時期!可見市場彈性之大,連多數經濟學家認為具備「下調頑固性」的工資收入都可以自由調整。

2. 許多非電子類產品均可少量快速客製化地調整產品、訂單、交貨方式乃至於付款方式。
這源自於當時中國沒有如美國一般各種環保、工廠安全、消費者保護或產品本身的法規。使得許多小批量商品也可以在上頭成本低廉的情況下進入客製化生產,滿足需求。

3. 與此同時,美國加州若一個婦人想要利用自家車庫提供「家庭理髮」服務賺點外快竟然是違法行為,得偷偷摸摸地進行。

言歸正傳,大多數經濟學家的經濟學並不到家,對真實世界理解也非常膚淺甚至充滿誤解,這也是為什麼多數經濟學家的意見往往彼此/自相矛盾且無太多參考價值。

是的,經濟自由程度對整體人民收入改善是大有助益,但可笑的是制定「自由指數」的經濟學家並不知道自由是何物。這不奇怪,因為我碰過的經濟學專業者,往往連成本觀念都薄弱得不堪一擊,更不懂何謂「競爭」。

當然我就不提瑞典銀行偽裝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這幾年受獎人素質是一年不如一年。
所謂的諾貝爾經濟學獎跟和平獎一樣,娛樂成分高過實質。看懂這點就不會困惑於「為什麼提出明顯被事實證否的檸檬車市場理論者也能得獎?」這種荒謬中。

我看送餐員車禍事件

幾個重點簡單談:

  • 從法律和法律經濟分析角度看,均不構成「僱傭」契約關係。

其重點在於「外送員可否拒絕工作機會?」若可自由決定是否接單,則「僱傭契約」是不可能成立。

而法律上嚴格來說,依照台灣法律其實應該很接近「靠行契約」(常見於貨車司機與公司)的類推適用;但就如我曾談過,英美法體系下沒有類推適用,我偏向認為類似的問題發生在美國應該法官會獨立造法處理。

  • 為何會有這種契約安排?

請先參閱我以前這篇「有關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https://tinyurl.com/y5yo5orf),理解一個重點:

所謂僱傭契約其實也是一種承攬契約的變形;而之所以會出現僱傭契約,根本上來自於工作內容複雜化以及工作成果量度費用提高。

一個生產線工人、一個設備工程師、一個IT人員、一個秘書、一個法務乃至於一個總經理,在一家公司中對於「收入的實質貢獻比例」的量度費用是不一樣的。這也使得某些人員或單位比較容易使用「利潤中心制」來衡量貢獻,但某些單位就很難這樣做。

這也是說,回頭看契約安排這回事,當量度費用夠低時,選擇承攬契約(看成外包也行)的數量會高過僱傭。而這個契約安排從經濟分析角度是以實質內涵論,不要去管契約叫啥名字,那是無聊法匠在搞的。

過去不存在UberEat或Foodpanda這類服務是因為媒合的訊息費用過高。但在現今IT技術與人人有智慧型手機的侷限條件改變下,媒合費用大幅降低,因此這類服務與從業人員大增。但這件事本身並不影響外送服務工作成果量度費用不高的現實,也因此這類服務天生就傾向以承攬而非僱傭的契約安排。

  • 風險分擔與風險貼水

a. 請先參閱我這篇「颱風天外賣服務的經濟分析」(https://tinyurl.com/yygjgpow),就能知道即便是單一店家僱傭的外送員,其薪水本身也已經包含風險貼水。

而UberEat這類透過「分紅制度,且接單越多分紅率越高」的安排本身更是內涵風險貼水 — 接單多者風險高、成本高,所以以更高分紅率貼水。

b. 本案關鍵問題是在於「保險公司拒絕理賠營業行為發生的車禍」。

但就這點保險公司也是站得住腳,因為當初承保時,保險公司是以「一般交通風險」去計算保費,而外送員機車騎士的營業行為的確超出保險契約當初的預設風險。當受保人本身行為會提高風險時,依照保險法的基本法理,保險公司的確可以拒絕履行契約。

c. 更重要的是,帶風向媒體怎麼不去問問撞死人的汽車駕駛,其保險是否理賠?侵權行為人又該怎麼依法損害賠償?肇事責任歸屬呢?這一塊明明法律已經可以處理,但媒體似乎講得好像「機車保險不理賠就天底下大家都不用賠」呢?

  • 政府介入的扭曲

政府強制改變原本就很有效率的且風險分擔合理的契約安排(不合理一開始就根本找不到送餐員),其結果必然就是這類外送平台會把本該給送餐員的風險貼水收回來以備不時之需,送餐員實質收入減少,風險貼水從真金白銀變成「某種法律承諾」。

收入減少,願意供應勞務者也將減少,送餐服務不再如此便利,可能消費者也會減少。惡性循環下,最壞的狀況就是送餐服務平台發現無利可圖,放棄臺灣市場。

太好了!失去收入的送餐員再也不用擔心風險!政府官員也少了一個潛在被罵的項目!媒體繼續找下一個可以炒作的議題!廢青繼續一方面要求大有為政府保護人民、怒叱自由市場資本家剝削底層人民;一方面又相信民主,相信市場制度下無能的個體可以拿張選票就做出正確決定。

影片:紐約治安

1. 我反覆強調:對真正社會底層者,經濟改善帶來的人權進步遠超過那些言不及義、天空畫大餅的人權運動。
對這群無家可歸者而言,連「免於被隨機打死」的自由都沒有,講啥「言論自由」?
反之,當整體社會透過自由市場經濟達到繁榮與財富累積時,我們可以看到兩個現象:
a. 實質收入的增加會促進「產權和政治需要脫鉤」,使得社會上多數人可以自營維生,不會因自身的政治言論或不言論而受侵害。
同時,實質收入增加也方可實質增進遷徙自由、人身安全自由或宗教自由等等自由權的真正內容。
這部份的經濟分析很複雜,有機會再詳談。
b. 整體社會的富裕程度夠高,也才足以負擔質與量都足夠的警察系統、國防系統乃至於司法體系。
這是說,一個國家的治安維護與司法貫徹都要鉅額費用。法官寫個判決,沒人或沒錢去執行,這種正義若有實無。
又例如影片中說明,多數遊民之所以不願意去庇護所(shelters),是因為那裡面更危險。
我曾在加州灣區與一位加油站流浪漢分享咖啡聊天,聽到的也是差不多的狀況 — 在外面遊盪過夜還比較安全。(話說當時我同學被我的舉動嚇壞了,哈)
以2018年統計為例,美國St. Louis 謀殺率為 61/10萬人;Baltimore為51/10萬人;New Orlean為37/10萬人。
而影片中的紐約,其實算是美國治安比較好的大都市了,2018年紐約謀殺案件數量是70年來最低。


2. 但,影片最後,視頻主說就在他做節目的當晚,就在他做節目的附近,有四個睡著的流浪漢就莫名其妙被人用鐵棍打死。
這就是紐約。Welcome to the Big A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