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經濟分析看剩女

從經濟分析角度看如下:

1. 婚姻市場:

a. 未入局 — 是的,女人就是一種價值隨年紀快速遞減的商品,因為生育力是天然重大侷限條件。少數女生60歲還能生,那是極為少數。現在一堆30歲不到就生不出來的,求無良醫最後找上我的就好幾個。

當然如果女生自帶高額財產或獲利能力,可以彌補這塊缺失。想想許純美~ 重賞之下就會出現「勇者鬥惡龍」

b. 已入局 — 從複雜的合夥契約角度來看,夫妻雙方彼此付出越多心力建立低費用溝通平台、建立信任,家庭、事務、事業、心靈、性生活的相互扶持與隨之而來的革命情感,可以讓雙方都累積高度租值,一方面雙方共同累積物質與非物質資產,另一方面也讓離婚代價變得極高。

反之,外遇、惡意欺騙、詐奪財產、推卸責任等等,都會破壞合夥契約把這個契約關係搞成「負資產」,此時雙方反而離婚比較好。

這就是為什麼婚前審慎評估與婚後的用心經營是如此重要!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根本不進入這個市場,則就都毋須跟人家競爭。

2. 性市場(不會進入婚姻,從嫖妓、找男公關到一夜情均屬之):

這沒什麼好講的,除了少數「熟女偏好」者之外,整體市場的品味還是「女生越熟越不值錢」。過去「慾望城市」那幾個奇形怪狀的老女人所演的劇情只是老女人的幻想,真實世界存在機率太低太低,就連身兼製作人的女主角都心知肚明 😛

觀察真實世界最簡便方式就是從A片產出來看,老人片、「真」熟女片依然是少數;妹子越年輕、新鮮度越高、相貌越優者,片酬還是比只能拍群交片的相貌普通素人妻來得優渥。

除非往演技派走(例如杉本彩、吉澤明步、麻美由真)、有話題性(如波多野結衣)可炒或懂經營(如過世的飯島愛與中國大陸一度暴紅的蒼井空),當然多數不懂經營者,淪落至拍東京熱後再拍人獸交者也有。

補充:

男女大不同,多數女生從10幾歲到20幾歲這段時光都有男生要,都是性市場或婚姻市場的競爭優勢者;反之,多數男生一生都處在沒女生要的困境,少數耀眼帥哥底下是一片烏鴉鴉的史萊姆雜魚,這群雜魚必須努力讓自己成為「自帶財產或有未來高獲利可能性」才能換得女性目光的稍稍停留。

因此當競爭優勢者流失優勢並理解的這個真相時,當然衝擊很大,就如此影片的女主角。

但女生先天的優勢還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相對吃香啦。

再談瑞士精品錶業

就像我前面留言說的經濟邏輯:高端品牌銷售數量甚至獲利都遠低於成功的大眾品牌;此外一個產業夕陽化時,租值低的會先感受到。
 
我們看外行人也知道的名牌Rolex 2016年營收創記錄達$373M美元;Patek Philippe 2017年營收也是創記錄達$82M;LVHM旗下的Bvlgari、TAG Heuer 等手錶品牌混了珠寶業務,所以看不出來實際單獨品牌營收,只知道手錶加珠寶營收成長12%($4683M)。
 
同時我們看目前最成功的硬體大眾品牌Apple 2017年營收$229,234M,上述這些名牌手錶跟Apple比幾乎都只是零頭,可見數量差異的確存在。
 
再看手錶業本身,超精品等級的Patek Philippe相對於大眾化的Rolex,數量也存在巨大差異。
 
然後看第二點:租值低者先感受到夕陽。
 
日本知名錶廠SEIKO 2016年手錶營收$1269M,相較前一年度衰退18%。論品牌租值,SEIKO輸給這些知名瑞士錶廠,但大眾化的定位營收雖是遠勝Rolex或Patek Philippe (我們的經濟邏輯第一點),但高端業者慶破紀錄成長的年度,SEIKO卻苦吞18%衰退!
 
放更長期看,這個趨勢會更明顯:SEIKO這類手錶業務會持續萎縮、Rolex則可能持續增長,但前者萎縮的絕對量會遠高於後者的成長絕對量。
 
同時,相較於理解成本較低的Rolex,Patek Philippe 這種雖然更高端但絕對營收數字卻會更少得多,即便也有在成長。
 
因為說過了,炫富本身資訊成本不能太高,你搞個dSC的CD播放器聽音樂,老實說大部分外行人不知道這台CD Player身價超過5百萬台幣(擴大機、喇叭、線材均不含)。還要主人解說東西多值錢,感覺就low掉了。

淺談瑞士製錶業

從經濟分析來看,我認為多數瑞士製表業會越來越像hifi音響產業或歐洲鋼筆業:東西越賣越貴,性價比越來越不合理,看似奢華,但敗絮其內,整體銷售量將長期持續萎縮。夕陽餘暉卻無前景。

看看Montblanc 149之後,其實沒啥真正意義上的好筆,近乎騙錢炫富的文學家系列,書寫體驗上其實毫無進步可言。Palikan始終就是吃M系列老本。

音響產業一堆神話騙錢手段(如百萬元一條線),買單者越來越少。因為炫富手段增加下,音響在競爭之下不見得有優勢。

題外話文青蠢腦袋搞起的小小黑膠唱片復甦,遲早會被證明是笑話。何解?當全世界20多年來多數錄音室早就是數位錄音時,你還以為你的黑膠唱片是「真類比」?!還說「聲音比較溫暖」?真是國王新衣!數位檔轉成的黑膠唱片最好音質會進步啦。

更甭提黑膠購買/保存成本高、使用不方便、播放還講究技術而同時唱針也在損耗唱片這些當年之所以被淘汰的缺點。

那種直接玩母帶的實在太小眾,永遠只是少數人的玩具,連要進入炫富市場都成不了氣候。

因為炫富的一個重要侷限條件是物品/手段的訊息費用要夠低— 萬寶龍鋼筆、愛馬仕柏金包、法拉利跑車,東西擺在那不言自明;擺一台母帶機,主人不解釋說真的能看懂的有幾人?

當然把莫內真跡放在廁所那是另外一種境界的炫富。

是的,音響精品始終存在,也會貴得嚇死人。但其高成本反應的不是高技術,而是產量太少。

多數炫富者也聽不出好在哪,或者總是聽那幾首歌在比較「音效」。真正愛音樂的反倒不那麼在意播放系統亦或者投資不起。

這些都是瑞士製表業的前車之鑒,卻也是殷鑑不遠。

這些經驗也是說:脫離大眾市場的品牌多數是死路,少數存活也只是苟延。

施振榮的微笑曲線笑笑就好,當真就得哭哭了。

 

補充:

1. 精品錶所謂的「工藝」取向,其實在鋼筆(例如用木片拼接技術、日本漆藝、甚至保育類神木…)或手工搭棚擴大機(講究單結晶純銀線搭棚焊接、市面失傳電容、古董級真空管與傳奇電路…),真的深入來看,這三者在玩的招式其實都差不多,而要滿足的需求其實也都早就被更簡單方便且廉宜的選項給塞滿,都是在垂死掙扎。

2. 文章用手機寫的,所以漏掉一大段比較深入的經濟分析 — 當一個產業真的進入夕陽時,產業淘汰會從租值低者開始。廠商被迫往租值高的方向走,走不夠快或本錢不夠厚的就是淘汰出局。

產業最後會剩下幾家租值夠大、老本夠厚的廠商;如果進入障礙不高,則還會有一些新進但不那麼重要的角色。例如鋼筆業的Lamy、音響業的NuForce。整個市場看起來還是有生命,但其實大家心知肚明老者已矣,只是守固有疆土直到被時代淘汰;新進者死亡率極高,但偶爾也會有一閃而過的明星,甚至強到讓人誤以為產業翻轉,例如瑞士手錶業的swatch。

但從整體看,成交量越來越少,單品越來越往高端高單價走或便宜又大碗的二極化路線。

3. 施振榮的微笑曲線真要探究的話,其實有太多反證已經駁倒他自己的理論,更不用提他的理論本身的經濟邏輯是有問題的。

例如高通的手機晶片同時是品牌與技術的高度積累,同時佔了微笑曲線兩端,那這張曲線畫起來沒啥意義可言了。

反之,我文中舉例的光打品牌而技術上早就沒啥長進、也被新技術淘汰的三種產業,並未如施振榮理論所說享有高度利潤。

更甚者,有很多打品牌投資半天卻死得慘兮兮,如Acer自己與HTC,更是施振榮自己理論最好的反駁。

關於無聊的注音符號爭議 –If it’s not broke, don’t fix it

If it’s not broke, don’t fix it!

1. 現階段看不出來注音符號究竟拖累了台灣哪方面的競爭力?反倒是民進黨錯誤的大陸政策、錯誤的能源政策以及內鬥尋租行為等,更明顯也更浪費地消耗台灣財富與競爭力。

2. 取消注音符號要付出多大代價?各種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的成本,有無正確估算?

3. 真要搞羅馬拼音或他種拼音,最簡單方式就是引入市場競爭!讓各個小學、幼稚園自由選擇教授何種拼音方式,10年之後市場(尤其是補習班)自然會淘汰並選出最適合者。

(目前看來中國的拼音系統勝出機率最大,假台獨狗又要哭哭了)

更重要的是,我們最不需要「自以為是的專家」來替人民決定哪種拼音系統是唯一方案。

真正拉近城鄉差距的是資本家而非嘴砲文青

好文分享。

我說過我是台中大甲人,從小我就一直期待大甲可以有一家麥當勞。這個願望直到我上大學離開家鄉了才成真。在此之前,我們只有各一家王子漢堡跟香雞城(這兩家都倒了)。王子漢堡我想大概海線人才知道。

跟鬼王說的一樣,文青所謂「連鎖企業毀壞質樸在地文化」論調對我們這種鄉下人來說根本叫做bull shit! 從小我就感受到所謂的海線是怎樣落人一等,連火車班次、公路局班次都比別人少!

第一家7-11開店時已經是我高中時候,當時真如鬼王所說,是鎮上時髦青少年流連的場所。但台北早就是街道巷口處處有小七了。

經濟學來看也是支持鬼王論點:連鎖企業之所以可以橫掃鄉村小店,不是因為資本粗就能吃人,而是因為連鎖企業用更好的條件提供更好的商品與服務!

經濟競爭的鐵律是「用更少的代價換取更好或更多!」連鎖企業如果更貴更爛,市場淘汰連鎖企業而非小店。大甲也曾有肯德基,但生意火紅幾年就因為競爭不過麥當勞與在地炸雞攤而倒店。這也證明經濟學是對的 — 本錢厚並非絕對的競爭優勢。反之,被淘汰的小店正因為無法提供連鎖企業給的,才會被淘汰。

是的,真相是所謂的小店文化,對真正在地者而言,往往不重要也沒人鳥。真相是你們文青所謂的「重視小店文化」其實連你們自己都不肯付出足夠真金白銀購買使其存活。

但可笑的是,這種雙面人竟然舉起標語、木牌抗議連鎖企業進駐鄉鎮?(這在美國很常見)

其實說穿了這種人只是藉著剝削鄉村消費者的選擇權,換取自己的媒體曝光度或自我感覺良好。

事實是真正在拉近城鄉差距的,是文青口中萬惡的資本家們!

算錯了還以為自己很懂?談歷史成本非成本

民眾搶購囤積衛生紙事件出現一種聲音:「這些人都是笨蛋,竟然用住家一坪幾十萬的地來放幾百塊的衛生紙。還花幾百塊車資跑去賣場搬衛生紙…云云。」

這種批評者自以為會算,其實犯了嚴重的經濟邏輯錯誤而不自知。

一、歷史成本不是成本

那些把衛生紙佔家中坪數拿出來算的人,都犯了這個錯誤。

經濟學上的成本永遠指的是「機會成本」,而所謂的「機會成本」重點在於「選擇」。有選擇就以最高放棄的代價為成本,沒有選擇就沒有成本。已經花錢購買或承租的居家空間,花出去的錢就是「歷史成本」。歷史成本不是成本,這是經濟學極為重要的觀念!

因為「歷史成本」是已經發生的事件,除非你能讓時光倒流重做決定,否則已經決定的事情無從「重頭再選擇」,自然也就不是成本。為什麼這點很重要?

因為在經濟邏輯上,無從選擇代表「不會影響人類行為」!說過無數次,經濟學是一門以成本為切入角度來研究人類行為的學問。一般來說,很少人居家的閒置空間(如走道、空櫃、陽台…等)會另外出租給他人。也就是說這些空間的收入,就是所有權者的各種使用方式,包含堆疊一堆看似不值錢的雜物。

因此,喜歡某些極簡風格者,買下一塊地後的建築可能隔間極少、空置極大,這滿足了他的需求,也就達到他個人的效用最大化。當今天衛生紙可能價格飛漲,於是他決定買進囤積大量衛生紙放在原本空閒位置時,依然是效用最大化。前者與後者選擇改變在於侷限條件不同,放滿衛生紙的成本是犧牲原本空曠的美觀,而非每坪當初的買價!

反之,當你遇上Steve Jobs這種家裡不擺任何家具只放一盞燈的神經病,其行為選擇只表示空間美感需求大過對生活機能需求滿足,前者選擇以後者為成本。

也是說,已經花錢買的空間,不管你要堆放「有」或「無」,效益都可以達到最大化。

為什麼如此才是正確的經濟邏輯?

當今天侷限條件更改,同樣Steve Jobs但時間回到尚未發達的車庫創業時期,空間機能坪效大過美感需求,我們可看到早期車庫創業的照片中空間是如何堆滿各種雜亂物品,甚至當初最早發明的微型小電腦都因為太雜亂,讓來訪的記者不小心碰倒飲料而淋濕報廢。

同樣更改侷限條件,把場景放到工廠/物流倉庫或Apple Store這些都講究坪效的地方,即便租金/地價大不相同,二種場景的主事者依然著重在如何最大化收入上!是的,講究坪效不一定是講究同樣空間塞滿物品;當如Apple Store般透過適當留白可以創造更高收入時,理性經濟人就會這樣做。而競爭對手就可能這樣模仿。因此同樣市中心,我們可以看到塞滿貨品難以走路的屈臣氏,也可以看到空蕩蕩牆上只掛幾幅畫的畫廊。

進一步看,當主事者認定未來收入不足以支付未來應付租金時,結束營業或頂讓就會被選擇。當土地所有者發現出租收入勝過自己經營時,即便當初購入地價再低,出租的機率一樣會大大增加。在在說明經濟學的成本是向未來看,而非向後看。租值既是未來收入的折現總合,也是成本,但都是看向未來。

論者誤把歷史成本當做成本,還藉此批評群眾行為,其實只彰顯了自己經濟邏輯差、學問不到家,才發生誤以為的「理論與實際不吻合」的現象,才發生自以為聰明的窘樣。

二、未知是昂貴的資訊費用

至於批評搶購者的不知時間成本、車資等等費用,其實也忽略了搶購者更在乎的是「不知道未來要漲到哪去?」這個未知資訊費用。佐以衛生紙的易儲存不易損壞這個侷限條件,降低囤積費用讓人們傾向面對未知時先搶購一輪。當可能漲價者換為生蠔這種極易腐敗的物品,則即便民眾搶購也不容易出現大量囤積了(因為囤積成本昂貴許多)。

論者拿假設的漲幅來比較車資、時間成本,恰恰是忽略了「未知」這件事。

另一方面,許多購買者去賣場並非「專為買衛生紙」,還會順道購買其他物品,這也攤提了論者提及的費用;又或有購買者是透過網路搶購衛生紙,則根本毋須負擔論者提及的這些費用了!

不過跟第一點錯誤相比,第二點比較不重要。

因此我還要再重頭強調一次:「歷史成本不是成本!」拿地價出來計算自己家中物品佔多少空間等於付出多少成本,是完全錯誤的經濟邏輯。自己算得開心就好,拿出來說嘴就丟人了。

從台灣沒有獨角獸談起

人口數與人均收入不如人,本來就很難養出「品牌企業」,更枉論這種講究「風口飛豬」的獨角獸公司。

台灣人才能力不錯是一回事,但語言能力整體來看連英文都很差(幾乎沒見過台灣本土出產而能走紅西方世界的英文作家)。既然不能一開始就以世界市場為目標,則光靠台灣市場希望渺茫。

幾個月前有位網友與我談動漫出版業,本身並非從業人員,只能以讀者角度提供看法,不過與獨角獸公司的一些經濟邏輯是相通的 — 人口夠多、共同語言市場夠大,才有足夠的租值去容忍賭博性的嘗試以及相關市場(包含資本市場)的基礎建構。

我反覆強調很多次,市場是很貴的玩意,而許多經濟學家往往忽略這一點,以為市場是自己憑空跑出來的。而台灣人口太少、收入太低這點,註定許多種市場安排方式不可能在台灣出現。除非台灣積極並融入中國市場。

全世界與台灣交易費用最低的市場就在中國大陸,光語言這塊就足以省下極高的費用。不管心態如何,台灣遲早要被迫全面擁抱與融入中國市場。真實世界台灣對中國貿易依賴程度,早就點明這個大勢所趨銳不可擋。

然而就是某些台灣政客為了個人利益,明知台獨不可能實現,卻老要用台獨與去中國化欺騙選票,不去思考如何讓台灣能在全球化與中國化競爭中勝出、把餅做大,只想要關上門當土酋長滿足個人私利,甚至甘願當日本美國走狗。這群政客是台灣最大的負資產。

與網友對話如下:

繼續閱讀 “從台灣沒有獨角獸談起”

「中資買下全台灣公司」是蠢到死的影片

砸大錢買廣告卻內容蠢到死的影片。

「中國資金買下全台灣公司就可以控制台灣」只顯示論者的腦袋有多麼貧乏與無知。

事實上如果真的發生,則經濟效果上等於中國拿錢高度補貼台灣股東或老闆,財富瞬間從中國移往台灣。如此大禮,為啥不要?

同時,你以為中資買下台灣企業後,如果市場有利可圖,被買下者會拿著中國補助的資金另起爐灶與之競爭。同樣的,中資買下台灣企業後,如果員工不認同中資老闆或者是中資老闆給的勞動條件劣於市場,則員工也會出走。

反之,如果市場無利可圖,則中資買下台灣企業等於是幫台灣股東或老闆擦屁股,讓他們的資源重新獲得釋放。與此同時,中國等於是把資金浪費在低效率的用途上。

這也代表說,中國大舉不分好壞地買下台灣企業本身就是一個違反經濟定律的偽命題,因為論者錯誤假設中國資金可以自外於全球資金市場競爭,論者還錯誤地假設中國資金「不自私」,再爛的台灣公司都願意買(此點假設直接違反經濟學的自私前提)。

當然,該偽命題的論者還錯誤的假設了許多事情,例如前述台灣員工自由流動下,中資同樣必須在勞動市場與非中資企業競爭。提供的服務或產品一樣必須與非中資企業競爭….

簡單結論來說,論者腦袋白痴加三級,以為有錢就可以買遍全世界。而真實世界,從來不存在任何一個有錢國家可以單純靠錢buy out其他國家。

事實上,真正要用錢害死一個國家,歐美已經有很好的示範,就是透過大規模慈善捐助。

【關於21世紀資本論】一書

托瑪.皮凱提所著的『21世紀資本論』簡單翻閱就可知道這人經濟學不入流,基本價格理論不及格。

我自己沒啥時間批評一本這麼厚的爛書,卻剛好看到知名經濟學家Deirdre N. McCloskey對這本書的極正確評價。

在張五常教授80大壽慶祝發表的祝詞中回憶自己在1968年與張五常同為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教職,因為McCloskey是哈佛經濟學博士,所以其實並不懂經濟學。McCloskey特別強調認識張五常後透過其身教與著作,再加上張所推薦的一本好書 — Alchian與Allen合著的「Exchange and Production Theory in Use」方才習得如何正確地以經濟學思考。

插話一句,Alchian 與Allen合著的此書前身為「University Economics」,也是我的經濟學真正啟蒙讀物,強烈推薦給有興趣的朋友。此書之後,我才對經濟學登堂入室,也才開始成功地將此學問應用到投資上。也是因為此書的反覆研讀,逐漸地我開始可以準確預測巴菲特、孟格之類的高手怎麼思考問題同時怎麼決策,其邏輯的來龍去脈越發清晰(至於坊間一堆號稱研究巴菲特的書籍,建議當做小說看看笑過就算)。也就是說,這本書把我的投資思維拉到了巴菲特與孟格差不多的思維高度。

當然,巴菲特與孟格的經濟學並非頂尖,但投資直覺(或經濟直覺)上佳是肯定無疑的。

McCloskey同時批評芝加哥大學經濟系自從Bob Lucas(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但其實經濟學不怎麼樣)取消價格理論這門課之後,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程度連哈佛都比不上了。(Naturally, the Nouvelle Chicago School of Bob Lucas has dropped it, and so Chicago PhDs nowadays are no better even than Harvard PhDs in thinking like economists. It makes me weep.)

回到21世紀資本論這本爛書,McCloskey評價該書作者甚至基本需求定律掌握都是不足的,竟然不理解供給會隨著稀缺程度增加而反應。(note that Piketty, trained in France and MIT, does not understand supply response to increasing scarcity.)

經濟學的根本核心就是價格理論,連這點都掌握不好,淨搞一堆眩目數學公式那不叫做學問,只是為了謀求職位的手段。

而21世紀資本論這本書之所以毫無價值,也在於作者除了譁眾取寵,其論點–針對富人課重稅–在法國實施幾年的結果,早被「正確的經濟邏輯」預測不但對經濟無任何幫助,還只會嚇跑一堆富人,並留下剝削中產階級與養出一堆懶窮人的福利惡法。

McCloskey祝詞全文可見於此:
http://www.deirdremccloskey.com/docs/pdf/Cheung.pdf

準古蹟自燃乃屬正常現象

當左派的「文化資產法」侵害個人私有產權時,「及時拆除」不過是產權所有者保護自身利益的最好方法。

換言之,這套「原希望保護古蹟」的法律其真正實施結果如同經濟學預言一樣,只是讓「快變古蹟的建築自我毀滅得更快!」

所謂古蹟愛好者,希冀透過法律來干涉他人產權使用,說穿了也只是一種「佔便宜」心態。真這麼愛,怎麼不花自己的錢買下?

反之,要求政府買下也是錯誤資源配置,等於是「用不在乎古蹟的人的稅金去補貼少數在乎者的主觀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