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的中場休息

中美貿易戰目前看來階段性的小結是:「雙方同意更多生意往來」這個最好的結局,看來我先前的擔憂是多餘了。但之後雙方會不會又有新衝突?我想也沒人說得準。政治的訊息費用太高,網路上看到一堆愛談陰謀論、愛高舉自己有多少內幕的寫手,往往禁不起驗證的多。

我認為Trump始終沒有表面上那麼笨,而中國官員也沒有假台獨份子貶抑地那麼無能。

倒是中美欲將經貿磋商制度化,假台獨只能乖乖當美國尿壺的定位大概是確定了。

順道一提,美國動不動嚷嚷「貿易逆差」以要求他國負責,其實是一種「做賊喊抓賊」、「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無恥行徑。

美國布林頓森林體系片面違約不認帳之後,希望維持國際主要交易貨幣地位,又搞了「石油美元」協議以及諸多舉措。

而美元要成為世界主要貨幣,必然發生:1. 美元必須維持一定強度與 2. 貿易逆差。

為何一定發生貿易逆差?因為要成為世界交易工具,美國必然要「發行多過國內所需的美元並使其多餘部分流向世界」。猶如刻意在浴缸滿水後繼續灌水一樣,國際貿易帳上也就必然發生貿易逆差!

換句話說,只要美國放棄國際交易工具地位,甚至停止印發美鈔,貿易逆差就自然消弭。可是「美元稅( US dollar tax)」太爽啦,只要開印刷機,用自家印的破紙就可以買遍全世界,等於是公開搶劫全世界,然後再來怪全世界讓他的帳本難看。

當然美國政客與智庫都清楚問題在自己身上,卻不要臉地強迫他國負責,這就是號稱最尊重人權、法治、公平正義的國家搞出來的爛戲。

未來二年增加現金持有比例會較佳(It’s better to have more cash in your investment pile in the future two years.)

The cut to the corporate tax and deregulatory process are giving businesses more certainty and money to spend on capital investments.

However, the severer trade wars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 will definitely wound the economy of the both sides, particularly worse on the US . It means the benefits from tax cut and deregulation could be wiped out by the wrong tariffs. These are the macro-constraints of the U.S.

Meanwhile, according to Credit Suisse, the capital expenditures of the S&P500 have risen to $166 billion in the first quarter of 2018, up 24% from a year earlier. Is it a good news? Well, it depends on each isolated case. The capital expenditure of companies may or may not lead to good returns, which means the more capital investing activities do not promise higher profits in the future. Wastes or mis-location of resources can happen in this the-more-the-better investing phenomenon, especially when a company has some bad KPI requirements. It’s due to “Money Illusion” to a certain degree. Bad incentive systems influence the managers’ decisions as well. And I believe these two factors are the source of the business cycle.

I haven’t expected the turning point coming so fast. Nevertheless, I could smell something going wrong recently. I’ve increased the cash share of my investment pile more than fifty percentage and guess by doing so would be safer in the next two years. Of course, if there is a good objective at an attractive price, I will buy it anyway without considering the macro-economy. Such good deals can always overcome the whole investing environment.

ASAP其快速到貨策略為何註定失敗?

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ASAP一開始打的5小時快速到貨就是個錯誤的策略。
 
從消費者面來看,如果當下需求真的很急,則再快的到貨承諾,都比不上消費者自己立刻出門到賣場買回,以台灣的地狹人稠這個侷限條件看,多半2小時內就可買到所需物品。
 
但從供給面看,越快的到府供貨服務邊際成本很可能是等比級數上升。為何?邊際生產力遞減定律使然。
 
經濟分析上的意義代表:供給者要越快速到貨,貨運成本將快速攀升到甚至超過物品本身的價值。供給者有能力轉嫁這個成本嗎?我持悲觀態度。
 
且此現象還會帶來一個弔詭的困境:越快速服務帶來的高運費,必須用高價物品來涵蓋使其成本比降低。但越貴的東西,消費者下手購買的思考過程會越久,且需要即時到貨的需求會越低。
 
也因此越講究快速到貨的電商往往下場不佳,就是因為他們策略恰恰把自己放進了一個兩面困境的侷限條件裡。我想不出這種兩面困境怎樣維持一個可長可久的商業獲利模式。
 
回頭看當初PCHome 24h到貨為什麼會紅?關鍵並非在快速出貨,而是「合理期間內的出貨承諾」。
 
當年許多網購令人詬病處,就是下單付費後不知何時才出貨。PCHome抓的24h剛好消弭這塊訊息費用。君不見後來PCHome再推的「台北市6h到貨」其實一直沒有拓展到全台灣,我相信一來是因為成本等比級數上升,二來就是消費端其實並不在乎6h。
 

我自己公司在網路銷售與電話銷售這塊,也是支持這樣的分析:新客很在乎也會打電話進來詢問何時出貨。熟客知道我們保證下單當日或隔天出貨的承諾始終遵守時,就未曾有這方面的詢問。

大約5年前有朋友介紹ASAP給我,說是其朋友創辦時,我當年就預言不轉型會倒閉。不幸一語成讖,不過這也只是經濟學科學解釋力的展現而已。

以上只是經濟學價格理論的簡單示範。

ASAP關站談Amazon.com

日前我在「再談PCHome–以經濟分析觀之」一文中提到的經濟邏輯:

…”這種仲介行業關鍵始終在於「集客力」:客人不夠多,廠商上架意願低;商品數量少、不夠便宜、介面不夠簡潔,集客力就差。二者某個程度有點雞生蛋、蛋生雞。多數仲介業都存在同樣的問題。

因此,這種商品仲介平台會希望透過「低免運費門檻」來吸引客人與廠商,是一條幾乎人人都會走上的不歸路。另一方面,平台商如果太常片面隨意搞商品折扣競爭,廠商遲早會受不了而出走。

流量不夠大,規模經濟出不來,財報就很難看;流量大到一定程度,可將平台與倉儲成本攤提到很低比例時,獲利會驚人噴發。而這段成長過程是痛苦的,Amazon如是,PCHome也如是。但PCHome面對一個與Amazon最大不同侷限條件是:”台灣市場太小”!建置一個平台後可收的上頭租值,台灣就是不如美國。

經濟分析上也意味:要集資與PCHome競爭的門檻遠低於欲與Amazon競爭。

所以當強力競爭出現時,平台對客戶廠商最明顯的競爭差異始終只能在「降低購物成本」或「減少廠商費用」這兩個自殺利潤空間的策略上打轉,也就註定平台租值在激烈競爭出現時必然快速下跌。”

ASAP看來就是集客力始終上不來,造成基礎建設的規模經濟也一直出不來,帳面虧損肯定是很難看的。

此外,該站從最早的「閃電購物」改名為「省錢購物網」,可知對多數消費者而言,「快速到貨」只是一個加分,但非必要條件。網購偏好始終還是在「省錢」這點上打轉。

這邊我再多談一點,就是我認為實體店面的集客力某個程度上還是比網站的流量來得容易觀察。
繼續閱讀 “ASAP關站談Amazon.com”

加州遊民成長率全美最高

WSJ報導:「Why California Leaves Its Homeless Out in the Sun」,整理重點如下:

1. 最近才宣布住房必須強制加裝太陽能發電裝置的加州,看似富裕進步,其實依然不能擺脫經濟自然定律 — 高度管制必然發生資源unemployment。

加州去年無家可歸的遊民人口增加13.7%,同時期紐約僅增加3.6%,而全美增加率為1%。

2. 加州的多項住房與土地管制,造成該州房屋價格或租金都高不可企,公共住宅與租金管制屋供給極為有限。

3. 遊民增加的原因之二:2014年通過的Proposition 47,該法案縮短非暴力犯罪的刑期,例如商店竊盜、偷竊金額小於$950美元者或毒品施用者。而加州警方也公開表示放棄逮捕這類犯人,因為徒勞無功,抓進監獄沒幾天又給放出來,純粹浪費警力。

此法案通過後,財產類犯罪數量與全國減少的趨勢反其道而行,獨獨加州在成長!2014~17年,Anaheim(加州迪士尼樂園所在地)竊盜罪成長9%、洛杉磯成長22%而舊金山成長44%!

致使許多本來應該待在監獄的小偷小犯全回到街上,而自身的前科記錄讓多數房東拒絕租賃;加上加州諸多法規讓條件很差的房屋不能流通在市面上出租。因此這些人被迫無家可歸,一一輪為街上遊民。

4. 橘郡政府從Anaheim的遊民村中清出13950針頭、404頓垃圾與5279磅有毒物質。
繼續閱讀 “加州遊民成長率全美最高”

再談PCHome–以經濟分析觀之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這種B2B、B2C甚至B2B2C分類。因為我覺得沒打到要害,沒有掌握到關鍵侷限條件。

以網路家庭的三塊:線上購物、商店街、露天拍賣三者而言,本質上都是一樣「賺取交易仲介費」,三者最大差異只是在於「物品由誰看管」。但法律事實上,三者的物權均未移轉,網路家庭都只是在賺成交後的仲介費,當然三者的「費用結構」略有差異,但都不脫「一個固定費用+一個抽成」。

這與百貨公司其實是以「櫃位租金+抽成」這種模式有差異。畢竟物理環境侷限下的地點稀缺,與網路平台靠知名度二者還是不可相比擬。

也就是說,24H部分的倉儲只是加快出貨流程,表面上費用由PCHome負擔;商店街與露天則省去這層費用。但三者就行業本質而言都是電商,都是賺交易仲介費。

而這種仲介行業關鍵始終在於「集客力」:客人不夠多,廠商上架意願低;商品數量少、不夠便宜、介面不夠簡潔,集客力就差。二者某個程度有點雞生蛋、蛋生雞。多數仲介業都存在同樣的問題。

因此,這種商品仲介平台會希望透過「低免運費門檻」來吸引客人與廠商,是一條幾乎人人都會走上的不歸路。另一方面,平台商如果太常片面隨意搞商品折扣競爭,廠商遲早會受不了而出走。

流量不夠大,規模經濟出不來,財報就很難看;流量大到一定程度,可將平台與倉儲成本攤提到很低比例時,獲利會驚人噴發。而這段成長過程是痛苦的,Amazon如是,PCHome也如是。但PCHome面對一個與Amazon最大不同侷限條件是:”台灣市場太小”!建置一個平台後可收的上頭租值,台灣就是不如美國。

經濟分析上也意味:要集資與PCHome競爭的門檻遠低於欲與Amazon競爭。

所以當強力競爭出現時,平台對客戶廠商最明顯的競爭差異始終只能在「降低購物成本」或「減少廠商費用」這兩個自殺利潤空間的策略上打轉,也就註定平台租值在激烈競爭出現時必然快速下跌。

PCHome上頭租值囿於台灣市場小這個侷限,嚇阻對手進入的聲量天生不如Amazon;過去享受平台規模經濟累積銀彈的速度與量體上也不如Amazon。如今這個結果,其實是掌握客觀侷限條件者可以預見的。

宏觀經濟學的尷尬—菲利普曲線死了嗎?

WSJ這篇投書:「Is the Phillips Curve Dead? And Other Questions for the Fed」是Princeton University教授,也是前任Fed副主席Alan Blinder投稿。

一文提到現在美國經濟似乎已經非宏觀經濟學可解釋,尤其是菲利普曲線(Phillips Curve)好像失靈。理論上,失業率高到一定程度會拉低通貨膨脹率,反之失業率低到一個程度會拉高通膨率。而中間會有「自然失業率」,達到時實際通膨率將等於預期通膨率,是傳統宏觀經濟學的一條重要曲線。最早只是紐西蘭統計學家A.W.Phillips單純從英國的通膨率與失業率中發現可能的潛在關係,只是一條「事實經驗曲線」。不過一堆總體經濟學家在上面不斷「看圖說故事」地衍生各種總體經濟學理論。

但可笑的是,預期通膨率只存在於腦中,真實世界並無其物,也無從探知,因此而生的自然失業率到底在說什麼?令人尷尬。況且到現在,主流總體經濟學都還沒有一個合理且可驗證的失業定義,卻能大談特談失業,這很好笑。誠如A.A. Alchian與張五常所言,經濟學有關失業的論文或理論多半不值一提,毫無可學習之處。

作者說FOMC自己也搞不清楚自然失業率應該是多少,今年認為是4.5%,但去年又認為是4.7%,三年前又定為5.1%。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目前的4.1%失業率肯定低於FOMC認定的自然失業率,則依據宏觀經濟學理論,通貨膨脹率應該因此被推升,但真實數據卻打臉了宏觀經濟學,通膨率長時間未上升,從2012年以來幾乎都在2%以下。

作者回顧1990年代自己任職Fed時,只要失業率上升1%長達一年,則必然看到通膨率下降0.5%左右。可如今這個關係已然不存在。而且是從2000年以後,作者就發現通膨率的改變與失業率毫無關係了。於是他警告,如果宏觀經濟學的菲利普曲線失效,我們能怎麼辦?

為何發生上述總體經濟學家,還是前任Fed副主席如此雲深不知處的尷尬窘境?總體經濟學理論長久以來忽略了真實世界諸多侷限條件,尤其川普上台後諸多de-regulation與減稅措施改變美國人與外國投資者的生產意願、生產效率。是的,許多美國法規本身都扭曲了企業的資源分配,使得多數企業不得不用低效率方式生廠,甚至發生Elon Musk、太陽能業者或Obama時代的私立野雞大學這類競逐政府補助的商人尋租行為,浪費稅金還造成整體社會租值消散。

川普諸多回歸市場導向的政策,只是把被壓抑的生產效率重新釋放,把社會交易費用降低,自然會看到失業率與通膨率齊降。而偏偏這種現象總體經濟學無法自圓其說地解釋,也顯見此學問天生致命傷何在。

這也告訴我們,為什麼很多經濟學家預測經濟總是錯?因為他們只是一群關在書房裡熟讀錯誤理論,操練看似高深數學,但其實與真實世界八竿子打不著的智力遊戲者。

不過這還是比多數法律學者強,尤其台灣的法律學者,除了只會翻譯跟搞學閥之外,作學問多半談不上。價值觀永遠走在邏輯前面,而其口中「堅忍不拔」的價值觀卻又很容易為了服務政客而自我賤賣。

我自己的投資經驗來看,總體經濟學完全沒有學的必要。學過,只是知道檯面上的經濟學家在屁些什麼,但多半內容不堪推敲驗證,而且對理解真實世界或投資一點幫助都沒有,就當做看小說一般娛樂娛樂就好,切勿把總體經濟學內容當真。對投資有用的,還是把價格理論學好,然後從個人加總到群體即可。

巴菲特:「為何不投資比特幣?」

巴菲特:「為何不投資比特幣?」

一年一度的Omaha盛會又召開啦,我一直想去卻排不出時間,希望明年有機會在現場囉。

過去我曾寫過一篇「論比特幣 (https://wp.me/p9ffS3-qO)」,其中提出一個重要觀點就是:「無產出的財富倉庫漲跌無侷限」,因為無產出就無法在市場上有合理的估價去侷限市價的上下極限。

因此正經的投資人不會認真看待比特幣,因為風險過高且不存在「合理價位」這回事,無從得知是否低估或高估。

巴菲特顯然與我觀點一致,在接受訪問時他強調:

「如果你買了一塊農場、一間房子或一家公司,你知道這生意每年可以帶來多少回收,你就知道在市場上合理價位在哪。

可是當你投資的是貨幣這種東西時,它不可能有任何產出,你只能等有誰願意用更高價格買走。

前者才是投資,後者只是賭博。」

https://finance.yahoo.com/brklivestream/

郝明義又錯得離譜

郝明義的蘋果日報投書:「能源政策要打破「兩迷一混」(上)(郝明義)」一落筆就是錯:

「第一個是:「迷信供給」。
先問一個問題。每逢清明、春節的連續假期,高速公路都會有頭尾兩天的高峰塞爆期。請問我們是要設法疏散這兩天的交通流量,還是因而就要多蓋幾條高速公路?
同理,台灣今天面臨的「電力短缺」,指的也都是1年之中電力需求高峰最大的那幾天裡中午幾個小時的問題。台電如果能掌握用戶的需求,設法以優惠電價誘使許多人避開中午尖峰期間的用電,挪動一下用電時間,那就可以進行所謂的「移峰填谷」,也就有助於舒解尖峰用電時間的壓力。
但是台電基於國營事業、工程思維、獨家壟斷的體制,從不認真掌握用戶的需求,當然也無從調節用戶的需求。他們的思路和做法,就是塞車就要多蓋高速公路。 」

照郝明義的這個說法,那台灣打從一開始就不用蓋高速公路,有當年的省道就該知足感恩啦!

尤其世界上所有的餐廳也不需要增加座位、增加人手甚至開分店啦 — 反正需求只出現在中午或傍晚幾小時的用餐時間,應該設法讓客人「不要再死心眼地堅持用餐時間」就好啦~

台積電也無須追求更小奈米製程,只要告訴客戶:「你現在的需求已經被滿足,你要好好調整愛追更高效能、更省成本晶片的心態!」世界上多數工廠都毋須增加產能更甭題蓋新廠。

如此荒謬且顛倒的經濟看法,當初是如何經營事業?讓我非常好奇。

郝先生一落筆就錯,還刻意誇大核能的危險性。說到危險性,台灣兩條高速公路一年造成的傷亡人數遠高過三座核能發電廠,試問郝明義先生要不要發動「反高速公路公投」啊?

缺乏正確經濟邏輯,郝先生當年「反服貿」就是用一堆錯誤的理論和誇大的危險宣稱來欺騙群眾,沒想到台灣已經出現缺電情形,依然見到棺材仍死不認錯。厲害厲害。

北韓走向市場經濟

目前局勢看來,我這個推斷金正恩要搞「改革開放」走向市場經濟的思維是成立的。

共產國家要開放,領導者本身的絕對政治權力一定要夠。殺異己與拼命研發核彈,都是金正恩奪權與鞏固權力的手段。

敢出訪中國,則是權力已經穩固的象徵。

從北韓大量出現的小攤販、個體戶與黑市,代表市場經濟轉型已經在運作。當脫貧人口越多,則回頭的成本越高。

我想台灣、美國媒體長期低估金正恩了。

4/1推斷:

隨著金正恩的掌權越趨穩固(從核彈可能成功以及有自信出訪中國),從經濟學推斷:北韓走向改革開放的市場經濟制度也是必然了。

補充:
北韓制度邊際上的轉變已經出現好幾年,只是這個轉變所需成本是大於亦或小於維持既有制度的成本。以及轉變所造成的既得利益集團損失要怎麼處理。

明顯轉對變金正恩這個少主有利,但對於既得利益集團不利。金正恩的作法是直接殺掉既得利益集團頭頭。可是殺掉之後能不能說服剩下的人接受轉變?還是要看實質利益。

從這兩年北韓饑荒情形大幅改善,以及可成功研發核彈,到最近敢離開權力中心訪中幾點來看,制度轉變費用大幅降低,北韓轉向市場經濟是列車已發動,要回頭機率不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