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狗搖尾巴,不是尾巴搖狗!

簡單談談這次美國國債問題以及這兩天引發的股市大跌。

1. 美國國債根本是個假議題。
第一點,美國國債本質上是以美國政府的力量、全國的經濟實力在擔保債信。世界上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美國這般實力,而且美國之國土之大、土地可用性之高、人民素質之優秀(相對而言)以及對世界菁英有極大之移民吸引力的條件不變之下,要說美國債信遜於其他國家,我是不相信的。

更重要的是第二點,美國國債是以美元支付;美元是美國政府開印鈔機就有的東西。
這樣說當然有點太誇張,因為美國大可用新債抵舊債,亦或刪減福利政策、減少政府其他支出(這也是我樂見的)的方式來支付債券。最糟糕的情況,美國都可以開印鈔機來支付(雖然可能賠上往後之債信,但就現階段之債務沒有還不起的可能)。

二點合起來,美國國債根本不是AAA,而是要幾個A都成。巴菲特的說法,我是非常認同的。

2. 從前面推過來,信評機構根據一些既定的公式或理論來評價公司、債券乃至於國債,這本身就很有問題。因為數學公式算不出真實價值;國家債務信用牽涉到的許多無形的因素,也不是信評公司可以完全cover的。

更重要的是,信評結果往往只是「僅供參考」。信評只是狗尾巴,究竟實際如何還得看狗本身。如同 我題目說的是狗搖尾巴,不是尾巴搖狗。

雖然有些金融學出身的,認為「失去無風險標的」,會出大問題。但這種看法我認為是荒謬的,因為「一個投資標的風險有無不是信評公司決定,而是投資者的自身能力以及標的本身之實際狀況來決定」!

利率依照利息理論,其實應該是「時間之價」。所謂的「無風險利率」其實應該指的是「無訊息費用之利率」。可惜我認為這種利率並不直接等於美國國債。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美國10年國債約從3%降到2.32%,這表示很多人從股市撤出來的錢,在這幾天除了黃金之外,還是得投資美國公債(因為沒有比它更安全的標的了)。這也表示,信評說它債信降低,但市場顯然不這樣認為。

因此事情是不是如陳家昱所認為的如此悲觀,我的看法是相反的,我這幾天的投資也正好相反。沒有什麼比拿真金白銀出來更能說明自己的想法了。

3. 相較於「次貸風暴」本身隱含的「金融制度的錯失以及從業人員對於償債風險的大意」,美國內部兩黨對於「擴大政府支出 v. 刪減政府支出」之間的衝突,所引發的國債爭議,是不可相比的兩件事。

這次的重挫,很可能是自己嚇自己成分居多。

4. 至於歐債,依據利息理論,在各國有共識推動低利率的前提下,我並不那麼悲觀地認為這一切都沒救,二次衰退就要來到。

除非現在中國馬上來個硬著陸,房產價格與股市價格應聲倒地,引發新一波的資產價格大幅下跌,引發大眾預期悲觀。不然經濟應該會在低利率中緩步復甦。

當然,要大幅改善全球經濟,社會福利政策是要大幅刪減的。例如工會、最低工資、環保法規乃至於社會福利,應該要取消大多數法規和管制,私人企業跟勞工才能取得調整的彈性跟誘因創造新財富。

台灣面對次貸風暴,低毛利的科技業沒有因此死光光,政府默許「無薪假」的存在是一大功勞。

雖然愚蠢的工運人士在當時主張無薪假是剝削勞工;但在「減薪」跟「失業之間」做取捨,我認為取前者對於社會的安定、未來經濟復甦才有幫助。一堆失業勞工搭配被迫外移的企業的社會,說經濟能在風暴過後馬上復甦是騙人的,也是愚蠢的。企業在、勞工在、生產力在,才可能快速復甦。

重點在於,面對環境變動,你不讓私人機構從「價格」去做調整,那必定得從「成交量」上面去調整。而後者的調整,是會死人的。這種趨勢,不是你「立法」就能避免,就能天下太平、萬世其昌的。


2012年8月1日後記:

一年前,經濟學家陳家煜連同當時很多人都因為美債採悲觀氣氛,認為沒有QE3,資本市場跟經濟都瀕臨崩盤。我持相反意見,因為我認為美債降評是尾巴搖狗,不值大驚小怪。

現在回顧,S&P 500 從2011年8月一度跌了100多點至該年10月,但到現在一年來大概漲了7.09%;若從2011年10月最低點起算到現在則是漲了22.32%。

我認為怎麼看,牛還是活得好好的,雖不是頭猛牛,但上看下看依然不是隻熊。

資本主義造成短視近利?黑心商人也是因為短視近利?

「資本主義」和「短視近利」是很多人常擺在一起的詞彙。

例如苦勞網這篇令人發噱的文章結論就提到:「…在美國短視近利只問結果不問過程的資本主義之外,我們是不是也應該看看連投資都要講道德的另一種資本主義。…」

常見這些語言在批評任何自己不滿意的經濟活動時都要來一下,彷彿遠古時小學作文都要寫「蔣總統英明」一樣,念咒無異。

資本主義真的是短視近利?

首先,我們不曉得「資本主義是什麼東西」,再者,我們也不曉得「短視近利」指的是什麼。這兩的都是尚待定義清楚的名詞,而前者不少學者吵成一團,並無夠讓人信服的定見。

A認為這是資本主義,B可能認為不是;甲認為這樣做是短視近利,乙可能又能看到另一片天空。

如果我們將資本主義定義成「人人在侷限條件下爭取最大利益」以及「私有財產制」這兩個前提下,同時也將短視近利定義成「殺雞取卵」這種情形,我們來看看是不是人人都短視近利:

Irving Fisher的利息理論認為,所有的財富是未來收入折現值的總和,再搭配Milton Friedman的permanent income假設,我們假設有一家小吃店,每年可以淨賺台幣100萬元。給定無風險利率不變是5%,無通貨膨脹,市場上有競爭但這家麵店有點租值,可以照樣年賺100萬的前提下,假設老闆立志做個百年老店,則這家店的總財富現值是1,988萬台幣。

同樣的情況下不變,假設這家小吃店怠於招待客人、碗盤不清潔、店面骯髒…,又假設這樣的情況會造成這家店每年減少1成收入。
則同樣百年來看,這家店的財富價值只剩620.68萬了。

反過來,假設小吃店注重行銷、餐飲品質、服務細節,甚至連氣窗都擦得一塵不染(像日本達人店鋪一樣),而這樣的講究讓小吃店每年都能多賺5%,百年來看這家小吃店財富高達8,857.72萬。
(以我還算了解的中部某知名餅店成長歷史來看,這樣的成長率根本是小菜一碟)
弄成表格來看:

生意作得怠惰,等於損失1367萬;反之,認真龜毛,可增加高達6869萬的財富。

從利息理論,我們可以很輕易的解釋,為什麼會存在那些精益求精的達人店鋪。利益當前,人人莫不趨之若鶩。

甚至,套用A.A. Achian更極端的觀點:這些商家不用知道怎樣做可以帶來更多收益或是倒店,在競爭之下,怠惰的就是會倒店,勤奮的就是會大幅增加收入。這樣的結果是無所謂店家自私或短視與否的。

換言之,成功的店家不一定知道自己做對了什麼;但成功的店家一定做對了什麼。失敗的反之亦然。

而這些店家主觀上是否目光短淺,也根本不重要。為了長期利益,能存活下來的店家的行為,就是會符合「高瞻遠矚」。

回過頭來看,如果「不短視近利」指的是經營者願意為長遠的未來於現在做出某些犧牲,那我必須說,無數家美國資本主義底下成長茁壯的百年企業,在在證明那些認為「資本主義助長短視近利」的觀點是錯誤的。
繼續閱讀 “資本主義造成短視近利?黑心商人也是因為短視近利?”

關於「少子化跟工時有關?」一文

幾個月前寫過一篇「少子化與工時有關?」 一文,直指政大劉梅君教授的說法大有問題。該文討論者多,甚至連自稱為劉教授的學生都來踢館,可惜提不出任何能說服人的說法。

這邊補充幾個資料,給大家參考一下。

根據Freaknomics blog上一篇討論小孩是否是「劣等財」的文章裡頭提供的數據圖:

首先看第一張:

這張圖是不同國家,不同平均每人GDP之下的每個婦女生育小孩數量比較。

這是一張地理水平的比較,呈現的是經濟學普遍基本的一個認知:越有錢的國家生育率會下降。

再來一張時間序列上縱軸的比較:
繼續閱讀 “關於「少子化跟工時有關?」一文”

這種工作你做得來嗎?

現實世界我們常看到的,是落後國家這類工人薪資,往往不到美國一個辦公室總機小姐薪資的1/5甚至1/10。

補償性工資理論在解釋真實世界上似乎沒什麼用,往往只是tautology。偏偏這tautology又沒啥解釋力,很容易推出與現實不符合的結論。

工資還是由競爭來決定;在人命不值錢的社會裡,願意做此工作者眾,加上對付危險動物的經驗累積,降低其機會成本,此類工作自然工資不見得會高到哪去。

甚至相較同社會其他較安全工作,可能也沒有高出多少、沒有「補償到什麼」。

更進一步談,回到價格理論看:安全工作(如總機小姐)跟危險工作(如高樓洗窗或本影片)工人所面對的機會成本本來就大不相同。如果將「勇氣」看成是競爭條件之一,則總機小姐面對清蛇窩的工作,並非不願而是不能。不能之事等於沒有選擇,沒有選擇就沒有成本。

換言之,總機小姐就工作選擇上的最高成本,在考量交易費用的情形下,永遠次於她現有收入之工作。這對清蛇窩工人也是一樣的。

簡單說,總機小姐收入比清蛇窩工人低是正常的,用價格理論就能解釋,毋須另創一個「補償性工資理論」。

當個加州獄卒,勝過哈佛數年寒窗

這是WSJ許久前的一篇報導,提到加州監獄的低階獄卒,收入跟福利甚至遠勝哈佛畢業生。

裡頭有數字:一個低階剛入行的加州獄卒,一年約可收入$45,288 ~ $65,364(約新台幣130萬~188萬),而一個哈佛畢業生平均起薪是$49,897(約新台幣144萬),工作二十年後可望達到年收入124,759(約新台幣360萬)。但前後二者的差異還在於,獄卒的醫療、牙醫、退休等等保障,很可能遠勝後者。

在美國住過就知道,就算你已經有「貴鬆鬆」的醫療保險,每一次看病的自付額還是會要你錢包的命!生一場病,肥茲茲的體重有沒有降尚且未知,但乾巴巴的存款一定還會降不少的。

再看看,這些爽歪歪的公務人員加班有1.5倍薪水的加班費,哈佛法學院畢業的菜鳥律師龜縮在事務所裡面DD卻只能得到油膩又難吃的外帶中國菜。
繼續閱讀 “當個加州獄卒,勝過哈佛數年寒窗”

我反對公務人員不論績效、大規模加薪

我反對公務人員不論績效、大規模加薪!

理由如下:

1. 工資剛性

因為訊息費用的緣故,勞動市場上如何定價本身就存在的模糊空間。在多數國家裡,公務員的薪資往往會成為一種指標。公務人員薪資太高,很可能造成企業也要看齊。理由在於勞動市場上資方對人才的需求會讓彼此競爭,這競爭的資方也包含政府。如果多數企業薪資都遠低於公務人員,那人才就會寧可考國家考試也不願意到民間企業就業。

企業為了徵得人才,不得不提高薪資。但這樣的提升有其上限,邊際產業或邊際企業,沒有夠多的租值來支撐員工的高薪,只好選擇結束營業或外移到薪資水平低的國家。

我們假設台灣政府非常照顧公務員,人人月薪都是100萬台幣。如此有誰還願意在7-11打工?還願意在竹科廠房裡苦哈哈?能考公務員的大概全去考了,台灣有幾家企業可以支付所有員工月薪百萬的?支付不起只好外移,長期以往台灣只剩公務員,請問這樣的國家經濟會好嗎?

另一方面,公務員薪資並非市場價格,而是政府武斷決定。常見公務員薪資會隨通貨膨脹上調,但卻未因為不景氣下修的。這就是所謂的「薪資剛性」。

綜合前面所述,當景氣不佳時,公務員薪資高於私人雇員且不會下調,對企業來說這是很大的壓力,要嘛就是在不景氣下加薪(下場可能是倒店);要嘛就是辭退台勞轉進大陸、越南(台灣勞工請不起啊)。這景象在2008年金融風暴時,各位是不是很熟悉?「景氣差,公務員考生大增!」之類的新聞是不是猶言在耳呢?

小結之:公務員薪資的指標性以及調整上的剛性,使得高薪公務員對一國之經濟百害而無一利。

2.公務員其實絕大多數都是不事生產的人員。我所謂不事生產意指他們的活動並不會有什麼有經濟價值的產出,也就是產出並不是有人願意花錢購買的。多數人對於多數政府公務都是不得以配合之,而非主動想要購買。

經濟學上將公務員之服務當成是交易費用的一種。交易費用過高,比如公務員過多,任何事都要經過層層關卡審核或是公務員制度性收賄,均屬之。這種環境對任何國家經濟均有不良影響。

政府的資金,也就是稅收,絕大多數是來自於人民的產出,再者,最近稅收增加,主要是來自於人民的努力勞動(台灣GDP2009與2010年GDP分別是377,410 以及430,451Million USD,相當於14%的成長率),並非是政府的功勞。

對公務員的加薪,等於是拿有產出的人之收入分配給無產出的人,是否存在資源錯置,很值得討論。

原因在於財富存於私人,私人可以透過更多的投資行為創造更多未來的財富。但是財富若存於公部門,很可能多數是浪費掉。

換言之政府假如有錢加公務員薪水,倒不如直接減稅,還財富於人民。

再者,即便如行政院長吳敦義所言,加薪財源來自於公營企業所得居多。那請問如果明年公營企業賠錢了,台灣政府又要從哪來籌措已經答應的公務員加薪?

3.公務人員實際收入相當高;且公務員收入並非由市場決定:

先看一則2007年3月的報導

根據主計處日前的一份調查顯示,95年度公務員經常性薪資達6萬3,167元,高於工業及服務業的3萬6,126元,退休後部分基層公務員若是領月退俸,每個月可實領近6萬元。…公務員薪資報酬已躍居各行各業之冠…公務員不只每月經常性薪資比民間企業高,年終獎金也比較穩定。一般來說,公務員的年終獎金都在1.5至2.5個月的範圍,平均年薪可超過90萬元。當再加上年終獎金計算後,每位公務員每月的平均薪資可達到7、8萬元。而一般幾年民間企業年終獎金普遍都低於二個月,因此加上年終獎金總和後,公務員整體月薪資至少比一般民間企業高出3萬元…

公務員平均月薪資將近民間企業的2倍,但這只是看得到的薪資部分。看不到的各種福利補貼之高,更令人吒舌。例如台北地方法院在西門町遠東百貨一帶有公家宿舍,一人一個月僅需數百元台幣租金,包水包電。請問私人企業的雇員在相同地方,上哪找一個月租金數百元的雅房?

這種補貼價差,事實上也是收入之一。而公務員食衣住行育樂,少見有「未補貼」之領域,如此高收入,難怪一堆人浪費人生、資源準備國家考試,這明顯就代表公務員太好賺。

根據經濟學的價格理論,一個人願意付出某些東西(金錢、時間、體力等等)來換取另外A物,顯然A物對該位仁兄的價值(或用值)勢必大於或等於他所付出的。

多少人花錢補習,數年寒窗,就只為考上公務員。如果說公務員收入很低,還會有這麼多笨蛋願意如此犧牲嗎?為國家為人民?別說笑了!

這跟政治人物拼死拼活要選上官職是一樣的道理。沒那麼爽幹嘛那麼拼?

其付出之代價之高,就是因為認為公務員之收入可以大於等於代價。

可是公務員所提供的服務,有那麼高的價值值得這麼高的收入嗎?顯然並沒有!

但為什麼可以這麼高?因為公務員薪資不是由市場決定。不透過市場機制來決定價格,則資源錯置、浪費以及隨之而生的尋租(rent seeking)行為,都會是負面大過正面。

回過頭看,這麼多20幾歲的青年不事生產,也不投資自己,只是一昧浪費時間在公務員考試(國考科目多半無用,所以準備考試不算知識投資),這種人力資源的浪費,對國家又有好處嗎?從經濟學角度來看,這是「租值消散」!

4. 對公務員的小幅加薪,並不會改善公務員族群對於永久收入(permanent income)的看法。

諾貝爾獎得主Miltion Friedman一個重要貢獻,就是提出永久收入假設。這我在很久以前批評消費券政策時就提過。

短暫的收入增加,並不會大幅改變人的消費行為。而就目前暫訂的加薪3%來看,對公務員消費行為之影響微乎其微。

因此,要透過這方式來提升內需景氣(假如政府抱有這種想法的話),真是痴人說夢。

5. 承第一點所述,公務員薪資在勞動市場上有參考性。換言之,過高的公務員薪資會提高失業率。

何解?很簡單,某甲跟某乙同是台大畢業之高材生,入社會後某甲順利考上公職,一個月收入5、6萬。某乙未考上,轉往私人企業,卻發現多數報價僅有3萬不到,依照經濟學來看,某乙立刻接受3萬的聘約可能性會變小,因為比價效應,他可能會希望多等等看有無其他與某甲收入接近之工作機會。但這一等,失業率就提升了。

6. 隱藏版收入

不少公務員有「隱藏版收入」,小至海關人員,大至阿扁總統,均有之。這部分台灣政府處理一直很差。連結到前頭,這種隱藏版收入往往也是眾多考生的動力來源。

此次加薪可能令私人企業不爽外,如果考慮進隱藏版收入,公務員對於這雞肋般的加薪幅度大概也不會高興到哪去。

馬政府推出這種主觀上要搶公務員選票,實質上卻可能惹惱民間跟公務員的政策,果然有一套啊!

少子化跟工時有關?

天下雜誌有一篇新報導「少子化元凶:企業濫用責任制」。該報導中政大勞工所教授劉梅君提到:

「台灣人工時這麼長,誰有時間養育小孩,跟日本一樣,生育率驟降絕對與工時有關。」

一如昨天我批評交大科法所王立達助理教授的文章一樣,這兩位學者都犯了很基本的邏輯上以及實證科學上的錯誤。

P–>Q; ~Q–>~P 這是大家都懂的邏輯。

政大劉教授的說法,背後邏輯是:「工時長 –> 少子化」;換言之,反過來就是「生育率高–> 工時少」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找到的真實世界事實,是工時長且生育率高,或工時少生育率也低,那麼劉教授的高論當場就被事實駁倒,換言之,劉教授的信誓旦旦也不過是胡言亂語。

根據台灣政府的統計數字,台灣人平均生育率從1958年的千分之41.7一路跌到2009年的千分之8.29 (請見下圖)

而台灣人的平均工作時數(就能找到的統計資料)卻是從1980年的每個月215.1小時(加班平均時數12.4小時)降到2009年的176.7小時(加班平均時數6.3小時)(請見下圖):

兩條曲線斜率均為負值,單純從圖表來看就有相當明顯的正相關。

換言之,在台灣早年,工時時間長且生育率高(也就是一個家庭5、6個小孩以上的那個年代);近年則是工時較短(因為實施週休二日)且生育率很低。

這個統計數字很簡單地把劉教授的理論打了好幾槍,且槍槍斃命!

這些統計數字都在政府網站上,10分鐘不到就能找出來。想不懂台灣這些教授們為何連這麼簡單的研究能力都不具備?

美國許多經濟學研究呈現生育率與收入非常有關。當人民整體收入上生時,中產階級傾向少子,以提高小孩之品質。換言之,人類的生育策略具有「貧困時多子,任其自然淘汰」轉為「富裕時少子,提高小孩生存率與品質」一趨勢。

以我自己經驗為例,我生長在鄉下的傳統菜市場裡,市場裡很多菜販、肉販工作時數長得不得了,但小孩卻是一個接一個生。
光我自己成長所見,就打破劉教授的理論。不知搞勞工研究的劉教授,究竟認識多少真正的勞工?

天下雜誌文章品質之差,未做基礎研究就草率認定少子化與企業責任制(其實就是工時)有因果關係,也由此可見。

電視外購、重播節目多,是因為競爭太過激烈,而非不足

請先看此文【重播與外購節目太多,只是頻道欠缺競爭所造成的亂象之一

根據交大科法所的助理教授王立達的看法,現今台灣電視台節目外購、重播甚至置入性行銷之情況多來自於「電視台競爭不足」。此一番經濟學言論犯了很明顯的錯誤。

根據其理論,邏輯是:「競爭不足–>低新自製節目率」,換言之,若我們能查得高節目自製率的真實世界資料,且在其情形下又存在低競爭,則王教授的理論就被當場駁倒。

過去老三台時代,是自製節目最多的時代。根據中華百科全書1983年典藏版中有關台灣電視公司條目:

「臺視開播之初,每周平均播出節目總時數為三十八小時。其中進口的國外影片節目,共十一時五十五分,占總播出時數百分之四十,其餘百分之六十,為國內自製節目。民國五十八年,每周播出總時數增為七十七小時,節目自製率也提高為百分之七十。六十年以後,國內電視已成三臺鼎立局面,自製率不斷昇高。至七十年,三臺播出節目自製率已達百分之八十三。

我們拿老三台時代,1980年初期來看,台灣當時沒有網路、仍有黨禁、報禁,多種娛樂項目動不動就審查、禁止。相對於今天,當時台灣人民的娛樂項目非常少,換言之,電視台的競爭也非常小(記住,競爭不是只存在產業內,而是存在於各種可替代產品間)。將近83%的自製率,卻是誕生於這只有三台且無其他如網路、各式各樣電玩的低競爭環境中。

從實證(emperical economics)角度來看,王助理教授的理論顯然被事實駁倒。

繼續閱讀 “電視外購、重播節目多,是因為競爭太過激烈,而非不足”

無意義的各50大板

聽法律人發表有關政府或媒體所應該扮演的角色以及應有的作為等言論時,往往會讓人不禁莞爾。

政府媒體 各打50大板

例如上述此篇投稿中,無意義地各打媒體、政府50大板,看似公平持穩的評論背後只是透露著對於真實世界的無知。

1. 媒體與政府官員之誘因各不相同

媒體的目標是提高收視率,對電視公司來說是增加廣告收入,對於名嘴來說亦是增加收入(亦或政治影響力)
如此看來,只要能達成上述目標,言論正確真實與否根本不是他們會關心的重點,而是在於言論是否夠譁眾取寵。

政府官員的誘因並非上電視明辨是非,而是明哲保身,保住官位,以提高個人收入之最大化。
換言之,與人民之資訊溝通是否夠透明、夠全面、夠完整,亦非政府官員關心之所在。而多做(說)多錯,不做不錯的保官原則,才是多數官員所追求的。

上述雙方誘因之不同,我想略有見識的市井小民應該都了然於心。

知悉雙方誘因之不同,就不會痴人說夢式地希望「雙方能夠自制或善盡什麼鬼義務」。

繼續閱讀 “無意義的各50大板”

Is the Efficient Market Theory correct?

As Matt said, the two basic assumptions of the efficient theory has some problems.

I would like to make my statement clearer.

1. People invest on their decisions, not information.

Different people may make different decisions even based on the same information. Since we do not know all people’s tastes or transformations of tastes,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tell or even predict where the demand curve actually is.

Take the impact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on the stock market as an example. If we explain the phenomenon by the changes of tastes of most inventors, we actually explain nothing because it a tautological theory. On the other hand, if we assume the tastes of all investors remain the same, we have to figure out the changes of the opportunity costs of holding,selling, or purchasing the stocks, so that we can tell what changes will be in the stock market. This is a refutable theory but it is also not easy to achieve. That’s why most economists are unable to predict the crisis. (I would also like to point out the anyone who claims that he predict a crisis successfully, he is based on luck more than ability.)

Further, if we can know all the constraints, the “Pareto condition” will always be achieved, which means the market is always efficient(being cleared). This explanation fits the efficient theory, but it is also a tautology, which has few explanatory power. We are still unable to tell when would the whole market generally goes down or up.

2. In an economic theory that has explanatory power, it is unnecessary to assume that people are rational. We only need to assume that people are oriented by their own interests(or selfishness).
Since the latter assumption can let us draw a demand curve with negative slope(which means a person tends to buy more if a good is cheaper than before), which can create refutable theory to explain or predict people’s behaviors. However there is no exact definition of “ration,” we can not build up any refutable theory based on the rational assumption.

Conclusively, it means the efficient theory is to be a tautology at all.

Here I wr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