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刻刻堅強地「監視」著你!

你知道你習以為常的上網動作,背後有多少人在監視嗎?

我指的不單純是在你背後瞧東瞧西的同事朋友、偷看你信箱聊天記錄的另一半、也不是邪惡的公司網管,而是那隻「更無形的手」。

比方說,我們在Google上的所有搜尋記錄,搭配我們電腦裡瀏覽器的cookies,都會被Google這些搜尋引擎收集、分析,以了解每個用戶的行為習慣,好推出他們所謂的「更精準」的搜尋結果,以及「更精準」的廣告配置。

這部份過去我曾寫過一篇經濟分析的文章–「從Google的獲利模式笑看長尾理論」,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回到主題。如果說搜尋引擎提供我們免費強大的搜尋服務,代價只是一點廣告以及一點隱私權上的侵犯….嗯…或許還說得過去。

不過在Phormfrontporch之類的服務推出之後,事情就比過去更複雜一點。

繼續閱讀 “時時刻刻堅強地「監視」著你!”

盜版軟體當然是侵權行為 — 回洪朝貴教授之文

長期致力於自由軟體運動的洪朝貴老師,最近在ZDNet上刊登一篇文章「當法律不近情理:盜拷絕版軟體是罪惡嗎?

我雖然也是Linux與Openoffice.org等自由軟體的支持者、使用者,不過我依然相當不認同洪老師的論點。

其中許多錯誤的認識,我一一舉出如下:

1.從簡單觀念出發

過去我曾寫過亦在《ZDNet》與《21世紀經濟報導所》刊登過的「廣告與反廣告間的戰備競爭(上)」一文,即提到:

……因此,近來批評某些網站文章廣告太多的網民,甚至認為Blog與廣告扯上邊有銅臭味的人,其實都犯了將自身價值觀和客觀事實二者混淆的錯誤。
能忍受多少廣告?這是讀者的問題;該如何使用著作權獲利?這是站長的問題。
前者就像你是要去便利商店買鮮乳?還是去五星級飯店用客房服務叫?
後者則是牛肉麵老闆一碗要賣80元還是500元的問題。

兩者是兩條曲線,自會有交點。純粹的價值批判其實沒啥太多意義。

同理,一個知識產權一旦產生,則其擁有者願意怎樣去使用他,那是他的自由。
軟體公司想要將軟體賣到多少錢?那是他的自由。因為同時,消費者買不買帳,這也是消費者的自由。

著作所有權人不願意公開發表,這也是他的「消極著作權」自由。
過去曾經供人重製的電腦程式,在未來不願再供人重製,也是其著作權所有人的自由。
除非是符合著作權法中【著作財產權之限制】所規範的條件,否則一個著作權人愛如何使用自己的權利,那是法律所賦予的自由。甚至這是高的憲法層次的自由權!

因此,洪老師文章中「微軟已經不賣 Office 2003、Office XP、Office 2000、Office 97;他們也不再賣 Windows xp 和 Windows 2000。 這些微軟不屑再賣的絕版軟體,如果遭到盜版,請問對微軟的損失是多少? 讓這些軟體自由複製,比較符合社會利益,還是禁止複製,比較符合社會利益? 」的說法,與「一家企業倉庫裡一堆庫存賣不掉,理應大開倉門讓民眾免費拿,對社會貢獻最大」的論點一樣無知得恐怖!
這完全就漠視了財產權這個憲法上的基本權利,也漠視了產權制度對於經濟社會的重要性!更顯露對經濟體系運作的無知與魯莽!

因為這恰是促進「租值消散」的暴力手段….

繼續閱讀 “盜版軟體當然是侵權行為 — 回洪朝貴教授之文”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上回我們談到糧食需求面在總量上並未有太大的變化,重點在於質的改變上。
也就是說,如果站在「糧食危機」這樣的基準點來看,事實上這些新興市場經濟力量的崛起,讓更多民眾具備可以享受更多更好的食物的前提之下來看,其實糧食危機根本不存在。
存在的只是對於較優質食物的新興需求會推動部分食物價格上漲。

但這是否意味沒有糧食危機,卻有所謂的「糧食價格危機」?

首先我得先澄清:價格危機是個錯誤的概念

這兩年小麥價格的確漲勢驚人(當然,近日的回檔更為驚人)

但我們姑且不論回檔那段,且看高漲的糧食價格,是否是危機的象徵?

在我看來,高得嚇人的糧食價格不僅不會是糧食危機的預告,事實上還會是暗示此價格無法支撐的訊號。
怎麼說?
我們一樣黃河之水天上來,從經濟學的基本觀念與源頭說起:

繼續閱讀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近來有關糧食危機的話題不斷的在各媒體間盛行。

例如經濟學家Paul Krugman也在New York Times的專欄上發表糧食短缺、糧價將沖天飆升之看法。

只是雖然近來的確一些穀糧食物價格有驚人的漲幅,似乎佐證了這些媒體或經濟學家的看法。

但其實在經濟思維上,這些人都犯了幾個錯誤,我試著在本篇文章裡說明錯誤為何。

有關糧食危機的幾個常見論點

普遍國內外媒體看法不外乎:

中國等新興國家崛起,龐大的新興需求對於世界糧食市場有莫大的壓力,將造成世界糧食短缺。此外高漲的石油價格,帶動全世界原物料價格飛漲,未來世界原物料價格將只升不跌,如此的物價上漲壓力更會讓農產品價格跌不下來。
在加上一些重要產糧國家的氣候似乎有惡化跡象,生產萎縮的黯淡前景之下,還半路殺出個生質燃料的程咬金,怪物般的大量使用糧食來生產乙烯,需求劇增!

窮國將更搶不到糧食。世界上面臨饑荒的民眾,未來的日子岌岌可危。

總歸納起來不外乎:

  • 新興的糧食需求
  • 高漲的石油價格
  • 產糧地區氣候惡化
  • 生質燃料
  • 這種媒體上常見的推論,似是而非,推斷充滿漏洞。我們一一檢視如下:

    新興糧食需求?

    「中國等新興國家的新興糧食需求……」這樣的論調本身過於直斷,並未詳述其中的關聯。

    廣義的中國,已經存在將近4千多年,難道是今天才忽然想起來「要吃飯」這件事嗎?其他新興市場難道也是今時今日才忽然要食物才能過活嗎?

    的確中國這些新興市場國家過去消費的多半是自給自足,質與量都較劣的食物。現在發達了,手上有了錢,就開始希望也能吃到國外較新奇,品質較高的食物。

    這是一個新的需求沒錯,在需求曲線上是一條較過去更往右上移動的新曲線。而這條新的曲線,當然會對糧價有所影響。

    但這不代表糧價將無止盡的攀升。因為過高的糧價下,新興市場的人民不可能全部買單。

    換句話說,當從國外進口的糧食價格高到某個程度,新興市場人民隨時都可以放棄消費,回頭轉吃自己過去習慣的食物。
    因此許多推斷直接認為新興市場的新興需求,將無止盡的推升糧價,其背後其實有一個錯誤的假設 —這個新需求不管價格多高都不會消失。事實上價高則需求減少,是經濟學的定律。這些新生的中產階級也會在面臨不斷攀升的糧食價格下做出同樣的抉擇:當外國食物貴得離譜時,我就回頭吃路邊攤。

    食物的來源不可能僅僅侷限於期貨市場、國際現貨市場上那幾種。因此,光看小麥、黃豆等大宗物資的產量、儲存量與價格,就要斷定全球有糧食危機,未免過於草率。我相信,各地各種民族有許多食物來源,是這些論調者無法調查也不清楚的。

    更何況,就算以這些大宗物資來看,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也在中文官方網站上也有這麼句廣告詞

    世界上有足够的粮食够每一个吃饱,但是全球每天仍然有8亿人不得不饿着肚子入睡。

    可笑的是聯合國相關組織 — 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在2008年初的報告中,給了一張長期糧食價格走勢圖,明顯看得出來長期糧價除了1975年前後外,是逐年向下的。直到2000年之後才由歷史低點回升到現在這價位(但這裡該篇報告就沒有將最近的糧價放上去與過去的做比較?)。但他們卻做出未來糧價將隨石油價格不斷上漲的結論。殊不知1945年後,戰後嬰兒潮,人口大爆炸的影響之下,糧價依然節節衰退這件事,他們該如何解釋?
    糧食價格走勢

    另外,以中國這個大家歸咎的對象來看,顯然普遍的說法也很有問題。

    首先,中國從2004~2007年,連續四年糧食產量均正向成長,去年總產量達50150萬噸,為史上第四高記錄。但中國人的消耗呢?

    根據IFPRI的同份報告指出:中國人相較於1990年,每人每年所消耗的穀類量比率縮減為0.8;換句話說,每人在2005年吃的穀類比起1990年還少了兩成。而報告中增長的肉、奶、魚、蔬果,極大份額來自於中國自身的產出。
    食物需求比較圖(1990 vs. 2005)

    再宏觀來看,世界主要糧食出產國,例如美、法、澳洲…,均對國內農產品出口有優惠的補貼政策。制度面來看與數字來看,全球糧食生產過剩的問題一直存在的。
    糧食產量圖
    (以上圖片均引自IFPRI報告)

    這裡我們小結一下:

    新興市場的確因為自身經濟能力進步了,人有錢就想吃更好的,想從大排檔走進魚翅餐廳。自然產生對更優質的食物來源的新需求。
    但這樣的需求是一條新的需求曲線,不能將「糧食危機」中的需求曲線等而論之。因為所謂糧食危機,是根本來吃都吃不到,枉論質量如何的需求,在眾多曲線中理應處於最左下方。

    再加上這些新興國家本身並非不能自產糧食,且世界糧食生產本身並未有大問題的情形下,新興需求的確會推升糧食價格,且針對質量越佳的推升力道會越強。

    在質量較優之食物價格過高時,負擔不起的新興中產階級要回頭吃過去的甚或其他較低廉的食物亦無不可。此種消費行為將會把過高的食物價格打壓下來,同時,挺升的食物價格也會吸引更多人加入生產,增加供給,同樣會壓低價格。

    因此單就對質量較高之食物的新需求,就推導將引起糧食危機?如此推論就太過隨便。IFPRI的那份報告就是太過隨便。

    但我們馬上會有以下的疑惑:

    為什麼供給沒問題,糧價還是飆升?
    有糧食為什麼還是有饑荒?

    未來我會繼續針對這兩個問題,慢慢提出我的看法。

    系列文章: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三)–通貨膨脹
    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這是作家,P.J. O’Rouke,一場對美國某大學畢業生的致詞。

    他提到幾點給大學畢業生的建議,相當有意思且深富意義。我翻譯我認同的部份如下,並補充一些我的看法:

    1.出去賺大錢

    我們活在一個如此富裕強盛的國度,周遭滿是金錢所能提供的一切舒適、便利甚至安全。然而,卻沒有一個美國的政客、意見領袖或宗教人物會要你「出去賺大錢」;他們反過來只會告訴你「金錢買不到幸福」。
    或許金錢買不到,但是卻租得到!

    誠實賺錢一點也沒有什麼不對。財富並非像比薩 — 我全吃完了,你就只剩比薩盒可以啃。事實不是這樣的。
    在一個自由且有健全財產與法律制度的社會裡,一個人富有了,其他人並不會損失什麼。

    這部份跟最近紐約時報的兩個經濟學家所公佈的一項研究很有關係:越有錢真的會越快樂 (Are Rich People Happier than Poor People?)!
    無論是國家對國家的人民富有與幸福比較,乃至於同一國家內國民的財富與快樂,均是有明顯的正相關。

    同時這篇研究也某種程度的駁斥了過去「富國不一定幸福、窮國不一定悲苦」的那份研究,也間接撼動了「相對富有」的理論。

    從個人與社會的經濟角度,一個有志氣的年輕人認真工作、腳踏實地的邁向富有,對整體社會的貢獻絕對是正面大過負面的!

    放大的整體來說,一整個民族如果都勤奮、努力、重視教育與儲蓄,那這個民族就算多苦難,也總爬得起來。

    在「新國富論」這本書裡面,總觀上下數千年的經濟史,得出來的結論即是:民族性格遠比一個國家有多少自然資源,更能決定該國的財富!

    因此,在不違法、違背道德的情形下,為了錢工作本身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許多偽善的批評,本身並站不住腳,也沒有意義!

    繼續閱讀 “「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Economist》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alities

    4月底的經濟學人中,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alities一文提到銀行的一個劣根性,造成像次級房貸風暴之類的金融經濟危機更為嚴重險峻:銀行老火上澆油、總雨天收傘!

    一切總歸結於人性的「貪婪」二字。

    景氣大好之時,銀行也想要大撈其錢,於是乎各種放款方案傾巢而出。在這種年月,也沒幾個人聽得下「謹慎放款、嚴審信用」這些格言。但如此的舉措其實也是將更多的錢放到市場上,讓原本已經因為景氣大好而提昇的物價,更往上飆漲,加劇通貨膨脹。

    反之,泡沫乍破,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之時,銀行又紛紛急著逼借款人還款,以維持其自身那張「資產負債表」。其結果就是讓已經低迷的市場更顯衰敗;借款人被迫提早賣出資產以籌措資金,人人拋售反讓資產跌價更劇。

    光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到現在,這樣的惡性循環已經不知道隨著景氣波動來來回回過幾次了。

    繼續閱讀 “《Economist》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alities”

    再談談俄羅斯


    元毓在莫斯科紅場

    3月份的Economist雜誌分析了俄國的經濟,是一篇我相當欣賞的分析評論,在此推薦大家有時間可以讀讀看。

    此篇報導裡提到一個可能讓台灣許多媒體跌破眼鏡的說法:「俄國經濟成長跟俄國總統普丁的強勢作風並沒有太大關係!相反地,普丁的舉措可能只為未來俄國經濟種下令人擔憂惡因!」

    該文認為,俄國經濟的崛起,其實在普丁上任前的18個月就已經有跡可循。換句話說,普丁許多自以為是的政績,其實有沒有他關係並不大,因為對俄國經濟貢獻最大的三個關鍵因素,從總體經濟學角度來看分別是:

    • 重新復活的私有財產權制度
    • 飛漲的石油價格
    • 總體經濟環境的穩定

    繼續閱讀 “再談談俄羅斯”

    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

    這次去俄羅斯我發現,俄羅斯的治安似乎相較於我去過的其他歐美國家來得糟糕許多。從地下道無事事的青少年和老乞丐可略窺一二。

    而治安不佳通常也意味著「財產權制度維護難度較高」:表面上看起來就是竊盜事故頻仍。

    不少人可能馬上就直覺推斷:「治安不好的環境必定有利於安全產業發展!」

    在此顯然會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深入解釋一下:

    一個竊盜事故頻繁的社會,假如司法體制健全有效率,則多數財產權犯罪會快速進入法律程序並受到制裁。
    那麼在這樣的社會裡雖然一時我們會看到犯罪率偏高,但在司法有效率的情形下,未來犯罪率可預期會往遞減的趨勢發展。因為犯罪成本昂貴。

    舉例來說,像是世界盃足球賽時,曾經主辦的法國、德國、日本,都不免遇上比較混亂的場面與社會狀況(例如在街頭橫行的足球流氓);但這些法治先進的社會很快就能恢復往昔。

    反過來,如果一個社會的司法體系不健全、無效率,則一點點犯罪事故就可以癱瘓司法系統的效率;結果犯罪不能即時受到制止。那麼財產犯罪的成本將隨著犯罪量越高而遞減,自然犯罪率將遞增!

    我過去曾提過印度司法案件的例子: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

    這麼簡單的案子直到原被告都過世了,連承審官都過世了;幾十年過去才要第一次開庭!

    要是你,你佔不佔別人的地?當然要!反正要還地,也是幾十年後的事。
    除非對方有其他後台,不然怕什麼?

    這道理不過是簡單的「相對成本分析」概念而已 — 一個不能即時發揮效果的司法體制,會讓犯罪者相對成本降低。反過來,也會讓有財產者守護自身財產的邊際利益提高。 在上述例子,加入黑社會或支付保護費也就顯得「物美價廉」了!

    這裡我們就得反思:光看到一時治安不佳這現象,其實也只看到這個社會一時的「靜態切片」。這樣的靜態切片,其實提供的資訊不足以讓我們做出多正確的判斷。

    一如本文提到的俄羅斯街頭,邏輯上不可能直接推導出:對安全器材市場有「錢景」的結論。

    不過像大前研一之流,卻喜歡炫燿或鼓吹這種小聰明,還出了不少書。留待各位自己研判。

    繼續閱讀 “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

    踩進花海沒公德心的台灣人,怎麼辦?

    你有沒有看過停在路邊的腳踏車、摩托車,車籃裡有一堆路人隨手扔進去的垃圾?

    為什麼公園裡的公共廁所總是髒亂不堪?

    最近台中縣新社鄉的花海活動,為什麼一堆人不聽管理員勸告,就是要踩進花圃裡?

    這些問題從法律經濟學角度來看,都牽涉到產權界定本身,監督費用高昂的一個命題上。

    簡單說,法學與經濟學都認為產權基本上包含:使用、收益、處分三大內涵。但一般法律就從這三個內涵開始探討法律上的規範與案件;卻忽略了這三個內涵都是需要「監督費用」的!

    大家都知道土地所有權的範圍到哪?我們要去地政事務所查查地籍資料。這,就是一種監督費用!
    無論我們是要使用這塊地,出租這塊地甚至賣掉這塊地,至少我們都得知道我們的權利範圍到哪,才能免除爭議地完成這些行為。

    今天有人跑來侵佔我的土地,我行使民法第767條請求他滾蛋,此規範以及後隨的法院強制執行,也是監督費用的一部分。

    從這裡我們不難理解,許多監督費用我們透過政府來負擔、執行。
    而政府的費用一向不便宜(想想你一年明的、暗的被政府拿走多少錢?),也不一定有效率(想想這貪腐政客充斥的政府)。但相較於其他方式,透過法律與政府還是多數人認可的一種模式。

    但法律並非萬靈丹!

    當監督費用過於高昂,特別是「相對高昂」的情形時,那空有法律就不一定能執行。

    就以最近新聞提到,新社鄉花海活動,許多人就是不顧工作人員的勸告,非得走進花圃裡拍照賞花不可。甚至要與工作人員破口大罵,也得捍衛「自己爽」的利益。有影片為證:

    繼續閱讀 “踩進花海沒公德心的台灣人,怎麼辦?”

    小氣鬼與慈善家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把財富分享給更多的人

    看到標題這句話,可能很多人第一個直覺就是:這打錯了吧?

    沒錯,這句話的確是指,小氣鬼比起慈善家,更廣泛地分享他的財富給更多的人!

    為什麼?

    道理很簡單,我們先試想:

    今天我賺了一塊錢,把這筆錢花掉。錢沒了,我可能買了物品、服務之類的東西回來。

    但假如我是個小氣鬼,這一塊錢藏在床板底下都不花,那這一塊錢哪去了?

    繼續閱讀 “小氣鬼與慈善家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把財富分享給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