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ller-Coaster Ride in Energy Stocks Is Far from Over. — 2017/05/13

1. 石油價格在2016年鹹魚翻身,但到了2017年至今卻又滑落,遠遠落後股票市場表現。
2. 世界每日石油需求成長從2015年的1.8百萬桶衰退至2017年的1.3百萬桶。
3. Gavekal Capital的CEO Louis-Vincent Gave對短中期石油價格並不樂觀,理由如下:

a. 全世界都知道沙烏地阿拉伯想要抬轎石油價格,因為他們國家的巨大IPO計畫 — Saudi Aramco需要有堅強的石油價格支撐,才能有漂亮的籌資。

b. 回教世界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千年鬥爭,簡單地讓回教世界分邊站:一邊是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等國家,另一邊則是伊朗以及暗中支持的俄羅斯。

c. 沙烏地阿拉伯的IPO計畫,說穿了就是賣祖產籌資好應付長年戰爭與一直以來奢侈的福利國家政策。

d. 換言之,伊朗與俄羅斯有極高的誘因去壓低石油價格,好讓沙烏地阿拉伯IPO籌資不順。事實上俄羅斯也的確如此,該國每日石油產量已經拉高到破紀錄的11.5百萬桶!而當溫暖月份來臨時,這個產量還可能繼續提昇!

我的看法:

不得不再鞭一次危言聳聽的清大彭明輝教授。

2011年彭明輝的「「石油危機」是危言聳聽?http://mhperng.blogspot.tw/2011/11/blog-post_06.html#uds-search-results」一文宣稱石油危機來臨,全球GDP會下降,石油產能跟不上需求的增長…云云。

我在本blog多次撰文明白指出彭明輝宣稱的石油危機,乃至於糧食危機都是危言聳聽,毫無科學根據可言。

6年過去了,我們再次檢視,全球石油產量不但沒有跟不上需求,事實上從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數據可以看出:

從2014年第二季以來,全球石油供給幾乎每季超過實際需求,於2015Q2甚至每日供給超過需求量2百萬桶!

2016年末以來的供給降低,完全是因為OPEC的人為減產,並非任何自然或人力不可控制因素造成。但大家也都知道,OPEC的減產努力幾乎要被俄羅斯的增產、美加的頁岩油的投入給弭平,OPEC希冀的減產效果遠不如預期,這點從油價來看最是客觀且無可辯駁。

彭明輝文中所宣稱的供需圖表根本與事實相距甚遠!

說過許多次了,彭明輝如果不懂經濟學這塊,就請勿誤人子弟。彭教授如果相信自己的危機論,那請拿出真金白銀與市場賭一手。

而真笨到相信彭教授的危機論而去投資作多糧食與石油的朋友,早賠到破產!我在此致哀。

延伸閱讀:
再回頭看「石油危機」這謬論 http://www.yuanyu.idv.tw/?p=1515
小麥價格創下10年來最低 http://www.yuanyu.idv.tw/?p=1609
MONEY IS MADE SLOWLY OVER A LONG TIME AND LOST IN A HURRY http://www.yuanyu.idv.tw/?p=1694

談「本益比(P/E)」觀念的對與錯

本益比本身是從報酬率的倒數來看投資機會成本,就基礎觀念來說是正確的。但實務運用上幾乎多數人(包含知名財經媒體、Information Service公司)都犯了錯而不自知。

正確的一面:當你把資金投入某個項目中,你的機會成本就是其他最高投資報酬率的選項。

以巴菲特的習慣來說,他喜歡用他主觀認為「近乎無風險」的美國10年或30年國債利率作為機會成本。實際運用上他是把這個利率作為「折現利率」,不懂折現觀念的人請自行在我的blog上搜尋「利息理論」。

股票報酬率一般會高過國債利率,中間還涵蓋了股票本身的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風險貼水」。

錯誤的一面:

1. 本益比是報酬率的導數,計算上就是Price / Earning(簡稱P/E),通常財經媒體使用的P就是現在股價,但E卻是用去年每股淨利,這絕對是錯誤的!

懂利息理論就知道,所有的資產的現值應該是未來收入流的折現值總合,但通常媒體宣稱的本益比所使用的E並非「未來收入」,而是「過去收入」,這在經濟學上不但已經犯了重大錯誤,而且計算出來的數字是完全無意義的。

這個數字錯誤地假設,企業活動結果會跟去年一樣,但通常並不成立。

因此,要正確地使用「本益比」這個工具,你需要的並不是拿「過去盈餘」計算,而是要拿「未來盈餘」才對,也才符合經濟學邏輯。明眼人都看出來,未來盈餘才是大麻煩與功夫所在,因為預測未來盈餘絕非易事,之中存在非常鉅額的「訊息成本(information costs)」。而要提高預測未來盈餘正確性,根據我的經驗,一流的economic sense不可少。

這就說明了為什麼會計學博士、財務學博士投資股市績效往往不怎樣,因為二者都在過去數字打轉,在錯誤的方向上努力結果往往更糟。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許多經濟學博士股市績效也很差,因為當今經濟學課本錯誤百出,加上許多經濟系教授乃至於博士其實economic sense非常差,純粹數學強,經濟邏輯常常錯誤連篇而不自知。

至於商學院那種訓練編故事能力的學問,又跟真正投資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這更說明了像巴菲特這種對於企業活動未來預測準確性高的人,可以享有非常高的租值!(761億美元身價)

奉勸一句,如果朋友能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不是巴菲特這種料(可惜有自知之明的人太少),那朋友你還是乖乖投資ETF或指數型基金就好,市場是最殘酷的老師,自我欺騙與催眠對市場是無效的。

2.武斷地選擇本益比10、20、30或者不經思考地以過去與現在的本益比做比較。

上述錯誤觀點散見於諸多媒體乃至於號稱「股市大師」的論述中,但很可惜也錯得一塌糊塗。

共同錯誤在於這些人都忽略的,本益比既然是報酬率的倒數,真正有意義的比較對象應該是機會成本 — 也就是放棄的最高代價。如前述,巴菲特選擇美國國債利率作為機會成本來比較,這就是為什麼2017/2/27接受CNBC訪問時,會說現在美股沒有泡沫化,同時此時美股不算貴:

Quick: Although you have had times where you thought stocks were incredibly cheap, like in 2008, 2009, when you talked about that, even on our program. You thought that there were times that stocks were greatly overvalued where you’ve said, “Forget it, don’t do it.” Are we near an inflection point right now, as best as you can tell?

Buffett: Well … I’ve been talking this way for quite a while, ever since the fall of 2008. I was a little early on that actually. But I don’t think you could time it. And we are not in a bubble territory or anything of the sort. Now, if interest rates were 7 or 8 percent then these prices would look exceptionally high. But you have to measure, you know, you measure everything against: interest rates, basically, and interest rates act like gravity on valuation. So when interest rates were 15 percent in 1982 they’d pull down the value of any asset. So, what’s the sense of buying a farm on a 4 percent yield basis if you can get 15 percent in government’s? But measured against interest rates, stocks actually are on the cheap side compared to historic valuations. But the risk always is, is that — that interest rates go up a lot, and that brings stocks down. But I would say this, if the ten-year stays at 230, and they would stay there for ten years, you would regret very much not having bought stocks now.

此外巴菲特也提到道瓊指數在他11歲的時候只有100點,當時就充斥著「股市過熱」種種言論,後來過200點的時候也一樣,幾百點到幾千點,每天都有人主張股市過熱。巴菲特強調他不知道明天股市會怎樣,說不定會重挫20%,這在過去也不是沒發生過,但他認為只要美國經濟制度像過去幾十年一樣順利發展,未來道瓊指數過10萬點也不是什麼大事,一如回頭看他11歲時的道瓊。

Quick: Yeah, there are times, Warren, where you hear pundits or other people saying, “Look things are at risk at this point. Our American way of life, our system is under threat.” And I’ve heard this from all sides at all different times. Is there ever a point where you thought that was the case?

Buffett: No, and you say you’ve heard it at all times from all sides. I’ve been hearing it, you know, all my life. And in the spring of 1942 I was 11 years old, and the Dow was at about 100. And we were losing the war in the Pacific at that point, that was early … was shortly after Pearl Harbor. And there was no doubt in this country we were going to win over time. I mean, and people said, “Well, this is let’s wait till things are clear, let’s wait till we start winning the war.” There’s always a reason to wait and I’ve listened to that all my life. You know, when I got out of school the Dow had never been above 200. There’d never been a year when the Dow had not been below 200 during the year. Even in 1929, when it got to 381, the low was below 200. Never been a year. Well, so what, you know? But that was a big subject at that time. And then you know, we ran into price controls, we ran into the oil shocks, you name it, just all kinds of things. And those are diversions. So all my life I’ve been hearing, “You know, maybe there’s a better time to invest, you know?” Or, “Things are more unpredictable now.” They’re always unpredictable. I can’t predict what’s gonna happen tomorrow. I mean, you could have anything happen tomorrow. We’ve had October 19th, 1987, 22 percent down in one day. So I can predict what’ll happen ten or 20 years in a general way, but I have no idea what’ll happen tomorrow. And the important thing is if you got these wonderful assets out there, to own ’em, and which ones do you own? I mean, if you … if you save money you can buy bonds, you can buy a farm, you can buy an apartment, house, or even buy a part of American business. And if you buy a 10-year bond now you’re paying over 40 times earnings for something whose earnings can’t grow. And you know, you compare that to buying equities, good businesses, I don’t think there’s any comparison. But that doesn’t mean the stock market can’t go down 20 percent tomorrow. I mean, you never know what it’s going to do tomorrow, but you do know what it’s going to do over ten or 20 years. And people talk about 20,000 being high. Well, I remember when it hit 200 and that was supposedly high. The Dow, I mean, the Dow, in your lifetime. You know, you’re going to see a Dow that certainly approaches 100,000 and that doesn’t require any miracles, that just requires the American system continuing to function pretty much as it has.

題外話一句,我覺得台灣媒體很悲哀的是斷章取義、自行想像地亂下標題,例如:

財訊週刊 –「巴菲特:道瓊上看10萬點、別妄想拉回再買,蘋果看旺」

東森新聞 — 「股神94狂 巴菲特:美股最終會逼近10萬 」

鉅亨網 — 「巴菲特:維持零利率五十年道瓊上十萬點」

蘋果即時 — 「巴菲特:若Fed這麼做 美股早就上10萬點」

慢著,巴菲特有說”維持零利率50年道瓊上10萬點”這種話嗎?通篇訪談我都沒看到,這些記者不知道是用A眼、B眼還是P眼看到的?

他明明是說:「…you’re going to see a Dow that certainly approaches 100,000 and that doesn’t require any miracles, that just requires the American system continuing to function pretty much as it has.

這邊我要特別點一下,就是巴菲特所依據的利率並不完全是純粹市場利率,而是經過美國Fed人為操作後的利率。而美國用操控利率來達到貨幣與經濟政策,這從經濟學上是個大敗筆,以後有空再多談。

回到本益比這個主題。

很明顯巴菲特也是正確的經濟學機會成本觀念在看本益比,目前股價是否過高,比較的是現今利率環境,而非任何一個武斷的、經驗的數字。我們因此也就知道,股市究竟上幾萬點、幾千萬點,這個訊息本身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自然也無從得知股價是否過高、股市是否過熱。

3. 盈餘成長的公司,本益比永遠不會過高;盈餘衰退的公司,本益比永遠過高!

既然盈餘是要看未來,假設有間公司每股盈餘(EPS)今年是10,明年後年年都會是500(姑且假設發生機率是100%),則現在300元股價,本益比究竟是偏高還是低?

反之,今年EPS是10,明年後會衰退到年年都是0.01,現在50元股價是高還是低?

最後這個極端例子,綜合第一點與第二點,對投資有興趣的朋友好好想想,就不會再被有關本益比諸多似是而非的謬論迷惑了。

Now we can all see the trade of the decade — 2016/12/31

Now we can all see the trade of the decade — 2016/12/31

Hindsight Capital beats rivals and the market every year. But how did it do over 10 years?

1. Money is made slowly over a long time and lost in a hurry.

2. 2007 – 2016 S&P500 績效為 97%;

Russell 2000為98%;

原油為 -75%;

上海A股(經歷兩次崩盤)為86.7%;

MSCI全球指數為7.8%;

歐洲FTSE Eurofirst 300為6.3%;

新興市場指數為19%。

希臘為 -97.2%

葡萄牙為 -70%

愛爾蘭為 -68.6%

義大利為 -64.5%
西班牙
為 -46.3%

3. 這十年來不斷被炒作的新興市場,其實報酬率遠不如宣傳。

4. 清大彭明輝這十年來不斷宣稱能源危機、食物危機,如果真有年輕人相信他的跑去作多石油,現在早就幾乎賠光身家財產(虧損97.2%),投資1000萬只剩2萬多。



是的,石油遲早有用完的一天,但是目前人類已知的石油蘊藏量(這個數字從過去就一直不斷增加,1993年時人類以為總石油蘊藏量約為1兆桶,2013年修正為1.688兆桶)除以每日使用量(約96.3百萬桶),光是原油就還能使用48年才耗盡。這還不包括天然氣以及後來發現蘊藏量可能更大的油頁岩。目前已知的頁岩油蘊藏量就有0.34兆桶。而頁岩油生產成本不斷降低,不少廠商在每桶40美元以下就已經能損益兩平。 



加上市場供需力量本身會以價格作為調和,當石油價格攀上天價時,人們自然會減少石油使用,同時可替代石油的能源方案也會變得有利可圖而使得供給方出現。單純假設人類不管價格侷限卻一昧越用越多絕對是錯誤的。

因此在半世紀內要看到能源危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看到彭明輝因為宣稱憂國憂民與炒作能源危機、糧食危機而又出書又到處演講進而名利雙收,倒是確定的。



我看Virtaul Reality

從華爾街日報一篇文章談起。

WSJ — “Why the virtual-reality hype is about to come crashing down.”

雖然說媒體與部分人士近日大力炒作VR,但是如同該文作者Christohper Mims所言:「In my experience, VR demos can be very impressive. The problem is that most are just that— demos.」

VR內容供給非常少,而其內容多半也很淺薄。

作者特別以早期電視發明者RCA為例,為了賣電視RCA還成立的NBC(美國第一家電視台)來創造買電視的誘因。其實1980年代SONY也有感於錄影帶規格大戰敗因就是輸在內容太少,還特地買下一家電影公司(雖然說綜效到現在也沒多好就是啦~)。我認為,或許當年SONY應該多買幾家A片公司來得更實惠有效– 要知道HD DVD與Blueray的格式大戰可是靠A片公司選邊站發揮效果!

但是VR呢?現階段我們真的看不太到有什麼突破性的內容。Facebook說要提供$1千萬美金、HTC說要提供$1億美金來激勵VR內容創作,但其實都太少太少。而大家似乎又都忘了最重要的A片內容產業…

華爾街日報作者甚至認為 VR所宣傳的360 video不過會淪為下一個3-D電視 — 沒人要求電視有這個功能,而且也沒什麼人在用。

就VR遊戲,我認為VR根本就是「近視製造機」,對家長來說要認同有非常大的困難。換言之,小的不准玩,大的只會是部分未當父母的少數成年人,而且不過是手上的眾多玩具之一而已。但初期硬體效能不彰的問題絕對是如影隨形地影響消費意願。

至於VR在導覽或銷售等商業用途加分這點,我認為效果近乎為零。假的場景或3D圖像,不可能消弭消費者心中的疑慮,甚至只會增加資訊成本。畢竟沒人會明知道是電腦動畫而選擇被騙的,消費決策跟看電影是兩回事。

去年我的投資主軸就是放空宏達電。今年1月以來改做多石油與原物料,但長期我依然看空宏達電。我不相信宏達電的VR願景,更不相信王雪紅的為人。

看財經雜誌買股票的下場

Fortune雜誌,算是財經雜誌中比較有名氣的,隸屬Time Magazine旗下。

這份雜誌在2000年8月號曾有一篇文章「10 Stocks To Last The Decade (未來10年就靠這10支股票!)」,還有個副標題:

「A few major trends will likely shape the next ten years. Here’s a buy-and-forget portfolio to capitalize on them.(能改變下個十年的幾個重大趨勢;買了放著就能獲利的投資組合。)」

這篇文章列出的投資名單如下:

  • Broadcom
  • Charles Schwab
  • ENRON
  • Genentech
  • Morgan Stanley
  • Nokia
  • Nortel Network
  • Oracle
  • Univision
  • Viacom
  • 洋洋灑灑,果然氣勢不凡!涵蓋內容產業、生物科技、能源公司、手機王者…到最夯的投資銀行,幾乎2000年最熱門的、看似最有競爭力的都在上面了!

    事隔將近12年,我們回顧Fortune專家們開出的這份名單,假設我當年每家公司都投資1千美元,共1萬美元。其投資績效如下:

    12年前若有人遵照Fortune名牌專家的建議,1萬美元的投資,如今只剩下4千7百多美元,績效是損失52.29%。

    不過我還是有兩個好消息給這位仁兄欣慰一番:1.我的計算並未計入股利分配,所以他的損失”稍微”沒有那麼嚴重(不過我也沒有計算通貨膨脹,所以好像依然不太妙); 2.在2002年時,他損失高達80%,現在情況已經改善很多了呢!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我反對台灣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包含最近火熱的證券交易所得稅復徵以及由來已久的土地增值稅。

    依照利息理論,所有能帶來未來收入的都是資本,但法律上多半將資本利得扣稅標的侷限在證券以及土地上。這無所謂。

    而我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的理由如下:

    一、不公平不正義

    因為一票蛋頭學者仇富,還蠢到相信對富人多課稅就可以降低貧富差距,這不是公平正義,這是對於收入較高者的財產權侵害,是違反憲法對於人民財產權保障!

    而資本利得稅不公平在於:

    1. 賺錢課稅,但是賠錢政府卻不補償

    資本利得(Capital Gain)看似不勞而穫,實質是應有報酬加上風險回報所形成。投資可能獲利,也可能虧損,這是基本常識。但劉憶如貴為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卻似乎渾然不知。

    雖然目前政府規劃一套遞延折抵方案,但不管怎麼看,都是不公平,也違反長期投資者的投資型態。以巴菲特投資華盛頓郵報的例子來說,當巴菲特買進後將近數年,郵報股價腰斬剩1/2不到,並持續谷底盤整好幾年,早過了台灣政府的折抵年限。後來郵報股價大漲數倍,套用此案例,巴菲特在那幾年蒙受虧損時,台灣政府是不會有任何補償,但嗣後若賺錢,就立刻跳出來攔道搶錢。

    對照台灣農民每遇天災就能享有政府補助,甚至不種田也有休耕補助,台灣政府對待活絡資本市場的投資人和對待僅佔台灣GDP 1.54%的農業,態度還真是大不同!讓人看清這個馬政府眼中只有選票,沒有頭腦的算盤,也不禁懷疑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真實性!

    最諷刺的是,政府把股票價差扣稅,只是讓有錢人(其實賺此價差的也不一定很富有)變窮,但卻不會讓窮人因此變富有。考慮進台灣政府的浪費、無效率,這些徵收的稅金對於改進窮人生活品質很可能一點效果都沒有,但讓台灣邁向「均貧」倒是有點效。一個崇尚「仇富均貧」的政府,身為其國民還真是悲哀呀!

    還值得一提的是,複雜的遞延機制也會大幅增加交易成本,最明顯的體現就是稅務相關公務員的增員或相關費用支出。這對人民好處在哪?我想不通。

    2. 雙重課稅

    依據利息理論,所有資本的價格反應的是該資產所有未來收入的折現值總和。

    換言之,假設台塑一年可以賺1千億,如果完全不用繳交任何營利事業所得稅等相關課稅,則股價反應的就是可以賺1千億的公司應有市值。但政府對企業假設課徵20%的所得稅,則台塑一年實際上賺到的錢只剩800億,股價自然反應的也是800億收入應有的市值。而股民對台塑未來收入變化的預測,會改變台塑每分每秒的股價。

    也就是說,這個市值反應的已經是已經被課過稅的資本價值,政府再針對這個資本再課一次稅,雙重課稅問題是存在的。

    台灣政府雙重人格之處也在此:針對公司所得以及投資人股利所得部分,採取避免雙重課稅的機制;但是針對公司股價價差部分,卻是要剝雙層皮。

    可悲的是,看看大法官釋憲文第311號以及第593號釋憲文與不同意見書,咱們台灣大法官席位也幾乎都被仇富的蛋頭學者們給佔據了。

    繼續閱讀 “反對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

    是狗搖尾巴,不是尾巴搖狗!

    簡單談談這次美國國債問題以及這兩天引發的股市大跌。

    1. 美國國債根本是個假議題。
    第一點,美國國債本質上是以美國政府的力量、全國的經濟實力在擔保債信。世界上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美國這般實力,而且美國之國土之大、土地可用性之高、人民素質之優秀(相對而言)以及對世界菁英有極大之移民吸引力的條件不變之下,要說美國債信遜於其他國家,我是不相信的。

    更重要的是第二點,美國國債是以美元支付;美元是美國政府開印鈔機就有的東西。
    這樣說當然有點太誇張,因為美國大可用新債抵舊債,亦或刪減福利政策、減少政府其他支出(這也是我樂見的)的方式來支付債券。最糟糕的情況,美國都可以開印鈔機來支付(雖然可能賠上往後之債信,但就現階段之債務沒有還不起的可能)。

    二點合起來,美國國債根本不是AAA,而是要幾個A都成。巴菲特的說法,我是非常認同的。

    2. 從前面推過來,信評機構根據一些既定的公式或理論來評價公司、債券乃至於國債,這本身就很有問題。因為數學公式算不出真實價值;國家債務信用牽涉到的許多無形的因素,也不是信評公司可以完全cover的。

    更重要的是,信評結果往往只是「僅供參考」。信評只是狗尾巴,究竟實際如何還得看狗本身。如同 我題目說的是狗搖尾巴,不是尾巴搖狗。

    雖然有些金融學出身的,認為「失去無風險標的」,會出大問題。但這種看法我認為是荒謬的,因為「一個投資標的風險有無不是信評公司決定,而是投資者的自身能力以及標的本身之實際狀況來決定」!

    利率依照利息理論,其實應該是「時間之價」。所謂的「無風險利率」其實應該指的是「無訊息費用之利率」。可惜我認為這種利率並不直接等於美國國債。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美國10年國債約從3%降到2.32%,這表示很多人從股市撤出來的錢,在這幾天除了黃金之外,還是得投資美國公債(因為沒有比它更安全的標的了)。這也表示,信評說它債信降低,但市場顯然不這樣認為。

    因此事情是不是如陳家昱所認為的如此悲觀,我的看法是相反的,我這幾天的投資也正好相反。沒有什麼比拿真金白銀出來更能說明自己的想法了。

    3. 相較於「次貸風暴」本身隱含的「金融制度的錯失以及從業人員對於償債風險的大意」,美國內部兩黨對於「擴大政府支出 v. 刪減政府支出」之間的衝突,所引發的國債爭議,是不可相比的兩件事。

    這次的重挫,很可能是自己嚇自己成分居多。

    4. 至於歐債,依據利息理論,在各國有共識推動低利率的前提下,我並不那麼悲觀地認為這一切都沒救,二次衰退就要來到。

    除非現在中國馬上來個硬著陸,房產價格與股市價格應聲倒地,引發新一波的資產價格大幅下跌,引發大眾預期悲觀。不然經濟應該會在低利率中緩步復甦。

    當然,要大幅改善全球經濟,社會福利政策是要大幅刪減的。例如工會、最低工資、環保法規乃至於社會福利,應該要取消大多數法規和管制,私人企業跟勞工才能取得調整的彈性跟誘因創造新財富。

    台灣面對次貸風暴,低毛利的科技業沒有因此死光光,政府默許「無薪假」的存在是一大功勞。

    雖然愚蠢的工運人士在當時主張無薪假是剝削勞工;但在「減薪」跟「失業之間」做取捨,我認為取前者對於社會的安定、未來經濟復甦才有幫助。一堆失業勞工搭配被迫外移的企業的社會,說經濟能在風暴過後馬上復甦是騙人的,也是愚蠢的。企業在、勞工在、生產力在,才可能快速復甦。

    重點在於,面對環境變動,你不讓私人機構從「價格」去做調整,那必定得從「成交量」上面去調整。而後者的調整,是會死人的。這種趨勢,不是你「立法」就能避免,就能天下太平、萬世其昌的。


    2012年8月1日後記:

    一年前,經濟學家陳家煜連同當時很多人都因為美債採悲觀氣氛,認為沒有QE3,資本市場跟經濟都瀕臨崩盤。我持相反意見,因為我認為美債降評是尾巴搖狗,不值大驚小怪。

    現在回顧,S&P 500 從2011年8月一度跌了100多點至該年10月,但到現在一年來大概漲了7.09%;若從2011年10月最低點起算到現在則是漲了22.32%。

    我認為怎麼看,牛還是活得好好的,雖不是頭猛牛,但上看下看依然不是隻熊。

    Is the Efficient Market Theory correct?

    As Matt said, the two basic assumptions of the efficient theory has some problems.

    I would like to make my statement clearer.

    1. People invest on their decisions, not information.

    Different people may make different decisions even based on the same information. Since we do not know all people’s tastes or transformations of tastes,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tell or even predict where the demand curve actually is.

    Take the impact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on the stock market as an example. If we explain the phenomenon by the changes of tastes of most inventors, we actually explain nothing because it a tautological theory. On the other hand, if we assume the tastes of all investors remain the same, we have to figure out the changes of the opportunity costs of holding,selling, or purchasing the stocks, so that we can tell what changes will be in the stock market. This is a refutable theory but it is also not easy to achieve. That’s why most economists are unable to predict the crisis. (I would also like to point out the anyone who claims that he predict a crisis successfully, he is based on luck more than ability.)

    Further, if we can know all the constraints, the “Pareto condition” will always be achieved, which means the market is always efficient(being cleared). This explanation fits the efficient theory, but it is also a tautology, which has few explanatory power. We are still unable to tell when would the whole market generally goes down or up.

    2. In an economic theory that has explanatory power, it is unnecessary to assume that people are rational. We only need to assume that people are oriented by their own interests(or selfishness).
    Since the latter assumption can let us draw a demand curve with negative slope(which means a person tends to buy more if a good is cheaper than before), which can create refutable theory to explain or predict people’s behaviors. However there is no exact definition of “ration,” we can not build up any refutable theory based on the rational assumption.

    Conclusively, it means the efficient theory is to be a tautology at all.

    Here I wrote.

    通貨緊縮與停滯性通澎是不會同時發生的–淺談台灣經濟近況

    之前就已寫過一篇文章,談到通貨膨脹或緊縮,都是純粹的貨幣現象,而非物價現象。

    通貨膨脹指的是流通在市場上的貨幣數量變多了;反之,通貨緊縮就是變少了。

    而貨幣變多了,可能會造成市場上物價上漲的現象,因為量尺單位刻度變小了。但不能反過來,說看到物價上漲,就說是通貨膨脹。

    同理,看到物價下跌,也不能直指「通貨緊縮」。

    這樣的觀念很簡單,但是卻有不少人,乃至於檯面上的經濟學家,依然搞不清楚物價指數跟通貨膨脹緊縮之間的關係。

    因此,有網友抱持下面似是而非的錯誤說法,也就不在意料之外了:

    以經濟學的定義來看,台灣不但是以陷入通縮,而且跟日本一樣都已陷入「停滯性膨脹」了!!

    民眾在股市賺了錢(假設真有的話),卻仍不敢多消費,顯示民眾對未來經濟的信心不足!事實上近幾個月台灣的經濟數據確實都很難看,幾乎都是全亞洲甚至全世界數一數二糟的,要怎麼讓民眾相信經濟已經轉好??對前景沒信心,自然不敢亂花錢,政府若連這些問題癥結都搞不清楚的話,也難怪會一在政策錯誤了!

    以上言論最鬼扯的,就是台灣又通縮、又停滯性通澎。
    繼續閱讀 “通貨緊縮與停滯性通澎是不會同時發生的–淺談台灣經濟近況”

    金融風暴之我見(三)實質利率為何?預期心理又怎樣?

    前述我們了解消費即投資行為會受到「人對未來收入之看法」以及「折現利率」兩個因子影響。

    因此當景氣不好,大家為什麼縮衣節食?就是因為消費者預期未來收入降低,或者預期利息將高漲。例如沒資產的人比有資產的人更難借錢,前者要負擔的實質利率遠高於後者,因此前者的消費行為會更保守。

    這裡我要點出一個重點,就是我們談利率時,所談是「實質利率(intrinsic interest ratio)」,並非銀行掛出來的「名目利率」。

    因此有資產可以抵押之人,他要借錢所負擔之實質利率會低於無資產之人;例如台塑集團要跟銀行貸款,和一般上班族,其能貸款到的額度、利息,都是天差地遠。前者的議價能力能遠高於後者,一點都不難想像。

    同樣地,有能力去關說的政客,往往也能享受到低於我們這些老百姓的實質利率。

    相信聰明的讀者馬上又警覺到,既然實質利率跟名目利率會因人而異,那判斷上會不會出問題?

    沒錯!的確會出問題,而且不僅於此!

    一個現任立委以為自己鐵定連任,對銀行的議價能力可以持續,同時也對未來收入有了錯誤的預期,因此舉債選舉。結果事與願違,連任失敗,也失去了他原本預期的政治資源跟議價能力,過著被債主追著跑的日子。

    更進一步,有學過金融學裡企業鑑價(Business valuation)的人,應該會學到一個「加權平均資金成本(WACC)」,其實就是想要算出個別企業的恰當機會利息成本,企業鑑價上會採此利率作為折現率,也可以說是一種實質利率。

    然而一般人對於實質利率並不容易算,多數企業主、市場組成份子,並不懂金融學方法;更重要的是,這套方法算出來的數字也不見得正確。
    最方便、省錢的方式就是找一個「市價」來做為參考依據。這跟第一篇我們談到「真實價值(intrinsic value)」問題一樣。名目利率跟實質利率之間可能有差距,但礙於訊息費用過高,我們難以克服。

    顯然央行或銀行公告的「利率牌價」就是一個普遍受到信任的參考標的。

    但這裡我們就碰上一個大麻煩 — 控制利率的中央銀行。

    繼續閱讀 “金融風暴之我見(三)實質利率為何?預期心理又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