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米粒間諜晶片事件談謠言

2018年10月4日Bloomberg刊登新聞「The Big Hack: How China Used a Tiny Chip to Infiltrate U.S. Companies」聲稱Super Micro這家公司利用一顆米粒大小的間諜晶片竊取資訊。

當時我不但寫了幾篇文章駁斥這種謬論栽贓。(https://tinyurl.com/w5rps2n)

還親自動手買入這家粉紅單公司,短短三天就賺了幾張台北舊金山商務艙來回機票。

如今這家公司不但股價破2年新高,也於近日股票重回Nasdaq市場交易。(見新聞連結)

而當初台灣一堆號稱資安的專家教授們(包含某財經魍魅)斬釘截鐵地咬死這家公司竊取資料,我還在等你們的證據呢~

以此對照如今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事件,看著一堆冒出來頗似當年米粒晶片智力測驗不及格的網民,深覺真實世界的經濟學趣味十足,未來收入頗有保障。

隨筆

SARS全球疑似感染案例才8千多人,死亡774人。

中國SARS疑似病例5,327,死亡349(死亡率6.55%);台灣疑似病例346,死亡37(死亡率10.69%);香港疑似病例1,755,死亡299(死亡率17%)。統計時間從2002年11月16日廣東順德首例發現病患到2003年9月2日,時間近一年。

網路謠傳武漢肺炎已經造成短時間內9萬多人死亡(不到2個月時間),試問如此巨量屍體要怎麼處理?這個時間點武漢上哪找那麼多工作人員處理屍體?掩埋要埋哪?就算萬惡的中共要火化毀屍滅跡,焚化爐也不夠支應。

更甭提目前英國Lancaster醫學院提出的學術研究認為武漢肺炎基礎傳染數 (R0, 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簡言之:平均一個人可以傳染給多少人) 大約為 3.6-4.0。順道一提:SARS是0.85-3,HIV/AIDS是2 – 5。

當年南京大屠殺,屠殺30萬人也要耗時2個月。即便當年資訊流通與記錄都困難重重下,還是被拍攝記錄並流出屠殺相關影像訊息。

以現在人人有手機的狀況,武漢短時間死了9萬人,卻沒有任何影像照片流出?9萬人都沒家人?

就算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美國死了548,452人,那也是將近2年時間。美國也沒有因此亡國。

恐慌時,人容易過度主觀放大風險機率,這是正常的心理現象。但保持理智才是提高自身存活率的最佳方法。

最可悲的是毫無判斷能力地不斷造謠或協助造謠,把很多明顯誇大不實的謠言只為滿足自身政治偏見地散佈出去,但其實自己連基本查證或一丁點證據都拿不出來。

當年SARS期間台灣有多少誇張謠言?事後來看根本都是不堪查證的蠢話。

事實上台灣2016年死於肺炎就有12212人,平均每天33人。而且肺炎死亡率高出日本及韓國,更是美國的6.4倍。真要比較,SARS一年造成的台灣死亡人數不過是他種肺炎一天的造成的死亡人數。

不堪但悲哀的事實是,武漢肺炎不僅僅危害人體健康壽命,更成為一場可笑的智力測驗。

隨筆2

1. 有關人權的制度經濟學分析我都談過了,新讀者麻煩自己爬文。

簡單說:經濟學認為人權改善是靠財富累積而不是政治運動與空話。

台灣黨外乃至於美國民權鬥士對人權改善的實質貢獻其實都很低,近乎於零。是整體社會生產力增加、財富累積之後才養得起許多現在被覺青「誤以為天賦人權」的制度安排。

這塊我多次以言論自由為例談過經濟分析的邏輯。可以參考這兩篇:「從還願遊戲爭議談言論自由」(https://tinyurl.com/yyf7favz

「從南投地院「公然侮辱罪」一案談起」(https://tinyurl.com/y8yvalwk

當私有產權市場經濟夠發達,多數人的言論對他人的未來收入影響很小時,言論自由的權利邊界自然會放大;反之,不管是民主制度、專制制度,言論自由範疇都會很小,尤其是政治相關言論。

不懂背後的經濟現象與原理,你的程度就只會是大部分台灣法學院教授泛泛而談的水準。

中國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財富累積人權大有改善,這跟台灣的狀況是一模一樣。

2. 現在中國人民普遍享有高度基本人權自由,但中國人均收入還不夠高,自然某些自由權看似還不夠,但實質進步得飛快。

中國司法審判在多年前已經做到即時直播,這點台灣都還做不到。

不少經濟學大師也說過,我這個美國法專家也如此認為,中國改革開放後在許多領域的市場經濟自由遠高於美國。

經濟學不相信絕對自由,那意味著租值完全消散。(如果看不懂這一句的經濟邏輯,別浪費時間鬼扯,多讀點書多實際觀察真實世界,而不是聽信一堆政治造謠謊言)

3. 昨天早上的隨筆沒想到討論熱度挺高,可偏偏看到一堆明顯看不懂也無能回答我文末丟出的制度經濟學題目的人硬要討論民主制度,就很好笑。

不禁讓我想起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G. Stigler說過:「如果你說你是物理學家,對方會說:『物理學我不懂』然後閉嘴。
但若你自我介紹是經濟學家,對方則會:『經濟學我是不懂啦,但是xx政策或oo經濟狀況應該是怎樣怎樣….』」

重貼題目如下:
“「共產制度與自由市場經濟在怎樣的侷限條件下都可以達到Pareto Optimal?意味著兩種制度都可以達到經濟效率與人權保障最完美?」
如果你連這題都不會,其實你沒啥資格跟我討論民主制度。你的行為在我看來就像是:只會掰手指算1~10以內的加法的三歲小孩,要談微分函數為何可以求得切線斜率一樣好笑耶。”

再強調一次,如果你根本不懂甚至沒聽過阿羅不可能定律,也回答不出上述問題,那你真的沒啥資格講民主制度有多優秀或批評中國現有的私有產權市場經濟制度。

隨筆:

1. 共產制度是一種產權安排制度;與之相對的自由市場經濟制度。

2. 共產制度與民主制度從不衝突(本質就是投票)。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是民主制度,而且文化大革命期間還是最極端的民主制度。

這也是我常說的:民主制度可以達到最嚴重的產權乃至人權的迫害。

3. 民主制度在懂得阿羅不可能定律與制度經濟學的人眼中,就是一個高交易費用的制度,並存在高度「貪汙制度化」的可能。本身並無優越之處,更與保障人權自由無干。

我在「貪汙的一般性理論」一文(https://tinyurl.com/qq8krs7)已經討論過,這裡就不重複。唯一強調就是:「民主搭配經濟管制必然產生貪汙,且貪汙的利益團體有將其合法化、制度化的高度誘因。」

台灣所謂民主化後,貪汙與貪汙制度化只見越發嚴重。

4. 台獨主張要成立必然要以「全民皆兵、全島軍事化」為前提才有可能實質做到與中國軍事對立且斷絕來往。其成本至少:a. 放棄台灣對中國每年1,379億美元出口(佔總出口額41%);b.放棄全民健保、老人年金等各種社會福利轉作軍事用途; c.全島重新戒嚴(martial law)再次進入軍事管制;d. 放棄募兵制改回徵兵制,並需將服役期限拉長至三年以上,且戰備士兵每年必須有相當時間回營受訓;e. 全島多數建設必須轉為地下化。

換言之,台獨主張必然要走回當年蔣中正的老路,而在收入減少4成、軍事費用開支要大幅拉高的前提下,人民財富縮水與10%以上失業率是必然結果。

我就問我已經問爛的老問題:「台獨究竟能解決什麼問題?台獨了就沒有官商勾結、環境污染、貧富差距、司法不公?」

主張台獨者最愛鬼扯的就是:「台獨保障台灣現有自由民主的生活與權利。」

可偏偏從經濟學邏輯看,主張台獨恰恰必然要嚴重侵害人民自由權、產權,重新戒嚴才可能做得到。注意,這個「可能」還只是極低的成功率。

因此我不但堅決反對台獨,更是早早就指出「台獨通通是假貨」這真相。

5. 「共產制度與自由市場經濟在怎樣的侷限條件下都可以達到Pareto Optimal?意味著兩種制度都可以達到經濟效率與人權保障最完美。」

如果你連這題都不會,其實你沒啥資格跟我討論民主/極權制度/反共之類的問題。你的行為在我看來就像是:只會掰手指算1~10以內的加法的三歲小孩,要談微分函數為何可以求得切線斜率一樣好笑耶。

中國是納粹?

2000年以來美國發動或介入超過30場戰爭,遍佈世界幾十個國家。根據布朗大學研究,截至2018年年底前,美軍光是在阿富汗、伊拉克與巴基斯坦三國就殺了244,000平民,注意,平民!分別在市場、在道路甚至在自家中被殺死。


中國2000年以來發動過幾場戰爭?零

然後對某些綠吱水母腦來說,中國是納粹。

在我看來,許多時候根本不需要假新聞,只要偏見即可。

關於假新聞短評

經濟學看,主動且大肆指責他人製造假新聞、洗腦的人,往往自己正在從事,所以才需要靠做賊喊抓賊達到:

  1. 混水摸魚,提高訊息費用使得受眾不易分辨真假,以及
  2. 降低競爭,從而保障自己收益

因此我們看到卡神為首的一群人在蔡英文政府旗下謝長廷駐日代表處明顯行政品質受到民眾質疑時,立刻丟出難以短時間認證真假的「黨國餘孽」說來幫主子卸責。
(見報導:『「卡神」楊蕙如每月發一萬給網軍下線? 爭議事件一次看!』 — 2018年間PTT出現一則貼文「大阪駐日代表處的態度的確很惡劣…是一群垃圾的老油條」等語,間接引起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自殺,讓社會震驚。經檢方調查後,發現楊蕙如以每人每月1萬元為薪水,透過LINE群「高雄組」下指令給下線蔡男等人,再由下線將消息放到別的LINE群、社團PTT等特定社群,影響輿論風向,顯然是網軍首領,檢方依犯侮辱公署罪嫌起訴她與下線等人。)

我們也看到有位假專家沈伯洋,明明2017年博士論文寫的是針對「中美兩國金融詐欺與貪汙的刑事懲罰之兩國意識型態比較」,2018年回台灣忽然搖身一變成為「資訊戰專家」。

卻被我抓包其聲稱「抖音就是因為是中共洗腦工具所以被印度下架」的說法根本是沈伯洋自己胡扯,明明網路英文資訊可以輕易查詢抖音2019年4月3日是因為「有鼓勵網路色情(尤其兒童色情)」之嫌疑被印度Madras High Court禁止下載,但並未禁止已下載的app使用;同月29日印度法院就自己取消此禁令,目前印度還是可以自由下載抖音,且印度抖音上最流行的往往是印度使用者自己拍攝的影片。(請見文:https://tinyurl.com/urphdpd)

僅印度抖音一例,即很諷刺地讓我們看到嚷嚷假訊息資訊戰的主論者自己也在製造散佈假訊息。

靠「資訊戰」這個假議題四處演說,究其演說內容往往卻多只是搜羅國外各種難以驗證的陰謀論(如沈伯洋多次聲稱希拉蕊受到俄羅斯政府操作的假新聞攻擊,但事實上除了少數學者聲稱假新聞影響選情外,目前毫無直接證據證明俄羅斯政府操作)。

更甭提沈伯洋多次口口聲聲宣稱美國國會使用的牛津大學發佈之研究報告「The IRA, Social Media and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2-2018」佐證俄羅斯網軍干預美國大選,卻忽略該報告自身數據出現聲稱的「意圖影響美國大選俄羅斯網軍活動」高峰為何出現在川普總統就任(2017/01/20)之後的矛盾現象(見圖)


例如此篇訪問沈伯洋的報導(https://www.feja.org.tw/46799)中宣稱:
「…舉例來說,兩年前,台灣推行新南向政策,中國隨即打出「菲律賓80%男同志有愛滋病」的新聞,一次扣合疾病,東南亞國家刻板印象、同志刻板印象等具有爭議性的議題。表面上看起來政治性不高,但伴隨一定頻率與週期,換標題再打一次,效果就非常驚人。…」(見圖)

但我卻發現,此文聲稱的「中國打出xxxx新聞」根本是「路透社報導,聯合國與菲律賓衛生部共同宣布,菲律賓以成為亞太地區愛滋病擴散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見圖)

試問「此新聞是聯合國與菲律賓自己發出,與中國何干?又與打擊新南向政策何干?」

我甚至發現,越去細究沈伯洋所舉之案例,反而越發現沈在編造或扭曲事實的行為遠比過他聲稱的中共網軍更誇張且明顯。

以經濟學來看,在網路不發達的1990年代以前,因查證成本高昂,才是真正假新聞、假訊息可輕易於特定時間地域內散佈的年代。例如紅葉少棒的神話,又如二二八事件的各種綠吱謬論。今時今日,假新聞假資訊的邊際效益遞減得很低,查證成本大幅下降,事實上假訊息的效果遠不如過去,卻反被沈伯洋之流形容為「準戰爭」。

同樣以經濟學來看,試圖以假新聞、假訊息洗腦群眾的有心人士,自己最有誘因指責他人為假,也最有誘因自己造假!

如果我們清楚此類人物的真實目的並非真正要客觀、科學地找出並清楚定義問題,與研究解決方案;而只是要靠炒作某種聳動、自己其實外行的議題擷取政治、金錢或非金錢的利益名聲,則其各種矛盾可笑的說法、跳樑小丑般的行徑,就很容易預測與理解。猶如他們口口聲聲討伐的黨國圈養的老學者們一樣,他們也只是一批新的黨國假學者 — 不是靠專業,而是靠恥度在食物鏈底層討生活、靠販賣恐懼維生的小丑,操演著換湯不換藥,三十、四十年前已經被老黨國玩爛的「三合一敵人」老哏。碰上如此悖於常理的假間諜王立強案卻失心瘋/失智地聲稱:「這一次共諜案的爆料,幾乎把我們在做調查的疑慮都解開了…」(見影片)

結果只是隨一個想同樣靠行銷恐懼,趁恐中之潮流騙取居留權的詐欺犯起舞,沈伯洋假資訊戰專家身分幾乎也跟著不攻自破。

一如我在「科學方法論1」(https://tinyurl.com/yxb3425o)中舉例的美國作家Paul R. Ehrlich於1968年曾聲稱1970年代會有全球性饑荒與人口大幅餓死的謬論一樣。身為昆蟲學家的Ehrlich其實經濟學完全不及格,經濟感受更是差勁,但即便被正規經濟學家以實證打臉,此人依然可以繼續販賣謬論直至今日。

也如我在「我們不害怕恐懼,我們專門製造恐懼」一文(https://tinyurl.com/y4y3otza)中提到美國川普總統舉起關稅大棒看似要砸向墨西哥,聲稱因此換得某項協議回國驕其子民,殊不知該協議早在川普恐嚇前幾個月已經談妥。這也是一場販賣恐懼的政治秀。

簡而言之:看懂沈伯洋、胡采蘋之流怎麼販賣恐懼芒果乾,就不會對他們不斷秀下限的言論感到驚奇,只有對他們靈魂之價如此低廉感到可悲與可笑。(本blog已經多次打臉胡采蘋可笑且不入流的財經相關言論,請自行以『財經大媽」關鍵字爬文)

例如2019年4月17日胡采蘋才於臉書憤怒地批評嘗試尋求妙天禪師支持的藍營總統候選人,卻對其支持的蔡英文在年底面見妙天不吭一聲。覺青綠吱的雙重標準聞名於世,正因為這些人的言論均以價值偏好先行。(見圖)

這點在先前我批判那些來此地鼓吹「母語教學優先」的人是一樣的錯誤。

可幸的一面,這些小丑也是很好的經濟學學習負面教材:學習經濟解釋必須要能客觀的觀察事實並從中建立可被證否的、邏輯自洽的科學性理論。經濟學是門科學,科學不問好不好,只問發生了什麼?背後因果關係與邏輯為何?可否在相同侷限條件下精準預測現象重複發生?

如果像沈、胡之流先拿個價值觀偏見在前,則任何有科學性解釋力的理論將寸草不生,一個人一輩子的學識也不會有任何長進。因此若是希望自己在學問上有所增進,無需廉價求售靈魂的朋友,應以沈、胡二人為戒。

關於母語討論的補充


1. 許多討論者對經濟學「競爭」的概念很糟糕,以為有國民政府強推「國語運動」就會發生語言的不公平競爭,弱勢語言就必然消失。
此論點完全無法解釋中國從清朝後期以來就努力推行以北京方言為基礎的國語運動,直到今日即便多數人都能使用普通話,但各地方言依然始終存在的現象。
也無法解釋日據時期同樣推行國語運動下,台灣人多數還是能使用台語或客語。
甚至也無力解釋法國、德國、美國都有類似的國語運動,但方言始終存在。
因為這些論者錯誤的以為:「語言有獨佔性」,一個人學了A語言就不會說B語言。可事實上一個人、家庭甚至社區同時存在使用多種語言才是真實世界存在的現象。
這會回到我昨日文章最重要的第一點: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當語言的網路效應夠大時,會吸引更多人學習使用,也會大幅降低學習者單位學習成本。這也是說,有網路效應的語言沒那麼容易被消滅。
如此方能解釋上述我舉出的現象 — 一個有網路效應的語言,傾政府之力也無能消滅之;一個失去網路效應的語言(例如許多美國原住民語),傾政府之力也無能保存之。
網友鄒兄所舉的「清朝滿語為官方語言」更是絕佳例子,因為到清末時,北京真正能熟稔滿語的人已經很少,即便這明明是官方語言。所以別說「阿其那、賽斯黑」這兩個雍正皇帝指罵兄弟的用語真意為何意見分歧,甚至連「他似蜜」「薩其馬」這些滿族料理名稱的真義為何都有得吵。
因此,先不提南洋新加坡、馬來西亞仍有許多華人使用閩南語,光是福建就尚有千萬人仍在使用閩南語。因此我一點也不認為身為閩南語變種的台語有啥消失的恐懼或急迫保存的必要。
2. 母語本就是模糊不清的概念。自由權利是「免於限制」而非「政府補助」
我的奶奶是荷蘭人,荷蘭語可算是我們家的母語,試問台灣哪所中小學有能力提供荷蘭語課程?
我內人的母語是廣東話,我倆小孩要在台灣公立中小學要求學廣東話母語,試問師資夠格嗎?
這也回到昨日文章我談到:長輩希望晚輩學好國語,才不是因為要上大學,而是因為未來效益最大、當下或未來溝通成本最低。這是正常的理性經濟分析判斷,連我不識一字的外婆都懂,反而那些自以為讀過很多書(其實多半讀得少也讀得爛)的覺青不切實際的母語保護主張根本是反智的愚蠢。
我奶奶就幾乎不跟我說荷蘭語,而是說她會的台語。因為溝通成本最低。若我奶奶失心瘋堅持只說母語,恐怕在台灣連上市場買東西都有困難。
許多談論台灣國語方言問題者,都硬要扯1970年代以前的「限制方言政策」。
一者,以今非古本身是我認為大有問題的心態。更枉論當年政府並未「限制所有場合使用方言」,而是「限制特定場合或媒體使用方言」,此二者存在巨大差異,也方能解釋為何我在菜市場長大七歲以前只會說台語。
二者,當年被限制的方言不僅只有台語。
三者,當年的限制如今已不存在,則回到第1點,千萬人以上使用的閩南語,市場競爭下我不認為有消失的危機。這也帶到下一點:
四者,自由權在憲法學理上是「排除政府干預」的權利,而非「要求政府補助」的權利。
這點偏偏是多數母語教育支持者最常偷偷代換的概念!
你要保存母語,ok,麻煩用你自己的身家財產去努力,而不是要求我這種不認同的人要出錢給你去搞。
在我看來,就是資源浪費與錯置。
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台灣一堆講文化保存、環保、綠能、人權…的一堆團體,都代換了上述概念嘗試尋租騙政府補助。
好笑的是在所謂的自由民主制度下,我竟然要為我反對的項目納稅出資,這又是另外一個我們談過許多次的法律經濟分析問題了 — 沒有權利明確界定且禁止立法侵害的民主制度,比獨裁還糟糕,這是Coase Theorem的高階應用。

自以為是的無知者最可怕

這種自以為是的無知者最可怕。

1. 語言在競爭之下,講究「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s )— 這意味著學習越多人使用的語言可以在單位學習成本上取得最大效益。

如果台語、客語真有優異之處,自然會在競爭中生存。反之則被淘汰實屬正常。

所以這位華師傅根本看錯問題重點:長輩希望晚輩學好國語才不是因為要上大學,而是因為未來工作生活的效益最高、溝通成本較低。

覺青很常見的毛病:看問題看不到重點、自以為的解方更是做虛功。

2. 所謂的「台語」根本就是華語的一種,而在競爭之下逐漸消失也沒啥可惜。人類自古以來消失了幾萬種語言,又如何?

況且,所謂的「華語」三千年來就是一種變動的概念,漢朝人的口語我們是完全聽不懂的。

台語也不過就是閩南語的變種,海峽另一頭還有上千萬人在使用,哪來消失的恐懼?

3. 這也是說,如果硬要跳過自由市場競爭,引入政府補助母語教學,其結果註定是稅金與社會資源浪費。

我們自然也可以想像這位先生主張的「考試改用台語/客語」的下場,是整體社會要浪費多少資源結果是把下一代教育得失去與中國市場本應享有的低溝通成本,同時英文依然普遍性的爛。

PS 我上小學以前只會講台語,菜市場長大的小孩,並不覺得這位先生台語有多好。

國語是7歲以後才學。至今家裡都以台語居多,但我依然反對這種蠢蛋。

#你是要讓下一代格局更大與世界接軌 #還是要越活越小只在當地靠北靠母卻無勇氣與條件出去闖

關於蔡英文政府拒絕香港殺人疑犯赴台投案

司法審判權是政府主權(governmental sovereignty )的重要成分。如果一個政府對發生在管轄區域內發生的殺人案拒絕審理,甚至鴕鳥心態地拒絕嫌疑犯投案,這樣的政府還說自己「顧主權」,根本是無恥。

可笑的是都有一群水母腦可以在三年斷交七國的狀況下堅稱主子最懂外交了,這場無恥無腦戲還會繼續演下去。

不過換過角度想,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25條:「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轄。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審判更為適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轄。」

蔡政府如果自認是中國的地方政府,那要求香港政府審理就說得通了!

不虧是我心目中的急統派小英啊!哈

關於日本職人精神

在我看來,所謂的「日本職人/匠人精神」其實是「一個社會長期經濟低迷與社會階層不流動」的現象,並不值得羨慕與仿效。

經濟學看很簡單:為何不斷持續投資邊際收益已經趨近於零的生產要素?因為沒有其他可投資選項啊!

那為何這些小型企業沒有其他可投資選項?呵呵,這就是非常好的大哉問了,通常與政府管制與利益團體透過法規限制享受壟斷利益脫不了干係。